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戴克里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戴克里先
罗马帝国第五十一任皇帝

戴克里先戴着桂冠的頭像。
在位 284年11月20日 – 286年4月1日(独自当政)
286年4月1日 – 305年5月1日(东部奥古斯都, 西部奥古斯都是马克西米安[1]
(20歲162天)
全名 狄奥克莱斯(Diocles)(全名未知)(从出生到就职前);
Caesar Gaius Aurelius Valerius Diocletianus Augustus (作为皇帝时)[2]
出生 约244年12月22日(244-12-22)[3]
索罗那, 现今克罗地亚索林
去世 311年12月3日(66歲)[4]
阿斯帕拉托斯 (现克罗地亚斯普利特
葬於 戴克里先宫 (现克罗地亚城市斯普利特)。 他的陵墓后来变成了基督教教堂 圣杜杰大教堂,至今仍在斯普利特的宫殿中。
前任 努梅里安
繼任 君士坦提乌斯一世伽列里乌斯
配偶 普里斯卡玛
子嗣 瓦列里娅

戴克里先(250年-312年,拉丁语Gaius Aurelius Valerius Diocletianus),原名為狄奧克萊斯Diocles),羅馬帝國皇帝,於284年11月20日至305年5月1日在位。其結束羅馬帝國的三世紀危機(235年—284年),建立四帝共治制,使其成為羅馬帝國後期的主要政體。其改革使羅馬帝國對各境內地區的統治得以存續,最起碼在東部地區持續了數個世紀。

背景[编辑]

巴爾幹半島伊利里亞,狄奧克萊斯(即戴克里先)崛起為羅馬執政官(譯注:此時的執政官實為皇帝)。其於284年11月20日被羅馬軍隊推舉為執政官以取代剛駕崩的努梅里安成為羅馬帝國共治者,在285年春,當另一位皇帝卡里努斯被刺殺後,其成為羅馬帝國惟一的皇帝,此時其正式改名為戴克里先。

此前,在235年至284年間,羅馬接連出現了二十六位皇帝,平均只在位兩至三年。

戴克里先在284年至298年間讓人感覺步上前數任短命皇帝的後塵,為保衛帝國的疆域不斷挑起戰爭,使帝國平民不斷起義。然而,在298年,戴克里先成功阻止日爾曼人橫渡多瑙河萊茵河,使其無法進侵羅馬帝國本土,又制止了波斯帝國敘利亞巴勒斯坦地區的進犯,並打敗了其國內的政敵,這使得他成功地穩住帝位。

改革[编辑]

戴克里先在穩住權位後便開始著手改革羅馬帝國,因為他認為羅馬帝國內部在經歷了長達五十年的不穩定時期後,已瀕臨崩潰,無法支撐下去。他展開一系列的改革以防止帝國再度陷入無政府狀態,並維持帝國的生命力。這包括將帝國一分為二以便於管理、設立新的皇位繼承系統、加強中央集權與徹底將羅馬共和國(譯者注:此前羅馬帝國有帝國之實,卻無帝國之名,仍保持羅馬共和國之稱謂——元老院與羅馬人民)的外表剝去,並作出針對當時出現的極度通貨膨脹的經濟改革。

羅馬帝國向來實行軍事獨裁,但在外表上卻是君主立憲制。這使其合法性受到眾多複雜的頭銜與慣例所制約,削弱了皇帝對軍團與禁衛軍的控制。這可以由皇帝的稱謂最高統帥(Imperator)看出來,而皇帝的稱謂亦由此而得。這些稱謂雖然笨拙,但卻在公元頭兩個世紀被眾多羅馬皇帝沿襲下來。然而,由卡拉卡拉承接帝位開始,統治者開始摒棄或簡化眾多共和國頭銜與法制,並加強中央集權,使君主立憲制形同虛設。而共和國遺留下來的這些程序亦在暗地裡破壞了政府的基礎與合法性。戴克里先認為皇帝頭銜應該更為全面,而非只是建基於軍事力量,其應更具認受性與穩定性。所以他尋求建立新法規,重新確認皇位的合法性,將皇帝描寫成半神半人的化身與最高祭司。這時共和國時期的舊頭銜最高祭司(Pontifex Maximus)即被賦予新的意義,成為皇帝的頭銜,並變得十分重要。

戴克里先為自身選取了一個新的頭銜,稱自己為主和神(Dominus et deus)。這與此前的羅馬皇帝十分不同,此前的皇帝通常自稱為元首或第一公民,有著某程度平等與民主的意味,當然只是在名字上。戴克里先在其頭銜上移除了所有的虛假稱謂,將其自身設定為最高君主。其不再出現在平民面前,如果有訪客時,則訪客需要俯臥於地上,不可直視皇帝,以視隆重,以訪客只被允許輕吻皇帝的外袍底部。由此,其創造了一個遙距、神秘、神權政治與專制的政府。

四帝共治制[编辑]

戴克里先由其統治頭九年裡帝國不斷出現戰亂的經驗總結出帝國過於龐大,不便於一位皇帝獨自管治;而且亦只其一人亦難於抵抗蠻族由萊茵河至埃及邊境一帶的不斷侵擾。其徹底的解決方法是將帝國一分為二,在地圖上畫一直線將帝國分為東西兩部。這個分裂並非只存在短時間,而是在未來永久地將羅馬帝國一分為二了。

羅馬帝國帝位承繼問題從來未曾解決;其沒有明確的帝位承繼方法,結果經常導致兵變、暗殺和內戰。早期的皇帝傾向採用過繼法,即其收養一位兒子並讓其繼承帝位。其後的軍人皇帝並不喜愛過繼法而傾向家族繼承法,即由皇帝的兒子繼承帝位。羅馬元老院則相信其應該擁有推選新帝的權力。所以最少有著三種,甚至更多的帝位繼承方法。


為了解決帝位繼承問題,並解答誰是帝國東西兩部的新皇帝,戴克里先創立了四帝共治制,即是帝國東西兩部分別由兩位主皇帝統治,再各以一位副皇帝輔政。在羅馬皇帝眾多的頭銜裡,奧古斯都最為重要,所以將其授予兩位主皇帝,而兩位副皇帝則獲授較次要的稱謂凱撒。戴克里先有意讓主皇帝在退休或死亡時,由副皇帝繼承,而繼位的主皇帝則任命新副皇帝,以解決帝位繼承問題。

在292年,戴克里先正式推行此制,並任命自己為東部帝國主皇帝,馬克西米安為西部帝國主皇帝。皇帝權位正式一分為二。兩帝分別建立新都,無一人以羅馬為都。當兩位主皇帝統治帝國的權力被增加時,羅馬元老院的權力被進一步削減至只局限於前首都羅馬境內。在293年,戴克里先與馬克西米安各自指定一位凱撒(分別為加萊里烏斯君士坦提烏斯一世·克洛盧斯),並正式任命其為繼承人。然而其並不只是繼承人,四位皇帝各自統治著四分之一的帝國。

與戴克里先繼位前半世紀,羅馬帝國內部的混戰相比,戴克里先所創位的四帝共治制並不優越很多,這是因為如果任何一位皇帝有私心的話,則此制度便會瓦解。結果,羅馬帝國帝位投機取巧的特性使四帝共治制很快便瓦解,而帝國亦重回只一人稱帝的局面。在305年,戴克里先退休(而其西部帝國的拍檔亦宣佈退休),兩位凱撒按計劃成為主皇帝,但當選擇新凱撒時,軍隊與羅馬元老院介入並各自提名候選人。在306年,君士坦丁一世在西部帝國發起內戰,並在312年獲勝,其後在324年佔領東部帝國,以帝國復歸一統直至其於337年駕崩。然而,在395年,帝國再度分裂為兩部份,而這次則再沒有復歸一統了。

經濟改革[编辑]

戴克里先亦進行了經濟改革。在301年,戴克里先嘗試制止第三世紀的通漲情況惡化,並創立限制最高價格法英语Edict on Maximum Prices。這個限制價格於固定位置的方法適用於過千種貨品與工資,並對違例的商人處以死刑。然而其無法制止通漲惡化,最終被人們忽略,但其是一份瞭解古羅馬經濟的重要文件。

軍事改革[编辑]

戴克里先將軍隊由四十萬人增至超過四十五萬人並將其分為兩個主要部份:邊防軍與作為後備的野戰軍。大約三分之二的軍隊為邊防軍。而其他為野戰軍,由奧古斯都與凱撒在其領土裡直接控制。因為其與權力核心更為接近,其發動政變的可能性更大,所以野戰軍的待遇較邊防軍為高。這使得邊防軍產生怨恨,並使帝國在其後陷入危機。

根據過往的經驗與機動騎兵營的系統使戴克里先裁減野戰軍的軍團組成人數至每軍團一千人,使軍隊可以確保戰略戰術的彈性而不用派遣分隊作戰。而邊防軍的軍團則維持完整強度(四千至六千人)。兩軍的輔助部隊每隊人數相同,為每隊一千人。

在戴克里先時,禁衛軍隊長的權力被大幅削弱。取而代之的是每個奧古斯都與凱撒各自擁有兩個軍隊統帥:士兵統帥與騎兵統帥。這並非只是將軍隊統帥的軍事承擔分散,而且是減少其發動政變的可能,但這亦使騎兵在羅馬軍隊裡的重要性大為提升。

很多由戴克里先開始的軍事改革被其繼承者繼續推行,並於君士坦丁一世時大致完成。君士坦丁一世廢除了禁衛軍制度,以較細、較易控制的四千人皇帝衛隊取代。

對基督教的迫害[编辑]

在303年,羅馬帝國开始最後且最大的一次對基督徒的迫害。在戴克里先統治前期,並不極欲迫害基督徒,加萊里烏斯是唆擺其迫害基督徒的主要人物。然而戴克里先在其統治後期,卻變為严酷迫害基督徒的君主,並於303年2月24日發佈首個逼害基督徒的法令。

首先,基督徒士兵需要離開軍隊,其後基督教堂的私產被充公,而且基督教的書籍被燒毀。在戴克里先的宮殿被兩次縱火後,其對基督徒採取更強硬的措施:基督徒要麼放棄信仰,要麼被處死。

這次對基督徒的逼害行動持續至313年君士坦丁一世頒佈米蘭敕令為止。這次逼害使得亞歷山大教區的教堂將戴克里先即位的年份,284年,視為殉道時期的新紀元

殉道者包括教宗聖馬爾塞林努斯聖女菲洛莫納聖阿法聖路濟亞聖艾爾摩聖弗洛里亞諾聖喬治聖艾格奈,而最後一位是於311年殉道的亞歷山大之彼得

另一個逼害基督徒的影響是馬里努斯逃去蒂塔諾山,並在該地建立了聖馬利諾

因為他嚴酷迫害基督徒所以得到一個稱號「黑色的十字」。

退休與死亡[编辑]

在305年,戴克里先五十五歲時,在經過長期的病困後,戴克里先選擇退休,居住在權力中心,濱臨亞得里亞海索羅那附近的宮殿裡,並在該地實踐其最大的興趣——種卷心菜。在其後有人曾要求其重登帝位,卻被其斷然拒絕,並回覆道:「當閣下看對在下於索羅那親手栽種的蔬菜時,閣下便不會再提出這種要求。」是唯一一位自願放棄帝位與權力的羅馬皇帝;所有其他皇帝不是自然死亡,就是被人除去。

戴克里先设计的“四帝共治”,显然并没有解决帝国的纷争,当他还在位时,尚能依靠自己的影响力控制局势;一旦退位,罗马帝国迅速又陷入内乱之中。按照他设计的制度,他和马克西米安同时退位,伽列里乌斯君士坦提乌斯一世都由“凯撒”提升至“奥古斯都”,同时由伽列里乌斯选择了塞维鲁二世马克西米努斯分别任西部和东部的“凯撒”,但是意大利人不喜欢塞维鲁二世,于是推举马克西米安的儿子马克森提乌斯为帝。塞维鲁二世被打败并杀害。伽列里乌斯对此也无能为力。另一方面君士坦提乌斯一世即位仅一年,就去世了,他的儿子君士坦丁一世约克被军队推举为帝。而已经退位的马克西米安也复出加入这场内战。

退位的戴克里先已经失去权势,以前的功勋被人遗忘,他被元老院指责为罪犯。他的女儿和妻子,先是被囚禁在叙利亚,然后在没有任何罪名的情况下被李锡尼杀害。

312年5月24日,戴克里先死於自己的宮殿中,終年六十二歲。

戴克里先宮殿後來演變為今日的克羅地亞斯普利特的城市基石。

影響[编辑]

戴克里先的改革在某些特定領域,如對軍事,民政與羅馬官僚系統的改革十分強而有力,並使羅馬帝國的生命延長一個世紀。然而,其創立的四帝共治制卻為日後內戰埋下伏線,並且在其死前已出現。四帝共治制只有在其直接管轄時才有效,當其放棄帝位與權力回到亞得里亞海海濱的田園裡種菜時,四帝共治制很快便由內部崩潰,而一個新的,強大的統治者最終獲得勝利。其將帝國一分為二的政策,最終使帝國永久分裂,而東部帝國後來演變為拜占庭帝國。西部帝國只持續多約兩個世紀,而拜占廷帝國,部份經由戴克里先的親自改革而來,則持續了另一個千年。其與其同志對基督徒與其他被其認為具有危害的宗教的逼害,卻使被逼害者更為聞名並影響更多民眾。這舉動與其開創的神權統治使君士坦丁大帝與基督教在日後興起。雖然其宗教迫害對基督徒而言是汙點,但事實上其統治時期為羅馬歷史裡的轉折點,這點不容置疑。戴克里先自己則成為其中一位神秘與具爭議性的歷史人物。其為羅馬帝國去掉了過多的羅馬共和國的殘餘,而最後則如古羅馬政治家辛辛納圖斯一樣,退隱田園。

参考文献[编辑]

  1. ^ Barnes 著,《New Empire》, 4.
  2. ^ Barnes 著, 《New Empire》, 4. 完整的皇帝头衔参见: Barnes 著, 《New Empire》, 17–29.
  3. ^ Barnes 著, 《New Empire》, 30, 46; Bowman 著, Diocletian and the First Tetrarchy (CAH), 68.
  4. ^ Barnes 著, 《Lactantius and Constantine》, 32–35; Barnes 著, 《New Empire》, 31–32.

注:《剑桥古代史》(The Cambridge Ancient History) 第十二卷 《帝国的危机》(The Crisis of Empire) 中引用的章节使用"(CAH)"标注

延伸閱讀[编辑]

  • Roger Rees, Diocletian and the Tetrarchy, Edinburgh University Press, 2004. ISBN 0-7486-1661-6
  • Pat Southern, The Roman Empire from Severus to Constantine, Routledge, 2001. ISBN 0-415-23944-3
  • Adams, Charles, "Diocletian’s New Order" being Chapter 11 (pp. 111-118) of For Good and Evil: The Impact of Taxes on the Course of Civilization, Second Edition, Madison Books, 1999, ISBN 1-56833-123-1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


羅馬皇帝
前任:卡里努斯努梅里安          戴克里先(284-305)     
马克西米安(286-305)
    继任:君士坦提乌斯一世伽列里乌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