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预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教宗徽章

教宗预言英语:Prophecy of the Popes),或称圣马拉奇预言,出自据说有预知能力的12世纪爱尔兰阿马总主教圣马拉奇英语Saint MalachySaint Malachy)。他25岁时成了一名神父,30岁上成了主教,创设了爱尔兰第一所基督会修道院,据传他曾在1139年到罗马访问期间,经历了关于未来的异象,看到最后的审判之前112位教宗的影像,他随后列出了一长串的人物清单。他把这些幻觉写在5页羊皮纸上,把手稿交给当时的教宗英诺森二世。教宗读了上面的内容,然后密封在档案馆里,直到1590年,马哈德哈克死后被尊称为圣马拉奇。1595年一位叫Arnold de Wyon的传教士在他其著作《Lignum Vitæ》内首次记录了这个预言。名单里圣马拉奇以拉丁文留下了这几位教宗的相关线索,这就是圣马拉奇预言或教宗预言的由来,预言里没有留下这些教宗的名字,而是留下足供辨认的人物特征,或是有关国家、臂章、勋章等线索的暗喻。

出处[编辑]

1595年,这个教宗预言作为本笃会历史学家Arnold de Wyon的著作《Lignum Vitæ》的一部分被首次出版,Wyon认为这个预言是12世纪北爱尔兰阿马总主教玛拉基的作品。根据传统说法,1139年,玛拉基被教宗英诺森二世召唤到罗马。据传,玛拉基在罗马时经历了关于未来教宗的异象,他把这些异象用一系列隐晦的短语记录下来。原始手稿就此被保存在罗马教廷档案并被人们忘却,直到它在1590年被重新发现。

然而,圣伯尔纳铎写的圣玛拉基传记没有提到这个预言,也没有提到这个预言在1595年出版之前的任何记载[1]。包括最近几版《天主教百科全书》在内的一些来源,认为这个教宗预言是一个16世纪晚期的伪作。一些人认为它的真实作者是诺查丹玛斯,托名于圣马拉奇,以免因预言教宗权的毁灭而受到责难。而此预言真实性的支持者,如有关这种主张的畅销书《最后的教宗》(The Last Pope)的作者John Hogue表示,即使今人不能确定这些预言的作者身份,这些预言的预测仍然是有效的。

预言所提到的教宗和相应的箴言列表[编辑]

本列表改编自Peter Bander所著《圣玛拉基的预言》(The Prophecies of St. Malachy)一书。

可能是因为两位对立教宗的存在,其列出的教宗序数比罗马教廷的官方教宗序数走得快一些(现任教宗方济各被教廷官方计为第266任教宗)。

本表列出的教宗被分为两组:

  • 第一组:1590年圣马拉奇预言问世之前的74位教宗和对立教宗——他们与预言中的箴言的一般是清晰的;
  • 第二组:1590年起的37位教宗——他们与预言中的箴言的联系常常是勉强的或完全隐晦的。

1143年至1590年间的教宗及对其的预言[编辑]

自17世纪开始,人们按照顺序把教宗的名字与书中的绰号进行比对。

预言的第1位教宗是雷定二世,公元 1143年到1144年在位,他的预言是“Ex castro Tiberis”(台伯河上的城堡),据传雷定二世就出生在一座台伯河边的城堡里。

预言的第2位教宗卢修斯二世,公元1144年到1145年在位,他的预言是“Inimicius expulsus”(被赶走的敌人),这位教宗在任内被罗马人赶出罗马

预言的第6位教宗维克托四世(Antipope Victor IV (1159–1164)英语Antipope Victor IV (1159–1164)), 公元1159年到1164年在位,他的预言是“Ex tetro carcere”(可怕的监狱),这位对立教宗的最终归宿就是一间凄冷的牢房。

预言的第12位教宗额我略八世,公元1187年在位,他的预言是“Ensis Laurentii”(圣罗兰之剑),这位教宗的枢机物徽上有两把相重叠的宝剑,1187年,圣城耶路撒冷伊斯兰势力攻陷,这位教宗发出教令,呼吁整个基督教界重新拿起剑来,继续圣战。

预言的第22位教宗克勉四世,公元1265年到1268年在位,他的预言是“Draco depressus”(破产的龙),这位教宗在西西里国位争夺战中和法王的弟弟查理联手击败来之德意志的Manfred,Manfred的家徽就是条龙。

预言的第31位教宗雷定五世,1294年在位,他的预言是“Ex eremo celsus”(孤独的生活),这位教宗是一位一个生活在山中的隐士,在当了几个月的教宗后辞职又回到了山岭生活。

预言的第40位教宗乌尔班五世,公元1362年到1370年在位,他的预言是“Gallus videcomes”(法国贵族),这为教宗是法国人,出身贵族。

预言的第58位教宗思道四世,公元1471年到1484年在位,他的预言是“Piscator minorita”( 矿工和渔民),这位教宗是渔民之子,幼年父母双亡,被做矿工的哥哥们养大。

预言的第69位教宗保禄四世,公元1555年到1559年在位,他的预言是“De fide Petri”(伯多禄的信德),这位教宗登上教宗宝座前名叫伯多禄Carafe,Carefe就是信心的意思。

1590年以后的教宗及对其的预言[编辑]

预言的第80位教宗额我略十五世,公元1621年到1623年在位,他的预言是“In tribulation pacis”(和平的历程),这位教宗在任期最大的贡献就是让当时祸害欧洲的30年战争的各方达成了停火协议。

预言的第81位教宗乌尔班八世,公元1623年到1644年在位,他的预言是“Lilium et Rosa”(百合与玫瑰),乌尔班八世出身的佛罗伦萨教区是以百合花为象征,乌尔班八世曾在其盾形徽章中,用了三双采集百合和玫瑰花蜜的蜜蜂。

预言的第82位教宗依诺增爵十世,公元1644年到1655年在位,他的预言是“Jucunditas crutis”(十字架上的欢乐),这位教宗就正在1644年9月16日基督教十字日当选为教宗的。

预言的第83位教宗亚历山大七世,公元1655年到1667年在位,他的预言是“Montium custos”(山峰的守门人),这位教宗的家徽上中心位置就是一座山峰。

预言的第84位教宗克雷芒九世,公元1667年到1669年在外,他的预言是“Sidus olorum”(天鹅之星),这位教宗出身在Stellata河旁,Stellata就是星星的意思,他在当选教宗之前居住的地方叫做天鹅厅。

预言的第85位教宗克雷芒十世,公元1670年到1676年在位,他的预言是“De flumine magno”(大河),这位教宗出身在罗马,传说婴儿时曾被父母丢弃到罗马台伯河里。

预言的第86位教宗依诺增爵十一世,公元1676年到1689年在位,他的预言是“Bellua insatiabitis”(凶猛的野兽),这位教宗的家徽上左右有一只雄狮和秃鹰。

预言的第87位教宗亚历山大八世,公元1689到1691年在位,他的预言是“Poenitentia gloriosa”(光荣的悔罪),这位亚历山大八世在圣Bruno日当选为教宗,在基督教里,圣Bruno就是悔罪者的代名词。

预言的第88位教宗依诺增爵十二世,公元1691年到1700年在位,他的预言是 “Rastrum in porta”(门前的耙子),这位教宗的家族自古就住在意大利港口城市那不勒斯的靠海城门外。

预言的第89位教宗克雷芒十一世,公元1700年到1721年在位,他的预言是“Flores circumdati” (花朵周围),这位教宗出身在被称为花城的意大利城市Urbin。

预言的第90位教宗依诺增爵十三世,公元1721年到1724年在位,他的预言是“De bona religione”(宗教的仆人),依诺增爵十三世所在的Conti dei Segni 家族出了9位教宗,是名副其实的宗教仆人。

预言的第91位教宗本笃十三世,公元1724年到1730年在位,他的预言是“Miles in bello”(战场上的士兵),本笃十三世所在的奥尔西尼家族从中世纪开始就是军人世家。

预言的第94位教宗克雷芒十三世,公元1758年到1769年在位,他的预言是“Rosa Umbriae”(翁布里亚的玫瑰),克雷芒十三世在成为教宗之前,做过翁布里亚总督

预言的第101位教宗庇护九世,公元1846年到1878年在位,他的预言“Crux de cruce”(来自十字架的十字架),庇护九世在意大利革命中被迫身背十字架,而逼他的人是意大利皇室Savoie家族,家徽上就有一个大十字架。

预言的第102位教宗利奥十三世,公元1878年到1903年在位,他的预言“Lumen incaelo”(空中之光)是对他的称呼,利奥十三世的两只手臂呈现出彗星的形状。

现代教宗及对其的预言[编辑]

庇护十世(Ignis ardens[编辑]

预言的第103位教宗庇护十世,公元1903年到1914年在位,他的预言是“Ignis ardens”(燃烧的热火)。

本笃十五世(Religio depopulata[编辑]

预言的第104位教宗本笃十五世,公元1914年到1922年在位,他的预言是“Religio depopulata”(受苦的宗教),在他的在任期间经历了一战西班牙流感十月革命,天主教会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庇护十一世(Fides intrepida[编辑]

预言的第105位教宗庇护十一世,公元1922年到1939年在位,他的预言是“Fides intrepida”(无畏的信仰)。

庇护十二世(Pastor angelicus[编辑]

预言的第106位教宗庇护十二世,公元1939年到1958年在位,他的预言是“Pastor angelicus”(天使的牧羊人)。

若望二十三世(Pastor et nauta[编辑]

预言的第107位教宗若望二十三世,公元1958年到1963年在位,他的预言“Pastor et nauta”被说成了“牧羊人和水手”,这是一个非常恰当的称号,因为他把自己的教宗任期定义为牧羊人,而他召开的第二次梵蒂冈大公会议的徽章上是十字架和轮船的图案,再者,在他当选教宗之前,若望二十三世是威尼斯宗主教,而威尼斯一个古老的海上都市。

保禄六世(Flos florum[编辑]

预言的第108位教宗保禄六世,公元1963年到1978年在位,他的预言是“Flos florum”(花),其教宗牧徽上有三朵法国百合花的样式。

若望·保禄一世(De mediate luna[编辑]

预言的第109位教宗若望·保禄一世,1978年8月至10月在位,他的预言是“De mediate lunae”,意指“沉思的月亮”,因为他死于月亮循环期的中间。

若望·保禄二世(De labore solis[编辑]

若望·保禄二世的教宗牧徽,大写字母M代表圣母玛利亚,教宗常以孝爱之心向圣母敬礼。

预言的第110位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照预言的推算,应该就是倒数第三位教宗。对应的箴言是“De labore solis”,字面上的意思是“太阳的工作”——"Of the labor (work/giving birth) of the sun";而labor solis作为一个通用的拉丁语词汇表示“日食”。这位教宗是出生日和葬礼日都是一个日食日。

若望·保禄二世(1920年5月18日-2005年4月2日)的出生日和葬礼日发生日食的情况
日期(UTC) 最大日食时间(UTC) 沙罗周期 日食类型 最大日食点 持续时间 日食地带 示意图
出生日:1920年5月18日 06:14:55 146 (22 of 76) 日偏食 69°06′S 107°42′E / 69.1°S 107.7°E / -69.1; 107.7 印度洋 SE1920May18P.png
葬礼日:2005年4月8日 20:36:51 129 (51 of 80) 日全食 10°36′S 119°00′W / 10.6°S 119.0°W / -10.6; -119.0 00m 42s 日全食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巴拿马法属波利尼西亚西南部、邦蒂群岛

日偏食太平洋墨西哥中美洲加勒比南非西部、新西兰南极洲西部

Solar eclipse animate (2005-Apr-08).gif

有多种关于其箴言的解释:

  • 1978年成为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卡罗尔·约泽夫·沃伊蒂瓦(波兰语Karol Józef Wojtyła),1920年5月18日生于波兰,当天,印度洋上发生日偏食。而在其葬礼之日,2005年4月8日,从南太平洋到南美洲发生了一次罕见的日全食。
  •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2002年颁布的《童贞玛利亚的玫瑰经》中增加了“光明五端”:耶稣在约旦河受洗、耶稣参与加纳婚宴、耶稣宣讲天国劝人悔改、耶稣在泰博尔山显圣容、耶稣在最后晚餐中建立圣体圣事。

本笃十六世(Gloria olivae[编辑]

“橄榄的荣耀”(拉丁语Gloria olivae英语:glory of the olive)是该预言列出的最后一个短的词组。

2005年若望·保禄二世死后,罗马教廷召集世界各地的枢机,选出天主教第265任教宗,即预言的第111位教宗,预言形容他为Gloria olivae(橄榄的荣耀)。对此,先前有人解读成新教宗可能拥有橄榄肤色,是来自拉丁美洲或非洲国家。又可能是拥有犹太血统的枢机,因为圣经的橄榄枝是犹太人的象征。另一可能是教宗将出身于圣本笃修会,因为它在十四世纪创立时名为“橄榄会”(Olivetans)。德国籍枢机拉青格当选后,人们以为预言不灵了,然而,当教廷宣布新教宗的称号为本笃十六世时,人们才恍然大悟圣马拉奇的预言含意。拉青格将会是世界末日最终审判前的倒数第二位教宗。

另一种解释是“橄榄的荣耀”将会促进世界和平,因为橄榄枝是和平的象征。而据《达尼尔先知书》预言,最终引发末世大战的敌基督势力会先促成中东盟约和平并维持一段时期。有人会认为其教宗牧徽上一个女人一个兽的形象与默示录中骑着兽的巴比伦大淫妇不谋而合,但实际上,图案是代表德国弗赖辛(Freisjng)的戴王冠黑人侧面头像,拉青格曾任弗赖辛总教区总主教,从14世纪起弗赖辛总教区历任总主教的牧徽都用这个图案;而背有重物的熊,称为“科比尼亚诺的熊”,象征基督信仰驯服了异教蛮族。8世纪向巴伐利亚传福音圣科比尼亚诺(Corbinian)是弗赖辛首位主教,后成为该教区的主保圣人。传说科比尼亚诺前往罗马朝圣途中遇到一头熊,熊吞噬了负担他行李的畜牲,他便命令熊担他的行李一同去罗马;抵达罗马后,圣人将熊放了,让它返回森林中。

方济各(Petrus Romanus[编辑]

预言的第112位教宗方济各的预言是“Petrus Romanus”(罗马人伯多禄),他父亲是由意大利移民至阿根廷,因而教宗方济也有意大利血统,故合乎了“罗马人”;而“伯多禄(彼得)”为教会的“磐石”,即首任教宗,因此教宗也有“伯多禄继承者”之意。此外,教宗方济选此尊号是为了纪念安贫乐道的方济各会创办人圣方济亚西西,他的全名是Francesco di Pietro di Bernardone,义大利文Pietro就是英文Peter,中文伯多禄。此外,亚西西也在意大利境内,故和罗马也有联系。

教宗方济各其所使用的教宗牧徽上方为耶稣会的会徽太阳、十字架及IHS,下方由左自右为一颗八角星及甘松花,IHS的意义为耶稣,而在罗马时期由于天主教徒以鱼作为其象征符号,因此IHS在希腊文中也被作为渔夫使用至今[来源请求],而渔夫在天主教中则指向第一位教宗伯多禄。因此可以得到拥有义大利血统且牧徽上有象征渔夫的字样或是罗马字意义上的渔夫。

最后也是最长的一段预言[编辑]

  • 拉丁语原文:

    In pſecutione extrema S.R.E. ſedebit. Petrus Romanus, qui paſcet oues in multis tribulationibus: quibus tranſactis ciuitas ſepticollis diruetur, & Iudex tremẽdus iudicabit populum ſuum. Finis.

  • 英语译文:

    "In the extreme persecution of the Holy Roman Church, there will sit [i.e., as bishop].
    Peter the Roman, who will pasture his sheep in many tribulations:
    and when these things are finished, the city of seven hills will be destroyed,
    and the terrible judge will judge his people.
    The End."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Lawlor, H. J. St. Bernard of Clairvaux's Life of St. Malachy of Armagh. London, New York: The Macmillan Company. 1920: 267.  online

来源[编辑]

书籍
网页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