庚子赔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庚子賠款
跳转至: 导航搜索
1909年,第一批庚子赔款留美学生游美学务处总办周自齐(前中)、会办唐国安(前右)和范源濂(前左)合影

庚子赔款,是中国清朝政府在1901年9月7日与庚子事变相关其他十一国签订的《辛丑条约》中所规定的赔款,因系针对1900年(庚子年)义和团运动引致八國聯軍出兵中國,因此被称为庚子赔款

赔款数额[编辑]

庚子赔款债券

庚子赔款总额为关平银四亿五千万两,关平银为虚拟银两,每两37.7495克(后演变为37.913克)的足色纹银(含93.5374%纯银)。约合当时的3.33亿美元或7161万英镑或6.3亿日元或9.7亿卢布。赔款年息为四厘(4%),分三十九年还清,本息共计九亿八千二百二十三万八千一百五十两(9亿8223万8150两)。

西方各国要求中国赔款的理由包括:

  1. 支付出兵战费及利息;
  2. 赔偿各国侨民、传教人员、商人及企业损失;
  3. 赔偿各国教会损失;
  4. 赔偿中国教民损失。

四亿五千万两的数目是以当时中国人口估算值(4.5亿)为基础,按每名中国人赔付一两的数目来确定的,带有羞辱性质。

这笔赔款被称为“大赔款”,此外还有17个省的中国地方官绅分别与各国领事、教士、教民协商议定了纹银2227万2708两的地方赔款[1]。其中538万6000两归入大赔款。地方赔款的实际支付额为纹银1688万6708两,被称为“小赔款”。[註 1]

赔款的分配[编辑]

在庚子赔款4.5亿两纹银的分配比例中,俄国所获最多,达2.84亿卢布(包括中东铁路损失7000万卢布、直接战费2亿卢布及利息1400万卢布,赔款衍生利息未计算在内),占庚子赔款总数的28.97%;其次为德国,占总数的20.02%;其他各国的分配比例为法国15.75%,英国11.25%,日本7.73%,美国7.32%,意大利5.91%,比利时1.89%,奥匈帝国0.89%,荷兰0.17%,西班牙葡萄牙瑞典挪威四国各占0.025%。

各国赔款分配比例,除考虑到出兵数量、战费支出多寡以及财产损失外,德国因其外交官克林德遇害故要求巨额赔偿。法国为中国天主教会保护国,因此其所得赔款(主要为“小赔款”)中,有一部分用于修缮被毁教堂,以及支付给中国遇害天主教教民遗属,作为抚恤金。[註 2]

赔款的筹集来源[编辑]

根据辛丑条约,以中国的关税、常关税、盐税作为赔款抵押。还本付息定在上海,由汇丰银行德华银行道胜银行东方汇理银行正金银行 经收。次年美国花旗银行在上海设分行,参加组成庚子赔款银行委员会。清政府的关税收入仅能偿还以前的旧借外债,庚子赔款年额2121万余两摊派给各省、关,引起田赋、丁漕、粮捐、契税、当税、盐斤加价、关税、厘金、统税和各种捐税的不断增加,当时称之为“洋捐”。

1905年由于国际市场上黄金上涨,白银下跌,列强认为中国以白银支付赔款的方式将给他们造成巨大损失,要求改用黄金支付。这就是晚清财政史上的所谓“镑亏”问题。1905年大清政府就向列强额外支付了当年的“亏镑”120万英镑,折合白银800万两。

这种地方摊牌“洋捐”,直接造成了1900年代全国的“抗洋捐”斗争300余起,著名的有:

  • 安平、深州的“联庄会”的“抗洋捐”斗争,法国军队出动500余人直接参加了军事镇压;
  • 景廷宾赵三多领导的“扫清灭洋”起义;
  • 邓莱峰领导“拒洋会社”;
  • 湖南的“大汉灭洋军”;

赔款的使用[编辑]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国对德、奥宣战后,停止支付对这两国的庚子赔款。同时沙俄宣布暂停“赔款”缓付5年。1924年5月,苏联宣布放弃庚子赔款。1924年底,美国政府宣布第二次退还庚子赔款,把余下的所有对美赔款全数退还。1925年法﹑日﹑英﹑比﹑意﹑荷等国都声明退回赔款余额,并订立协议,充作办理对华教育文化事业,或充作外国银行营业费用和发行内债基金之用。这种退回庚款的实际使用,除苏联外都由中外合组的管理委员会主持。实际上中国政府仍必须征收对美、英、日、法、比、意、荷、挪威等国的赔款,支付给这些国家把持的管理委员会。直至赔款支付到1938年时终止,实际共支付赔款六亿五千二百三十七万(6亿5237万)余两,折合银元则约为十亿元。[2]

美国退款[编辑]

曾任美国国务院远东问题顾问的柔克义在得知大批中国青年赴日留学的消息后,与1904年底向美国国务院提交了《减免部分拳乱赔款,资助清国留学美国》的建议书,此举得到了美国部分上层人士的支持。

1905年,在中国驻美国公使梁诚与美方商讨庚款使用黄金还是白银支付方式时,获悉美国国务卿海约翰(John Hay)有“美国所收庚子赔款原属过多”之语,于是梁诚放弃了使用黄金还是白银的争论,转而向美国政府提出“退还庚子赔款虚数的要求”,一方面上书清廷请以此款设学育才。经过3年多交涉,中间虽因发生粤汉铁路废约之关系而生阻,但梁氏努力不懈,终于卒得美国国会之赞同,将处置赔款全权付与总统西奥多·罗斯福。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7月11日,美国核减赔款文告由美国驻华公使柔克义送达中国政府,其中说:美国决定以部分庚子赔款还赠中国,但贵国政府得遣学生来美留学。 中国外务大臣庆亲王奕劻答复上述公文说:

体会新近贵国总统希望鼓励我国学生赴美入学校及求高深学问之诚意,并有鉴于以往贵国教育对于我国之成效,大清帝国政府谨诚恳表示此后当按年派送学生到贵国承受教育。

同日,外务部致美国公使馆函称:

从赔款退还之年起,前四年我国将次第派送一百学生;迨四年终局,我国将有四百学生在美,从第五年起,直至赔款完毕之年,每年至少派送五十名学生。

并派唐绍仪为特使赴美表示谢意。

辛丑条约中国应付美国赔款2444万778元8角1分,经罗斯福总统决定将当时尚未付足之款项1078万5286元1角2分,从1909年1月1日开始实行“退款”。“退赔款”也不是由美国退回,而是在原来每年应交的“赔款”中扣除。也就是说这笔款项每年仍必须由中国政府从各项捐税摊派中征收,交给美国花旗银行后,不受中国政府支配,而是另立“助学基金”由美国政府监督使用。为纪念罗斯福总统对清华立校的贡献,清华的西体育馆被命名为“罗斯福纪念体育馆”(Roosevelt Memorial Gymnasium),并在面墙上铸其雕像(1950年代被中国共产党方面作为“帝国主义侵略”象征被铲除)。

1909年7月10日,為落實美國提出的庚款興學計畫,外務部、學部《會奏收還美國賠款譴派學生赴美留學辦法折》,詳細規定了派遣留美生的辦法,包括:擬在京師設立遊美學務處,由外務部、學部派員管理,綜司考選學生、遣送出洋、調查稽核一切事宜。並附設肄業館一所,選取學生入館試驗,擇其學行優美,資性純篤者,隨時送往美國肄業,以十分之八習農工商礦等科;以十分之二習法政理財師範諸學。所有在美收支學費、稽查功課、約束生徒、照料起居事務極為繁重,擬專派監督辦理。

1909年成立肄業館。1911年4月,肄業館改稱清華學堂。辛亥革命後改為“清華學校”。设立该校目的是做為留學生的留美預備學校。學生經過8年的留美預備訓練,在完成基礎學業的同時,熟習美國的語言文字、生活方式、風俗習慣、社會政治等。毕业生直接进入美国大学三年级留学。这是中國第一所專為留學美国的中国青年所建立的预备学校,也是位于中国北京的清华大学及位于台湾新竹的国立清华大学之前身。清華學校每年招考学生的名额.按照各省分担的庚子赔款的比例分配。

1924年,美国政府又宣布第二次退还庚子赔款。由于当时中国处在战乱时期,没有稳定的中央政权,美国政府委托由美中两国人士组成的“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管理退款,这次数额是25000美金[3]

1928年,南京國民政府將清華學校易名為清华大学,隸屬教育部,不再是專門的留美預備學校,但仍在1929年遣派37名畢業生、考選10名專科生赴美留學。至此,清末民初的留美高潮回落,此後3年沒有再遣派留美生。自此庚子賠款的大部功用轉而資助清華大學設校之所需。

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用退还的赔款兴办文教事业,继续培养留学生并资助清华大学,还在1931年建立了当时远东最先进的图书馆之一“国立北平图书新馆”。这是今天的中国国家图书馆古籍分馆的前身。

清华将美国退款的使用剩余部分存放至美国银行设立“清华基金”。1949年,梅贻琦校长前往美国掌控此基金,后前往台湾新竹复建国立清华大学,至今此基金利息仍每年由银行撥付給國立清華大學(新竹)。[4][5][6]

英国退款[编辑]

英国政府从庚子款中拿出五十万两白银,在山西建立西学专斋,也就是后来的山西大学堂(今山西大学)[7]。这项拨款在李提摩太手里管理十年,十年之后(1910年)又交给了山西省当局[8]

而1926年初,英國國會通過退還中國庚子賠款議案(退款用於向英國選派留學生等教育項目),即派斯科塞爾來華制定該款使用細則。當時,胡適是中英庚款顧問委員會中方顧問。

日本退款[编辑]

日本仿效美国将赔款的一部分用于资助中国年轻学生到本国留学。

法国退款[编辑]

1904年,天津教案中烧毁的望海楼天主堂,使用庚子赔款按原貌修建。

法国仿效美国将赔款的一部分用于资助中国年轻学生到本国留学。

法國於1919年將此筆部份款項,先行用來成立了高等漢學院。

俄国退款[编辑]

中国作为一战战胜国,沙皇俄国决定将“赔款”缓付5年。1924年5月底苏联政府声明,庚子赔款是帝国主义列强强加给中国人民的不义赔款,苏联政府决定放弃俄国剩余全部庚子赔款,提倡将放弃的赔款作为中国教育款项。

对德、奥庚子赔款[编辑]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中国乃战胜国,因此停止对战败的德国和奥匈帝国的赔款。

对比利时庚子赔款[编辑]

比利時於其皇家美術與歷史博物館(1929年)另行成立了高等漢學院。[9]

注释[编辑]

  1. ^ 中国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近代史资料》1963年第3期(中华书局出版),载有河北省地方官员与地方天主教神甫所订合同数份,如《霸州赔款合同》、《涿州合同》、《固安县合同》等。以《涿州合同》为例,该合同全文为:“大法国副主教林、大清国涿州知事龚、为立合同事:照得去年各处拳匪滋事,所伤涿州天主教民及烧毁房间以及抢去财物各项,共计京平纹银五千六百两整。此是本教堂与本州各自派人查明,并无多报,亦无遗漏,当面秉公议定银数,两相情愿,永无反悔。此银定于本年六月十五以前如数缴送法国教堂收清,并无延欠。自立合同之后,除东城坊教民孙仁被伤一家六命之案尚未办结外,其余各案俱作完结。凡我教民与本地平民,各释前仇,言归旧好,不得别有讹索,更不得另生枝节。为此公立合同,一存教堂,一存涿署为据。须至合同者。大清光绪二十七年四月二十二日,西历一千九百零一年六月 日”。此合同另附财产人员损失清单一份。另,北京地区交涉结果为法国天主教堂获赔银150万两,美国各教会会堂获赔85万9099两,英国国教各教堂获赔12万2379两。北京周围被污渎的7处基督教墓地各赔银1万两。法、美、英、俄各国教会所属中国教民获得抚恤银143万两。至1902年,北京及附近各州县共向教会赔偿1112万4012两。这些赔款中,后有330万977两从教会所得中剔出,纳入大赔款。
  2. ^ ibid。有关对受害教民的赔付,参见《近代史资料》1963年第3期109页所载《庚子见闻录》,刘容镜口述:“……后来北堂里的神父给教徒们讲道理说:‘谁家死了人,丢了东西,要开出清单来。死一个人给一百两银子。丢的东西照价折合。’我父亲被义和团杀死了,我们家就得到了一百两银子,我们家里和铺子里丢的东西也都给了赔款……”,另有数篇中国教民口述回忆亦提及从法国天主教会领取赔偿之事。

参考文献[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王树槐:《庚子地方赔款》,载台湾《中央研究院中国近代史研究专集》第3期。
  2. ^ 《中国近代史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2年,“庚子赔款”词条。
  3. ^ China Institute and Columbia University:"Although the funds of the Foundation were intended for use in China, Dewey and Monroe succeeded in persuading the other trustees to appropriate part of the funds in the amount of $25,000 to establish a bureau in New York City. The resulting bureau was named China Institute in America, which formally commenced its operation on May 25, 1926."
  4. ^ 國立清華大學清華基金保管運用辦法
  5. ^ 台湾清华大学校长:庚子赔款迄今仍每年拨付该校. 中国新闻网. 2011年04月25日 13:43 (中文(中国大陆)‎). "陈力俊表示,1948年,国民党当局派遣专机接清华校长梅贻琦前往南京,隔年梅贻琦前往美国处理“清华基金”保管运用事宜。1956年,清华在台建校,梅贻琦借用清华基金利息补贴教授薪水,并兴建宿舍。“因为有了这笔经费,清大比起其他学校宽裕许多,也因此可以聘到最优秀的师资”。清华基金的经费来源,是“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代管庚子赔款的红利。陈力俊说,即使到现在,清大每年还收到庚子赔款支票。" 
  6. ^ 唐凤. 台湾清华别样红 “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科学新闻杂志. 2011-4-8 13:20:35 (中文(中国大陆)‎). "提到清华,不能不说著名的清华基金。实际上,清华大学的前身“清华学堂”正是由美国所退的部分庚子赔款的款项所设立。庚子赔款条约废止以后,清华的经费才开始由国民政府教育部下拨。这笔款项就形成了清华基金,并由美国华美基金会管理,当时的本金大约有300万美元。这笔钱解了台湾清华的燃眉之急。新竹复校时,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师资问题。由于教工薪金不高,无人愿意来任教,于是梅贻琦便拿基金利息作为津贴补助教授。“这样一来,清华教授的薪水就十分可观,学校也利用那些校款盖了很好的教授宿舍,就是现在的东院,三十五坪(一坪约为3.3平方米)的新房子,其他学校都没有。”台湾清华退休教授何世延回忆道。徐贤修任校长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扩大学校,开办工学院,而师资设备等经费也是出自清华基金。“清华基金由于是美国基金管理,实际上也存在不少缺陷,在当时,这笔钱很大程度上就相当于是校长的私房钱。”台湾清华原教务长朱树恭教授说。现在情况可能有所改善,学校开始实行《国立清华大学清华基金保管运用办法》对这笔校款的使用进行监督。“北京清华也知道这些利息,不过现在还是归台湾清华管,实际上,美国在政治上认同中国大陆,所以北京如果想要这笔钱,也能要过去。不过,我听说因为北京清华是重点学校,经费充足,这点钱就算了,留给台湾清华用。”朱树恭笑道。即使有了这笔钱,台湾清华在新竹复校时,境况依然很荒凉。当时,全校只有一条柏油马路,是通往原子炉的,因为总有访客来参观原子炉,学校才修了这唯一的一条柏油马路。就连梅园后来的柏油路,都是蒋经国拨款修的。" 
  7. ^ 《文史月刊》2012年第05期
  8. ^ http://phtv.ifeng.com/program/fhdsy/detail_2011_06/07/6856139_0.shtml
  9. ^ 中央社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