滙豐總行大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香港匯豐總行大廈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滙豐總行大廈
HSBC Main Building
HK HSBC Main Building 2008.jpg
概要
建築風格 結構表現主義(高科技現代主義)
地點  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1號
坐标 22°16′48″N 114°09′34″E / 22.28°N 114.15944444444°E / 22.28; 114.15944444444
起造日 1981年7月
竣工日 1985年5月20日
造价 52億港元
高度
屋顶 180米
顶楼 47層
设计与建造
建筑师 霍朗明Foster & Partners [1]

滙豐總行大廈英语:HSBC Main Building)位於香港中環,屬於香港上海滙豐銀行有限公司的總辦事處。大廈夾在皇后大道中和德輔道中之間,鄰近皇后像廣場、渣打銀行大廈,亦接近港鐵中環站。其註冊地址為「皇后大道中1號」;部分人誤以為大廈面向皇后像廣場銅獅所在德輔道入口是正門,真實正門為面向長江集團中心皇后大道中的入口。

每逢星期六、日和假期,滙豐總行大廈的地面廣場和附近的皇后像廣場成為不少菲律賓家庭傭工的渡假勝地。滙豐總行大廈為幻彩詠香江的參與滙演建築物之一。

歷史[编辑]

1869年的中環海徬,第一代總行的獲多利行是圖中左二之建築物

第一代香港滙豐總行大廈其實是位於獲多利街(現稱銀行街)以及皇后大道交界的獲多利行(英语:Wardley House),在1865年由香港上海滙豐銀行租用,當時皇后大道仍為海旁。1866年,香港上海滙豐銀行決定購入該地皮。第一代滙豐總行一直運作到1882年,然後預備第二代的重建。

1890年的第二代滙豐總行大廈
(皇后大道方向)
第二代香港滙豐總行大廈

第二代總行大廈於1886年落成,大樓前後部分的設計迥然不同,似由兩幢風格不同的建築物組成:面向皇后大道的一面以柱廊及八角形的圓拱屋頂為主,屬維多利亞式設計;面向德輔道的一邊則採用一系列拱形走廊為主。

日佔時期的第三代滙豐總行大廈
第三代滙豐總行大廈

其後於1933年起,該大廈再進行重建,並使用了部分舊香港大會堂的原址,並於1935年啟用,設計屬芝加哥學派,並採用裝飾藝術風格,設有高速升降機,大堂以歐洲大理石裝潢,圓穹天花上馬賽克拼圖描述東西方工業與貿易往來[2]。大廈樓高70米,共13層,當時是遠東規模最大的建築物。有指它是香港首座裝有空調的建築物[3]香港日佔時期,曾經被用作政府總部。

第四代滙豐總行大廈南面外牆

隨著戰後經濟發展,建築物已不敷應用,所以由1981年7月起重建,先搬遷兩隻銅獅至對面的皇后像廣場,再於年底完成清拆,1983年1月底展開鋼鐵工程。經過兩年多的施工,大廈於1985年5月20日落成,7月1日從承建商公和永保聯營手上交付並於同月30日局部開放,11月左右全面入伙,1986年4月7日正式啟用[4],並由時任港督尤德爵士主持開幕儀式。

由於施工期間經歷香港前途問題,地產市道低迷,匯豐總行的工程卻異常超支(1983年曾有報道指建造費達100億港幣),因此匯豐曾打算把40%的樓面出租,可是當時匯豐唯恐分散辦公會影響到進一步發展,才決定完全自用,而在施工期間,總行則暫遷往怡安華人行,並購入海富中心若干樓面及附近商廈作臨時辦公室,直至總行分階段啟用,才分批賣掉相關物業。這座第四代的總行大廈耗資52億港元[5] 重建,是當時全球最昂貴的建築物及首幢耗資10億美元的大樓[5]

1991年,滙豐控股有限公司成立後,初期仍然以該總行大廈作為滙豐集團總管理處,直到1993年,滙豐控股將集團總管理處遷往英國倫敦為止。

設計[编辑]

第四代滙豐總行大廈中庭
2015年翻新完成的地下廣場,地板上加設中環1910年的歷史街道圖,亦設有香港及滙豐發展歷史的展覽
原設在第三代滙豐總行大廈上的兩個花崗岩獅子頭裝飾亦重見天日

第四代香港滙豐總行大廈是由著名建築師霍朗明(Norman Foster)設計,由構思到落成需時7年時間。整座建築物高180米,共有46層樓面及4層地庫,使用了30,000公噸及4,500公噸建成,同時整項工程以避免影響港鐵港島綫(第二期)為原則。

大廈建造時所用的配件絕大部分都是預造的,結構用鋼件在英國製造,玻璃、鋁製外殼以及地板在美國製造,服務設施組件在日本製造。

整個設計的特色在於內部並無任何支撐結構,可自由拆卸。所有支撐結構均設於建築物外部,使樓面實用空間更大。而且玻璃幕牆的設計,能夠善用天然光;地下大堂門向着正南正北,冬夏都能保持大堂涼爽,節省不少冷氣費。加上其設計靈活,可按實際需要輕易進行擴建工程而不影響原有樓層。樓內還有一部文件運輸帶,可每天自由傳送數噸重的文件。

建築重點是「衣架計劃」的設計方案。整個地上建築用四個構架支撐,每個構架包含兩根桅杆,分別在五個樓層支撐懸吊式桁架。桁架所形成的雙高度空間,成為每一群樓層的焦點,同時還包含了流通和社交的空間。每根桅杆是由四根鋼管組合而成,在每層樓使用矩形托樑相互連接。這種布局使桅杆達到最大承載力,同時把桅杆的平面面積降到最小。

既然從大樓的外側可以看見構架,設計團隊自然想乾脆把基本結構暴露出來。不過基於耐久性和抵抗力的需要,還是必須加上一層保護,因此自然得做某種形式的覆面。

2014年9月起,為慶祝滙豐成立150周年,大廈地下廣場圍封進行翻新。工程在2015年1月29日完成,地板上加設中環1910年歷史街道圖,亦設有展覽展示香港的發展及滙豐的重要歷史時刻。原設在第三代滙豐總行大廈上的兩個花崗岩獅子頭裝飾亦重見天日,放置面向皇后大道中的入口。[6]

銅獅[编辑]

置放在總行門前的這兩頭雄獅,張嘴吼叫的是「史提芬」(Stephen),此名得自1920年-1924年的香港總行總司理史提芬Alexander G Stephen),而鑄造銅獅也來自他的倡議。另一頭銅獅稱為「施迪」(Stitt),是當時以1921年上海司理施迪(Gordon H Stitt)的名字命名。

第三代香港滙豐總行大廈於1935年落成時,滙豐仿照上海滙豐銀行大樓門前也擺放兩尊銅獅,與上海的表親一樣,香港的獅子也是由韋斯達(William Wagstaff)設計,並由周燕翔(Chou Yin Hsiang)以銅鑄造,更與上海的銅獅一樣命名為史提芬和施迪。在1942年日軍攻佔香港後因物資緊張,日軍曾試圖將港滬兩地的銅獅運至日本回爐取銅。香港的兩尊銅獅於是連同維多利亞女王銅像及香港上海滙豐銀行大班昃臣爵士(Sir Thomas Jackson)的銅像一起被運至日本,準備熔為軍火材料。日本投降後的1946年,一名美國海軍水手跑進香港滙豐大堂,告訴工作人員原來倖免於難,並說他曾在日本大阪川崎船塢見到它們的踪影。同年10月,在麥克阿瑟的命令下,銅獅終於回到香港,但身上留有彈痕。當第三代總行於1981年7月拆卸重建時,兩隻銅獅被安排擺放在對面的皇后像廣場,直至1985年6月8日遷回第四代總行為止。

香港滙豐銅獅子每隻重2250磅,屬第二代,是仿照於第一代原品的仿製品;第三代獅子在英國倫敦金絲雀碼頭(Canary Wharf, London)的滙豐集團新總部大廈門前;第四代複製品則在上海浦東發展銀行於1997年獲得前上海滙豐銀行大樓的使用權後,照原樣鑄造了兩尊新銅獅置放在原位。上海浦東發展銀行曾希望將原品從上海博物館移回銀行大門前,後經協商,由銀行方面出資重新鑄造,在仿鑄造過程中,出於對歷史的尊敬,原日軍破壞的鋸痕也一併保留呈現。2009年10月複製第五代銅獅,選用香港滙豐總行大廈外的一對作藍本,這對銅獅現在按照傳統安放在滙豐中國總部、上海國金中心的滙豐銀行大樓外。

原件其中一隻張嘴吼叫的「史提芬」在上海外灘的東方明珠廣播電視塔內的上海城市歷史發展陳列館中展覽。原件另外一隻「施迪」則存放在上海市銀行博物館。在 2007年11月28日至2008年3月24日期間,上海把「施迪」借予香港歷史博物館來舉行專題展覽 ---「從錢莊到現代銀行:滬港銀行業發展」。

公共交通[编辑]

參考資料及備註[编辑]

  1. ^ Foster + Partners
  2. ^ 《滙豐集團 今昔史話》. : 頁15. 
  3. ^ Hong Kong & Shanghai Bank, Hong Kong - Emporis
  4. ^ 1986年 滙豐總行建造工程記錄片
  5. ^ 5.0 5.1 若以1978年的美元兌港元的匯率為1兌4.6
  6. ^ 滙豐廣場大翻新 石獅子頭重見天日. 巴士的報. 2015-01-30 [2017-07-06].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