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停心觀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五停心觀,又稱五禪五門禪五淨行五度門佛教術語,五種修行禪定的方法合稱。興起於部派佛教時期,漢傳佛教將其判為小乘佛教禪修法。

概論[編輯]

一般來說,五停心觀分別是指不淨觀慈悲觀因緣觀數息觀界分別觀五者。

在釋迦牟尼時代,對於不同根性習氣煩惱的弟子,教授了許多種不同的對治煩惱的方法,包括不淨觀等的五停心觀修行,以便能順利進入所謂「四禪八定」的禪定。

龍樹菩薩在大智度論中曾清楚的說明這個修行的次第關係,表示五欲、五蓋的降伏才能得初禪,而要修的方法就是不淨觀、數息觀等。[1]

在佛典記載之中,佛度眾早期先教授弟子修習不淨觀,但後來因僧團有人修行不淨觀而有厭世情形[2],後衍生外道因受天魔的影響產生邪見,殺害不少比丘。為使弟子能勤修智慧,樂受、樂住正法,因此 佛又教授了安那般那念,令佛弟子能依次第修行,不會受惡法的影響。[3]

此外,阿含經中也出現以不淨觀、慈心觀、無常觀、安那般那念並舉[4][5],將數息觀、不淨觀、與四無量心並舉[6],不淨觀、慈愍觀與因緣觀並舉[7],將不淨觀、慈愍觀與因緣觀,合稱做三良藥,可對治三毒[8]

數息觀不淨觀部派佛教論典中合稱二甘露門[9][10][11]。《大毘婆沙論》以界分別觀為聞思修三慧的入門,提出以觀察名、自相、共相來修行的方法[12]說一切有部論師法救在《雜心論》中,提出不淨觀、數息觀與界分別觀,同列作三度門[13]。說一切有部所傳的禪修法,由二甘露門開始,進修界分別觀,最終至涅槃,以此三種禪觀為禪修基礎[14]

說一切有部瑜伽師僧伽羅叉造《修行道地經》,提出對治瞋、癡、多尋思、憍慢、淫慾等的五種禪法[15]。前四者為不淨觀、慈心觀、因緣觀、數息觀,大致對應於《雜阿念經》提到的四觀[4]。當中所說對治我慢的第五禪觀法,觀察人死後的白骨分散,雖未明說,但近於界分別觀[16][17]

大乘佛教《大般若經》中,首次將不淨觀慈悲觀因緣觀數息觀界分別觀等五種慧觀並列[18]。《瑜伽師地論》、《大乘阿毘達磨集論》中稱為五淨行[19][20]漢傳佛教中稱為五停心觀[21][22]。在這些經典中,五停心觀皆是成組出現,而且強調它們分別對治的功能。

姚秦時代,由鳩摩羅什傳入中國的五門禪法,以念佛觀來取代界分別觀[23][24][25]。稍後天台宗智顗在解說五停心觀時,將此說法也列入[26][27]智顗認為,界方便觀可以破除境界逼障,與念佛觀功能相同[28],且念佛觀為大乘菩薩法門[29]。界分別觀則被判為小乘佛教禪觀[30],所以可以用念佛觀來取代界分別觀。

淨土宗主要採用這種說法[31][32][33]印光法師認為可以用念佛來取代五停心觀[34]。從某些淨土宗古德的著述來看,認為念佛勝於五停心觀[35]

受天台宗與淨土宗影響,漢傳佛教中主要以念佛觀來取代界分別觀,界分別觀因而少人修習。 智顗將五停心觀列為小乘三賢中的初賢。天台宗,也將不淨觀、八背捨、九次第定、師子奮迅、超越三昧,合稱為五禪。

分別[編輯]

在修四念處之前,應首先修習的五種禪觀之一[來源請求],以降伏世俗心緒和慾望,使心思安定下來。這就是:不淨觀慈悲觀因緣觀數息觀界分別觀,分別對治貪慾、嗔恚、愚痴、散亂之心、我見:

不淨觀[編輯]

觀察原來覺得潔淨美好的事物的不淨之相,是停止貪慾的方法。適合貪著心多的人修習。欲界最重貪為男女欲貪,以白骨觀,九想觀來對治,以漸斷除對男女色及對色身的貪愛不捨,而能斷身見,乃至斷三縳結,證初果。進修解脫法門,得解脫。

慈悲觀[編輯]

觀察一切有情的可憐之相,發起慈悲心,樂對眾生與樂拔苦,因而停止嗔恚的方法。適合嗔恚多的人修習。蓋瞋火燒心難止息故,在修學禪定前,藉觀想一切有情的可憐之相,產生慈悲之念,以對治嗔恚;說嗔恚多的人應主修此觀。《四教義》卷四:「嗔恚多者,對治修慈。」

因緣觀[編輯]

在禪定狀態中觀想十二因緣之理,認識三世因果相續,以退治不明佛理者的「愚痴」。謂「愚痴」多者應修此觀。《四教義》卷四:「愚痴多者,對治修因緣觀。」

數息觀[編輯]

數息觀是梵文Ānāpāna-smṛti的意譯,亦作「持息念」;音譯「安那般那」、「阿那波那』,略寫「安般」;直譯「念出息入息』,梵漢並舉,譯作「安般守意」。坐禪時藉專心計數呼吸(出入息)次數無有錯數,從一數到十,使分散浮躁的精神(意根意識)專注於一境,進入禪定意境。東漢時安世高曾譯《安般守意經》,專講修持此禪觀法。適合散心多的人修習。

界分別觀[編輯]

觀察四大的特質與變化,了解無我,以破除我執

第二種[編輯]

念佛觀[編輯]

念佛身相好、功德莊嚴、萬德洪名,以停止種種的業障及苦惱。惑業苦三障循環不已,透過虔誠念佛,轉自心的染念為淨念,並且能蒙佛陀慈悲加被,因而消除身口意之業障。

念佛的本義,並非只單純持誦經文、持誦佛號,而是在於日常生活中,實現前四觀的法義。 讓前四觀並非只是"觀照",而是要內化至心性中,且不加造作,自然而然的清楚透徹。

隨緣自在,清楚覺照。

印光法師認為可以用念佛來取代五停心觀[36]。從某些淨土宗古德的著述來看,認為念佛勝於五停心觀。[37]

註釋[編輯]

  1. ^ 《大智度論》卷17〈1 序品〉 :「問曰:汝先言呵五欲,除五蓋,行五法,得初禪。修何事、依何道,能得初禪?答曰:依不淨觀、安那般那念等諸定門。」(CBETA, T25, no. 1509, p. 185, b27-c1)
  2. ^ 《雜阿含經》卷29:「諸比丘修不淨觀已,極厭患身,或以刀自殺,或服毒藥,或繩自絞、投巖自殺,或令餘比丘殺。」 (CBETA, T02, no. 99, p. 207, b24-26)
  3. ^ 《雜阿含經》卷29〈809經〉:「時,鹿林梵志子即以利刀殺彼比丘,次第,乃至殺六十人。爾時,世尊至十五日說戒時,於眾僧前坐,告尊者阿難:『何因何緣諸比丘轉少、轉減、轉盡?』阿難白佛言:『世尊為諸比丘說修不淨觀,讚歎不淨觀。諸比丘修不淨觀已,極厭患身……』廣說乃至『殺六十比丘。世尊!以是因緣故,令諸比丘轉少、轉減、轉盡。唯願世尊更說餘法,令諸比丘聞已,勤修智慧,樂受正法,樂住正法。』佛告阿難:『是故,我今次第說,住微細住,隨順開覺,已起、未起惡不善法速令休息,如天大雨,起、未起塵能令休息。如是,比丘!修微細住,諸起、未起惡不善法能令休息,阿難!何等為微細住多修習,隨順開覺,已起、未起惡不善法能令休息?謂安那般那念住。』阿難白佛:『云何修習安那般那念住,隨順開覺,已起、未起惡不善法能令休息?』佛告阿難:『若比丘依止聚落……』如前廣說,乃至『如滅出息念而學。』佛說此經已,尊者阿難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4. ^ 4.0 4.1 《雜阿含經》卷29:「有比丘修不淨觀斷貪欲,修慈心斷瞋恚,修無常想斷我慢,修安那般那念斷覺想。云何?比丘!修安那般那念斷覺想?是比丘依止聚落,乃至觀滅出息如觀滅出息學,是名修安那般那念斷覺想。」」 (CBETA, T02, no. 99, p. 209, c15-p. 210, a4)
  5. ^ 《增壹阿含經》卷6〈利養品〉:「尊者須菩提語釋提桓因言:「善哉!拘翼!法法自生,法法自滅;法法相動,法法自息。猶如,拘翼!有毒藥,復有害毒藥。天帝釋!此亦如是,法法相亂,法法自息。法能生法,黑法用白法治,白法用黑法治。天帝釋!貪欲病者用不淨治,瞋恚病者用慈心治,愚癡病者用智慧治。如是,釋提桓因!一切所有皆歸於空,無我、無人,無壽、無命,無士、無夫,無形、無像,無男、無女。猶如,釋提桓因!風壞大樹,枝葉彫落;雷雹壞苗,華菓初茂,無水自萎;天降時雨,生苗得存。如是,天帝釋!法法相亂,法法自定,我本所患疼痛苦惱,今日已除,無復患苦。」」 (CBETA, T02, no. 125, p. 575, c11-23)
  6. ^ 增壹阿含經》卷7〈安般品〉:「汝當修行安般之法,修行此法,所有愁憂之想皆當除盡。汝今復當修行惡露不淨想,所有貪欲盡當除滅。汝今,羅雲!當修行慈心,已行慈心,所有瞋恚皆當除盡。汝今,羅雲!當行悲心,已行悲心,所有害心悉當除盡。汝今,羅雲!當行喜心,已行喜心,所有嫉心皆當除盡。汝今,羅雲!當行護心,已行護心,所有憍慢悉當除盡。」 (CBETA, T02, no. 125, p. 581, c12-22)
  7. ^ 《增壹阿含經》卷23〈31 增上品〉:「極盛欲心,要當觀不淨之想,然後乃除。若瞋恚盛者,以慈心除之。愚癡之闇,以十二緣法然後除盡。」 (CBETA, T02, no. 125, p. 667, c9-12)
  8. ^ 增壹阿含經》卷12〈三寶品〉:「「如是,比丘亦有此三大患。云何為三?所謂貪欲、瞋恚,愚癡。是謂,比丘!有此三大患。然復此三大患,有三良藥。云何為三?若貪欲起時,以不淨往治,及思惟不淨道。瞋恚大患者,以慈心往治,及思惟慈心道。愚癡大患者,以智慧往治,及因緣所起道。是謂,比丘!此三患有此三藥。是故,比丘!當求方便,索此三藥。如是,比丘!當作是學。」」 (CBETA, T02, no. 125, p. 604, b6-14)
  9. ^ 《出曜經》卷17:「出息入息念者,安者謂息入,般者謂息出。彼修行人,當善觀察二甘露門:一者安般,二者不淨觀。」
  10. ^ 《五事毘婆沙論》:「謂入佛法者。有二甘露門:一不淨觀,二持息念。依不淨觀入佛法者觀所造色,依持息念入佛法者觀能造風。」
  11. ^ 《俱舍論》卷22:「入修要二門,不淨觀息念,貪尋增上者,如次第應修。」
  12. ^ 大毘婆沙論》卷26:「問云:何修習聞所成慧?答修觀行者,或遇明師,為其略說諸法要者,唯有十八界、十二處、五蘊。或自讀誦素怛纜藏、毘奈耶藏、阿毘達磨藏。令善熟已,作如是念:三藏文義甚為廣博,若恆憶持,令心厭倦。三藏所說要者,唯有十八界、十二處、五蘊。作是念已,先觀察十八界。彼觀察時,立為三分:謂名故、自相故、共相故。名者,謂此名眼界,乃至此名意識界。自相者,謂此是眼界自相。乃至此是意識界自相。共相者,謂十六行相。所觀十八界、十六種共相。彼緣此界,修智、修止。」
  13. ^ 《雜阿毘曇心論》卷5〈賢聖品〉「三度門者。謂不淨觀安般念界方便觀。」 (CBETA, T28, no. 1552, p. 908, b1-2)
  14. ^ 阿毘曇甘露味論》卷下:「趣涅槃道二種,一觀身不淨,二念數息。身意止中第一二解脫。四除入中,廣說不淨法。入定數息,一二乃到十念。守出入息,如守門人。觀一切法起滅。是二相、自相,六種分別。觀身無常苦空非我。如是一切諸法觀。恐畏世界,漸漸滅垢,行善法,起至涅槃。」六種分別,即是六界分別的另譯
  15. ^ 《修行道地經》卷2:「行者情慾熾盛,為說人身不淨。……瞋怒而熾多者,為說慈心。……設多愚癡,當觀十二因緣。……設多想念,則為解說出入數息。……設多憍慢 ,為說此義。」
  16. ^ 《修行道地經》卷2:「修行道者設多憍慢,為說此義:人有三慢,一曰言我不如某,二曰某與我等,三曰我勝於某。有念是者,為懷自大,當作此計:城外土塚間,棄捐骨鎖,頭身異處,無有血脈,皮肉消爛,當往觀此貧富、貴賤、男女、大小、端正、醜陋,枯骨正等,有何殊別?本末終時,肉衣、皮裹、血潤、筋束,衣服、香花、瓔珞其身,譬如幻化巧風所合,因心意識周旋而行,至於城郭、國邑、聚落,出入進止。作是觀已,無有憍慢。本無觀者,見於土塚間及一切人,等而無異。
  17. ^ 《雜阿含經》卷7:「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諸眾生此世活,死後斷壞無所有,四大和合,士夫身命終時,地歸地、水歸水、火歸火、風歸風,根隨空轉,輿床第五,四人持死人往塜間,乃至未燒。可知燒然已,骨白鴿色立,高慢者知施,黠慧者知受,若說有者,彼一切虛誑妄說,若愚若智,死後他世,俱斷壞無所有。』?」」 (CBETA, T02, no. 99, p. 44, a12-20)
  18. ^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331〈願行品〉:「未得不淨觀,謂得不淨觀,未得慈悲、念息、緣起、界差別觀,謂得慈悲、念息、緣起、界差別觀。」 (CBETA, T06, no. 220, p. 696, a28-b1)
  19. ^ 《瑜伽師地論》卷26:「云何名為淨行所緣?謂不淨、慈愍、緣性緣起、界差別、阿那波那念等所緣差別。」
  20. ^ 《大乘阿毘達磨集論》卷6:「淨行所緣復有五種。謂多貪行者緣不淨境。多瞋行者緣修慈境。多癡行者緣眾緣性諸緣起境。憍慢行者緣界差別境。尋思行者緣入出息念境。」
  21. ^ 智顗《四教義》卷4:「一明初賢五停心觀者。一阿那般那觀。二不淨觀。三慈心觀。四因緣觀。五界方便觀。此五通言停心者。停以停止為義。亦名五度門觀。若人歸依三寶受佛戒法。名佛四眾弟子。若聞生滅四諦之教。因此發聲聞心。欲觀四諦離生死苦求涅槃樂。但此以五種煩惱散動不定如風中燈。當修五種觀法。五種觀法者。一數息觀。二不淨觀。三慈心觀。四因緣觀。五界方便觀。」
  22. ^ 大乘義章》卷12:「五停心義四門分別:就初門中先釋其名,後辨其相。名字是何?一不淨觀。二慈悲觀。三因緣觀。四界分別觀。五安那般那觀。此五經中名五度門。亦曰停心。言度門者。度是出離至到之義。修此五觀能出貪等五種煩惱到涅槃處。故名為度。又斷煩惱度離生死亦名為度。通人趣入。因之為門。言停心者。停是息止安住之義。息離貪等制意住於不淨等法。故曰停心。」
  23. ^ 坐禪三昧經》卷上:「若多婬欲人,不淨法門治。若多瞋恚人,慈心法門治。若多愚癡人,思惟觀因緣法門治。若多思覺人,念息法門治。若多等分人,念佛法門治。諸如是等種種病,種種法門治。」
  24. ^ 思惟略要法》:凡求初禪先習諸觀,或行四無量,或觀不淨,或觀因緣,或念佛三昧,或安那般那,然後得入初禪則易。」
  25. ^ 五門禪經要用法》:「坐禪之要法有五門:一者安般、二不淨、三慈心、四觀緣、五念佛。」
  26. ^ 智顗《釋禪波羅蜜多法門次第》卷3:「二明內善者,即是五門禪。一阿那波那門。二不淨觀門。三慈心門。四因緣門。五念佛三昧門。此五法門通攝一切諸禪,發諸無漏故,名為內善。」
  27. ^ 智顗《釋禪波羅蜜多法門次第》卷3:「此而言之,但說五門,則攝一切內善,具足數人所明。初賢五停心觀發,與此有相開處。」
  28. ^ 四教義》卷4:「問曰:此處何故,不說念佛三昧為五種耶?答曰:開因緣觀,生界方便代也。界方便與小乘念諸佛相同,亦破境界逼迫障也。有人言:若作五度門,無念佛名。若作六度門,即明念佛度,治等分障道也。」
  29. ^ 智顗《釋禪波羅蜜多法門次第》卷3:「數息門,即是世間凡夫禪。次不淨門。即是出世間禪。諸聲聞人所行。次慈心門。即是凡聖二人。為大福德修慈。入四無量心。次因緣門者。即是辟支佛人之所行。次念佛門,功德廣大,即是諸菩薩之所行。」
  30. ^ 智顗四教義》卷4:「一明初賢:五停心觀者,一阿那般那觀,二不淨觀,三慈心觀,四因緣觀,五界方便觀。此五通言停心者,停以停止為義,亦名五度門觀。若人歸依三寶受佛戒法,名佛四眾弟子。若聞生滅四諦之教,因此發聲聞心。欲觀四諦,離生死苦,求涅槃樂。但此以五種煩惱,散動不定,如風中燈,當修五種觀法。五種觀法者,一數息觀,二不淨觀,三慈心觀,四因緣觀,五界方便觀。」
  31. ^ 蕅益智旭教觀綱宗》:「五停心者:一多貪眾生不淨觀。二多瞋眾生慈悲觀。三多散眾生數息觀。四愚癡眾生因緣觀。五多障眾生念佛觀。以此五法為方便,調停其心,令堪修念處,故名停心也。」
  32. ^ 《淨土資糧全集》卷3:「五停心:多貪不淨觀。多嗔慈悲觀。多散數息觀。愚癡因緣觀。多障念佛觀。」
  33. ^ 《印光大師文鈔》正編四:「如不能諦了我空.當依如來所示五停心觀.而為對治。(五停心者、以此五法、調停其心、令心安住、不隨境轉也、)所謂多貪眾生不淨觀,多瞋眾生慈悲觀,多散眾生數息觀,愚癡眾生因緣觀,多障眾生念佛觀。」
  34. ^ 《增廣印光法師文鈔》卷1〈與諦閒法師書〉:「只此一法,具攝五停心觀;若能隨息念佛,即攝數息、念佛二觀。而攝心念佛,染心漸可斷絕,瞋恚必不熾盛。昏散一去,智慧現前,而愚癡可破矣。」
  35. ^ 釋淨土群疑論》卷3 :「四功德勝者。前小乘行但作四念處觀。不能滅無量罪。今念佛一聲能除八十億劫生死重罪。功德無量如經具說。故一念念佛功德。勝彼十萬億歲如救頭燃作五停心觀四念處觀也。」(CBETA, T47, no. 1960, p. 50, a15-19)
  36. ^ 《增廣印光法師文鈔》卷1〈與諦閒法師書〉:「只此一法,具攝五停心觀;若能隨息念佛,即攝數息、念佛二觀。而攝心念佛,染心漸可斷絕,瞋恚必不熾盛。昏散一去,智慧現前,而愚癡可破矣。」
  37. ^ 釋淨土群疑論》卷3 :「四功德勝者。前小乘行但作四念處觀。不能滅無量罪。今念佛一聲能除八十億劫生死重罪。功德無量如經具說。故一念念佛功德。勝彼十萬億歲如救頭燃作五停心觀四念處觀也。」(CBETA, T47, no. 1960, p. 50, a1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