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环论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循环论证(circular argument)、循环推理循环推论;circular reasoning)、或循环证成循环证立;circular justification),是论点的真确性最终由自身支持的推理方式[1]

循环论证或循环推理有时也泛指包括循环证成、循环因果循环定义循环解释等各种有循环形式的陈述。[2]

形式说明[编辑]

循环证成通常是这样的:主张命题,但并非已知或不证自明(例如论者试图为它提供理据,或者它受人质疑),于是使用支持,但亦受人质疑,于是使用支持,但亦受人质疑,这次论者使用支持

这种情况可以写成一般性的形式:

此论证的基本前提为,结论为,结论出现在前提中,这种推理形式相当于使用支持自己,因此是循环证成。

有时论证会更加复杂,例如用共同支持,而在受质疑时再用共同支持。这种形式可写成:

此论证的基本前提为,结论为,结论出现在前提中,因此也是一种循环证成。

单就循环证成的形式来看,循环证成在逻辑上可能有效(如果推理过程没有缺陷)、也可能健全(如果自身证立的前提恰好是真的),因此循环证成并非推理形式上的错误,故不归为形式谬误。然而,循环证成的情境中,通常是受质疑的,用受质疑的命题自身证明自身毫无意义、也缺乏说服力,这种情况可归为非形式谬误[3]

有些人把情境上不恰当的循环证成称作循环证成的谬误循环论证的谬误(fallacy of circular justification/argument/reasoning);有些人则只把“循环证成”限定于情境上不恰当的情况。

循环证成与亚里士多德乞题的形式化界定相似,但一般不包括三段论的乞题。

示例[编辑]

论点直接支持自身[编辑]

最简化的循环证成是用论点自己支持自己,例如:

小明有罪,因为他有罪。

“小明有罪”和“他(小明)有罪”很显然是表达相同的命题,因此原论述只涉及一个命题:

  • :小明有罪

可分析为这样的结构:,故为循环证成。

论点间接支持自身[编辑]

复杂一点的循环证成是绕一圈支持自己,例如:

  • 甲:小明是音乐神童,因为他很懂音乐。
  • 乙:怎么知道小明很懂音乐?
  • 甲:因为小明是音乐神童。[1]

甲的论述涉及两个命题:

  • :小明是音乐神童。
  • :小明很懂音乐。

可分析为这样的结构:,故为循环证成。

复杂的支持结构1[编辑]

更复杂的支持结构实例如:

  • 甲:圣经写的都是对的。
  • 乙:怎么知道圣经写的都是对的?
  • 甲:因为圣经是上帝写的,而且上帝不会说谎也不会犯错。
  • 乙:怎么知道的?
  • 甲:因为圣经这么写。[4]

甲的论述涉及以下命题:

  • :圣经写的都是对的(待证明)
  • :圣经是上帝写的,而且上帝不会说谎也不会犯错(待证明)
  • :圣经写著:圣经是上帝写的,而且上帝不会说谎也不会犯错(经验事实)

从言论上看,甲的论述是:,乍看之下不似循环证成。

然而,单就“圣经写著:圣经是上帝写的,而且上帝不会说谎也不会犯错”并不足以支持“圣经是上帝写的,而且上帝不会说谎也不会犯错”,还必须加上“圣经写的都是对的”这个条件才充分。因此,甲的第三句话应视为“因为圣经这么写,而且圣经写的都是对的。”亦即视作由共同支持,此时可分析为这样的结构:,可看出甲是循环证成。

复杂的支持结构2[编辑]

  • 甲:大雄是卖国贼,因为他替胖虎这个间谍辩护!
  • 乙:怎么知道胖虎是间谍?
  • 甲:因为大雄这个卖国贼替他辩护。

甲的论述相当简略,考虑未明言的隐藏预设,大致涉及了以下命题:

  • :大雄是卖国贼(待证明)
  • :胖虎是间谍(待证明)
  • :大雄替胖虎辩护(经验事实)
  • :帮间谍辩护的人就是卖国贼(隐藏预设)
  • :卖国贼帮忙辩护的人就是间谍(隐藏预设)

可分析为这样的结构:

故为循环证成。(此外,等预设亦可能有争议,即可能乞题。)

相似概念[编辑]

有一些情况与循环证成相似,一些文献也把它们称作循环论证,但它们不完全等同于循环证成,也不一定是推理谬误。

循环因果[编辑]

循环因果(circular cause and consequence)是某事的原因回归到某事本身解释的情形[2][5]。例如:

  • 甲:为什么某省人口不断外移?
  • 乙:因为某省经济萧条。
  • 甲:为什么某省经济萧条?
  • 乙:因为某省人口不断外移。

乙的说法看似循环证成,然而本例甲要的不是证据或证明,而是因果上的解释;再者本例情境中“某省人口不断外移”、“某省经济萧条”皆受认可为已知事实,其真确性并未受质疑,可视为已知之事,因此乙不是在循环证成,只是给出了循环因果的解释。一般经验上,某省人口不断外移和某省经济萧条的确可能是正回馈的相互影响关系,虽然乙没有完全解释最初原因,但指出人口外移与经济萧条的因果关系有扩展认知的作用,因此这种因果解释并非全无道理。[6]

又如为人熟知的:

  • 甲:鸡是怎么来的?
  • 乙:从鸡蛋里孵出来的。
  • 甲:那鸡蛋是怎么来的?
  • 乙:鸡产出来的。

鸡生蛋,蛋生鸡,两者最初究竟何来?此说法并未提供明确答复。但这个因果解释让我们了解鸡和蛋的循环相生关系,并非全无意义。(参见: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循环定义[编辑]

循环定义是指用于定义某词语的词语最终需用某词语本身来定义的情形。例如:

  • 小明:什么是松树?
  • 小华:松树就是能结出松果的树。
  • 小明:什么是松果?
  • 小华:松果就是由松树结下的球果。

除非事先理了解其中某些词的意思,这种定义往往不能帮助我们了解这些词,因此常视为谬误。

然而当循环非常庞大时,循环定义往往是可接受的,例如词典总是使用某些词定义或说明另一些词,只要我们认识足够多的词,词典便能帮助我们认识更多的词。[4]

循环解释[编辑]

循环解释(circular explanation),亦称作套套逻辑(tautology)、同义反复重言句套套句,是把一件事换句话说以解释自身。[7]例如:

  • 甲:为什么鸦片能引人入睡?
  • 乙:因为它有催眠的力量。
  • 甲:为什么鸦片有催眠人的力量?
  • 乙:因为鸦片能引人入睡。[8][9]

若不把乙说的“鸦片有催眠的力量”视作同义于“鸦片能引人入睡”,则难以产生合乎逻辑的理解;若把两者视作同义,乙便只是把同一件事换句话说,没有真正提供因果上的解释,可视作废话。

相关谬误[编辑]

  • 乞题:乞题与循环论证有很大交集,但两者为等同或何者属于何者,则视二者的界定方式而定。一般而言乞题的主要判准是预设了不适当的前提,判准可能为形式上是否预设结论或语境上是否具说服力;循环论证的主要判准是循环支持的形式,可能考虑或不考虑语境上是否恰当,可能包括或不包括循环因果、循环定义、循环解释等非以证成命题为目的推理方式。
  • 废话谬误:循环解释时,直接推论的情况在语义上恒真,如“小华是单身汉,因为他未婚;小华未婚,因为他是单身汉”,此时亦可视作废话。

注释[编辑]

  1. ^ 1.0 1.1 Jon C. Freeman Igl. The Common Sense Sat Workbook: The Unofficial Companion to the Official SAT Study Guide. 2010: 344. ISBN 1449037992 (英语). 
  2. ^ 2.0 2.1 Bo Bennett. Circular Reasoning. Logically Fallacious: The Ultimate Collection of Over 300 Logical Fallacies (Academic Edition). 2013. ISBN 1456607375 (英语). 
  3. ^ Fallacy Files: Begging the Question. [2014-04-10] (英语). 
  4. ^ 4.0 4.1 Robert M. Martin. The Philosopher's Dictionary third edition. 2002: 59. ISBN 1551114941 (英语). 
  5. ^ Circular cause and consequence. [2014-04-17] (英语). 
  6. ^ Douglas N. Walton. Informal Fallacies. 1987: 9–10. ISBN 9027278903 (英语). 
  7. ^ Christopher P. Nemeth. Human Factors Methods for Design: Making Systems Human-Centered Essential reading. CRC Press. 2004: 114. ISBN 0415297990 (英语). 
  8. ^ 此例出自法国著名的喜剧作家莫里哀的《无病呻吟英语The Imaginary Invalid》一剧,剧中人医学学士阿尔冈申请参加全国医学会,医学博士们对他进行口试的场景。
  9. ^ Philip Bell; Phillip James Staines, Joel Michell. Logical Psych: Reasoning, Explanation & Writing in Psychology. UNSW Press. 2000: 83. ISBN 0868405930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