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馬戛爾尼使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馬加爾尼使團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馬戛爾尼晋见乾隆

馬戛爾尼使團英国首個派到中国的使團,其出使於1792年,以其領導者馬戛爾尼伯爵命名。使團的目標有:

  1. 開放更多貿易口岸、
  2. 在北京設立使館並放寬對英國商人的貿易限制、
  3. 讓中國讓出領土作為英商的居留地、
  4. 允许英人傳教等。

使團最後成功覲見了當時中國的統治者——清朝乾隆帝,但因各種問題發生爭議,所請事項全部被拒絕,最後無功而返。

背景[编辑]

乾隆五十七年農曆十月,英國商人波朗、亞免、質臣等來廣州,奉國王喬治三世命向廣東總督報告說:「因前年大皇帝萬壽未申祝厘,今遣使臣馬加爾尼等將由天津入貢。」總督郭世勳轉奏乾隆帝,乾隆帝諭「准其所請」。[1]

經過[编辑]

出發[编辑]

1792年9月26日,英国政府正式任命馬戛爾尼为正使,乔治·司当东为副使,以贺乾隆帝八十大寿为名由朴茨茅斯港出使中国。这个使团由三艘船构成,分别是皇家海军64门火炮的狮子号英语HMS Lion (1777),东印度公司的1200吨三桅帆船印度斯坦号英语HMS Hindostan (1795),和两桅杆帆船杰克号,这是西欧国家首次向中国派出正式使节。隨員80餘人,包括天文數學家、藝術家、醫生,和700名水手,費用歸東印度公司負擔[2]:39。所攜「貢品」,約值1萬5千餘英鎊,內有天文、地理儀器、圖書、毯氈、軍用品、車輛、船式,總計600箱,俱為用心選購,以表示英國文明[2]:39

抵達中國[编辑]

1793年6月19日,使團船隊抵達廣州,之後馬加爾尼一行於8月抵達北京[2]:39。8月5日(乾隆五十八年六月廿三),英国使团乘坐一艘六十门炮舰“狮子”号和两艘英国东印度公司提供的随行船隻抵达天津白河口,之后换小船入大沽。奉命在此等候的天津道乔人杰和通州协副将王文雄上船迎接,并准备菜蔬酒肉迎接。使团进入天津,受到直隶总督梁肯堂的欢迎。乾隆帝對馬加爾尼自稱「欽差」感到不悅,8月6日下旨,按照禮儀馬加爾尼應該稱「貢使」。[3]:88

詹姆斯·吉尔雷所绘此事漫画

8月9日,使团离大沽赴北京,途中在通州停留,与中国礼部官员发生礼仪争执。9月2日,又离北京赴承德避暑山庄晋见乾隆帝,途中参观了长城。9月13日,使团抵达热河,向中国政府代表,大清文华殿大学士和珅递交了国书,并同其就礼仪事宜再度争执。最终双方达成协议,英国作为独立国家,其使节行单膝下跪礼,不必叩头[4]

覲見乾隆帝[编辑]

9月14日(八月初十),乾隆帝正式接见使团,馬戛爾尼代表英国政府向其提出了七个请求,要求簽訂正式条约:[5]

  1. 派遣駐北京人員管理中英貿易。
  2. 允許英國商船至寧波、舟山及兩廣、天津地方收泊交易。
  3. 允许英国商人比照俄国之例在北京设一商館以收贮发卖货物。
  4. 要求在舟山附近小海島修建设施,作存货及商人居住。
  5. 允许选择广州城附近一处地方作英商居留地,并允许澳门英商自由出入广东
  6. 允许英国商船出入广州与澳门水道并能减免货物课税。
  7. 允许英人傳教至次年。

同时,英国使团向清政府赠送了一批国礼,其中包括:前膛枪等武器、望远镜地球仪天文学仪器、钟表和一艘英国最先进的110门炮舰模型。對於英國人在大型禮物上的擺譜,清廷工匠、官員認為天球、地球之類的與清宮所陳列者並無差別,而裝飾反而不如中國,玻璃掛燈也與圓明園中者無異,所謂需要專人裝配的鐘錶,其方法「並無(早前所宣稱般)奇巧」,和北京城內鐘錶匠的作法相同。乾隆在看到禮物之後,覺得英使不過是誇大其詞,因為「所稱奇異之物,只覺視等平常耳」,馬加爾尼本人也驚嘆清朝宫中的物品不输於訪華團從英国送來的禮物[6]

乾隆帝要馬戛爾尼跪拜,他祇肯行英式一膝一跪之禮,堅持不肯行三跪九叩之禮,乾隆帝大為不懌[2]:39。及見到國書,復知英使之來,並非專為賀壽,實別有所請,決定要他早日離去[2]:39

馬戛爾尼以書面列舉請求,所有浙江、天津通商,京城設立貨行,給予舟山小島,另撥廣州地方一處居住,減免廣州、澳門往來各稅,明定海關稅則,清廷俱不准行[2]:39。馬戛爾尼提出開放寧波、舟山、天津等地為商埠,遭清政府拒絕。

離開中國[编辑]

9月21日,使团回到北京。10月7日,和珅向使团交呈了乾隆帝的回信和回礼。使团离开北京,经京杭大运河杭州等地参观。在游历了中国东部之后,11月9日,使团抵达杭州,12月9日抵达广州两广总督在广州送行。

之后,使团在澳门停留了一段时间,并于1794年3月17日离开中国,9月6日回到英国朴次茅斯军港。馬戛爾尼的隨員安德遜說:“我們的整個故事只有三句話:我們進入北京時像乞丐;在那里居留時像囚犯;離開時則像小偷。”[7]馬戛爾尼和他的随从团员撰写了大量的回忆录,成为了欧洲研究清朝的珍贵资料。在总结自己失败的原因时,他认为是翻译水準过低导致的[8]

後續及評價[编辑]

天朝撫有四海…奇珍異寶並無貴重,爾國王此次裔進各物,念其誠心逮獻,特諭該管衙門收納,其實天朝…種種貴重之物,梯航畢集,無所不有…然從不貴奇巧,並無更需爾國製辦物件。 — 乾隆帝,賜英吉利國敕書,《清朝柔遠記[9]
中國士兵,亞歷山大繪。

使團歸國後,乾隆皇帝又傳國書給英王喬治三世,更加深入地解釋了中國拒絕馬加爾尼伯爵「欲求相近珠山地方小島一處,商人到彼即在該處停歇,以便收存貨物」並「要在天朝京城另立一行,收貯貨物發賣收購」等要求的原因。[1]但這封信仍將英國人視之為「外夷」,而其最後一句話命令英王「凛遵毋忽」,更把英國當成了中國藩屬[10][11][12]

雖然使團並沒有達成原定目標,但在某程度上算是一次成功的任務,畫家威廉·亚历山大隨同使團出訪,留下許多18世紀中國的紀錄。[13]

現代研究指出,雖然信中表現出妄自尊大的一面,但往往斷章獨引「天朝物产丰盈,无所不有,原不藉外夷货物以通有无」這句話證明清朝「閉關鎖國」。另外,清廷限制英國只能在廣州一口通商,是為了防止澳門被霸佔的情況重演,一些國家仍然可到四口通商[14][15]

美國東亞史學家歐立德指出,乾隆不僅熟悉西方地理,同時也清楚歐洲法、俄兩國內部的情勢,他認為乾隆是故意展現他對遠方的英國感到興致缺缺,因為在當時清朝整體來說是一個和平且富有的國家,乾隆皇帝一方面年事已高,心有餘而力不足,此外似乎也沒有迫切的需要去了解西方。清朝政府也認識到英國在印度廣州的勢力,只是受限於不同語言的信息在中譯上的整合有困難,以及清朝邊疆政策較為分權化的限制等等,因此清朝對英國的認識仍屬有限,但並非如過去所想的對外界一無所知[16][17]

法蘭西學術院院士阿兰·佩雷菲特認為馬加爾尼使團充分顯示了先進社會與傳統社會的衝突,而雙方都認為自己是世界上最文明的社會。[3]:17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來源[编辑]

  1. ^ 1.0 1.1 链接到维基文库 《清朝柔遠記·卷六·癸丑乾隆五十八年(公元一七九三年》 (中文). 
  2. ^ 2.0 2.1 2.2 2.3 2.4 2.5 郭廷以:《近代中國史綱》,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1979年
  3. ^ 3.0 3.1 Alain Peyrefitte. The Immobile Empire. Knopf Doubleday Publishing Group. 2013-05-21 [2018-02-19]. ISBN 978-0-345-80394-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2). 
  4. ^ 不愿下跪的先祖:马戛尔尼家族往事. 网易历史频道. 2009-02-11 [2017-05-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29) (中文). 
  5. ^ 黃鴻壽. 链接到维基文库 清史紀事本末 卷三十九 中英交涉之變態. 1915. 
  6. ^ 张晓川《外交大话的背后:乾隆缘何高冷拒英使》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瀛寰新谭,2015-10-17
  7. ^ 佩雷菲特:《停滯的帝國》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8. ^ 马谧挺. 《马戛尔尼总结访华失败原因:翻译水平过低导致》. 凤凰网. [2012-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1-21) (中文). 
  9. ^ 《清朝柔遠记·卷六·癸丑乾隆五十八年》
  10. ^ Qianlong Letter to George III (1792).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 [2014-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30). 
  11. ^ (清)魏源. 甲编89 《魏源全集 七》. 岳麓書社. 2011-02-01: 175–177. ISBN 978-7-999078-10-4. 
  12. ^ 石文蘊. 中西方文明的碰撞——一份特殊的《英國國王喬治三世致乾隆皇帝信》賀禮. 中國檔案報. 中國檔案報社. 2020-03-09. 
  13. ^ Banks, Joseph. Papers of Sir Joseph Banks; Section 12: Lord Macartney's embassy to China; Series 62: Papers concerning publication of the account of Lord Macartney's Embassy to China, ca 1797.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State Library of New South Wales.]
  14. ^ 中國航海學會《中國航海史(古代航海史)》,人民交通出版社,北京,第321-325頁
  15. ^ 劉軍《明清时期“闭关锁国”问题赘述》,《财经问题研究》2012年第11期,第21頁
  16. ^ Mark C. Elliott. Emperor Qianlong: Son of Heaven, Man of the World. Longman. 2009. ISBN 978-0-321-08444-6. 
  17. ^ 蔡伟杰《新清史视角下的乾隆皇帝——评欧立德著《乾隆帝》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东方早报,2014-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