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葡萄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葡萄糖(C6H12O6)
IUPAC名
6-(hydroxymethyl)oxane-2,3,4,5-tetrol
识别
CAS号 50-99-7
SMILES
性质
化学式 C6H12O6
摩尔质量 180.16 g·mol⁻¹
密度 1.54
熔点 α-D-glucose: 146 °C
β-D-glucose: 150 °C
若非注明,所有数据均出自一般条件(25 ℃,100 kPa)下。

葡萄糖法语,、德语英語glucose;又称血糖玉米葡糖玉蜀黍糖)是自然界分布最广且最为重要的一種单糖。 因為擁有6個碳原子,被歸為己糖或六碳糖。葡萄糖是一种多羟基分子式C6H12O6。其水溶液旋光向右,故亦称“右旋糖”。葡萄糖在生物学领域具有重要地位,是活細胞的能量來源和新陳代謝中间产物植物可通过行光合作用產生葡萄糖。

歷史[编辑]

1747年,德國化學家馬格拉夫自葡萄乾中分離出少量的葡萄糖[1]。1838年,由法國化學家尚-巴蒂斯特·杜馬正式命名為葡萄糖。由於葡萄糖在生物體中的重要地位,了解其化學組成和界構成為19世紀有機化學的重要課題,1892年德國化學家費歇爾確定了葡萄糖的鏈狀結構及其立體異構體,並因此獲得1902年諾貝爾化學獎[2]

異構體[编辑]

Jmol 立體圖一 Jmol 立體圖二

旋转异构体[编辑]

α-D-吡喃葡萄糖的旋转异构体构象

还原性[编辑]

葡萄糖具有还原性,著名的银镜反应就是根据这个原理进行的:

葡萄糖还可以与氢氧化铜反应生成氧化亚铜

功能作用[编辑]

生活應用[编辑]

葡萄糖很容易吸收進入血液,因此醫院、運動愛好者常常以其作強而有力的快速能量來源。除此之外,葡萄糖對腦部正常功能極為重要,高循环血糖濃度可產生葡萄糖強記效應(Glucose Memory Facilitation Effect),並促進記憶力和認知表現。[3] 若血液中之葡萄糖濃度過高,將可能導致肥胖糖尿病。若濃度過低可能為低血糖症(hypoglycemia)或胰島素休克之徵兆。

糖酵解过程中的葡萄糖[编辑]

α-D-葡萄糖 己糖激酶 α-D-葡萄糖-6-磷酸
D-glucose wpmp.png   Alpha-D-glucose-6-phosphate wpmp.png
ATP ADP
Biochem reaction arrow forward YYNN horiz med.png
 
 
位于KEGG途径数据库化合物 C00031 位于KEGG途径数据库的酶2.7.1.1 位于KEGG途径数据库化合物 C00668 位于KEGG途径数据库的反应R01786
糖酵解过程中的葡萄糖
葡萄糖的新陳代謝

動物細胞會將葡萄糖以肝糖的形式儲存於平滑內質網中,或在過多的血液葡萄糖會在肝臟和脂肪組織中轉換成脂肪酸甘油三酸脂[來源請求]

當血液中的葡糖糖過多促進胰島素的分泌,胰島素在進而活化acetyl-coA carboxylase,此酵素會把從葡萄糖轉變成的acetyl-coA催化成malonyl-coA,他是一個脂肪酸的前驅物,(也是為什麼吃太多甜食會發胖的原因),一方面會變成脂肪酸,一方面會去抑制粒線體外層膜上carnitine acyl-transferase I的活性,他是脂肪酸要進入粒線體前,必須的酵素,在被malonyl-coA抑制後,細胞質的脂肪酸就進不了粒線體就無法去分解脂肪酸,而累積越來越多脂肪酸。

葡萄糖含量正常才不會導致消化的症狀,對腸道正常細菌有利,尤其是bifidobacteria,對適當的消化和營養素的吸收很重要。

吸收[编辑]

葡萄糖經由血液很容易的被吸收並且很快的分布到身體各個地方,它在腸道被吸收,在腎臟再吸收,藉著特殊的輸送者(細胞膜蛋白)穿越血液和組織間障礙。

另外,有兩種葡萄糖輸送者,一種在血漿中很豐富包含血液到大腦、血液到眼睛胎盤的障礙。它也參與胰臟和腎臟的輸送並且在肝臟中調節葡萄糖。另一種是鈉依賴輸送者,它的功能在腸道和腎臟中攜帶葡萄糖對抗濃度的坡度。葡萄糖很容易被其他的糖質營養素的糖類代謝,但是它的輸送者僅和半乳糖共用,和木糖就無法共用,例如葡萄糖輸送者較喜歡D型葡萄糖勝過於L型。

葡萄糖從腸道吸收受許多因素影響,包括食物的成分、胃排空的速度、腸道荷爾蒙和腸道血流速度。有一些症状通常也会导致糖類吸收失調,如痢疾、氣體、疝氣等。這些會影響消化酵素的作用。[來源請求]

排泄[编辑]

葡萄糖經由腎臟排泄,按理尿液中葡萄糖的含量很低,大約98%葡萄糖在腎小管的中被重吸收,主要在髓袢段。在糖尿病人中葡萄糖可能增加7倍的排泄量,因為血糖濃度超過腎臟輸送者的再吸收能力所致。在新生兒,葡萄糖可以用糖類複合體的方式由糞便中排出。[來源請求]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Marggraf. Experiences chimiques faites dans le dessein de tirer un veritable sucre de diverses plantes, qui croissent dans nos contrées". Histoire de l'académie royale des sciences et belles-lettres de Berlin. 1747: 79-90. 
  2. ^ Nobel Foundation. Emil Fischer - Biographical. 
  3. ^ Smith MA1, Riby LM, Eekelen JA, Foster JK. Glucose enhancement of human memory: a comprehensive research review of the glucose memory facilitation effect.. Neuroscience & Biobehavioral Reviews. 2011, 35(3): 770-783. doi:10.1016/j.neubiorev.2010.09.008. PMID 20883717. 

书籍[编辑]

  • Lehninger Principles of Biochemistry 5th ed.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