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草人論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稻草人論證(英語:straw man)或稻草人謬誤攻擊稻草人刺稻草人打稻草人是曲解對方的論點,針對曲解後的論點(替身稻草人)攻擊,再宣稱已推翻對方論點的論證方式,是一種非形式謬誤

稻草人論證有時會和「偷換主題」、「偷換概念」混稱,但嚴格而言未必相等:後二者是蓄意扭曲原論點,而稻草人論證可能是攻擊者有心扭曲對方論點以達貶低效果,也可能是攻擊者無心地誤解了對方論點,或對方論述不清致使攻擊者誤會。例如當有人主張「我支持死刑,殺人者死,天經地義。」時,以「主張殺人者死就是主張復仇,復仇不能太超過,司法不是復仇的工具。」這種說法回應,就有可能犯下稻草人謬誤,因為在其中,回應者可能將論者的觀點,給從「應報」替換成「復仇」,再攻擊「復仇」這點,宣稱「復仇不能太超過,司法不是復仇的工具」。

由來[编辑]

在一些格鬥訓練中,會以稻草人作為假想敵,練習向它作出攻擊[1],無論攻擊再怎麼猛烈,被擊倒的都只是替身,真正想攻擊的對象並未受到攻擊。以猛烈炮火攻擊一個假想的論點就像「打稻草人」一樣。

示例[编辑]

不要讓小孩亂跑[编辑]

  • 甲:「我認為孩童不應該往大街上亂跑。」
  • 乙:「把小孩关起來,不讓他們呼吸新鮮空氣,那真是太愚蠢了。」

除了把小孩關起來以外,顯然還有許多方法讓孩童出門而不在大街上亂跑,因而前者無法推理出後者。乙攻擊的論點「應該把小孩關起來」是甲從未提出的,也無法從甲提出的論點推理出來,只是個稻草人,和甲的真正論點毫無關係。

支持性交易合法與買春[编辑]

  • 甲:你支持性交易合法化嗎?
  • 乙:支持啊。
  • 甲:你果然買春過!

甲把「支持性交易合法化」曲解成「買春過」,然而兩者並無必然關係。

發展教育與刪減國防[编辑]

  • 甲:國家應該投入更多的預算來發展教育行業。
  • 乙:你真不愛國!居然想刪減國防開支,讓外國列強有機可乘。

「投入更多的預算來發展教育行業」不必然代表「刪減國防開支」或不愛國,因此乙攻擊了一個甲從未提出的論點。

道路建設[编辑]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的節目Counterpoint上,一個有關建造更多道路和交通擠塞的討論中,出現了以下一個稻草人論證的例子:[2]

打稻草人示意圖

在左方的例子中,支持引理「建造更多道路,會鼓勵人們多點使用車輛代步」的最強原因是前提「建造更多道路,會鼓勵人們減少使用公共交通工具,而自己駕車從甲地往乙地」。可是,反對者轉移視線,把矛頭直指向「建造更多公路,會鼓勵人們多點駕車兜風」這個相對地較弱的前提。透過錯誤引導,反對者駁倒對方論點,使對方遭受質疑。

應報及復仇[编辑]

  • 甲:我支持死刑,反對一切替代方案,殺人者死,天經地義。
  • 乙:主張殺人者死就是主張復仇,復仇不能太超過,司法不是復仇的工具。

支持死刑、支持應報不代表主張復仇。

體罰[编辑]

  • 甲:對於某些兒童,適度打罵是必要的。
  • 乙:體罰就是虐待兒童,因此是不愛護自己子女的行為,你這樣是叫大家不要愛護自己的子女,我們應該要用愛來對待子女,所以不該體罰。

「愛」的定義並無標準,對子女使用體罰的父母,未必就不愛自己的子女。甲沒有主張說父母不應該愛護自己的子女,只是主張體罰而已;而乙則說「體罰就是虐待兒童,因此是不愛護自己子女的行為」,並因此說甲主張「叫大家不要愛護自己的子女」這種甲未必真的主張的事情,然後再藉此反駁說「我們應該要用愛來對待子女」,這樣是打稻草人。

無君無父[编辑]

楊氏為我,是無君也;墨氏兼愛,是無父也;無父無君,是禽獸也。

顧及自己的「為我」不代表「無君」,也就是不顧及君王和他人;顧及天下所有人的「兼愛」不代表「無父」,也就是不顧及自己的父母;將他人的主張擅自解釋為「無父無君」,之後再對「無父無君」這點進行攻擊,就是打稻草人。另外說持有某類主張的人為「禽獸」可能涉及人身攻擊

[编辑]

  • 甲:我認為當今執政黨對前總統的貪污指控恐怕是言過其實了,甚至這根本是憑空捏造的。
  • 乙:你為什麼這麼愛那個前總統?你是他的死忠粉絲?還是你拿了他的好處?

「為可能有罪的人辯護」不代表就是「愛他」、「是他的死忠粉絲」或者「拿了他的好處」

死刑的訴諸情感[编辑]

  • 甲:如果你家人被殺你還會不會主張廢除死刑
  • 乙:你這是在詛咒我家人去死嗎?

一般會問「如果你家人被殺你還會不會主張廢除死刑」這問題,是在嘗試喚起他人的同理心,而不是在詛咒他人。[3]

酒駕[编辑]

  • 甲:酒駕應該比照殺人辦理。
  • 乙:你主張只要加重處罰,不用加強取締?沒有警察抓,比照什麼都一樣無效,所以不要講說要搞嚴刑峻法處罰酒駕。

乙說甲主張「只要加重處罰,不用加強取締」,然後說因為沒有警察執法所以無效,甲沒有提出說「不用加強取締」這點,而乙卻攻擊這點,這樣就是打稻草人。

嚴刑[编辑]

  • 甲:死刑不能廢,不僅如此,我主張引入鞭刑,重罰酒駕、重大暴力犯罪和政府官員的貪污腐敗。
  • 乙:難道教化、改善失業及就業、減少貧富差距等就不重要嗎?教化、改善失業及就業、減少貧富差距等才是降低犯罪率的重點!

甲沒有說教化、改善失業及就業、減少貧富差距等手段不重要。

父母教養不重要?[编辑]

  • 甲:學界研究發現,先天與後天因素,對一個人的成長發育都有決定性的影響;換句話說,父母教養並不決定子女未來的一切。
  • 乙:父母教養並不決定一切?可見父母教養不能影響子女的未來,子女的未來都是基因和同儕因素決定的,父母對子女的教養是沒有用的。

甲的原話是說「父母教養並不決定子女未來的一切」,並未否定父母教養對子女可能的效果,但乙把甲的話給扭曲成「父母對子女的教養是沒有用的」。

相關條目[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Online Etymology Dictionary. [2006年10月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年10月13日). 
  2. ^ Do we need public transport?. Radio National. 2006-10-16 [2019-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7) (澳大利亚英语). 
  3. ^ 楊宗澧. 新新聞》台灣為什麼「廢死不可」?. 新新聞電子報 (1346期). [2020-10-18].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