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治·馬戛爾尼,第一代馬戛爾尼伯爵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马戛尔尼伯爵
The Earl Macartney

阁下巴斯勋章
George Macartney, 1st Earl Macartney by Lemuel Francis Abbott.jpg
马戛尔尼伯爵画像,莱缪尔·弗朗西斯·阿博特英语Lemuel Francis Abbott
格林纳达总督
任期
1776年–1779年
君主 乔治三世
前任 威廉·扬英语Sir William Young, 1st Baronet
继任 Jean-François, comte de Durat
马德拉斯总督
任期
1781年6月22日-1785年6月14日
君主 乔治三世
前任 Thomas Rumbold
继任 阿奇博尔·坎贝尔英语Archibald Campbell (British Army officer)
开普殖民地总督
任期
1797年–1798年
君主 乔治三世
前任 Abraham Josias Sluysken
继任 弗朗西斯·邓达斯
个人资料
出生 (1737-05-14)1737年5月14日
爱尔兰安特里姆郡
逝世 1806年5月31日(1806-05-31)(69歲)
英格兰密德萨斯郡
母校 都柏林三一学院

乔治·馬戛爾尼,第一代馬戛爾尼伯爵KB英语:George Macartney, 1st Earl Macartney;1737年5月14日-1806年5月31日),英国政治人物外交官

早年生平[编辑]

马戛尔尼出身于一个苏格兰贵族家庭,在爱尔兰出生。1759年,他毕业于都柏林三一学院,之后进入伦敦坦普尔大学进修,师从荷兰伯爵亨利·福克斯

1764年,他被任命为全权特使,赴俄国叶卡捷琳娜二世商谈结盟事宜。之后他进入英国议会。1769年,他返回爱尔兰出任爱尔兰议会议员,并出任爱尔兰事务大臣。1772年,在他辞职之后,被封为骑士

1775年,他出任加勒比群岛总督,1776年被封为“马戛尔尼男爵”,属爱尔兰贵族序列。1780年,出任印度马德拉斯总督,驻今昌奈。1786年,他拒绝出任印度总督,返回英国。1792年,他被加封为“马戛尔尼伯爵”。

出使中国[编辑]

1792年9月26日,英国政府任命马戛尔尼为正使,乔治·斯当东为副使,以贺乾隆帝八十大寿为名出使中国,这是西欧国家政府首次向中国派出正式使节。隨員80餘人,包括天文數學家、藝術家、醫生,和95名衛兵,由兵船護送,費用歸東印度公司負擔[1]:39。所攜「貢品」,約值1萬5千餘英鎊,內有天文、地理儀器、圖書、毯氈、軍用品、車輛、船式,總計600箱,俱為用心選購,以表示英國文明[1]:39

1793年8月,馬戛爾尼一行抵達北京[1]:39。8月5日(乾隆五十八年六月廿三),英国使团乘坐一艘六十门炮舰“狮子”号和两艘英国东印度公司提供的随行船只抵达天津白河口,之后换小船入大沽。奉命在此等候的天津道乔人杰和通州协副将王文雄上船迎接,并准备菜蔬酒肉迎接。使团进入天津,受到直隶总督梁肯堂的欢迎。

马戛尔尼晋见乾隆
詹姆斯·吉尔雷所绘此事漫画

8月9日,使团离大沽赴北京,途中在通州停留,与中国礼部官员发生礼仪争执。9月2日,又离北京赴承德避暑山庄晋见乾隆帝,途中参观了长城。9月13日,使团抵达热河,向中国政府代表和珅递交了国书,并同其就礼仪问题再度发生争执。最终双方达成协议,英国作为独立国家,其使节行单膝下跪礼,不必叩头[2]

9月14日(八月初十),乾隆帝正式接见使团,马戛尔尼代表英国政府向其提出了七个请求,要求签订正式条约:

  • 开放宁波舟山、天津、广州之中一地或数地为贸易口岸
  • 允许英国商人比照俄国之例在北京设一仓库以收贮发卖货物,在北京设立常设使馆
  • 允许英国在舟山附近一岛屿修建设施,作存货及商人居住
  • 允许选择广州城附近一处地方作英商居留地,并允许澳门英商自由出入广东
  • 允许英国商船出入广州与澳门水道并能减免货物课税
  • 允许广东及其他贸易港公表税率,不得随意乱收杂费
  • 允许英国圣公会教士到中国传教

同时,英国使团向清政府赠送了一批国礼,其中包括:前膛枪等武器、望远镜地球仪天文学仪器、钟表和一艘英国最先进的110门炮舰模型。然而對於英國人在大型禮物上的擺譜,清廷工匠、官員認為天球、地球之類的與清宮所陳列者並無差別,裝飾反而不如,玻璃掛燈也與圓明園中者無異,所謂需要專人裝配的鐘錶,其方法“並無奇巧”,和北京城內鐘錶匠的作法相同。乾隆在看到禮物之後,覺得英使不過是誇大其詞,因為“所稱奇異之物,只覺視等平常耳”,馬戛爾尼也驚嘆清朝宫中的物品不输於訪華團從英国送來的禮物[3]

乾隆帝要馬戛爾尼跪拜,他只肯行英式一膝一跪之禮,堅持不肯行三跪九叩之禮,乾隆帝大為不懌[1]:39。及見到國書,復知英使之來,並非專為賀壽,實別有干請,決定要他早日離去[1]:39

馬戛爾尼以書面列舉請求,所有浙江、天津通商,京城設立貨行,給予舟山小島,另撥廣州地方一處居住,減免廣州、澳門往來各稅,明定海關稅則,俱不准行[1]:39。馬戛爾尼提出開放寧波、舟山、天津等地為商埠,由於上述請求涉及割地和免税,因此清政府嚴正拒絕。

9月21日,使团回到北京。10月7日,和珅向使团交呈了乾隆帝的回信和回礼。使团离开北京,经京杭大运河杭州等地参观。在游历了中国东部之后,11月9日,使团抵达杭州,12月9日抵达广州两广总督在广州送行。

之后,使团在澳门停留了一段时间,并于1794年3月17日离开中国,9月6日回到英国朴次茅斯军港。馬戛爾尼的隨員安德遜說:“我們的整個故事只有三句話:我們進入北京時像乞丐;在那里居留時像囚犯;離開時則像小偷。”[4]马戛尔尼和他的随从团员撰写了大量的回忆录,成为了欧洲研究清朝的珍贵资料。在总结自己失败的原因时,他认为是翻译水平过低导致的[5]

晚年经历[编辑]

1795年,马戛尔尼作为密使出访撒丁王国,商谈反法同盟事宜,之后他再次被封为“马戛尔尼男爵”,不过这次是作为大不列顛贵族受封。

1796年底,他被任命为好望角总督,统治新获得的开普殖民地。1798年11月,他因健康原因辞职。1806年逝世。

著作[编辑]

其他[编辑]

其后裔简·马戛尔尼(Jane Macartney,中文名马珍)於2008年5月開始為《泰晤士報》駐北京特派記者汶川大地震之際做了許多相關報道。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郭廷以:《近代中國史綱》,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1979年
  2. ^ 不愿下跪的先祖:马戛尔尼家族往事. 网易历史频道. 2009-02-11 (中文). 
  3. ^ 张晓川《外交大话的背后:乾隆缘何高冷拒英使》,瀛寰新谭,2015-10-17
  4. ^ 佩雷菲特:《停滯的帝國
  5. ^ 马谧挺. 《马戛尔尼总结访华失败原因:翻译水平过低导致》. 凤凰网. [2012年1月21日] (中文). 

研究書目[编辑]

  • Cranmer-Byng, J. L. "Lord Macartney’s Embassy to Peking in 1793." Journal of Oriental Studies. Vol. 4, Nos. 1,2 (1957-58): 117-187.
  • Hevia, James Louis. (1995). Cherishing Men from Afar: Qing Guest Ritual and the Macartney Embassy of 1793. Durham: Duke University Press.
    • 中文版:何伟亚. 《怀柔远人:马嘎尔尼使华的中英礼仪冲突》. 北京: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2 (中文(中国大陆)‎).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