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臺灣與越南關係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臺灣與越南關係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中華民國與越南關係
Taiwan Vietnam Locator.svg

臺灣與越南關係史越南语Quan hệ Đài Loan – Việt Nam關係臺灣-越南*/?)是指台灣信史以來至今與越南雙方在歷史上不同階段的關係。随着1949年中华民国政府迁往台湾后,实际上與其国家外交关系重疊。

史前-日治時期[编辑]

參見:臺灣歷史越南歷史

花蓮豐田玉,在新石器時代曾到達越南中南部與東南亞。

1226年,越南李朝皇室李龍祥(Lý Long Tường,1174-?)為躲避越南陳朝追殺,率領族人搭船逃離,途中登陸台灣。此時李龍祥的兒子李龍憲(Lý Long Hiền)染上重病,不得不留下兩百人在台灣照顧他,其餘人繼續跟著李龍祥北上,最後到達高麗,成為韓國花山李氏始祖。[來源請求]

澎湖發現越南古碗遺跡。據推測,這些出土的釉下褐彩花草紋碗,來自十四世紀越南陳朝河內、海防等地窯場。

越南鄭阮紛爭期間,1642年荷蘭人抓了九名中越人來台為奴。戍守淡水紅毛城的七十一名守軍中,就有這九個越南兵。

1645年生於越南河內的Samuel Baron(原名Salomon Baron),爸爸是荷蘭東印度公司員工,母親是越南人。到英國接受教育。在鄭阮紛爭進入尾聲的1670年左右,他再度回到出生地,替英國東印度公司工作。他在河內做生意,專營絲綢與銀貨。據說,Samuel Baron少時曾到台灣探險。1672年,27歲的他來台可能見過鄭經,隔年卻被關進台灣大牢。有一說是因為他參與反清運動被逮,另一說則是他捲入英、荷兩國的衝突。後來台灣正式納入大清國,他也曾訪台。[1]

大約1679-1683年間,鄭成功的舊屬陳上川楊彥迪等率兵3000餘人前往投靠越南阮主。這些人後來多數均娶越南女子為妻並在越南落地生根,俗稱明鄉人[2]

清朝道光十六年(1835年),澎湖蔡廷蘭鄉試畢返鄉遭颱風,飄泊至越南廣義省菜芹汛出海口,在會安與南義巡撫官潘清簡筵敘,後歷萬餘里於道光十七年(1836年)返福建,所見所聞撰成《海南雜著》[3]

中法戰爭期間的1884年10月,戰事除了在越南展開外,法國尚派遣海軍將領孤拔統率遠東艦隊,取得臺灣海峽制海權,先後攻佔臺灣基隆澎湖,並實行海上封鎖。孤拔於1885年6月死於澎湖媽宮(今澎湖縣馬公市)。清廷簽約承認法國對越南宗主權《中法新約》後,法軍撤出澎湖,停止對臺封鎖。時任大日本帝國「天城」艦艦長的東鄉平八郎率艦隨遠東艦隊觀察戰局。

參加反清組織而於越南成立黑旗軍劉永福曾協助越南皇帝抗法,後前往臺灣,臺灣民主國宣布獨立期間曾任大將軍、後於臺南府獲擁立為大總統

彰化鹿港洪棄生(1866-1928)對1885年的中法戰爭之事,著《中西戰紀》。

臺灣日治時期,有被派往越南的臺籍日本兵,包括一位由臺灣拓殖株式會社派去的吳連義。[4]

中華民國時期[编辑]

資料來源[编辑]

腳註[编辑]

  1. ^ 洪德青, [https://gushi.tw/taiwan-vietnam-pre-1945-01/ 你知道嗎?1945 年以前,臺灣與越南之間曾經發生過這些事(上)
  2. ^ 蔣為文. 《越南魂》. 台南: 國立成功大學越南研究中心. 2017. ISBN 9789869447904 (中文(台灣)‎). 
  3. ^ 高啟進、陳益源、陳英俊. 《開澎進士蔡廷蘭與《海南雜著》》. 臺灣: 澎湖縣文化局. 2005-10. ISBN 9789860025842 (中文(台灣)‎). 
  4. ^ 蔣為文, 滯越臺籍日本兵吳連義之案例研究, 收錄於蔣為文2017《越南魂》,國立成功大學

內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