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喬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藏有金地藏肉身的九华山肉身宝殿

金乔觉(696年-794年),新罗僧人,王族[1],为求正法携神犬善听航海来唐,卓锡九华,苦心修行七十五载,九十九岁示寂,肉身不腐。传说为地藏菩萨化身,故而又名金地藏

佛教史中往往包含着很多神话因素,因而使得还原真正的历史增加了困难,关于金乔觉的生平也是如此。如金乔觉的降迹、示寂后为何被视为地藏菩萨的化身等等,都具有浓厚的宗教色彩。然而将其视为历史长河中的一位普通僧人,他的一生其实并未轰轰烈烈,包括了落发出家、航海来华、卓锡九华;到九华山后,闵公舍山、诸葛节等人构造禅宇以供修行;直到九十九岁示寂等。

生涯[编辑]

生卒年之辩[编辑]

关于金乔觉的生卒年有多种说法,民国版《九华山志》就言“唐代至今,时越千年,而传闻有异,记载稍殊”。[2]根据文献资料记载,金乔觉的生卒年有以下几种说法:

①据《百丈清规证义记》载:“神僧传云:佛灭度一千五百年,地藏降迹新罗国主家,姓金,号乔觉。永徽四年(653年),年二十四岁祝发……端坐九子山头七十五载,至开元十六年(728年)七月三十夜成道,计九十九岁……菩萨入定二十年,至至德二年(757年)七月三十日,显圣起塔,至今成大道场。”[3]也就是说,金乔觉在佛灭度后一千五百年生,唐高宗永徽四年来华,时年廿四岁,端坐九华七十五载,开元十六年成道,计年九十九岁(630年—728年)。但是关于佛灭的年份,北传佛教根据汉译《善见律毗婆娑》中“出律记”推断为公元前四百八十六年,南传佛教比较公认的说法则是公元前五百四十四年或五百四十三年,无论采取哪种说法,佛灭后一千五百年都与六百三十年不吻合。此外,该记载还有个明显的大漏洞,民国版《九华山志》也指出了该错误:“然谓入定二十年,至至德二年显圣,考唐史有三十年,是其所记有十年之错。”因此这种说法可信度不高。

②据宋赞宁《宋高僧传》载:“以贞元十九年(803年)夏,忽召众告别……春秋九十九。”[4]据此推算金乔觉的生年应为七百零五年。

③据唐费冠卿《九华山化城寺记》载:“开元末……时有僧地藏……落发,涉海,舍舟而徙……贞元十年夏,忽召徒告别,罔知攸适。”依据该记载,金乔觉于开元末年来华,贞元十年示寂,时年九十九岁(696年—794年)。 除此之外,关于金乔觉的生卒年还有历代所修《九华山志》的不同说法,比如民国版九华志就载“明嘉靖九华志谓大士于建中元年来汉”等等,印光大师也于民国九华志言“后人考古,莫衷一是”。然而印光大师认为:“但费冠卿家住九华,为元和二年进士,去贞元十年只隔十三年,与地藏为同时同地之人,其所记自足为千秋信史,各传之讹,不待辩矣。”且《九华山化城寺记》结尾说:“时元和癸巳岁,予闲居山下,幼所闻见,谨而录之。孟秋十五日记。”因此此说可信度较高,故采纳该记载。

生平[编辑]

关于金乔觉的生平则主要参见唐费冠卿的《九华山化城寺记》。 其中有关金乔觉的记载大致有:“时有僧地藏,则新罗王子今氏近属,项耸骨奇,躯长七尺,而力倍百夫。尝曰:“六籍寰中,三清术内,唯第一义,与方寸合。”落发,涉海,舍舟而徙……披榛援藟,跨峰越壑,得谷中之地,面阳而宽平……曾遇毒螫,端坐无念,有美妇人作礼奉药云:“小儿无知,愿出泉补过。”应视坐石,石间潺潺,时人谓九子神焉。素愿写四部经,遂下山至南陵,有俞荡等写献焉。自此归山,迹绝人里。逮至德初,有诸葛节等自麓登峰,山深无人,云日虽鲜明,居唯一僧,闭目石室。其旁折足鼎中,唯白土少米烹而食之。群老投地号泣:“和尚苦行若此,某等深过已!”出泉布,买檀公旧地敢冒死请,大师从之。近山之人,闻者四集,伐木筑室,焕乎禅居……本国闻之,相与渡海,其徒实众。师忧无粮,发石得土,其色青白,不掺如面。夏则食兼土,冬则衣半火。无少长,畲田采薪自给。其众请法以资神,不以食而养命,南方号为枯槁众,莫不宗仰。……时年九十九,贞元十年夏,忽召徒告别,罔知攸适。惟闻山鸣石陨,感动无情;将示灭,有尼侍者来,未及语,寺中扣钟,无声坠地;尼来入室,堂椽三坏,吾师其神欤?!趺坐函中,经三周星,开将入塔,颜亦如活时;舁动骨节,若撼金锁。经云:菩萨钩锁,百骸鸣矣!”

唐玄宗开元末)时有一位法号地藏”的僧人,是唐朝藩属新罗国金氏王族的亲属。他的颈项高起,骨骼清奇,身长七尺,力气比一百个人合起来还要大。地藏曾经说过:“六籍寰中,三清术内,唯第一义,与方寸合。”大意为儒家六经范围之中,道家三清术法之内,唯有佛所说的第一义谛,才契合我心。地藏落发出家后,从新罗国涉海而来,后来又舍弃舟船,徒步前行。地藏僧人一路上披荆斩棘,攀援藤蔓,跨山峰,越沟壑,历尽艰辛,终于在此山南山谷中寻觅到了一块向阳、宽阔平整的土地。在山里居住期间,地藏僧人曾经被毒物蛰伤,但他依然端坐禅定。这时,出现了一位美貌妇人,她恭敬地行礼后,向僧人奉上了药物,并说道:“小孩子无知,咬伤了您,我愿意化出泉水来弥补他的过失。”僧人应声观看坐着的石头,果然在石缝间流淌出潺潺的泉水。这位美貌妇人,大概就是当时人们所说的九子山山神化现的。 地藏僧人一直有愿望,想要书写四部佛经,于是就下山来到了南陵,有俞荡等人抄写了四部佛经献给了僧人,僧人就持此经书回归山林,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踏入世间半步。 直到德初年间,大概765年左右,诸葛节等人从山脚下攀登山峰,看到山林深广、空无一人,云彩和太阳鲜艳明亮,但是只有一位僧人住在这里,在石室中闭目打坐。在他身旁,已经断了腿的鼎中只有一些白土。白土,俗称观音土,少量吃可充饥,掺了极少量的大米可以烹煮而食。众人看到如此情景,都纷纷地扑倒在地大声哭泣着说道:“和尚的修行如此艰苦,实在是我们这些人的重大过失啊!”于是他们纷纷出资捐钱,买下了当初檀号僧人居住过的旧地,并拼命地请求地藏僧人能去长住,大师也就听从接受了。九华山附近的人们听说了这个事情都从四面八方汇集到这里来,一起采伐木材、建筑房屋,禅居焕然一新。 大师一时声名远播,新罗国的人听说了这些事情后,都相互结伴渡海而来。由于弟子们日渐增多,大师担忧粮食不足,于是便命人开掘石头,获取白土。这种土颜色青白,看上去就像面粉一样。夏天,大家吃饭时就掺和点白土;冬天,众人衣着单薄,用很少的火来取暖。寺院里不分长幼,人人火耕种地,采集木柴,自给自足,生活艰苦,因此在南方被称呼为“枯槁众”。大师时年九十九岁的时候,也就是唐德宗贞元十年,794年夏季的某一天,大师忽然召集弟子们告别,得到消息的人无不茫然,一时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那天,只听得山石鸣响,巨石陨落,无情世界都被感动了。在大师即将示现圆寂的时候,有随从侍奉的比丘尼赶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寺院里的扣钟就无声无息地坠落在地上了;等到比丘尼进入室内,屋顶上的椽木也有几处毁坏了,这难道是大师的神通感应吗?大师往生后,在函匣中结跏趺坐。经过三年,弟子们开启匣盖,准备将大师迁入塔中,却发现大师的面容和在世时一样;抬动他的骨节,就好像撼动金锁链一样。正如佛经所说:“菩萨钩锁,百骸鸣矣。”在塔基的地方经常发出像火一样的光芒,因此金乔觉被认为是地藏菩萨化身

此外神僧传中还有“时有阁老闵公,素怀善念,每斋百僧,必虚一位,请洞僧足数。僧乃乞一袈裟地,公许之。衣遍覆九峰,遂尽喜舍。其子求出家,即道明和尚。公后亦离尘网”的记载,也就是说当时九华山的山主叫做闵公,平日里心怀善念,经常会供养僧人,但是每次办百僧斋的时候都缺一位,于是请金乔觉以足数。金乔觉说:“我不是来化斋的,我是来化山头的。”闵公问他需要多少地,金便言乞一袈裟所覆之地用以修行足矣,闵公答应了。后来金乔觉向空中一抛袈裟袈裟覆盖了九华山所有的山头,闵公见其法力无边,遂欢喜布施。后来闵公的儿子也求出家于金座下,法号道明,闵公自己亦远离红尘,从此金乔觉塑像皆以道明、闵公为胁侍。

金喬覺
谚文 김교각
汉字
文观部式 Kim Gyo-gak

金地藏与九华佛茶[编辑]

据南宋陈崖的《九华诗集》中的记载九华山的九华佛茶相传由金地藏从西域带来,也有说从新罗而来,号为“金地茶”。[5][6]

金地藏的诗[编辑]

全唐诗》录其诗一首《送童子下山》。

空门寂寞尔思家,礼别云房下九华。

爱向竹栏骑竹马,懒于金地聚金沙。
添瓶涧底休招月,烹茗瓯中罢弄花。

好去不须频下泪,老僧相伴有烟霞。
——金乔觉,送童子下山

参见[编辑]

参考[编辑]

  1. ^ [] 费冠卿. 《九华山化城寺记》. "有僧地藏则新罗王子,金氏近属" 
  2. ^ [民国] 释德森编,许止净订. 《九华山志》,卷一《圣迹门第一》之六《应化》. 
  3. ^ [唐、清] 释怀海、释仪润撰. 《百丈清规证义记》,报本章第三之地藏菩萨. 
  4. ^ [] 释赞宁. 《宋高僧传》,卷二十之感通篇第六之三“唐池州九华山化城寺地藏传”. 
  5. ^ 中国茶文化——九华山佛茶. "乔觉禅林佛学网:“南宋陈崖 《九华诗集》“金地茶”诗谓:“瘦茎尖叶带余馨,细爵能令困自醒。一段山间奇绝事,会须添入品茶经。”并自注:“出九华山,相传金藏自西域携至者。”九华山有一种茶树品种,枝梗空心,瘦茎尖叶,相传为金地藏从新罗国带来的,也有传说从西域携至的”" 
  6. ^ 九华佛茶. 

外部联结[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