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神秀

神秀(606年-706年),禪宗大師,俗姓李氏,洛阳尉氏人,生於末,少時博覽經史,聰敏多聞,谥大通禅师佛教禪宗五祖弘忍首座弟子,汉传佛教禅宗的北宗开创者。[1]

生平[编辑]

神秀早年博览经史,少年时出家,在禅宗第五祖弘忍门下,称为上座;以“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一偈,表示对教义的理解,但没有得到弘忍的赞许。武德八年(625年)在洛阳天宫寺具足戒

五十岁,至蕲州黄梅县双峰东山寺参谒弘忍,从事打柴汲水等劳役以求法。深为弘忍所器重,擔任教授師,居五祖門下首座弟子,有神秀上座的名聲。上元二年(675年),弘忍圆寂后,神秀去江陵当阳山玉泉寺,大开禅法,声名远扬。

武则天听到他的盛名,于久视元年(700年)遣宋之问迎请,当时神秀已年过九十[2]大足元年,(701年)抵东京洛阳,住于内道场,受高遇。武后时常询问,并命于当阳度门寺、于尉氏报恩寺,表彰功德。由此成為長安洛陽兩京法主,則天、中宗睿宗三帝親教授師,所傳教法盛行華北,號稱「北宗」。

唐中宗即位(705年),神秀住洛阳六年,于神龙二年(706年)在天宫寺圆寂,谥大通禅师[3]

主要思想[编辑]

神秀「北宗」極力主張漸悟之說。其同門師弟曹溪惠能華南弘法,主張頓悟,號稱「南宗」。禪宗史上因此而有「南頓北漸」響亮之稱。[4]

神秀的另一主要思想,是他所作示众偈说所显示的禅风,“一切佛法,自心本有;将心外求,舍父逃走”[5]。他纯是继承道信以来的东山法门,以“心体清净,体与佛同”立说的。神秀因此主张“坐禅习定”,以“住心看净”,为一种观行方便[6]。后来他的弟子普寂降魔藏更发展为“凝心入定,住心看净,起心外照,摄心内证”之说。[7]

唐玄宗开元二年(730年),在河南滑台(今滑县)的无遮大会上,惠能弟子荷澤神会辯倒了神秀門人崇远普寂,使得「南宗」成為中國禪宗正統。[8][9][10][11][12]

弟子[编辑]

神秀嗣法弟子有十九人,其中嵩山普寂西京义福为著名。普寂的弟子道璇还把北宗禅传到日本。他们继续阐扬他的宗风,盛极一时,有“两京之间皆宗神秀”之概。普寂并以神秀为达摩一宗的正统法嗣,立为第六祖而自称为第七祖。其惠能一系,在惠能寂后荷泽神会出而论定是非,指出达摩宗的正统法嗣不是神秀而是惠能,并以神秀之禅由方便入为渐门,不如惠能顿悟,于是有南顿北渐之分。[13][14]南顿适应当时佛徒舍繁趋简之要求,日见其盛,神秀的门庭遂日见寂寞。

唐玉泉寺大通禅师碑铭[编辑]

唐朝张说撰文。

唐玉泉寺大通禅师碑铭并序
  撰夫总四大者,成乎身矣;立万始者,主乎心矣。身是虚哉,即身见空,始同妙用;心非实也,观心若幻,乃等真如;名数入焉妙本乖,言说出焉真宗隐。故如来有意传要道,力持至德,万劫而遥付法印,一念而顿受佛身:谁其弘之?实大通禅师其人也。
  禅师尊称大通,讳神秀,本姓李,陈留尉氏人也。心洞九漏,悬解先觉,身长八尺,秀眉大耳,应王伯之象,合圣贤之度。少为诸生,游问江表,老、庄玄旨,《书》、《易》大义,三乘经论,四分律仪,说通训诂,音参吴晋,烂乎如袭孔翠,玲然如振金玉。既而独鉴潜发,多闻旁施,逮知天命之年,自拔人间之世。企闻蕲州有忍禅师,禅门之法胤也,自菩提达磨天竺东来,以法传惠可,惠可传僧璨,僧璨传道信,道信传弘忍。继明重迹,相承五光。乃不远遐阻,翻飞谒诣,虚受与沃心悬会,高悟与真乘同彻。尽捐妄识,湛见本心,住寂灭境,行无是处。有师而成,即燃灯佛所;无依而说,是空王法门。服勤六年,不舍昼夜,大师叹曰:“东山之法,尽在秀矣。”命之洗足,引之并坐,於是涕辞而去,退藏於密。仪凤中,始隶玉泉,名在僧录,寺东七里,地坦山雄,目之曰:“此正楞伽孤峰,度门兰若,荫松藉草,吾将老焉。”云从龙,风从虎,大道出,贤人睹。岐阳之地,就者成都;华阴之山,学来如市:未云多也。後进得以拂三有,超四禅,昇堂七十,味道三千:不是过也。尔其开法大略,则慧念以息想,极力以摄心,其入也品均凡圣,其到也行无前後。趣定之前,万缘尽闭;发慧之後,一切皆如。持奉楞伽,近为心要,过此以往,未之或知。
  久视年中,禅师春秋高矣,诏请而来,趺坐觐君,肩舆上殿,屈万乘而稽首,洒九重而宴居。传圣道者不北面,有盛德者无臣礼,遂推为两京法主,三帝国师,仰佛日之再中,庆优昙之一现。混处都邑,婉其秘旨,每帝王分座,后妃临席,鹓鹭四匝,龙象三绕。时炽炭待矿,故对默而心降;时诊饥投味,故告约而义领:一雨溥霑於众缘,万籁各吹於本分,非夫安住无畏,应变无方者,孰能焉尔乎?圣敬日崇,朝恩代积,当阳和会之所,置寺曰度门;尉氏先人之宅,置寺曰报恩。轼闾名乡,表德非拟局厌喧辇,长怀虚壑,累乞还山,既听中驻。久矣衰惫,无他患苦,魄散神全,形遗力谢。神龙二年二月二十八日夜中,顾命趺坐,泊如化灭禅师武德八年乙酉受具於天宫,至是年丙午复终於此寺,盖僧腊八十矣。生於隋末,百有馀岁,未尝自言,故人莫审其数也
  三界火心,四部冰背,榱崩梁坏,雷动雨泣,凡诸宝身,生是金口,故其丧也,如执亲焉。诏使吊哀,侯王归賵,三月二日,册谥大通,展饰终之义,礼也。时厥五日,假安阙塞,缓及期,怀也。宸驾临诀至午桥,王公悲送至伊水,羽仪陈设至山龛。仲秋既望,还诏乃下,帝诺先许,冥遂宿心。太常卿鼓吹导引,城门郎护监丧葬。是日,天子出龙门泫金襯,登高停跸,目尽回舆。自伊及江,扶道哀候,幡花百辇,香云千里。维十月哉生魄明,即旧居後冈定神起塔,国钱严饰,赐逾百万。巨钟是先帝所铸,群经是後皇所锡,金榜御题,华幡内造,塔寺尊重,远称标绝。初禅师形解东洛,相见南荆,白雾积晦於禅山,素莲寄生於坐树,则双林变色,泗水逆流:至人违代,同符异感。百日卒哭也,在龙华寺设大会,八千人度二七人;二祥练缟也,咸就西胆道场,数如前会。万回菩萨乞施後宫,宝衣盈箱,珍价敌国,亲举宠侑供巡香。其广福博因,存没如此,日月逾迈,荣落相推。於戏!法子永恋宗极,痛慈舟之遽失,恨涌塔之迟开,石城之叹也不孤,庐山之碑焉可作。窃比夫子贡之论夫子也,生於天地,不知天地之高厚;饮於江海,不知江海之广深:强名无迹,以慰其心。铭曰:
  额珠内隐,匪指莫效。心镜外尘,匪磨莫照。海藏安静,风识牵乐。不入度门,孰探玄要?
  倬哉禅伯,独立天下。功收密诣,解却名假。诣无所得,解亦都舍。月影空如,现於悟者。
  无量善众,为父为师。露清热恼,光射昏疑。冀将住世,万寿无期。柰何过隟,一朝去之。
  嗟我门人,忧心断续。进忆瞻仰,退思付嘱。尽不离定,空非灭觉。念兹在兹,敢告无学。


参考文献[编辑]

  1. ^ 宋《高僧传》(卷八)
  2. ^ 宋之问《为洛下诸僧请法事迎秀禅师表》
  3. ^ 《大乘五方便》
  4. ^ 自唐以降,達摩所傳,頓漸之爭,似未間斷,但論大體,漸伏頓顯,惠能趣聖,神秀黯然,僧伽修道,行腳參禪,經教少用,戒律可嚴。確當至論,乃惠能言:“法本一宗,人有南北,法即一种,见有迟疾;何名顿渐?法无顿渐,人有利钝,故名顿渐。”《六祖坛经
  5. ^ 《景德传灯录》(卷四)
  6. ^ 张说《大通禅师碑》:“开法大略,则忘念以息想,极力以摄心。其入也品均凡圣;其到也行无先后。趣定之前,万缘皆闭;发慧之后,一切皆如”
  7. ^ 三眼国土《临济慧照玄公大宗师语录》
  8. ^ 李邕的《大照(普寂)禅师碑》
  9. ^ 全唐文》(卷二百六十二)
  10. ^ 神会语录》卷三
  11. ^ 镇州临济院义玄慧照禅师《天圣广灯录》
  12. ^ 镇州临济义玄禅师《联灯会要》
  13. ^ 全唐文》(卷二百六十二)
  14. ^ 神会语录》卷三
  • Bernard, Faure著,蔣海怒譯:《正統性的意欲:北宗禪之批判系譜》(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

相關條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