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教宗預言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教宗徽章

教宗預言拉丁語Prophetia Sancti Malachiae Archiepiscopi, de Summis Pontificibus)或稱聖馬拉奇預言,出自據說有預知能力的12世紀愛爾蘭阿馬總教區總主教聖馬拉奇英語Saint Malachy。他25歲時成了一名神父,30歲上成了主教,創設了愛爾蘭第一所基督會修道院,據傳他在1139年到羅馬訪問期間,經歷了關於未來的異象,看到最後的審判之前112位教宗的影像,他隨後列出了一長串的人物清單。他把這些幻覺寫在5頁羊皮紙上,把手稿交給當時的教宗依諾增爵二世。教宗讀了上面的內容,然後密封在檔案館裏,直到1590年,馬哈德哈剋死後被尊稱為聖馬拉奇。1595年一位叫Arnold de Wyon的傳教士在他其著作《Lignum Vitæ》內首次記錄了這個預言。名單裏聖馬拉奇以拉丁文留下了這幾位教宗的相關線索,這就是聖馬拉奇預言或教宗預言的由來,預言裏沒有留下這些教宗的名字,而是留下足供辨認的人物特徵,或是有關國家、臂章、勳章等線索的暗喻。

出處[編輯]

1595年,這個教宗預言作為本篤會歷史學家Arnold de Wyon的著作《Lignum Vitæ》的一部分被首次出版,Wyon認為這個預言是12世紀北愛爾蘭阿馬總教區總主教瑪拉基的作品。根據傳統說法,1139年,瑪拉基被教宗依諾增爵二世召喚到羅馬。據傳,瑪拉基在羅馬時經歷了關於未來教宗的異象,他把這些異象用一系列隱晦的短語記錄下來。原始手稿就此被保存在羅馬教廷檔案並被忘卻,直到在1590年被重新發現。

然而,聖伯爾納鐸寫的聖瑪拉基傳記沒有提到這個預言,也沒有提到這個預言在1595年出版之前的任何記載[1]。包括最近幾版《天主教百科全書》在內的一些來源,認為這個教宗預言是一個16世紀晚期的偽作。一些人認為它的真實作者是諾查丹瑪斯,託名於聖馬拉奇,以免因預言教宗權的毀滅而受到責難。而此預言真實性的支持者,如有關這種主張的暢銷書《最後的教宗》(The Last Pope)的作者John Hogue表示,即使今人不能確定這些預言的作者身份,這些預言的預測仍然是有效的。

預言所提到的教宗和相應的箴言列表[編輯]

本列表改編自Peter Bander所著《聖瑪拉基的預言》(The Prophecies of St. Malachy)一書。

可能是因為兩位對立教宗的存在,其列出的教宗序數比羅馬教廷的官方教宗序數走得快一些(現任教宗方濟各被教廷官方計為第266任教宗)。

本表列出的教宗被分為兩組:

  • 第一組:1590年聖馬拉奇預言問世之前的74位教宗和對立教宗——他們與預言中的箴言的一般是清晰的;
  • 第二組:1590年起的37位教宗——他們與預言中的箴言的聯繫常常是勉強的或完全隱晦的。

1143年至1590年間的教宗及對其的預言[編輯]

自17世紀開始,人們按照順序把教宗的名字與書中的綽號進行比對。

預言的第1位教宗是教宗策肋定二世,1143年到1144年在位,他的預言是「Ex castro Tiberis」(台伯河上的城堡),據傳策肋定二世在一座台伯河邊的城堡裏出生。

預言的第2位教宗為教宗路爵二世,1144年到1145年在位,他的預言是「Inimicius expulsus」(被趕走的敵人),這位教宗在任內被羅馬人趕出羅馬

預言的第6位教宗為對立教宗維篤四世英語Antipope Victor IV (1159–1164),1159年到1164年在位,他的預言是「Ex tetro carcere」(可怕的監獄),這位對立教宗的最終歸宿就是一間淒冷的牢房。

預言的第12位教宗為教宗額我略八世,1187年在位,他的預言是「Ensis Laurentii」(聖羅蘭之劍),這位教宗的樞機物徽上有兩把相重疊的寶劍,1187年,聖城耶路撒冷伊斯蘭勢力攻陷,這位教宗發出教令,呼籲整個基督教界重新拿起劍來,繼續聖戰。

預言的第22位教宗為教宗克萊孟四世,1265年到1268年在位,他的預言是「Draco depressus」(破產的龍),這位教宗在西西里國位爭奪戰中和法王的弟弟查理聯手擊敗來之德意志的Manfred,Manfred的家徽就是條龍。

預言的第31位教宗為教宗策肋定五世,1294年在位,他的預言是「Ex eremo celsus」(孤獨的生活),這位教宗是一位一個生活在山中的隱士,在當了幾個月的教宗後辭職又回到了山嶺生活。

預言的第40位教宗為教宗烏爾巴諾五世,1362年到1370年在位,他的預言是「Gallus videcomes」(法國貴族),這位教宗是法國人,出身貴族。

預言的第58位教宗為教宗西斯篤四世,1471年到1484年在位,他的預言是「Piscator minorita」(礦工和漁民)。這位教宗是漁民之子,幼年父母雙亡,被做礦工的哥哥們養大。

預言的第69位教宗為教宗保祿四世,1555年到1559年在位,他的預言是「De fide Petri」(伯多祿的信德),這位教宗登上教宗寶座前名叫伯多祿Carafe,Carefe就是信心的意思。

1590年以後的教宗及對其的預言[編輯]

預言的第80位教宗為教宗額我略十五世,1621年到1623年在位,他的預言是「In tribulation pacis」(和平的歷程)。這位教宗在任期最大的貢獻就是讓當時禍害歐洲的30年戰爭的各方達成了停火協議。

預言的第81位教宗為教宗烏爾巴諾八世,1623年到1644年在位,他的預言是「Lilium et Rosa」(百合與玫瑰)。烏爾巴諾八世出身的佛羅倫斯教區是以百合花為象徵,烏爾班八世曾在其盾形徽章中,用了三對採集百合和玫瑰花蜜的蜜蜂。

預言的第82位教宗為教宗依諾增爵十世,1644年到1655年在位,他的預言是「Jucunditas crutis」(十字架上的歡樂),這位教宗正是在1644年9月16日基督教十字日當選為教宗。

預言的第83位教宗為教宗亞歷山大七世,1655年到1667年在位,他的預言是「Montium custos」(山峰的守門人),這位教宗的家徽上中心位置就是一座山峰。

預言的第84位教宗為教宗克萊孟九世,1667年到1669年在外,他的預言是「Sidus olorum」(天鵝之星),這位教宗出身在Stellata河旁,Stellata就是星星的意思,他在當選教宗之前居住的地方叫做天鵝廳。

預言的第85位教宗為教宗克萊孟十世,1670年到1676年在位,他的預言是「De flumine magno」(大河),這位教宗出身羅馬,傳說嬰兒時曾被父母丟棄到羅馬台伯河裏。

預言的第86位教宗為教宗依諾增爵十一世,1676年到1689年在位,他的預言是「Bellua insatiabitis」(兇猛的野獸),這位教宗的家徽上左右各有一隻雄獅和禿鷹。

預言的第87位教宗為教宗亞歷山大八世,1689到1691年在位,他的預言是「Poenitentia gloriosa」(光榮的悔罪),這位亞歷山大八世在聖Bruno日當選為教宗,在基督教裏,聖Bruno就是悔罪者的代名詞。

預言的第88位教宗為教宗依諾增爵十二世,1691年到1700年在位,他的預言是 「Rastrum in porta」(門前的耙子),這位教宗的家族自古就住在義大利港口城市那不勒斯的靠海城門外。

預言的第89位教宗為教宗克萊孟十一世,1700年到1721年在位,他的預言是「Flores circumdati」 (花朵周圍),這位教宗出身在被稱為花城的義大利城市Urbin。

預言的第90位教宗為教宗依諾增爵十三世,1721年到1724年在位,他的預言是「De bona religione」(宗教的僕人),依諾增爵十三世所在的Conti dei Segni家族出了9位教宗,是名副其實的宗教僕人。

預言的第91位教宗為教宗本篤十三世,1724年到1730年在位,他的預言是「Miles in bello」(戰場上的士兵),本篤十三世所在的奧爾西尼家族從中世紀開始就是軍人世家。

預言的第94位教宗為教宗克萊孟十三世,1758年到1769年在位,他的預言是「Rosa Umbriae」(翁布里亞的玫瑰),克萊孟十三世在成為教宗之前,做過翁布里亞總督

預言的第101位教宗為教宗庇護九世,1846年到1878年在位,他的預言「Crux de cruce」(來自十字架的十字架),庇護九世在義大利革命中被迫身背十字架,而逼他的人是義大利皇室Savoie家族,家徽上就有一個大十字架。

預言的第102位教宗為教宗良十三世,1878年到1903年在位,他的預言「Lumen incaelo」(空中之光)是對他的稱呼,良十三世的兩隻手臂呈現出彗星的形狀。

現代教宗及對其的預言[編輯]

庇護十世(「Ignis ardens」)[編輯]

預言的第103位教宗為教宗庇護十世,1903年到1914年在位,他的預言是「Ignis ardens」(燃燒的熱火)。

本篤十五世(「Religio depopulata」)[編輯]

預言的第104位教宗為教宗本篤十五世,1914年到1922年在位,他的預言是「Religio depopulata」(受苦的宗教),在他的在任期間經歷了一戰西班牙流感十月革命,天主教會受到了很大的打擊。

庇護十一世(「Fides intrepida」)[編輯]

預言的第105位教宗為教宗庇護十一世,1922年到1939年在位,他的預言是「Fides intrepida」(無畏的信仰)。

庇護十二世(「Pastor angelicus」)[編輯]

預言的第106位教宗為教宗庇護十二世,1939年到1958年在位,他的預言是「Pastor angelicus」(天使的牧羊人)。

若望二十三世(「Pastor et nauta」)[編輯]

預言的第107位教宗為教宗若望二十三世,1958年到1963年在位,他的預言「Pastor et nauta」被說成了「牧羊人和水手」,這是一個非常恰當的稱號,因為他把自己的教宗任期定義為牧羊人,而他召開的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的徽章上是十字架和輪船的圖案,再者,他當選教宗之前是威尼斯宗主教區宗主教,而威尼斯一個古老的海上都市。

保祿六世(「Flos florum」)[編輯]

預言的第108位教宗保祿六世,1963年到1978年在位,他的預言是「Flos florum」(花),其教宗牧徽上有三朵法國百合花的樣式。

若望保祿一世(「De mediate luna」)[編輯]

預言的第109位教宗為教宗若望保祿一世,1978年8月至10月在位,他的預言是「De mediate lunae」,意指「沉思的月亮」,因為他死於月亮循環期的中間。

若望保祿二世(「De labore solis」)[編輯]

若望保祿二世的教宗牧徽,大寫字母「M」代表聖母瑪利亞,教宗常以孝愛之心向聖母敬禮。

預言的第110位教宗為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照預言的推算,應該就是倒數第三位教宗。對應的箴言是「De labore solis」,字面上的意思是「太陽的工作」——"Of the labor (work/giving birth) of the sun";而「labor solis」作為一個通用的拉丁語詞彙表示「日食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這位教宗是出生日和葬禮日都是一個日食日。

若望保祿二世(1920年5月18日-2005年4月2日)的出生日和葬禮日發生日食的情況
日期(UTC 最大日食時間(UTC) 沙羅周期 日食類型 最大日食點 持續時間 日食地帶 示意圖
1920年5月18日(出生日) 06:14:55 146 (22 of 76) 日偏食 69°06′S 107°42′E / 69.1°S 107.7°E / -69.1; 107.7 印度洋 SE1920May18P.png
2005年4月8日(葬禮日) 20:36:51 129 (51 of 80) 日全食 10°36′S 119°00′W / 10.6°S 119.0°W / -10.6; -119.0 00m 42s 日全食委內瑞拉哥倫比亞巴拿馬法屬玻里尼西亞西南部、邦蒂群島

日偏食太平洋墨西哥中美洲加勒比南非西部、紐西蘭南極洲西部

Solar eclipse animate (2005-Apr-08).gif

有多種關於其箴言的解釋:

  • 1978年成為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嘉祿·若瑟·沃伊蒂瓦(波蘭語Karol Józef Wojtyła)於1920年5月18日在波蘭生。當天,印度洋上發生日偏食。而在其葬禮之日(2005年4月8日),從南太平洋到南美洲發生了一次罕見的日全食。
  • 這可能也指《默示錄第12章所記載的異象里「身披日頭,腳踏月亮,頭戴十二星的冠冕」的「光明婦人代禱的結果。羅馬天主教認為她與聖母瑪利亞有關。因為若望保祿二世熱心敬禮聖母瑪利亞,他把自己從1981年5月13日的暗殺中倖存歸功於聖母瑪利亞的代禱。
  •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2002年頒布的《童貞瑪利亞的玫瑰經》中增加了「光明五端」:耶穌在約旦河受洗、耶穌參與加納婚宴、耶穌宣講天國勸人悔改、耶穌在泰博爾山顯聖容、耶穌在最後晚餐中建立聖體聖事。

本篤十六世(Gloria olivae)[編輯]

「橄欖的榮耀」(拉丁語Gloria olivae)是該預言列出的最後一個短的詞組。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2005年死後,樞機團召集世界各地的樞機,選出天主教第265任教宗,即預言的第111位教宗。預言形容他為「Gloria olivae」(橄欖的榮耀)。對此,先前有人解讀成新教宗可能擁有橄欖膚色,是來自拉丁美洲或非洲國家。又可能是擁有猶太血統的樞機,因為《聖經》的橄欖枝是猶太人的象徵。另一可能是教宗將出身於聖本篤修會,因為它在十四世紀創立時名為「橄欖會」(Olivetans)。德國籍樞機拉青格當選後,人們以為預言不靈了,然而,當人們得知新教宗的名號英語Papal name為「本篤十六世」時,他們才恍然大悟聖馬拉奇的預言含意。拉青格將會是世界末日最終審判前的倒數第二位教宗。

另一種解釋是「橄欖的榮耀」將會促進世界和平,因為橄欖枝是和平的象徵。而據《達尼爾先知書》預言,最終引發末世大戰的敵基督勢力會先促成中東協約和平並維持一段時期。有人會認為其教宗牧徽上一個女人一個獸的形象與默示錄中騎著獸的巴比倫大淫婦不謀而合,但實際上,圖案是代表德國弗賴辛的戴王冠黑人側面頭像,拉青格曾任慕尼黑-弗賴辛總教區總主教,從14世紀起弗賴辛總教區歷任總主教的牧徽都用這個圖案;而背有重物的熊,稱為「高比寧的熊」,象徵基督信仰馴服了異教蠻族。8世紀向巴伐利亞傳福音高比寧英語Corbinian是弗賴辛教區首位主教,後成為該教區的主保聖人。傳說高比寧前往羅馬朝聖途中遇到一頭熊,熊吞噬了負擔他行李的畜牲,他便命令熊擔他的行李一同去羅馬;抵達羅馬後,聖人將熊放了,讓牠返回森林中。

方濟各(「Petrus Romanus」)[編輯]

預言的第112位教宗為教宗方濟各,他的預言是「Petrus Romanus」(羅馬人伯多祿),他的父親由義大利移民至阿根廷,因而教宗方濟各也有義大利血統,故合乎了「羅馬人」;而「伯多祿」為教會的「磐石」,即首任教宗,因此教宗也有「伯多祿繼承者」之意。此外,教宗方濟各選此名號是為了紀念安貧樂道的方濟各會創辦人聖方濟亞西西,他的全名是Francesco di Pietro di Bernardone,義大利文Pietro就是英文Peter,中文伯多祿。此外,亞西西也在義大利境內,故和羅馬也有聯繫。

教宗方濟各其所使用的教宗牧徽上方為耶穌會的會徽太陽、十字架及IHS,下方由左自右為一顆八角星及甘松花,IHS的意義為耶穌,而在羅馬時期由於天主教徒以魚作為其象徵符號,因此IHS在希臘文中也被作為漁夫使用至今[來源請求],而漁夫在天主教中則指向第一位教宗伯多祿。因此可以得到擁有義大利血統且牧徽上有象徵漁夫的字樣或是羅馬字意義上的漁夫。

最後也是最長的一段預言[編輯]

  • 拉丁語原文:

    In pſecutione extrema S.R.E. ſedebit. Petrus Romanus, qui paſcet oues in multis tribulationibus: quibus tranſactis ciuitas ſepticollis diruetur, & Iudex tremẽdus iudicabit populum ſuum. Finis.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Lawlor, H. J. St. Bernard of Clairvaux's Life of St. Malachy of Armagh. London, New York: The Macmillan Company. 1920: 267.  online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1-06-30.

來源[編輯]

書籍
網頁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