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骚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性犯罪
性暴力的形式
對兒童的商業性剝削
兒童色情 · 雛妓
綁架新娘 · 誘拐 (兒童)
賣性者 · 操控性工作者 · 逼良為娼 · 性奴隸
性侵犯 · 性剝削 · 性虐待 (兒童英语Child sexual abuse)
强奸 (企圖 · 約會 · 婚內
监狱 · 战争 · 矯正性)
性騷擾 · 割禮
社會學理論
強姦的社會生物學理論
強姦動機 · 責備受害人
厭女症 · 厭男症 · 恐同症 · 恐女同症
 · 恐雙症 · 恐跨症 · 厭跨女症
影響與後果 · 侵略
強暴創傷症候群 · 強暴文化
Portals: 法律 · 刑法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非禮猥褻

性騷擾英語sexual harassment)指以帶性暗示言語或動作針對被騷擾對象,強迫受害者配合,这会引起對方的不悅感。如出于玩笑或者其他善良动机而实施抚摸、搂抱、亲吻等较为普遍的行为是对人友好,其本身不具违法性而无法律介入之必要[1]。通常是加害者肢體碰觸受害者性別特徵部位,妨礙受害者行為自由並引發受害者抗拒反應,意圖前述之行為而尚未行動或騷擾未遂也是性騷擾。[2]

性騷擾分為一次傷害與二次傷害,一次傷害為單方面求歡,二次傷害包括求歡不成惡意中傷,造成受害當事人精神受創,人際關係受阻,職場地位受歧視待遇。

在很多國家,性騷擾是一種不法的行為,屬於告訴乃論。常見於職場性騷擾,例如上司對下屬性騷擾,同事性騷擾。

受性騷擾迫害的受害者也有可能為保全人際關係,強忍不悅感,不做反抗,釋放錯誤訊息,導致加害者得寸進尺。 感受到性騷擾時,當下表態制止騷擾行為,釋放正確訊息,才是明智之舉。

词源和历史[编辑]

性骚扰概念的现代化理解比较新,可追溯至20世纪70年代,尽管其他有关概念早已在许多文化中存在。“性骚扰”的术语被用在1973年玛丽·罗向时任麻省理工学院主席和总管撰写的关于各种性别问题的报告《土星环》(Saturn's Rings)中[3]。罗曾表示,她相信自己不是第一次用这个词,因为70年代初马萨诸塞州的妇女团体已讨论到性骚扰,但MIT可能是第一个讨论到该话题并制定相关政策和程序的大型组织(麻省理工学院学术委员会)。麻省理工当时也承认针对女性肤色和种族的骚扰,会造成种族和性方面的伤害。麻省主席表示,骚扰(和偏袒)跟大学的任务对立,没人能够容忍。

在《我们的时代:一场革命的回忆录》(1999)一书中,记者苏珊·布朗米尔援引1975年认为他们创造了性骚扰一词的康奈尔活动家:“我们八个人坐在办公室里......为创作为我们发声的海报的献言献策。我们想到了‘性恐吓’、‘性胁迫’、‘工作上的性剥削’等词。这些称谓似乎都不恰当。我们想要的东西,要涉猎微妙和非微妙持续性行为的整个范围。有人想到了‘骚扰’。‘性骚扰!’瞬间,我们同意了,就是它了[4]。”

这几位活动家,林·法利、苏珊·迈尔和Karen Sauvigne,组建了妇女工作协会,以及1976年由Freada Klein、Lynn Wehril和伊丽莎白·科恩-斯顿茨组建的反对性胁迫联盟,都是1970年代末期把性骚扰带到公众视线的先锋组织。

尽管这个词还不是很多人知道,直至1990年代安妮塔·希尔目击并指证美国最高法院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5]。由于希尔1991年的作证,美国和加拿大的性骚扰案件数量增加58%,并在稳步攀升[5]

局面[编辑]

性骚扰可能会出现在各种环境当中 - 在职场、工厂、学院、好莱坞、音乐界等。[6][7][8][9][10][11][12]在通常情况下(但非必然),侵犯者是富有权势的一方,是受害人的上司(因年龄、社会地位、政治权势、教育或劳资关系);或希望用这种方式来获取晋升等权势。性骚扰关系的形式包括:

  • 侵犯者可能是任何人,例如客户、同事、家长或合法监护人、教师或教授、学生、朋友或陌生人。
  • 受害人不一定是被骚扰的当事人,也可能是这种行为的目击者,感到这种行为十分令人厌恶。
  • 骚扰地点可能出现在学校、大学、职场或其它地方。
  • 骚扰行为不一定有目击证人。
  • 侵犯者可能对自己的行为的侵犯性质毫不知情,可能对自己已经触犯法律毫不知情。[13]
  • 有时,被骚扰的当事人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受到了侵犯。
  • 侵犯行为有时只发生了一次,有时却是反复出现的。
  • 对受害人的负面影响包括各种压力和退出社交、睡眠或饮食紊乱、损害身心健康等。
  • 受害人和侵犯者可能是任意性别。
  • 侵犯者不一定是异性。
  • 有时,行为发生时,侵犯者自以为他们表明了态度,但是事实上人们对此产生了误解。误解可能是合理的,也可能是不合理的。一个不合理的例子是,某一富有成见的女性认为她不明白男士要求停止行为的明确表态。[14]

在互联网时代,社会交往,包括性骚扰在网络里出现次数增加,例如在游戏中出现的性骚扰。

各种行为[编辑]

预防[编辑]

性骚扰和侵犯可以在中学[15]大学,[16][17]和职场通过教育来进行预防。[18]至少,联谊会针对男生的项目会产生“可持续性行为改变”。[16][19]

美国有很多男女生联谊会在成员下保证书的过程中采取措施预防欺辱行为(常常包括性骚扰。很多希腊社团和全美大学都有反欺辱政策,对某些欺辱行为进行明确定义,并提供了预防性措施。[20]

影响[编辑]

应对[编辑]

性骚扰,顾名思义,不需要也不能被容忍。然而,常常有大量有效途径冒犯和伤害到人们所克服的心理影响,遗留或是返回到社会,重新获得私人关系中的健康感情,就当他们受到外界关系的伤害,重获社会认可,恢复教育、工作等环境下集中注意力和制造力的能力时。这可能需要压力管理和治疗、认知行为疗法[21]和朋友家人的支持等等。

建议及时咨询法律和心理,自我治疗可能无法释放压力或消除创伤,轻率地报告给当局可能不会有预期的效果,可以忽略不计,还会进一步伤害到受害者。

女性反抗性骚扰行为的研究[编辑]

1991年K.R.扬特做出一项研究,发现女矿工开发出三种主要对策处理工作中的性骚扰:“小姐”、“调情”和“假小子”。老年妇女工人是典型的“小姐”类,她们倾向于脱离男性,跟他们保持距离,使用脏话回避,避免出现任何可能被解释为暗示的行为。她们也往往强调外表和身为女人的风度。“小姐”的后果是很少诱惑、挑逗和性骚扰,但他们会接受极富盛名的工资低的工作[22]

年轻单身女性最为常见的是“调情”。作为一种防御机制,她们谎称自己成为性评论的目标时受宠若惊。为此,她们成了被视为“女性刻板印象的实施案例,尤其是缺乏权力,开发工作技能、建立身为矿工的社会和自我认同感的机会最少[22]

“假小子”指比“调情”要大的单身女性。她们试图把自己从女性的刻板印象中分开,专注于煤矿工人的地位,试图变得“厚脸皮”。她们用幽默、回击、对自己的性谈论或是交换回应骚扰。因此,她们往往被视为违反了性双重标准的荡妇或性滥交妇女,被男性骚扰的机会愈演愈烈。目前尚未清楚假小子策略是否会导致更好或更坏的工作任务[22]

该研究的结果可能是用于其他工作环境,包括工厂、餐厅、写字楼和大学。结论是,个人应对性骚扰策略不太起作用,可能会对职场带来无法预料的不良后果,甚至可能增加性骚扰的风险。不管妇女们如何应付性骚扰,似乎都处在进退两难的局面[22]

对受害人的常见影响[编辑]

抗议后的报复与迫害[编辑]

对受害人的报复和迫害司空见惯,特别是针对敢于说实话的人。受害人如果发言指责性骚扰,常常会被贴上招惹是非的标签,或是被控哗众取宠。类似的案例如强奸或性侵犯中,受害人 常常成为 被指责对象,她们的外貌,私生活,性格都受到干扰和攻击。[23]他们承受着来自同事、领导、导师、同学甚至是朋友的敌意和孤立。他们成为群殴和关系攻击的对象。[24]

对于被骚扰的女性受害人来说,其他女性不一定会表示出同情。如果骚扰人是男性,持性别主义观,嫉妒受害人,常常会怂恿其他女性对受害人保持敌对关系。[25]担心被骚扰,或成为报复或迫害的对象,也会使得一些女性助纣为虐。[26]例如,当路易斯·詹森起诉埃弗利思·角岩性骚扰时,遭到了许多同事的攻击 — 而这些同事有许多在日后加入了她的诉讼。[27]女性甚至通过落井下石的手段来讨好男性同事来占便宜。[26]

受到性骚扰后,受害人常常会因 消极行为 而受到报复和迫害。例如,申诉者会被给予差评,所经营的项目会遭受破坏,工作或学习机会被拒绝,工作时间被篡改,以及其它影响生产力的事情会出现,或是在申诉后失去职场或校园晋升的机会,导致失业、被迫辞职或是干脆被开除。报复行动可能包括进一步的性骚扰,包括对受害人的围追堵截或人肉搜索等。[25][26]不但如此,学校教授或雇主被指责性骚扰时,或是成为性骚扰的帮凶时,可能会将受害人永远开除,或是恶意阻止受害人升入其他学校。

女权主义者,作家纳奥米·沃尔夫倾听了遭受性骚扰受害人的经历,写道:

“向她们这样说令我感到羞耻:她们的确应该在申诉问题上三思,因为所担心的事情真的可能会发生。就我所知道而言,申诉的后果不比保持沉默强到哪里去。我记得有一个人因为迫于同伴压力而退学。很多人则在官方那里碰壁。有的妇女说她们因一夜的金发女郎而失去了学业;奖学金没了,推荐信可望不可及。所有人都碰到了一连串的打压流程。通常情况下,大学或学院的主要决策者 -- 特别是私立大学 -- 和被申诉的教职员工一道发狠;不单是为了自保,而且是为了学校的面子,极力压制那些可以保护其他妇女的信息。目标看来不是达到一个公平讨论的境地,而是控制火势。”[28]

社会学家海伦·华生采访了另一位妇女,报道称:“面对犯罪,公开地解决问题似乎比隐忍更加糟糕。我发现着比骚扰本身更加难对付。”[29]

组织政策和流程[编辑]

历史先例[编辑]

古罗马[编辑]

批评[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猥亵罪的行为要怎么认定,找法网
  2. ^ 如何应对“性骚扰”课程走进中国小学课堂,亚太日报,2013年5月29日
  3. ^ Rowe, Mary, "Saturn's Rings," a study of the minutiae of sexism which maintain discrimination and inhibit affirmative action results in corporations and non-profit institutions; published in Graduate and Professional Education of Women,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Women, 1974, pp. 1–9. "Saturn's Rings II" is a 1975 updating of the original, with racist and sexist incidents from 1974 and 1975. Revised and republished as "The Minutiae of Discrimination: The Need for Support," in Forisha, Barbara and Barbara Goldman, Outsiders on the Inside, Women in Organizations, Prentice-Hall, Inc., New Jersey, 1981, Ch. 11, pp. 155–171. ISBN 978-0-13-645382-6.
  4. ^ Brownmiller, Susan. In Our Time: Memoir of a Revolution. : 281. 
  5. ^ 5.0 5.1 Bowers, Toni; Hook, Brian. Hostile work environment: A manager's legal liability, Tech Republic. October 22, 2002. Retrieved in March 3, 2012.
  6. ^ Philips, Chuck. "You've Still Got a Long Way to Go, Baby," April 18. LA Times. April 18, 1993 [10 September 2013]. 
  7. ^ Becklund Philips, Laurie Chuck. Sexual Harassment Claims Confront Music Industry: Bias: Three record companies and a law firm have had to cope with allegations of misconduct by executives. LA Times. November 3, 1991 [22 July 2012]. 
  8. ^ Philips, Chuck. 'Anita Hill of Music Industry' Talks : * Pop music: Penny Muck, a secretary whose lawsuit against Geffen Records sparked a debate about sexual harassment in the music business, speaks out in her first extended interview. LA Times. March 5, 1992 [22 July 2012]. 
  9. ^ Philips, Chuck. Geffen Firm Said to Settle Case of Sex Harassment : Litigation: An out-of-court settlement of $500,000 is reportedly reached in one suit, but another may be filed. LA Times. November 17, 1992 [22 July 2012]. 
  10. ^ Philips, Chuck. Controversial Record Exec Hired by Def. LA Times. July 21, 1992 [22 July 2012]. 
  11. ^ Laursen, Patti. Women in Music. LA Times. May 3, 1993 [10 September 2013]. 
  12. ^ Barnet, Burriss, Fischer, Richard, Larry, Paul. Controversies in the music business. Greenwood. September 30, 2001: 112–114. ISBN 978-0313310942. 
  13.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eeoc的引用提供文字
  14. ^ Heyman, Richard (1994). Why Didn't You Say That in the First Place? San Francisco: Jossey-Bass Publishers. ISBN 978-0-7879-0344-2.[页码请求]
  15. ^ Smothers, Melissa Kraemer; Smothers, D. Brian. A Sexual Assault Primary Prevention Model with Diverse Urban Youth. Journal of Child Sexual Abuse. 2011, 20 (6): 708–27. doi:10.1080/10538712.2011.622355. PMID 22126112. 
  16. ^ 16.0 16.1 Foubert, JD. The longitudinal effects of a rape-prevention program on fraternity men's attitudes, behavioral intent, and behavior. Journal of American college health : J of ACH. 2000, 48 (4): 158–63. doi:10.1080/07448480009595691. PMID 10650733. 
  17. ^ Vladutiu, CJ; Martin, SL; Macy, RJ. College- or university-based sexual assault prevention programs: A review of program outcomes, characteristics, and recommendations. Trauma, violence & abuse. 2011, 12 (2): 67–86. doi:10.1177/1524838010390708. PMID 21196436. 
  18. ^ Yeater, EA; O'Donohue, W. Sexual assault prevention programs: Current issues, future directions, and the potential efficacy of interventions with women. Clinical Psychology Review. 1999, 19 (7): 739–71. doi:10.1016/S0272-7358(98)00075-0. PMID 10520434. 
  19. ^ Garrity, Stacy E. Sexual assault prevention programs for college-aged men: A critical evaluation. Journal of Forensic Nursing. 2011, 7 (1): 40–8. doi:10.1111/j.1939-3938.2010.01094.x. PMID 21348933. 
  20. ^ http://www.hazingprevention.org/[需要完整来源]
  21. ^ Foa, EB; Street, GP. Women and traumatic events. The Journal of clinical psychiatry. 2001,. 62 Suppl 17: 29–34. PMID 11495093. 
  22. ^ 22.0 22.1 22.2 22.3 Landrine, Hope; Klonoff, Elizabeth A. Discrimination Against Women: Prevalence, Consequences, and Remedies. Thousand Oaks, CA: Sage Publications. 1997. [页码请求]
  23. ^ Dittman, M. Sexual harassment too often leads to humiliation for victims. Monitor on Psychology 34 (9).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October 2003 [2012-10-07]. 
  24. ^ Effects of Sexual Harassment[失效連結]
  25. ^ 25.0 25.1 Dealing With Sexual Harassment (link is not active)
  26. ^ 26.0 26.1 26.2 Sexual harassment retaliation, backlash, and victim blaming[失效連結]
  27. ^ Bingham, Clara; Gansler, Laura Leedy. Class Action: The Landmark Case that Changed Sexual Harassment Law.[页码请求] New York, Anchor Books, 2002. ISBN 978-0-385-49613-1.
  28. ^ Wolf, Naomi. The Silent Treatment. New York Metro. March 2004 [2012-10-07]. 
  29. ^ Watson, Helen. "Red herrings and mystifications: Conflicting perceptions of sexual harassment," in Brant, Clare, and Too, Yun Lee, eds., Rethinking Sexual Harassment. Boulder, Colorado, Pluto Press, 1994. ISBN 978-0-7453-0837-1.

引述[编辑]

更多阅读[编辑]

外部鏈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