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末世论末日論Eschatology)是研究历史终结及其相关方面的哲学或者神学理论,神学上的末世论一般关心人类社会的终结以及如何终结等问题,而哲学上的末世论则可能着眼于人类社会的终结问题,也可能着眼于自然的终结。在末世论的基础上产生的学科有末世论的历史哲学自然哲学本体论认识论等。[1]

历史[编辑]

末世论自古就有,如中国古代杞人忧天就是一个例子,描述一个人考虑和担心末世来临的思想。

《聖經·啟示錄》中描述有關世界末日的一個概念,那時七印將要被揭開,在犹太教基督教旧约中末世被描绘成一个进入永恒神的国的时刻,也就是弥赛亚救主)降临拯救人类的时刻;而基督教新约则把末世描绘成一个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的个体信仰时刻,即耶稣再来审判世界的时刻。[1]詳見:基督教末世論

末世论是伊斯兰教信仰重要的组成部分,是穆斯林信仰五大组成部分之一,排在信真主之后列第二位。[2] 古蘭經2:177:「你們把自己的臉轉向東方和西方,都不是正義。正義是信真主,信末日,信天神,信天經,信先知…」。 不相信世界末日事件的穆斯林,就不是真正的穆斯林。在穆斯林每天的祈禱功修里,他們都要念誦幾段的所謂末日經文和禱詞。 穆斯林的宗教核心期望,信仰的終極目標就是「要為安拉奮鬥,促進安拉的國度或者穆斯林國度的降臨」(古蘭經8:39)。詳見:伊斯蘭教末世論

佛教雖然提到所有世界都有成、住、壞、空的說法,但並沒有提出確定時間的末世論。另外佛教彌勒菩薩未來成佛的預言,按照學者計算約五十多億年後,彌勒菩薩將會出現成佛,於龍華樹下三會說法,分別度化九十六、九十四、九十二億有情,所以未來彌勒佛成為佛教徒再次於人間值遇佛陀的冀望,但嚴格說來這不是末世論,只是下一位佛陀出現的記載。

而彌勒菩薩未來成佛的信仰也影響了後來的民間秘密宗教:如彌勒教白蓮教一貫道等等。其中,一贯道最早是从明朝的“羅教”衍生而来的。“罗教”是一个从佛教滋生出来的民間宗教。明朝时,山东省即墨县嶗山的軍人羅思孚,1470年在北直隸退伍,開始雲遊各大寺廟,覺得仍為不足,於是成立「罗教」,教義綜合禪宗與淨土宗,強調淨土即人的佛性。他批評對經典和偶像等外在物品的崇拜,將禪宗佛教通俗化,強調人心是一切的根源,萬事萬物的本質。“罗教”以后又繁衍出“先天道”、“老爷道”、“归根道”、“三花道”、“西华堂”、“东震堂”等。1882年,山东青州人刘清虚把“东震堂”改为“一贯道”,流传下来。1930年,山东人张光壁篡夺了一贯道的掌道权,把总坛设在济南,派人到全国各地“开荒”建坛。1933年,旧军人出身的一贯道点传师栗春旭被张光壁派到北平“开荒”办道。栗春旭很会争取上层人士,在取得曾任国会议员的山东同乡周景成的信任后,在周的家里修建了一个佛堂。这是一贯道在北平建立的最早的坛口,当时加入者多是军阀和失意政客,有曾任袁世凯政府财政部长的周子齐、军阀唐天喜等。仅六年的时间,一贯道遍及鲁、冀、杭、沪等地,道徒达到了数十万众。1936年,见一贯道成了气候,张光壁自命一贯道“师尊”,他的妻子刘率贞和妾孙素珍被尊为“师母”[3]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