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性文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华人民共和国性文化革命性的改变,这种“性革命”今天仍在继续。在改革开放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性态度、性行为、性意识和性关系有了显著的变化,这些变化表现在公共论坛上可以容纳关于性文化的不同意见和看法,但是不包括以下性方面的转变:分居和婚姻;网恋一夜情同性恋双性恋女权意识和女性性需求更加直白表露;色情业互联网成人网站等。[1]

由这些变化和转变可以看出,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再严格控制个人性行为,性也由传统保守型转变为西化的、特色的和符合法律法规的。[2] 在减少管制性行为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性文化获得了自由的气息,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性自由是他们的一项基本权利,因而每个人都有自由和权力去追求自己的性幸福。[3]

历史[编辑]

1980年代早期,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就性文化举行了各种各样的辩论会,在三年的讨论中,仍然受到意识形态的影响,1983年,中国大陆再次全面启动清除精神污染运动。[4]

改革开放[编辑]

文化大革命期间,性被作为一个政治工具用来攻击对手,掳取权利,个人的性被压迫,取而代之的是“革命理想”,婚前性行为和婚外情被认为是不道德的和值得批判的,同性恋则是非法的和流氓行为。[5] 性、错、罪”是列为当时的男女作风问题之首。[4]

改革开放之后,政府减少了对性的管制和控制,性问题和生活方式不再被当做政治问题看待,并且不列为政治领域,因而性避免了法律法规的严格管制和道德谴责。政府在减少对性的干涉和控制之后,加强了性市场资源的开发,开启了多种多样的性生活,并且把性列为人权之一。

2003年10月,政府简化了结婚离婚的过程,婚姻规定,“童贞”不再是女人和男人的义务,不再在乎是否是处女处男[來源請求],新原则反映了政府尊重婚姻自由和保护人权,以更加科学理性的眼光看待性。

与此同时,一些社会政策也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例如,计划生育不再是作为一个控制人口的政策,男性和女性不再把生孩子当做性行为的乐趣,性行为完全成为一个追求生理和心里享受的行为。

稳定的经济发展和消费[编辑]

在新时期,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经济取得了长足发展,大城市的物质财富富足和生活质量的提高促使人们对性的认识和看法发生了转变,各种各样的性用品在市场允许公开出售;各式各样的性展览会在大城市举行;媒体电影电视剧放宽了性的限制级别;公共场合的情侣接吻愛撫等亲热行为别人看到后不再唏嘘一声而避开;大城市的校园里也出现了避孕套自动出售机;性教育信息可以在网络上自由的流通和阅读,性不再是一个禁忌话题和“洪水猛兽”。

同时,男同性恋女同性恋也公开地表露和追求自己的性,并且要求政府早日立法,规范同性恋法律法规。[3] 在一个稳定发展经济和文化繁荣的社会,强调个人的性享受和尊重多样性分化已经逐步走向完全成熟。[5]

增长的中产阶层[编辑]

当代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变革的巨大变化和社会分层的重组之后,最重要的特征之一是白领工人的崛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新兴的中产阶级,新中产阶级倾向于强调他们的个人幸福和更关注自己的生活质量。

中产阶层基本上是“双收入,没孩子”,即家庭、单身团体、同居男女,他们热衷于酒吧KTV夜店和聚会。经济增长和上升使得中产阶级的性解放了,包括同性恋。

全球化[编辑]

自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改革开放的国策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也开始陆续出国出境,意味着信息共享、产品共享、资本流动和价值分享,性权利、性别平等、性人权也开始日益增长,生殖健康和艾滋病预防也日益严峻。[6]

媒体和互联网的作用[编辑]

媒体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性革命的助推剂,互联网则是促进器,通过知识共享的平台,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和越来越的声音出现。互联网为人民约会、寻找情侣、组织线下活动、性知识、性教育提供了一个强大数据来源。

性开放[编辑]

在中文中,“性开放”和“性革命”这个词组被用来形容中华人民共和国性方面取得的进步和发展,“全球化的性文化登陆中国”,在中国城市化进程中,性开放给了人们更多的私人空间和自由空间,给上班族享受性带来的激情、放松和快感。[7]

互联网给性开放提供了强大的支持,人们写博客、发帖子、聊QQ,寻觅爱情和性,不过,网络审查仍然是一个问题,成人电影网站、碟片、书籍不能在中国大陆的市场上出现和出售,仅限于香港澳门[7]

艾滋病和性[编辑]

越来越开放的性也滋生了艾滋病的泛滥成灾,这已经成为困扰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一个日益严重问题,政府意识到性开放是一把双刃剑,既提供了机遇,也提供了风险,2005年夏天,中国中央电视台公开讨论了艾滋病和同性恋的问题,学者、专家、同性恋者一起出席开始面对艾滋病日益猖獗的现实问题。[8]

性开放和同性恋为艾滋病滋生了温床,政府和民间组织不得不花费更多的投入来解决艾滋病的传播和泛滥的问题。[8]

参考文献[编辑]

  1. ^ The 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Sexuality: China, Demographics and a Historical Perspective
  2. ^ Jiang Leiwen. Has China Completed Demographic Transition?, Institute of Population Research, Peking University.
  3. ^ 3.0 3.1 David Barboza. A people's sexual revolution in China. Internal Herald Tribune March 4, 2007
  4. ^ 4.0 4.1 新中国性教育60年:知青下乡初见猪狗交配惊呆了. 凤凰网. [2011年9月8日] (简体中文). 
  5. ^ 5.0 5.1 The 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Sexuality: China, Homoerotic, Homosexual, and Ambisexual Behaviors
  6. ^ Elain Jeffreys (1997) Sex and Sexuality in China. Routledge. ISBN 0-415-40143-7
  7. ^ 7.0 7.1 James Farrer (2002) Opening Up: Youth sex culture and market reform in Shanghai page 24. ISBN 0-226-23871-7
  8. ^ 8.0 8.1 The 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Sexuality: China, HIV/AIDS

书目[编辑]

  • (英文)Evans Harriet (1997) 《Women and Sexuality in China: Dominant Discourses of Female Sexuality and Gender Since 1949》. ISBN 0-7456-1398-5
  • (英文)Elaine Jeffreys (editor) (2006) 《Sex and Sexuality in China》. ISBN 0-415-40143-7

外部鏈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