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諾爾會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多倫會盟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多倫諾爾會盟是指清朝康熙帝为调解喀尔喀蒙古各部之间的矛盾,加强北方边防及对喀尔喀蒙古的管理,于康熙三十年(1691年)在多伦诺尔(今多伦县)与蒙古各部贵族进行的会盟。“多伦”,蒙古语意思是七,“诺尔”蒙古语意思是泊,就是附近有七个小湖泊的意思。

背景[编辑]

1635年皇太极成吉思汗正统传人额哲处取得传国玺,成为蒙古名义上的最高领袖,漠南蒙古被清朝控制。漠北喀尔喀蒙古分为三大部:车臣汗部(东部)、土谢图汗部(中部)、札萨克图汗部(西部)。进“九白之贡”,表示臣服。康熙元年(1662年),札萨克图汗旺舒克被部属所杀,许多部民,为避战祸,逃到土谢图汗部。事后,康熙帝命旺舒克之弟成衮承袭汗位。后札萨克图汗沙喇要求土谢图汗察珲多尔济归还本部逃亡部民,未果。札萨克图汗多次上疏康熙帝,康熙帝指出:“生事互杀,交相战争,兵戎一起,姑不论人民困苦,即两汗岂能并存?”(《平定朔漠方略》卷二)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康熙帝派大臣调解。康熙帝强调:“恐两部不和,必致有攻战之患。”札萨克图汗与土谢图汗,悬挂佛像,共同盟誓:“自今以往,当永远和协。”噶尔丹插手拉拢札萨克图汗,与噶尔丹会兵。土谢图汗以此为由,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派人诱骗札萨克图汗沙喇及其台吉等,到固尔班黑尔格,杀害。又杀死噶尔丹之弟多尔齐扎卜噶尔丹借此机会于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率三万劲旅东进,突袭喀尔喀蒙古,土谢图汗和弟弟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败退,奔向内蒙古,噶尔丹也借口追赶土谢图汗而到达今内蒙古自治区克什克腾旗境内的乌兰布通(蒙古语,意为红山)。康熙帝决定亲自解决外蒙古问题。

过程[编辑]

康熙三十年(1691年)四月,康熙帝亲率官兵到达距北京800里的多伦诺尔(今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多伦县)驻营。喀尔喀蒙古三大部、内蒙古四十九旗王公贵族的营帐,以康熙帝大营为中心,四面环绕。

五月初一日,派内大臣索额图传谕旨:土谢图汗对杀死札萨克图汗写出认罪书,承认“扰害生灵,实臣等之罪”。将“认罪书”发给与盟的各部首领,以求取得札萨克图汗弟策妄扎布等的谅解宽容。

初二日,在御营外搭起黄色御帐篷。御帐篷南向两侧,设紫红色长帐篷,邀请蒙古王公进驻。正对御座有一帐篷,帐内桌上摆满了金银器、酒杯等用具。在皇帝御帐两侧的长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食物。其中有特意从北京带来的四头大象,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土谢图汗、札萨克图汗弟策妄扎布、车臣汗四人坐在第一排。其他官员按序列座。喀尔喀总计近千人。向八旗军拥护下的康熙帝行三跪九叩礼。然后进行三项议程:第一,康熙帝宣布赦免土谢图汗之罪,将册文和汗印授予土谢图汗。第二,封被土谢图汗杀害的札萨克图汗亲弟策妄扎布承袭其兄汗位。第三,康熙帝应允喀尔喀贵族请求,宣布“将尔等与朕四十九旗一例编设,其名号亦与四十九旗同”。分喀尔喀为三十四旗,下设参领佐领,从行政建制上与内蒙古各旗划一。第四,康熙帝主持约200桌的盛大宴会,亲手把酒按次序递给哲布尊丹巴,三位喀尔喀亲王,二十位主要台吉。他们都跪着接酒,一手持杯,同时叩首,宴请时各种杂技木偶演出助兴。

初三日,册封。第一,对哲布尊丹巴、三部汗各赏银千两,蟒缎、彩缎各15匹。他们跪谢山呼万岁。第二,康熙帝再次召见哲布尊丹巴、土谢图汗、策妄扎布、车臣汗等共35人赐宴。用蒙古语与他们交谈,土谢图汗、车臣汗等奏曰:“圣主如此深仁,臣等恨归顺之晚耳!惟愿圣寿万年,俾臣等仰沐洪恩,长享太平之福。”(《清圣祖实录》卷一五一)第三,分别封为亲王郡王贝勒贝子台吉,在爵位上完成了“皆执臣礼”的等级序列,实行清朝封爵制度和法律制度。

初四日,康熙帝身着戎装,头戴镶有貂皮的头盔,佩带胯刀和弓箭,骑马绕场一周,下马射箭,十矢九中。蒙古王公震惊。随后阅兵。部队按八旗序列,有骑兵步兵炮兵等,约10000名骑兵和1200名步兵,排列长约10里。步兵和炮兵在行列中间,骑兵分列两翼。康熙帝乘由中间通过检阅部队,然后登上一座小山包。在这里安设御帐,四周侍卫林立。喀尔喀王公来到帐前站列于右,八旗大臣、都统站列于左,演习随即开始。步兵骑兵汉军火器营先后入场,喀尔喀王公悚惧震惊慑服。

初五日,康熙帝敕建汇宗寺。“有如江河之归于大海”之意,康熙帝还巡视了喀尔喀营地,对穷困者赏以银币,对喀尔喀贵族赏给大批。汇宗寺成为居住在内蒙喀尔喀人朝拜的宗教中心。

初六日,回銮。康熙帝再次单独会见哲布尊丹巴、土谢图汗,并赏赐御用帐幕和金盘、瓷碗等物。喀尔喀王公贵族列队跪送皇帝车驾回京(参见《清圣祖实录》卷一五一)。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来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