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四声汉语音韵学的概念,一开始用来指称中古汉语的四个声调。四声在各种汉语方言以及其他借用了汉语词汇的语言(如壮语越南语)有着不同的演变,而现今各种汉语方言仍然沿用四声的名称或其变体来指称各自的声调。

四声概念的提出[编辑]

四声可能在上古汉语中已经存在,即“古四声”。但四声作为概念的提出则始于南朝沈约。《梁书·沈约传》记载他写了一本《四声谱》,专门讨论这个问题;同书还载梁武帝萧衍问及周舍何谓四声,周舍答:“天子圣哲。”后来隋朝陆法言著《切韵》,将四声标为“平上去入”。其实“天子圣哲”和“平上去入”,用字不同,内涵一致:“天”、“平”同为平声,“子”、“上”同为上声,“圣”、“去”同为去声,“哲”、“入”同为入声。不过《切韵》一出,流传广远,“平声”、“上声”、“去声”、“入声”遂成为四声的泛称。

中古汉语的声调[编辑]

切韵》原本久已散佚,仅存敦煌出土的唐人抄本《切韵》原书(传写本)的片断和一些增订本,但根据陆续发现的残本及该书的增订本《广韵》可以看出它的轮廓。全书按韵目编排,而韵又按声编排,因此一部《切韵》,可以分为平、上、去、入四部分。再参考现代方言材料,不难得出结论,中古汉语即有这四个声调。至于具体调值,现已难于确考。近代学者陈寅恪在著作《四声三问》中,认为平、上、去“实依据及摹拟中国当日转读佛经之三声”归纳得来。有学者根据梵汉对音,推测平声应为中平调,上声为高平调,去声为低平调,入声为促调。特别应指出,有学者质疑入声应该归类为声调,还是一系列以塞音(p,t,k)收尾的韵母的统称。因为只有这类韵母发入声,相对地,以元音鼻音收尾的韵母只发平、上、去三声。于是韵书就拿塞音和同部位的鼻音相配,组成一个完备的系统。比如说,寒韵收鼻音韵尾,只有平上去三声(分别为寒、旱、翰),韵书就配以同部位的入声曷韵,使之四声齐全。亦有学者反对使其归类声调,如平上去声为ng对应软颚塞音kn对应龈塞音tm对应双唇塞音p,乃完整相对关系。未有需要以纯粹西洋语言学进行分类,而西洋语言学亦非唯一解释一切语言方法。

四声的流变[编辑]

四声在方音的发展过程中经历了巨大的变化,主要变化包括平分阴阳、全浊上变去、入声消失。

平分阴阳[编辑]

四声根据声纽(开头辅音)的清浊,各分裂为两声,清者为阴,浊者为阳。年代在唐朝的日本《悉昙藏》说:“承和之末,正法师来……声势太奇,四声之中,各有轻重。”可证其时四声已发生了分化。但是分化的程度在不同的现代方言中程度不一,四声都从分不合的有粤语广州话闽南语厦门话台湾话是平去入分阴阳,上声不分。客家语梅县话是平入分阴阳,上去不分。官话北京话只有平声分阴阳。烟台话全不分阴阳。有些方言,例如广州话、平话更根据主元音的长短等因素将入声进一步细分,于是出现了高阴入、低阴入、高阳入、低阳入等声调。[1]

广州话为例。坛,《广韵》徒干切,坛、干同为平声。但坛今读阳平(调值|11|),干今读阴平(调值|55|),这就是分化的结果。

全浊上变去[编辑]

全浊音是指中古汉语中的浊塞音、浊擦音、浊塞擦音。全浊上变去就是指以这些辅音开头的上声字(如淡、道)转入去声,和次浊上字(如老、脑)声调不同。北部(北方话)和中部方言(湘语赣语)中极少例外,南部方言则很少如此。这一音变据考也发生在唐朝末年。

入声消失[编辑]

有些方言,如粤语闽南语客语等至今完整地保存着中古汉语的入声系统(闽南语的文读系统保留有完整的入声,但白读系统中部分退化为喉塞音韵尾[ʔ])。但对大多数方言来说,塞音韵尾均有不同程度的脱落。中古汉语原有的p、t、k三个塞音韵尾,有些方言,如闽语客家语的一些次方言,归并剩一或两个,有些同时发展出一个喉塞音韵尾[ʔ]。有些只保留韵尾[ʔ],如吴语晋语江淮官话通泰片等。有些塞音韵尾完全脱落,入声只作为声调存在,如温州话湘语闽北语闽中语等。最后,在大部分官话方言中,入声甚至已归并至其他调类。如西南官话的入声归入阳平调,华北官话的入声派入其他三调。

普通话为例。屋、曷、乙、没均为《切韵》入声韵,但在普通话则分别作阴平、阳平、上声、去声。

官话各方言入声消失的进程并不一致,但总体来说,是先归并,再变成喉塞音,嗣后喉塞音脱落,最后并入其他调。这一过程始于唐末宋初之间的中原北部(详见燕云十六州),到元朝的官话已无入声。不过,入声未有随南宋灭亡而消失,至今仍广泛流传在华南地区。由于部分原来属于仄声一员的入声被派进平声,所以往后官话各方言的使用者较难判断唐诗宋词中的平仄韵律。

方音声调对照[编辑]

表格内的数字为五度标记法

方音声调对照表
方音 地区 平声 上声 去声 入声 声调
次浊 全浊 次浊 全浊 次浊 全浊 次浊 全浊
官话 北方官话 北京 阴平

55

阳平

35

上声

214

去声

51

阴平

阳平

上声

去声

去声 阳平 4
青岛 平声

24

上声

213

去声

42

上声

去声

去声 3
济南 阴平

213[2]

阳平

42

上声

55

去声

21

阴平 去声 阳平 4
西安 阴平

21

阳平

24

上声

53

去声

44

阴平 阳平 4
兰州 阴平

31

阳平

53

上声

442

去声

13

阳平 4
甘肃

东干语

平声

24

上声

51

去声

44

平声 3
西南官话 成都 阴平

45

阳平

32

上声

52

去声

213

阳平 4
乐山 阴平

55

阳平

21

上声

52

去声

224

入声

3

5
江淮官话 南京 阴平

31

阳平

13

上声

212

去声

44

入声

5

5
晋语 太原 平声

11

上声

53

去声

45

阴入

2

阳入

54

5
吴语 苏州 阴平

44

阳平

24

阴上

52

阳上

31

阴去

412

阳去 阴入

4

阳入

23

7
上海 阴平

52

阳去

113

阴去

334

阳去 阴去 阳去 阴入

5

阳入

23

5
湘语 长沙 阴平

33

阳平

13

上声

41

阳去 阴去

55

阳去

21

入声

24

6
赣语 南昌 阴平

42

阴去 阳平

24

上声

213

阳去 阴去

55

阳去

21

阴入

5

阳入

21

7
客语 梅州

惠州

阴平

44

阳平

11

上声

31

去声

52

阴入

21

阳入

4

6
闽语 福州 阴平

44

阳平

52

上声

31

阳去 阴去

213

阳去

242

阴入

23

阳入

4

7
厦门

台北

阴平

55

阳平

24

上声

51

阳去 阴去

21

阳去

33

阴入

32

阳入

5

7
泉州 阴平

33

阳平

24

阴上

44

阳上

22

阴去

41

阳去

41

阴入

5

阳入

24

8
潮州 阴平

33

阳平

55

阴上

53

阳上

35

阴去

11

阳去

31

阴入

2

阳入

5

8
粤语 广州 阴平
55/53
阳平

21

阴上

35

阳上

13

阴去

33

阳去

22

高阴入

5

低阴入

3

阳入

2

9
香港 阴平

55

台山 阴平

33

阳平

11/22

阴上

55

阳上

21

阴去

33

阳去

32

高阴入

5

低阴入

3

高阳入

21

低阳入

32

10
平话 南宁 阴平

41

阳平

52

阴上

33

阳上

24

阴去

55

阳去

22

高阴入

5

低阴入

3

高阳入

24

低阳入

2

10
壮语 阴平
24
阳平

31

阴上

55

阳上

42

阴去

35

阳去

33

短阴入

5

长阴入

35

阳入

3

9
越南语 河内 平声

33

玄声

21

问声

313

跌声

3ʔ5

重声 锐声

35

重声

21ʔ

锐声 重声 6
方音 地区 平声 上声 去声 入声 声调数
次浊 全浊 次浊 全浊 次浊 全浊 次浊 全浊

注释[编辑]

  1. ^ 实质上,无论粤语、平话、客家语还是闽南语,其实有调值数往往达不到其标称数,因为有些入声调与其他调是相同的,仅韵尾不同而已。
  2. ^ 关于济南话的音值,详见:钱曾怡 山东大学文学院. 谈谈音类和音值问题. 

参考文献[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