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dlock-silver.svg

张益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张益唐
(Yitang "Tom" Zhang)
Yitang Zhang.jpg
性别
出生 张益唐
1955年
 中国上海
居住地  美國加州
国籍  美國
别名 英语:Yitang Zhang,昵称:Tom
语言 汉语,英语
教育程度 北京大学數學系(本、硕)[1]
普渡大學數學系(博)[1]
职业 数学家
机构 新罕布什尔大学
加利福尼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
知名于 58岁时发表关于孪生素数猜想的重要论文,证明了相差小于7000万的素数对有无穷多对。
宗教信仰
配偶 Sun Yaling[2](确切的中文名暂缺资料)/Helen(音译“海伦”)
儿女
奖项 晨興數學卓越成就獎(2013年)
Ostrowski獎(2013年)
柯爾數論獎(2014年)
Rolf Schock獎(2014年)
中央研究院院士(數理科學組)(2014年)
麥克阿瑟獎(2014年)

张益唐英语:Yitang Zhang,1955年),生於中國上海,祖籍浙江平湖市[3],移民美國,為美國華裔数学家中央研究院院士。张益唐于2013年4月17日向《数学年刊》(Annals of Mathematics)投稿证明存在无穷多对素数相差都小于7000万的论文《质数间的有界间隔》(Bounded gaps between primes)。同年5月21日,该篇论文被《数学年刊》接受,在2014年发表于179卷第3期[4],创下该刊创刊130年来论文接受时间最快的记录[5]

张益唐毕业后曾离开学术界多年。他在美国四处找杂活干之余,仍在下功夫钻研数论。很少发表成果的他靠着这篇重要论文,由一位默默无闻大半辈子的普通大学讲师一跃成为世界一流数学家。张益唐的成果打破了长期以来孪生素数猜想研究方向的沉寂局面,引发了一次新的研究热潮。坎坷而传奇的经历和极为突出的贡献都使他的成功在学术圈内外都引发了不小的轰动。

生平

早年

张益唐出生在上海,由当工人的外公和不识字的外婆抚养。[6]外婆是文盲,出身于工人家庭;外公识字也不多。[7]他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7],都在北京工作[6]。父亲由于早年参加上海地下党曾被留党察看二十余年,所以张益唐被托给在上海的外婆抚养,外婆也一直是他多年来最想念的亲人。[7]他父亲曾在清华大学任教[8]20余年[7],也是一名工程师[2],后来多次带他到过清华大学[7]。母亲是在政府工作的秘书。[2]张益唐从小就有很强的好奇心,尤其爱看《十万个为什么》(第一版),其中的第8册“数学卷”是他的数学启蒙读物。[6][7]从那时起,他就强烈地感觉到研究数论是自己今后一生的奋斗方向。[6]他对书中的哥德巴赫猜想费马大定理和几何作图三大难题等数学名题的描述至今记忆犹新。[6][7]但是他记得书上并没有提孪生素数猜想[2]张益唐4岁时就已经开始阅读长篇小说《林海雪原》。[6]上小学前(四五岁时),他最喜欢地理,而且那时就能背出大多数国家的首都名。[7]约在9岁时,他独自发现了勾股定理[6](他回忆自己当时不超过三年级。[7])读小学时,他就强烈地感觉到自己和其他同龄人很不一样,甚至还曾担心自己是不是有点问题。张益唐和别的小孩子一样喜欢玩,但张益唐特别喜欢一个人玩,还喜欢找书看。他读小学期间,把舅舅和姨妈留下的初中教科书全部看遍了。(舅舅和姨妈都是初中毕业。[7])身边很多大人都觉得他是一个奇怪的小孩,而且性格内向;他自己也知道其他的大人是怎么看他的。父亲注意到他的记性特别好,还偷偷测试了他的记忆力,结果被张益唐一字不差的故事复述能力震惊到了,还告诉外婆说:“这个小孩将来不得了,是不是能够培养下?!”[7]

1968年,父母将13岁的他接回北京。不过,在当时的反智热潮下,张益唐的好学精神与时代格格不入;他本人也没能找到机会看看高等数学书籍到底是长什么样的。张益唐在清华附中读了1年多初中,他的好记性让语文老师对他印象十分深刻。初中在读期间,他的父母先后被下放到农村。不久后,他随母亲前往江西,从事体力劳动。他的数学学习不得不中断。[7]

坐船回到上海后,张益唐又去书店淘文革之前出版的一些数学书。[7]他在书店找到了夏道行的《π和e》。[6]夏道行的书使他回忆起了不少以前了解过的数学知识,而且重新激起了他对数学的兴趣。[7]他从中知道了π和e是超越数[7],但还不懂为什么π是无理数。他半年后回到北京,但因为受父亲的历史问题影响,他没有就读高中的资格。[7]结果他没事就去北京西单书店翻看华罗庚的《数论导引》充实自己。[7][6]《数论导引》当时标价5块5,他的零花钱不够,买不起,只能经常跑去书店翻看。[7]他从中学到了一些有用的知识,其中包括π为什么是无理数。[7]1973年,他看到了陈景润对“1+2”给出的证明。[7]虽然完全不清楚技术细节,但弄懂了大致的证明思路,满足了好奇心。[7]张益唐觉得自己在上大学之前兴趣广泛,所以看的书也很杂,知识凌乱而不够系统。[7]数学不是他唯一感兴趣的科目,但不知道为什么,对数学的兴趣一直是最强烈的。[7]对数学的兴趣后来成功支撑他走到了人生的顶峰。

高等教育经历

张益唐於1978-1982年间在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读本科,又於1982-1985年间在北京大学继续修读硕士,师从潘承彪[9]在北大求学期间,张益唐本来是有机会应丘成桐的推荐去跟数论学家哈若德·斯塔克英语Harold Stark学习数论的,不过丁石孙建议他选择代数几何作为方向。[2]他接触过代数几何,觉得不感兴趣,但还是答应了丁石孙。[2]事后他发现这个决定令自己很后悔,他日后研究高级数论问题的能力都要靠自己抽时间自学自练。[8]后来,代数几何学家莫宗坚访问北大,就招了张益唐做自己的博士生。[2]1985年,张益唐入讀普渡大學,導師為莫宗堅。张益唐说自己要选雅可比猜想作为毕业论文的选题,莫宗坚对初出茅庐的张益唐愿意直接研究这么难的题目感到很奇怪。[10]莫宗坚回忆说,在张读博的前1年半时间里,他几乎每天都要和张益唐交流想法;而在之后的时间里,他感觉自己管学生管得太紧了,于是将见面次数减少到一周一次。[10]1991年,张益唐以研究雅可比猜想的论文《雅可比猜想与域扩张的阶》(The Jacobian Conjecture And The Degree Of Field Extension)取得博士學位。[11](一般博士生最多能在普渡大学待上7年。[10])在整个高等教育阶段,张益唐很少发表成果。[6]他希望博士毕业以后离开研究代数几何的圈子,回头去研究自己最喜欢的数论。导师莫宗堅得知后并不高兴。后来两人产生了不愉快,导致张益唐在博士毕业后未獲得莫宗堅的推薦信。莫宗坚多年后发文希望澄清此事,认为没写推荐信是因为自己不知道给张益唐推荐现成的工作是不是合适的选择,而且认为写工作推荐信的做法在当时已经开始不太流行了。[10]莫宗坚认为张益唐自由自在的个性不会适合学术圈的人才评价体制,还表示在承受磨难之后一鸣惊人也许真的就是张益唐的宿命("Maybe it was his destiny to endure and turn out to be great.")。[10]莫宗坚坚称没有发生过传闻中的“自己论文出错,从而拖累张益唐”一事,并希望对他指指点点的人能亲自给他写信指出具体是哪里有错误,他相信自己可以一一解释清楚。[10]同时,发表的学术论文太少也使张益唐無法在大学和研究所找到教职,只能四处打工。[5]莫宗坚说自己跟张益唐说过,指望张益唐能靠自己的本事去找工作,而不是依靠导师的推荐。[10]莫宗坚说张益唐走后就再也没去找过他要推荐信;而莫宗坚只是将其理解为张益唐不想马上找工作。[10]莫宗坚回忆他从张益唐临走前眼神里看到了一个躁动不安的灵魂,一个下定决心要顶着雷电冲击高峰的探索者。[10]莫宗坚回忆张益唐最后说的是他要去罗格斯大学亨里克·伊万涅茨英语Henryk Iwaniec交流,莫宗坚祝他好运。[10]张益唐说莫宗坚对自己并没有说得那么好,而且对莫挂在嘴边的牢骚话至今不能释怀。[2]

蛰伏

博士毕业后的许多年里,张益唐在美国四处漂迫,没有从事过比较好的工作,只能借助在朋友家[8]。张益唐比较好强,找工作和做学问都习惯了靠自己,也没有打回国的退堂鼓。他擔任过中餐外賣員,也到汽車旅館打过零工。[12]即使每天干着没有盼头的工作,張益唐仍然專心於研究數學,並未尋找正職工作。[12]

唐朴祁和葛力明等同在美国生活的数位北大校友通过一些偶然渠道得知了张益唐的情况后,先后出手帮助过他。[13]唐朴祁和葛力明都对担任过习题课指导员的张益唐有印象,唐朴祁后来还与张益唐一样也去过普渡大学读博士。[13]先是一位北大校友开的快餐連鎖店賽百味(Subway)邀请他任会计[12][13]这样可以让他在工作中发挥记忆力和计算能力方面的特长,并抽出时间研究数学,而且也不会担心他因为自尊心问题而拒绝接受帮助。[13]

1999年,张益唐與其北大校友唐樸祁合作發表一項網際網路專利。这项专利涉及一个实用性很广的计算机算法难题,但张益唐只用了3周的时间就将其搞定,这令唐樸祁对其刮目相看。[13]唐樸祁向在新罕布什尔大学任教的學弟葛力明介紹張益唐。經葛力明推薦,张益唐先成為新罕布什爾大學數學系與統計學系編制外的助教,逐步晉升為正式講師[14][6]张益唐在来到学校不久后的2000年走上讲台,执教最多的课程是微积分,偶尔也教代数、初等数论等课程。大学讲师虽然只是很低的职位,但是这是他回归学术圈的开始,他有了关注新进展、了解同行思想和下载学术论文的便捷渠道。新罕布什尔大学也比较照顾他,没有给他太多的教学任务。因专心思考数学的需要,张益唐常常会一个人“闭关修炼”;有一次他的妹妹在网上发布寻人启事,称与哥哥失去联系[9]。在一般人看来,张益唐在大学任教,年近60还只是个讲师,没有子女,经济不宽裕,无疑是个学了很多无用知识的人生失败者。[13]张益唐认为自己享受的是逐渐发现的过程,不是一个结果。[15]张益唐:“几十年前有一句话,好像说人的生命、追求、价值不是取决于你取得的东西,而是在你的追求中。德国剧作家莱辛说:‘对真理的追求比对真理的占有更为可贵。’爱因斯坦就喜欢引用他的话。即使我没有成功,也不会觉得太遗憾。我在这个追求的过程中还是觉得很有价值的... 有人问我如果你出不来,是不是觉得一生就毁掉了?我觉得没什么,我活得好好的。”[15][8]

2001年,张益唐在知名刊物《杜克数学期刊英语Duke Mathematical Journal》上发表了一篇关于“黎曼假设”的文章《论在临界线附近的零点》(On the zeros of near the critical line)。[8]时任新罕布什尔大学数学系主任的凯尼斯·阿佩尔四色定理证明者)对这篇文章评价很高。[8]

成名

2005年,Goldston英语Daniel GoldstonPintz英语János_PintzYildirim英语Cem Yıldırım发表论文《质数组 (第I部分)》(Primes in Tuples I)[16]改进了保罗·埃尔德什早年提出的一个粗略结论,并发展出了后以他们三人姓氏首字母命名的“GPY”方法。3人的文章证明虽然相邻素数的间隔在平均意义上趋于无穷大,但也存在无穷多对特殊的素数对,这些素数对的间隔增长不会太快,为比低阶的无穷大量。但他们发现要想进一步把无穷对质数对的间隔大小限制在一个有限范围以内,仍有一个技术障碍难以跨越,被他们称为“平方壁垒”。至少要跨越这一步,才能使人们在孪生素数猜想的研究中取得历史上第一次关键性突破。虽离最终迈出历史性的一大步看似只有“一根头发丝”一样的距离,但他们仍然无计可施。(这也是后来张益唐的关键性贡献被媒体称为“发丝步”的由来。)。受这篇论文启发,张益唐开始关注“孪生素数猜想”。[8]在孪生素数问题的整个证明过程中有一个难以突破的障碍:要使误差项控制在四分之一内。[9]美国国立数学研究所在2008年特地为此召集了一批顶尖的数学专家开会讨论。[9]历经一周的时间得出的结论是用目前的办法不能够解决。张益唐因为当时不知道有这个事情,也没有资格参加这次会议,进而也就不知道其数学家都暂时知难而退了,后来反复冲击这个猜想时也就没有过多的心理顾虑。[9]张益唐说:“回想起来,内心没有障碍可能反而促进了问题的解决。我当时多少是有一点自信的。我只是在做我喜欢的事。一个人做一件事如果总是在患得患失的话,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做。”[9]另外,张益唐认为自己花大力气思考孪生素数猜想的时间并没有很多年,谈不上十年只磨一剑。

张益唐后来受邀去音乐家朋友齐光/齐雅格(Jacob Chi)的家中教他儿子微积分[2]齐光准备了张益唐喜爱的葡萄酒招待他。[2]2012年7月3日,齐光正在为一场音乐会准备最后一次排练。[2]出发前,齐光让同行的张益唐顺便去自家后院看一下有没有鹿光临。[2]张益唐于是来到齐光的后院中边抽烟边散步,顺便看有没有鹿出现。[2]这时,他突然想到了能够撬动孪生素数猜想的灵感。[2][9]张益唐大喜过望之余,还去看了齐光当天的演出。关于灵感的闪现,张益唐认为没有必要将其想像得太神化,因为好的灵感离不开长期思考的积淀。[8]他回去之后,理清了全部思路。之后的几个月,他一直在反复检查和验算,防止在这篇对他而言意义非比寻常的论文中出现失误。2013年4月17日,张益唐在知名杂志《数学年刊》上发表文章,宣布在孪生素数猜想的研究中取得了重大突破。5月21日,张益唐的文章已被接受。[9]《数学年刊》审期通常为2年[17],但审稿专家们确定张益唐取得了一个意义重大的成果(证明了孪生素数猜想的条件弱化版),只用3个星期便决定采纳他的论文。[18]张益唐采取了被认为最复杂的一种可行思路,但全文思路清晰,技巧运用娴熟老道,不但取得了在同行眼里看来当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成就,其默默无闻的身份也令审稿专家们感到非常意外。

由于其发现的重要性,《自然[19][5]、《科学美国人[20]、《印度教徒报[21]、《纽约时报[5]、《卫报[5]和《量子杂志英语Quanta Magazine[22]等主流媒体很快报道了张益唐的事迹。成名后,他被破格晋升为新罕布什尔大学数学系系正教授,获得终身教职[12]在得到漂亮的结果后,张益唐暂时放下了对孪生素数猜想的追求,转而继续研究其它世界难题。[2]张益唐说自己喜欢做有较强创造性的研究,而对逐步优化某个具体数值结果的纯技巧运用性工作没兴趣。[2]数学家陶哲轩用“一项突破性工作”(a breakthrough work)一词来形容张益唐的成就。[23]张益唐说:“我的心很平静。我不大关心金钱和荣誉,我喜欢静下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13]对于自己大器晚成一事,他说自己很“淡定”,还用杜甫的诗句“庾信平生最萧瑟,暮年诗赋动江关”来形容自己的心境。[15]

功成名就后,张益唐不用再纠结壮志未酬、不愿回国的心理包袱了。2013年8月,张益唐获邀回中国大陆讲学,并看望了潘承彪和丁石孙[24]。他先后在清华大学、中国科学院[5]浙江大学[25]南方科技大学[9]等多所内地学术机构作了演讲。之前,他有二十多年不曾回国。[26]

2015年秋,又经丘成桐推荐,他离开了收留自己多年的新罕布什尔大学,前往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任教。[6]张益唐最终离开的新罕布什尔大学原因主要有2个:1.在新罕布什尔大学没有发现有很强数学天赋的学生;2.聖塔芭芭拉分校能够提供更舒适自由的环境供他研究数学。

张益唐说很多从前的数学家都是他的偶像。[9]2014年张益唐在英国牛津见到证明了费马大定理的大数学家安德鲁·怀尔斯时,还格外激动了一把。[9]

研究成果

张益唐於2013年4月17日在《数学年刊》(Annals of Mathematics)投稿“证明存在无穷多个差值小于7000万的质数对”[27],即证明

式中pn是第n個素數、質數間隙。他的論文是孿生質數猜想的重大進展,因為在此之前,“是否存在無窮多對質數,每对相差均小於某個常數”,這問題就連其中的常數存在與否也未解決,更毋論給出一個合乎條件的常數;而當常數為2时称为孿生質數猜想,即

雖然他投稿時仍默默无闻,但文章論證清晰,並且對該題目研究的最新頂尖成果運用純熟,因此編輯認為這篇是嚴謹的論文,並決定特快處理,短短一月後,于2013年5月21日已经完成同行評審獲正式接收。[4][28][29](根據美國數學學會2012年11月公佈的統計資料,2011年在《數學年刊》所發表的文章,從投稿到獲接受的時間中位數為24個月。[30][17]解析數論大師亨里克·伊万涅茨英语Henryk Iwaniec仔细檢視過這篇論文[12],只找到2个写错的词和1处漏掉的参考资料[2],找不到任何数学錯誤。[31]對於七千萬這個數,張益唐說這個上界的估算很粗略,應可以做到更小的上界。[32][12]

他的論文將質數對的差距由無限大縮小至七千萬;以此論文為基礎,其他數學家們很快优化结果,將差距繼續縮小。陶哲轩还将这项协作计划加入了由他在网上发起的博学者计划英语Polymath Project。几个月后,另一位初出茅庐的青年数学家James Maynard独立地提出一种新思路,改进了当时的最佳结果。[33]Maynard的多维度筛法不但适用于控制质数二元组(即成对质数)的间隔,还适用于控制质数多元组的间隔。[2]不甘人后的陶哲轩随后也宣称独立地发展出了与Maynard类似的方法。[33]截至2013年12月8日 (2013-12-08),質數對之差被缩小为 ≤ 272[34]。截至2016年10月6日 (2016-10-06),最好结果是246。[2]

除孪生素数猜想和朗道-西格尔零点猜想外,张益唐还研究过很多不同的数论难题,但大多是半成品。张益唐是崇尚宁缺毋滥的完美主义者,索性没有发表自己在其它问题上的进展。对于已研究到一半且还未发表的工作,张益唐表示希望可以与学生一起合作,继续研究下去。[2]

教育教学

张益唐在出名前所任教的新罕布什尔大学并不是名校,但他还是把自己的教学工作做得很好。与许多性格内向的数学家一样,张益唐也只在与人聊起数学话题时才特别来劲儿。在美国师评网站“rate my professors”上,多数学生评价张益唐的微积分课讲得妙趣横生。[35]他回国后举办的学术演讲也富有幽默感。[8]不过,张益唐还不擅长办大众讲座,因为张益唐一讲到激动处就忍不住把数学公式写出来。[25]多数没有数学专业知识背景的听众都听得一头雾水,更不用说许多与家长一起来捧场的小学生。[25]

张益唐很羡慕十三四岁就有机会上大学的“神童”,因为自己小时候也是既聪明又好学,但是当时能接触高层次知识的渠道很少。[7]张益唐希望有天分的孩子都能被发现,受到鼓励和指导;他也希望在中国现存的考试为主的教育体制中保持学生对科学的爱好和兴趣。[6]他注意到中国留学生不喜欢向老师提问,他认为这是很不好的现象。[36]张益唐说:“也许就是因为缺乏独立思考的精神、敢于怀疑的创造力。我们对学生质疑精神的鼓励还是太少。或许中国是迫切需要更多南科大这样能让学生自由创造的大学。同时从小学起就应当注重对小孩创造力的保护。”[9]他建议真正有数学天赋,并有志研究数学的孩子不要太看重考试分数。[36]但他也承认这牵涉到教育体制升学压力,不是轻易就改得过来的。[36]

榮譽

2013年,由於在研究孿生質數猜想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張益唐於第六屆世界華人數學家大會中榮獲晨興數學卓越成就獎[37],後來他也獲頒Ostrowski獎英语Ostrowski Prize[38]Rolf Schock獎英语Rolf Schock Prizes[39][12]

2014年,美國數學學會更將崇高的柯爾數論獎授予張益唐[40]。同年7月4日,經由中央研究院第31次院士會議,張益唐當選為中央研究院第30屆數理科學組院士[41][12]

2014年8月,在韓國首爾國際數學家大會上,張益唐獲邀請在閉幕式之前作一小時的受邀報告(invited lecture)。(國際數學家大會的受邀報告通常為45分鐘。)[42][43]

2014年9月,张益唐获得了该年度的麦克阿瑟奖(俗称“天才”奖),将在未来5年得到62.5万美元的资助[44][45]

个人生活

张益唐热爱武侠小说古典音乐[9]和文学[9][15],尤其钟爱于俄罗斯文学和贝多芬[15]的音乐。[26]他做过学生会主席,有演讲才能,是NBA球赛的铁杆球迷,还可以喝一斤二锅头没感觉。[5]虽然对社交缺乏兴趣,他和音乐家齐光就是在中国留学生聚会上认识的。[2]

在美国教书时,张益唐曾和学生同住,甚至为学生做饭。[9]

张益唐记忆力超群,熟人的电话号码全部靠头脑记忆,通讯录从来都不需要用。[6]他能把班上所有同学的生日轻松地记下来,每年都会给好朋友发电邮祝贺生日。[46]

张益唐是一位腼腆内向的人。但听到有人用绅士来评价他时,他说自己其实也有非常好强的一面,有一种不服输不妥协的生活态度。[7]北大校友汤涛回忆说印象里张益唐不喜欢花时间研究不出名的小问题,而是一个专门喜欢冲击大难题的人。[46]

感情

张益唐的妻子是餐厅服务员,他们是在纽约长岛中式餐厅经朋友介绍认识的。[2]当时张益唐去纽约是为了拜访某位朋友,和妻子第一次见面那天还喝了很多的酒。[2]妻子第一次见到张益唐时,还觉得他的面相有些显老。[2]妻子喜欢跳舞、聊天和旅游,与张益唐安静的性格很不一样。[2]至于张益唐是怎么和妻子找到话题聊起来的,连他的朋友们也想不明白。[2]张益唐成名后曾对妻子说:“我承诺过,当时我们结婚时,我跟你说过,我能给你很多东西。当时我给不了你多少。现在,你想要什么?”("I promised you, when we getting marry, I told you that I will give you a lot. At that time, I can't give you much. Now, what do you want?")[2]

社會運動

張益唐曾支持八九民運。於1989年後加入中國海外最早的民運組織中國民聯胡平、馮盛平、齊光、於大海都是他的好友。[47]支持民運的校友也在他默默无闻、找工作不顺利的时候拉过他一把。[2]

评价

开启了中国冲击哥德巴赫猜想先河的数学家王元评价说:“张益唐教授有高尚的品德和魅力,他真正做到了淡泊名利,几十年里默默耕耘,始终关注着大问题的进展,时刻想着攻克大难题。这样坚持了30多年...2013年张益唐第一次成功证明弱版本的孪生素数猜想...”[5]

普林斯顿数学系教授皮特·萨纳克英语Peter Sarnak(担任过《数学年刊》编辑)把数论工具比喻为一辆汽车,并称“他(张益唐)不仅开这辆车,他更深入到了发动机部分,进而改进了发动机的工作方式——这极不寻常。”[17]普林斯顿大学数学家张寿武认为张益唐的故事比陈景润和约翰·纳什都要精彩。[17]解析数论学家Goldston英语Daniel Goldston认为能在自己有生之年见证人类在孪生素数猜想问题上取得实质性的进展是非常令人欣慰的事情。[2]

陶哲轩不鼓励前途还没有着落的青年数学家效仿这种一个人闷声挑战大难题的做法。[33]

影响

  • 张益唐的经历证明了并非只有年轻人才能取得重要数学成就。[6]
  • 张益唐的经历是“钱学森之问”的一个反例。
  • 张益唐是一个不忘初心[9]的默默无闻[6][7]者逆袭[6]成为大数学家的个例。
  • 2015年张益唐的故事被选入2015年北大毕业致词的微电影中。[48][7]
  • 2015年,张益唐的故事被拍摄成纪录片《大海捞针: 张益唐与孪生素数猜想》(Counting from Infinity: Yitang Zhang and the Twin Prime Conjecture,本页面下方有影片的IMDB链接),导演为George Paul Csicsery。

名言

  • “那时候我觉得自己是最适合干这件事的人,因为我对它有兴趣。”[6]
  • “天分确实重要,但勤奋更是必不可缺的素质。对于我来说这二者都不可或缺。”[9]
  • “我的心态其实还是非常年轻的,与外界保持适当的距离能够让我远离世故和诱惑,让我能对生活保持最初的敏感和热情。我也热爱运动,这让我保持生活的单纯与简单。”[9]
  • “如果真正喜欢一件事,就不要轻易放弃自己的兴趣,同时胆子要大,不要束缚自己,保持超越现状的信心,更重要的是不要因为外界的诱惑而忘了自己的初心,一颗平常心无论对学术还是对生活都很重要。 ”[9]
  • “完全跟着老师走,不敢超越老师,是不能造就第一流科学人才的。”[36]
  • “不要盲目崇拜权威,要敢于挑战传统。对那些别人说不可能做到的事,要勇于探索。如果真正热爱,就永不放弃。”[48]
  • “不要轻言放弃,也不要对人生挫折看得太重。如果真的热爱科学就坚持到底。”[6]

论文

  • Zhang Yitang, Two Theorems on the Zero Density of the Riemann Zeta Function, Acta Mathematica Sinica, New Series 1985, Vol.1, NO.3, pp. 274—284.(《黎曼Zeta函数零点密度的2个定理》)
  • Y. Zhang. On the zeros of ζ′(s) near the critical line. Duke Math. J., 110 (2001), pp. 555–571.(《论在临界线附近的零点》)
  • Zhang, Yitang. On the Landau-Siegel Zeros Conjecture. arXiv:0705.4306. 2007年5月29日 (英文). (《论朗道-西格尔零点猜想》)
  • 张益唐. Bounded gaps between primes [质数间的有界间隔] 179 (3). 数学年刊: 1121–1174. 2014 [2016年10月3日]. doi:10.4007/annals.2014.179.3.7 (英语). Milestones: Received: 17 April 2013; Revised: 16 May 2013; Accepted: 21 May 2013; Published online: 1 May 2014. (一个开放的免费全文下载链接为:张益唐. Bounded gaps between primes (PDF). 陈怀临 (发布下载的博客主ID). 2013年5月22日 [2016年10月2日] (英语). )
  • Wei Fei, Xue BoQing, Zhang YiTang. General divisor functions in arithmetic progressions to large moduli [J]. Science China (Mathematics). 2016(09).

参见

参考文献

  1. ^ 1.0 1.1 UNH Faculty / Emeritus Faculty. 新罕布什尔大学. [2014-07-10] (中文(中国大陆)‎).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2.20 2.21 2.22 2.23 2.24 2.25 2.26 2.27 2.28 George Paul Csicsery (导演). 张益唐纪录中文版首发:这不仅仅是一个数学家的传奇故事!. 2016年5月30日 [2016年10月3日] (中文(中国大陆)‎). 
  3. ^ 王锃栋. 平湖籍数学家破解“孪生素数猜想”. 顾夏林 (编辑). 嘉兴日报 (平湖版), 平湖网. 2013年5月20日 (中文(中国大陆)‎). (该篇报道的内容并不准确,张益唐并没有“破解”孪生素数猜想,只是取得了重要突破。)
  4. ^ 4.0 4.1 Zhang, Yitang. Bounded gaps between primes. Annals of Mathematics. May 2014, 179 (3): 1121–1174 [2014-07-10]. doi:10.4007/annals.2014.179.3.7 (英语).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许清. “敲开了世纪数学猜想的大门”——传奇华人数学家张益唐在华罗庚讲座讲述孪生素数猜想. 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 2013年8月23日 [2016年10月1日] (中文(中国大陆)‎). 
  6. ^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6.11 6.12 6.13 6.14 6.15 6.16 6.17 6.18 杨婷 (责任编辑). 张益唐:耳顺之年逆袭世界的数学家. 新华网. 2015年8月25日 [2016年10月1日] (中文(中国大陆)‎). 
  7. ^ 7.00 7.01 7.02 7.03 7.04 7.05 7.06 7.07 7.08 7.09 7.10 7.11 7.12 7.13 7.14 7.15 7.16 7.17 7.18 7.19 7.20 7.21 7.22 7.23 7.24 7.25 7.26 赵振江. 数学家张益唐前传:小时候爱看《西游记》,自学陈景润. 梁佳 (责任编辑). 澎湃新闻. 2015年8月25日 [2016年10月1日] (中文(中国大陆)‎). 
  8. ^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张樵苏 (责任编辑). 张益唐:“弯路”里走出的数学天才. 新华网. 2015年8月28日 [2016年10月1日] (中文(中国大陆)‎). 
  9. ^ 9.00 9.01 9.02 9.03 9.04 9.05 9.06 9.07 9.08 9.09 9.10 9.11 9.12 9.13 9.14 9.15 9.16 9.17 9.18 李晓丹. 涨姿势 - 数学是纯净的“桃花源”?(张益唐南科大演讲及访谈). 南科大学生新闻社, 搜狐教育. 2016年7月20日 [2016年10月1日] (中文(中国大陆)‎).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莫宗坚. Zhang, Yitang's life at Purdue (Jan. 1985-Dec, 1991) [张益唐的普渡生涯] (PDF). 普渡大学官方网站. [2013年5月19日] (英语). 
  11. ^ 张益唐數學譜系計畫的資料。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蔡曜蓮. 兩岸三地 - 窩速食店八年的中研院新院士. 920期. 今周刊. 2014-08-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2) (中文(台灣)‎). 
  13. ^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汤涛. 张益唐:孤独的数学家. 崔伟 (网站编辑). 中国科学报, 求是理论网. 2013年8月13日 [2016年10月1日] (中文(中国大陆)‎). 
  14. ^ Klarreich, Erica. Unknown Mathematician Proves Elusive Property of Prime Numbers. 连线. 2013年5月20日 [2013年5月23日] (英语). 
  15. ^ 15.0 15.1 15.2 15.3 15.4 “庾信平生最萧瑟,暮年诗赋动江关”张益唐说,这就是他的心境. 新华网, 人民网. 2015年8月22日 [2016年10月2日] (中文(中国大陆)‎). 
  16. ^ Goldston, Daniel; Pintz, János; Yildirim, Cem. Primes in Tuples I. arXiv:0508185. 2005年8月10日 (英文). (《质数组 (第I部分)》)
  17. ^ 17.0 17.1 17.2 17.3 张益唐:重生的数学奇才. 北京大学官方网站. 2013年12月6日 [2016年10月4日]. 
  18. ^ 姗而. 认识张益唐. 吴合琴 (网站编辑). 大公报, 中国新闻网. 2014年10月16日 [2016年10月1日] (中文(中国大陆)‎). 
  19. ^ Maggie McKee. First proof that infinitely many prime numbers come in pairs [质数无限多地成对出现的第一个证明]. 《自然》杂志官方网站. 2013年5月14日 [2016年10月4日]. doi:10.1038/nature.2013.12989 (英语). 
  20. ^ Maggie McKee. First Proof That Infinitely Many Prime Numbers Come in Pairs [质数无限多地成对出现的第一个证明]. 自然, 科学美国人. 2013年5月14日 [2016年10月6日] (英语). 
  21. ^ Shubashree Desikan. China's Ramanujan finds prime number gap [中国的拉马努金发现质数间隔]. 印度教徒报. 2013年5月24日 [2016年10月4日] (英语). 
  22. ^ Erica Klarreich. Unheralded Mathematician Bridges the Prime Gap [被埋没的数学家架起质数间隔之桥]. 量子杂志英语Quanta Magazine. 2013年5月19日 [2016年10月6日] (英语). 
  23. ^ 陶哲轩. Professor Terry Tao: Small and Large Gaps Between the Primes [陶教授:质数间的小与大间隔]. "anna". UCLA官方网站. 2014年10月7日 [2016年10月3日] (英语). Last year, in a breakthrough work of Yitang Zhang, it was shown that there were infinitely many gaps between primes of bounded size; Zhang's original bound here was 70 million, but it has since been cut down to 246 thanks to the efforts of James Maynard and an online collaborative 'Polymath' project. 
  24. ^ 马荣真. 张益唐看望丁石孙 三代数学家再聚首 (第1325期 (总第1325期)). 北京大学校报. 2013年9月10日. 
  25. ^ 25.0 25.1 25.2 张冰清. 浙大新生“第一课”,听“孤独数学家”张益唐讲孪生素数. 钱江晚报], 浙江大学官方网站. 2015年8月22日 [2016年10月1日] (中文(中国大陆)‎). 
  26. ^ 26.0 26.1 齊雅格. 寂寞的数学家和不孤独的素数. 南方人物周刊. 2013-06-11 [2014-07-10]. 
  27. ^ 連以婷. 他的「髮絲步」撞破數學界的「質數牆」 華人數學家張益唐破解百年數學謎題. TechNews 科技新報. 2013年6月2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16) (中文(台灣)‎). 
  28. ^ Erica Klarreich. Unheralded Mathematician Bridges the Prime Gap. Simons Foundation. 2013-05-19 [2013-05-22] (英语). 
  29. ^ Maggie McKee. First proof that infinitely many prime numbers come in pairs. Nature. 2013-05-14 [2013-05-22] (英语). 
  30. ^ Backlog of Mathematics Research Journals (PDF). Notices of the AMS (American Mathematical Society). 2012年11月 [2013-05-23] (英语). 
  31. ^ 賈選凝. 華裔數學家張益唐 給世界一個驚喜. 文匯報. 2014-08-16 [2014-08-30] (中文(香港)‎). 
  32. ^ Lisa Grossman. Proof that an infinite number of primes are paired. New Scientist. 2013-05-14 [2013-05-24] (英语). 
  33. ^ 33.0 33.1 33.2 Erica Klarreich. Together and Alone, Closing the Prime Gap [合作与单干,拉近质数间隔]. 量子杂志英语Quanta Magazine. 2013年11月19日 [2016年10月6日] (英语). 
  34. ^ Bounded gaps between primes. 博学者计划英语Polymath Project. [8 December 2013] (英语). 
  35. ^ Yitang Zhang - Professor in the Mathematics department at University of New Hampshire (all campuses), Durham, NH. ratemyprofessors.com英语ratemyprofessors. [2016年10月2日] (英语). 
  36. ^ 36.0 36.1 36.2 36.3 彭茜. 张益唐:完全跟着老师走,不能造就一流科学人才——专访华人数学家张益唐. 罗彦琳 (编辑). 中国教育新闻网, 中国教育报, 新华社. 2016年8月25日 [2016年10月1日] (中文(中国大陆)‎). 
  37. ^ ICCM 2013: Morningside Special Achievement Award. 
  38. ^ 2013 Ostrowski Prize. 
  39. ^ 2014 Rolf Schock Prize. 
  40. ^ Yitang Zhang Receives 2014 AMS Cole Prize in Number Theory. 
  41. ^ 中央研究院第30屆新任院士名單. 
  42. ^ ICM 2014 Schedule of Invited Sessions. [2014-08-22]. 
  43. ^ 张益唐. Small gaps between primes and primes in arithmetic progressions to large moduli. 韩国首尔: 国际数学家大会. 2014年8月21日 [2014-08-26] (英文). 
  44. ^ 张益唐获美国麦克阿瑟“天才”奖. 科学网. 2014-09-17 [2014-09-18] (中文(中国大陆)‎). 
  45. ^ 21 Extraordinarily Creative People Who Inspire Us All: Meet the 2014 MacArthur Fellows. MacArthur Foundation. 2014-09-17 [2014-09-18] (英语). 
  46. ^ 46.0 46.1 汤涛. 我的同学张益唐 (《张益唐:孤独的数学家》附文). 吴劲珉 (责任编辑). 中国科学报. 2013年7月19日: 6 [2016年10月1日] (中文(中国大陆)‎). 
  47. ^ 《新科中研院士》張益唐的髮絲步 撞破數學質數牆
  48. ^ 48.0 48.1 守正创新 引领未来—北大校长2015毕业典礼微视频. 北京大学校友会 (优酷ID). 2015年 [2016年10月3日] (中文(中国大陆)‎). 

延伸阅读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