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夷秩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中華思想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華夷秩序,或称華夷之辨夷夏之辨天下秩序夷夏大防,原是上古中原人用于区辨中原华夏蛮夷的一種概念。後來這個概念為漢族所繼承,認為漢族群居于漢地,为文明中心,因此逐渐产生了以漢文化礼义为區隔文明–野蠻的观念,同時環繞漢族的各民族文化都處於原始或近原始的程度,虽然不失为一种好制度,却也一定程度上助長了華夷之辨妄自尊大的心理[1],历史上的主要外族例子有鲜卑沙陀女真契丹蒙古等。与四夷往来翻译的机构称为四夷馆

天下秩序[编辑]

天下秩序圖

在過去中原王朝傳統的冊封體制中,總綱乃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歷代中央王朝自為文明的中心。自中心向外輻射,依照“開化”程度的不同,存在着不同的層級。依次包括:世居其地,為國守疆的番、苗、夷及地方土司;代守門戶、納貢稱臣的藩屬;藩屬之外,則是没有开化的化外之地。

在次理论性地说明了「中华」和「」区别的文献,目前能確認的最早文献始於春秋戰國。孔子主张名揚初的礼乐制度,并排除夷狄起源的文化要素。新朝皇帝王莽一改西汉册封夷狄为的习惯,改变华夷秩序的观点,将匈奴和高句丽的「王」降格为「」,導致此等國家疏離。

唐朝西域拥有主导权,重视异国文化,外国人被唐朝政府起用的例子并不少见。宋朝時遊牧民族勢盛,儒学則較强调华夷秩序。

元朝明朝滅亡,元遺民當中包括有漢人為元朝殉節[2],部分地主文人不願仕官效忠明朝廷,為此採取自殺、自殘肢體、逃往漠北、 隱居深山以及斬斷手指等方法,誓不出仕。為此朱元璋設立新刑罰,宣告「寰中士大夫不為君用」為罪行,殺害當時許多不願效忠明朝以及為新朝當官的學者:「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寰中士大夫不為君用,是自外其教者,誅其身而沒其家,不為之過」[3][4]。古人的华夷之辨具有族裔色彩,蒙元满清实际上是“夷狄入中国主天下”。[5]

明朝被清朝所灭亡,一些明朝遗臣不愿为清朝效力,并采取抵抗清朝或流亡他国(如日本、朝鲜、越南等)的方式,例如明朝遗臣朱舜水選擇流亡日本。

晚清華夷思想逐渐被瓦解,中华人民共和国建政初期,对儒學持强烈否定态度,中華中心思想在當時的政治背景下曖昧化。由于列宁斯大林主义认为民族主义会在工人中间起极大的腐蚀作用,因此支持民族自决民族自治[6][7]接受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共产党反对大汉族主义,把过去中国境内被視為蛮夷的少数民族给予优惠政策。美蘇冷戰期間毛泽东认为中国是第三世界的一员(和Alfred Sauvy提出的三個世界理論不同),但特别的是「中华民族」的概念時常被利用在国内政策中的情况。杨树达则认为:「《春秋》之义,夷狄进于中国,则中国之。中国而为夷狄,则夷狄之」(杨氏是据《公羊传》,上引《大义觉迷录》也提到,谓出韩愈),「盖孔子于夷夏之界,不以血统种族及地理与其他条件为准,而以行为为准,其生在二千数百年以前,恍若豫知数千年后有希特勒东条英机等败类将持其民族优越论以祸天下而豫为之防者,此等见解何等卓越!此等智慧何等深远!《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有「反对大民族主义」之语,乃真能体现孔子此种伟大之精神者也。而释《论语》者,乃或谓夷狄虽有君,不如诸夏之亡君,以褊狭之见,读孔子之书,谬矣」。

白寿彝看来,孔子在华夷之辨的态度上是理智的,孔子在口气上对夷狄蛮貊看似有点不以平等相看,但认为他们和诸夏之间存在着共同的道德标准,认为夷狄也有长处,有的地方比诸夏还好。孔子的这些思想,与所谓狭隘的民族观念的是不相同的。他还指出,孟子“吾闻用夏变夷者,未闻变于夷者也”(《孟子·滕文公上》)的话,不只是表示了学术上的门户之见,而且表示了对其他民族的严重歧视。然而,这种歧视只表现为文化上的优越感,即使作为华夏亦不会无缘无故的侵犯四夷的权益,除正义性的保卫华夏时的武装外征外,整个中国古代很少有无故征伐周边“四夷”的历史行为,因为这要被看成是“不仁”和“无德”。

中国的华夷秩序,和西方的种族主义以及狭隘的民族主义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华夷秩序的理想情况是“用夏变夷”,最终实现天下大同的境界。

华夷之辨[编辑]

中国历史上“华夷之辨”的衡量标准大致有三个标准:1. 血缘衡量标准、2. 地缘衡量标准、3. 衣饰、礼仪等文化衡量标准

华夷之辨的宗旨植根于《春秋》以及《仪礼》、《周礼》、《礼记》、《尚书》,以文化礼义作标准。其中《春秋》是华夏礼仪的宗旨,三礼是具体的规则。

華夷之辨核心含義是區辨「華夏」與「蠻夷」。《尚书·大禹谟》记载大禹治水后,“无怠无荒,四夷来王”。四夷是“东曰、西曰、南曰、北曰”(《礼记王制》)。

華夷之辨屬於一種認為中原文化是世界中心概念,是中國古代的一種世界觀,它以是否接受中原文化作为区分华夏和夷狄的标准,韩愈云:“孔子之作《春秋》也,诸侯用夷礼则夷之,夷而进于中国则中国之。”[8]最开始周王室和它所建立诸侯封国,称诸夏。《国语·郑语》曰:“是非王之支子母弟甥舅也,则皆蛮、荆、戎、狄之人也。非亲则顽,不可入也……夫成天下之大功者,其子孙未尝不章,虞、夏、商、周是也。”诸夏的基本团体包括夏、商、姬、姜四族,也就是姒姓、子姓、嬴姓、姬姓、姜姓氏族中继承了华夏文明的国家。比如周王室和鲁、晋、郑、卫、韩、魏、燕、虞、虢等姬姓国;齐、申、吕、许等姜姓国。徐、黄、郯、江、赵、秦等嬴姓国、子姓宋国。

华夷之辨的提倡者認為華夏居于中原,爲文明中心,認為周邊国家或地區的文化則較落後,是「蛮族」、「化外之民」。中國皇帝天子,中國皇朝是天朝,而其他國家和中國的關係是貢國屬國關係,其首領最多只能稱爲。中原之外的地域,依方位分爲「四夷」,卽東夷、西戎、南蠻、北狄。

在正统的道统观念中,是极其看重夷夏之辨的,华夏与胡人的区隔被称为夷夏大防,是绝不能混淆的。在服饰上,华夏是右衽,胡人左衽,区分鲜明而对立;在生活习俗上,胡人 “反首衣皮,餐羶饮冲”,这在汉人看来和几乎野兽一样;  所以在属性上,中原汉族统治者是不把胡人看做人的,认为他们只是有着人形的动物。冉闵在《杀胡令》中就说胡人是“狼子野心”,他失败后,在临刑前也怒骂胡人是“人面兽心”。 西晋御史中丞傅玄曾上书说:“臣以为胡夷兽心,不与华同……”  明末吕留良也认为“华夷之分大于君臣之伦,华之与夷,乃人与物之分界,此乃域中第一义。”可见中原士人对胡人的歧视根深蒂固。

齐桓公宰相管仲倡“尊王攘夷”,孔子褒扬他,曰:“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论语·宪问》)。孔子又说:“夷狄之有君,不如諸夏之亡也。”(《論語八佾》)強調夷狄即使有國君,但不明禮義,還不如諸夏即使國君亡了,但仍保有禮義。孔子作春秋大義,提倡華夷之辨,不強調以種族爲標準,而以文化作量度。如楚國自稱蠻夷,其後文明日進,中原諸侯與之會盟,則不復以蠻夷視之;而鄭國本爲諸夏,如行爲不合義禮,亦視爲夷狄。若夷狄嚮慕中原,能行禮義,則褒揚而進之。可见蛮夷和华夏并没有绝对的界限,如果身为华夏却偏行蛮夷之事就会沦为蛮夷;反之亦然。

历代王朝的华夷之辨,华的主体是汉族,而如果作为胡人的少数民族入主中原,仅通过武力是不能得到中央朝廷和周围四夷的承认的。为了稳固政权,少数民族入主中原后,都会想办法解释华夷之辨,以维护自身统治的合法性。北魏孝文帝通过一系列改革进行汉化,定都中原洛阳,改风易俗,说汉语,穿汉服,取汉姓,放弃游牧转而学习耕种,使鲜卑人在文化习惯上完全和汉人融合;隋唐皇帝都有胡人血统,可是一旦入主中原立马改汉姓,甚至改认汉人祖宗,李唐取得天下后立即认老子李耳为祖宗,一下子就占据了华夏文化的主干部分;清朝皇帝雍正帝著《大义觉迷录》,驳斥吕留良的华夷之分。

从秦汉的起源开始持持续了两千多年的华夷秩序一直是中国统一王朝与周边国家和民族交往的一种约定俗成的框架。虽然不同的时期,由于中原王朝的更迭,拟或者是由于周边国家力量的增长对中原王朝的挑战,是这一体系产生了短时期的动荡。但是无论是那个王朝、或者是那个掌控中原大地的民族,他们的对外关系体制都遵从华夷秩序。由于历代统治中国的王朝在东亚地区都是一个强大力量,从政治、经济以及文化各方面影响着周边国家,从而保证了东亚地区的相对稳定和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发展,使得东亚地区在相当长时期内都是世界文明最发达的地方。华夷之辨的本质是“趋善避恶”、“天下大治”,其思想在今天仍具有十分重要的积极意义。

夷夏大防[编辑]

不同於“民族之別”,是否遵循中國的“禮治”、尤其是“天命觀”,以及是否接受先進政治文明之教化,是區別夷夏的標準,而且與其居住地和部落族群無關[9]

s:春秋左傳正義·定公十年》:“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周易·繫辭下》記載“黃帝垂衣裳而天下治”。周公周禮而治天下,被儒家尊爲聖人。衣冠、禮儀在古代往往用來代指文明。程颐认为:“礼一失则为夷狄,再失则为禽兽。圣人恐人之入夷狄也,故《春秋》之法极谨严,所以谨严者,华夷之辨尤切切也。”

中原服飾特徵之一「右衽」为华夷之别的标准之一,中原汉人服装的特性皆為「右衽」。[10]上古时代,上衣多为交领斜襟,中原人崇尚右,习惯上衣襟右掩,称为右衽;而北方诸族崇尚左,衣襟左掩,是为左衽。除了上衣左衽以外,胡服的下衣和足衣也与中原服饰明显有别。右衽是汉族服装始终保留的特点,成为汉族的象征符号。[11]孔子说过:“微管仲,吾其披发左衽矣。”把“披发”看成的蛮夷、落后的特征。[12]

由于华夏儒教王道文化的传播,對周邊地區服飾的影響深远,周边地區的民族、包括许多其他儒家文化圈国家通过效仿华夏礼仪制度,用于吉凶宾军嘉五礼。中原衣冠制度是辨别夷夏的重要标准之一,也是华夏礼仪的必要组成。[13][14] 元代學者元好問對元朝能夠興文教以及安定百姓生活表示讚賞,又感激統治者重視儒學、大興學校,實行較利於發展經濟文化的政策;對忽必烈擊滅雲南地方勢力,恢復漢唐舊疆的成就表示欽佩,認為元朝是值得自己驕傲的合法正統的政府,並將元朝稱之為「漢家」:「雲南山高去天尺,漢家弦聲雷破壁。九州之外更九州,海色澄情映南極」[15]。日本學者宮崎市定指出「與其說元明鼎革是一場民族革命,毋寧說它更多表現出階級鬥爭的性質」,錢穆亦指出「明初諸臣不忘胡元,真屬不可思議之尤矣」[16]

韓越日之小中華思想[编辑]

華夏文明對周邊地區產生了巨大而深遠的影響,周邊國家接受中華思想,會自稱“華夏”、“中國”,或自認為“小中華”。中國和此等周邊國家和地區合稱爲中華世界。由於中華世界爲儒家社會,儒家文化是社會的主流文化,因此這些地區又稱儒家文化圈,又因使用漢字而稱爲漢字文化圈。出生在女真族统治之下的郝经表示“今日能用士,而能行中国之道,则中国之主也”,認為蒙元政權為具有合法性的中原王朝[17],郝经打破了作为“中国之主”的种族界限,认为「中国」在晋朝以后已亡。[18]“能行中国之道,则中国之主也”的主张遭到王夫之傅山的反对。[19]

辨別夷夏之思想在日本朝鮮大為發展,日本在7世紀時就視己為華夏,視百濟高句麗新羅等朝鮮為「夷人」,在13世紀視自己為天下神州山鹿素行将日本称为“中朝”或“中华”,主张日本天皇“可至万世而为君”,“神神相生、圣皇连绵”,“与天地无穷”以便维护万世一系的“国体”。丰臣秀吉稱明朝為髯虜:「吾掌握日本,欲王則王,何待髯虜(皇帝)之封哉!且吾而王,如天朝(中國)何?」[20]。同樣,朝鮮人視日本為「禽獸之國」,稱自己為小中華,对中原王朝实行事大主义越南也自称「中夏」,多次出兵攻打不朝貢越南之老挝柬埔寨内藤湖南在《新支那论》一书中强调“文化中心移动说”,即“日本是东洋文化的中心”,“是中国文化的一个势力”。内藤湖南在《日本的天职与学者》中暗示文明的中心将由中国转移到日本。

朝鮮[编辑]

朝鮮在明亡後,儒者們一度為滿洲族沒有正統性來繼承中華文明,中原的中華文明隨著明朝一起滅亡「中華文明之最優等生的朝鮮理當為正統中華文明的繼承者」和「朝鮮應當去完成中華的作用」是這種思想在朝鮮的開端。朝鲜王朝認為朝鮮是東方的禮儀之邦,君子之國、隱士王國,中華文化的承繼與發揚者。在非正式场合下有时依然使用明崇禎年號,稱清帝為「虜王」。後來朝鮮學者及使臣通過對清朝一段時期的觀察,認識到清朝與他們所想像的「夷狄」統治下的國家完全不同,清朝的經濟繁榮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讓他們重新審視起朝鮮國內對待中國的一些負面印象,在客觀上肯定了滿族統治者對中國的統治[21]

越南[编辑]

越南脫離中國直接統治以後,越南的君主對內與對外採取了不同的稱呼:其對內稱“皇帝”,對中國則自稱“國王”。在東南亞一帶,越南則以中國、中夏自居,稱他國為夷狄。如黎聖宗1470年親征占城,詔曰:“自古夷狄為患中國”;1479年征哀牢老撾),詔曰:“朕丕繩祖武,光禦洪圖,蒞中夏,撫外夷”(同時1479在老撾川壙高原盆蠻一帶置鎮寧府)。並且冊封一些周邊國家為藩屬

日本[编辑]

日本的小中华思想頗為古老。隋唐及日本史書雖有記錄,但內容有差異。按唐代正史《隋書》記載,隋大業三年,俀王(即倭王)多利思比孤派小野妹子到隋國求佛法,所遞交國書開首即曰「日出處天子致書日沒處天子無恙」。其時煬帝甚為不悅,對鴻臚卿說:「蠻夷書有無禮者,勿復以聞。」後來隋煬帝又使裴世清去日本,則回敬曰:「皇帝問倭王。」而按《新唐書》,國書是用明天皇(31任天皇)所遞交,當在隋文帝開皇末年。日本《古事記》、《日本書紀》則認為國書是聖德太子所寫,又「皇帝問倭王」作「皇帝問倭皇」。後來聖德太子又回書,開首曰:「東天皇敬問西皇帝。」,然而《隋書》、《新唐書》均無記載此部份。

到奈良、平安時代,日本仿效大量中國大陸皇朝華夷思想及官制。當時日本朝廷稱東面的「毛人」為蝦夷,又設征夷大將軍、鎮狄將軍征伐蝦夷。征伐九州和四國時,又設征西將軍,又名征戎將軍。當時「蠻」可指朝鮮半島南部、薩摩國以西的五色島、薩摩七島、琉球土人或者未開化的人。到十六世紀戰國時代,歐洲人於東南亞殖民後開始航海而來,「南蠻」則變成指葡萄牙人及遲來的歐洲人。當其時與歐洲人的貿易關係,史稱南蠻貿易。

明朝滅亡前後,日本正值江戶時代。此時,日本的華夷思想與日本神話,尤其信史之前的創世神話逐漸融為一體。雖然如此,在朱子、陽明學東傳底下,日本各派別所主張理據並非全然相同。林羅山提出日本之所以為中華正統,在於天皇乃周室分支——吳太伯子孫。有日本儒者認為滿族統治者統治下的人們被剃髮易服的清代中國已淪為蠻夷。至於日本,則依然沿用隋唐以來衣冠之餘,天皇血脈又從未斷絕,且無易姓革命,行封建,所以是「中華正統」和「中國」。1672年林春勝林信篤的《華夷變態》、1669年山鹿素行的《中朝事實》都強調應當把「本朝」當作「中國」,《華夷變態》指蒙元入主「中國」時天下猶未剃髮,但滿族統治者入主中原後人們剃髮易服,改穿胡服,中華文物蕩然無餘,「先王法服」淪為戲服。中原已是韃虜橫行之地,昔日華夏已變成蠻夷[22]。《中朝事實》更稱日本為「中華文明之土」,稱地域上的中國為「外朝」[23]

至到十九世紀幕末時代,美國黑船來航,以及歐美如英、法等殖民帝國勢力來到日本。尊王論、攘夷論應運而生,史稱尊皇攘夷思想。當時人或基於此說,指斥幕府將軍本名「征夷大將軍」,反而不征伐來自西洋的「夷狄」諸國。幕府倒臺後,大政奉還天皇,時又稱「王政復古」。自明治維新起,原幕府時代的下級武士本身受朱子之學,得以負責運作帝國政府。帝國憲法第一章第一條則明言「大日本帝國由萬世一系之天皇統治之。(大日本帝國ハ萬世一系ノ天皇之ヲ統治ス)」。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末年,戰況逐漸不利日本帝國時,日本軍人曾有口號「神州不滅」,除了可解作「神國不滅」,更有「中華正統皇朝不滅」意味。[24]

影響[编辑]

从秦汉的起源开始持持续了两千多年的华夷秩序一直是中国统一王朝与周边国家和民族交往的一种约定俗成的框架。虽然不同的时期,由于中原王朝的更迭,拟或者是由于周边国家力量的增长对中原王朝的挑战,是这一体系产生了短时期的动荡。但是无论是那个王朝、或者是那个掌控中原大地的民族,他们的对外关系体制都遵从华夷秩序。由于历代统治中国的王朝在东亚地区都是一个强大力量,从政治、经济以及文化各方面影响着周边国家,从而保证了东亚地区的相对稳定和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发展,使得东亚地区在相当长时期内都是世界文明最发达的地方。在東亞地區,由於許多國家受到中國文化的影響,因此部份東亞國家也發展出對應的小中華思想

時至今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內的政治文化依然有凸出中西方差異的比較[25]

  • 人民對中國文化的高度認同和參與,自覺對中華文化的承繼與發揚負有責任感。
  • 通常帶有屬人主義的特徵,希望擁有華人血統者認同該思想,如現今中國大陸即常以此作為反對台灣獨立的理由。[26]
  • 有時會與政治上的中國概念混合,而呈現對中國的傾慕,不論持有該思想者是否為中國籍,主要在移民身上常見。[27]

注釋[编辑]

  1. ^ 張純明《中國政治二千年》
  2. ^ 姚大力《面朝故國的忠誠:蒙元滅亡後的「遺民」們》
  3. ^ 《大誥三編》
  4. ^ 《中國通史》第九卷,取士与文字狱
  5. ^ 奉天討蒙元北伐檄文 - “自古帝王臨御天下,皆中國居內以制夷狄,夷狄居外以奉中國,未聞以夷狄居中國而制天下也。”. zh.wikisource.org. [2019-07-05]. 
  6. ^ 列宁:关于民族问题的批评意见
  7. ^ 斯大林:马克思主义和民族问题
  8. ^ 《五百家注昌黎文集》卷一一《原道》
  9. ^ 再论岳飞绝不是“民族英雄”,騰訊歷史,2013-07-10,第184期
  10. ^ 华夏服饰的文化精神
  11. ^ 右衽华夏左衽蛮夷 《三国志12》中的服装看点
  12. ^ 中国人发型背后的文化心理
  13. ^ 崔益鉉,勉菴先生文集卷之四《請討逆復衣制疏》:“夫衣服者。先王所以辨別夷夏。表章貴賤者也。我國衣制。雖非盡合於古。然是中華文物之所寓。東方風俗之攸觀。先王先正。嘗講明而遵守之矣。天下萬國。嘗仰慕而欽歎之矣。此而棄之。則堯舜文武相傳之華夏一脉。無地可尋。而殷師及我祖宗用夏變夷之盛德大功。亦無以發明於天下後世矣。
  14. ^ 《装束要领抄》:“如宋景濂误曰:“千来犹效,汉衣冠元是”。本邦之古传也岂效汉唐之制而已乎。故夫圣世始为衣冠而美风俗,以正上下礼仪,人无礼仪则何为人?岂非当务之急乎?””
  15. ^ 楊國勇《山西歷史人物》,書目文獻出版社,1995年
  16. ^ 刘浦江《元明革命的民族主义想像》,《中国史研究》(2014年第3期)
  17. ^ 卷三七《与宋国两淮制置使书》
  18. ^ 郝经,卷一九《传国玺论》:"二汉之亡,天地无正气,天下无全才,及于晋氏,……致夷狄兵争,而汉之遗泽尽矣,中国遂亡也"."中国而既亡矣,岂必中国之人而后善治哉?圣人有云:‘夷而进于中国则中国之’,苟有善者,与之可也,从之可也,何有于中国于夷?”
  19. ^ 《读通鉴论·卷二十八·五代上》: "又况许衡、虞集以圣人之道为沐猴之冠,而道丧于天下,尤可哀也夫!"
  20. ^ 日本外史 - 豐臣秀吉 “行長私屬曰:「冊文與惟敬所說,或有齟齬,子且諱之。」承兌不聽,入讀至曰:「冊封為日本國王。」秀吉變色,立脫冕服拋之地,扯裂冊書曰:「吾掌握日本,欲王則王,何待髯虜之封哉!且吾而王,如天朝何?」乃召行長,併明使誅之。” 有人對《日本外史》的歷史真實性存在質疑,因爲原文“裂冊”明確寫明豐臣秀吉講皇帝的聖旨撕碎,但是這份聖旨今天仍完好的保存在日本大阪博物館。 且一方面称中国“髯虜”,另一方面又称中国“天朝”,前后有矛盾之意。. 維基大典. 2016-05-22. 
  21. ^ 徐東日《朝鮮朝使臣眼中的中國形象》,中華書局,2010年
  22. ^ 《華夷變態》:「大抵元氏雖入帝中國,天下猶未剃髮,今則四海之內,皆是胡服,中華文物蕩然無餘,先王法服,今盡為戲子軍玩笑之具……陷虜,唐魯才保南隅,韃虜橫行中原,是華變於夷之態也。」
  23. ^ 。《中朝事實》:「愚生中華文明之土,未知其美,專嗜外朝之經典,嘐嘐慕其人物,何其放心乎?何其喪志乎?」
  24. ^ 【神州不滅の碑】アクセス・営業時間・料金情報 - じゃらんnet. www.jalan.net. [2019-07-06] (日语). 
  25. ^ 中西方文化差异的对比分析 - 百度文库. wenku.baidu.com. [2019-07-05]. 
  26. ^ 陳雲林:兩岸和平統一牽扯到十三億中國人的民族感情
  27. ^ 在日籍記者山本秀也所著《你認識真正的中國嗎》序文中即提及一名新加坡華人婦女對中國的傾慕現象,中國作家余秋雨亦曾在《山居筆記》中提到老一輩的新加坡華人仍稱中國為「國內」。

相关条目[编辑]

来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