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這篇條目

香港語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香港语文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Hkdemo (zh).png
本條目為
香港人口文化系列之一
香港人口普查
2011年人口普查
香港人    新界原居民
海外港人
宗教與風俗
哲學
語文    用語
文學
建築
殯儀    節日與公眾假期
飲食    燒烤文化
電影    電視
音樂
傳媒
藝術    古蹟
漫畫    動畫
體育
網絡文化    高登文化
香港次文化
無厘頭文化
MK文化
MK Pop
港鐵文化
巴士迷文化
其他香港系列
香港各種語文

香港語文是指在香港常見的語言文字,目前香港法定語文是中文和英文,雙方享有同等地位[1],而香港政府所提倡的語文政策是「兩文三語」,兩文指中文和英文;三語指粵語英語普通話

粵語是香港最主要的語言。2011年,香港人口有89.5%以「廣州話」為慣用語言,其次為「其他中國方言」(4%)、英語(3.5%)、普通話(1.4%)[2]

法定語文[编辑]

根據《香港基本法》第9條和《法定語文條例》第5章第3條第1節,中文和英文都是香港的法定語文。絕大部分政府公文、街道指示牌等都是中英並用。現時香港政府內部的語文政策由公務員事務局法定語文事務部統籌;律政司設有雙語法制委員會,向政府提供法律雙語化的意見;教育局轄下的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語常會[3])則就語文教育政策提供意見。

法律裏的「中文」並無明確指定哪一種口語,因而衍生出政府所推行的「兩文三語」政策,即以中文英文為書寫文字,粵語普通話英語為口語;例如於香港立法會會議或政府新聞發佈會等官方場合,都會提供以上三種語言的即時翻釋。然而這三種語言並無法律約束力,2002年10月29日,時任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就通過司法機構表明在法庭審訊過程中,「口講的中文包括普通話,及不排除其他中國方言。」[4]另外,「中文」也沒有指定哪一種字體,因此政府公文或網頁除慣用的繁體中文外,亦常另備簡體中文

香港政府網站首頁。右上方可選擇中文繁簡體或英文顯示。

香港自成為英國殖民地之後,大部分政府文書都以英文為主,英文亦長期是唯一法定語文,中文沒有憲制地位(虽然没有憲制地位,但中文在香港社会广泛应用,港英政府亦奉行自由港原则,尊重华人的生活方式,因此香港的中文媒体、中文电影等等中文应用都非常发达)。香港教育界及大專學生從1970年起開始爭取香港人最常用的中文成為法定語文。香港政府於是在1971年成立公事上使用中文問題研究委員會,並最終給予中文與英文同等的法定地位。1974年,政府正式修改《法定語文條例》,中文獲立為法定語文。1987年起则進一步規定所有法例都必須以中英文制定和頒布。1990年《基本法》頒布,確認香港主權移交中華人民共和國後,維持中英文均為法定語文。1995年至1997年,政府再度就司法程序上可使用的語文進行法例修訂。[5]

香港法庭首次以中文(粵語)進行審訊,是在1995年12月4日。一名90歲婦人入稟高等法院控告其3名子女侵吞財產,案件涉及大量中文文件,加上原訟人、與訟人皆不諳英文,當時的外籍主審法官認為以中文審訊更為適合。[4]

以兩種法定語文制定條例的情況,(1)所有條例均須以兩種法定語文制定及頒布。(2)如某一條例修訂另一條例,而該另一條例 ——(a)在立例時只以英文制定;及(b)未根據第4B(1)條頒布中文真確本,則第(1)款並不規定上述某條例須以兩種法定語文制定及頒布。(3)如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 ——(a)認為某條例草案急須處理,而以兩種法定語文制定成為條例會引致不合理的延遲;及(b)指示將該條例草案以其中一種法定語文的文本提交立法會, 則第(1)款並不規定該條例須以兩種法定語文制定及頒布。 (由1999年第26號第3條修訂)(4)本條不得解釋為限制在條例中文本內使用英文字,或在條例英文本內使用中文字。(5)本條的規定不得引伸應用於附屬法例。

以兩種法定語文訂立雙語附屬法例的情況,(1)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藉憲報命令指示,任何附屬法例 —— (由1999年第26號第3條修訂)(a)如屬該命令所指明的類別或類型;及(b)如是在該命令生效日期之後訂立的, 均須以兩種法定語文訂立及頒布。(2)根據第(1)款發出的命令,可列明規限該命令的例外規定或約制。(3)對於根據第(1)款所發命令內沒有指明的附屬法例,該款並不妨礙其以兩種法定語文訂立及頒布。

以一種法定語文制定的現行法例文本用另一種法定語文頒布的情況,(1)凡某條例經以一種法定語文制定,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諮詢雙語法例諮詢委員會後,可藉憲報命令宣布:該命令所指明的條例文本,即為該條例的另一種法定語文真確本。

雙語法例諮詢委員會,(1)現設立雙語法例諮詢委員會,就使用法定語文頒布法例事宜執行以下職務 ——(a)在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根據第4B(1)條向其諮詢時,提出意見,所提意見可包括建議根據第4B(1)條宣布條例真確本的先後次序;及(b)不時由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指示執行的其他職能。(2)雙語法例諮詢委員會由一位主席及若干委員組成,各成員由行政長官委任,任期由行政長官決定。(3)根據第(2)款委任的雙語法例諮詢委員會委員須包括 ——(a)符合《律政人員條例》(第87章)第2條定義的律政人員一名;(b)諮詢香港律師會主席後委出的執業律師一名;(c)諮詢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後委出的執業大律師一名;及(d)行政長官認為具有適當語文能力的非公職人員,人數不少於2名。(4)雙語法例諮詢委員會的成員可隨時以書面通知行政長官而辭職。(5)雙語法例諮詢委員會須為執行第(1)款所訂職能而視乎需要舉行會議,或須按主席的指示舉行會議。(6)雙語法例諮詢委員會的處事程序,由主席決定,而在符合這些程序下,委員會可 ——(a)設立小組委員會協助委員會履行職能;(b)委任具適當資格的人士為該等小組委員會委員,協助小組委員會工作;及(c)向認為適當的其他人士諮詢意見。

法例是香港法律的主要來源, 認識法律制定程序對一個法治社會而言是非常重要的。本刊簡 介香港法律制定程序如何運作,並闡釋這個複雜過程中的若干主要環節。本刊由律政司法律草擬科撰寫 ,所有由政府提出的法例,均由該科負責草擬。由於法律草擬 科在法律制定程序中擔當關鍵角色,由該科闡釋該程序,實屬不二之選。在 1999 年,律政司發表了名為“《香港的法例草擬工作》”的冊子,其第二版於 2001 年出版,而本刊是該冊子的重新修撰版本,其中加入了經更新的資 料及統計數字。本刊與較早前出版 的“《香港法律草擬文體及實務指引》”相輔相成。該刊物闡述了法律草擬科在草擬法例的 過程中應用的文體和實務常規,而本刊的主要內容則是對法律 草擬的性質及立法建議轉化成法律的過程,作概括性的解說。 本刊按部就班地描述政策建議經歷不同階段而最終加入香港法 律篇章序列的立法歷程。法律草擬科高度重視其政府律師的培訓和專業發展。培訓採取多種方式,包括參與法例草擬課程、內部工作坊及研討會的系統性培訓,以及在上級及經驗更豐富的同事指導下草擬法例的在職培訓。此外,通過借調往海外法例草擬機構,及參加國際性的法例草擬會議,政府律師亦有機會與其他司法管轄區的法例草擬人員交流,並與時並進、掌握法例草擬工作的發展趨勢。立法次序編排委員會由政務司司長、財政司司長、律政司司長及法律草擬專員組成,並由行政署長提供協助。委員會的職能是策劃和管控立法會每個會期的政府立法議程。委員會決定每個會期內哪些條例草案將被提交立法會,還編定每條條例草案提交的日期(立法檔期)。法律草擬專員在委員會中的角色,是就每條條例草案估計需要的草擬時間提供意見。草擬一項法例所需的時間,視乎法例的長短、概念的複雜程度,以及討論和諮詢法例草稿的進度而定。14 法律草擬科有一套內部系統,在預估立法項目的長短及複雜程度的基礎上,把它們初步分類為次要項目、一般項目或者重要項目。然而,經驗和近期的統計資料顯示,完成立法項目所花的時間並不一定與前述分類相對應。諸多因素可對草擬時間有很大影響,例如,諮詢過程的耽擱,及在草擬過程中有無法預料的問題產生,需要在草擬工作繼續推進前解決。誠然,可用於草擬工作的時間,有時會基於政策考慮因素而被大幅壓縮,在此情况下,法律草擬科便可能需要重編內部工作的優先次序,或增撥人手處理有關項目,務求配合工作進程。建議說明書應送交民事法律專員,以便專員就律政司司長是否原則上反對,以 及就是否必需立法才能達到所述的目的提供意見。專員的意 見應說明以主體法例、附屬法例抑或其他形式 (例如法定守 則 )實施該等建議較為適當。說明書副本應按需要發給各有關的部門、決策局以及其他方面,亦應發給法律草擬專員,讓專員得知有關建議。

司法程序,(1)法官、裁判官或其他司法人員可在於他席前進行的程序中或於他席前進行的程序的任何部分中兼用兩種法定語文或採用其中一種,視乎他認為何者適當而定。 (由1999年第21號第24條修訂)(2)法官、裁判官或其他司法人員根據第(1)款作出的決定是最終決定。(3)即使有第(1)款的規定,程序中或程序的一部分中的一方,或程序中或程序的一部分中的證人 ——(a)可兼用兩種法定語文或採用其中一種;及(b)可以任何語文向法庭陳詞或作供。(4)即使有第(1)款的規定,程序中或程序的一部分中的法律代表可兼用兩種法定語文或採用其中一種。 (由1999年第21號第24條修訂)。(5)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可訂立規則及發出實務指示,以規管法定語文在法庭的使用。


法定語文的地位差別[编辑]

在香港,雖然中文是日常生話中的優勢語文,亦是大多數香港人的最常用語文;名義上,1974年起,中文和英文享有同等的法定語文地位,至今已近半世紀;英國亦已結束管治香港逾20年,但從不少社會現象中,可見中文的地位實際上仍遠較英文低,重英輕中的風氣仍普遍存在。

例如教育方面,英文在整個教育體制內,所有學生從幼稚園階段起必修,或以英文作為非語文科目學習媒介;中文則非必修,除了主要招收非華人學生的學校通常不設中文課程外,即使是以華人學生為主的本地主流學校,部分(通常是傳統名校)亦容許學生選擇修讀其它語文如法文等,而不修讀中文。於2012年實行的香港中學文憑考試中的語文科目,亦設有六科非法定語文科目,非以中文作母語的考生,可以其中一科取代中文科,作為報考大學的資格,但英文科就不可用其他語文取代。以英文授課的中學(英文中學)(但自2010/2011學年起,香港教育局實施“微調中學教學語言”政策,實際上不再二元地區分“英文中學”及“中文中學”),甚至小學、幼稚園,通常比以中文授課的學校受歡迎,學業成績較佳的學生,通常都希望入讀英文中學,甚至以入讀英文中學為榮,以入讀中文中學為恥。專上院校除了涉及中國文化、歷史、語文或中醫學等範疇的課程,全以英文授課(在香港,所謂「英文授課」,一般是指課本、講義等書面上學習材料使用英文,但是口頭上,未必全以英語講授,講師一般會以粵語解说全部或部分內容,除非講師或某部份學生不諳粵語,或該校(或屬下的學術單位)、該講師,或在教育當局的要求下,嚴格執行英文授課政策)。

政府公營機構、專上院校和大企業的處事方式,更有很多重英輕中的寫照。例如其大部分職位的入職條件、專上院校的入學條件,雖然通常要求申請人具有一定的中文和英文能力,例如要求申請人在某些公開試(通常是中學文憑試會考)的中文科和英文科,考獲及格或良好成績,但對從來(或最近若干年內)沒有在學校修讀過中文課程的申請人(例如一直在外地就讀,或在香港就讀某些容許選修其它語文而不修讀中文的學校),通常會豁免中文能力的要求,造成大部份接受香港主流教育的申請人,亦即是大部分主流華人居民,如未能在公開試的中文科考獲及格成績,即使懂書寫和閱讀中文,也不符合入職或入學條件;但某部份申請人,即使完全不懂書寫和閱讀中文,甚至完全不懂說和聽粵語,也可能符合入職或入學條件的雙重標準現象。至於英文能力的要求,通常都不會有所豁免。亦因此,不少人即使完全不諳中文,仍可在上述機構內身居高職,或入讀(甚至任教)專上院校。但不諳英文的話,就連很多初級職位和簡單工作也難以勝任,即使如文件傳遞這類簡單工作,其傳遞指示或地址等,亦往往以英文書寫。

政府、公營機構、專上院校和大企業的內部文件和電郵,即使發文者及受文者雙方,都是以中文為母語的華人,亦絕大部分以英文書寫,通常只有須供基層職員(通常英文能力較低)閱讀的才可能會備有中文版本。而供顧客或公眾閱讀的文件,雖然大部份都備有中文和英文版本,但通常都註明中文版本僅供參考,兩版本的文意如有不同,以英文版本為準;如果是中文文件,絕大部份都會以英文註明取得英文版本的方法,但英文文件就通常不會提供取得中文版本的方法。對市民、顧客、僱員、團體等的資料(名稱、地址等)處理,通常都要求必須有英文版本,中文版本則不是必須,有時甚至只接受英文版本。例如香港身份證上,持證人英文姓名屬必有項目,但中文姓名則非必須;同樣商號建築物等名稱,亦是英文為必有,中文則非必須。銀行等金融機構要求客戶提供的資料,更除了中文姓名外,其它(住址、就業資料等)一概只接受英文版本。約2000年代中起,更興起沒有中文名稱(或有但幾乎從不使用)的私人屋苑及商場的命名,例如APMCitylinkImperial KennedyK11MegaBoxMikiki、Oasis Kai Tak、One MidtownPopCornThe ONETKO GatewayTKO SpotT TownYOHO系列等。

主流社會觀念中,往往會看不起英文能力不佳的人,亦視英文能力不佳為低學歷、低技能、欠缺競爭力的同義詞。但對中文能力不佳、甚至完全不懂中文的人(尤指非華人及/或自幼沒有在學校修讀中文的人),卻有甚大的包容。即使是華人,如果聲稱從沒有在學校修讀中文,因而中文能力不佳或完全不諳中文,不單會為人接受,甚至可引以為榮。他們如因中文能力問題,而在就業、就學、日常生活等有任何困難或不便,往往會不會被批評,反而批評要求他們具中文能力的一方,是歧視外籍/不諳中文人士、以中文語言關卡扼殺人材等;反之如因英文能力問題而有同樣困難或不便,卻會被認為是絕對正常和合理,甚至會對因英文能力不佳而遭遇困難或不便的當事人冷嘲熱諷。例如:食肆如僅提供中文餐單,有顧客不諳中文,難以點餐,往往會是批評食肆,指不應僅提供中文餐單,忽略英文同為香港法定語文,並可能構成歧視外籍/不諳中文人士;反之食肆如僅提供英文餐單,有顧客不諳英文,難以點餐,卻幾乎不可能同樣批評食肆,反指顧客不諳英文是自身能力差、不能接受。

非法定語文[编辑]

除了「兩文三語」外,香港社會上還可找到各種各樣的語言和文字。這些語文可能是香港少數族裔的慣用語言,亦可能是該國對香港文化產生了一定影響。根據2001年的人口普查數據[6]香港最大的少數族裔菲律賓人(約14萬2000人),其次是印尼人(約5萬人)、英國人(約19,000人)、印度人(約18,000人)、泰國人和日本人(均約14,000人)、尼泊爾人(約12,000人)及巴基斯坦人(約11,000人)。由此推測,香港非華裔人日常使用的非法定語文,主要有他加祿文、印尼文印地文泰文日文尼泊爾文烏爾都文等。

也有不少香港人學習中、英以外的第三種語言,其中較為受歡迎的有日語韓語等。市面上不難找到這些語文的蹤跡,而其影響力遠超過其母語者在香港所佔的比例。

2006年9月香港考試及評核局宣布在2012年起執行的香港中學文憑考試,將加入六種外語考試,包括日文、法文、德文西班牙文印地文烏爾都文,非以中文作母語的考生可以用其中一種取代中文科作為報考大學的資格。日文及西班牙文是新加入的兩種語言。

根據2008年的綜合住戶統計調查數據[7],92,200人有不同程度的聽覺困難,其中8,600人已完全失聰,他們溝通時會使用香港手語。有慈善機構龍耳推廣「兩文四語」[8],兩文為中文和英文,四語為粵語、英語、普通話和香港手語,為聽覺有困難人士提供無障礙的社會。

文字使用情況[编辑]

Hk-hant-hans.png

香港最普遍使用的漢字書體是繁體中文。在正式書寫的場合,香港使用的中文書面語多以官話白話文的語法和詞彙為標準,但年輕一代書寫中文時,如內容非用於學術、求職、公事報告等嚴肅場合,普遍習慣以廣州話口語方式書寫,或引述廣州話對話。市面上也不難看見廣州話口語方式的書寫中文或香港特有詞彙,這在以年輕讀者為主要對象的刊物尤其常見。

1949年中國大陸政權易手之後,大量知識分子湧入香港,當中包括唐君毅錢穆、詩人余光中等學者,均曾於香港旅居及教學,加上香港和台灣學術界同樣上承五四以來之學統,一直保持相當程度交往,所以直至1997年之前香港中文文化界及教育界均受到台灣頗大影響,在中文教育方面亦有不少東西承襲自台灣。例如規範香港小學課本中文字形的常用字字形表,即是由台灣的常用國字標準字體表增刪而成。

由於中國大陆推行簡化字的時候,香港還是英國的殖民地,不受中國大陆影響,和台灣一樣沿用繁體字。

隨着香港人與中國大陆交流日益頻繁,香港人普遍認識常用的簡體字。市面上也不難看見為大陆旅客而製作的簡體字標語和指示牌。部分學校容許學生在使用中文作答的功課及考試中,使用簡體字作答。考評局也容許學生在公開考試中,使用合乎中国國家規範(即由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在1986年所頒佈的《簡化字總表》)的簡化字。

至於電腦操作方面,香港早期使用的繁體中文電腦系統都是來自台灣,因此香港的電腦多數以大五碼作為內碼。然而來自台灣的大五碼在香港使用時卻遇上問題,例如早期的大五碼沒有包括香港地名常用的「邨」、「埗」、「鰂」、「涌」等字,由於香港警察和法庭整理口供時,需要將證人原話忠實完整地紀錄下來,不能譯成官話白話文,以防止出現歧意而造成法律上證供是否有效之問題,但是大五碼內並不包括一些常用的廣州話用字和香港約定俗成寫法的中文字,也難以完整地記錄廣州話。由於政府內部行政需要,加上電腦業界普遍要求,所以香港政府特別於大五碼Unicode的造字區定義了一系列常用的香港特殊用字,稱為香港增補字符集,方便政府、公共機構和民間的資訊流通。香港政府也向國際標準化組織(ISO)申請將新版本的增補字符納入ISO 10646的新版本內。

香港公函中文[编辑]

香港政府公函用語,雖然採用官話白話文,卻非完全摒棄文言用語。1997年《政府公文寫作手冊》指「文言言簡意賅,行文時為求簡潔得體,也會酌情使用。如撰寫獎狀、題辭和酬酢書函,或回覆文言來信等,都可因應發文人或受文人的需要,使用淺白文言。」不少粵語用語保留了文言色彩,例如「視乎」、「合乎」、「抑或」、「姑勿論」、「良多」等詞。

陳少棠諷刺,只准用白話結果會令「某月某日 大函敬悉」變成「你的某月某日來信,我已經收到及明白了」[9]

語言使用情況[编辑]

粵語[编辑]

廣州話[编辑]

港鐵上使用的粵語提示牌。「上落車」(即「上下車」之義)是典型的粵語。

香港通行的语言是粵語廣州話,學術稱港式粵語香港話,一般慣稱「廣東話」,是大多數香港人的母語。香港的白話與原廣州話發音一样。从香港开埠至今,粵語就一直是香港市区的主要语言,以廣州話為標準音,亦有不少本土的、移民的粵語方言(如四邑話圍頭話蜑家話等)。1950年代起因邊境封鎖而與廣州隔絕,香港廣州話語音逐漸產生了些微變化,如聲母/n//l/開始不分、聲母/ng/脫落為零聲母、部分人的/t//k//n//ng/韻尾相混等,社會普遍稱「懶音[10]


圍頭話[编辑]

香港新界粵系原居民的方言,与深圳平湖等地的围头话同属粤语莞宝片,較接近東莞話,與廣州話亦基本相通。围头人即“本地人”,是最早来到香港的“主人”之一;围头人由于是最早抵港,以及一些习俗的原因,香港原住民中往往以“本地人”来特指围头人。正如其他原居民語言一樣,圍頭話已隨城市化和年輕人流失而快速衰退。周潤發曾於喜劇電影《我愛扭紋柴》內扮演一個圍頭人角色,電影內曾多次出現圍頭話對白。

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委員會已把圍頭話納入首份「非物質世界文化遺產」清單內的「口頭傳統和表現形式」類別,亦有專門保育及提倡香港圍頭話的香港本土語言保育協會[11]。近年,香港本土意識日益濃烈,有更多人關注香港本土語言的存亡,包括圍頭話[12]

四邑話[编辑]

四邑話為粵語的一個分支,但由於語音差距较大,一般操标准粤语者如南番顺人難以聽懂,因此過去香港的四邑人一直保持與南番顺人不同的族群認同。四邑人於香港開埠之后来到香港市區工作。說粤语四邑話的家族於1970年代開始因族群觀念轉淡而改說粤语廣州話,亦产生了广府认同。

蜑家話[编辑]

香港水上人家的主要方言,為粤語的一個分支,與廣州話高度相通,唯蜑家音明顯。過去蜑家人多聚居在香港島的香港仔、赤柱、九龍的油麻地、新界的西貢屯門大嶼山大澳長洲等地的避風塘,於市區的蜑家人在1970年代中開始移往岸上居住,並且迅速融入主流社會。所以到了今日疍家人一般只集中在香港仔赤柱大澳長洲等漁港。香港的英文名稱「Hong Kong」正是蜑家話的音譯。

使用粤语是廣府民系的基本認同方式,而廣州話,则是粤语最有代表性的一種。

客家話[编辑]

新惠片客家話[编辑]

香港客家話可分為本地和移民兩種。本地客家話普遍屬梅惠小片,與廣東深圳、惠陽、惠東的客家話高度接近,與其它主流客家話都可以互通[13]

客家話是香港原居民語言使用人數中僅次於圍頭話的一種。新界客家人香港原居民的主要族群之一,亦是最早來到香港的“主人”之一,之所以不自冠以“本地人”的頭銜,只是客家的習慣問題。 新界客家人主要居住於新界,以及九龍土地較貧瘠的地方。過去由於客家人與本地圍頭人(廣府人)族群界線明顯,因此客家話保存得十分完好,沒有被周邊方言同化。 客家話人口大抵與客家人數量相當,根據劉鎮發的研究[14],1911年香港有15.1%為客家人,戰後因大批難民湧入香港,客家人佔人口比例下降,因此至1966年估計只有6%至12%香港人口會客家話,當時新界依然有十分完整的客家話社區[15]

由戰後到回歸前,廣東的客家地區(如寶安縣惠州河源惠陽梅縣等地)有部分客家人移居香港,他們帶來了廣東本地的客家話,而梅縣客家話更是比惠州寶安縣一帶的客家話有頗多差異。由於在香港的客家人的內聚性較高,他們在香港成立了崇正總會,並一直在鄉裡間保持以客語交談,直至1980年代香港經濟起飛,才開始慢慢與香港的主流民眾融合。

影響

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委員會已把客家話納入首份「非物質世界文化遺產」清單內的「口頭傳統和表現形式」類別,亦有專門保育及提倡香港本土語言的香港本土語言保育協會[11]

基督教巴色會為了在新界客家村落傳教,遂建立客家話教會並以拉丁拼音方式出版客家話《聖經》。惟當時流行範圍不廣。近數十年間,以香港客家話為藍本編寫的客家話《聖經》,獲流傳於台灣及海外(南洋)的客家社會,用以傳教之用[15]

使用情況

截至2011年,香港客家話作爲第一語言的香港人有62,340人,而聲稱作為第二或其他語言的則有259,738人 [16]。若根據該調查推斷,全香港只有大約5% 的人口懂得聽和講客家話。

儘管能說的客家話(不論任何口音)的香港人整體上並不多,而且香港大眾傳媒也沒有任何客家話廣播,但部分香港人仍會在不同情況下使用客家話。在香港一些鄉村,部分原居民仍會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客家話交流[13],其中包括在祭祀時[17]及節慶團聚[18][19]等。

至於非原居民的香港客家人,他們可能是住在市區、新市鎮或鄉村裏。其中,部分能講客家話的香港人在日常生活、親朋好友團聚、團契等環節裏仍會使用到客家話[13][15]。當然,不同籍貫的的客家話會有某程度上的分別,未必完全與香港客家話(新惠片)相同。情況就如同屬粵語的圍頭話化州話廣州話都能基本互相交流,但口音或許有異。

平婆話[编辑]

新惠片客家話以外,少數香港客家人則使用平婆話,是客家語汀州片的一種方言。平婆話主要分佈在元朗區水蕉村一帶,與主流的新界客家話有較大差別,使用平婆話之居民於十九世紀中期從閩西遷徙到當地。[20]

閩語[编辑]

閩南語[编辑]

閩南民系人士自19世紀初開始已經大量移居香港及東南亞,在兩地常以“福建話”称呼閩台片闽南语。香港開埠至日本攻佔香港前,已有很多閩南人在港定居,但福建話始終未有如廣州話一樣成為強勢領導語言。而廣州話在1920年前因太平天國戰亂大量廣州人逃港後人口一直在增長,而且壓倒同屬粵語圍頭話。雖然閩南人為香港人口第二多的族群,而閩南語區的人未能像粵語區的人一樣以廣州話為龍頭,且人數上亦不及廣府人。

日本二戰投降香港重光時,香港人口由1945年的50萬人升至1950年的220萬人,當時香港的各語言使用情況複雜。1950年到1980年香港人口每十年增加一百萬,大多數是來自鄰近香港的珠三角地區偷渡來的廣府人,廣州話逐漸成為絕對優勢的共同語。在1950年後出生的閩南人逐漸改說粵語。而此時只有新界的客家話保持得比較完整。香港閩南語人口不停下降,只有老一輩人保持得比較好。

1950年後來港的閩南人多用東南亞以及全球各地商人身份來港居多。因為閩南人善於經商,與當地人民貧富差距大,而香港經濟環境日益轉好,大量閩南人將全球的閩商資本轉移到香港,對香港的經濟也有不少幫助。在forbes香港四十大富豪榜中,以廣府民系人口最多,之後便是閩南民系,而潮州籍閩南人李嘉誠更長年都是香港首富。

閩南籍議員有福建的蔡素玉和廣東的李卓人等,都是早期來港,而也在香港大學畢業。藝員吳孟達林峯等也是閩南籍。閩南人多數住在北角西環及其周邊,跑馬地等地也有不少閩南人,比較富有的住在東半山,富豪亦住在傳統富豪區.而在這些地方,很多人仍用閩南語溝通。亞洲電視2000年至2001年播映台灣布袋戲大儒俠史艷文》,以廣州話配音和臺灣話雙語廣播,是香港電視上絕無僅有的閩南語節目。香港有多間閩南教會,一直維持以閩南語崇拜傳統。另外,因臺灣與香港往來密切,在觀光景點亦可聽見臺灣觀光客使用臺灣話交談。

廣東閩南話[编辑]

香港原居民中,除了香港水上人,另一族群是闽南人,所操的閩南話源於廣東海豐。因為與客家人長期接觸,又受粵語影響,說話帶有客家話粵語詞匯。香港的漁民登岸後,多聚居在沙頭角大埔西貢一帶。於市區轉用廣州話後,鶴佬話可以在長洲等離島聽到。蜑家人闽南人的特色是居於水上,部份會住在岸邊,在香港開埠早期的人口普查對人口的紀錄以陸人居民為主,所以在紀錄上遠不及客家人和圍頭人。

潮州話閩南語一支。潮州人香港開埠初期歷史就到來香港市區工作。由於潮州人內部十分團結,加上族群內部認同鮮明,因此其語言至今尚一直較好的保留。於香港有不少潮語基督教會,專門以潮州話作宣教語言。

福建閩南話[编辑]

閩人自19世紀初起已經大量移居東南亞,以福建的閩南人佔多數,香港、澳門及東南亞地區亦稱泉漳閩南話為福建話。香港閩南人多數為泉州移民,其使用福建話長年作為香港第二大常用語言。

1950年以後有大量廣東鄰近香港城市又沒有技術的人偷渡來港,以說粵語為主,而海外資本及技術剛好能用上這些龐大的新勞動力。隨香港轉向廣州話主導的城市,而這些泉州移民亦努力學習廣州話,至今這些移民的後代因香港政府教育、社會和日常生活以廣州話為主導,已經完全以廣州話為母語,甚至不懂聽及說閩南話。現今香港閩南族群仍有部分人使用閩南話,主要為老一輩人。

閩東語[编辑]

閩東語通行於福州寧德以及浙江東南部部分地區,以福州話為其代表方言。福州人為香港人口第二大的福建裔群體。現今香港福州族群仍有部分人使用福州話,主要為老一輩人。

北方官話[编辑]

1960年代以前,標準官話(又稱國語或普通話)在香港已有一定的流行程度。1950年代至1960年代初香港學校曾有國語教學,而英文中學會考曾設有國語科,唯因考生減少,於1965年取消。[21]國語電影通行至1970年代初。1997年中國收回香港後,香港與中國大陸的文化、經濟上的交流越趨頻繁,另加上香港向中國大陸居民開放個人遊普通話也日漸受到重視。普通話科也和中國大陸的語文科、英文科和數學科一樣,成為了眾多本地中小學的必修學科,香港中學會考亦設有普通話科考試。1998年中九龍巴士的巴士報站廣播上,已採用普通話作為三種報站語言(依次為:廣州話、英語及普通話)[22];另港鐵的預錄廣播也在2003年起開始以廣州話和英語廣播以外,亦增設普通話廣播。公營的香港電台也有主力推廣普通話普通話頻道。本地的免費電視台也有特定時段播放普通話節目,亦有部分節目以多種語言廣播的方式,提供普通話聲道讓觀眾選擇。而能夠說普通話的人口亦有所增加,據2011年人口普查資料,有46.5%人口報稱能說普通話,較10年前上升13.2%。[23]

吳語[编辑]

1949年上海戰役前夕,大批上海商人移居香港,亦有江蘇南部及浙江等地的江浙人士赴港定居。現今香港的人口構成有少部份是江浙人(包括上海人)。二戰結束後,粵語廣州話逐漸成為香港的強勢語言,江浙移民的後裔幾乎已轉用廣州話,鮮有會說上海話,其中主要為老一輩人使用。這種景象在楚原七十二家房客》和王家衛花樣年華》等電影中亦有反映。今日不少上海籍香港人說話時依然保持明顯的上海口音,例如影星沈殿霞和前特首董建華。例如,董建華說「合作」時「合」(粤语拼音为hap9)时,入聲韵尾由-p变成了喉塞音的-ʔ,带有明显的吴语特色。

移民潮[编辑]

远古至历史时期之初,本地属岭南古越族的栖息之地。在马湾岛东湾北的考古遗址中,发现属于新石器时代的20座墓葬,墓葬中发现的人骨,与珠江流域的新石器时代晚期的人骨特征相似。在一具40岁的女性头骨上发现拔齿痕迹,与相邻的佛山河宕贝丘遗址出头的新石器时代人骨中普遍存在的拔齿风俗相似,故无论从体质或者风俗上看,都可以说明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先民,与珠江三角洲地区的先民为同一种属。

香港開埠前,原居民有三个群体,分别为广府围头人、蜑家人(又称水上人)、客家人,各族群皆有自己的语言(即围头话、疍家话、客家话),其中围头话和疍家话亦是粤语的分支,香港一词的英语译名“Hongkong”就是取自疍家话发音[24]

香港人口約50萬。及後國共內戰,大量人口湧入香港[25]。此時期移民都是以來自廣東為主,另外亦有不少來自福建和上海等省市,不少江浙企业家在这个时期走難来到香港。至1950年,香港人口上升至220萬。之後,隨著大陸偷渡潮,香港人口以每10年100萬之速度大幅增長,當中多為廣東人。经过四次大陆的逃港潮之后,1974年11月,香港政府实施抵垒政策,即非法移民只要能到达市区登记,就能取得居留权。由於粤语由古代到清朝,在广东地区都是官式语言,所以在香港这个广东人占多数的社会中,自然成为日常生活以及商業領域和公共領域的通用语言。虽然第二次世界大戰和国共内战之后,各地难民涌入香港,但根据当年的人口普查,仍然是粤语人口占大多数。當時香港使用粵語廣州話,而省城廣州也是廣州話社會,广东主要都是使用粤语。戰後出生一代絕大多數在粵語環境中成長,粵語自然在香港成為慣用語言以及官方語言[26][27]

香港開埠之後,各地移民陸續入境。到清朝末年,土客械鬥,大批廣州以及江門平民湧進香港。早期到港的人口大多數為苦力以及建築工人,亦有商人,加上廣州離香港最近而人口最密集,香港的工人商人亦大多為廣府人。不少廣府人在香港以及廣州之間打工,香港市區和省城廣州來往頻繁,廣府人是香港最大的群體。而且从古代到清朝,粤语一直是岭南地区的官式语言。因此在香港市區,廣州話一直是市民的主要語言,為市民日常生活以及商業領域和公共領域的通用语言[25]

二次世界大戰後,香港人口約50萬。及後國共內戰,大量人口湧入香港[25]。此時期移民都是以來自廣東為主,另外亦有不少來自福建和上海等省市,不少江浙企业家在这个时期走難来到香港。至1950年,香港人口上升至220萬。之後,隨著大陸偷渡潮,香港人口以每10年100萬之速度大幅增長,當中多為廣東人。经过四次大陆的逃港潮之后,1974年11月,香港政府实施抵垒政策,即非法移民只要能到达市区登记,就能取得居留权。由於粤语由古代到清朝,在广东地区都是官式语言,所以在香港这个广东人占多数的社会中,自然成为日常生活以及商業領域和公共領域的通用语言。虽然第二次世界大戰和国共内战之后,各地难民涌入香港,但根据当年的人口普查,仍然是粤语人口占大多数。當時香港使用粵語廣州話,而省城廣州也是廣州話社會,广东主要都是使用粤语。戰後出生一代絕大多數在粵語環境中成長,粵語自然在香港成為慣用語言以及官方語言[28][29]

远古至历史时期之初,本地属岭南古越族的栖息之地。在马湾岛东湾北的考古遗址中,发现属于新石器时代的20座墓葬,墓葬中发现的人骨,与珠江流域的新石器时代晚期的人骨特征相似。在一具40岁的女性头骨上发现拔齿痕迹,与相邻的佛山河宕贝丘遗址出头的新石器时代人骨中普遍存在的拔齿风俗相似,故无论从体质或者风俗上看,都可以说明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先民,与珠江三角洲地区的先民为同一种属。

二次世界大戰後,香港人口約50萬。及後國共內戰,大量人口湧入香港[25]。此時期移民都是以來自廣東為主,另外亦有不少來自福建和上海等省市,不少江浙企业家在这个时期走難来到香港。至1950年,香港人口上升至220萬。之後,隨著大陸偷渡潮,香港人口以每10年100萬之速度大幅增長,當中多為廣東人。经过四次大陆的逃港潮之后,1974年11月,香港政府实施抵垒政策,即非法移民只要能到达市区登记,就能取得居留权。由於粤语由古代到清朝,在广东地区都是官式语言,所以在香港这个广东人占多数的社会中,自然成为日常生活以及商業領域和公共領域的通用语言。虽然第二次世界大戰和国共内战之后,各地难民涌入香港,但根据当年的人口普查,仍然是粤语人口占大多数。當時香港使用粵語廣州話,而省城廣州也是廣州話社會,广东主要都是使用粤语。戰後出生一代絕大多數在粵語環境中成長,粵語自然在香港成為慣用語言以及官方語言[30][31]


远古至历史时期之初,本地属岭南古越族的栖息之地。在马湾岛东湾北的考古遗址中,发现属于新石器时代的20座墓葬,墓葬中发现的人骨,与珠江流域的新石器时代晚期的人骨特征相似。在一具40岁的女性头骨上发现拔齿痕迹,与相邻的佛山河宕贝丘遗址出头的新石器时代人骨中普遍存在的拔齿风俗相似,故无论从体质或者风俗上看,都可以说明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先民,与珠江三角洲地区的先民为同一种属。

香港開埠前,原居民有三个群体,分别为广府围头人、蜑家人(又称水上人)、客家人,各族群皆有自己的语言(即围头话、疍家话、客家话),其中围头话和疍家话亦是粤语的分支,香港一词的英语译名“Hongkong”就是取自疍家话发音[32]

香港開埠之後,各地移民陸續入境。到清朝末年,土客械鬥,大批廣州以及江門平民湧進香港。早期到港的人口大多數為苦力以及建築工人,亦有商人,加上廣州離香港最近而人口最密集,香港的工人商人亦大多為廣府人。不少廣府人在香港以及廣州之間打工,香港市區和省城廣州來往頻繁,廣府人是香港最大的群體。而且从古代到清朝,粤语一直是岭南地区的官式语言。因此在香港市區,廣州話一直是市民的主要語言,為市民日常生活以及商業領域和公共領域的通用语言[25]

二次世界大戰後,香港人口約50萬。及後國共內戰,大量人口湧入香港[25]。此時期移民都是以來自廣東為主,另外亦有不少來自福建和上海等省市,不少江浙企业家在这个时期走難来到香港。至1950年,香港人口上升至220萬。之後,隨著大陸偷渡潮,香港人口以每10年100萬之速度大幅增長,當中多為廣東人。经过四次大陆的逃港潮之后,1974年11月,香港政府实施抵垒政策,即非法移民只要能到达市区登记,就能取得居留权。由於粤语由古代到清朝,在广东地区都是官式语言,所以在香港这个广东人占多数的社会中,自然成为日常生活以及商業領域和公共領域的通用语言。虽然第二次世界大戰和国共内战之后,各地难民涌入香港,但根据当年的人口普查,仍然是粤语人口占大多数。當時香港使用粵語廣州話,而省城廣州也是廣州話社會,广东主要都是使用粤语。戰後出生一代絕大多數在粵語環境中成長,粵語自然在香港成為慣用語言以及官方語言[33][34]

總結[编辑]

中文[编辑]

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2001年人口普查資料[35],香港有89.2%的人口(約573萬人)以廣州話為慣用語言,以普通話為慣用語言的有0.9%(約5萬5千人),另有5.5%(約35萬人,幾乎都是華裔)以廣州話及普通話以外的其他中國方言為慣用語言。文字方面,香港識字率為93.5%,雖然沒有具體的文字使用情況資料,但相信香港華裔人口(94.9%,約636萬人)中的中文使用率應與此相若。香港的非華裔人口(5.1%,約34萬4千人)除了自己的母語外,多會使用英文,但也有約4%能同時讀寫中文[36]

英文[编辑]

圖中銅鑼灣的商店使用了中英對照的標語

英文是香港商業社會和法律界的最重要的語言。這是由於香港使用的主要是沿襲自英國普通法,所以理解法律概念時英文被視為佔優。不過,由於香港人口以華人佔大多數,華人的母语是粤语,家裏和社會上普遍使用的還是粤语,所以對大多數香港華人來說,英語仍然只是從學校習得的第二語言。香港教育制度下,學生自幼稚園就開始學習英文,而且在整個教育制度內均屬必修科。目前香港約500所中學,其中約100所是香港英文授課中學(隨著“微調中學教學語言”政策實施,香港的中學實際上不再二元地分為英文中學和中文中學)。專上院校絕大部分課程均以「英文授課」。在香港,「英文授課」一般是以“英書中教”的方式進行,即以中文(通常是粵語)講授英文教材,除非班上有學生或講師不懂粵語,或是該校(或屬下的學術單位)、該講師,或在教育當局的要求下,嚴格執行英文授課政策,但涉及中國文化中國歷史、語文或中醫學等範疇者除外。不過,由於操流利英語的香港華人不佔大多數,因此英語常被視作「精英」的語言,能說一口流利的英語會被視為身分的象徵。

對英文的重視還能在公務員如香港警察的招聘中體現出來,警察的入職條件之一是在香港中學文憑考試或香港中學會考的英國語文科考獲第2級或以上成績,即最基本的合格要求;但如應徵者在上述考試中的中文科未取得合格,仍可應徵,惟需參加公務員考試組舉辦的政府語文考試並取得合格。[37]

現時香港有三個本地免費英語電視頻道,即無綫電視明珠台香港國際財經台ViuTVsix。此外香港市民可透過有線電視等收費電視收看英國廣播公司(BBC)、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CNBC財經頻道等國際英語電視台節目。而電台方面,目前香港電台第三台為英語頻道,第四台作為古典音樂台間中亦會以英語廣播,香港电台第六台则全天转播英国广播公司国际频道,另外新城電台其中一個音樂台以中、英夾雜廣播。

香港目前有兩份英文報章,分別是《南華早報》及《英文虎報》,此外市面上可以買到由英國、美國出版的當日報章。另外香港有多份英文期刊,亦可買到各種外國出版的英文期刊。香港市面上的書店大部分均同時設有中文部及英文部,亦有數間專門售賣英文書的大型書店,多集中在尖沙咀中環

傳統上,香港的英語以英式英語為準,學校的英文科課程皆參照英國相關課程而編定。香港觀眾也能直接收看轉播或直播的美國傳媒的節目,電視英語頻道亦經常播放美國電視劇,使美式英語亦佔有一定的地位。在香港二者基本上沒有明顯的界線,在公開考試中二者皆通用。至於香港華人所說的英語,則多雜有粵語的影響,形成港式英語

根據2001年的人口普查數據[35],以英語為慣用語言(第一語言)的有3.2%(約20萬4千人)。

日文[编辑]

與20世紀初的台灣朝鮮半島等曾被日本殖民統治的地區一樣,香港在日佔時期就已經隨著皇民化政策的關係,日文取代英文,而一度為香港學校的必修科目,直至日本無條件投降後才被取消。

戰後約10至20年後,許多日資企業視香港為邁進大中華地區的首站,而日本流行文化也深受香港人歡迎。因此,日文是最多香港人學習的非法定語文。除了市面上多家教授日文的商業語言學校外,香港的眾多大學也提供日文主修或選修課程,亦有個別中學為學生提供日文選修科甚至必修科。此外香港有數量頗大的日本人社群,主要聚居在港島銅鑼灣跑馬地,以及太古城一帶,還有九龍的黃埔花園

銅鑼灣東角駅購物商場

香港市面上也不難發現日文的蹤跡,部分旅遊景點如更設有日文的介紹。一些日文單詞已經融入了本地粵語,但是發音的語調會帶有濃厚的廣東腔,例如「さようなら」(再見)可能讀成saa1 yo1 naa1 laa4,「がんばって」(加油)則譯成「奸爸爹」(gaan1 baa1 de1)。

文字方面,香港商戶為了讓品牌增添日本風格,會利用平假名的「」字,用法和中文的「之」字相通。不過,這種用法因普遍被濫用反而變得不符合日文語法。例如連鎖零食店「優の良品」,規範日文其實無需「」字,加了反而適得其反;其外文名稱Aji Ichiban譯寫成漢字是「味一番」。另外,許多香港人也認識日文漢字。例如本段插圖的「」字,日文解作「車站」,相對的中文漢字是「驛」,但香港人普遍會把它當成是「站」字,或者「以邊讀邊」讀成「尺」。將軍澳甚至有住宅區的中文名「都會駅」及「城中駅」用上了此日文漢字。至於平假名與片假名亦經常出現在一些產品的包裝或廣告等,但當中有部分的日文錯漏百出,又或错把中文字當作日本字(如繁體「樂」、簡體「乐」和日語新字體」)。

另外,也有一些日文詞彙成為香港中文媒體和日常交際的常用詞,常見的詞有「人氣」(受歡迎程度)、「古着」(舊衣)、「水着」(泳衣),以及在日式食肆菜單裡時常出現的「豚肉」(豬肉)、「鳥肉」(雞肉)和「玉子」(雞蛋)等等。由於日文某程度上傳承了中古甚至上古的漢字應用形態,所以該等日本漢字在香港應用偶爾會比現代中文帶有更重的漢字復古味道。

韓語[编辑]

隨着韓國潮流文化(韓流)在亞洲各地的興起,香港人學習韓文的人數也正有增加的趨勢。韓語是香港人第二多學習的非法定語文,僅次於日文。2004年開始,香港城市大學開辦韓文副學士課程,這是香港韓國國際學校以外首個正規提供韓文專科課程的學府。另外,由於多部在主流戲院放映的韓國電影如《生死諜變》、《我的野蠻女友》、《JSA安全地帶》等在當時低迷慘淡的香港電影市道卻大收旺場,成為香港的韓國熱被帶起的開端。自電影方面,百老匯電影中心自2003年開始連同韓國駐香港總領事館及韓國影畫網站合辦韓國電影節,但觀眾不多。本地免費、收費電視台分別推出各種韓國電視劇,如《大長今》、《女人天下》、《蓝色生死恋》、《来自星星的你》、《太阳的后裔》、《欲戴王冠,必承其重-繼承者們》等劇集,都掀起了一股「韓流」。

其他西歐語文[编辑]

秉承著一贯的語文政策,政府鼓勵學生多學外國語言,以維持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38]。因此,考試局特別在香港中學會考提供法文及德文科(因為考生人數過少,德文科已在2000年起停辦)考試,將來的香港中學文憑考試亦會開設除英文以外的西歐語文試。在一些有招收外籍學生的名校(如:嘉諾撒聖瑪利書院聖保祿學校聖若瑟書院)等,學生可以選修法文或德文。部分自外國回流的華人學生亦因利成便修讀西歐語文。在香港都有不少人學習這些語言。其詳情如下:

法文[编辑]

法文是繼日語、韓文後,較常在香港看見的非法定語文之一,許多機構提供法語課程。法國文化協會分別在灣仔佐敦沙田設有分校。香港法國國際學校位於跑馬地香港中學會考也設有法文科,課程和IGCSE相同,因此有些非國際學校的中學都有開設法文科,但這些學校(例如聖保祿學校嘉諾撒聖瑪利書院德望學校等)在過去一直都有招非華裔學生,而法文科通常都是他們作為中國語文或家鄉語以外的另一選擇。

法文雖然在香港不是通行的語言,但自從1980年代開始,香港有不少人為了方便移民而學習法文,其中一個可能原因是加拿大移民當局,為保存魁北克及其他法文地區的文化,會給予會講法語的申請者優先。當時,法國文化協會為了響應這一股學習法文的風氣,與香港電台一同製作了兩輯的“Bonjour Hong Kong”節目,由中大Philip Fung與Gyslande Kwan主持,每逢星期五在電台播放,教導聽眾日常生活用的法語。這兩輯節目後來亦製作成書及錄音帶。在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大陸之後,不少法資公司由於看準在中國的商機及香港作為中國與世界的跳板,都增加在香港的投資,LVMH軒尼詩卡地亞等法資公司,在香港的總部都聘請了不少會說流利法語的員工。另外在2000年代初的紅酒熱,亦使香港從法國聘請的紅酒專家增加。現時在香港的中區或跨境鐵路,都不難聽到有人以流利的法語交談。

不少商店和住宅大廈也採用法文名稱,為品牌增添歐陸氣息,例如位於香港島東面筲箕灣的「逸濤灣」稱為Les Saisons,意為「季節」;九龍西部長沙灣的「昇悅居」則稱為Liberté,即「自由」。另外,法式快餐店 Délifrance 的菜單上,食品的英文名稱混合了英文和法文的字彙。港式連鎖快餐店「大家樂」供應的雖然是香港茶餐廳式食品,外文名卻用上了法文,作Café de Coral即「珊瑚咖啡店」[可疑]卓悅化妝品店(Bonjour)等以上例子可見香港許多事物的中文名和外文名不一定是直接翻譯,發音、語感相若也可以成為流行的譯名。

德語及意大利文[编辑]

這是一間位於香港沙田的西餐廳內使用的杯墊,該餐廳的名稱"Das Gute"、杯墊上的字句都是德文。

文在香港也是學習對象較為普遍的歐洲語言。和德國政府有聯繫的歌德學院香港分院設在灣仔香港藝術中心。提供德文全日制教育的德瑞國際學校有學生約1000人,校址位於太平山。過去香港會考亦有提供德文課程,主要供非華裔學生報考。但自從1990年代開始,每年的報考人數都不超過十人,因此從2000年起,考評局不再開辦德文科考試。

另外,香港不少學習西洋古典音樂的人、尤其是修讀音樂系的學生,都可能會選修德文或意大利文,以更好地理解古典音樂家的作品,不過人數不多。

西班牙語及葡萄牙文[编辑]

西班牙文是使用人數僅次於中文和英文,是世界第三大語文,使用者分佈地域更僅次於英文。在拉丁美洲、美國、歐洲等地都有大量使用者。為了和西班牙文世界進行貿易或文化上的交流等原因,香港的西班牙文學習人數也有攀升的趨勢。

另外,由於香港毗鄰澳門,有些來自澳門的移民都會說葡語。當中一個例子是香港的足球員鄭兆聰[39],在巴西足球隊來訪香港時就曾義務擔任翻譯。

俄文[编辑]

2005年,香港尖沙咀的一家購物商場門口擺放了富有外國特色的聖誕佈置,並加入了俄語字句"С ПРАЗДНИКОМ ВАС!"以增添東歐色彩。

俄語在香港並不普及,甚至尋找相關書籍也有困難。目前只有 俄國文化協會工聯會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等提供俄語課程,但現在香港大學以及香港中文大學均已增設俄語課程。

他加祿[编辑]

2004年香港共有12萬5千多名菲律賓家庭傭工[40],是香港人口中繼華人後第二大社群。他加祿語菲律賓的官方語言,亦稱菲律賓語,在香港有一定的使用人口。大部分菲籍傭工都會在星期日放假,中環維多利亞公園是他們主要聚集地。他們在那裡唱歌、野餐、玩樂,甚至會和同鄉作小買賣。因此,中環的一些「請勿亂拋垃圾」等標語,往往會有中英菲三文對照。

另外,中環尖沙咀等地方的一些報攤,可以買到塔加洛文的報刊雜誌。部分教會和教堂,如中環的聖約翰座堂,星期日會有塔加洛語的禮拜服務。而天主教香港教區也專門為在香港的菲律賓人開設一個教區,由輔理主教湯漢主持。此外,也有香港出版的食譜、勞工處的僱傭關係資料等以塔加洛文印行。

香港的菲律賓家庭傭工,通常以英語和僱主溝通,也有不少懂得隻言片語的粵語,如「朋友」、「食飯」等,有些甚至連粵語流行曲、粵語粗口等都學得琅琅上口。

印尼文[编辑]

維多利亞公園內中文、英文和印尼文對照的標語。

除了菲律賓外,印尼是香港的外籍家庭傭工另一大來源地。同樣地,香港大部分印尼文使用者是家庭傭工,他們放假時主要聚集在印尼駐香港領事館所在的銅鑼灣及其鄰近的維多利亞公園。附近的糖街從1990年代後期開始,成為了售賣印尼產品商店的集中地。此外,過去有不少印尼華人在1960年代起因當地排華等原因開始移居香港,他們主要散居在港島各處、特別是福建人聚居的地方。印尼傭工近年已经与菲律宾傭工人数差不多。

泰文[编辑]

香港的大部分泰文使用者都是來自泰國的家庭傭工,其他的大多在餐廳或商店工作。九龍城有多家泰國菜館、泰國用品商店,成為了眾多泰籍人士的熱門消遣地點。另外,香港也會不時放映泰國電影,《拳霸》、《晚孃》、《人妖打排球》等都大受歡迎。路訊通更曾特別製作由藝人吳君如主持的《笑談泰國話》節目,在該公司安裝在巴士上的娛樂資訊系統播放,介紹簡單的泰語。

越南文[编辑]

香港有部分越南文使用者是已經定居於香港的前越南船民。1988年,公營的香港電台曾經播放一段越南語廣播,以勸阻越南船民企圖闖入香港水域。這一段越南語廣播頭四個音節「bắt đầu từ nay」(解作:「開始,自此」)的發音和粵語「北漏洞拉」相近,因此成為了不少香港人對越南語或越南人的代名词。

尼泊爾文[编辑]

香港的尼泊爾人主要是殖民地時期的駐港「啹喀兵」及其親人,主要聚居於元朗錦田及九龍油麻地。英治時期,香港電台會定期播放尼泊爾語節目,後隨着啹喀兵團解散而停播。2004年,民政事務總署和新城電台合辦了一個尼泊爾語節目《Harmo Sagarmatha》。

香港的尼泊爾社群辦有兩份周報,一份是在元朗出版的《The Everest》,一份是油麻地出版的《Sunrise Weekly Hong Kong》。

印地語及烏爾都文[编辑]

香港的印度人主要來自印度北部,因此多以印地語為母語,而來自印度其他地方的移民雖然內部會使用旁遮普語泰米爾語等,但他們多數亦通曉最為流行的印地語。

香港開埠初期即有印度人居住,最初聚居於上環一帶,以經商及擔任軍人警察為主。目前香港的印度人分為兩類,一類是富裕階層,主要居住在港島中上環山頂,其中不少已家族世居香港四、五代人;另一類則是平民階層,主要聚居在尖沙咀至油麻地一帶。於尖沙咀重慶大廈內,有大量的印度人商店,其中包括發購印地文報章雜誌、印度電影光盤的零售店。

香港有幾所以南亞裔學生為主要招生對象的學校,包括官立嘉道理爵士中學(西九龍)油麻地街坊會學校李鄭屋官立小學等,都有開設印地文課。學生於中學五年級在報考香港中學會考時,亦會同時報考英國通用教育證書普通程度(GCE O-level)的印地文科。有部分家族居港較久、家境較富裕的印裔學童會以法文科取代中文科,只有少數會學習中文,而這批印裔人士中有部分能說流利的英語或粤语,如喬寶寶(香港藝人)、利君雅記者)、阿V(Vivek Ashok Mahbubani)等,有的僅在和印裔人士溝通時使用印度語言,有的甚至不會說任何一種印度本土語。

為了有效維持治安,在少數族裔居民較高的油尖警區有安排警員學習印地語的計劃[41],以便警方宣傳防止罪案的訊息。此外,由於尖沙咀區內有較多的印地語人口,因此該區區議會選舉時,可見有候選人掛出以印地文寫成的宣傳板,爭取南亞裔選民的支持。

另外,烏爾都語事實上與印地語是同一種語言,只有少許詞彙及方音差別,但由於宗教原因信奉印度教錫克教的使用印地文,而信奉伊斯蘭教的則使用擴充過的阿拉伯字母,並把相應的語言改稱為烏爾都語。香港使用烏爾都語文的人口主要是印巴分治前從英屬印度穆斯林軍人或商人,亦有近年從巴基斯坦來港的勞工。香港說烏爾都語的人口居住分佈與印地語人口的一致,二者沒有因宗教或政治原因而分隔;但兩個族群間有時在香港亦會因為宗教及政治原因而互相敵視。

與印地語一樣,現時香港幾所以南亞裔人口為主要招生對象的學校,及以巴基斯坦裔學生為主要招生對象的穆民國際小學,均有開始烏爾都語課,學生於中學五年級在報考香港中學會考時,亦同時報考GCE O-Level烏爾都文科。

2003年,SARS肆虐期間,特區政府曾在電視播出以烏爾都語製作,下附印地文的宣傳片,教導印地語及烏爾都語使用者如何防範SARS。

2004年,民政事務總署新城電台聯合開辦了首個印地語/烏爾都語節目,名為《Hong Kong-Pak Tonight》。

影音連結[编辑]

非法定語言[编辑]

統計[编辑]

歷回普查5歲及以上慣用語言別人口 (1961-2011年)
語言 1961年[42] 1991年[43] 2001年[44] 2011年
人數 % 人數 % 人數 % 人數 %
廣州話 2,076,210 79.0 4,583,322 88.7 5,726,972 89.2 6,095,213 89.5
英語 31,824 1.2 114,084 2.2 203,598 3.2 238,288 3.5
普通話 26,021 1.0 57,577 1.1 55,410 0.9 94,399 1.4
福建話 164,537 6.3 99,045 1.9 105,973 1.7 78,279 1.1
客家話 128,432 4.9 84,134 1.6 85,646 1.3 62,340 0.9
潮州話 不適用 72,812 1.4 64,231 1.0 45,307 0.7
四邑話 114,484 4.4 22,415 0.4 19,522 0.3 28,776 0.4
上海話 69,523 2.6 34,078 0.7 23,988 0.4 18,496 0.3
印尼語 不適用 不適用 11,442 0.2 18,118 0.3
菲律賓語 不適用 5,939 0.1 12,101 0.2 16,460 0.2
日本語 不適用 8,895 0.2 12,052 0.2 10,970 0.2
泰語 不適用 不適用 2,898 2,210
總計 2,627,360 5,168,909 6,417,739 6,808,433
  • 1961年普查【福建話】包含:鶴佬、汕頭、潮州、廈門、海豐、陸豐、琼州等福建、台灣、廣東閩南語。
1961年普查地區別5歲及以上慣用語言人口
語言 香港島 九龍 新九龍 荃灣 元朗 大埔 西貢 離島 水域
人數 % 人數 % 人數 % 人數 % 人數 % 人數 % 人數 % 人數 % 人數 %
廣州話 724,663 84.0 512,403 82.6 518,967 74.6 40,773 58.6 76,917 70.7 64,693 58.2 5,380 42.5 26,731 83.2 105,683 93.0
福建話 51,894 6.0 22,228 3.6 69,434 10.0 5,176 7.4 4,574 4.2 2,919 2.6 414 3.3 2,230 6.9 5,668 5.0
客家話 11,033 1.3 9,436 1.5 29,132 4.2 13,601 19.5 18,632 17.1 37,670 33.9 6,336 50.1 1,907 5.9 685 0.6
四邑話 22,397 2.6 33,236 5.4 50,380 7.2 1,323 1.9 3,754 3.4 1,697 1.5 92 0.7 682 2.1 923 0.8
上海話 22,259 2.6 25,114 4.0 13,341 1.9 6,956 10.0 499 0.5 883 0.8 83 0.7 206 0.6 182 0.2
英語 14,702 1.7 8,463 1.4 4,290 0.6 191 0.3 2,297 2.1 1,444 1.3 275 2.2 125 0.4 37
普通話 10,833 1.3 5,338 0.9 6,731 1.0 1,479 2.1 429 0.4 827 0.7 61 0.5 202 0.6 121 0.1
其他 5,395 0.6 4,429 0.7 3,197 0.5 136 0.2 1,759 1.6 1,004 0.9 14 0.1 57 0.2 338 0.3
1961年普查 863,176 620,647 695,472 69,635 108,861 111,137 12,655 32,140 113,637
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地區別5歲及以上慣用語言人口
語言 中西區
灣仔區
東區
南區
油尖旺區
九龍城區
深水埗區
黃大仙區
觀塘區
葵青區
荃灣區
屯門區
元朗區
北區
大埔區
沙田區
西貢區 離島區
人數 % 人數 % 人數 % 人數 % 人數 % 人數 % 人數 % 人數 %
廣州話 986,500 81.8 605,568 82.9 1,308,912 92.1 731,800 90.7 992,058 93.6 1,136,919 92.4 390,589 88.2 112,037 74.8
英語 118,803 9.8 43,118 5.9 22,400 1.6 16,565 2.1 19,426 1.8 34,936 2.8 22,336 5.0 22,064 14.7
普通話 32,996 2.7 21,928 3.0 15,699 1.1 14,613 1.8 12,383 1.2 20,878 1.7 8,529 1.9 4,336 2.9
福建話 19,224 1.6 7,625 1.0 14,021 1.0 14,398 1.8 3,721 0.4 5,298 0.4 6,725 1.5 1,118 0.7
客家話 2,110 0.2 2,645 0.4 10,155 0.7 5,824 0.7 9,539 0.9 12,204 1.0 2,355 0.5 640 0.4
潮州話 4,997 0.4 3,056 0.4 12,392 0.9 4,375 0.5 2,341 0.2 4,969 0.4 2,420 0.5 289 0.2
菲律賓語 8,792 0.7 4,425 0.6 2,252 0.2 1,779 0.2 1,746 0.2 2,855 0.2 1,358 0.3 2,131 1.4
其他 32,748 2.7 42,496 5.8 35,473 2.5 17,698 2.2 18,481 1.7 12,298 1.0 8,288 1.9 7,117 4.8
2016年調查 1,206,170 730,861 1,421,304 807,052 1,059,695 1,230,357 442,600 149,732

註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法定語文條例》第5章 第3條,現予宣布︰在政府或公職人員與公眾人士之間的事務往來上以及在法院程序上,中文和英文是香港的法定語文。(2) 各法定語文享有同等地位,除本條例另有規定外,在第(1)款所載用途上亦享有同等待遇。
  2. ^ 2001年、2006年及2011年按慣用語言劃分的五歲及以上人口. [2012-05-14]. 
  3. ^ 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官方網站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7-07-05.
  4. ^ 4.0 4.1 〈法庭破天荒普通話盤問證人·李國能界定中文定義被指干預審訊〉,載2002年10月30日香港《明報》。
  5. ^ 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定語文政策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PDF),載《中大譯訊》,香港中文大學翻譯系,2000年1月。
  6. ^ 《2001年人口普查》〈二零零一年按種族劃分的人口〉,政府統計處,2006年8月17日覆檢
  7. ^ 政府統計處《第四十八號專題報告書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詳見第77頁的第6.8段。
  8. ^ 「龍耳」推廣兩文四語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03-14.〉載2012年2月5日香港《成報》。
  9. ^ 李志明. 香港政府公函文體要求的改變 (PDF). 香港城市大學語文學部 (中國語文通訊). 1999年3月, (第49期). 
  10. ^ 50年前 人口 主流 【 2014年02月17日】 https://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40217/18627989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1. ^ 11.0 11.1 香港本土語言保育協會網頁 存档副本. [2015-0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1). 
  12. ^ 電視廣播有限公司 《留住本土語》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Yz6STyaSAc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3. ^ 13.0 13.1 13.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R4oTqkzems 《客家人向前走》台灣客家電視台
  14. ^ 劉鎮發(1999)〈香港的客家人和客家話〉,載《客家文化研究通訊》第二期。
  15. ^ 15.0 15.1 15.2 電視廣播有限公司 《留住本土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Yz6STyaSAc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6. ^ 2011年按新市鎮及慣用語言劃分的五歲及以上人口.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政府統計處 二零一一年人口普查辦事處. 2011 [2015-0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26) (中文). 
  17.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URhaD8MEOQ 九龍坑盤王古廟 - 客家話唱誦祭文 (一) 上傳用戶:hakkalao
  18.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aEsuHvKzO8 客家炆豬肉 上傳用戶:共融網絡
  19.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y8_1qhxMRE 2013 Hong Kong (Sai Kung) Hakka Pop Music 上傳用戶:NAM LowExtravaganza
  20. ^ 香港原居民:語言及語言保育. 香港本土語言保育協會. [2015-0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4-14) (中文). 
  21. ^ 教育署課程發展處中文組. 香港普通話科課程及考試發展大事記(暫擬) (PDF). [2013-08-1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1-04). 
  22. ^ 年份可參閱 [1];而語言方面從1998年起該系統已採用三文兩語報站。
  23. ^ 政府統計處公佈二零一一年人口普查簡要結果. 政府新聞公報. 2012-02-21. 尚有約46.5%的人口報稱能說普通話…… 
  24. ^ 群帶路石碑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南區民政事務處
  25. ^ 25.0 25.1 25.2 25.3 25.4 25.5 珠三角广府民系语言与文化特色 郑佩瑗 中国评论学术出版社
  26. ^ 《香港年報1958年》至《香港年報1967年》有關「廣播-香港電台」的章節
  27. ^ 池偉添. 粵語的政治 (46). 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 2015-05 [2018-0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6). 
  28. ^ 《香港年報1958年》至《香港年報1967年》有關「廣播-香港電台」的章節
  29. ^ 池偉添. 粵語的政治 (46). 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 2015-05 [2018-0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6). 
  30. ^ 《香港年報1958年》至《香港年報1967年》有關「廣播-香港電台」的章節
  31. ^ 池偉添. 粵語的政治 (46). 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 2015-05 [2018-0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6). 
  32. ^ 群帶路石碑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南區民政事務處
  33. ^ 《香港年報1958年》至《香港年報1967年》有關「廣播-香港電台」的章節
  34. ^ 池偉添. 粵語的政治 (46). 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 2015-05 [2018-0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6). 
  35. ^ 35.0 35.1 《2001年人口普查》〈一九九一年、一九九六年及二零零一年按慣用語言劃分的五歲及以上人口〉,政府統計處,2006年8月17日覆檢
  36. ^ 香港立法會(2001)《有關香港少數族裔人士特徵的抽樣調查》,詳見〈語文能力〉一段。
  37. ^ 政府職位空缺查詢系統 - 香港警務處 - 警員. 公務員事務局. [2016-03-29] (中文(繁體)). 
  38. ^ 祁永華, 岑紹基, 叢鐵華, 張群英. 香港少數族裔學生學習中文的研究 : 理念、挑戰與實踐. 香港: 香港大學出版社. 2012: 127. ISBN 9888139533 (中文). 
  39. ^ 再壓美斯3奪金球獎 C朗霸氣喪叫. 蘋果日報. 2015-01-14 (中文). 
  40. ^ 港逾十萬外傭借貴利〉載2004年3月18日香港《太陽報》。
  41. ^ 〈溝通南亞裔人士 油尖警試學印地語〉,載香港《明報》,2004年4月30日。
  42. ^ Census and Statistics Department, "Hong Kong Population and Housing Census 1971 Main Report", Hong Kong: Government Printer, 1972.
  43. ^ Census and Statistics Department, "Hong Kong 1991 Population Census Main Report", Hong Kong: Government Printer, 1993.
  44. ^ 政府統計處, "香港2001年人口普查 - 主要報告", 香港, 2002.

參見[编辑]

收听此条目(共两部分) · (更多信息)
此音频文件是根據條目“香港語文”廣州話的修訂版本录制的,以[[{{{3}}}]]朗讀,不會反映對該條目的後續編輯。(媒體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