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智光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明智光秀
明智光秀
時代 戰國時代安土桃山時代
出生日期 享禄元年(1528年)?
出生地點 天正10年6月13日(1582年7月2日)
幼名 彦太郎
改名 幼名:彦太郎、明智光秀→惟任光秀
别名 號:咲庵
通稱:十兵卫、惟任日向守
戒名 秀岳院宗光禅定門
前日洲条鉄光秀居士
長存寺殿明窓玄智大禅定門
墓所 谷性寺(京都府龟冈市
西教寺滋贺县大津市
高野山奥院(和歌山县伊都郡高野町
朝廷官位 從五位下日向守[1]
主君 斋藤道三朝倉義景足利義昭織田信長
氏族 源姓土岐氏流明智氏
赐姓惟任
父母 明智光綱日语明智光綱
母:お牧の方
養父 明智光安
兄弟 光秀
信教?
康秀?
正室 妻木熙子
嗣子 明智光慶日语明智光慶
嗣女 明智玉细川忠兴正室)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明智 光秀
假名 あけち みつひで
平文式罗马字 Akechi Mitsuhide

明智光秀(1528年-1582年7月2日)出身於美浓国的土岐源氏支脈。通稱十兵衛,雅號咲庵。其父明智光綱日语明智光綱早逝,受叔父明智光安照顾。正室為妻木熙子(實為光秀第二任妻子),嫡男是光慶日语明智光慶,三女是玉子

經歷[编辑]

早年[编辑]

根據明智軍記記載,明智光秀初侍奉美濃明智城主齋藤道三,亦成為斋藤氏家臣。因義龍道三內亂,光秀支持道三並進攻義龍方的明智城,道三長良川戰死後,光秀及家人先赴若狹投靠武田氏,再前往越前朝仓氏仕於朝倉義景。然後随足利义昭一同投靠织田信长

織田信長家臣時代[编辑]

足利義昭織田信長結盟後,在織田信长家臣團因功受重用。1568年協助攻打觀音寺城,永祿12年(1569年)1月5日,三好三人眾襲擊義昭的宿所本圀寺(本圀寺之變),光秀成功地協助義昭抵禦。同年4月,與木下秀吉丹羽長秀中川重政共同於織田氏支配下擔任京都周邊政務,京都奉行。

足利義昭信長反目,試圖成立信長包圍網,光秀決定離開成為信長直臣,在攻打淺井及朝倉立下功績。

元龜元年(1570年)4月28日,光秀於金ヶ崎之戰中,信長由於淺井長政背叛而撤退,以池田勝正隊3,000人為主,與秀吉共同擔任殿後任務。4月30日與丹羽長秀一同前往若狭從武藤友益取回人質,將城館破壞後,於5月6日返回京都。同年9月也參加志賀之陣,兵力約300至400人,期間乘隙向宇佐山城及滋賀郡等周圍的土豪進行懷柔政策。

元龜2年(1571年),三好三人眾於石山本願寺舉兵之際,光秀隨同信長於攝津國出陣,因功被分封到近江國滋賀郡5萬石,並築起坂本城。天正3年(1575年)賜姓惟任,官至從五位下日向守。

一國之主[编辑]

明智光秀成為城主後,參加天正3年(1575年)的高屋城之戰、長篠之戰,以及越前一向一揆殲滅戰。肅清內亂再被任命攻打丹波國,包圍黑井城時,因丹波國人眾八上城主波多野秀治背叛而敗退。

天正4年(1576年)4月,參加進攻石山本願寺的天王寺之戰,5月5日遭到反攻,司令官塙直政戰死。光秀於進攻天王寺砦之際陷入苦戰,並向信長求援。5月23日因過勞重病,7月才回復健康。但11月7日正室煕子於坂本城病死。

天正5年(1577年)參與進攻雜賀。同年10月,參與進攻信貴山城之戰並將之攻陷。同月再度展開丹波攻略長期戰。於攻陷龜山城作為據點後,繼續包圍堅城八上城,並於丹波各地轉戰。

天正6年(1578年)4月29日,向播磨派出援軍支援秀吉,進攻毛利家。6月參與進攻神吉城。10月下旬,荒木村重背叛,光秀參與有岡城之戰

天正7年(1579年),丹波攻略進入最終階段,2月八上城陷落。8月9日黑井城陷落,成功擊敗波多野秀治後,於天正8年(1580年)成為丹波一國之主,增加29萬石,總俸高34萬石。接著光秀在該地築起了新的龜山城及福智山城(橫山城),成擁有指揮織田家附近城主權力的重要武將。由於丹後國長岡(細川)藤孝、大和國筒井順慶等近畿地方的織田大名都成為光秀的寄騎,他的支配地包括丹波、滋賀郡、南山城,自近江至山陰方向等畿内方面軍,多數在近畿地方,總石高240萬,光秀亦被稱為「近畿管領」(與關東管領不同,純粹是一個稱呼,並非實在的官位)[2]

天正10年(1582年)3月5日,參加討伐武田氏的最終戰(甲州征伐),擔任織田信忠軍的戰闘主力,4月21日返回。

本能寺之变

本能寺之变[编辑]

明史》外國列傳二百一十外國三也曾記載日本部分的該段史蹟,不過可能源自於聽說,所以文中出現阿奇支為織田信長部下,但織田最後死於明智之手的記載,阿奇支(Akechi)即日文明智的唸法。

謎团[编辑]

天正10年(1582年)5月,光秀被解除招待德川家康的任務,前往支援羽柴秀吉進攻毛利家,並於6月2日(6月21日)早上出陣。途經龜山城内的柴野附近時,光秀向重臣傳達討伐信長之意。

明智光秀為何突然叛變織田信長,到今天仍然是未解之謎,路易斯·弗洛伊斯於《耶穌會日本年報》上記載當時明智光秀率軍衝入本能寺並向織田信長射箭;當時的權中納言山科言經的《言經卿記》亦明記發生時間與明智光秀衝入本能寺。以下為主要幾種說法:

  • 怨恨說
  • 天目山之戰後,織田信長邀請德川家康參加慶功宴,當時光秀負責接待家康的工作,但信長因為不滿光秀的招待品太過昂貴以及嫌湖水的魚味道有異,因此斥責光秀,並命令由其他人負責工作,在家臣的勸阻下,才由光秀繼續接待。
  • 當光秀攻下波多野氏的八上城後,信長決意斬殺波多野秀治和波多野秀尚,結果在交換人質前惹怒了波多野的家臣將光秀的母親(亦有說是並非光秀真正的母親)殺害。
  • 在征伐武田勝賴之時,光秀因為失言被信長斥責,然後被侍童森蘭丸以鐵扇打光秀。
  • 坂本城的城主將會由森蘭丸就任,因而光秀會失去該地的領土。
  • 雖然明智光秀屢立戰功,但織田軍的大權卻逐漸落在與光秀有過節的的猴子(羽柴秀吉)手裡,光秀逐漸被冷落,使光秀心生不滿。
  • 四國說
明智光秀的重臣齋藤利三與四國大名長宗我部元親有婚姻關係,但在1580年信長開始對四國進行侵略,齋藤利三集合討伐四國的武士,實際上在本能寺攻擊信長。[3]
  • 不安說
  • 幕府再興
在發動本能寺之變前,有傳光秀有意將足利義昭復興,於是征伐中國時,將織田信長解決,藉機製造混亂,讓義昭有機會回京。
  • 黑幕
關於黑幕的說法,支持者總會在事件中加上另一位人物的名字,當中以德川家康和羽柴秀吉最為常見。
  • 入唐
包含與光秀有同血脈的明智憲三郎考據:光秀是信長接待外臣的要員之一;他知悉信長在聽取有關明國國勢中衰時,頗有取道朝鮮、入唐的戰略。再者,信長已經定下移封光秀至南九州的計劃,光秀無從表達之餘,亦恐冒國人反抗、領地收回、光秀切腹的懲罰(例如後來佐佐成政的事例),前景難料。由於光秀希冀和平,暗裏大為反對,(後世實行信長入唐計劃的有秀吉以及明治維新以後的日本政府,都是動用舉國力量,將國勢擴張至國外的思維)遂冒著只要信長一死就再無人能大舉殘害國民生命的風險而叛變。[4]
  • 同性戀說
織田信長、森蘭丸與明智光秀可能都有同性戀關係,明智出於嫉妒或想搶奪森蘭丸而做出叛變。


2017年9月11日三重大學日本教育學系歷史專家藤田達生教授表示,尋獲一封明智光秀簽署的書信正本,書信正本長約57厘米,闊11.5厘米,相信寫於本能寺之變發生後10日,專家根據信中的花押和筆迹,判斷書信是由明智光秀所寫,給予反織田信長派的武將土橋重治,而從摺痕看來,書信是以密函方式送出。明智光秀在信中寫道,被織田信長驅逐出京畿的將軍,已接受其邀請重返京畿,可見明智光秀打算重振室町幕府,雖然信中完全沒有提到足利義昭的名字,但藤田達生教授根據其中的遣詞用字,判斷信中接受邀請的人實際上就是足利義昭。該封書信目前於岐阜縣美濃加茂巿收藏,之前有關書信的複製本已存在,一直保存於東京大史料編纂所。

身死[编辑]

光秀在6月3日至4日期間費力勸降諸方勢力,尤其希冀細川藤孝筒井順慶加入己方,但多數織田家臣對光秀弒主感到不齒皆選擇回絕,少數支持者都是實力不成氣候的小勢力。6月5日,光秀進入安土城,將信長貯藏的金銀財寶等名物分給家臣。7日,朝廷派敕使吉田兼和拜訪明智光秀,任命其為京都守護,維持京都地方的治安。9日,正準備前往京都時,光秀接到了秀吉回師的消息後,出兵山崎。

光秀回軍於6月13日與羽柴秀吉丹羽長秀織田信孝等激戰於天王山山麓的山崎(現在的京都府大山崎町及大阪府島本町附近)(山崎之戰),其中羽柴軍約2萬7千(池田恒興4,000、中川清秀2,500、織田信孝丹羽長秀蜂屋賴隆等8,000。此外,也有稱羽柴軍兵力4萬餘的史料),明智軍約1萬7千。決戰時由於黑田孝高佔據地勢,加上多數部將選擇支持打出討逆叛徒口號的秀吉軍,明智軍潰敗。光秀循小路欲逃回阪本,卻於當日深夜在小栗栖遭到狩獵落敗武士的土民襲擊而受重傷,最後由家臣溝尾茂朝為之介錯,。

人物[编辑]

  • 據說明智光秀是禿頭,信長老是以此取笑光秀,但實際情況不明,也不排除信長以其「光秀」二字取笑。因为“光”与“秀”各取一半重新拼合便是一个“秃”字。
  • 葡萄牙耶穌會傳教士路易士·佛洛伊斯編纂的『日本史』中,對光秀有如此描述:
    • 「憑藉著才智、深謀、狡猾得到信長的寵愛」
    • 「喜好背叛與密會」
    • 「將自己偽裝的不引人注目,擅長關於戰爭的謀略,富於忍耐力,是計謀與策略的高手。向朋友吹噓自己掌握、精通了72種欺人之術」
    • 「擁有高深的築城造詣,建築手腕優秀」
    • 「深諳利用主君恩典之道」、「在保有並增加自身的恩寵上異常地機敏」、「從不對獻給信長之物有所懈怠,為了獲得親愛,對信長的喜好瞭若指掌,關於其嗜好和希望也是從不違逆」、「他(光秀)的種種舉措博得了信長的同情,但也有ㄧ部分人目擊到他對於服侍信長並不熱心,所以他會在必要的場合故意流淚,並裝的像是發自內心的ㄧ般」
    • 「科刑殘酷」、「獨裁」、「遴選熟悉戰陣之士並加以掌握」
    • 「在殿內(織田家中)被視為外來者,幾乎所有人都看他不順眼」
    • 「其子女都非常美麗優雅,彷彿歐洲的王族ㄧ般」
  • 在宗教事務上,被佛洛伊斯稱之為「惡魔(佛教道教)與偶像崇拜的強力友人」,對於耶穌會「表現冷淡並帶有敵意」。
    • 佛洛伊斯對光秀採取比較批判的描述,亦可能與兩者間緊張的關係有關。
    • 不過,史料上也並無光秀迫害天主教的紀載,甚至在本能寺之變時留有其旗下小姓給予傳教士庇護的紀錄。
  • 在本能寺之變信長死亡後,光秀立即佔領安土城,將安土城的資產,強行搬運到坂本城,有人將之視為盜賊行徑。
  • 光秀喜歡和歌茶道,此外他在領內有良好的政治手腕,當時地方上對光秀的善政抱有好感。
  • 相傳光秀之妻熙子在過門之前,曾感染天花。雖然後來痊癒,卻在臉上留下疤痕。熙子家人怕光秀嫌棄,私下願以熙子之妹代替,但光秀在識破後卻不以為意地迎娶熙子。兩人婚後感情相當堅貞。熙子還曾於光秀流浪各國時,剪髮變賣、換取錢穀。某些史料稱熙子後來在光秀某次重病時,日夜看護至積勞成疾而逝。但也有本能寺之變後,熙子在羽柴軍包圍坂本城時自害的說法。
  • 光秀在當時以善使鐵炮火繩槍)的高手聞名,侍官於朝倉家時,曾以用鐵炮射下約45公尺外的飛鳥而技驚四座。
西教寺内的明智光秀辞世诗之碑

南光坊天海傳說[编辑]

相傳在山崎之戰中,光秀早已離開、沒被殺害,並改姓為南光坊天海、幫助德川家康推翻豐臣秀吉。以下是這傳說的根據:

  1. 日光東照宮有名身穿明智家桔梗紋的謎之武將雕像存在。
  2. 日光山輪光寺有處瀑布名叫「明智平」。
  3. 秀忠的「秀」和家光的「光」,家康後繼者們的名字有著光秀這兩字。
  4. 歷史記載:光秀死於天正10年(1582年),但是在比叡山飯室谷長壽院旁的不動庭之石燈上,卻刻著感謝光秀布施的「奉寄進 願主光秀 慶長二十年二月十七日」(1615年)。
  5. 有被認為可能是天海所穿戴過的鎧甲留下
  6. 天海說服德川家康,讓昔日光秀的家老—齋藤利三的遺子於福(日後的春日局)成為德川家光的奶娘且受到重用。
  7. 天海過世之後,諡號為慈眼大師,但是在京都府的慈眼寺竟然也同時祭拜著明智光秀的牌位,其表刻著「主一院殿前日州明叟原玄智大居士神儀」,背面刻道「順逆無二門 大道徹心源 五十五年夢 覺來歸一元」,即光秀的辭世詩。
  8. 東京特別節目(2000年8月6日、TBS系列「日立 世界・不思議発見!」放映)進行了筆跡鑑別,出現「和本人極像,又或者是親近的人」的結果。
  9. 在方廣寺鐘銘事件與大坂冬之陣中,天海對豐臣家採取趕盡殺絕的主張與計策。

雖然如此,現今卻沒有留下確實的證據,而且把他們一生重整的話,將達116歲(記錄為108歲;相較之下,另一派主張天海為光秀女婿-明智秀滿的說法,則在年齡上較為合理),以當時來說不太合理,因此還是沒法確定他們是否同一人。

而且也有以下反論:

  1. 桔梗紋是許多自稱清和源氏出身的武將常使用的,包含山縣昌景跟加藤清正都使用桔梗紋。自稱源氏的德川家在東照宮設置有桔梗紋的雕像並不奇怪。
  2. 秀忠的「秀」來自豐臣秀吉,家光之名也是以心崇傳所取。
  3. 天海有僧兵出身的說法,有鎧甲留下也不奇怪。
  4. 慈眼乃是頗為常用的佛教用語,全日本有約三十座慈眼寺,並非因為天海而來。
  5. 比叡山的石碑很可能是後世偽造。
  6. 特别节目的结论其实是说虽然几个字有一定的相似度,但总体上看,并不是一个人。

登場作品[编辑]

小說[编辑]

影視劇[编辑]

人形淨瑠璃歌舞伎[编辑]

遊戲[编辑]

動漫畫[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註解[编辑]

  1. ^ 《明智光秀公家譜覚書》,《大日本資料》〈細川文書〉東京大学史料編纂所編 東京大学出版会発行
  2. ^ 明智光秀 : つくられた「謀反人」
  3. ^ 逆說日本史 井澤元彥著 小學館
  4. ^ 《揭開本能寺之變400年謎團:顛覆勝者的史觀 重新解讀一夕改變日本歷史軌跡的軍事政變》,明智憲三郎/著 任鈞華/譯 遠足文化/出版 (2016/07/20)
織田四天王
柴田勝家 | 丹羽長秀 | 瀧川一益 | 明智光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