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槍打鳥論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亂槍打鳥論證(英語:Gish gallop)是一種非形式謬誤,提出大量論述(而這些論述往往不合理或有謬誤)使反對者無法一一反駁[1]

技巧和反制法[编辑]

在亂槍打鳥論證當中,辯論者在短時間內快速說出大量簡短但未必成立的論證,或甚至是部份事實以及失實陳述等各種欺騙性的內容,而這樣的論述會讓反方在正式辯論的程序當中,無法全數辯駁。[2][3]在實務上,藉由亂槍打鳥所丟出的論證,往往需要花比當場講出這些論證更長的時間,來否證或確認。[4]這個技巧可用以浪費反對者的時間,且會讓對這種技巧不熟悉的聽者,因而對對手產生懷疑,尤其在沒有獨立的人員確認事實或聽眾對議題不熟悉時,更是如此。[5]一般而言,比起自由辯論,在具有嚴謹結構的辯論中,人們更難使用亂槍打鳥論證。[6]如果論者知道對手善於使用亂槍打鳥論證,那他藉可以藉由在對手有機會使用亂槍打鳥論證前,就事先搶占話語權並否定對手常見論點的做法來反制。[7]

例子[编辑]

  • 甲:死刑應該廢除,因為死刑不合國際人權潮流、維持死刑不合多數國家都已廢除死刑的趨勢、使用死刑維持治安是落伍的思想、死刑是讓國家向極權政府看齊、讓人民生活在國家濫權恐懼當中的作法、實務上死刑也不比無期徒刑便宜、此外,研究顯示,死刑既不能撫慰受害者,也沒有更強的嚇阻效果、而且死刑的嚇阻效果不受多數犯罪學者的支持,而我這裡的這篇XX大學犯罪學教授XXX的論文也清楚說明了死刑沒有嚇阻效果;另外也請想想看,你是否有能力執行死刑?‧‧‧
  • 乙:可是‧‧‧
  • 甲:此外,我們還需要考慮死刑不可避免的冤獄錯殺的問題;而且所謂的應報不管再怎麼說,其實就只是復仇的另一種形式,司法不應該是復仇的工具‧‧‧
  • 乙:‧‧‧

說明:此例中甲在短時間內講出大量的論證,使得乙無法馬上全數辯駁;而可能合理的部分,也就是「研究顯示,死刑既不能撫慰受害者,也沒有更強的嚇阻效果、而且死刑的嚇阻效果不受多數犯罪學者的支持」這部份,也需要花時間來確認。其中「死刑不合國際人權潮流」是「訴諸新潮」;「維持死刑不合多數國家都已廢除死刑的趨勢」是「訴諸群眾」;「使用死刑維持治安是落伍的思想」是「年代勢利」;「死刑是讓國家向極權政府看齊、讓人民生活在國家濫權恐懼當中的作法」是「訴諸恐懼」,可能也涉及「滑坡謬誤」(維持死刑→政府走向極權→政府濫權→人民生活於恐懼之中);「實務上死刑也不比無期徒刑便宜」可能是「無足輕重」的論證(比起死刑嚇阻效果,成本問題是次要的);「研究顯示,死刑既不能撫慰受害者,也沒有更強的嚇阻效果」的說法可能涉及「假資訊來源」;「死刑的嚇阻效果不受多數犯罪學者的支持」可能涉及「訴諸權威」;「我這裡的這篇論文也清楚說明了死刑沒有嚇阻效果」可能涉及「採櫻桃謬誤」(只呈現反對死刑嚇阻效果的研究,沒有同時並列支持和反對死刑嚇阻效果的研究,並證明說多數研究反對死刑嚇阻效果);此外「請想想看,你是否有能力執行死刑」這段則涉及「訴諸情感」(在此訴諸的是一般人普遍厭惡殺人的情感)。

參見[编辑]

來源[编辑]

  1. ^ Conspiracy theory logical fallacies. warp.povusers.org. [2019-11-24]. 
  2. ^ Logan 2000,第4页
  3. ^ Sonleitner 2004
  4. ^ Hayward 2015,第67页
  5. ^ Grant 2011,第74页
  6. ^ Johnson 2017,第14-15页
  7. ^ Grant 2015,第5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