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戀與佛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宗教與同性戀
巴哈伊教
佛教
基督教
儒家
印度教
伊斯蘭教
猶太教
山達基教
神道教
錫克教
道教
統一教
威卡教
祆教

佛教對性傾向沒有一致看法,不同的傳統和僧眾對性傾向抱持不同觀點。根據一些學者的說法,初期佛教對此議題的沉默或許代表對同性間的關係並無意見[1][2]。就性行為方面,幾乎所有佛教派別都嚴格禁止出家僧眾涉及任何形式的性活動,但對於持守五戒在家眾於邪淫的規範上則未有一致看法。南傳佛教持守的南傳大藏經並不限制同樣性別的在家眾彼此之間發生性活動[3][4]。有些漢傳佛教傳承將同性間的性活動視為邪淫的一種而予以限制[5][6],然而亦有佛教法師主張異性情慾不比同性情慾來得神聖,兩者應不分差別心同等看待[7][8]

早期佛教和上座部佛教[编辑]

在最早的寺院文本,如毗奈耶(约公元前4世纪),男僧眾被明确禁止與四種性別身分的人發生性關係,包括:男性、女性、“ubhatovyanjañaka”和“paṇḍaka”这些词的不同含义將在後面解釋。后来,佛陀允许了女僧眾加入僧團,但不允許其他性別身分的人加入僧團。[9] 佛陀的禁令阻絕了某些类型的人加入寺院僧团(出家社区),此舉往往被認為是他對僧團的良好公眾形象的關注與維持,在某些情况下,这也是明确规定的。一般社會對於僧團的接受度對僧團的生存說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僧團的生存基礎是奠定在一般社會所提供的物質資源上。[10]

的“paṇḍaka”是一个复杂的一类,各种不同的定义在不同的佛教典籍。在最早的文字,这个词似乎是指一个社会污名化的类混杂的,被动的,可能是异装打扮以販賣男色維生的娼妓。戒律说pandaka不应剃度出家.[11][12]排序Pandaka“的戒律禁止的故事解释说,禁令是一个和尚与一个贪得无厌的欲望受到性渗透的男人,他们的要求,这从一些动物的处理程序,例如然后在相关的事件对社会带来的耻辱后,僧团。[13][14]

在[Samantapasadika],工作的第五个世纪CE[佛教|南传]的评论员和学者觉音的,paṇḍaka被描述为充满了玷污的激情(“ussanakilesa”),無法降低情欲(“avapasantaparilaha”),并主要由性欲(“parilahavegabhibhuta”)掌控。觉音及其他上座部佛教大师说,黃門是陷入困境的个人谁是无法理解的佛法。应避免他们和他们的做法,佛教僧伽应远离他們.[15][16]妙法蓮華經也提出類似的觀點。

达摩难陀长老的觀點[编辑]

马来西亚吉隆坡十五碑锡兰佛寺住持达摩难陀长老(1919—2006;Dhammananda)指出[17]佛教认为性爱(包含异性恋和同性恋)是由无明所造成的一种执着的行为。僧人选择了放弃欲望所带来的执着,出家、守持出家戒而修行,断除欲念,朝向寂静涅槃[17]

人类受无明的影响,以为自身身体是真实的存在,过份的迷恋欲望所带来的事物(性爱),渴望满足自身的感官需求,这样将在轮回中陷得更深。当人们的无明被智慧与知识替代,自然而然的就会摆脱身体对自身欲望的束缚[17]

“佛教不譴責同性戀,正如佛教並不譴責任何錯事。”[18] 。佛教并不认为同性恋是错误的[17][18],也同样没有把异性恋间的性爱看成是一种正确的事情[17][18],错误的是对它的执着与受它的奴役[17][18]

同性恋与性爱只是人类对自身的一种欲望渴求,这种欲望的渴求会对认识自我造成障碍[17]。 達摩難陀尊者 認為「所有形式的性事增加對身體的淫欲,渴望,執著。有了智慧我們學會怎樣脫離這些執著。我們不譴責同性戀是錯的,有罪的,但是我們也不遷就它,這是因為它與別的性事一樣,延緩我們從輪回中的解脫。」[18]

達摩難陀长老,更開示:

佛教並不承認婚姻是上帝許可的結合,似乎這樣就使性事突然合法了。性事是一種人類活動,與天堂地獄無關。...性事上的檢點只是五戒之一。殺生要嚴重得多,因為你更為惡意地傷害了另一個生命。...佛教並不把同性戀看成是錯誤,而異性戀就正確。兩種都是用身體進行的性行動,都是淫欲的強烈表現,都增加我們對現世的渴望,使我們在輪迴中陷得更久。...總之,同性戀與異性戀一樣,起源於無明,當然沒有基督教意義上的有罪。所有形式的性事增加對身體的淫欲,渴望,執著。...我們不譴責同性戀是錯的,有罪的,但是我們也不遷就它,這是因為它與別的性事一樣,延緩我們從輪回中的解脫。
——達摩難陀尊者:佛教與同性戀[19]

北传佛教[编辑]

漢傳佛教對性傾向的觀點很大程度受到當時社會趨向和主持法師的影響,而呈現出排斥、溫和到支持的差異。有排斥如香港佛教雜誌創辦人秦孟瀟或 宣化長老,也有支持同志平權的釋昭慧法師,但大體而言漢傳佛教通常採取較為包容或忍受的態度。

排斥的看法[编辑]

  • 對於同性戀,宣化上人認為『同性戀是亡國滅種的行為,因同性戀,愛滋病肆虐,而目前又無特效藥。」[21]
  • 被問及美國同性戀者和同性婚姻及同性戀者領養別人的小孩,對於將來社會前途的影響的看法,宣化上人認為「令人不正常...等到世界每一個國家都許可同性戀,那世界就完了,毀滅了。」 [21]
  • 聖嚴法師早年著作《戒律學綱要》主張「除了夫婦之間的男女關係,一切不受國家法律或社會道德所承認的男女關係」為邪淫。然而在《菩薩戒指要》聖嚴亦主張重新省思對於邪淫的認定。《菩薩戒指要》:「可是,流傳於今日世界的佛教戒律,我們己經知道,遇到了許多的問題,若不加以釐清 將會有礙於佛法的推廣。現在再舉三例...第二例:對於邪淫的界定,原來是指在己婚夫婦以外的男女性關係,如今單身男女, 未有法律上的婚姻,卻是生活在一起,長相廝守,形同夫妻,也算邪淫嗎?他們彼此相悦,又不妨害家庭和社會,罪在何處?但沒有約束,隨時可以分離,缺少相互的保障 ,也是一種不安定的現象,然在離婚率極高的現代世界,法定的婚姻,也不等於安定的保障,何必一定要把男女同居,視為邪淫?...總之,我想指出:佛教的傳統戒律到了今日世界,雖己面臨種種需要省思改進的問題 ,指其可以設法補救,卻不可輕言廢棄。」[22],因此聖嚴法師是否仍抱持男女夫婦關係作為邪淫之界定不無疑問。

溫和的看法[编辑]

  • 學者楊惠南由漢傳律典系統研究指出北傳佛教在家同性戀沒有特別嚴厲的歸範及譴責,同性戀的性欲執著與異性戀的性欲執著在執著的本質上沒有差異,基於「普度眾生」或「眾生皆有佛性」的理由,大體並沒有將他們描述為道德敗壞者,但不可以出家及受戒或少分受,對於在家同性戀的態度是不主動斥責或懲處的,如佛教中有不殺生戒,卻不會因會在家眾葷肉食而斥責或懲處,共同處以少分受戒的模式漸進達到清淨[23],處以溫和的態度,但是出家眾則必須完全清淨戒絕,犯黃門的出家眾則須請其還俗或不允許出家以維持團體清淨 [24] [25]
  • 法鼓山聖嚴法師則認為『同性戀不是今日的風潮,佛經裡也有同性戀行為的記載。有人類就有同性戀了,但同性戀不是畸形兒,同性戀者不快樂,是因為自己習性和一般人不同,格格不入;如果大家不以為他們是異類,那也就沒有什麼問題,對於同性戀,應以平等的心態來面對與接受。以佛法來講,對於同性戀或異性戀都不應該有差別歧視。[27][28]
  • 佛光山星雲法師則呈現了一種難以捉摸的態度。在2001年出版的書Buddhism Pure and Simple中,星雲法師說:『同性戀無關對錯。那只是人們作的眾多事情之一。如果不會互相彼此傷害,他們的私人生活是自己的事。我們應該包容而非拒絕他們。然而世界要接受同性戀仍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我們所有人都應該學著包容他人的行為。』[29]。而據佛教在線網站報導,釋星雲被問到同性戀問題時回答說:『自己不了解,但是仍然祝福。或回答自己不是贊成也不是不贊成的。[30]。然而在接受南方週刊採訪時,釋星雲說:「同性戀的人也不會一生吧。這個對兒女人倫、社會觀感、自然的人性,不正常。不過這句「不正常」,在西方會引來同性戀者的反擊,他們的勢力很大,大家都不敢說。我在台灣敢說。」[31]

平權的看法[编辑]

釋昭慧法師的同志平權理念,近代北傳佛教亦有因主張『兩者並沒有神聖與罪惡的分野,也沒有蒙受祝福與承受詛咒的殊遇。兩者的情欲,同樣構成繫縛身心的猛烈力道;同樣會因縱情恣慾或獨佔心態,而導致傷己傷人的罪行;同樣可予以節制或予以戒絕;同樣可予以轉化或予以昇華。』(釋昭慧,2006) 近而主張佛弟子應大力支持同志爭取平等對待的權益的觀點,如釋昭慧法師。[32] [33] [34] [35] [36]

釋昭慧法師更 撰文 論到: 一些負面的聲音,出現在佛教圈裡。此中最常聽到的就是業障論,聲稱同志的性取向,來自惡業的招感。然而我們要問:

  1. 同志較諸異性戀者,真有較為深重的罪業嗎?是殺、盜、婬、妄的哪一樁,足以與同志產生必然的因果關聯?要知道,同志的身心狀態,大都良好;同志本身,並不因其性傾向而受生理或心理之苦;只要對他們不施以歧視、壓迫,他們是可以自得其樂的。同志之所以受苦,更多時候並非來自其罪業,而是來自異性戀主流文化的社會壓力。
  2. 同樣的荒謬邏輯,出現在對待女性、殘障、病患、災民、奴隸與動物的身上。好像她(他、牠)們屈居弱勢而承受苦迫,是活該報應似的。這種濃厚宿命論氣息的「像似佛法」,廣泛流傳於佛教界,以紫奪朱。持此論者,不但無心幫助眾生離苦得樂,而且經常對受苦眾生「傷口抹鹽」,讓她(他、牠)們倍增二度傷害。
  3. 退一步言,即使同志的性取向,真有來自惡業招感的成分,但試問無始生死以來,誰能保證自己沒有惡業?各種不同的惡業,招感不同的苦異熟果。面對眾生的苦異熟果,佛弟子理應學習佛陀的「護生」精神,悲憫、拔濟、協助其離苦得樂,斷無視其苦為「惡業招感」而予以壓迫與詛咒之理。
  4. 惡業有種種,歧視、壓迫以惱害眾生,正是惡業之一。準此,同志未必會製造干犯眾生的惡業,反倒是對同志的歧視、壓迫與惱害,肯定就是惡業;社會中如果存在這種共同偏見,那就是惡法「共業」。因此歧視同志的異性戀者,應該斷除如是惡業,並以「平等對待一切眾生」的清淨共願,來改變歧視同志的惡法共業。(釋昭慧 釋昭慧,2006,「同志」豈必承負罪軛?,宏誓雙月刊 83期)

藏傳思想[编辑]

因為與西方國家密切接觸,達賴喇嘛曾被多次問到同性戀的問題,

  • 法王於1998年的訪談表示說『佛教有「十戒」。其中三個和身體有關的是:殺生;偷竊;不當性行為:它包括僧侶和他人有性關係;婚外性;同性間的性行為;口交或肛交;手淫。從佛教的觀點,這些都是錯的。但如果同性戀者不信仰佛教,不是佛教徒,從社會角度,如果兩人真正相愛,彼此尊重,而且感覺幸福,那麼有那種關係也應該可以。不管怎麼說,比暴力要好的多。但有些同性戀者想從我這裏得到贊同,對我來說,這怎麼可能?觀音對此說的很清楚,這種性行為是錯的,我不能改變這個。但有些社會歧視同性戀者,這也是錯的,做得太過分了。如果沒有愛滋病的危險,雙方同意,同性戀對社會並沒什麼傷害。』...『當然,一個佛教徒有了不當性行為,並不等於這個人就不可以繼續信仰佛教。』...『社會一定是各種各樣的人組成的,有人信教,有人不信。應該寬容,包括寬容同性戀者。』[37]
  • 法王於2004年的訪談表示說:「作為有信仰的人,我認為必須避免同性戀。但對於沒有信仰的人,非傳統的性愛並非是那麼尖銳的問題。有同性戀的人告訴我,他們覺得在社會上被歧視,可能被揍或逐出家庭。這是過度嚴厲的作法。不允許有暴力。但現代音樂及電影太多性愛的情節,其中包括同性戀。這不對。」...[38]
  • 法王於2007年的訪談表示說:「同性戀當然不能繁殖下一代,但它是否因此而錯誤?我不知道。我認為這是人類追求肉體歡愉的另一個方法。」...「如我所說的,這是另一種追求肉體歡愉的方法,追求歡愉算是違反人性嗎?我不能為其他人定義肉體歡愉是什麼。」[39] [40]

詠給明珠多傑仁波切,藏傳佛教噶舉派第七世活佛: 「問:請問仁波切,藏傳佛教對於同性戀的看法是什麼?是因為具有極大的罪障嗎?」仁波切:「他們是不是比較具有罪障呢?關於這一點,我沒有看到他們是比較具有罪障的。所以,應該是和我們每一個人一樣的。至於,能不能出家呢?應該是可以出家的,應該是不相違的」[41]

宗薩仁波切,不丹的藏傳佛教薩迦派的喇嘛: 問題16:很想瞭解同性戀性行為有什麼樣的果報? 仁波切答:同性戀性行為只是另一種形式的執著,它不應該被視做比有些人喜歡吃披薩,有些人喜歡檸檬飯糟糕。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喜好。[42]

佛教學術界[编辑]

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楊惠南撰文 論到:

根據澳州佛學者Peter A. Jackson研究指出,巴利文律藏中記載,佛陀在得知僧團中有兩性人,原現男眾相反轉現女眾相後,仍同意其轉入比丘尼僧團繼續修行,並未將其逐出僧團(Vinaya, vol.1, p220)。甚至經典記載一位名為Soreyya的兩性人證得阿羅漢果位(Malalasekera, 1960, pp. 1311–1312),及一位愛戀佛陀色身的比丘Vakkali,在佛陀開示諸行無常的真諦後,證得阿羅漢的故事(Malalasekera, 1960, pp. 799–800)。…斯里蘭卡南傳佛教學者A.L.DeSilva便堅持,「我們並沒有理由論斷一般同性戀者就比一般異性戀者貪著色欲或在菩提道上意志薄弱」…換句話說,根據經典的記載,佛陀對待同性戀者與異性戀者的標準是一樣的…。(楊惠南, 2006, 我所知道的台灣同性戀佛教徒)

参见[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参考[编辑]

  1. ^ James William Coleman, The New Buddhism: The Western Transformation of an Ancient Tradi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2, page 146.
  2. ^ Buddhism and homosexuality
  3. ^ Homosexuality and Theravada Buddhism
  4. ^ Homosexuality from the point of Theravada Buddhism
  5. ^ 瑜伽師地論:「復次若行不應行名欲邪行。或於非支非時非處非量非理...一切男及不男屬自屬他皆不應行。除產門外所有餘分皆名非支。」
  6. ^ 優婆塞戒經:「若於非時、非處、非女、處女、他婦、若屬自身,是名邪淫」
  7. ^ 「同志」豈必承負罪軛?
  8. ^ A ZEN BUDDHIST PERSPECTIVEON SAME-GENDER MARRIAGE
  9. ^ See, for example, the Pandakavatthu section of the Mahavagga. 1:61, 68, 69.
  10. ^ Peter Harvey, An Introduction to Buddhist Ethic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0, page 390. Quoting Sponberg 1992, 13–18.
  11. ^ Harvey, Peter (2000). An Introduction to Buddhist Ethics: Foundations, Values and Issues, Cambridge press. p.416. ISBN 978-0-521-55640-8, ISBN 0-521-55640-6
  12. ^ Damien Keown, in Routledge Encyclopedia of Buddhism, page 683.
  13. ^ Vinaya, Vol. 4, pp. 141–142
  14. ^ Harvey, Introduction to Buddhist Ethic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0, pages 415f.
  15. ^ Milinda Panha, 100 BC. p. 310.
  16. ^ Mahavagga 1.69, 38.5.
  17. ^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17.6 (英文)达摩难陀长老·《常见问题》,达摩难陀长老官方纪念网站(锡兰佛教精进会),2008年8月2日查阅。
  18. ^ 18.0 18.1 18.2 18.3 18.4 達摩難陀尊者與一位同性戀者的通信
  19. ^ Dhammananda達摩難陀尊者:佛教與同性戀
  20. ^ 香港佛教534期 《隨筆禪話◎秦孟瀟》
  21. ^ 21.0 21.1 宣化上人講述 一九八五年二月 於美國加州洛杉機金輪聖寺 各宗教對同性戀的看法
  22. ^ [菩薩戒指要]
  23. ^ 詳見《阿毘達磨俱舍論》卷14(《大正藏》29:76a
  24. ^ 《四分律》
  25. ^ 楊惠南,2002,「黃門」或「不能男」在律典中的種種問題,佛學研究中心學報,七,49-92
  26. ^ 淨空法師關於同性戀問題的開示
  27. ^ 2005-02-06/《聯合報》/E6版/繽紛〈方外看紅塵 同性戀兒子〉聖嚴法師
  28. ^ 性別大補帖:佛弟子應支持同志平權
  29. ^ Buddhism Pure and Simple
  30. ^ 星雲法師如何回答同性戀的問題
  31. ^ 专访星云大师:同性恋“不正常”
  32. ^ 釋昭慧,「同志」議題的佛法觀點
  33. ^ 釋昭慧,「同志」豈必承負罪軛? 宏誓雙月刊 83期 2006/10 發行
  34. ^ 楊惠南, 我所知道的台灣同性戀佛教徒 宏誓雙月刊 83期 2006/10 發行
  35. ^ 釋昭慧,中流砥柱,在彩虹下與紅潮中 宏誓雙月刊 83期 2006/10 發行
  36. ^ 騭樺(媒體工作者),我是佛弟子,也是男同性戀者,宏誓雙月刊 83期 2006/10 發行
  37. ^ (請尊重著作權,勿擅改標題,原文出於)曹長青﹐《抵抗撒旦的和平偶像----達蘭薩拉採訪達賴喇嘛記》﹐《世界週刊》﹐1998年4月26日。
  38. ^ 達賴喇嘛專訪 2004/04/14 17:22
  39. ^ 性與欲的題問《達賴喇嘛新傳─人、僧侶,和神秘主義者》經聯出版社
  40. ^ 馬顏克.西哈亞 Chhaya, Mayank,達賴喇嘛新傳, 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2007/10/16
  41. ^ 海濤法師專訪詠給明珠多傑仁波切
  42. ^ 宗薩蔣揚欽哲 仁波切 生活問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