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交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賣淫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援助交際性交

性交易是一種以金錢換取性交口交或者手交等與性器官接觸或者具備性意涵的服務。提供性服務的行業稱為賣淫性工作者/賣性者依其性別,稱為妓女或者男妓;以金錢換取性服務的行為俗稱買春嫖妓,進行者俗稱為嫖客,嫖客以男性居多。此外,也存在著援助交際等非組織性的性交易型態,目前賣性者高達90%為女性

形式[编辑]

應召[编辑]

『老鴇』(The Procuress), Dirck van Baburen繪於1622年

結合娛樂休閒[编辑]

結合影視媒體[编辑]

援助交際[编辑]

性交易合法化的正反見解[编辑]

贊成合法化[编辑]

包括日日春等團體,認為性交易應賦予合法地位,並與以適當規範,包括遵守安全性行為、接受健康檢查的義務、不得公開拉客、限制開業的地點(如不得開在距學校若干距離以內)、未成年者不得從事性交易等。其理由如下:[1]

  • 現今社會重視個人自由,因此若不侵犯他人,就有權不受到限制及干擾,以具備強制力的法律限制或禁止,更要遵守比例原則與最小侵害原則。
  • 性交易均為成年人私人間合意的行為,且不侵害第三人的權益,因此不應受到法律限制或禁止。[2]
  • 現今社會保障多元價值觀,一樣米養百樣人,不同人有不同的生活方式,性交易自然也是一種價值觀,應在不侵犯他人的基礎下獲得最大尊重。
  • 對性工作者與嫖客來說(無論男女),買春、賣春就是個工作與消費而已,與用餐、購物、按摩等商業並無兩樣。
  • 性交易為身體自主權的一種體現,性別平等是尊重個人的性自主權與性傾向,而不是壓抑性活動。[來源請求]
  • 性工作者是出賣自已的身體做為勞動力,做為商品,來換取報酬與金錢,沒有貪污,沒有腐敗,沒有損人利己,比起出賣他人的勞力,出賣他人的商品,來給自己換取報酬與金錢,如貪污、圖利財團、恣意拆遷、掏空公司等,更具道德正當性。 [3]
  • 人類作為有性生物,自有性需求,提供合法的管道去紓解(滿足)是必要的,如大禹治水,疏導勝於壓抑,历史上卖淫嫖娼屡遭严禁,然而禁而不止,還會衍生嚴重副作用,現在網路發達,要尋找相關資訊並不難,如「外約」、「茶莊」等資訊如洪流般四處淹沒,即為明顯的例子。
  • 性工作者未必就是社會弱勢,也與社會結構壓迫無關,也有許多性工作者是基於自身對於物欲或是收入的追求而從事,而現在網路發達,要自己從事性工作,利用網路媒合雙方,個體性工作者要不受到皮條客的剝削並不困難,妓院、拉皮條的、老鴇並非性交易的全部。
  • 利用網路預約、在公寓或賓館進行性交易,還比在妓院和紅燈區可能更令人安心及隱密,更能確保性交易當事人的安全,資訊更完整,還能過濾紀錄不良的嫖客與性工作者,在預約前調查背景和健康狀況。
  • 性交易合法化有利於實施各種健康檢查與宣導安全性行為,以防止性病的传播,而從事性交易,與其他事物一樣,必然存在著各式各樣的風險,而這是當事人必須自行衡量的,合法化是提供一個基本保障。[4]
  • 提供弱勢人士營生的一種重要管道,甚至是唯一的謀生來源,若無此工作就有可能餓死,或是被逼得以更嚴重的非法手段(包括偷竊、搶劫、詐騙、販毒等)以求得溫飽。
  • 成年男女間的合意性交並未為法所禁止,性交易頂多是多了對價關係,一方付錢,一方賣性。[來源請求]
  • 性服务确有社会需求,尤其是單身、身心障礙、或其他無法經由"婚姻"與"家庭"等正規體制滿足的性需求,且不侵害他人權益。
  • 家庭和婚姻制度並不能用禁止性交易的方式維持,性交易本質為一種社會活動,家庭和婚姻制度來自於成員間的用心經營,與從事性交易與否並無必然關聯,反而是不顧家、不尊重與控制對方、實行家庭暴力,更是家庭和婚姻的殺手。
  • 可向性服务征税,以扩大政府收入。
  • 性交易与吸毒、黑社会人口販運等犯罪共生的现象、性工作者的弱势地位及其受到的经济盘剥、白嫖、洗劫,並非性產業的必然現象。反而是由政府對性服务业之禁制,強化了這些負面現象。
  • 黑道勢力介入掌控與控制娼妓、人口販運是因為性交易被禁止,而導致嫖客與性工作者需要尋求私人保障,或形成黑市,見不得光、難以監督。[來源請求]
  • 勞動市場也有人口販運之問題,性交易與人口販運並無相當因果關係,政府應防止的是人口販運、奴役和雛妓,而不是性交易本身。[來源請求]
  • 採取"罰嫖不罰娼",不會讓侵犯性工作者的現象減少,相反的,會讓性工作者為做生意而草率衡量風險,且無法解決弱勢性工作者的經濟等困境。[5][來源請求]
  • 性交易中衍生暴力、毒品與人口販運等犯罪,並非娼妓的職業本質,如同醫療業也有庸醫、餐飲業也有黑心食品、勞動市場的無限制免費加班等,合法化也能像其他產業般,訂定規範性產業的運作的規則。[來源請求]
  • 性工作者的權益受到保障,犯罪现象(包含人口販賣)将减少,個體性工作者的出現,尋求黑道保護的必要性就能降低,甚至消失,黑道的超額利潤也會降低甚至消失,免除藉機遭到剝削的風險,而利用網路媒合雙方,讓個體性工作者從業更加容易。[來源請求]
  • 賣性者是迫使於經濟因素的說法可以成立,那許多社會地位低落的職業(如:清潔工、建築工人、礦工),也就不應存在,要讓賣性者轉業,利用職業訓練、輔導就業或其他教育方式,以提升其工作能力及經濟狀況,使無須再以性交易為謀生手段才是適當的方法,而且與性交易合法化可以並行不悖。
  • 改善性工作者的社會地位和生存狀況,與其他產業的勞工同受合理的保障。
  • 從事性工作不等於拋棄人格尊嚴,更不是當成性客體,讓人羞辱、褻玩、花錢當大爺,若遇到暴力、白嫖、羞辱、脅迫、被強行要求從事危險性行為等,也能得到合理的保障。
  • 提供性服务者亦有男性,因而性服务并不意味男性中心,性消費者中也有女性,女性也是有性需求的。
  • 利於減少或消滅性侵害或性騷擾犯罪的發生,這是侵犯他人性自主的行為,性交易合法化的目的,是要提供滿足性慾的合法管道,紓解性需求。
  • 性交易與容易危及生命的人體器官買賣,仍有一定程度的差別,性交易為個人性自主權的行使,而人體器官買賣合法化的呼聲也是有,性交易僅需以合理的代價注意安全,即可避免意外懷孕、染上性病等通常風險。
  • 取締性交易所造成的貪污問題,及取締性交易本身造成的基本人權(包括自由、隱私、財產、名譽等)等侵犯,其危害甚至比性交易本身還要嚴重,更嚴重的是,禁止性交易往往還會造成官員收賄包庇性交易、白嫖、藉職權向性交易當事人索取不正利益等嚴重弊端。[來源請求]
  • 任何職業均有其風險,性工作者在工作上染性病跟科技工程師做到過勞死、通勤中出車禍、染上職業病等,並沒有什麼差別。[來源請求]
  • 賣淫合法化並不必然杜絕雛妓、人口販運出現,但若成人性交易合法,供給大增而從事人口販運就變得的不划算,至於兒童(雛妓),媒介、操控、與之性交易(其實已經是性剝削)自屬違法,嚴懲此類行為與成人性產業合法化並不矛盾,[來源請求]
  • 性交易與尊重他人或尊重異性的觀念並不衝突,蓋性交易為雙方同意、自主平等的商業活動,而強迫他人買賣實質上就是一種財產權侵犯的行為,屬於性侵害。
  • 性交易是合意以對價使用他人的性自主權與工作權,個人有決定如何使用自己的身體的自由,與本質為不自由的奴隸、容易侵害生命與人格尊嚴的人體器官買賣完全不同。[來源請求]
  • 社會文明不是與主流價值觀相同的人的基本權利得到了應有的保障,而是那些與主流價值觀不一致的人的基本權利得到了應有的保障[來源請求]
  • 讓性工作者在制度下無路可走,只是將性交易趕到死角,無助解決問題;一旦導致非法性交易四處流竄,反可能衍生更嚴重的疾病與治安問題。
  • 合法化讓侵犯性工作者的權益的行為容易被發現、阻止,包括嫖客娼妓使用暴力,不遵守安全性行為,白嫖等。[來源請求]
  • 政府應該打擊的真正暴行是奴役、人口販運和兒童賣淫等侵犯他人的行為,性交易合法化自可把執法資源集中用於這些用途。[來源請求]
  • 性工作者未必是要賣性,不必然牽涉性行為,而許多男性想要尋芳,主要還是要找回如初戀般美好的感受,透過如家人好友般親密的接觸、陪伴、相處、聊天、療癒內心的孤寂,性工作者也兼具心理治療師的角色。[來源請求]

北歐模式(罰嫖不罰娼)[编辑]

瑞典挪威冰島北愛爾蘭加拿大等國所採用的方式,愛爾蘭已在立法,芬蘭荷蘭羅馬尼亞愛爾蘭丹麥比利時等國則考慮採用此模式。勵馨基金會也有類似的提議。[6]

註:法國的相關提案在2014年7月已經被法國參議院否決。

除了不處罰弱勢賣性者,處罰嫖客同時也處罰從中獲利的仲介老闆,意見如下:

  • 賣性者是迫於經濟因素別無選擇,供嫖客以貨幣滿足自身的性需求,並被皮條客剝削經濟所得。
  • 賣性者是社會結構下的受害者,自然無需承擔道德責難與法律責任,但壓迫賣性者的嫖客與皮條客並不具有正當性。[7]
  • 性交易確實提供弱勢人士營生的一種管道,但這是結構性邪惡的壓迫所造成,社會(包括政府與人民)應該透過良好的轉業機制、社會福利與救助與社會改造,真正的幫助弱勢者。[8]
  • 卡債族大多不是過度消費,台灣85%以上的卡債族是因為貧窮、緊急等壓迫,需要生活或周轉,而陷入了銀行所制定的剝削借貸遊戲,成了待宰之羊,甚而滑落更底層,難以翻身。賣性者淪入性產業也是暴力的社會結構壓迫,匱乏之下的選擇,要協助她(他)們不是設置色情專區,也不是讓性交易合法化。
  • 不能以許多社會地位低落的職業(如:清潔工、建築工人、礦工)的存在,當成性產業可以存在的藉口,其他職業的問題也應該一起解決,而在社會福利與救助體系、職業訓練就業輔導體系、教育體系、醫療照護體系的失能,交錯家庭支持系統的不健全,與全球化資本主義的橫行,在賣性者的尊嚴未獲得普遍提昇前,賣淫制度只是一種嚴重的大規模性剝削。[來源請求]
  • 性交易的需求者,幾乎都是男性,而且大多不是因為性需求才去嫖的。更多的嫖客是中上階層的男性,他們大部分是因為娛樂、應酬的需要,而去歡場找樂子,進而進行性交易。黃淑玲教授的研究更指出,男人走訪色情行業是基於一種社會認可的心態,性交易所出售的絕非單純的性服務,而是包含著羞辱、褻玩、花錢當大爺的心態,而賣性者自然就是被害人。[9]
  • 性交易是建立在羞辱、褻玩、花錢當大爺等將他人當性客體發洩,而不尊重他人人格的價值觀。現代社會固然不以法律禁止自殺、自殘與自我羞辱(如無故在公共場所打自己耳光、或是對人下跪等),但若真發現這種狀況,也會極力阻止,另外,許多文明社會也禁止虐待動物
  • 避免貪污和警察/皮條剝削的方式並非消極地不予取締非法性交易,這形同將體制的腐敗轉變成社會結構性邪惡的壓迫,使賣性者繼續遭受剝削。
  • 雖說所有職業皆有風險,但性交易肯定不是如同其他的一種工作。許多嫖客往往對娼妓使用暴力、羞辱、褻玩、花錢當大爺,導致娼妓健康受損並有高死亡率從娼女人女孩死亡率是平均值的40倍。沒有任何一群職業生活處境的女性有如妓女般高的死亡率[來源請求]
  • 設置性專區,大眾會擔心內部會充斥著竊盜、毒品交易等非法行為,黑道勢力也會介入掌控,屆時黑社會以合法名義,非法控制娼妓,肆無忌憚地逼迫更多社會弱勢婦女投入此項行業,並影響性交易專區附近社區的治安與生活品質。[10]
  • 透過金錢交易性行為性別平等以及階級平等背道而馳。對於詮釋仍停留於男性中心/男性特權以及階級主義所塑造出來的標準,無法真正達成性別平等階級平等[來源請求]
  • 賣性者本身多為弱勢者不應承擔道德壓力或社會與論譴責,更不必受到法律制裁,如同性暴力受害者一般。而社會該做的是協助他們脫離結構暴力,而非純粹的去汙名或正當化結構暴力。[來源請求]
  • 社會必須尊重賣性者,給予他們平等的地位以及實質的協助,而非懲罰、羞辱他們,也不是消極合法化。[來源請求][11]
  • 多半從事性產業者並非出於自由,而是經濟弱勢或社會歧視導致就業不易,不處罰弱勢的賣性者的共識下,嫖客應自負社會成本,嚴懲性交易獲利的第三者,以杜絕皮條客與仲介剝削賣性者,並提出友善婦女、移民少數族群跨性別者弱勢族群等之福利及就業政策,對已從娼者,應有多元協助。[12]
  • 人權方面看,雖然人有使用自己身體權利,但把他人的身體當作商品是剝削他人尊嚴的行為,正如有人自殺亦要禁止協助自殺、有人自願販賣器官亦要禁止人體器官買賣一樣。[來源請求]
  • 社會文明下的價值觀是可以透過改造的,若是賣淫制度、性暴力等行為被視作人們情慾展現的必要條件,不試圖去思考改變社會問題,那便只是容忍暴力罷了,並非尊重多元價值觀。[來源請求]
  • 賣淫制度存在的一天,階級就不會消失,因為嫖娼本身就是一種性的階級,既然要消除階級下的貧窮問題,又為何支持階級的存在?[來源請求]
  • 父權資本主義的社會結構讓弱勢者在制度下無路可走,因此不得不以賣淫維生無路可走,輔導轉業機制與社會改造可以有效改善此問題。[來源請求]
  • 合法化無法消除讓侵犯賣性者的權益的行為,包括嫖客娼妓使用暴力,不遵守安全性行為,白嫖等,若透過制度改造,暴力也就會隨之消失。[來源請求]
  • 政府應該打擊奴役、人口販運和兒童賣淫等與賣淫制度共生的侵害行為,若賣淫制度存在的一天,這些資源消耗就無可避免。[來源請求]
  • 如果嫖妓未必是要買性,那當男性想要親密的接觸、陪伴、聊天、療癒內心的孤寂,應該尋求項心理諮商師、性治療師,或是有完善的陪伴管道而非買春。[來源請求]
  • 性交易與一般合意性行為不同,受到資本主義與消費文化影響,並且陷入市場機制,違反性自由[來源請求]

反對合法化[编辑]

卖淫(性交易)在不少國家社會受到严厉禁止,其原因是多样的,各種反對賦予性交易合法地位的意見包括:

  • 会产生不良的社会后果危害社会稳定,包括破坏婚姻家庭,传播性病等。
  • 经常与吸毒、黑社会等犯罪现象共生。
  • 影响社会风气、违背社会道德。
  • 影响青少年身心发展。
  • 不論非法與合法,性服務者都有機會感染傳染病(尤其愛滋病),並會傳播給別人。
  • 賣淫禁之不絕並非合法化的理由,因為絕大部份被禁止的行為都不能在社會上完全禁絕。更有可能進一步瓦解已經日趨薄弱的家庭和婚姻制度。
  • 性服務為負向生產力的產業,合法化所帶來的社會成本未必可以被其帶來的收入所抵銷。亦有可能鼓勵有能力或有機會從事正當職業的人去賣淫,削弱正向生產力,甚至有年青人去援交
  • 政府帶頭開放性服務業,變相鼓勵性交易,對道德教育造成阻力,年輕人難以建立尊重他人或尊重異性的觀念,容易把物化他人視為正常行為。

在世界各地的社會及法律地位[编辑]

世界各国法律对卖淫的管理条例分类:
  性交易受到一定管制但合法
  提供性服务(以获取金钱为目的的性行为)是合法的,但是有组织地进行如妓院、拉皮条等是非法的,个人性交易不受到管制
  法律规定禁止进行性交易
  没有资料

歐洲[编辑]

伦敦一座公用电话亭内貼滿应召站的电话号码

希腊[编辑]

性交易合法。

荷蘭[编辑]

荷兰性服务业合法化后,一开始并没有出现人们所担心的离婚率犯罪率上升的现象,常为性服务业合法化倡导者所提及。并于2000年10月1日正式承认妓院合法化。但目前已经出现黑道势力其中扩张的情形,贩毒或买卖人口等问题日益严重。因此,荷兰已开考慮採用北歐模式。

德國[编辑]

德国法律于2002年元旦起允许性交易。[13]

奥地利[编辑]

性交易合法。

匈牙利[编辑]

性交易合法。

拉脱维亚[编辑]

性交易合法。

瑞典[编辑]

採用北歐模式。

挪威[编辑]

採用北歐模式。

冰島[编辑]

採用北歐模式。

北愛爾蘭[编辑]

採用北歐模式。

美洲[编辑]

加拿大[编辑]

採用北歐模式。

美国[编辑]

内华达州性交易是合法的。

墨西哥[编辑]

性交易合法。

委内瑞拉[编辑]

性交易合法。

哥伦比亚[编辑]

性交易合法。

亞洲[编辑]

中国[编辑]

在1949年中国共产党占领大陆各地后不久,中共政府就着手进行一系列行动,据称[谁?]旨在1960年代初在中国大陆根除性交易业;但於改革開放後,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所嚴禁的「」及營利性陪侍死灰復燃,各地酒店宾馆KTV普遍存在色情服务或陪侍現象,其中不少有地方政府中的人暗中支持。

香港[编辑]

香港有協議的性交易(「一樓一鳳」)並不違法。

台湾[编辑]

原為「罰娼不罰嫖」,2009年11月6日公布之大法官釋字第666號解釋宣告[14],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0條第1項第1款,關於「罰娼不罰嫖」的規定,因違反憲法平等原則而違憲,而大法官並宣告二年之定期失效期間,於此期間屆滿前(2011年11月4日),立法院通過修法,社會秩序維護法修正後改為在「性交易專區內娼嫖不罰、專區外娼嫖皆罰」(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0條、第91-1條參照),但目前尚未有專區之設立,各地方政府因考慮民意而不欲設立。故目前為全面娼嫖皆罰之狀態

交易關係中意圖得利者
  • 原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0條第1項,有左列各款行為之一者,處三日以下拘留或新臺幣三萬元以下罰鍰:
    • 第1款:「意圖得利與人姦、宿者。處三日以下拘留或新臺幣三萬元以下罰鍰。」
    • 第2款:「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意圖賣淫或媒合賣淫而拉客者。」
  • 因應大法官釋字第666號解釋之違憲宣告,2011年11月4日修正原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0條:有下列各款行為之一者,處新臺幣三萬元以下罰鍰:
    • 第1款:「從事性交易。但符合第九十一條之一第一項至第三項之自治條例規定者,不適用之。」
    • 第2款:「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意圖與人性交易而拉客。」
  • 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29條:「以廣告物、出版品、廣播、電視、電子訊號、電腦網路或其他媒體,散布、播送或刊登足以引誘、媒介、暗示或其他促使人為性交易之訊息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台幣一百萬元以下罰金。」
性交易關係中支付對價者(嫖客)
  • 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
    • 第22條第1項:「未滿十六歲之人為性交易者,依刑法規定處罰之。」
    • 第22條第2項:「十八歲以上之人與十六歲以上未滿十八歲之人為性交易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新台幣十萬元以下罰金。」
    • 第29條:「以廣告物、出版品、廣播、電視、電子訊號、電腦網路或其他媒體,散布、播送或刊登足以引誘、媒介、暗示或其他促使人為性交易之訊息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台幣一百萬元以下罰金。」
交易關係中之第三者(皮條客、老鴇)
  • 刑法
    • 第231條第1項:「意圖使男女與他人為性交或猥褻之行為,而引誘、容留或媒介以營利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十萬元以下罰金。以詐術犯之者,亦同。」
    • 第231條之1第1項:「意圖營利,以強暴、迫、恐嚇、監控、藥劑、催眠術或其他違反本人意願之方法使男女與他人為性交或猥褻之行為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三十萬元以下罰金。」
    • 第233條第1項:「意圖使未滿十六歲之男女與他人為性交或猥褻之行為,而引誘、容留或媒介之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千元以下罰金。以詐術犯之者,亦同。」(意圖營利為本條第2項之加重要件)
  • 社會秩序維法
    • 第80條第1項第2款:「有左列各款行為之一者,處三日以下拘留或新臺幣三萬元以下罰鍰:…二、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意圖賣淫或媒合賣淫而拉客者。」
    • 第81條:「媒合暗娼賣淫者,處三日以下拘留或新臺幣三萬元以下罰鍰。」
  • 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
    • 第23條:「引誘、容留、媒介、協助、或以他法,使未滿十八歲之人為性交易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百萬元以下罰金。」(意圖營利為本條第2項之加重要件)
    • 第24條第1項:「以強暴、脅迫、藥劑、詐術、催眠術或其他違反本人意願之方法,使未滿十八歲之人為性交易者,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二百萬元以下罰金。」(意圖營利為本條第2項之加重要件)
    • 第25條:「意圖使未滿十八歲之人為性交易,而買賣、質押或以他法,為他人人身之交付或收受者,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應併科新臺幣七百萬元以下罰金。」
    • 第29條:「以廣告物、出版品、廣播、電視、電子訊號、電腦網路或其他媒體,散布、播送或刊登足以引誘、媒介、暗示或其他促使人為性交易之訊息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台幣一百萬元以下罰金。」
  • 檢肅流氓條例,第2條:「本條例所稱流氓,為年滿十八歲以上之人,有左列情形之一,足以破壞社會秩序者,由直轄市警察分局﹑縣 (市) 警察局提出具體事證,會同其他有關治安單位審查後,報經其直屬上級警察機關複審認定之:……。四 經營、操縱職業性賭場,私設娼館,引誘或強逼良家婦女為娼,為賭場、娼館之保鏢或恃強為人逼討債務者。」
娼館

都市計畫法台灣省施行細則,第16條第11款:「住宅區為保護居住環境而劃定,不得為左列建築物及土地之使用:…舞廳 (場) 、酒家、酒吧 (廊) 、特種咖啡茶室、浴室、妓女戶或其他類似之營業場所。」

各地政府的公娼管理
  • 臺北市公娼管理辦法(2001年03月27日廢止)
  • 高雄市管理娼妓辦法
  • 臺灣省各縣市管理娼妓辦法(2002年10月1日廢止)
  • 臺中市娼妓管理自治條例(2012年12月6日廢止)

日本[编辑]

韩国[编辑]

性交易在韩国现在属于违法,但是查处并不严格。

孟加拉[编辑]

孟加拉最高法院于2000年3月裁定性交易合法,成为伊斯兰国家中少数几个允许性交易的国家之一。

土耳其[编辑]

性交易合法。

黎巴嫩[编辑]

性交易合法。

印尼[编辑]

印尼东爪哇泗水市的多莉巷是东南亚规模最大的红灯区之一。[15]

大洋洲[编辑]

澳大利亚[编辑]

东部的几大州性交易合法。

新西兰[编辑]

性交易合法。

非洲[编辑]

突尼斯[编辑]

性交易合法。

塞内加尔[编辑]

性交易合法。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