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土耳其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土耳其共和國
Türkiye Cumhuriyeti土耳其語
土耳其國旗
國歌:"İstiklâl Marşı"土耳其語
《獨立進行曲》
土耳其的位置
首都安卡拉
39°55′N 32°50′E / 39.917°N 32.833°E / 39.917; 32.833
最大城市伊斯坦堡
41°1′N 28°57′E / 41.017°N 28.950°E / 41.017; 28.950
官方語言土耳其語
政府凱末爾主義
單一制
總統制
共和立憲制
• 總統
雷傑普·塔伊普·艾爾多安
• 副總統
福阿德·奧克塔伊英語Fuat Oktay
穆塔斯法·森托普英語Mustafa Şentop
立法機構大國民議會
繼承鄂圖曼帝國
1920年4月23日
1923年7月24日
1923年10月29日
1982年11月7日
面積
• 總計
783,356平方公里(第37名
• 水域率
1.3%
人口
• 2018年普查
83,140,000[1](第17名)
• 密度
102[1]/平方公里(第107名
GDPPPP2018年估計
• 總計
23,200.00億美元[2]第13名
• 人均
28,346美元[2]第45名
GDP(國際匯率)2018年估計
• 總計
9,090億美元[2]第17名
• 人均
11,114美元[2]第60名
吉尼係數 0.4[3](2013年)
 · 第56名
人類發展指數 0.806[4](2018年)
極高 · 第59名
貨幣土耳其里拉(₺)(TRY
時區UTC+3
日期格式dd/mm/yyyy(CE)
行駛方位靠右行駛
電話區號+90
ISO 3166碼TR
網際網路頂級域.tr
土耳其的位置
土耳其共和國在世界上的位置

土耳其共和國土耳其語Türkiye Cumhuriyeti)通稱土耳其,是一個橫跨的國家,其國土包括西亞安納托利亞半島、以及巴爾幹半島的東色雷斯地區。北臨黑海,南臨地中海,東南與敘利亞伊拉克接壤,西臨愛琴海,並與希臘以及保加利亞接壤,東部與喬治亞亞美尼亞亞塞拜然伊朗接壤。在安納托利亞半島和東色雷斯地區之間的,是博斯普魯斯海峽馬爾馬拉海達達尼爾海峽,屬黑海海峽,別稱土耳其海峽,是連接黑海以及地中海的唯一航道。雖然伊斯坦堡是最大城市,但其首都是位處安納托利亞高原正中央的安卡拉土耳其的國名英語Name of Turkey來源於鄂圖曼帝國末期的突厥民族認同,由於屬於突厥語民族而使用意為突厥人的「土耳其」作為國名。

土耳其自1980年代起就致力於加入歐盟,但是歐盟因北賽普勒斯亞美尼亞種族大屠殺、對庫德族的壓迫、人權新聞自由及以伊斯蘭教信仰為主的社會等問題拒絕土耳其加入。土耳其於2009年起為突厥議會成員國。其氣候屬溫帶地中海型氣候,南部和西部氣候溫和,夏季乾熱,冬季多雨;黑海沿岸,涼爽濕潤;內陸、東北、東南則冬季寒冷,夏季乾熱。

歷史[編輯]

史前安納托利亞及東色雷斯[編輯]

西臺帝國首都哈圖沙的獅門。這一城市的歷史可追溯至公元前6世紀[5]

安那托利亞半島是世界上最早有人永久定居的區域之一,囊括了今土耳其的大部分地區。古安納托利亞人英語Ancient Anatolians新石器時代起即於此生活,直至亞歷山大大帝征服此地[6]。這些民族普遍使用安那托利亞語言印歐語系的分支之一)[7]西臺語盧維語歷史悠久,由此一些學者認為安納托利亞可能是印歐語系中諸語言的發源地[8]。土耳其的歐洲部分稱東色雷斯,至少自四萬年前即有人定居,並在約前6000年時即進入了新石器時代,其居民亦開始進行農業活動[9]

哥貝克力石陣是迄今所知最早的人造宗教建築,其歷史可追溯至公元前10,000年[10]加泰土丘位於南安納托利亞,為一大型新石器時代和銅石並用時代定居點,存在於約公元前7500年至5700年,為至今發現的最大及保存最為完好的新石器時代遺址,於2012年7月被指定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11]特洛伊發源於新石器時代,並一直延續至鐵器時代[12]

安納托利亞已知最早的居民為哈梯人胡里特人,為非印歐民族,最早於約前2300年分別居住於安納托利亞中部和東部地區。前2000年至1700年,印歐民族西臺人到來並逐漸同化了如上兩個民族,建立起這一區域最早的帝國(前18世紀至前13世紀)。亞述人最早於前1950年征服並定居於土耳其南部地區,其統治一直持續至前612年[13][14]。根據亞述記載,烏拉爾圖於前9世紀崛起,成為其強勁的北部敵人[15]

約前1180年西臺帝國崩潰,另一支印歐民族弗里吉亞人在此區域崛起,直至於前7世紀其王國為辛梅里安人所摧毀[16]。自前714年起烏拉爾圖亦遭受相同打擊,並於前590年為米底人所征服[17]。在弗里吉亞的後繼國家中,最為強大的要屬呂底亞卡里亞呂基亞[18]

古典時期和拜占庭時期[編輯]

伊斯坦堡聖索菲亞於6世紀為拜占庭帝國所建,原為教堂,後為清真寺、博物館,現重為清真寺。

自約前1200年起,安納托利亞海岸開始為希臘伊奧利亞人英語Aeolians愛奧尼亞人所集中定居。這些殖民者建立了一系列的重要城市,如米利都以弗所士麥拿拜占庭,其中拜占庭為墨伽拉於前657年建立。史上首個稱亞美尼亞的國家為亞美尼亞裔奧龍特王朝於前6世紀建立的國家,包括土耳其東部的一些地區。在土耳其西北部,最為重要的一支部落為奧德里西亞人英語Odrysian kingdom,為特雷斯一世英語Teres I所建立[19]

前6世紀,今土耳其全境為波斯阿契美尼德帝國所征服[20]古代世界七大奇蹟之一的摩索拉斯王陵墓即源於這一時期。前334年,這一區域為亞歷山大大帝所征服[21],其文化受到希臘化的影響,開始日漸同一化[6]。前323年亞歷山大過世,安納托利亞分裂為一系列希臘化國家,而至前1世紀中期,這些國家亦全部被納入羅馬共和國版圖[22]。在羅馬統治之下,希臘化進程進一步加快,至公元後幾個世紀時當地的安納托利亞語言已經滅絕,由古希臘語和文化取而代之[23][24]

324年,君士坦丁一世選定拜占庭為羅馬帝國新首都,將之更名為新羅馬,俗稱君士坦丁堡。395年狄奧多西一世死後,羅馬帝國一分為二,這一城市成為東羅馬帝國的首都。這一帝國為史學家稱作拜占庭帝國,並於此後長期統治今土耳其地區,直至中世紀後期[25],但這一地區在7世紀上半葉之前都持續受到拜占庭-薩珊戰爭英語Byzantine-Sassanid Wars戰火的蹂躪。

塞爾柱和鄂圖曼帝國[編輯]

科尼亞魯米墓,於1274年未塞爾柱突厥人所建。科尼亞是魯姆蘇丹國的首都[26]

塞爾柱王朝烏古斯突厥人的一支,9世紀時定居於穆斯林世界邊緣的烏古斯葉護國裏海鹹海以北[27]。10世紀時,塞爾柱人由其發源地遷徙至波斯,這一地區也成為大塞爾柱帝國的行政中心[28]

11世紀下半葉,塞爾柱人開始滲透入安納托利亞東部地區。1071年,塞爾柱帝國於曼齊刻爾特戰役中擊敗拜占庭帝國,由此這一區域的突厥化進程開始,土耳其語伊斯蘭教得到傳播,安納托利亞也逐漸由基督教希臘語地區轉變為穆斯林土耳其語地區[29]。此外,高度波斯化的塞爾柱人亦奠定了波斯化文化的基礎[30],並將得到其繼承者鄂圖曼帝國的延續傳承[31][32]

1243年,塞爾柱帝國為蒙古人所擊敗,並逐漸開始解體。其後的安納托利亞侯國之一為鄂圖曼一世所統治,在此後200年時間內逐漸演化為鄂圖曼帝國。1453年,鄂圖曼人攻陷君士坦丁堡,完成了對拜占庭帝國的征服[33]

托普卡珀多爾瑪巴赫切宮鄂圖曼帝國蘇丹的主要居所,分別於1465年至1856年[34]和1856年至1922年[35]為帝國行政中心。

1514年,蘇丹塞利姆一世(1512年–1520年)在查爾迪蘭戰役中擊敗薩非王朝沙阿伊斯瑪儀一世的軍隊,由此擴張了帝國南部和東部的領土。1517年,塞利姆一世進一步將帝國擴張入阿爾及利亞埃及英語Ottoman–Mamluk War (1516–17),並在紅海建立了海軍。此後鄂圖曼帝國和葡萄牙帝國開始爭奪印度洋霸權,在紅海、阿拉伯海波斯灣區域發生了一系列海戰英語Ottoman naval expeditions in the Indian Ocean。葡萄牙在印度洋的活動對鄂圖曼帝國對東亞西歐貿易(此後統稱絲綢之路)的壟斷形成了挑戰。1488年葡萄牙航海家巴爾托洛梅烏·迪亞士發現非洲新海路,進一步挑戰了鄂圖曼帝國的壟斷,對其經濟造成了嚴重的打擊[36]

鄂圖曼帝國的國力和聲望在16世紀和17世紀達到頂峰,尤其是在蘇萊曼大帝統治時期內。帝國在通過巴爾幹半島中歐波蘭-立陶宛南部擴張的過程中時常同神聖羅馬帝國發生衝突[37]鄂圖曼帝國海軍同一系列神聖同盟(主要包括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熱那亞共和國威尼斯共和國聖若望騎士團教宗國托斯卡尼大公國薩伏依公國)在地中海展開霸權爭奪。在東部,鄂圖曼帝國亦就一系列領土和宗教問題同波斯薩非王朝於16世紀至18世紀開展戰事[38]這些戰爭之後在桑德王朝阿夫沙爾王朝卡扎爾王朝時期得到了延續,直至19世紀上半葉英語Ottoman–Persian War (1821–23)才宣告終結。自16世紀至20世紀初,鄂圖曼帝國還同俄羅斯帝國多次交戰,最初原因是鄂圖曼帝國希望鞏固東南歐領土,但此後迅速發展為鄂圖曼帝國的存亡問題。16世紀至19世紀上半葉,鄂圖曼帝國、波斯帝國和俄羅斯帝國互為敵國。

自19世紀初開始,鄂圖曼帝國逐漸衰落英語Decline and modernization of the Ottoman Empire,其領土範圍、軍事實力和經濟實力逐漸萎縮,許多巴爾幹半島的穆斯林[39][40]高加索地區逃離俄國軍事征服英語Russian–Circassian War切爾克斯人遷移至安納托利亞。鄂圖曼帝國的衰落同時還導致了其統治區域內民族主義的崛起英語Rise of nationalism in the Ottoman Empire,民族間衝突時有發生,如針對亞美尼亞人的哈米德大屠殺[41]

第一次世界大戰中鄂圖曼帝國加入同盟國一方作戰,最終戰敗。戰爭期間,帝國內的亞美尼亞人被從東安納托利亞驅逐英語Tehcir Law至敘利亞,此為亞美尼亞種族大屠殺的一部分,造成近1,500,000名亞美尼亞人死亡[42][43][44][45]。土耳其政府否認大屠殺的發生英語Armenian Genocide denial,稱亞美尼亞人只是被從東部戰區轉移出去[46]。對於其他族群諸如亞述人希臘人的大規模屠殺亦有發生[47][48][49]。1918年10月30日《穆德洛斯停戰協定》簽訂,協約國戰勝方試圖通過1920年《色佛爾條約對鄂圖曼帝國進行瓜分[33]

土耳其共和國[編輯]

土耳其共和國國父凱末爾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協約國對君士坦丁堡士麥拿英語Occupation of Smyrna的占領導致了土耳其國民運動的發生[50]。在加里波利之戰中建立名望的軍官穆斯塔法·凱末爾領導這一運動,發起了土耳其獨立戰爭,試圖挑戰《色佛爾條約》中的條款[51]

1922年9月18日,占領軍已被驅逐,位於安卡拉的土耳其政權英語Government of the Grand National Assembly(1920年4月自稱為全國合法政府)開始在法律上將舊鄂圖曼體制轉型為新的共和體制。1922年11月1日,新建立的議會正式廢除蘇丹國英語Abolition of the Ottoman sultanate,終結了623年的鄂圖曼君主統治。1923年7月24日《洛桑條約》簽署,新建立的「土耳其共和國」受國際認可為鄂圖曼帝國的合法繼承國,共和國也於1923年10月29日於新首都安卡拉正式宣告成立[52]。《洛桑條約》亦規定了希臘和土耳其的人口交換,110萬名希臘人離開土耳其前往希臘,而380,000名穆斯林則由希臘來到土耳其[53]

穆斯塔法·凱末爾成為共和國的首任總統,並推行了一系列的激進改革,試圖將舊的鄂圖曼-土耳其國家徹底轉變為新的世俗共和國[54]。1934年土耳其議會通過《姓氏法英語Surname Law》,授予穆斯塔法·凱末爾「阿塔蒂爾克」這一榮譽姓氏(意為「土耳其人之父」)[51]

土耳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大多數時間內保持中立,隨著蘇德戰爭德軍佔領高加索地區,1942年納粹德國曾擬定了一個軍事行動入侵土耳其,代號為格特魯德英語Gertrude (code name),德國將和其盟國保加利亞王國入侵土耳其,但此行動因盟國義大利投降從未執行。後於1945年2月23日戰爭收官階段加入同盟國陣營。1945年6月26日,土耳其成為聯合國憲章會員國[55]。戰後希臘發生共產黨叛亂蘇聯試圖在土耳其海峽建立軍事基地,導致美國於1947年開始推行杜魯門主義,對土耳其和希臘的安全進行維護,美國也對土耳其進行了大規模的軍事和經濟援助。1948年歐洲經濟振興計劃出台,希土兩國都為馬歇爾計劃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包括在內[56],並於1961年成為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創始國[57]

土耳其同聯合國軍一同參與了韓戰。1952年,土耳其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以遏止蘇聯在地中海的擴張。在十年的賽普勒斯社區暴力衝突英語Cypriot intercommunal violence1974年7月15日賽普勒斯政變英語1974 Cypriot coup d'état(由準軍事組織埃奧卡B英語EOKA B發動,推翻總統馬卡里奧斯,親希臘的尼科斯·桑普森英語Nikos Sampson成為獨裁者)後,土耳其於1974年7月20日入侵賽普勒斯[58]。九年之後僅由土耳其承認的北賽普勒斯土耳其共和國成立[59]

土耳其的一黨制時期英語Single-party period of the Republic of Turkey於1945年結束,在此後數十年內開始向多黨制民主英語Multi-party period of the Republic of Turkey過渡,但其間為1960年1971年英語1971 Turkish coup d'état1980年英語1980 Turkish coup d'état三次軍事政變及1997年英語1997 military memorandum軍事備忘錄所打斷[60][61]。1984年,庫德分離組織庫德工人黨開始針對土耳其政府發動叛亂,至今已造成超過40,000人死亡[62]和談英語Solution process現今正在進行中[63][64]。1980年代土耳其經濟自由化以來,該國經濟強勢增長,政治也趨於穩定[65]。現行的憲法在1982年11月7日起實施,憲法奉行世俗主義。2010年土耳其修憲公投通過了新的憲法,限制了軍隊的權力[66]。2013年,蓋齊公園的拆除計劃出台,在多個省份引發了廣泛的反政府抗議運動[67]2016年土耳其政變未遂後與西方國家關係開始惡化,其政府認為歐美國家有嚴重嫌疑參與政變。2017年1月21日,土耳其議會通過了實行總統制的憲法修正案,已經通過全民公投決定實施此修正案,土耳其將從2019年總統選舉和議會選舉後開始實行總統制,總理職位也將廢除[68]

政治[編輯]

星月標誌源於鄂圖曼帝國,成為土耳其的非官方象徵(土耳其是少數沒有國徽的國家)[69]

2017年1月21日以前,土耳其政治體制是以議會制代議民主制共和體制為框架,奉行多黨制土耳其總理是政府的領導人。行政權由政府行使,立法權則屬於政府及土耳其大國民議會,司法則獨立於行政及立法。土耳其的政治體制以分權為原則。

2014年8月10日的總統選舉上,現任總理艾爾多安成功當選土耳其新總統,這是自由選舉中少數僅有的同時擁有民選總統、總理權力的政治家之一。某種意義上土耳其可以稱得上中東民主的穆斯林國家,但因為土耳其政府以高壓鎮壓庫德人的關係,加上人權新聞自由有倒退狀況,因而被部分政治家視為伊斯蘭法西斯主義國家。

在打擊ISIS行動中土國一直採取曖昧不明的態度,尤其國內不少人認為防堵什葉派力量擴張進逼是第一要務,而防止庫德族獨立是第二要務。在實現這些目標的過程中同為遜尼派的ISIS不完全是敵人,甚至能成為最大攻擊什葉政府(伊朗、伊拉克、敘利亞..等)的得力軍。但土耳其同時又是北約成員,歐美不好正面指責,而這種進退不得的情況讓西方國家顏面盡失。與此同時,同時幫助什葉派的俄羅斯被土視為潛在敵人,2015年土耳其擊落俄羅斯戰鬥機事件後兩國關係大幅交惡。2015年12月俄國公布無人機大量空拍實況影片,證明土耳其向ISIS購買地下石油資助其恐怖活動[70]

2016年7月15發生軍事政變,政府8小時內迅速鎮壓,總統艾爾多安指控是美國包庇的居倫運動領導人法圖拉·葛蘭在外國指揮。此後外交立場大幅轉變,立刻與俄羅斯進入蜜月期並將之前擊落戰機事件歸為「政變派的飛行員集體陰謀」,俄國意圖抵銷烏克蘭事件後西方圍堵並取得黑海控制權,也片面接受土國解釋。2016年9月份開始美軍對庫德族立場鬆動,開始允許土耳其進攻敘利亞境內庫德族區,這被視為美國背叛庫德族以交換避免土耳其倒向俄國[71],之後反IS戰爭中西方支持庫德族武裝最後還引發庫德族獨立建國公投,連帶敲動了土境內的庫德族分裂勢力,雙方開始走遠,2017年9月底土宣布向俄羅斯購買S-400防空飛彈引起國際嘩然,因為北約的目的就是對抗俄羅斯,而現在有北約國家開始與俄軍事合作[72],更擔心飛彈安裝的技術交流中俄方技術員可能得以接觸北約的軍事裝備與科技。可以說土耳其政治圈的優先事務列表上又發生了變動,此時剷除西方在國內與軍中勢力避免再有外部干政是第一要務,打擊庫德族的上升氣焰是第二要務,而防堵什葉派變成了遙遠的第三,加上俄羅斯似乎擺出靈活的態度並不一定所有立場與什葉派國家一致,因此俄變得不再是敵人。

2019年10月伊斯蘭國戰役大致結束,川普改變態度,撤出在庫德地區象徵性的軍事力量(原本此小股美軍存在讓土軍動手轟炸有疑慮),並在公開場合半暗示土耳其可以揮軍消滅庫德族,美國媒體評論表明此次「兔死狗烹」的現象表明白宮決策團隊無法忍受因庫德族問題得罪盟邦土耳其並讓其倒向俄國,兩年來暫時性的容忍抵擋土耳其壓力只是為了利用庫德兵去上戰場。[73]2019年10月9日一入夜後土耳其一如預料開始空中轟炸,空襲後六小時地面軍開入敘利亞開始了剿滅。[74]敘利亞官方對於土耳其行動定性為入侵侵略,但其經歷內戰和美軍入侵多年後,敘利亞政府在北方多數領土沒有實質掌控力,只能停留於官方聲明。

軍事[編輯]

土耳其F-16 C/D

土耳其武裝部隊由陸軍,海軍和空軍組成。憲兵和海岸警衛隊平時受內務部指揮,但戰時則服從陸軍和海軍的指揮,在此期間,他們同時有內部軍事法庭和軍事職能[75]

土耳其武裝部隊是北約第二大常設部隊,僅次於美國軍隊,據北約在2011年估計,土耳其有495,000人可部署武裝力量[76]。土耳其被認為是中東地區除以色列外最強的軍事力量。

行政區劃[編輯]

土耳其行政區劃等級為省、縣、鄉、村。全國共有81個省。

人口[編輯]


人口:78,785,548人(2011年7月)

年齡 人數 人口構成(2010年)
80+ 597,397
75-79 720,935
70-74 1,098,952
65-69 1,513,508
60-64 1,872,635
55-59 2,062,228
50-54 2,453,379
45-49 3,210,416
40-44 3,899,599
35-39 4,889,742
30-34 6,450,131
25-29 5,845,812
20-24 6,880,252
15-19 6,693,554
10-14 6,615,428
5-9 6,889,363
0-4 6,033,346

宗教[編輯]

土耳其宗教(2016) [77]

  無教派穆斯林(14%)
  基督宗教(2%)
  無宗教信仰(不包括精神信仰)(7%)
  其他宗教信仰(2%)

土耳其是個沒有官方國教世俗國家土耳其憲法提供人民有宗教自由的權利[78][79]。但因絕大多數人為信奉伊斯蘭教的穆斯林,宗教對社會影響巨大。

根據來自易索普最新資料顯示[77],2016年,伊斯蘭教是土耳其的主要宗教,佔總人口83%,其次有13%人是無宗教信仰者,基督宗教為2%。

自從伊斯蘭教成立以來,宗教的作用一直被爭論不休[80]。幾十年來,在學校和政府機關大樓內被禁止穿著蓋頭,因為穿著蓋頭被視為一種政治伊斯蘭的象徵。然而,這禁令在2011年起在大學取消,2013年政府機關大樓[81]、2014年學校[82]、2017年武裝部隊也都陸續取消此禁令[83]艾爾多安政府和正義與發展黨追求明確伊斯蘭教育政策的議程,以「提高虔誠的一代」,以對抗世俗的抵抗[84][85],但在過程中造成許多土耳其無宗教信仰的公民失業和失學[86]

民族[編輯]

土耳其人口中,土耳其人約占70-75%,庫德人占18%,其他少數民族約占7-12%。

土耳其人[編輯]

土耳其人是現代土耳其共和國的主體民族,大部是從11世紀以後由中亞遷入小亞細亞的烏古斯人,96.8%是穆斯林,其中絕大多數是遜尼派,剩下的2%主要是基督宗教猶太教[87]。 idiot from there

庫德人[編輯]

庫德族人是土耳其人口最多的少數民族,共有1,400萬人,其中大約700萬人生活在東部和東南部大片地廣人稀的地區。土耳其的大多數庫德族人也都是穆斯林,他們外表上和土耳其人沒兩樣,但是在語言、文化和家庭傳統上卻大相徑庭。

庫德人和土耳其人之間的矛盾衝突早有歷史記載。雖然庫德人沒有像亞美尼亞人那樣經歷土耳其鄂圖曼帝國政府的種族屠殺,但庫德人一直為獨立而奮鬥。庫德建國運動是中東長達半世紀以上的問題,其聚居區橫跨五國,這五國都不可能損失自己領土去讓其「建國」。土耳其境內的庫德人聚集區最大,其人數約一千四百萬。這些庫德族人在土耳其境內並成立了庫工黨進行游擊戰,90年代執行諸多炸彈汽車事件,土將其宣告為恐怖組織,而後者也成為了成為土國一大長期內患[88]。其強勢總統艾爾多安上台後色彩鮮明反對西方扶植庫德族去打伊斯蘭國的戰略,認為其拿到的武器和戰鬥訓練遲早用來對付土耳其人[89]

拉茲人[編輯]

拉茲人一共有25萬人口,主要居住在特拉布宗里澤之間的河谷。拉茲人曾經信奉基督教,現在卻多為穆斯林。他們屬於高加索民族,語言也與喬治亞語有著很深的聯繫。正如1991年前土耳其禁止庫德族說庫德語一樣,拉茲語(Lazuri)也被土耳其當局禁止。

含姆辛人(Hemshin people)[編輯]

含姆辛人是一個很少為外界所知,且與亞美尼亞人有關聯的民族。含姆辛人有數個風俗相異的分支,主要分布在土耳其東部,人口超過50萬,另外在高加索地區也有少量分布。含姆辛人原本來自土耳其東部的黑海沿岸地區,但現仍居住在此地區的僅約數萬人,很多含姆辛人早就遷入了土耳其各地的城市。現在大部分含姆辛人使用土耳其語,但仍有部分人堅持使用含姆辛語(Homshetsi)。目前含姆辛人不被土耳其政府認同擁有少數民族的合法地位。與拉茲人相比,含姆辛人一直信奉基督教

亞美尼亞人[編輯]

目前大約有8萬亞美尼亞人居住在土耳其境內,主要分布在伊斯坦堡、凡湖附近和安塔基亞,全部信仰基督教

鄂圖曼帝國最後幾年,兩族之間爭議不斷,使得雙方關係一直非常緊張[90]。在1915至1917年期間,約150萬亞美尼亞人被當時的鄂圖曼政府殺害,更有大量被驅除出故土。歷史書存在不同記載。有23個國家官方承認對亞美尼亞人的大規模殺戮為種族屠殺,而土耳其官方單方面否認其為種族屠殺。

亞述人[編輯]

歷史上小亞細亞東部是亞述人的故鄉,但後來由於鄂圖曼帝國政府的屠殺和戰亂,亞述人的數量不斷銳減。現在土耳其東南部仍有數萬亞述人居住,信奉基督教

地理[編輯]

土耳其地形圖,全境大部分地區為高原

土耳其處於歐亞連接處的重要地理位置,陸地總面積達780,576平方公里,略小於巴基斯坦。北臨黑海,與羅馬尼亞烏克蘭俄羅斯相望;南臨地中海,遙望賽普勒斯埃及以色列;東面與喬治亞亞美尼亞亞塞拜然伊朗伊拉克敘利亞多國接壤;西臨愛琴海,並在西北部與希臘以及保加利亞接壤。

土耳其位於歐洲部分的領土是巴爾幹半島東色雷斯,其他部分則屬小亞細亞(又稱安那托利亞)。安那托利亞半島形狀大致呈長方形,占土耳其總面積97%。位於歐洲部分的東色雷斯所占面積雖然少於3%,卻容納了土耳其10%以上的人口,其中大部分居住在伊斯坦堡。東色雷斯與小亞細亞被博斯普魯斯海峽達達尼爾海峽馬爾馬拉海分開。

土耳其大部分屬高原地形,地殼持續變動,地震頻繁[91]

重要城市[編輯]

土耳其最大城市排名
TurkStat在2013年12月按地址的估算結果[92]
排名 城市名稱 人口 排名 城市名稱 人口
1 伊斯坦堡 伊斯坦堡 13,820,334 11 開塞利 開塞利 880,255
2 安卡拉 安卡拉 4,474,305 12 埃斯基謝希爾 埃斯基謝希爾 670,544
3 伊茲密爾 伊茲密爾 2,828,927 13 蓋布澤 科賈埃利 582,352
4 布爾薩 波耳薩 1,769,752 14 尚勒烏爾法 尚勒烏爾法 551,511
5 阿達納 阿達納 1,645,965 15 代尼茲利 代尼茲利 540,000
6 加濟安泰普 加濟安泰普 1,465,019 16 薩姆松 薩姆松 523,192
7 科尼亞 科尼亞 1,138,609 17 卡赫拉曼馬拉什 卡赫拉曼馬拉什 458,628
8 安塔利亞 安塔利亞 1,027,551 18 阿達帕扎勒 薩卡里亞 449,290
9 迪亞巴克爾 迪亞巴克爾 906,013 19 馬拉蒂亞 馬拉蒂亞 425,000
10 梅爾辛 梅爾辛 898,813 20 埃拉澤 埃爾祖魯姆 381,104


經濟[編輯]

阿拉尼亞沿岸的旅遊業

土耳其為世界第13大國內生產總值(購買力平價)之經濟體[93],在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購買力平價)方面則位居第45[94]。土耳其為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之創始會員國,也是二十國集團(G20)的成員;1995年12月31日土耳其已成為歐盟海關同盟的一員。也是歐盟會員國候選國之一。

世界銀行就土耳其2007年之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分類其為中高所得國家。中央情報局將土耳其分類為類已開發國家[95],但經濟學家及政治學家常將土耳其認定為新興工業化國家[96][97][98]美林證券世界銀行經濟學人雜誌則將其歸類為新興市場[99][100][101]

根據富比世雜誌的調查,土耳其的經濟首都伊斯坦堡於2013年3月有37位十億富豪(全國則有43位),排名世界第5,僅次於莫斯科(84位)、紐約(62位)及有93位的香港和有63位的倫敦,但37名富豪的資產總值卻比富豪數量較少的聖保羅(26位)和孟買(24位)低[102]

如同多數國家的經濟體,土耳其經濟亦受全球經濟危機影響。土耳其財政部公布的經濟赤字於2009年上半年急增至232億里拉(150億美元)。復甦期反彈土耳其股市於2009年間幾乎上升了兩倍。根據經濟學人雜誌,土耳其股市的漲幅在2008年12月至2009年12月間僅次於阿根廷股市[103]

產業[編輯]

首都安卡拉
首都金融區

建築業[編輯]

根據土耳其工程公會資料整理,2012年,土耳其有33家工程公司被國際建築業界週刊工程新紀錄(Engineering News Record)列入國際前225家工程公司名單中,土耳其名列第二,僅次於中國大陸。土耳其工程公司歡迎與外國公司合作,不只在承包工程方面,還包括在建築業的投資,從製造建材到基礎建設、住宅、工業和觀光等之工程計畫案。並且土耳其工程公司公會統計,截至2012年底,土耳其工程公司在全球96個國家承接接近6,700個案子,總值達到約2,300億美元,較2011年成長31%。這也使土耳其躋身世界前12大建材製造國,特別是在供應水泥、玻璃、鋼鐵和磁磚等產品方面[104]

旅遊業[編輯]

土耳其的觀光業主要以考古與歷史遺跡探訪,以及愛琴海與地中海沿岸的海邊休閒渡假模式為主。近年來,土耳其也成為文化尋訪、身心放鬆按摩與健康醫療旅遊的重鎮。依據土耳其統計局的資料顯示,2002年至2005年前往土耳其的外國旅客大幅成長,從1,280萬人次成長至2,120萬人次,使得土耳其成為全球遊客的前10大旅遊目的地。2011年前往土耳其觀光遊覽的人數高達3,615萬人次,每人平均消費金額約為637美元,該年度內即為土耳其帶來了230億美元的收入。2012年的外來旅客人次成長至3,677萬人次。若以前往土耳其觀光遊覽的來源國家分析,則以德國最多,2012年即有503萬人次,其次是來自俄羅斯的360萬人次及英國的246萬人次,來自中東地區國家的遊客人數近年也急起直追,2011年來自伊朗的觀光客以188萬人次居第4位,惟2012年改由保加利亞的149萬人次取代。觀光客除瀏覽土耳其著名歷史遺跡以及中部奇岩風景區,另一個最受歡迎的觀光地區就是土耳其南部沿愛琴海與地中海岸的渡假勝地。

2015年前往土耳其觀光遊覽的人數高達4,162萬人次,每人平均消費金額約為756美元,該年度內即為土耳其帶來了315億美元的收入(較前年衰退8.3%)。恐攻影響,世界旅遊版圖重劃,土耳其受創深鉅。土耳其統計局(TUIK)發布2016年外國觀光遊客統計:觀光客人數較2015年減少1,030萬人(減幅24.75%),收入減少93億美元(減幅29.61%)。近年恐攻頻起,2015年土耳其觀光收入即減少8.3%;2016年7月政變雪上加霜,遊客益形卻步。

電腦產業[編輯]

土耳其資訊科技產業中,電腦製造商占有主要的地位;電腦的年銷售量達350萬台。土耳其的電腦製造商依其市占率可分為三組:第一組包括Casper、Excort、Exper、Vestel和Beko;第二組有Byron和Aidata;第三組有Zenon和Pro2000。

消費電子業[編輯]

土耳其的消費電子產業主要以消費電子與電子通訊設備為主。其中消費電子產業最主要的生產項目是電視機。消費者崇尚液晶電視之趨向,使得土耳其電視機製造商必須持續投資於新技術的開發。土耳其製電視機在歐盟消費者心目中,已具備價格與品質雙重優勢[104]

白色家電業[編輯]

土耳其家用電器業於1950年代從組裝生產逐步發展。最早的產品於1955年製造完成,土耳其最早生產的冰箱是ARCHELIK所製造,並於1960年開始上市。土耳其的家電業最初是透過授權生產,隨後歷經技術轉移,如今已可自行設計並且運用自行開發之技術,而打入全球的利基市場。如今家電業已成為土耳其發展完善的產業。

另土耳其家用電器製造商創造了有力的自有品牌,在國內市場獲得了消費者的支持,同時在海外市場,主要是歐盟國家,也頗有斬獲。土耳其國內市場家用電器主要的品牌為Arcelik、Beko、Altus、Aygaz、Profilo、Bosch、Siemens (BSH-Profilo)、Vestel、Ariston和Indesit。

汽車工業[編輯]

土耳其汽車工業的萌芽可以溯自1950年代中期,至1960年代初期開始逐步快速發展,並且吸引了許多歐、美及日本等海外汽車製造商前來設置組裝廠。如今土耳其已成為歐盟國家最大的巴士製造與第3大輕型商用車的製造國。

由於土耳其於1996年加入歐洲關稅同盟,因而土耳其的汽車工業可以說是歐洲的後窗,該國所產製的汽車近半數皆銷往歐洲,雖然土耳其加入歐盟時程未定,但是土耳其的汽車工業已與歐盟國家整合了。汽車零配件製造商則超過700家,生產各類零配件供應當地組裝廠及出口之需。土耳其是中東地區的汽車製造業中心。由於甚具出口潛力,加上地理的優勢,土耳其汽車零配件製造業已經吸引很多外國投資者[104]

紡織業[編輯]

土耳其是全球紡織成衣業的重鎮,也是歐盟第2大的供應來源國。針織成衣出口約占全球市場4.3%,列所有出口國家第4大。平織成衣出口市場占有率為2.9%,居全球第8大。土耳其紡織業是全球前10大國家之一。2012年土耳其紡織成衣出口總值達255億美元,土國從事紡織成衣外銷的廠商家數約1萬6,000家,多聚集在伊斯坦堡、伊茲密爾、Denizli、Bursa、Kahramanmaras及Gaziantep等地區。

鋼鐵業[編輯]

鋼鐵業為土耳其重要產業之一,土耳其鋼鐵最主要的出口市場是中東,最主要的三大出口市場為沙烏地阿拉伯、伊拉克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三個國家。2012年全球粗鋼(crude steel)產量為15億公噸,相較於2011年的成長率6.8%,2012年的粗鋼產量衰退5%,主要的生產國如日本、德國、烏克蘭、巴西等在2012年皆呈現衰退情形,而土耳其在2012年仍維持穩定成長5.2%,產量達3,590萬公噸。

農業[編輯]

土耳其土地面積約7,800萬畝,農業用地總面積約3,900萬畝,可耕種面積約2,400萬畝,森林面積則約為2,100萬畝。就農業用地而言,是全世界最大的國家之一,也是世界上少數不需要仰賴進口即可自給自足、並有多餘的農產品可供外銷的國家。土耳其農業在經濟發展上一直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土耳其是全球最大的榛果、無花果、杏仁、杏桃、葡萄乾的生產國,及第4大的生鮮蔬果,第6大的菸草,第8大的穀類及第10大的棉花生產國,每年生鮮蔬果的產量達4,000萬公噸,出口農產品包含了穀類、豆類、糖、堅果、乾果、橄欖油等,主要出口市場為歐盟、美國及中東國家。

礦業[編輯]

主要礦產包括:煤、原油、鐵、硼、鉻及銅。土國硼礦藏量占全世界三分之二,亦為全球五大鉻原礦供應國之一,鉻礦藏量占世界70%,為世界第一,產品大部份外銷中華人民共和國。

資源[編輯]

土耳其在黑海擁有儲量可觀的天然氣田[105]

教育[編輯]

土耳其提供6-14歲的義務教育,總共有大約820所包括大學在內的各類教育機構,學生總數大約為一百萬。15所主要的國立大學位於伊斯坦堡和安卡拉。非義務教育主要由土耳其高等教育委員會負責,並由納稅人資助。大學從1998年開始獲得了更大的自治權,並積極和各地的商業機構合作以提高大學的基金收入。

土耳其總共有大約85所大學,主要分為國立和私立。國立大學收取非常低的學費,而私人基金建立的大學則收取較高的學費,有些甚至超過15000美元。土耳其的大學資源配置並不平均,有些大學足以與世界各國名校並列,但有的甚至缺乏最基本的教育設施和資源。土耳其的大學收生數量不多,全國大學的學生數量大概為30萬,而每年的聯考人數有一百萬左右,因此能進大學的學生都可說是國家中少數的幸運兒。大學生需接受2-4年的學士教育,而碩士則大多為2年。

土耳其的科技研究中心集中在基本科學研究,總數為64所科研中心和組織。科研成果集中在農業,林業,醫療,生物科技,核科技,礦業,資訊科技業及國防。

體育[編輯]

雖然大部份的領土位於亞洲,但土耳其現在是歐洲奧林匹克委員會歐洲足球協會聯盟成員。土耳其國內的足球聯賽為土耳其超級足球聯賽,其中的一些隊伍如加拉塔薩雷費內巴切貝西克塔斯等更時常躋身歐冠聯賽歐羅巴聯賽。土耳其亦擁有自己的土耳其籃球聯賽,屬歐洲籃球協會成員。

圖集[編輯]

注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 1.1 The Results of Address Based Population Registration System, 2018. Turkish Statistical Institute. 2018-01-28 [2018-01-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26). 
  2. ^ 2.0 2.1 2.2 2.3 Turkey. 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 October 2016 [2016-11-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1-15). 
  3. ^ Gini Coefficient by Equivalised Household Disposable Income. Turkstat. [2015-05-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5-20). 
  4. ^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2019 (PDF).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2019-12-21].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19-12-09). 
  5. ^ Hattusha: the Hittite Capital. whc.unesco.org. [2014-06-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26). 
  6. ^ 6.0 6.1 Sharon R. Steadman; Gregory McMahon. The Oxford Handbook of Ancient Anatolia: (10,000–323 BC).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1-09-15: 第3–11、37頁 [2013-03-23]. ISBN 978-0-19-537614-2. 
  7. ^ The Position of Anatolian (PDF). [2013-05-04].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3-05-05). 
  8. ^ Balter, Michael. Search for the Indo-Europeans: Were Kurgan horsemen or Anatolian farmers responsible for creating and spreading the world's most far-flung language family?. Science. 2004-02-27, 303 (5662): 1323. PMID 14988549. doi:10.1126/science.303.5662.1323. 
  9. ^ Casson, Lionel. The Thracians (PD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Bulletin. 1977, 35 (1): 2–6 [2017-01-09]. doi:10.2307/3258667.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19-05-03). 
  10. ^ The World's First Temple. Archaeology magazine: 23. Nov–Dec 2008 [2015-07-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1-02). 
  11. ^ Çatalhöyük added to UNESCO World Heritage List. Global Heritage Fund. 2012-07-03 [2013-02-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1-17). 
  12. ^ Troy. www.ancient.eu. [2014-08-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2-30). 
  13. ^ Ziyaret Tepe – Turkey Archaeological Dig Site. uakron.edu. [2010-09-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7-30). 
  14. ^ Assyrian Identity in Ancient Times And Today' (PDF). [2010-09-04].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19-04-11). 
  15. ^ Zimansky, Paul. Urartian Material Culture As State Assemblage: An Anomaly in the Archaeology of Empire. : 103. 
  16. ^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Anatolia and the Caucasus, 2000–1000 B.C. in Timeline of Art History.. New York: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October 2000 [2006-12-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6-09-10). 
  17. ^ Roux, Georges. Ancient Iraq. : 314. 
  18. ^ About Turkey - Etymology And Climate. www.ktu.edu.tr. [2014-08-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7-21). 
  19. ^ D. M. Lewis; John Boardman. The Cambridge Ancient Histor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4: 444 [2013-04-07]. ISBN 978-0-521-23348-4. 
  20. ^ Joseph Roisman,Ian Worthington. "A companion to Ancient Macedonia"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John Wiley & Sons, 2011. ISBN 978-1-4443-5163-7 第135-138頁, 第343頁
  21. ^ Hooker, Richard. Ancient Greece: The Persian Wars. Washington State University, Washington, United States. 1999-06-06 [2006-12-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11-20). 
  22. ^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Anatolia and the Caucasus (Asia Minor), 1000 B.C. – 1 A.D. in Timeline of Art History.. New York: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October 2000 [2006-12-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6-12-14). 
  23. ^ David Noel Freedman; Allen C. Myers; Astrid Biles Beck. Eerdman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2000: 第61頁 [2013-03-24]. ISBN 978-0-8028-2400-4. 
  24. ^ Theo van den Hout. The Elements of Hittit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1-10-27: 第1頁 [2013-03-24]. ISBN 978-1-139-50178-1. 
  25. ^ Daniel C. Waugh. Constantinople/Istanbul.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Seattle, Washington. 2004 [2006-12-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6-09-17). 
  26. ^ Anadolu Selçuklu Devleti. turktarihim.com. [2014-07-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2-26). 
  27. ^ Wink, Andre. Al Hind: The Making of the Indo Islamic World, Vol. 1, Early Medieval India and the Expansion of Islam, 7th–11th Centuries. Brill Academic Publishers. 1990: 21. ISBN 90-04-09249-8. 
  28. ^ THE SELJUK TURKS. peter.mackenzie.org. [2014-08-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4). 
  29. ^ Rafis Abazov. Culture and Customs of Turkey.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9: 1071 [2013-03-25]. ISBN 978-0-313-34215-8. 
  30. ^ Craig S. Davis. "The Middle East For Dummies"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ISBN 978-0-7645-5483-4 p 66
  31. ^ Thomas Spencer Baynes. "The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Latest Edition. A Dictionary of Arts, Sciences and General Literature, Volume 23"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Werner, 1902
  32. ^ Emine Fetvacı. "Picturing History at the Ottoman Court"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p 18
  33. ^ 33.0 33.1 Kinross, Patrick. The Ottoman Centuries: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Turkish Empire. Morrow. 1977: 28–30. ISBN 0-688-03093-9. 
  34. ^ Simons, Marlise. Center of Ottoman Power. New York Times. 1993-08-22 [2009-06-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4-30). 
  35. ^ Dolmabahce Palace. dolmabahcepalace.com. [2014-08-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16). 
  36. ^ TheOttomans.org - Discover The Ottomans. [2014-08-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2-19). 
  37. ^ Stanford J. Shaw. History of the Ottoman Empire and Modern Turkey 1.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6-10-29: 213 [2013-06-15]. ISBN 978-0-521-29163-7. 
  38. ^ Kirk, George E. A Short History of the Middle East. Brill Academic Publishers. 2008: 58. ISBN 1-4437-2568-4. 
  39. ^ Todorova, Maria. Imagining the Balkan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03-18: 175 [2013-06-15]. ISBN 978-0-19-972838-1. 
  40. ^ Mann, Michael. The Dark Side of Democracy: Explaining Ethnic Cleansing.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5: 118 [2013-02-28]. ISBN 978-0-521-53854-1. 
  41. ^ Collapse of the Ottoman Empire, 1918-1920. www.nzhistory.net.nz. [2014-08-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2-19). 
  42. ^ Armenian Genocide.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2015-04-23]. 
  43. ^ Fact Sheet: Armenian Genocid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2010-07-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10-14). 
  44. ^ Freedman, Jeri. The Armenian genocide 1st. New York: Rosen Pub. Group. 2009. ISBN 1-4042-1825-4. 
  45. ^ Totten, Samuel, Paul Robert Bartrop, Steven L. Jacobs (eds.) Dictionary of Genocide.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8, p. 19. ISBN 978-0-313-34642-2.
  46. ^ Patrick J. Roelle, Sr. Islam's Mandate- a Tribute to Jihad: The Mosque at Ground Zero. AuthorHouse. 2010-09-27: 33 [2013-02-09]. ISBN 978-1-4520-8018-5. 
  47. ^ Donald Bloxham. The Great Game of Genocide: Imperialism, Nationalism, And the Destruction of the Ottoman Armenian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150 [2013-02-09]. ISBN 978-0-19-927356-0. 
  48. ^ Levene, Mark. Creating a Modern 'Zone of Genocide': The Impact of Nation- and State-Formation on Eastern Anatolia, 1878–1923. Holocaust and Genocide Studies. Winter 1998, 12 (3): 393–433 [2015-07-19]. doi:10.1093/hgs/12.3.39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05-13). 
  49. ^ Ferguson, Niall. The War of the World: Twentieth-Century Conflict and the Descent of the West. Penguin Group (USA) Incorporated. 2007: 180. ISBN 978-0-14-311239-6. 
  50. ^ Turkey marks May 19 holiday today. Today's Zaman. [2015-02-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2-19). 
  51. ^ 51.0 51.1 Mango, Andrew. Atatürk: The Biography of the Founder of Modern Turkey. Overlook. 2000: lxxviii. ISBN 1-58567-011-1. 
  52. ^ Axiarlis, Evangelia. Political Islam and the Secular State in Turkey: Democracy, Reform and the Justice and Development Party. I.B. Tauris. 2014: 11. 
  53. ^ Clogg, Richard. A Concise History of Greec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2-06-20: 101 [2013-02-09]. ISBN 978-0-521-00479-4. 
  54. ^ Gerhard Bowering; Patricia Crone; Wadad Kadi; Devin J. Stewart; Muhammad Qasim Zaman; Mahan Mirza. The Princeton Encyclopedia of Islamic Political Thought.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2-11-28: 49 [2013-08-14]. ISBN 978-1-4008-3855-4. Following the revolution, Mustafa Kemal became an important figure in the military ranks of the Ottoman Committee of Union and Progress (CUP) as a protégé ... Although the sultanate had already been abolished in November 1922, the republic was founded in October 1923. ... ambitious reform programme aimed at the creation of a modern, secular state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a new identity for its citizens. 
  55. ^ Growth in United Nations membership (1945–2005). United Nations. 2006-07-03 [2006-10-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1-17). 
  56. ^ Huston, James A. Outposts and Allies: U.S. Army Logistics in the Cold War, 1945–1953. Susquehanna University Press. 1988: 134. ISBN 0-941664-84-8. 
  57. ^ Members and partners. OECD. [2014-08-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0-16). 
  58. ^ Uslu, Nasuh. The Cyprus question as an issue of Turkish foreign policy and Turkish-American relations, 1959–2003. Nova Publishers. 2003: 119 [2011-08-16]. ISBN 978-1-59033-847-6. 
  59. ^ Timeline: Cyprus. BBC. 2006-12-12 [2006-1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5-31). 
  60. ^ Hale, William Mathew. Turkish Politics and the Military. Routledge, UK. 1994: 161, 215, 246. ISBN 0-415-02455-2. 
  61. ^ Arsu, Sebsem. Turkish Military Leaders Held for Role in '97 Coup. The New York Times. 2012-04-12 [2014-08-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2-01). 
  62. ^ Turkey's PKK peace plan delayed. BBC. 2009-11-10 [2010-02-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7-30). 
  63. ^ Sebnem Arsu. Kurdish Rebel Group to Withdraw From Turkey. The New York Times. 2013-04-25 [2013-04-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1-15). 
  64. ^ Murat Karayilan announces PKK withdrawal from Turkey. BBC. 2013-04-25 [2013-04-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1-18). 
  65. ^ Nas, Tevfik F. Economics and Politics of Turkish Liberalization. Lehigh University Press. 1992: 12. ISBN 0-934223-19-X. 
  66. ^ 顾坚:土耳其修宪与政变疑云. 共識網. 2010-04-27 [2016-09-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9-24). 
  67. ^ Mullen, Jethro; Cullinane, Susannah. What's driving unrest and protests in Turkey?. CNN. 2013-06-04 [2013-06-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10-14). 
  68. ^ 土耳其议会第二轮投票通过宪法修正案. 新華社. 2017-01-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2-02). 
  69. ^ Erişim tarihi. Cumhuriyetin ilk yıllarında Türkiye’nin kendi armasını yapmak için girişimler olmuş. Ancak bir türlü hayata geçirilemeyen bu proje kapsamında, 1927 yılında Milli Eğitim Bakanlığı tarafından bir yarışma açılmış. Birçok eserin katıldığı yarışmada Namık İsmail’in arması birincilik almış. Diğer tüm armalar gibi kalkan içerisinde bulunan armanın zemini kırmızıymış. Merkezinde Türk Bayrağını temsil eden ay yıldızın bulunduğu armanın alt kısmında Oğuz menkıbesini simgeleyen bir kurt resmi bulunuyormuş. Kurdun ayaklarının altında ise eski bir Türk silahı ‘harbe’ bulunuyormuş. Kalkanın altında bulunan İstiklal Madalyası ise harbi ve bunun neticesini muhafaza etmeyi simgeliyormuş. Başak ve meşe yapraklarıyla sarılı armanın ortasında ise Türkiye Cumhuriyeti’ni simgeleyen T.C harfleri varmış. Ancak Mustafa Kemal Atatürk’ün de çok istediği bu arma bir türlü resmi şekle sokulamadı.”. Aksiyon Dergisi, 373.. Erişim tarihi. 2015. 
  70. ^ 俄公布土耳其买IS黑油证据. [2016-09-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02). 
  71. ^ 央視-土耳其的大戲. [2016-09-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1-15). 
  72. ^ 央視-俄土走近. [2017-10-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1-15). 
  73. ^ 特朗普再为撤军解釋:库尔德也没在诺曼底战役中帮我们. [2019-10-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0-10). 
  74. ^ 土耳其大軍攻入庫德區. [2019-10-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0-10). 
  75. ^ Turkey's Relations with NATO. mfa.gov.tr. [2014-06-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0-22). 
  76. ^ Financial and Economic Data Relating to NATO Defence (PDF). NATO. 2012-04-13 [2013-06-16].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16-03-04). 
  77. ^ 77.0 77.1 Religion, Ipsos Global Trends. Ipsos. 2017 [19 August 20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9-05). 
  78. ^ Axel Tschentscher. International Constitutional Law: Turkey Constitution. Servat.unibe.ch. [1 November 20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6-12). 
  79. ^ Turkey: Islam and Laicism Between the Interests of State, Politics, and Society (PDF).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 Frankfurt. [19 October 2008].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08-10-28). 
  80. ^ Steunebrink, Gerrit; van der Zweerde, Evert. Civil Society, Religion, and the Nation: Modernization in Intercultural Context : Russia, Japan, Turkey. Rodopi. 2004: 175–184 [5 June 2013]. ISBN 978-90-420-1665-1. 
  81. ^ Turkey Lifts Longtime Ban on Head Scarves in State Offices. NY Times. 8 October 2013 [1 February 20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2-05). 
  82. ^ Turkey-lifts-ban-on-headscarves-at-high-schools. news24.com/. [3 November 20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5-16). 
  83. ^ Turkey reverses female army officers' headscarf ban. BBC. 22 February 2017 [2017-10-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1-18). 
  84. ^ Sukru Kucuksahin. Turkish students up in arms over Islamization of education. Al-Monitor. 20 June 2016 [2017年10月22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年12月20日). 
  85. ^ Zülfikar Doğan. Erdogan pens education plan for Turkey's 'devout generation'. Al-Monitor. 29 June 2016 [2017年10月22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年12月20日). 
  86. ^ Sibel Hurtas. Turkey’s 'devout generation' project means lost jobs, schools for many. Al-Monitor. 13 October 2016 [2017年10月22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年12月6日). 
  87. ^ CIA World Factbook. CIA. March 2011 [3 March 2011].  已忽略未知參數|archive- url= (幫助)
  88. ^ 搜狐-土代表对在叙军事行动辩称反恐需要. [2019-10-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1-15). 
  89. ^ 土大規模空襲敘利亞北部庫爾德. [2019-10-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2-06). 
  90. ^ Lonely Planet特約記者群‧土耳其‧聯經‧2008年‧ISBN 978-957-08-3296-9
  91. ^ 中华民国外交部 国家与地区 土耳其. www.mofa.gov.tw/. 2011 [last update] [2010-03-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6-08). 
  92. ^ http://www.citypopulation.de/Turkey-RBC20.html December 2012 address-based calculation of the Turkish Statistical Institute as presented by citypopulation.de
  93. ^ The World Bank: World Economic Indicators Database. GDP (PPP) 2008.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Data for the year 2008. Last revised on July 1, 2009.
  94. ^ Data refer to the year 2011. 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September 2011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95. ^ Developed Countries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World Factbook, CIA.
  96. ^ Mauro F. Guillén. Multinationals, Ideology, and Organized Labor. The Limits of Convergence.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3: 126 (Table 5.1). ISBN 0-69-111633-4. 
  97. ^ David Waugh. Manufacturing industries (chapter 19), World development (chapter 22). Geography, An Integrated Approach. Nelson Thornes Ltd. 3rd edition 2000: 563, 576–579, 633, and 640. ISBN 0-17-444706-X. 
  98. ^ N. Gregory Mankiw. Principles of Economics. 4th Edition 2007. ISBN 0-32-422472-9. 
  99. ^ 存档副本. [2010-08-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6-09). 
  100. ^ 存档副本. [2010-08-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07-27). 
  101. ^ 存档副本. [2016-09-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30). 
  102. ^ Forbes Top 10 Billionaire Cities - Moscow Beats New York Again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March 14, 2013.
  103. ^ "Stockmarkets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The Economist. January 7, 2010.
  104. ^ 104.0 104.1 104.2 土耳其投資報告 (PDF).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17-01-12). 
  105. ^ 埃尔多安:黑海再发现天然气. [2020-10-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1-18).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