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象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现象学英语phenomenology)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哲学流派之一,由德国哲学家胡塞尔奠基于1900年,胡塞尔深受波查諾(B.Bolzano, 1781-1848)之「真理自身」——即超越時空與個人之絕對、又普遍的客觀存在者——的理念的影響,而提出對意識本質的研究,或描述先驗的、絕對的認識之根本與法則;他稱之為「现象学」。

概述[编辑]

胡塞爾思想發展的第一個重要轉折點的標誌是《邏輯研究》(Logical Investigations)。这本书是近当代哲学最重要的著作之一,为哲学的发展在本体论认识论之间开拓了新的道路。在它的感召下,大批思想家汇集到“回到事物本身”(Zurück zu den Sachen selbst)的大旗下,其中包括莫里茨·盖格(Moritz Geiger)、亚力山大·普凡德尔(Alexander Pfaender)、马克斯·舍勒(Max Scheler)、奥斯卡·贝克(Oscar Becker)、特奥多尔·康拉德(Theodor Conrad)等人。此外还有大批哲学家,虽然并非严格意义上的现象学家,他们的思想也受到了现象学的很大影响,其中就包括萨特海德格尔梅洛-庞蒂伽达默尔等等重要哲學家。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现象学通过他们的演绎发展,仍然活跃于当代的思想界,成为当代哲学的一个有机的组成部分。

现象学强调对直接直观经验感知的区分,认为哲学(或至少是现象学)的主要任务是厘清二者之间的关联,并且在直观中获得对本质的认识。如胡塞尔在《哲学与现象学研究年鉴创刊号的前言中所称:

将各个编者联合在一起并且甚至在所有未来的合作者那里都应当成为前设的东西,不应是一个学院系统,而毋宁说是一个共同的信念:只有通过向直观的原本源泉以及在此源泉中汲取的本质洞察的回复,哲学的伟大传统才能根据概念和问题而得到运用,只有通过这一途径,概念才能得到直观的澄清,问题才能在直观的基础上得到新的提出,尔后也才能得到原则上的解决。[1]

从这一意义上来说,现象学首先是一种方法,即从直接直观和先验本质中提取知识的途径。海德格尔在1925年的“现象学基本问题”讲座中便指出了这个意义上的“现象学”并确信,“现象学发现的伟大之处并不在于那些实际获得的、可估价和可批判的结果,而是在于它就是对哲学中的研究可能性的发现。”[2]

在方法之外,现象学在研究对象上找到了连接心理学逻辑学的中间地带,为“纯粹逻辑学”找到了根基。另一方面,在研究途径上,现象学找到了实证主义形而上学之间的一条道路,被胡塞尔本人称为“先验经验主义[3]

现象学概念[编辑]

最基本形式的现象学尝试为通常认为主观性观点的客观性研究创造条件约束:关注(consciousness)和关注体验的概念,比如判断,理解和情感。尽管现象学寻求成为科学的,它没有尝试从临床心理学或者神经学角度来研究关注。相反,它寻求通过系统直觉去决定关注和关注体验的基础属性结构

胡塞尔在他师从的哲学家、心理学家弗朗茲·布倫塔諾(Franz Brentano)和卡爾·斯圖姆夫(Carl Stumpf),的讲座和著作中催生了现象学说的很多重要的概念。一个胡塞尔從布倫塔諾借鉴的现象学的重要元素就是意向性(intentionality ,通常也被称作aboutness),指出关注总是某些特定关注(consciousness of something)。关注对象自己被称作意向对象,并且常常以不同方式用来代替关注,比如理解、记忆、关联和延伸,直观,等。通过这些不同的意向性,虽然都具有不同结构和不同的方式存在于对此物的意向中,一个对象仍然成为同一个相同个体;针对相同意向对象的意向性在直觉中,就是立即生成的此对象物的附属性和最后对它的记忆

虽然很多现象学方法引入了几种简化,现象学基本上还是反对简化(anti-reductionistic);简化仅仅是更好理解和描述意向性机理的工具,不是为减少任何表现为陈述。换句话说,当一个引用被指向一个事物的技术或者概念,或者当一个人描述一个相同的有组织体(identical coherent thing)的组织(constitution),通过描述一个人“真实”所见到的,只有这些不同侧面和角度,表面东西,这无法得出事情是唯一并排他的符合这些描述:简化最终目的是去理解这些不同的角度构成人通过经历实际体验到的事物。现象学是胡塞尔时期的心理学和物理学所直接产生的(direct reaction)。

虽然早先被黑格爾(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使用过,但是胡塞尔对这个术语的采用促使它成为哲学课程的命题。从哲学角度上,现象学是它的方法,虽然这个词汇具体含义由于先前哲学家采纳后不停变化。胡塞尔设计,现象学是一种哲学探究方法,它抛弃理性一边的选择倾向。这个理性倾向自从柏拉图(Plato)用知觉关注来介绍个体的生活经历(lived experience)概念时起,就一直是西方思想的主体。胡塞尔的方法要求不下判断、依赖知觉掌握知识,不作预设和理性思考,这隐隐来源于认识论的一个机制(epistemological device),带有怀疑主义的根基,叫epoché。有时候被称作「体验科学」(science of experience)的现象学方法根植于意向性,这个胡塞尔的意向性理论(由布倫塔諾发端而来)。意向性代表另一种替代表达理论(representational theory),其含义是实在不能被直接掌握,因为它是只有通过理解现实、将其在头脑中表达而得到。胡塞尔不同看法是关注不在意念中而是关注非自己而外的事物(意向对象),不管此事物是物质实体或者想象中的思维片段(例如,思维段所附加或者实际的过程)。因此现象学方法存在于对现象的表述,也就是立即出现的意识关注。

代表思想家[编辑]

胡塞爾[编辑]

1900年至1901年胡塞尔发表两卷本的巨著《逻辑研究》成为现象学的开山之作。胡塞尔的思想曾经长期被忽视,近年来又引起了注意,他的思想还有很大一部分没被发掘出来。 胡塞爾(Husserl, 1859-1938)提出一個口號:返回「事物本身」,也就是回到意識領域,丟開通常的思維方式,採取「還原法」對於我們通常的判斷「懸置」起來,「加上括號,存而不論」,如此才能直覺到純意識的本質或原型發現意識中的基本結構:「意向性」即意識總是指向有關某對象意識

茵加登[编辑]

茵加登(R. Ingarden, 1893-1970)認為作品是種獨特的存在,既非實在客體,也非觀念客體,而是一種純意向性客體。透過審美經驗,在欣賞者欣賞或閱讀過程中對於審美對象的觀照過程,使審美經驗「預備情緒」,繼而使審美對象形成。茵加登的美學對於後起的結構主義符號學語意學分析哲學等,都發生過影響,是種系統論科學方法,他突出了欣賞者參與藝術作品創造的能動作用,對後來的解釋學美學和接受美學也有重要影響。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Husserl, Aufsätze und Vorträge (1911-1921), Hua XXV, Dordrecht u.a., 1987, S. 63f.
  2. ^ Heidegger,Prolegomena zur Geschichte des Zeitbegriffs, Frankfurt a.M. 1979, GA 20, S. 184.
  3. ^ Husserl, Phänomenologische Psychologie, Hua IX, Den Haag 1962, S. 300.

书籍[编辑]

刊物[编辑]

研究書目[编辑]

  • 倪梁康:《現象學及其效應》(北京:三聯書店,1994)。
  • 張祥龍:《從現象學到孔夫子》(北京:商務印書館,2001)。
  • 新田義弘『現象学と解釈学』筑摩書房〈ちくま学芸文庫〉、2006年 ISBN 4480090029

外部链接[编辑]

Wiktionary-logo-zh.png
维基词典上的词义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