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子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宋子文
px
中華民國政治人物
政黨  中國國民黨
出生 1894年12月4日
 大清上海
逝世 1971年4月26日(76歲)
 美國三藩市
學歷
經歷
  • (國民政府)中央銀行副行長
    (1923年5月-)
  • (國民政府)中央銀行行長
    (1924年8月-)
  • (國民政府)中央銀行行長
    (1925年7月-)
  • 廣東省財政廳廳長
    (1925年9月-)
  • (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常務委員
    (1926年6月-)
  • (國民政府)常務委員
    (1926年-)
  • (國民政府)財政部部長
    (1925年9月22日-)
  • (國民政府)財政部部長
    (1928年1月-)
  • (國民政府)委員
    (1928年2月-)
  • (國民政府)財政監理委員會委員
    (1928年4月-)
  • (國民政府)外交委員會委員
    (1928年4月-)
  • (國民政府)預算委員會委員
    (1928年8月-)
  • (國民政府)禁煙委員會委員
    (1928年9月-)
  • (國民政府)財政部部長
    (1928年10月-)
  • (國民政府)首都建設委員會委員
    (1929年1月-)
  • (國民政府)黃河水利委員會委員
    (1929年1月-)
  • (國民政府)建設委員會委員
    (1929年1月-)
  • (國民政府)國防會議委員
    (1929年1月-)
  • (國民政府)國軍編遣委員會常務委員
    (1929年1月-)
  • (國民政府)委員
    (1930年1月-)
  • (國民政府)行政院副院長
    (1930年1月-)
  • (國民政府)行政院副院長
    (1932年1月-)
  • (國民政府)財政部部長
    (1932年1月-)
  • (國民政府)中央銀行總裁
    (1932年2月-1933年4月)
  • (國民政府)行政院院長(代理)
    (1933年8月-)
  • 中國銀行董事長
    (1935年4月-)
  • (國民政府)外交部部長
    (1941年12月23日-1945年7月30日)
  • (國民政府)委員
    (1944年-1947年10月)
  • (國民政府)行政院院長
    (1945年5月-1947年3月1日)
  • (國民政府)最高經濟委員會委員長
    (1946年6月-)
  • (國民政府)行政院綏靖區政務委員會主任委員
    (1946年10月-1947年11月)
  • 制憲國民大會代表
    (1946年11月-)
  • 廣東省政府主席
    (1947年9月20日-1949年1月)
  • 廣東省政府委員
    (1947年9月20日-1949年1月)
  • (國民政府)主席廣州行轅主任
    (1947年11月-)
  • 廣州綏靖公署主任
    (1948年8月-1949年)

宋子文英语Tse-ven Soong,简称T. V. Soong,1894年12月4日-1971年4月26日),原籍廣東文昌(今海南文昌),生於上海,父親宋嘉澍美南監理會(今衛理公會)的牧師及富商,孫中山革命支持者。與大姐宋靄齡的丈夫孔祥熙,二姐宋慶齡的丈夫孫中山,妹妹宋美齡的丈夫蔣中正關係都很密切。

廣州十九路軍抗日陣亡將士墳園凱旋門背面的「碧血丹心」由宋子文書。

早年經歷[编辑]

早年於上海聖約翰大學求學,後到美國留學,1915年於哈佛大學經濟學碩士畢業,之後於哥倫比亞大學博士畢業,曾於紐約花旗銀行見習。1917年留美归国,在盛恩颐盛宣怀之子)的汉冶萍公司驻上海总办事处任秘书。1923年赴广东,任孫中山英文秘書。同年4月孫中山在廣州成立中央銀行,宋子文負責籌備條例章程。1924年8月,任廣州中央銀行董事、行長。

中年經歷[编辑]

1925年,兼任廣東国民政府財政部長。

1927年3月,奉武汉国民政府之命赴上海去劝说蒋介石不要分裂,结果被蒋反正。4月,南京國民政府成立時,海關總稅務司一職由易紈士(Edwards)代理。[1]財政部長宋子文對易非常不滿。[1]他訓令易紈士,「自本年(1928年)一月份起,將逐月收支數目,及還本付息數,每項匯兌率並結存各款數,存何銀行,分別列表造冊具報,以憑稽核」[2]。10月25日,國民政府制定《中央銀行條例》19條,規定「中央銀行為特許國家銀行,在國內為最高之金融機關,由國家集資經營之」,並設籌備處於上海。[3]12月1日,其妹宋美龄嫁给蒋介石为妻。

1928年1月,任南京國民政府財政部長,兼任外交、預算、首都建設、黃河水利、國防編遣等委員。財政部得知蕪湖海關籍稅務司賈士(Gards)違背命令,擅放鹽斤,並借故恫嚇封關,宋認為是「蔑視政府,濫用職權」,立即決定撤換賈士,另委西班牙籍馬悌(Macti)繼任。[4]另外訓令其他各關稅務司:「如有不遵政府命令,越權瀆職情事,本部職權所在,決當嚴予懲處,不稍寬縱。」[5] 宋決定在召開全財政會議之前,先行召開全國經濟會議,企圖通過兩會來確立財政體制和制定各項財政經濟政策。[6]6月下旬,全國經濟會議在上海召開。[6]會議主要目的是要研究解決國家財政困難之措施與計劃。[7]因此,宋子文向會議提出財政部之方案,包括限制軍費開支、編制預算、建立強有力中央銀行、取消銀兩制、建立中央造幣廠和裁撤厘金等。[7]會議對宋之方案原則上贊成。[7]宋子文提出之財政部理財計劃,通過全國經濟會議,取得江浙資產階級支持。[7]財政部長宋子文認為:中國極為紊亂的貨幣制度必須加以整理,其整理目標,應從開鑄統一的國幣,嚴禁各種劣幣流通方面著手[8]。他提出應該統一「各省參差之幣制」,整理「濫幣」。[9]會議通過關於整理紙幣與硬幣、廢兩用元之提案。[9]之後召開全國財政會議,通過改革幣制方針,包括「實行改兩為元」、「施行金匯兌本位辦法」。[9]

1928年6、7月間,國民政府宣布與各國本平等互惠原則重訂新約,此後一年間,與各國所改訂之新約以通商條約和關稅自主條約為主。[10]至1930年5月,宋子文與美國日本德國英國等簽訂新關稅條約,收回關稅自主權;並實行稅收改革。

1928年7月上旬,宋在南京召開全國財政會議,主要是全國各省市財政廳長及負責執行財政計劃職責之國家與地方官員參加。[11]宋直接提出解決財政困難之方案,歸結為兩點:一為限制軍費開支,二為編制全國預算。[11]7月25日,宋子文與美國駐華公使馬慕瑞在北京簽訂《中美關稅新約》,美國第一個同意中國關稅自主。[12]

1928年8月,中國國民黨召開二屆五中全會,宋向全會提出《統一財政確定預算整理稅收並實行經濟政策財政政策以樹立財政基礎而利民生建議案》,並說明全國經濟、財政兩會議所通過之計劃。[13]五中全會認為有迅速設立預算委員會之必要,決議應交國民政府即行組織。[13]

1928年10月,宣告關稅自主。[14]10月8日,國民政府修訂《中央銀行條例》為20條,由國民政府撥款2,000萬元。宋子文決定以原上海造幣廠為基礎,改建為中央造幣廠,籌辦開鑄統一國幣。[15]對其餘造幣廠,宋則令嚴加整理,不具備條件者則予以取消[16]。實際上,宋對硬幣整理工作未及開展。[15]他根本主張是對現貨幣制度徹底改革。[15]

1928年11月1日,中央銀行成立,總行設於上海。[3]宋子文任總裁。是年秋天,与张乐怡(1907年生)结婚。

1928年,財政部部長宋子文發行內債15000萬元。[17][18]

1929年1月,任命梅樂和(Maze)為海關總稅務司,取代易紈士。[1]1929年,宋發行內債19800萬元,1930年發行17400萬元。[19]內債主要用於軍政開支。[19]1931年7月23日,宋子文在上海北火车站遇刺脱险。12月,蔣中正下野,宋子文辭職。

1932年1月,復任行政院副院長,財長。8月,汪精衛出國,代任國民政府行政院院長。在上海開辦新造幣廠。[20]

直到1933年,財政部已發行公債140000萬多元。[21]這加深部長宋子文與上海金融家之矛盾,吃力於籌劃公債還本付息和開發財源,因此與蔣介石在軍費及預算問題上激烈衝突,蔣只好讓孔祥熙接替宋子文。[21]

1933年3月1日,中央造幣廠正式開鑄統一標準銀元[22]同日,財政部長宋子文規定3月10日起通用銀元。[22]4月,汪精衛回國,宋停止代行行政院院長,辭去中央銀行總裁,以財長及行政院副院長身份出訪美歐各國。10月,辭去行政院副院長,財長。孔祥熙與蔣介石、宋子文在武漢開會密商,決定對中國銀行交通銀行增資改組,提高中央銀行地位。[23]

1935年3月23日,孔突然宣佈,政府將要對中國銀行與交通銀行實行管制,要求兩行增發股票,要把兩行之控制權交給政府[24]。在向中國銀行與交通銀行強行增資同時,孔宣佈由宋子文接任中國銀行董事長和總經理(後來為拉攏江浙資本集團,宋子文只任董事長,總經理由江浙資本集團之宋漢章擔任)。[25]

宋子文長時期主理的金融財務,有人認為他是代表中國國民黨貪污腐敗的表徵之一。宋子文自負傲慢,與孔祥熙相處不來,一般人都認為宋的財經觀念優於孔,孔只是山西票號出身,對於現代財經沒太大經緯,但孔的處世態度則較為圓滑,為蔣中正所喜。

1936年12月西安事變,飛西安談判。1937年,抗戰爆發後,聯合協調各銀行應付財政。1940年,出使美國尋求援助,獲得租借物資2,500萬美元。1941年12月,任外交部長,長駐美國。1942年,與美國簽署租借協定,獲得美援超過8億美元。同年,與英美等國就取消外國在華等特權簽署新約。

1944年12月任代行政院院長,兼任外交部長。孔祥熙取代宋子文成爲中國銀行董事長。當年宋子文代行政院長時,胡適日記寫道:“報紙登出宋子文代行政院長職務。如此自私自利的小人,任此大事,怎麼得了!”[26]

1945年7月,出席舊金山聯合國制憲會議,宋子文是四位主席之一。8月14日,代表蒋介石签订丧权辱国《中苏友好同盟条约》。8月,日本投降,宋子文奉命出使華盛頓,為爭取美國全面援助游說白宮和國會。美國當時恐懼蘇聯在中國東北加強地位,積極回應宋子文要求。宋子文要求為國軍提供裝備,加以訓練,向中國派遣軍事使團,以及興建兵工廠。結果杜魯門答應向中國派出一個軍事使團,並提供全面軍事援助。宋子文可說不虛此行。[27]1946年3月,出現搶購黃金風潮。

1947年3月,辭去行政院院長一職。1947年9月﹐任廣東省政府主席、廣州行營主任、廣州綏靖公署主任。1949年1月,蔣中正下野,宋子文辭去本兼各職,移居香港。1949年5月,經法國赴美,後長期居於紐約,有“世界首富”之名[28]。這“首富”是被炒作出來的。[29]1949年6月,移居美國紐約,不時往返美國東岸和西岸兩地。

亞洲華爾街日報》認為,1943年時宋子文的資產估計為7000萬美元,投資美國通用汽車杜邦公司,宣稱20世紀1940年代宋子文可能已是全球首富。

晚年經歷[编辑]

1963年2月,宋子文接受蒋介石邀请來台,蒋还对宋说:“我这一辈子跟你做的生意,都是赔本生意!”兩人仍舊話不投機,宋在台湾小住幾天便返美。宋子文在晚年新的生活,每天到紐約中央公园散步,外貌亦比早年判若兩人。

逝世[编辑]

1971年4月25日,宋子文在舊金山與友人共餐,食雞骨卡住氣管而死,終年77歲。[30]宋子文於三藩市鐘斯大道1250號公寓1601室余經鎧(Edward Eu,亦為宋子文之二女婿余經鵬之長兄)家中吃飯時因誤吞雞骨而鯁死。蔣介石送上匾額〈勳猷永念〉,尼克森發唁電,宋藹齡宋美齡皆未出席葬禮儀式。[30]

根据宋子文去世后的遗产分割书,他名下的非固定资产为100万美元,不动产价值约400万美元,这部分财产只是其留在美国的剩余部分,早年其在大陆的财产可能大大高于这个数字(宋子文曾经参与“接收”,同时涉嫌利用货币贬值获利和侵吞外国贷款)。部分學者認為宋子文贪污公帑成为巨富的说法更多是源于政治原因的诽谤[31][29]

評價[编辑]

曾經出版許多如日本天皇寶藏幕後操縱全亞洲引發爭議的亞洲傳奇,多產的美國政治作家默爾·米勒宣稱,在採訪杜魯門總統時,杜魯門大力指控是奸詐可疑的中國人宋子文在計畫偷偷侵吞美國政府的財產,氣得大罵:“他們都是賊,個個都他媽的是賊(They're thieves, every damn one of them)……他們從我們給蔣送去的38億美元中偷去7.5億美元。他們偷了這筆錢,而且將這筆錢投資在巴西聖保羅,以及就在這裡,紐約房地產。”[32]大力攻訐蔣中正質疑美國約定援助中國的美援並沒有依約送到中國,是中國政府失敗貪污跟自己、美國政府毫無關聯。平心而論,宋子文的外交手腕遠比當時的駐美大使胡適高明,胡适的“苦撑待变”政策,对争取美国贷款援助于事无补,宋子文一開始便組織遊說團,即 ChinaLobby,很快就爭取美國一億貸款,但其手法近乎不擇手段,“功利心急,忮求太甚”[33],使美国国务院、军部等单位不胜其扰,造成中美關係不佳,1942年美國特使居里(Lauchlin Currie)訪華訪華時就向蔣介石告狀,“一半來自宋部長與軍部間之摩擦”[34]。蔣介石致胡適和宋子文兩人的電文,宋也不給胡適看,自己單獨回復,讓胡適心生不滿,這也成為抗戰勝利後被北大派口誅筆伐的遠因。

1947年傅斯年在《世紀評論》發表《這個樣子的宋子文非走開不可》[35],全國各地報紙紛紛轉載,列舉了宋子文諸多劣跡:「我真憤慨極了,一如當年我在參政會要與孔祥熙在法院見面一樣,國家吃不消他了,人民吃不消他了,他真該走了,不走一切垮了。」此文被許多人拿來當成宋子文貪污的證據和政治鬥爭的依據,但傅斯年主要是在批評宋子文錯誤混亂的財經政策和惡劣傲慢的用人處事治理作風,抨擊宋子文搞出不少麻煩災難和不好「流言」,應該離職和調查,並沒有直接控指證實宋子文貪污腐敗,重點是在宋子文的官場人際關係惡劣和自大誤事。胡適對他說“子文,你有不少長處,只沒有耐心!”。張發奎曾回憶宋子文習慣享受,在飛機上他自己帶了一張帆布床放在機艙中間,當他的隨員用跪姿呈給他一封電報時,他躺在帆布床上,用腳趾頭接電報。[36]類似例子不勝枚舉,李璜說他這種“大少爺”的生活習慣,“在天空中仍不能改”。[37]

宋子文與張學良是好友,西安事變時,宋子文出面調解有功。張學良晚年評價宋子文說:“宋子文那人的能力並不高,他管財政並不好……宋子文是洋派的,他在財政上並不成功。……他原來是一個匯豐銀行的小職員,他並不知道中國財政是怎麼回事……他這個用人法子完全是外國式的,並不是咱們中國的,他沒人緣,孔(孔祥熙)有人緣。”[38]蒋介石在日记中也经常骂宋子文狂妄自大。1948年蒋介石的政權亟亟可危,日记中明白表示任用宋子文“追悔莫及”。

吳景平認為,蔣介石在南京之所以能與武漢對峙,同時軍事上與北洋軍閥抗衡並最後得勝,宋子文功勞最為關鍵。[39]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中華民國史》第八卷,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第710頁
  2. ^ 宋子文:《財政部1928年11月份工作報告》,刊吳景平:《宋子文評傳》,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1992年,第108頁
  3. ^ 3.0 3.1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周天度、鄭則民、齊福霖、李義彬等著,《中華民國史》第八卷,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第735頁
  4. ^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中華民國史》第八卷,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第709頁
  5. ^ 《國民政府財政公報》第六期,第34頁
  6. ^ 6.0 6.1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中華民國史》第八卷,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第697頁
  7. ^ 7.0 7.1 7.2 7.3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中華民國史》第八卷,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第698頁
  8. ^ 宋子文:《國民政府財政部最近三個月報告書》,刊吳景平:《宋子文評傳》,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1992年,第131頁
  9. ^ 9.0 9.1 9.2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周天度、鄭則民、齊福霖、李義彬等著,《中華民國史》第八卷,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第747頁
  10. ^ 張玉法著,《中華民國史稿》修訂版,台北:聯經出版,2001年7月第二版,第198頁
  11. ^ 11.0 11.1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中華民國史》第八卷,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第699頁
  12. ^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周天度、鄭則民、齊福霖、李義彬等著,《中華民國史》第八卷,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第713頁
  13. ^ 13.0 13.1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中華民國史》第八卷,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第700頁
  14. ^ 陳布雷等編著:《蔣介石先生年表》,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78年6月1日,第17頁
  15. ^ 15.0 15.1 15.2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周天度、鄭則民、齊福霖、李義彬等著,《中華民國史》第八卷,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第750頁
  16. ^ 吳景平:《宋子文評傳》,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1992年,第134頁
  17. ^ 千家駒:《舊中國公債史資料》,北京:中華書局,1984年
  18. ^ 吳景平:《宋子文評傳》,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1992年
  19. ^ 19.0 19.1 郭岱君:〈蔣介石在國民黨之崛起(1925-1928)〉,刊呂芳上主編:《論民國時期領導精英》,香港:商務印書館,2009年12月,第94頁
  20.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E5.8A.8D.E6.A9.8B.E6.B0.91.E5.9C.8B.E5.8F.B2.E4.B8.8A.EF.BC.8C.E7.AC.AC916.E9.A0.81的引用提供文字
  21.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E6.B0.91.E5.9C.8B.E5.8F.B2.E7.AC.AC.E5.85.AB.E5.8D.B7.EF.BC.8C.E7.AC.AC737.E9.A0.81的引用提供文字
  22. ^ 22.0 22.1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周天度、鄭則民、齊福霖、李義彬等著,《中華民國史》第八卷,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第756頁
  23. ^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周天度、鄭則民、齊福霖、李義彬等著,《中華民國史》第八卷,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第737-738頁
  24. ^ 小科布爾:〈上海資本家與國民政府(1927-1937)〉,刊小科布爾:《江浙財閥與國民政府》,蔡靜儀譯,天津:南開大學出版社,1987年,第217頁
  25. ^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周天度、鄭則民、齊福霖、李義彬等著,《中華民國史》第八卷,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第739頁
  26. ^ 《胡適日記》,1944年12月4日
  27. ^ Odd Arne Westad(文立安)著、陳之宏等譯:《冷戰與革命:蘇美衝突與中國內戰的起源》(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2),第113-114頁
  28. ^ 《中國十外交家》,石源華主編,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年出版
  29. ^ 29.0 29.1 記者/劉永峰. 宋子文:一個被炒作出來的“首富”. 人民網. 2013年7月16日09:34. 
  30. ^ 30.0 30.1 林博文著,《張學良、宋子文檔案大揭秘》,台北:時報文化,2007年12月,第20頁,ISBN 9789571347721
  31. ^ 出身于最不平凡的家庭 宋子文到底拥有多少资产 - 网易
  32. ^ 《Madame Chiang Kai-shek, a Power in Husband's China and Abroad, Dies at 105》,《紐約時報》,2003年10月25日
  33. ^ 熊式輝:《海桑集》,336頁
  34. ^ 《戰時外交》,第72頁
  35. ^ s:這個樣子的宋子文非走開不可
  36. ^ 《張發奎口述自傳》
  37. ^ 李璜:《學鈍室回憶錄》
  38. ^ 林博文:《張學良、宋子文檔案大揭秘》
  39. ^ 吳景平:〈宋子文政壇浮沉錄〉,刊《傳記文學》第61卷第5期,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92年1月,第37頁

外部連結[编辑]


官衔
 中華民國行政院
前任:
譚延闓
行政院院長(代理)
1930年9月25日—1930年11月18日
繼任:
蔣中正
前任:
汪兆銘
行政院院長(代理)
1932年8月25日—1933年3月17日
繼任:
孔祥熙
前任:
蔣中正
外交部部長
1942年10月30日—1945年7月30日
繼任:
王世杰
前任:
蔣中正
行政院院長
1944年12月4日—1945年6月4日(代理)

1945年6月4日—1947年3月1日(真除)

繼任:
蔣中正(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