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格蒙德·佛洛伊德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西格蒙德·佛洛伊德
英語Sigismund Freud
Sigmund Freud LIFE.jpg
西格蒙德·佛洛伊德,1921年
出生 西格蒙德·施洛莫·佛洛伊德
英語Sigismund Schlomo Freud
1856年5月6日(1856-05-06)
奧地利帝國摩拉維亞弗萊堡(今捷克普日博爾)
逝世 1939年9月23日(83歲)
英國倫敦
國籍  奧地利
研究領域 神經學
心理治療
精神分析學
任職於 維也納大學
母校 維也納大學(醫學博士,1881年)
學術指導 弗朗茲·布倫塔諾
恩斯特·布呂克
卡爾·克勞斯
著名成就 精神分析學
受影響於 亞里士多德布倫塔諾布羅伊爾沙可達爾文陀思妥耶夫斯基恩培多克勒歌德海克爾康德邁爾尼采柏拉圖叔本華莎士比亞索福克勒斯
施影響於 阿多諾阿爾都塞布魯姆布勒東達利德勒茲德希達安娜·佛洛伊德弗羅姆吉利根哈貝馬斯霍妮榮格坎德爾克萊因克莉斯蒂娃拉岡利奧塔馬爾庫塞梅洛-龐蒂賴希薩特沙利文特里林賈克梅蒂
獲獎 歌德獎(1930)
皇家學會外籍成員[1]
配偶 瑪莎·貝奈斯(婚姻1886–1939,至他逝世)
簽名
位於佛洛伊德出生地捷克弗萊堡的紀念碑

西格蒙德·佛洛伊德德語Sigmund Freud,出生名Sigismund Schlomo Freud,1856年5月6日-1939年9月23日),知名醫師、精神分析學家,猶太人。生於奧地利弗萊堡(今屬捷克),後因躲避納粹,遷居英國倫敦精神分析學的創始人,被稱為「維也納第一精神分析學派」(以別於後來發展出的第二及第三學派)。

1881年,佛洛伊德獲取了維也納大學醫學博士學位後,進入一家維也納醫院工作,期間仍未放棄在腦性麻痹失語症以及微觀精神解剖學方面的研究。這些臨床經驗為他將來對潛意識以及精神抑制機制的深刻理解和精神分析學(一種提倡通過精神分析學家與病人的溝通來治療精神病例的學說)的提出奠定了基礎。[2] 儘管他提出的精神分析學後來被認為並非有效的臨床治療方法,但激發了後人提出各式各樣的精神病理學理論,在臨床心理學的發展史上具有重要意義。

著有《夢的解析》、《精神分析引論》、《圖騰與禁忌》等。提出「潛意識」、「自我」、「本我」、「超我」、「伊底帕斯情結」、「利比多」(Libido)、「心理防衛機制」等概念,認為人類男性天生具有弒父娶母的慾望和戀母情結(即伊底帕斯情結,參見:伊底帕斯),女性天生具有弒母嫁父的慾望和戀父情結(又叫厄勒克特拉情結,參見:厄勒克特拉),以及兒童性行為等理論。如今其理論的大部分細節已經被心理學界拋棄,但理論的框架和研究方式深深影響了後來的心理學發展,而且對哲學美學社會學文學、流行文化等都有深刻的影響,被世人譽為「精神分析之父」,二十世紀最偉大的心理學家之一。

生平[編輯]

1856年5月6日,佛洛伊德出生在奧地利帝國摩拉維亞弗萊堡(今捷克共和國普日博爾)的一個猶太人家庭。他母親共生了三個兒子和五個女兒,他是長子;還有兩個同父異母的哥哥。他的家庭經濟狀況緊迫,住宅擁擠,但他的父母儘力撫養他們,尤其是佛洛伊德。從幼年起,父母就著重培養他的智力,投入的精力往往超過他的兄弟姐妹。

佛洛伊德在他的幼年起已經表現才智過人,9歲時便以優異的成績提前一年升入中學,在八年制的學習過程中連續六年是班級第一名,特別在體育這項科目上面名列前茅有七年已久。雖然當時社會上有反猶的組織,但是他依然於1873年進入維也納大學學習醫學。大學時,佛洛伊德對生物學和生理學表現出極大的興趣,先後在動物實驗室和生理實驗室實習,發表了多篇論文。1881年5月,佛洛伊德通過醫學院畢業考試,獲得醫學博士學位。[3]

畢業後,佛洛伊德繼續在恩斯特·布呂克英語Ernst Brucke的生理實驗室工作。與瑪莎訂婚後,為了增加收入,接受布呂克的建議放棄理論研究,改行做專職醫生。1882年7月31日,佛洛伊德開始在維也納綜合醫院工作,直到1885年8月底。

佛洛伊德的早年生活鮮為人知,因為他至少兩次銷毀他的個人紀錄,一次是1885年,第二次是1907年。

納粹德國佔領奧地利後,佛洛伊德因為是猶太人的關係,必須逃出奧地利。佛洛伊德得到他的病人和朋友,拿破崙家族瑪麗·波拿巴公主的資助,公主花了一大筆錢,把佛洛伊德一家老小從納粹黨手上贖出來。1938年6月4日,佛洛伊德經過法國巴黎英國倫敦漢普特斯,住在20 Maresfield Gardens,今佛洛伊德博物館。當他離國時,佛洛伊德被要求籤署一份他曾被納粹黨敬重、善待的聲明。

佛洛伊德每天抽一盒雪茄;直到1939年9月23日因下顎癌安樂死

家族[編輯]

佛洛伊德的女兒安娜·佛洛伊德也是一位著名的心理學家,特別擅長在兒童心理學發展心理學領域。

佛洛伊德的孫子,包括畫家盧西安·佛洛伊德喜劇演員政治家作家克萊門特·佛洛伊德

佛洛伊德的曾孫,包括旅行家艾瑪·佛洛伊德時裝設計師貝拉·佛洛伊德與傳媒巨頭馬修·佛洛伊德

佛洛伊德是公共關係與宣傳學的先驅者愛德華·伯尼斯的親舅舅。愛德華的母親,安娜是佛洛伊德的妹妹。他們兩家聯姻,愛德華的父親,伊里·伯尼斯的妹妹瑪莎·伯尼斯,是佛洛伊德之妻。

人格基本結構[編輯]

佛洛伊德認為人格或人的精神主要分成三個部分,即本我、自我與超我。佛洛伊德把人的動機歸納為餓、渴、睡、性等,其中性慾佔主導地位(本我)。但本我往往受到道德、社會法規等現實條件的制約(超我),受到壓抑的衝動透過夢、失語等形式來尋求滿足。佛洛伊德相信一個人如果以前曾經有一些創傷性的事件而導致心理問題,只要他能夠知覺地再重演一次,並將本我、自我和超我作回平衡的處理,那麼問題就會解決。

[編輯]

佛洛伊德認為「夢是一種在現實中實現不了和受壓抑的願望的滿足」。他更大膽地認為這些實現不了和受壓抑的願望多半是和「性」有關的。夢是一種潛意識的活動,由於人的心理防衛機制壓抑人的本我願望,被壓抑的願望在潛意識的活動中並不會直接表達於夢中,而是通過扭曲變作為象徵的形式出現,故夢都是象徵的。佛洛伊德認為夢是由「顯夢」(manifest dream-content)及「隱夢」(latent dream-thought)所組成的。前者乃夢的表面形式,像經過扭曲與偽裝的「密碼」,以表現隱夢。佛洛伊德認為夢可以使睡者的內心渴望滿足;另一個是睡者的求生機制,藉著在夢中重新經歷生命的創痛來保護自己。

創新[編輯]

觀點[編輯]

佛洛伊德對兩種既相互聯繫又相互區別的原理有很大的影響:他同時發展了人類心理構成和內部運作的原理以及心理的組織狀況是如何決定了人的行為。這使得他贊成嘗試用一些臨床技術來幫助治癒精神疾病。他在理論上闡述了人格的發展是基於個人的童年經驗。在他的哲學著作中,他主張一種無神論的世界觀;他被頌揚為「二十世紀無神論者的試金石。」

早期著作[編輯]

佛洛伊德一個較少為人所知的興趣是神經學。他是大腦性麻痹(腦癱)論題的早期研究者。

潛意識[編輯]

佛洛伊德對當代思潮貢獻最著者,為其動態潛意識之概念。19世紀西方主流思潮為實證論,相信人可取得關於自身及其所處環境之真實認知,並以明智判斷予以掌握。佛洛伊德則認為自由意志本為幻念,人無法全然意識到自我,且行為之因與意識層次所思,關係極微。潛意識之概念可推翻以前理論的原因,在於佛洛伊德提出意識的層次之說,「在表層之下」另有思緒運作。佛洛伊德稱為「通往潛意識之王道」,提供參與潛意識生活的最佳入徑,是說明潛意識「邏輯」之佳例,此邏輯與意識層次思緒之邏輯迥異。佛洛伊德在其夢的解析一書,發展最初的心理拓樸學,論證潛意識之存在,並描述如何參與潛意識之法。前意識(the preconscious)則被視為存於意識與潛意識之間的思緒層,欲探求之不難。佛洛伊德認為啟蒙理念、實證論、與理性論之完備,可藉由理解、轉化、與掌控潛意識而得,而非給以否認或壓抑。

性心理發展[編輯]

佛洛伊德相信個體原慾的發展,如昇華(sublimation)概念所示,為不斷轉換客體。人生來即屬「多相變態」(polymorphously perverse),任何客體都可能成為快感之源。隨不同發展階段,人會固著於特定慾望客體——初為口慾期(oral stage)(如嬰兒因哺乳產生的快感),繼之以肛慾期(anal stage)(如小兒控制腸道產生之快感),隨之為性器期(phallic stage),隨後是潛伏期(latency stage),而最後性器官成熟後就會達到生殖期(genital stage)。孩童接著經歷固著性慾於母親之時期,即所謂戀母情結,但因此慾望有著禁忌的本質,必須予以壓抑——較不為人知的戀父情結(Electra complex)則是性慾固著於父親。

佛洛伊德希冀此模型能放諸四海皆準,故轉求古典神話和當代民族誌為比較素材。佛洛伊德戀母情結一詞,原名伊底帕斯情結(Oedipus complex),即取自著名希臘悲劇作家索福克里斯之名作《伊底帕斯王》(Oedipus Rex)。佛洛伊德說:「我從自己身上發現對我母親的愛,對我父親的妒。如今我認為此乃孩童遍存之現象。」佛洛伊德嘗試於心理動態層面落實此發展模式。每一階段均為邁向成人的性成熟期之進程,該成熟期將產生堅實自我,並發展出延遲慾望滿足之能力。(參見《性學三論》(Three Essays on the Theory of Sexuality))。佛洛伊德視伊底帕斯衝突為性心理發展與啟蒙之型態,藉此指出他所確信人性對亂倫的渴求,與壓抑此慾望的必要。他轉求文化人類學圖騰崇拜的研究,主張此崇拜以儀式性演繹,正反映出部落型態之伊底帕斯衝突。

任何對佛洛伊德思想的討論,其影響力深遠又爭議不斷,關於女性角色與心理層面之議題,便無法稱之完備。雖佛洛伊德為早期提倡女性自由與教育之健將(參見其〈開化性道德與當代神經失衡〉(Civilized Sexual Morality and Modern Nervousness)),一些女性主義人士辯言,不過佛洛伊德對女性性發展的看法,讓西方文化中女性的進步倒退數十年,向男尊女卑的意識型態靠攏。佛洛伊德相信女人為殘缺之男,必須學習接受自身的毀傷(缺了陰莖),謹記想像的生理誡命。他據此提出陰莖欽羨閹割恐懼等術語,描述欲於家庭以外場域,展其才學的女性心理,不僅「豐富」了歧視女性的辭藻,更造成1970年代以前,女性教育權的傷害,增加女性進入傳統以來由男性主導之社會場域的障礙。

雖佛洛伊德的論點受到關心女性平權人士質疑,然而朱立葉·米契爾(Juliet Mitchell)、南西·查德羅(Nancy Chodorow)、潔西卡·班哲明(Jessica Benjamin)、珍·蓋洛普(Jane Gallop)、珍·弗萊斯(Jane Flax)等女性主義理論家,認為精神分析理論與女性主義所謀者並不分馳,可面對如其他理論傳統,將其納為己用,去除其中性別歧視成分。另一女性主義者舒拉米斯·費爾史東(Shulamith Firestone),也認同佛洛伊德理論對女性主義運動仍有所用。在其〈佛洛伊德主義:誤導之女性主義〉(Freudianism: The Misguided Feminism)一文中,認為佛洛伊德的論點基本上可謂正確,除一重要細節須作修正:即佛洛伊德寫道「陰莖」處,都可換為「權力」一詞。

此外值得注意處,為佛洛伊德早先認為歇斯底里症(hysteria),源自孩童時期之性踰矩(sexual abuse),但之後捨棄此稱為誘姦理論(seduction theory)的說法(參見其《性踰矩索引》(The Index of Sexual Abuse)),直言許多案例中均發現,孩童時期性踰矩之記憶,並非出自事實,多源自於想像。轉而重視伊底帕斯理論,認為人潛意識均希望與雙親發生性關係。

本我、自我與超我[編輯]

在其晚年作品中,佛洛伊德提出心理可分為三部分:本我、自我與超我(id, ego, and superego)。

潛意識的本我拉丁文字彙為「it」,原德文字彙則為「Es」)代表思緒的原始程序—我們最為原始,屬滿足需求的思緒;此字為佛洛伊德根據喬治·果代克(Georg Groddeck)的作品所建。同屬潛意識的超我(德文字彙為「Über-Ich」)代表社會引發生成的良心,以道德及倫理思想反制本我。大部分屬於意識層次的自我(Ich)則存於原始需求與道德/倫理信念之間,以此平衡。健康的自我具適應現實的能力,以涵納本我與超我的方式,與外在世界互動。認為心智並非具單一與同質性之物的立論,仍深遠的影響著心理學領域以外的人們。佛洛伊德極為關注心智這三部分之間的動態關係,特別是三者間產生衝突的方式。

這三個系統錯綜複雜,交互作用,從而產生各種行為和思想。本我要求自我滿足其慾望,超我則要求自我將慾望壓抑下去,自我則調和兩方面,依照現實環境,採取適當措施。

心理防衛機制[編輯]

佛洛伊德認為自我為解決超我與本我之間產生的衝突,會使用心理防衛機制。使用這個機制需要愛慾(Eros)——此為希臘愛神之名;羅馬神話則名為丘比特(Cupid)。若適當使用,防禦機制可減緩超我與本我間之衝突,但過度或過當使用,而不正視面對衝突,則會造成焦慮或產生罪疚(guilt),最終將導致如抑鬱沮喪的精神失衡。佛洛伊德之女安娜·佛洛伊德,在防禦機制領域的研究相當傑出,但她將首開防禦機制先河的榮耀歸於其父。防禦機制有以下數種:否認(denial),反應結構(reaction formation),轉移(displacement),壓抑/抑制(repression/suppression),投射(projection),理智化(intellectualization),合理化(rationalization),補償(compensation),昇華(sublimation),及退化情感(regressive emotionality)。

  • 「否認」為避免去意識到對自我產生威脅的不快事實或現實。例如學生接到表現不佳的成績單,而對自己說成績並不重要——有早期研究者辯稱,佛洛伊德的「否認」,與尼采歸為奴隸或畜群道德的「憤懣」(ressentiment )和「價值的再價值化」(revaluation of values)等概念,相似性極高。
  • 「反應結構」為意識性的採取某種與潛意識的慾望完全相反的進向。例如某人強烈仇視某一種族,宣稱其理由為該種族低下卑微,但潛意識而言,是其人感覺自身低下卑微才有此說。
  • 「轉移」為情緒從危險物轉向安全物。例如擊打枕頭,以避免攻擊某人。
  • 「壓抑」為下意識的將極度痛苦的經驗(如戰爭創傷),強制驅離意識層次;「抑制」則為有意識的進行同樣工作。
  • 「投射」是將基本上本屬自身一部份某種不快的思緒、動機、慾望、或情感,投射到他人或他物身上。例如一個吝嗇的人會說別人愛斤斤計較,而一個不願承認自己滿腦子想著性的人可能愈容易對別人成天想著性的樣子感到憤怒。
  • 「合理化」為在情感上讓自我脫離壓力事件。合理化通常不透過接受現實,而經由合理化解釋來進行自我脫離。
  • 「理智化」為透過建構邏輯的正當性來作出某個決定,而此決定最初的形成原因,來自完全不同於合理化的其他精神狀態。?例如甲為了聽自我成長課程而購買MP3播放機,但卻怕真正的理由無法被人苟同,而告訴友人是為了聽古典搖滾才購買播放機。?
  • 「補償」乃因無法達成某種行為,而代之以另一種行為。例如第一個小孩很會讀書,第二個小孩可能常逗父母開心來博取注意。
  • 「昇華」是將衝動導引至社會認同的行為上。如以黑暗陰沉之詩描寫人生的女詩人愛蜜莉·狄金森,其創作活動即為一例。
  • 「退化情感」 指行為回朔到較幼年期(較早發展階段)中的愉悅及滿足的行為,藉此平衡心理衝突。其常見的例子包括咬指甲、吸姆指、過度進食、易怒與小孩腔調。

生死驅力[編輯]

佛洛伊德相信人類由互相衝突的兩種慾望所驅動:原慾能量愛慾與死亡驅力死慾。佛洛伊德所說的愛/原慾,包含所有創造性、及產生生命的驅力。死亡驅力(Death Drive)(或死亡本能)代表一切有生之物內在的衝動,欲回歸至平靜狀態,甚至最終回到不再存在。佛洛伊德直到晚年才認知到死亡驅力,而這兩種驅力的對照,代表了佛洛伊德思想風格的一大革命。

宗教心理學[編輯]

佛洛伊德於不同作品中解釋宗教起源。《圖騰與禁忌》(Totem and Taboo)一書,提出人類起始以「原初部落」方式群聚,此多配偶制(polygamy)組合,包含了一男、多女、及其子嗣。依佛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論,男孩生命早期對母親抱有性慾,此戀母情結為普遍存在的現象。父親有保護部落的能力,因此男性愛慕他,但也同時因父親與眾母親的關係而嫉妒他。兒子們瞭解獨力無法擊敗領導者父親,故合力予以殺害,之後以祭儀宴饗形式啖之,藉此將父親的力量納入己身。然而眾子之後背負的罪惡感,也使其強化對父親的回憶,並予以祭拜。超我便如此取代父親,形成內化的威權之源。部落內也由此產生亂倫婚姻的禁忌,並以象徵性的動物犧牲(獻祭)(sacrifice)取代儀式性的活人宰殺。

摩西與一神論》(Moses and Monotheism)一書,則根據佛洛伊德理論重建猶太教歷史,認為摩西是埃及人,為阿肯那頓一神教的信徒,阿肯那頓一神教失敗後,摩西率領埃及邊境地區的少數族群猶太人出走埃及,前往迦南之地,維持一神教的信仰,沿途並與誇底斯部落結合。但摩西嚴格的一神教信仰使百姓們無法忍受,因此殺死摩西。此後,摩西的追隨者(利未人)一方面堅持一神教的傳統與埃及習俗(如割禮),一方面與誇底斯部族妥協,使誇底斯人崇拜的火山神耶和華成為新一神教的神祇。然而聖經學者與歷史學史家,因其說法與現存可信史料不符,不予接受。佛洛伊德思想在《幻象之未來》(The Future of an Illusion)一書另有發揚。論及宗教為一種幻象(illusion),佛洛伊德強調其為一幻奇結構,人若要進入成熟期,必須脫離此結構。佛洛伊德對潛意識的處理,則偏向無神論

佛洛伊德的遺產[編輯]

心理療法[編輯]

佛洛伊德身受醫師訓練,因此深信其研究與成果為科學產物。然而他的同僚及晚後的心理學者與學院人士,對他的研究與實踐多所批判。如朱立葉特‧米契爾(Juliet Mitchell)等人,提出其中緣由在於佛洛伊德基本立論──即潛意識的懼怕與慾望,啟動我們意識層次的思想及行為──挑戰了關於世界本身,屬於普遍性與客觀性的看法。某些擁護科學人士,認為此說讓佛洛伊德理論失效,使其成為詮解人類行為的一種方式。另擁護佛洛伊德人士,則認為此說同讓科學失效,也使其成為詮解人類行為的一種方式。今日的精神分析,仍與佛洛伊德生前所經歷的醫學與學院,維持相同的曖昧關係。

當今嘗試治療心理疾病的精神治療師,以不同方式與佛洛伊德精神分析產生關連。某些治療師修改佛洛伊德取向,發展各種精神動態(psychodynamic)的模式與療程。有些則拒斥佛洛伊德的心理模型,但將其療法的某些部分,特別是其中仰賴患者言談以治療形式者,加以改編再使用。精神醫師(psychiatrists)身受醫學訓練,但如同佛洛伊德時代的醫師,多排斥佛洛伊德的心理理論,療程中不重視言談,而多仰賴激活心理藥物(psychoactive drugs)。

佛洛伊德的心理理論至今爭議仍大,許多重要的學院與研究領域之精神醫師,認為他不過是個郎中;但也有其他這方面的重量級人士,認同佛洛伊德的理論核心。精神失序常視為純然的疾,基本上屬遺傳性病源。此觀點強調心理疾病的生理構成。佛洛伊德則相信大部分的精神失序,源自生理構成與環境因素之共成,何者較為重要,則因人而異。

哲學[編輯]

不論精神分析作為哲學的形式其價值為何,佛洛伊德引介下列三個概念,與西方以前的哲學產生斷裂。

  • 他創建心理程序的模型,破除了笛卡兒我思(cogito)。對佛洛伊德而言,思緒產生的程序,非主體直接反思所能探知。自歷史角度觀之,馬克思意識型態的分析早於佛洛伊德,但後者更將主體性之不明視為根本。二者之後,人實踐的目標,及用來合理化其目標的想法,其構成核心不外乎佛洛伊德的性心理史,和馬克思的社會階級角色。
  • 在夢、口誤、神經病徵、和精神病患的文字構建等,這些看起來全然難解、無理、和無意義的素材中,佛洛伊德檢視了其中找到的「合理性」。相對言之,在工作活動、政治哲學、制式社會行為這些清楚明白具「合理性」的素材中,他發現了其中的「不合理性」(如純然專斷和怪異的元素)。
  • 佛洛伊德從言談治療引進創新的言說技術,藉此讓人透過間接洩漏潛意識內容的方式以消減沮喪。精神分析療程的逆向程序,顯示了個人如何依據符號壓縮與情緒轉嫁的邏輯,以潛意識的方式形成所遭遇的諸種問題。

批判回應[編輯]

佛洛伊德的性心理發展模型遭受諸多批判。有些人攻擊佛洛伊德認為兒童為性生物的立論(連帶波及佛洛伊德發揚的性概念)。另些人雖接受佛洛伊德的性概念,但認為此種發展模式並不具普同性,對於健康成人的發展而言也非必須,另強調社會及環境因素的重要性,並認為需重視佛洛伊德較為忽略的社會動能因素(例如階級關係)。這一支批判佛洛伊德的思想,深受赫伯特·馬庫色作品影響。

也有人批評佛洛伊德拒斥實證論的態度。科學哲學家卡爾·波普形構出一套分辨科學與非科學的方法。他認為一切合理的科學理論,均具備能夠證明其證偽(falsifiable)的可能。若一理論無法存偽,便不能稱之為具備科學性。波普指出佛洛伊德的心理學理論永遠不可被「證實」,因無任何行為得以證明其存偽。雖然科學家普遍接受波普辨明科學與非科學的方法,然而在科學哲學與一般哲學領域內,仍有爭議。學院派心理學通常僅區分出「理論」與「假設」,前者過於抽象無法證明其存偽,後者雖源自理論,卻可能經研究予以驗證。

行為主義演化心理學(evolutionary psychology)、及認知心理學均視精神分析為偽科學,而予以拒斥。人本心理學(humanistic psychology)堅持精神分析看待人的觀點,既苛刻也不正確。心理學其他學派則建構心理治療的替代方法,其中包含了行為治療(behavior therapy)、認知治療(cognitive therapy)、及個人中心治療(person-centered psychotherapy)。

個案案例[編輯]

重要著作[編輯]

關於佛洛伊德和精神分析的書[編輯]

精神分析:理論與實踐[編輯]

  • Philip Rieff, 佛洛伊德:道德家的Mind, 3d ed. (芝加哥大學出版社, 1979)
  • Anthony Bateman 和 Jeremy Holmes, 精神分析導論:Contemporary 理論與實踐 (倫敦: Routledge, 1995)

概念批評[編輯]

  • 汪暉:《作為哲學人類學的佛洛伊德理論》(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1988)。
  • Adler, Mortimer J., What Man Has Made of Man: 研究of the Consequences of 柏拉圖主義 and Positivism in 心理學 (紐約:Longmans, Green, 1937). (A 哲學批評 from 亞理斯多德ian/Thomistic point of view.)
  • Deleuze, Gilles and Guattari, Félix, Anti-Oedipus: Capitalism and Schizophrenia, trans. Robert Hurley, Mark Seem and Helen R. Lane (London and New York: Continuum, 2004). (This first volume of the famous two-part work (also subtitled Capitalism and Schizophrenia) polemicises Freud's argument that the Oedipal complex determines subjectivity. It is also, therefore, a staunch critique of the Lacanian 'return to Freud.)
  • Ellenberger, Henri F., Unconscious的發現: 李適合 Evolution of Dynamic Psychiatry (London: Penguin, 1970). (An extensive account and sensitive critique of 佛洛伊德 metapsychology.)
  • 少女杜拉的故事

* Eysenck, H. J. and Wilson, G. D. The Experimental Study of 佛洛伊德理論, Methuen, London (1973)

  • Eysenck, Hans, 佛洛伊德帝國的衰落 (Harmondsworth: Pelican, 1986).
  • Hobson, J. Allan Hobson, 夢:睡眠科學導論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ISBN 0-19-280482-0. (Critique of Freud's dream theory in terms of current neuroscience)
  • Johnston, Thomas, 佛洛伊德和政治思想 (紐約: Citadel, 1965). (One of the more accessible accounts of the import of 佛洛伊德主義for 政治理論)
  • Marcuse, Herbert, Eros 和文明: A Philosophical Inquiry into 佛洛伊德 (Boston, MA: Beacon Press, 1974). (Mentioned above. For a good review, see Stirk, Peter M. R., 『Eros and Civilization revisited』, 人類科學的歷史, 12 (1), 1999, pp. 73 – 90.)
  • Mitchell, Juliet. 精神分析和 Feminism: A Radical Reassessment of 佛洛伊德精神分析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1974; Basic Books reissue (2000) ISBN 0-465-04608-8
  • Neu, Jerome (ed.), 劍橋 Companion to 佛洛伊德 (劍橋大學出版社, 1994). (A good conceptual overview.)
  • Ricoeur, Paul, 佛洛伊德和哲學: An Essay on Interpretation, trans. Denis Savage (紐哈芬和倫敦:耶魯大學出版社,1972). (Great fun!)
  • —————, The Conflict of Interpretations: Essays in Hermeneutics, ed. Don Ihde (倫敦: Continuum, 2004). (A critical examination of 佛洛伊德對於哲學的重要性)
  • Wollheim, Richard, 佛洛伊德,第二版. (倫敦: Fontana, 1991)。

傳記[編輯]

第一本佛洛伊德傳記是他自己寫的:精神分析運動的歷史 (1914)和An Autobiographical 研究 (1924) provided much of the basis for discussions by later biographers,包括"debunkers" (as they contain a number of prominent omissions and potential misrepresentations)。20世紀以來佛洛伊德少數的主要傳記如下:

  • Helen Walker Puner, 佛洛伊德:他的生活和思想 (1947年) —
  • Ernest Jones, 佛洛伊德的生活和著作, 3 vols. (1953-1958) —
  • Henri Ellenberger, Unconscious的發現 (1970) —
  • Frank Sulloway,佛洛伊德: Biologist of the Mind (1979) — Sulloway,第一位寫佛洛伊德傳記的專業歷史學家,positioned 佛洛伊德 within the larger context of 科學的歷史, arguing specifically that Freud was, in fact, a biologist in disguise (a "crypto-biologist", in Sulloway's terms), and sought to actively hide this.
  • Peter Gay, 佛洛伊德: 我們時代的生活 (紐約: W. W. Norton & 公司, 1988) —該書的出版是對反佛洛伊德文學和1980年代的"佛洛伊德戰爭"的回應。

The creation of 佛洛伊德 biographies has itself even been written about at some length — see, for example, Elisabeth Young-Bruehl, "佛洛伊德 Biographies的歷史," in Discovering the History of Psychiatry, edited by Mark S. Micale and Roy Porter (牛津大學出版社,1994).

傳記批評[編輯]

  • Bakan, David. 佛洛伊德和猶太神秘傳統, D. Van Nostrand Company, 1958; New York, Schocken Books, 1965; Dover Publications, 2004. ISBN 0-486-43767-1
  • Crews, F. C. Unauthorized Freud : doubters confront a legend, New York, Viking 1998. ISBN 0-670-87221-0
  • Dufresne, T. Killing Freud, Continuum International Publishing Group, 2003, ISBN 0-8264-6893-4
  • Eysenck, H. J.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Freudian Empire, Scott-Townsend Publishers, Washington D. C., (1990) ISBN 1-878465-01-5
  • Jurjevich, R. M. The Hoax of Freudism: A study of Brainwashing the American Professionals and Laymen Dorrance (1974) ISBN 0-8059-1856-6
  • LaPiere, R. T. 佛洛伊德 Ethic:Subversion of 西方Character分析 Greenwood Press (1974) ISBN 0-8371-7543-7
  • Macmillan, Malcolm. 佛洛伊德 Evaluated: The Completed Arc MIT Press, 1996 ISBN 0-262-63171-7 [originally published by New Holland, 1991]
  • Stannard, D. E. Shrinking History: On 佛洛伊德and the Failure of Psychohistory牛津大學出版社(1980) ISBN 0-19-503044-3
  • Thornton, E. M. 佛洛伊德 and Cocaine: 佛洛伊德 Fallacy, Blond & Briggs, London (1983) ISBN 0-85634-139-8>
  • Webster, Richard. 為什麼佛洛伊德是錯的: 罪、科學和精神分析 BasicBooks, 1995. ISBN 0-465-09579-8

影響[編輯]

佛洛伊德的學說造就了超現實主義存在主義的出現。

相關概念[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Tansley, A. G.. Sigmund Freud. 1856–1939. Obituary Notices of Fellows of the Royal Society. 1941, 3 (9): 246–226. doi:10.1098/rsbm.1941.0002. JSTOR 768889‎. 
  2. ^ Ford & Urban 1965, p. 109
  3. ^ HOPKINS, P. (1939), SIGMUND FREUD. Journal of Personality, 8: 163–169. doi: 10.1111/j.1467-6494.1939.tb02171.x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