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杉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紫杉醇
Taxol.svg
Taxol(Paclitaxel)3D.png
系统(IUPAC)命名名称
(2α,​4α,​5β,​7β,​10β,​13α)-​4,​10-​bis(acetyloxy)-​13-​{[(2R,​3S)-​3-​(benzoylamino)-​2-​hydroxy-​3-​phenylpropanoyl]​oxy}-​1,​7-​dihydroxy-​9-​oxo-​5,​20-​epoxytax-​11-​en-​2-​yl benzoate
临床数据
妊娠分级
  • US: D (证据表明有风险)
给药途径 静脉注射
合法狀態
合法状态
  • Rx-=only
药代动力学数据
生物利用度 6.5%(口服)[1]
蛋白结合度 89-98%
代谢 肝脏CYP2C8CYP3A4
生物半衰期 5.8小时
排泄 粪便和尿液
识别信息
CAS注册号 33069-62-4
ATC代码 L01CD01
L01CD03 (paclitaxel poliglumex)
PubChem CID 36314
DrugBank APRD00259
ChemSpider 10368587
化学信息
化学式 C47H51NO14
摩尔质量 853.906 g/mol

紫杉醇PaclitaxelTaxol太平洋紫杉醇)是细胞有丝分裂抑制剂,被用于癌症治疗。它于1967年在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被发现,Monroe E. Wall和Mansukh C. Wani 从太平洋红豆杉(Taxus brevifolia )的树皮中分离到了这种物质,并命名为紫杉醇(taxol)。后来发现,某些在树皮内生真菌中也能合成紫杉醇。

结构及合成[编辑]

作为抗癌药物,紫杉醇的分子结构非常复杂,有11个立体中心和一个17碳的四环骨架结构,因此对紫杉醇分子的全合成半合成引起世界上许多有机合成小组的兴趣。1992年为止共有30多个研究组参与到紫杉醇的合成中,这在有机合成史上实属罕见。1989年,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Robert A. Holton以可以从欧洲紫杉Taxus baccata中大量提取的10-脱乙酰基巴卡丁为起始原料,完成了紫杉醇的半合成。1994年,Holton又完成了紫杉醇的首次全合成。在这之后,K·C·尼古劳Nicolaou (1994)、Danishefsky (1996)、Wender (1997)、Kuwajima (1998)、Mukaiyama (1998)等五个小组又相继完成了紫杉醇的全合成,各自采取了不同的合成策略。

性状:白色无臭无味的结晶或粉末,不溶于水,易溶于丙酮氯仿乙醚等有机溶剂。

下图所示的是有抗癌活性的(−)-紫杉醇的结构:

紫杉醇分子 编号
紫杉醇分子 立体中心构型
紫杉醇结构 球棍模型
[2]

(1S,2S,3R,4S,7R,9S,10S,12R,15S)-4,12-Diacetoxy-15[(2R,3S)-3- (benzoylamino)-2-hydroxy-3- phenylpropanoyl]oxy1,9- dihydroxy-10,14,17,17-tetramethyl -11-oxo-6-oxatetracyclo [11.3.1.0~3,10~.0~4,7~] heptadec-13-en-2-yl rel-benzoate

5β,20-环氧-1,2α,4,7β,10β,13α-六羟基紫杉烷-11-烯-9-酮-4,10-二乙酸酯-2-苯甲酸酯-13[(2'R,3'S)-N-苯甲酰-3-苯基异丝氨酸酯]

作用機制[编辑]

一般用在抗癌類藥品,紫杉醇屬有絲分裂中的微管抑制劑,紫杉醇具有聚合和穩定細胞內微管的作用,致使快速分裂的腫瘤細胞在有絲分裂階段被牢牢固定,使微管不再分開,可阻斷細胞於細胞周期之G2與M期,使癌細胞複製受阻斷而死亡 。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Sandra Peltier, S.; Oger, J.-M., Lagarce, F.; Couet, W.; Benoît, J.-P. Enhanced Oral Paclitaxel Bioavailability After Administration of Paclitaxel-Loaded Lipid Nanocapsules. Pharmaceutical Research. June 2006, 23 (6): 1243–1250. doi:10.1007/s11095-006-0022-2. 
  2. ^ Löwe, J.; Downing, K. H.; Nogales, E. Refined structure of αβ-tubulin at 3.5 Å resolution. Journal of Molecular Biology. 2001, 313 (5): 1045–1057. doi:10.1006/jmbi.2001.5077. 

參考資料[编辑]

  • 《紫杉醇對人體肝癌細胞株乙醯轉移酵素的基因表現及細胞週期的影響》,中國醫藥學院,楊美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