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當類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錯誤類比(false analogy)、牽強比附牽強類比不當類比、或弱類比(weak analogy)是一種非形式謬誤,係使用不恰當的類比推論而得出不恰當的結論。犯了這種謬誤的人藉由比較兩件不同事物在某些方面的共同點,來推論這兩件不同事物在另外一些方面也必然相同。其具體的推論形式為:因為X和Y在a、b、c方面相同,所以X和Y在p、q、r方面也必定相同。

一些例子如下:

  • 蘋果(X)跟香蕉(Y)一樣都是水果(a),因此蘋果也一定跟香蕉一樣是黃色的(p)。
  • 開快車(X)和酒駕(Y)都會造成更多人死亡(a),因此開快車的危害(p)及罪惡程度(q)和酒駕一樣。
  • 死刑(X)和殺人(Y)一樣都是有意奪取他人生命(a)、消滅他人存在(b)的行為,殺人是不對的(p),所以死刑也是不對的(p)。
  • 體罰(X)是大人對小孩施用暴力矯正小孩行為的手段,大人是強者,小孩是弱者,因此體罰是強者對弱者使用暴力(a),而霸凌(Y)也是強者對弱者使用暴力(a),因此體罰和霸凌一樣都是強者欺負弱者的行為(p),而強者欺負弱者是不對的、是可恥的,因此體罰和霸凌都是不對(q)且可恥的(r)。

這種謬誤會使人從符合事實的前提,推論出違反事實的結論,是一種十分常見的謬誤。

示例[编辑]

例一(不相干
小朱整天只顧讀書,卻不認真賺錢謀生,妻子無法忍受決定和他離婚。幾年後小朱成為大官,衣錦還鄉。妻子要求和他復合,小朱把水潑在地上說:「我們的關係就像這水一樣,再也收不回來了。」

如果小朱的意思是「覆水無法收回,因此我和妻子無法復合」,即是不當類比:覆水無法收回是技術問題,然而小朱和妻子復合則是意願問題。

例二(不充分
藝術創作和色情書刊都有性和裸體。藝術創作沒有十八禁,所以色情書刊也不該有十八禁。

性和裸體並非考量是否十八禁的唯一理由,藝術創作和色情書刊尚有其他重要差異,比如色情書刊以刺激性慾為主,藝術創作則不然。

死刑冤獄謀殺一樣,都是害無辜的人被殺,因此死刑冤獄和謀殺一樣糟糕。既然殺人不能被容許,那死刑冤獄也不能被容許;而死刑無可避免地會有錯殺冤獄的狀況,因此該廢除死刑

害無辜的人被殺,不代表兩者就一樣糟糕,死刑冤獄和謀殺有不同之處,其中之一就是,死刑冤獄是不小心殺錯人,國家並不是真的有意要對特定無辜人士下手的,而謀殺則是蓄意要殺某個特定的無辜人士的。

例三(不當預設
屠夫屠殺動物就和納粹黨屠殺猶太人一樣邪惡,因此我們應該禁止屠宰。

殺動物是否和殺人一樣邪惡是有爭議的,許多人認為殺動物和殺人有不同的道德義務,因而此類比可能會乞題。(參見:乞題類比

相關概念[编辑]

  • 乞題類比:使用類比推論,然而類比的強度取決於問題本身。
  • 偏差樣本:使用部分樣本推論整體即是將「部分樣本」與「整體情況」做類比。樣本若與整體有偏差,即是不當的類比。
  • 單方論證:當一個類比只說明主項和類比項的某些相似特質,卻忽略了更加明顯的不相似特質時,就是一種單方論證。
  • 蘋果跟橘子:指稱不能比較的兩種事物的諺語。
  • 類比:一般意義上的一種概念
  • 比喻:修辭學上的一種概念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