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骯髒戰爭 (阿根廷)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骯髒戰爭
冷戰兀鷹行動的一部分
Quinta de Mendez (Ex Centro Clandestino de Detención).jpg
立於坦迪爾門德斯別墅西班牙語Quinta de Mendéz (centro clandestino de detención)」原址的紀念碑,此地在阿根廷國家恐怖主義時期為軍政府的秘密拘留所。
日期1974年-1983年
地點
參戰方

 阿根廷

支援:
 美國[1][2][3]
 玻利維亞
 巴西
 智利
 巴拉圭
 烏拉圭

Bandera del ERP.svg 人民革命軍
Flag of Montoneros.svg 蒙東內羅斯

支援:
 古巴
 蘇聯[4]
指揮官與領導者
阿根廷 胡安·庇隆
阿根廷 José López Rega英語José López Rega
阿根廷 伊莎貝爾·庇隆
阿根廷 豪爾赫·拉斐爾·魏地拉
阿根廷 Emilio Eduardo Massera英語Emilio Eduardo Massera
阿根廷 Orlando Ramón Agosti英語Orlando Ramón Agosti
阿根廷 羅伯托·愛德華多·比奧拉
阿根廷 卡洛斯·拉科斯特
阿根廷 萊奧波爾多·加爾鐵里
Bandera del ERP.svg Mario Roberto Santucho英語Mario Roberto Santucho
Bandera del ERP.svg Enrique Gorriarán Merlo英語Enrique Gorriarán Merlo
Bandera del ERP.svg Benito Urteaga英語Benito Urteaga
Flag of Montoneros.svg Mario Firmenich英語Mario Firmenich
傷亡與損失
500-540軍人和警察[5]
大約230平民 [6]
8,960-30,000平民[7][8]

骯髒戰爭(西班牙語:Guerra Sucia,英語:Dirty War),發生於1976年到1983年間,阿根廷右翼軍政府國家恐怖主義時期,針對異議人士與游擊隊所發動的鎮壓行動。由豪爾赫·拉斐爾·魏地拉阿根廷軍政府所支持的以暴力抵制持不同政見的人民。在這段時期,先後由魏地拉、羅伯托·愛德華多·比奧拉萊奧波爾多·加爾鐵里所領導的軍政府不合法的逮捕、拷打、殺害或強迫9,000名(此值確認為已經遭到殺害的人數)至30,000名的阿根廷人消失,而這些罪行是兀鷹行動的一部份。文件顯示阿根廷的殘忍管制為當時由亨利·基辛格傑拉爾德·福特所領導的美國政府所知。

在阿根廷,關於骯髒戰爭的特赦令一直有所爭議(特赦令成為法律是在民主條例恢復後)。勞爾·阿方辛上台後,政府用特赦令開始審判在軍事政府裏的首席軍事領導者,但特赦一直不得人心。2005年6月,阿根廷最高法院廢除了被稱做句號法英語Full stop law應得權威法英語Law of Due Obedience的特赦令,開啟了起訴前軍事政府官員的大門[9]

庇隆主義再現[編輯]

當總統胡安·庇隆在1955年的軍事政變被推翻後,戰爭以它的民粹政治運動(庇隆主義)控制了阿根廷政治,但接下來的二十年,平民政府衰落、經濟衰退,使得軍事干涉主義再現。

庇隆於1973年結束流亡回國。當年六月的埃塞薩屠殺標誌了左翼與右翼兩支庇隆主義聯盟的終結。同年庇隆當選總統。1974年7月4日,年老的考迪羅庇隆去世。去世前夕,庇隆決定不再支持左翼武裝城市游擊隊蒙東內羅斯(Montoneros)。庇隆的副總統(也是他的第三任妻子)伊莎貝爾·庇隆接任總統。不久,何塞·洛佩斯·雷加(José López Rega)組織了右翼武裝阿根廷反共聯盟(Alianza Anticomunista Argentina)暗殺左翼及工會人物。與此同時,抱持馬克思主義人民革命軍也在圖庫曼省展開了農村暴動,結果在1975年2月,伊莎貝爾的民主政府發佈261號秘密總統令,欲圖平息在圖庫曼省的暴動。

軍人掌權[編輯]

1975年中,暴力散佈於整個國家。如阿根廷反共聯盟的極右翼團體以游擊戰為方式,以一般罪行為藉口,去消減意識形態相左的對手。而城市游擊隊、阿根廷人民革命陸軍也進行了暗殺、綁架,使得社會氣氛陷入恐慌。在7月時,勞工發動了總罷工,1975年7月6日時,由裴倫黨Italo Luder所暫時管轄的政府頒佈了三項法令(法令2770、2771和2772建立了由總統、部長、軍隊長官所領導的國防會議,使其可以指揮國家和行省的警察,來殲滅在阿根廷全境的游擊隊),用以和游擊隊戰鬥。

1975年,在來自軍人集團的壓力下,總統伊莎貝爾委任了魏地拉為阿根廷陸軍的指揮官,同年,魏地拉表示:「在必要範圍內,我們必須殺儘可能多的人以恢復阿根廷的安全。」到了1976年3月24日,他就以軍事執政團成員之一的身份,推翻了伊莎貝爾,在政變後,一些富裕精英的保守主義者,鼓舞陸軍使用應該「處理」的人民清單來控制情勢,由馬賽拉(Emilio Eduardo Massera)所帶領的一個軍人集團也隨即被建立。

違背人權[編輯]

1979年1月5日,紐約時報刊載了一篇文章,宣稱在拉丁美洲失蹤的人口數已達30,000人[10]基督科學箴言報、波士頓全球報以及洛杉磯時報也在當年刊出類似報導,指出拉丁美洲已經有30,000人在軍政府的獨裁統治下消失[11][12][13][14]。1980年五月,蒙特利爾憲報的一篇訪問報導中指出,單在阿根廷境內就有超過30,000人失蹤,以及15,000人被監禁[15]

1983年12月10日,勞爾·阿方辛上台執政,同年12月17日,他宣佈組成國立失蹤人口調查委員會,開始調查在過去近八年間於軍政府統治下所失蹤的阿根廷人[16]。雖然阿根廷的人權團體認為有30,000人失蹤,但官方委員會僅持有7,158人的案件記錄。官方委員會在最終的調查報告將被消失人口數定為13,000人。2002年,人權觀察出版了一份報告,當中估計阿根廷的被消失人口約15,000人[17]國際特赦組織亦認為阿根廷的被消失人口約15,000人[18]

馬島戰爭[編輯]

在1982年,阿根廷軍隊進入了由英國所控制的馬爾維納斯群島(英國稱福克蘭群島),但阿根廷軍隊很快就被由戴卓爾夫人領導下的英國擊敗。而此戰的失敗也使得阿根廷總統加爾鐵里在同年的6月17日辭職下台(隨後由軍人集團推舉的雷納爾多·比尼奧內出任總統)。

反共產主義[編輯]

據軍人集團宣稱,他們的任務在於抵制國際共產主義(思想上的戰爭是阿根廷陸軍的所抱持的信條),他們着重在排除可能的社會暴動,並在兀鷹行動中與其他南美洲的獨裁國家聯合起來。除此之外,他們也和世界反共產主義聯盟(World Anti-Communist League)和拉丁美洲成員關係密切。在1980年時,阿根廷軍隊幫助了納粹主義戰犯克勞斯·巴比Stefano Delle Chiaie英語Stefano Delle Chiaie和鄰國玻利維亞Luis García Meza Tejada英語Luis García Meza Tejada

美國的牽連[編輯]

儘管到1976年,至少有六名美國公民被阿根廷軍方「失蹤」,但包括當時的國務卿亨利·基辛格在內的高級國務院官員都秘密地支持了阿根廷的新軍事統治者。基辛格在擔任美國國務卿期間,祝賀阿根廷軍政府與左派作戰,並說他認為「阿根廷政府在剷除恐怖主義力量方面做得很出色」。直到1987年10月, 華盛頓郵報和《新聞周刊》特約記者馬丁·埃德溫·安德森(Martin Edwin Andersen)在《國家報》上揭露此類行為之後,基辛格才秘密地為軍政府的國家恐怖主義政策開了「綠燈」

真相委員會與審判[編輯]

爭議的持續[編輯]

教宗方濟各的相關指控[編輯]

相關藝術作品[編輯]

書籍[編輯]

影片[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McSherry, J. Patrice. Chapter 5: "Industrial repression" and Operation Condor in Latin America. Esparza, Marcia; Henry R. Huttenbach; Daniel Feierstein (編). State Violence and Genocide in Latin America: The Cold War Years (Critical Terrorism Studies). Routledge. 2011: 107 [2019-11-14]. ISBN 041566457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7-19). 
  2. ^ Greg Grandin英語Greg Grandin (2011). The Last Colonial Massacre: Latin America in the Cold War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p. 75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ISBN 9780226306902
  3. ^ Walter L. Hixson (2009). The Myth of American Diplomacy: National Identity and U.S. Foreign Policy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Yale University Press. p. 223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ISBN 0300151314
  4. ^ Prizel, Ilya - Latin America through Soviet Eyes: The Evolution of Soviet Perceptions during the Brezhnev Era 1964-1982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p. 173-176 (1990). ISBN 0521373034
  5. ^ Militares Muertos Durante la Guerra Sucia. [2019-11-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8-27). 
  6. ^ Gambini, Hugo (2008). Historia del peronismo. La violencia (1956-1983). Buenos Aires: Javier Vergara Editor. pp. 198/208.
  7. ^ Ben Norton. Victims of Operation Condor, by Country. May 28, 2015 [2019-11-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4-01). 
  8. ^ Belen Fernandez. Reappearing the disappeared of Operation Condor. Al Jazeera. August 30, 2014 [2019-11-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9). 
  9. ^ Texto completo de la Ley de Punto Final(full text in Spanish of the "Full-stop" amnesty law
  10. ^ [Relatives of Missing Latins Press Drive for Accounting; 30,000 Reported Missing. David Vidal, The New York, 5 January 1979.]
  11. ^ "Latin America's 'Disappeared' victims", 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23 January 1979
  12. ^ "Latin American bishops debating church's role", 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8 February 1979
  13. ^ "A Voice of 'the Disappeared'", Los Angeles Times, 21 October 1979
  14. ^ "Political Prisoners' Plight in Latin America Told", Los Angeles Times, 5 November 1979
  15. ^ "The got to 'Che' so sister fights on to save kid brother"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Christian Williams, Page 76. The Gazette(Montreal). 21 May 1980)
  16. ^ [ARGENTINA SETS UP INQUIRY FOR 6,000 WHO DISAPPEARED, The New York Times, 17 December 1983]
  17. ^ "Argentina: Arrest of Army Chief Hailed"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Human Rights Watch.(12 July 2002).
  18. ^ ARGENTINA STILL FACING ISOLATION OVER HUMAN-RIGHTS ABUSE. The Miami Herald, 7 May 1983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