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真正的蘇格蘭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沒有真正的蘇格蘭人(No true Scotsman)或訴諸純潔(appeal to purity)是一種非形式謬誤,係指在原來的普遍宣稱遇到反例時,提出一個理想、纯净的標準以為其辯護的論證方式。

典故[编辑]

這個詞首先由哲學家Antony Flew於1975年在他的著作"Thinking About Thinking: Do I sincerely want to be right?"中首先提出[1]

想像一位名叫Hamish McDonald的蘇格蘭人,坐下打開他的《格拉斯哥先驅晨報》,看見一則新聞「布萊頓色魔再度犯案!」他震驚地說:「沒有蘇格蘭人會幹這種事!」隔天他又打開報紙,看見新聞描述一位亞伯丁人更殘暴的行為,相較之下布萊頓色魔還算是個紳士。這顯示Hamish的想法是錯的,但他會承認嗎?似乎不會。這次他說:「沒有『真正的』蘇格蘭人會作這種事。」

——Antony Flew,Thinking About Thinking (1975)

示例[编辑]

這是原故事的改寫版本[2]

  • 老師:沒有蘇格蘭人會在粥裏面加糖。
  • 學生:我是蘇格蘭人,我會在粥裏加糖啊。
  • 老師:好吧,「真正的」蘇格蘭人不會在粥裏加糖。

當一個人主張:「所有的A皆為B。」卻遇上「A不為B」的反例時,改口主張「所有『真正的A』皆為B。」此時,「真正的A」和「為B」只是互相定義的套套邏輯,而原來的問題也沒有解決,因為A不一定是「真正的A」。

這個邏輯謬誤在政治上的應用好比「沒有民主國家會發動戰爭」,之後就開始區別「成熟的(真正的)」民主國家──這是不會引起戰爭的民主國家,以及「新興的」民主國家──有可能發動戰爭的民主國家。[3]

另一個例子如下:

  • 甲:沒有注重人權的民主國家會繼續維持死刑。
  • 乙:日本高度民主也注重人權,但日本依舊判處殺人犯死刑。
  • 甲:顯然日本不是「真正」注重人權的民主國家。

對甲而言「注重人權的民主國家」不能有死刑,但在碰到反例時,他的反應不是承認自己的錯誤,而是改口說「沒有真正注重人權的民主國家」會有死刑,好將反例排除在外。

类似案例[编辑]

「不是真正的穆斯林」[编辑]

欧美左派对穆斯林世俗化的看法
  • 在2015年12月,国际关系学者Elliot McArdle在英国网络杂志《尖刺(Spiked)》上撰写文章写到,一些“所谓的自由派/左派”把像那瓦兹一样的自由派穆斯林和像Namazie一样的前穆斯林当做“天然的告密者”、“叛徒”或者“不是真正的穆斯林”,因为这些伊斯兰(主义)的批判者,尽管拥有穆斯林背景,但是不符合(他们)想要的把穆斯林当作同质化的和受压迫的团体的对穆斯林的叙事。[4]

參見[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Flew, Antony, Thinking About Thinking: Do I sincerely want to be right?, London: Collins Fontana, 1975, ISBN 978-0006335801 
  2. ^ Pinker, Steven. How the Mind Works. Hukilau. 2003. 
  3. ^ No true Scotsman starts a war, by Spengler
  4. ^ McArdle, Elliot. The liberal racism faced by ex-Muslims. Spiked (Brendan O'Neill). 4 December 2015 [11 December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