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乘佛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小乘佛教梵文हीनयान,拉丁转写:Hīnayāna)是大乘佛教所劃分的三乘教法中声闻乘缘觉乘的统称,包括了所有部派佛教教派。

因為“小乘”包含貶義,在學者及佛教徒間,長期存有爭議。1950年召開的世界佛教徒聯誼會達成明確共識,無論在西方或東方對南傳佛教的正确稱呼应当一律使用上座部佛教而非“小乘”[1]。因為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的支持,藏傳佛教信徒通常也避免使用小乘作稱呼,改稱為基乘

音義[编辑]

中文小乘一词譯自梵語 Hīnayāna,其中 Hīna 是小、低下意思;yāna 意為乘、車子,引申為教法、或通往解脫之道;合起來是「小車子」即「低下教法」的意思。

小乘的“乘”字在現代標準漢語中讀作chéng(音同“成”)。依古音亦读作shèng(音同“剩”),目前在台湾讀shèng。在现代標準汉语中,“乘”是多音字,shèng多用在“史乘”“野乘”等词汇。

歷史[编辑]

佛灭度后,出现上座部和大众部的根本分裂,之后各地进一步形成20多个部派。在公元前一世纪左右,大乘佛教成为印度佛教主流,小乘佛教部派仍继续流传。

漢傳[编辑]

隨著佛教在公元1世紀開始由印度向東方傳入,小乘佛教和大乘佛教同期傳入中國,中國開始有大量由梵文譯作中文的佛經,當中以安世高譯出大量小乘佛經。漢傳佛教的戒律主要傳承自法藏部,以《四分律》為主流。小乘佛教部派中對漢傳佛教影響最大的,為說一切有部經量部說一切有部的學說與戒律,在魏晉南北朝期間,佛教在中國的傳播有著重要的影響,其後小乘佛教在中國的地位被大乘佛教所蓋過。

梁朝僧伽婆罗译有《解脱道论》,它的结构和内容与南传佛教里总结佛教理论与实践的论书《清净道论》相一致,引起了十九世纪以来中外学者的兴趣。唐朝玄奘译有论书《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此论是说一切有部理论全面、系统的总结,只在汉传佛教中保存。

漢傳佛教宗派中,主要的小乘傳承,有俱舍成實二宗,這兩個宗派在唐初之後就已經衰微,喪失影響力。

藏傳[编辑]

藏傳佛教中,並沒有小乘佛教傳承。但是格魯派很重視俱舍論的研習,列為五部大論之一。藏传佛教中采用小乘根本说一切有部的戒律,最重要的论著是功德光尊者的《戒律根本论》(另译名为《律经》),这部著作同样属于格鲁派重视的五部大论。

判教理論[编辑]

漢傳佛教[编辑]

隨著判教理論的興起,漢傳大乘佛教認為,釋迦牟尼佛根據弟子的不同根性,因時因地,而給與不同的教法。不同的教派有不同的分法,主要有分成二乘,三乘,五乘等說法。

三乘說[编辑]

接受释迦牟尼佛陀四聖諦教法的弟子,因為是從佛親聞教法,稱為聲聞乘,修习四圣谛的离苦和解脱之妙法,以成就阿羅漢果為最高目標。沒有親自遇到佛的教導,但以自己的努力與智慧,思維十二因緣而得到證果的,稱為獨覺乘緣覺乘,成為辟支佛是他們的目標。這兩類佛教徒,偏于重視自己的清净解脱和自我完善,但缺乏幫助他人解脫离苦而成就圣果之慈悲心,但求小果,故稱為小乘。大乘佛教则提倡佛弟子應當以佛陀为榜样,以自利利他成就佛果為目標。發起帮助他人解脱和觉悟的菩提心是成佛的种子,這類佛教徒被稱為菩薩菩薩道是成佛的真正道路,因此大乘又稱為菩薩乘[2]

禪宗則分為三乘,小乘,大乘以及最上乘[3]

密宗则把佛教分為小乘、大乘、金剛乘

藏傳佛教[编辑]

寧瑪派把佛教分为九乘,声闻乘、缘觉乘、菩薩乘是共三乘,事續行續瑜伽續是外三乘,最高级是内密三乘

大乘佛教觀點[编辑]

大乘佛教內部對於小乘的看法,有許多分歧。一部份人相信,小乘的教法只是暫時的,不了義的只能階段性用以接引初機學佛的人,並不究竟。這派可以《維摩詰所說經》為代表[4],認為即使犯了五無間罪的眾生,只要修行大乘佛法,也能得到解脫。但是修行小乘佛法,永遠無法成佛[5]。這一派認為小乘佛教是應該受到譴責的。

但是另一部分人相信,小乘與大乘雖然修持方法不同,但同為通往解脫成佛的方法。此派以《妙法蓮華經》為代表[6],它提出「三車喻」,認為在終極意義上,小乘佛法與大乘佛法,兩者的意趣並沒有差別。小乘佛教可以作為大乘佛教的基础,不应该予以轻视[7]

上座部佛教觀點[编辑]

主要流傳在斯里蘭卡東南亞等地的上座部佛教繼承了上座部分別說部大寺派傳統,認為佛陀教法是“一乘道”[8],不接受“小乘”這個稱號[9]

参见[编辑]

註釋[编辑]

  1. ^ 世界佛教徒聯誼會,1950年成立大會
  2. ^ 《妙法蓮華經》:「舍利弗,若有眾生,內有智性,從佛世尊聞法信受,殷勤精進,欲速出三界,自求涅槃,是名聲聞乘。......若有眾生,從佛世尊聞法信受,殷勤精進,求自然慧,樂獨善寂,深知諸法因緣,是名辟支佛乘。......若有眾生,從佛世尊聞法信受,勤修精進,求一切智、佛智、自然智、無師智、如來知見、力無所畏,愍念、安樂無量眾生,利益天人,度脫一切,是名大乘,菩薩求此乘故,名為摩訶薩。」
  3. ^ 《景德傳燈錄》:「禪有淺深階級,一小乘,一大乘。頓悟自心無漏智,此心卽佛,曰最上乘。」
  4. ^ 《維摩詰所說經》〈不思議品第六〉:「是時大迦葉。聞說菩薩不可思議解脫法門,歎未曾有,謂舍利弗:譬如有人於盲者前,現眾色像,非彼所見。一切聲聞,聞是不可思議解脫法門,不能解了,為若此也。智者聞是,其誰不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我等何為永絕其根,於此大乘已如敗種。一切聲聞,聞是不可思議解脫法門,皆應號泣,聲震三千大千世界,一切菩薩應大欣慶,頂受此法。」〈佛道品第八〉:「誠如所言,塵勞之疇為如來種,我等今者,不復堪任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乃至五無間罪,猶能發意生於佛法,而今我等永不能發。譬如根敗之士,其於五欲不能復利。如是聲聞諸結斷者,於佛法中無所復益,永不志願。是故,文殊師利!凡夫於佛法有返復,而聲聞無也。所以者何?凡夫聞佛法,能起無上道心,不斷三寶。正使聲聞終身聞佛法,力.無畏等,永不能發無上道意。」
  5. ^ 《妙法蓮華經玄義》卷第九上天台智者大師說: 二乘怖畏生死入空取證生安隱想。生已度想墮三無為坑。若死若死等苦。已如敗種更不還生。智醫拱手方藥無用。至如涅槃能治闡提。此則為易。闡提心智不滅。夫有心者皆當作佛。非定死人治則不難。二乘灰身滅智。灰身則色非常住。滅智則心慮已盡。焦芽敗種。
  6. ^ 《妙法蓮華經》:「初說三乘引導眾生,然後但以大乘而度脫之。何以故?如來有無量智慧、力無所畏諸法之藏,能與一切眾生大乘之法,但不盡能受。舍利弗!以是因緣,當知諸佛方便力故,於一佛乘分別說三。」
  7. ^ 圣严法师. 圣严法师学佛三书·佛教入门.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ISBN 9787561340561. 
  8. ^ 雜阿含經·六〇七經》:「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一乘道。淨諸眾生。令越憂悲。滅惱苦。得如實法。所謂四念處。何等為四。身身觀念處。受.心.法法觀念處。」
    中阿含經·念處經》:「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一道淨眾生。度憂畏。滅苦惱。斷啼哭。得正法。謂四念處。若有過去諸如來。……若有未來諸如來。……我今現在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我亦斷五蓋.心穢.慧羸。立心正住於四念處。修七覺支。得覺無上正盡之覺。」
  9. ^ 達摩難陀長老(Ven. Dr. K. Sri Dhammananda Nayaka Maha Thera,1919年-2006年)《佛教徒信仰的是什麼》:1950年召開的佛教大會,明確的規定對南傳佛教的稱呼,無論在西方或東方一律使用上座部而不使用小乘。在大乘經典裏,也明確的指出「聲聞乘」,在上座部或大乘佛教裏,對這三乘之一的「聲聞乘」的解釋都是一致的。不同的部派對佛陀的教義有不同的理解。但是,兩千多年來,並不因此而導致佛教分裂。這體現了佛教徒獨一無二的容忍精神。
    葉均論師(1916年—1985年)《南傳上座部佛教源流及其主要文獻略講》:從大乘和小乘這兩個名詞本身的概念來看,是包含著自褒貶他之意的。但現在的學術界,為了研究佛學而沿用此名,則無褒貶之意,而是對歷史發生發展的事實而作客觀的分析。從歷史上看,過去大乘和小乘之間的互相對立、爭執、排斥的情況是存在而且相當激烈的。內部自相鬥爭的結果,促使佛教在印度的消亡!這個問題,佛陀生前就曾警告他的弟子說:“彼人不了悟,‘我等將毀滅’!若彼等知此,則爭論自息”(見法句第六頌)。……現在各國佛教徒的情況已經有所變化,大多數佛教徒都認識到,雖然佛教各派的學術思想有所不同,但都是本著釋迦牟尼的言教而各自發展起的,所以大家都願意互相往來,講團結,講友誼。從這方面講,我們就不能不注意,在彼此互相友好訪問之時,不宜採用“大乘”和“小乘”這樣可能引起誤會的言詞,為了加強各國佛教徒和人民的團結和相互尊重,應該稱他們為上座部佛教,這是他們一向自稱的正確的部派名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