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国国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华民国国徽
National Emblem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细节
使用者  中华民国
启用 民国17年(1928年)12月17日
青天、白日及十二道光芒
使用 中华民国之主权象征、国家识别标志

中华民国国徽中华民国主权的象征和标志,以陆皓东所设计的青天白日旗为蓝本制作,1928年(民国17年)经《中华民国国徽国旗法》确定为国徽。

历史[编辑]

北洋政府时期(1912年至1928年)[编辑]

传统上的十二章图案
Emblems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Twelve Symbols national emblem of China.svg 1912-1928年,北洋政府使用十二章国徽作为国徽,该设计结合了传统古代礼服的十二章元素与西方纹章的布局。

1912年8月,时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袁世凯指定3位教育部荐任科长:周树人鲁迅)、许寿裳钱稻孙研拟国徽图案,8月28日完成,三人合作设计图样,钱稻孙画出图例,说明书由鲁迅执笔,结合日、月、星辰、山、龙、华虫、宗彝、藻、火、粉米、黼、黻12种纹章(十二章)的图样。[1]1913年2月中华民国教育部发表。

袁世凯所建立的中华帝国(1915-1916年)亦沿用北洋政府时期的十二章国徽作为国徽。

国民政府时期至今(1928年至今)[编辑]

1924年何应钦设计的陆军军官学校校旗,系首次出现的圆底青天白日标志
National Emblem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1924年(民国十三年),时任黄埔军校(今陆军官校)总教官的何应钦为学校设计校旗,旗帜以红色为底,中央放置一个与青天白日旗图案相同的标志,白日的光芒则不触边。此图案为时任校长蒋中正所采用。

1928年(民国十七年),国民政府制定《中华民国国徽国旗法》,黄埔军校校旗上的青天白日标志成为国徽,校旗本身则在修改后成为国民政府主席旗,沿用为今日的中华民国统帅旗

象征[编辑]

青天白日为革命先烈陆皓东所设计的革命标志,青天白日,取象宏美,中华民国为远东之国,日出东方为之最者,且青天白日,示光明正照自由平等之义。

  • 青色代表光明纯洁、民族和自由;白色代表坦白无私、民权和平等。
  • 白日光芒尖锋,示革命进锐。十二道光芒,代表一天十二个时辰,一年十二个,更鼓舞国人时时刻刻都要精进奋斗与时俱进,自强不息,同时象征十二地支,也象征着国家的命脉,随着时间的前进永存于世界。
  • 青天大于白日光芒,象征天上的青天广阔无边,青天中的太阳高远,远有先人、历史意涵,代表中华民国全体,勿忘历史之先贤先烈为民主牺牲奉献。

格式[编辑]

1928年(民国17年)《中华民国国徽国旗法》所附国徽绘制方法

根据《中华民国国徽国旗法》第一章第二条规定,国徽格式如下:

  • 圆形、青白色。
  • 白日居中,并有十二道白尖角光芒。
  • 白日与十二道白尖角光芒间,留一青色圆圈。

比例[编辑]

根据《中华民国国徽国旗法》第一章第三条规定,国徽绘制比例如下:

  • 青底圆形之圆心为白日体之圆心。
  • 白日体半径与青底圆形半径,为1:3。
  • 白日体圆心至白尖角光芒顶,其长度与白日体半径,为2:1。
  • 白日与12道白尖角光芒间之青圈,其宽度等于白日体直径15分之1。
  • 每道白尖角光芒之顶角为30度,十二角为360度。
  • 白尖角光芒之上下左右排列,应正对北南西东方向,其余均匀排列。

红圈变体[编辑]

汪精卫政权曾用中国国民党徽加入红圈作国徽,以示与重庆国民政府区别。

Emblem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Nanjing 1940-1945.svg
汪精卫政权(1940-1945年)

汪精卫政权国徽亦采用青天白日图案,但外环添加红圈以示与重庆国民政府区别[2]

Roundel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Nanjing 1940-1945.svg
汪精卫政权空军标志(1940-1945年)

汪精卫政权和平建国军空军标志[3]

白日比例[编辑]

与中国国民党党徽区别[编辑]

中华民国国徽
中华民国国徽
中国国民党党徽
中国国民党党徽

青天白日旗的主题“青天白日”也用在中华民国国徽及中国国民党党徽中。不同处在于国徽中的“白日”形状较小,而国民党党徽的青天白日是与边缘相连的。党徽之十二道曙光直接触及外环,但国徽较为内敛,不触及外围。

在意涵上,国徽中青天大于白日光芒,象征天上青天广阔无边,青天中白日高远,远有先人、历史意涵,代表中华民国全体,勿忘历史先贤先烈为民牺牲奉献。中国国民党党徽中白日广大代表中国国民党先贤同志革命精神,犹如太阳般强烈不熄,革命态度宁死不屈。

白日比例变体[编辑]

1980年代解严前,中华民国国徽在实际使用时常误用中国国民党党徽的白日比例,或使用介于国徽和中国国民党党徽之间的白日比例作为国徽。[4]

中华民国空军使用国徽作为识别用的国籍标志,但直至1980年代末方统一使用标准的国徽白日比例。

中华奥林匹克委员会会徽为1981年由国际奥会与中华奥会所签订协议版本确认。当时中华民国国徽虽有规范,但提交版本并未注意标准比例,会徽使用的国徽白日光芒与边缘距离较标准图案窄。[5]

1937年设计的中华民国空军军旗,以及1952年设计的中国青年救国团团旗上的国徽图案,亦使用光芒距边缘较窄的版本。

使用[编辑]

中华民国总统府敞厅中的国父塑像与国徽

中华民国国徽普遍使用于中华民国国军公共安全机关之旗帜徽章中,亦是中华民国空军的国籍标志。目前中华民国国徽在国际上是比中华民国国旗还要常见的标志,中华民国护照中华奥会会旗均有中华民国国徽(后两者光芒非标准中华民国国徽之大小,而是介于中华民国国徽和中国国民党党徽之间)。

含有国徽的标志[编辑]

体育[编辑]

军事[编辑]

政治[编辑]

其他国家[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陆军游骑兵分遣部队因为曾在中缅印战区协同国民革命军远征部队作战,因此部队纹章里亦使用青天白日,作为图案的一部分,最有名的例子便是第5307临时混合支队(麦瑞尔突击队)。直到今天,第75游骑兵团的臂章中依然可以见到青天白日的图案。二战后两个驻台美军机构——美军顾问团美军协防台湾司令部的徽章中亦融入青天白日之设计。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来源[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