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期間的戰略轟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二战期间的战略轰炸
二次大战的一部分
The Sandman a B-24 Liberator, piloted by Robert Sternfels.jpg
潮汐行动中,一架B-24正在向位于普洛耶什蒂,罗马尼亚的阿斯特拉罗马纳石油精炼厂投弹[1]
地点: 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场
太平洋战争
參戰方
 英國
 美国
 加拿大
 澳大利亚
 納粹德國
 大日本帝国
意大利王國 意大利
指揮官和领导者
英国 查尔斯·波特尔
英国 亚瑟·哈里斯
英国 Richard Peirse
美国 亨利·阿诺德
美国 卡尔·安德鲁·斯帕茨
美国 柯蒂斯·勒迈
加拿大 Clifford McEwen
納粹德國 赫尔曼·戈林
納粹德國 阿尔贝特·凯塞林
納粹德國 胡戈·施佩勒
大日本帝国 东久迩宫稔彦王
大日本帝国 河边正三
伤亡与损失
6,0595英国平民[2]
16,0000欧洲飞行员[3][4]
超过50,0000苏联平民[5]
6,7078被美国或英国轰炸行动所杀的法国平民[6]
26,0000中国平民[7]
30,5000–60,0000德国平民(包括在德国的外国劳工)[2][8]
33,0000–50,0000 日本平民[9]
5,0000死于盟军轰炸的意大利平民[10]

二戰期間的戰略轟炸,基本上都是為了騷擾軸心國後方的運作,雖然在歐洲的效果似乎不是很明顯,但最終仍取得對德國後方的破壞;亞洲部分則是日本遭受美國的空襲和丟下原子彈

相关国际法背景[编辑]

由于年代原因,1899年以及1907年的海格会议仅仅制定令了关于陆战与海战的条款。在当时,空战还只是停留在脑海之中。虽然有些国家尝试将空战包括在国际人权公约中,但是它们都没能在二次大战前达成目标。当然,也不是说空战由此不在战争法的管辖之内,而是各国政府对于如何解释空战有着比较明显的分歧。[11] This means that aerial bombardment of civilian areas in enemy territory by all major belligerents during World War II was not prohibited by positive or specific customary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12]

对于国际法在空袭这方面的遗漏事实上是有着多方面的原因的。[13] 因为各式约束空战的国际法都有着或者太松或太紧的条款,所以大多数国家都拒绝签署此类条约,其中一个例子便是1923年关于空战的海格规则。 Also, the major powers' possession of newly developed advanced bombers was a great military advantage; they would not accept any negotiated limitations regarding this new weapon. In the absence of specific laws relating to aerial warfare, the belligerents' aerial forces at the start of World War II used the 1907 Hague Conventions — signed and ratified by most major powers — as the customary standard to govern their conduct in warfare, and these conventions were interpreted by both sides to allow the indiscriminate bombing of enemy cities throughout the war.[14]

General Telford Taylor, Chief Counsel for War Crimes at the Nuremberg Trials, wrote that:

If the first badly bombed cities — Warsaw, Rotterdam, Belgrade, and London — suffered at the hands of the Germans and not the Allies, nonetheless the ruins of German and Japanese cities were the results not of reprisal but of deliberate policy, and bore witness that aerial bombardment of cities and factories has become a recognised part of modern warfare as carried out by all nations.[14]

Article 25 of the 1899 and 1907 Hague Conventions on Land Warfare also did not provide a clear guideline on the extent to which civilians may be spared; the same can be held for naval forces. Consequently, cyclical arguments, such as those advanced by Italian general and air power theorist Giulio Douhet, do not appear to violate any of the Convention's provisions.[15] Due to these reasons, the Allies at the Nuremberg and Tokyo Trials never criminalised aerial bombardment of non-military targets and Axis leaders who ordered a similar type of practice were not prosecuted. Chris Jochnick and Roger Normand in their article The Legitimation of Violence 1: A Critical History of the Laws of War explains that: "By leaving out morale bombing and other attacks on civilians unchallenged, the Tribunal conferred legal legitimacy on such practices."[16]

歐洲部分[编辑]

英國從1940年,美國從1942年展開對德國佔領下的西歐地區進行戰略轟炸的行動,可以說是第一次持續性,並且大規模的實行杜黑在他的空權論著作當中的理念。蘇聯由於空軍規模以及技術問題,對於破壞德國的工業與生產能力的影響非常有限,也可以說蘇聯並未在二次大戰中有機會進行戰略轟炸。

起源[编辑]

早在1920及1930年代,英國皇家空軍就已經形成基於戰略轟炸效果的作戰理論。但一直到1939年歐戰爆發時,英國對於轟炸德國本土的準備工作仍然不足。

在不列顛戰役告一段落之後,英國就展開對德國佔領區的轟炸,然而限於英國轟炸機的有效作業高度剛好是在德國戰鬥機活動作業的範圍,加上英國無法有效的提供戰鬥機護航,損失慘重的皇家空軍轟炸機司令部決定將任務類型轉為夜間,轟炸的目標型態則偏重在城市或者是大型地面目標上面。

英國轟炸機的準備及缺失[编辑]

除了派出轟炸機空襲德國存在實際困難之外,英國人還擔心對德國城鎮轟炸將引發德國人的報復行動。 由於德軍戰鬥機的攔截,最初的轟炸行動出現了災難性的後果,最終英國決定將轟炸改在夜間進行。 英國轟炸機裝備的導航設備十分原始,再加上多數皇家空軍領航員缺乏夜間精確導航的訓練,轟炸機的空襲效果並不明顯。

另外,影響轟炸效果的另一個障礙是,英國皇家空軍的主力轟炸機的載彈量不夠大,無法裝載足夠多的炸彈實施確實有效的轟炸。同時,英軍轟炸機也缺乏足夠的油料向第三帝國腹地發動空襲。

千機轟炸[编辑]

第八轟炸機司令部[编辑]

美國介入歐洲戰局之後,於1942年6月29日正式以陸軍航空軍第8轟炸機司令部為進行戰略轟炸的第一階段,這一天的轟炸德國還是以借來的英國輕轟炸機轟炸法國境內的目標。直到B-17B-24轟炸機的數量逐漸累積之後,美國才得以使用自己的裝備對德國佔領區進行日間的精確轟炸。

魯爾空戰[编辑]

空襲水壩行動[编辑]

空襲柏林[编辑]

以當時英國空軍實力來說,空襲柏林並非一件易事,除了要對抗德國精銳戰鬥機外,瞄準度極差也會影響到戰果。

最後的空襲[编辑]

影響[编辑]

除了對德國重要地面目標的轟炸以外,日間戰略轟炸給予德國空軍非常大的壓力,迫使德國必須降低在東線的作戰飛機數量,將尤其是戰鬥機調往西線應付美軍的轟炸機與後來數量甚至超過轟炸機的護航戰鬥機。德國空軍的實力也在戰略轟炸進行的過程當中受到無可挽回的重創,終至將整個西線與部分東線的制空權拱手讓出。

評價[编辑]

歐洲的戰略轟炸的效果與影響到了戰後還受到許多爭議,尤其是對目標的選擇,夜間轟炸對平民的殺傷與造成的設施破壞是否過當等等都有不同的見解與研究。但是無庸置疑的是,英美兩國的戰略轟炸不僅破壞德國軍需工業的生產與運輸能力,也將部隊,裝備與物資的運輸能力嚴重的加以破壞與限制,從而壓迫德國的戰爭機器無法持續進行下去。

亞洲部分[编辑]

概述[编辑]

早在1941年的珍珠港事件後,美國的吉米·杜立特中校曾派出16架B-25戰略轟炸機襲擊日本的東京橫濱名古屋神戶的油庫、工廠和軍事設施。

然而,當美國成功发展B-29轟炸機後,美軍便有能力對日本作出有實質作用的戰略轟炸。B-29轟炸機的时速达563公里,飞行高度超过1万米,续航里程为6430公里。打擊距離達到2,400公里,並能攜帶9,000公斤的炸彈。當時軸心國戰鬥機都不能達到此高度,即使達到也追不上它們的速度。

美軍的首輪使用B-29的襲擊是在1944年6月15日,47架B-29從成都起飛,轟炸位於日本九州的八幡鋼鐵廠。但這次攻擊並沒有造成太大的破壞,68架飛機中,只有47架飛抵目標,有4架未能起飛,有4架墜毀,有6架因機件問題要在途中棄置所帶的炸彈,有一架被擊落,其餘的大多只轟炸了次要的目標。

首次來自南方的襲擊是1944年的11月24日,美軍派出88架轟炸機空襲東京,意欲进行一次白天的精准轰炸。飛機在10,000米高空投彈,結果只有约30架飞机找到了轰炸目标,約10%命中預定目標,只有一个飞机制造厂受了轻伤。

當時美軍並未攻佔馬里亞納群島硫磺岛等軍事基地,如果由中國出發則會有補給問題,而且距離也太遠,由中國起飛的B-29必須減少載彈量以運載燃料,故此B-29在中國的日子裏,只對日本發動了有限的攻擊。直到尼米玆海軍上將以跳島戰術攻佔了一些接近日本的島嶼後,美國第20空軍被編配到第21轟炸師,並開始籌備對日本本州的大規模轟炸。

原子弹爆炸[编辑]

廣島市[编辑]

「小男孩」落地爆炸後在廣島騰起的蘑菇雲

广岛市原子弹爆炸事件,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美國在當時大日本帝國日本广岛市,於日本時間1945年8月6日早上8點15分投下原子弹的历史事件。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遭受核武器袭击的都市。原子弹爆炸造成广岛市十几万居民死亡,都市遭到毁灭性打击。

長崎市[编辑]

長崎市原子彈爆炸(1945年8月9日上午11時2分,即昭和20年8月9日)是指二次大戰末期由美軍對日本長崎市所發起的一次核攻擊[17],亦是人類歷史上第二次於戰爭中使用核武器[18]。(第一次為8月6日對廣島市的核攻擊)當時的長崎市人口有24萬,戰後估計死傷者達148,000人,而建築物就有大概36%受到全面燒燬、破壞。[19]

影響及評價[编辑]

美國軍方認為,對日本的戰略轟炸其實也算戰爭罪刑。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 圖解第三帝國,克里斯畢曉普、戴維喬丹著
  1. ^ Duga, James; Stewart, Carroll. Ploesti. Brassey's. 2002 [26 March 2009]. ISBN 978-1-57488-510-1. 
  2.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White的引用提供文字
  3. ^ Crook, Paul. Chapter 10 "The case against Area Bombing"//In Peter Hore. Patrick Blackett: Sailor, Scientist, and Socialist. Routledge. 2003. 176. ISBN 0-7146-5317-9. 
  4. ^ André Corvisier (1994). A Dictionary of Military History and the Art of War, Blackwell Publishing, ISBN 0-631-16848-6. "Germany, air battle (1942–45)" by P. Facon and Stephen J. Harris p. 312
  5.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Hawley的引用提供文字
  6.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France的引用提供文字
  7. ^ Jennifer M. Lind (2010). "Sorry States: Apologies in International Politics".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p.28. ISBN 0-8014-7628-3
  8.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Germany的引用提供文字
  9. ^ Matthew White Twentieth Century Atlas – Death Tolls: Allies bombing of Japan lists the following totals and sources
    • 330,000: 1945 US Strategic Bombing Survey;
    • 363,000: (not including post-war radiation sickness); John Keegan The Second World War (1989);
    • 374,000: R. J. Rummel, including 337,000 democidal;
    • 435,000: Paul Johnson Modern Times (1983)
    • 500,000: (Harper Collins Atlas of the Second World War)
  10.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Oxford的引用提供文字
  11. ^ Gómez, Javier Guisández. The Law of Air Warfare. International Review of the Red Cross. 20 June 1998,. nº 323: 347–63. 
  12. ^ Terror from the Sky: The Bombing of German Cities in World War II. Berghahn Books. 2010. 167. ISBN 1-8454-5844-3. 
  13. ^ Evangeslista, Matthew. "Peace Studies, Volume 3". page 447. Routledge.
  14. ^ 14.0 14.1 Sir Arthur Harris. Despatch on War Operations: 23rd February 1942 to 8th May 1945. Routledge. November 30, 1995. 44. ISBN 0-7146-4692-X. 
  15. ^ .Obote-Odora, Alex. "The judging of war criminals: individual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under international law". page 177.
  16. ^ State Crime: Current Perspectives (Critical Issues in Crime and Society). Rutgers University Press. September 28, 2010. 90. ISBN 0-8135-4901-9. 
  17. ^ 據美軍記錄,發動襲擊的時間是於上午10時58分。
  18. ^ 美國在長崎市投下的原子彈是屬於Mk-3型核子彈的胖子原子彈
  19. ^ 《原子彈爆炸死難者名冊》(原爆死没者名簿)在2006年8月9日所記載的死難者人數是140,144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