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巾之亂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黃巾起義
三國戰役的一部分
日期: 184年
地點: 全國性爆發
結果: 東漢朝廷成功鎮壓,漢室威信大減,而為了打擊黃巾餘黨,皇帝下放軍權給州牧,造成有兵權的州牧割據自立
參戰方
東漢 黃巾軍
指揮官和領導者
漢靈帝
何進
盧植
董卓
皇甫嵩
朱儁
曹操
劉備
張角(病歿)
張梁(陣亡)
張寶(陣亡)
兵力
約35萬(含各地方支援官方的義勇軍) 規模最高時估計約30萬兵力(作戰軍隊4—5萬)(含張角張寶張梁的拖家帶口的部眾)
傷亡與損失
不詳 不詳

黃巾之亂,又稱黃巾起義[註 1] ,是中國東漢漢靈帝時的一次大規模的民變,也是中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宗教形式(太平道)組織的農民舉事之一,開始於漢靈帝光和七年(184年),由張角張寶張梁等人領導,它對東漢朝廷的統治產生了巨大的衝擊,也間接的一定程度上導致東漢的滅亡與三國時期的到來。

背景[編輯]

統治腐朽[編輯]

東漢中期以後,社會矛盾開始大量顯示出來。政治上外戚宦官專權,政治黑暗,官吏貪殘,橫徵暴斂,敲詐勒索。經濟上隨著豪強地主勢力地不斷壯大,封建大土地所有制也不斷發展,土地兼并激烈進行,使大批農民失掉土地,淪為農奴,或流離失所,人民負擔沉重,苦難日深社會生產遭到嚴重破壞[5]

到了桓帝靈帝時期,東漢王朝的統治集團更加腐朽。國家財政逐漸枯竭,為了維持朝廷的運轉和財政開支不得不經常減百官俸祿,借王侯租稅,以應付軍國急需;桓帝時期還一度公開地賣官鬻爵,大肆聚斂。到了靈帝時期,更變本加厲,拚命搜刮。他公布賣官的價格,二千石二千萬,四百石四百萬。甚至不同的對象也可以有不同的議價。官吏一到任,就盡量搜刮民眾。政府為了多賣官,就經常調換官吏,甚至一個地方官,一個月內就調換幾個人。為了刮錢,靈帝還規定,郡國向大司農少府上交各種租稅貢獻時,都要先抽一分交入宮中,謂之「導行錢」。又在西園造萬金堂,調發司農金帛充積其中,作為他的私藏。他還把錢寄存在小黃門、中常侍那裡,各有數千萬[5]

東漢後期的七八十年間,各州刺史部檢察區所轄的郡縣的小規模的農民暴動此起彼伏。這些小規模的反叛雖然都被鎮壓下去,但是人民並沒有屈服。當時有一首民謠說:「發如韭,剪復生;頭如雞,割復鳴。吏不必可畏,小民從來不可輕。」[6]它生動地表現了農民誓死反抗東漢王朝統治集團的決心[7]

太平道的創建和傳播[編輯]

與此同時,張角張梁張寶兄弟三人於冀州魏郡(今河北邯鄲[8],用法術、咒語到處為人醫病。據說,許多生病的百姓喝下他的符水後,都不藥而癒,張角被百姓奉為活神仙,張角又派出八使到外傳教。因此,追隨的信徒愈來愈多,甚至高達數十萬人,遍及幽州刺史部冀州刺史部荊州刺史部揚州刺史部兗州刺史部豫州刺史部等八州刺史部監查區所轄郡縣,幾乎佔了當時全國的三分之二。

張角在民間活動十多年,有三、四十萬人(號稱)加入,張角見信徒漸多,便創建了「黃天太平」,又稱「太平道」管理信徒,自稱「大賢良師」,他把勢力範圍分三十六區,稱為「方」,大方一萬多人,小方六七千人,每方推一個領袖,全由張角控制,反抗漢室之聲日盛。信眾中不乏豪強、官員、宦官等。雖有司徒楊賜等官員上表朝廷,要求捕殺太平道首領,驅散教民,但漢廷並未引起警覺,未嘗壓制。

《太平道》是中國最早的一個道教組織。張角知道當時人民仇恨官府,便借治病傳教,秘密起事。

過程[編輯]

黃巾亂起[編輯]

漢靈帝光和七年甲子年(184年),張角相約信眾在三月五日以「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為口號興兵反漢;「蒼天」是指東漢,「黃天」指的就是黃巾黨,而且根據五德終始說的推測,漢為火德,火生土,而土為黃色,所以眾信徒都頭綁黃巾為記號,象徵要取代衰敗的後漢王朝。張角一面派人在政府機關門上寫上「甲子」二字為記認,另一方面派馬元義荊州揚州召集數萬人到準備,又數次到洛陽聯合宦官封胥徐奉,想要裡應外合。

在起事前一個月,張角的門徒唐周告變,供出京師的內應馬元義,馬元義被車裂,官兵大力逮殺信奉太平道信徒,誅連千餘人,並且下令冀州追捕張角。[9]由於事出突然,張角被迫提前一個月在二月發難,史稱黃巾之亂,因為變民頭綁黃巾,所以被稱為「黃巾」或「蛾賊」,張角自稱「天公將軍」,張寶、張梁分別為「地公將軍」、「人公將軍」在北方冀州一帶起事。他們燒毀官府、殺害吏士、四處劫掠,一個月內,全國七州二十八郡都發生戰事,黃巾軍勢如破竹,「殊不畏死,父兄殲殪,子弟群起」[10],州郡失守、吏士逃亡,震動京都。

漢室部署[編輯]

漢靈帝於三月戊申日(184年4月1日)拜何進為大將軍,率左右羽林軍五營士屯於都亭,整點武器,鎮衛京師;又自函谷關大谷廣城伊闕轘轅旋門孟津小平津等各京師關口,設置都尉駐防;下詔各地嚴防,命各州郡準備作戰、訓練士兵、整點武器、召集義軍,如劉備就受到商人張世平蘇雙資助組織義軍投靠校尉鄒靖討伐黃巾賊立功。

皇甫嵩上諫要求解除黨禁,拿出皇宮內帑及西園良馬贈與軍士,提升士氣,而呂強又對靈帝上言:「黨錮久積,若與黃巾合謀,悔之無救。(黨錮之禍積怨日久,若果與黃巾合謀,恐怕已經無救了。)」漢靈帝接納提案,在壬子日大赦黨人,發還各被流放的罪犯,要求各公卿捐出兵器,推舉眾將領門第的子弟及民間有深明戰略的人到公車署接受面試。

而另一方面又發精兵鎮壓各地舉事:盧植領副將宗員北軍五校士負責北方戰線,與張角主力周旋;皇甫嵩朱儁各領一軍,控制五校、三河騎士及剛募來的精兵勇士共四萬多人,討伐潁川一帶的黃巾軍,朱儁又上表召募下邳孫堅為佐軍司馬,帶同鄉里少年及募得各商旅和淮水泗水精兵,共千多人出發與朱儁軍連軍。庚子日,張曼成攻殺南陽郡守褚貢,響應張角。

官兵在首戰並未得利,於4月,朱儁軍就被黃巾軍波才所敗而撤退,皇甫嵩唯有進駐長社防守,被波才率大軍圍城,官軍人少,士氣低落。又汝南黃巾軍在邵陵打敗太守趙謙,廣陽黃巾軍殺死幽州刺史郭勳及太守劉衛

反撃[編輯]

五月,漢室見皇甫嵩被圍,派騎都尉曹操率軍救援。不過援軍未到時,皇甫嵩已心生一計,在傍晚時份吹起大風,皇甫嵩命士兵手持火把暗暗出城,利用黃巾軍營寨周圍的雜草,火攻賊軍,大呼進攻,城上亦舉出火把響應,皇甫嵩以鼓助戰,衝入敵陣,大破敵軍,黃巾軍大亂,四處奔走。又遇上曹操的援軍,被皇甫嵩朱儁曹操三面夾擊,斬殺數萬人,官軍大勝。

六月,南陽太守秦頡張曼成戰鬥,斬殺了張曼成。黃巾軍便改以趙弘為帥,以十餘萬人佔據宛城。而皇甫嵩與朱儁軍繼續進擊汝南陳國的黃巾賊軍,追擊波才陽翟,最後在西華大敗彭脫,餘軍想逃到宛城,但孫堅登城先入,眾人蟻附般推進,大破敵軍,成功討平豫州一帶的黃巾軍。另一方面,盧植數戰間大破張角,斬殺萬多人。

張角唯有撤到廣宗盧植建築攔擋、挖掘壕溝,製造雲梯,將可攻下城池。正值漢靈帝派小黃門左豐視察軍情,有人勸盧植賄賂左豐,但盧植不肯,左豐便向靈帝上表讒言:「廣宗賊易破耳。廬中郎固壘息軍,以待天誅。」暗示盧植圍賊不攻,意在養寇自重。靈帝大怒,用囚車徵盧植回京。京師唯有下詔再重新調整:皇甫嵩北上東郡朱儁則攻南陽趙弘;而以董卓代替盧植。而同樣宗教形式的五斗米道巴郡叛變,領導人「天師」張修攻打郡縣,但未受到漢室重視。

剿滅黃巾軍[編輯]

朱儁與荊州刺史徐璆及秦頡共一萬八千兵圍攻趙弘,但6月至8月也不能攻克,京師有奏議徵朱儁回師,幸而張溫上表說情,靈帝才未行。但消息傳開,朱儁急迫,進攻趙弘,趙弘被殺,由韓忠代替。朱儁又因兵力不足,便擴大防圍、建築陣壘,堆砌土山觀望城內。朱儁軍鳴鼓攻打西南,黃巾軍注意力被引開,朱儁則親率五千精兵掩殺東北,偷襲敵人後方,攻入城池,韓忠唯有退保內城。

黃巾賊軍受挫,士氣低迷,向官軍乞降。張超、徐璆和秦頡都認為可以接受,但朱儁認為如接受的話,會給百姓有利則為賊,無利則乞降的錯誤觀念,便不接受並急攻,可是數戰不克,朱儁登上土山觀望城內情勢,明白黃巾賊軍乞降不成且毫無退路,唯有拚死一戰,所以未能攻克。朱儁便解開圍軍,韓忠果然出戰,被朱儁大破,朱儁向北追擊韓忠數十里,斬殺萬多人,韓忠投降,而秦頡對韓忠積怨已久,便將他殺死。這舉動反令黃巾餘黨不安,又推孫夏為帥,據守宛城內城。朱儁再次急攻,十一月癸巳日黃巾賊軍敗走,官軍追至西鄂精山,又被大破,斬殺孫夏及萬多人,黃巾軍解散,宛城一帶平定[11]。中平二年(185年)春季,班師回雒陽。

另一方面,皇甫嵩八月到達東郡倉亭,大破、生擒卜巳,斬殺七千多人。而董卓進攻張角不成功,無功而還,便在乙巳日要求皇甫嵩繼續北上。不過,張角已經病死,在十月廣宗便和張梁戰鬥,張梁軍多勢強,於首戰不能攻克。在明日,皇甫嵩閉營與士兵休息,另一方面派人觀察敵軍舉動,黃巾賊軍戰意頓時鬆懈,皇甫嵩便乘夜率兵,在黎明時份突襲敵陣,戰至下午,成功大破敵軍,斬殺張梁及三萬多人,逃走時溺死於河水中的也有五萬多人,焚燒車輜三萬多輛,虜獲人數甚多。而張角則被破棺戮屍,運首級回京師。11月,皇甫嵩與鉅鹿太守郭典攻打下曲陽,成功斬殺張寶,俘虜十多萬人。黃巾之亂暫平息。

結果[編輯]

叛亂雖被平息,但漢室威信遇上一次嚴重的打擊,然而漢靈帝並未改觀,反而繼續享樂。於各地還不斷發生小型暴亂,產生許多分散的勢力,包括黑山白波黃龍左校青牛角五鹿羝根李大目左髭丈八苦蝤劉石平漢大洪白繞、司隸、緣城羅市雷公[12]浮雲飛燕白爵楊鳳於毒等,勢力大的二三萬人,勢力小的也有六七千人(估計還有30萬人)。[13]而由張燕率領的黑山賊,甚至號稱從者百萬。

漢靈帝中平五年(188年),黃巾餘孽死灰復燃,餘黨紛紛起事。二月,郭泰等於西河白波谷起事,攻略太原郡河東郡等地。四月,汝南郡葛陂黃巾賊再起,攻沒郡縣。十月,青州、徐州黃巾賊軍又起,攻略郡縣。十一月,漢廷派遣鮑鴻進討聲勢最大的葛陂黃巾賊,雙方大戰於葛陂,鮑鴻軍敗。黃巾各部此伏彼起,聲勢雖然沒有第一次黃巾之亂般盛,但卻令漢室十分頭痛。

為了有效平滅暴亂,於中平五年(188年)三月,靈帝接受太常劉焉的建議,將部份刺史改為州牧,由宗室或重臣擔任,讓其擁有地方軍、政之權,以便加強地方政權的實力,更易控制地方,有效進剿黃巾餘黨。而正因漢靈帝下放權力,助長地方軍擁兵自重,各群雄互相攻擊,逐鹿中原,甚至東漢皇帝在軍閥手中如同無物,所以黃巾之亂是促使東漢滅亡的導火線,也是三國時代的序幕。雖然如此,舉事仍造就了大赦黨人,令許多文人、官吏得以重新受任。


最後

影響[編輯]

在組成三十六方、確定起事日期上,張角的確為黃巾軍起了領銜作用,但後來卻失去了這種有計劃性的行動。他們並沒有統一的指揮,張角雖是太平道的領袖,卻只在冀州轉戰,沒有為其他軍團作調控,沒有同一目標,只是佔地死守或四處搶劫。加上當友軍有難時,各軍都不會相救,官軍就用此各個擊破。雖然黃巾之亂,令天下震動,但由於農民的自身的缺陷之故,黃巾軍終未能推翻大漢皇朝。

並且黃巾之亂對於東漢晚期的政局影響,為了有效平定舉事,因此朝廷對暴動頻發和集中的刺史監察區改置州牧,延緩了黃巾之亂對全國的蔓延和最終將暴民逐漸消滅,起到了減緩東漢結束的作用。但是卻造成了地方手握重兵的刺史和太守輕視中央朝廷,使得具有野心的將領或是官員,藉著在黃巾之亂的兵力割據地方,為東漢晚期軍閥鏖戰揭開序幕,史稱群雄割據,是三國分立的遠因。

評價[編輯]

黃巾之亂是經過長期準備的有組織、有綱領的農民武裝鬥爭,它在中國歷史上所起的作用是巨大的。「蒼天已死,黃天當立」口號的提出,對儒家三綱五常的正統說教,是一次沉重的打擊。基本上摧垮了腐朽的東漢政權,使其名存實亡。農民軍還掃蕩了地主階級中最腐朽的外戚宦官勢力,衝擊了東漢後期土地兼并的嚴重局勢。所有這些,對以後封建社會的發展都是有利的[14]

重要參戰人物[編輯]

三國演義[編輯]

在小說《三國演義》中的第一回「宴桃園豪傑三結義 斬黃巾英雄首立功」便是描寫此次事件。當中黃巾軍將領程遠志鄧茂裴元紹高昇等人皆屬虛構。

注釋[編輯]

  1. ^ 錢穆《中國歷史研究法》[1]呂思勉《秦漢史》[2]黎東方《細說三國》[3]等使用的是「黃巾之亂」;中國大陸人教版中學《歷史》課本、方詩銘《三國人物散論》、唐長孺《魏晉南北朝史從論》等使用的是「黃巾起義」。[4]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錢穆. 中國歷史研究法. 北京: 生活·新知·三聯書店. 2001: 12頁. ISBN 7-108-01529-3 (中文(簡體)‎). "如漢末黃巾之亂,可以從政治的、社會的、經濟的,以及學術思想民間信仰種種角度去看,然後能析理造微,達到六通四解,犁然曲當的境界。" 
  2. ^ 呂思勉. 秦漢史.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5: 300頁. ISBN 7-5325-4027-8 (中文(簡體)‎). "黃巾之亂,中常侍與通聲氣。" 
  3. ^ 黎東方. 黃巾//細說三國. 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0. ISBN 7-208-03442-7. "東漢末年的「黃巾之亂」,是中國歷史上若干次的失敗的農民革命之一。" 
  4. ^ 高中歷史會考複習提綱(13). 滬江中學學科網. [2013-01-15]. 
  5. ^ 5.0 5.1 統治腐朽 中華文化信息網
  6. ^ 崔寔《政論》
  7. ^ 破壞生產力. 中華文化信息網. [2014-01-03]. 
  8. ^ 東漢末年在全國13州104郡縣及封國之上下設置,魏郡屬於冀州。
  9. ^ 《後漢書·皇甫嵩傳》:「中平元年,大方馬元義等先收荊.揚數萬人,期會發於鄴。元義數往來京師,以中常侍封諝.徐奉等為內應,約以三月五日內外俱起。未及舉事,而張角弟子濟南唐周上書告之,於是車裂元義於洛陽。靈帝以周章下三公.司隸,使鉤盾令周斌將三府椽屬,案驗宮省直衛及百姓有事角道者,誅殺千餘人,推考冀州,逐補角等。」
  10. ^ 《魏志‧陶謙傳》
  11. ^ 《後漢書·朱俊傳》:「(韓忠)餘眾懼不自安,復以孫夏為帥,還屯宛中。俊急攻之。夏走,追至西鄂精山,又破之。復斬萬餘級,賊遂解散。」
  12. ^ 《三國志·張燕傳》裴注引《典略》,作「張雷公」。
  13. ^ 《後漢書·朱儁傳》
  14. ^ 河北等地的起義. 中華文化信息網. [2014-01-03]. 
  15. ^ 《華陽國志·卷十(下)·先賢士女總贊下◎漢中士女》:(郤)儉為黃巾賊王饒、趙播等所殺。
  16. ^ 《太平御覽·卷四百四十一·◎人事部八十二○貞女下》引陳壽《益部耆舊傳》:巴三貞者,閬中馬眇新妻義,西充國王玄憤妻姬,皆閬中人也;閬中趙蔓君妻華,西充國人也。姬早失夫,介然守操。中平五年,黃巾餘類延益州,賊帥趙蕃據閬中城,構迫衣冠,令人婦女為質,義、姬、華等隨北入城。後賊類爭勢,攻破閬中,時人或死或奔,家室相失,義、姬、華隨類出城走。傅聞後賊,或構略婦女,於是三人自度窮迫,恐不免於據逼,乃相與自沉水而死。鄉黨聞之,莫不感傷,號曰"三貞"。

書籍[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