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詩經)
前往: 導覽搜尋
詩經
原名 《詩》
別名 《詩三百》、《詩經》
撰者 多人
成書年代 西周初年至春秋中葉
註解者 韓嬰毛萇朱熹
分類 經部詩類

詩經》是中國最早的詩歌總集。《詩經》原本叫《》,共有詩歌305首(除此之外還有6篇有題目無內容,即有目無辭,稱為笙詩六篇。沒有內容的是南陔、白華、華黍、由康、崇伍和由儀)[1],因此又稱「詩三百」。[2]漢朝儒家將其奉為經典,因此稱為《詩經》。(正式使用《詩經》,應該起於南宋初年-屈萬里)。[3]漢朝毛亨毛萇曾注釋《詩經》,因此又稱《毛詩》。《詩經》中的詩的作者,絕大部分已經無法考證。其所涉及的地域,主要是黃河流域,西起山西甘肅東部,北到河北省西南,東至山東,南及流域。

成書過程[編輯]

《御筆詩經圖》 - 乾隆帝御筆寫本

《詩經》是陸續輯成的,最古的是周頌,接著是大雅,其次是小雅,最晚的是商頌、魯頌和國風。[4]

《詩經》中最早的作品大約成於西周初期,根據《尚書》上所說,《豳風·鴟鴞》為周公旦所作。2008年入藏清華大學的一批戰國竹簡(簡稱清華簡)中的《耆夜》篇中,敘述武王等在戰勝黎國後慶功飲酒,其間周公旦即席所作的詩《蟋蟀》,內容與現存《詩經·唐風》中的《蟋蟀》一篇有密切關係[5][6]。最晚的作品成於春秋時期中葉,據鄭玄《詩譜序》,是《陳風·株林》,跨越了大約600年。

古人關於《詩經》的收集和編選,共計有「王官采詩」和「孔子刪詩」、「獻詩說」三種說法:

  • 王官采詩:《孔叢子·巡狩篇》載:「古者天子命史采歌謠,以觀民風。」《漢書·食貨志》中記載,周朝朝廷派出專門的使者在農忙時到全國各地採集民謠,由周朝史官彙集整理後給天子看,目的是了解民情[7]劉歆《與揚雄書》亦稱:「詔問三代,周、秦軒車使者、遒人使者,以歲八月巡路,求代語、童謠、歌戲。」
  • 孔子刪詩:這種說法見於《史記》,據說原有古詩3000篇,孔子根據禮義的標準編選了其中300篇,整理出了《詩經》[8],宋代朱熹[9]也基本肯定此說法。唐代孔穎達[10]、明代朱彝尊、清代魏源方玉潤[11]等皆懷疑此說。《左傳》中記載孔子不到10歲時就有了定型的《詩經》,公元前544年魯樂工為吳公子季札所奏的風詩次序與今本《詩經》基本相同[12]。現在通常認為《詩經》為各諸侯國協助周朝朝廷採集,之後由史官和樂師編纂整理而成。孔子也參與了這個整理的過程[13]
  • 獻詩說:當時天子為了「考其俗尚之美惡」,下令諸侯獻詩。《國語·周語》載:「天子聽政,使公卿至於列士獻詩,瞽獻曲,……師箴,瞍賦,曚誦。」

體例分類[編輯]

關於《詩經》中詩的分類,有「四始六義」之說。「四始」指《風》、《大雅》、《小雅》、《頌》的四篇列首位的詩。「六義」則指「風、雅、頌,賦、比、興」。「風、雅、頌」是按音樂的不同對《詩經》的分類,「賦、比、興」是《詩經》的表現手法。

風、雅、頌[編輯]

《風》又稱《國風》,一共有15組,是十幾個地區的樂曲,稱十五國風,被普遍視為《詩經》中的精華,故後人將其與屈原的《離騷》並成為「風騷」。包括「周南」、「召南」、「邶風」、「鄘風」、「衛風」、「王風」、「鄭風」、「檜風」、「齊風」、「魏風」、「唐風」、「秦風」、「豳風」、「陳風」、「曹風」,共160篇。國風帶有地方色彩。從內容上說,大多數是民間詩歌。作者大多是民間歌手,但是也有個別貴族。

對於《雅》的認識有各種不同的觀點。一種觀點認為是指周朝直接統治地區的音樂,「雅」有「正」的意思,把這種音樂看作「正聲」,意在表明和其他地方音樂的區別。也有人說「雅」與「夏」相通,夏是周朝直接統治地區的稱呼。還有觀點認為,《雅》是指人人能懂的典雅音樂。《雅》共105篇,分為《大雅》31篇和《小雅》74篇。《小雅》為宴請賓客之音樂。《大雅》則是國君接受臣下朝拜,陳述勸戒的音樂。多數是朝廷官吏及公卿大夫的作品,有一小部分是民間詩歌。其內容幾乎都是關於政治方面的,有讚頌好人好政的,有諷刺弊政的。只有幾首表達個人感情的詩。但是沒有情詩。「雅」在此可以指貴族官吏詩歌。

《頌》是貴族在家廟中祭祀鬼神、讚美治者功德的樂曲,在演奏時要配以舞蹈。又分為《周頌》、《魯頌》和《商頌》,共40篇。其中《周頌》31篇,一般認為其中大部分都是西周前期時的作品、多作於周昭王周穆王以前;《魯頌》4篇,認為可能是魯僖公時的作品;《商頌》5篇,自古以來一直相傳是春秋時期宋國大夫正考父所作,不過,目前學界則傾向於認為是商朝所留下的祭祖詩歌。「頌」在此可以指宗廟祭祀詩歌。

現存篇目[編輯]


國風[編輯]

國風是《詩經》中的前160篇,收各諸侯國民歌(「風」)。
章次 章名 注釋 所含目次
01 周南 東周王朝直接統治區(大致包括今河南的洛陽、偃師、鞏縣、溫縣、沁陽、濟源、孟津一帶地方)內受到「南音」影響的民歌。部份學者認為,周南和召南出自南方楚國[14] 001-011
02 召南 召國及其南部之民歌 012-025
03 邶風 衛國民歌 026-044
04 鄘風 衛國民歌 045-054
05 衛風 衛國民歌 055-064
06 王風 王,是「王畿」的簡稱,即東周王朝的直接統治區。和周南不同,王風所含的是東周國當地的固有音樂。 065-074
07 鄭風 鄭國民歌 075-095
08 齊風 齊國民歌 096-106
09 魏風 魏國民歌 107-113
10 唐風 晉國民歌 114-125
11 秦風 秦國民歌 126-135
12 陳風 陳國民歌 136-145
13 檜風 檜國民歌 146-149
14 曹風 曹國民歌 150-153
15 豳風 豳國民歌 154-160

小雅[編輯]

小雅是《詩經》中的第161到第234篇詩歌的章目總稱,共74首。《小雅》多為朝廷公卿大夫等在較私人場合的作品。
章次 章名 注釋 所含目次
01 鹿鳴之什 161-170
02 白華之什 170-175
03 彤弓之什 175-185
04 祈父之什 185-195
05 小旻之什 195-205
06 北山之什 205-215
07 桑扈之什 215-225
08 都人士之什 225-234
註:《南陔》、《白華》、《華黍》三篇今佚,僅餘篇名。本部分另有其他分法:鹿鳴之什、南有嘉魚之什、鴻雁之什、節南山之什、谷風之什、甫田之什、魚藻之什

大雅[編輯]

大雅是《詩經》中的第235到第265篇詩歌的章目總稱,共31首。《大雅》多為西周王室貴族的作品,多歌頌周王室祖先,主要用於較為嚴肅的場合。
章次 章名 題解 所含目次
01 文王之什 235-244
02 生民之什 245-254
03 蕩之什 255-265

[編輯]

頌是《詩經》最後40篇詩歌的章目總稱。
章次 章名 題解 所含目次
01 周頌 西周王朝的頌歌。據考證,為周武王、成王、康王、昭王時代近一百年間(約前1046—約前977年)的作品。 266-296
01a -清廟之什 266-275
01b -臣工之什 276-285
01c -閔予小子之什 286-296
02 魯頌 《魯頌》是春秋時代作品,產生於春秋魯國首都山東曲阜一帶地區,是魯國的宮廷音樂。 297-300
03 商頌 傳說為商朝的禮樂。前三篇的創作時期較早,為祭祀禮樂。後兩篇歌頌宋襄公(前650—前637年在位)伐楚國勝利,皆分章,產生的時間較晚。據魏源皮錫瑞王先謙王國維等考證,本章實際上即《宋頌》,是春秋時代的作品,產生於宋國首都河南商丘地帶。陸侃如馮沅君所著《詩史》說《商頌》「一仿《周頌》,一仿《二雅》」。 301-305


賦、比、興[編輯]

「賦、比、興」是詩經的表現手法。朱熹《詩集傳》解釋:「賦者,敷陳其事而直言之者也」,「比者,以彼物比此物也」,「興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詠之詞也」。「賦」是指「鋪陳直敘」,是直陳其事,描述一件事情的經過(直述法),一般多見於《頌》和《大雅》。「比」是指「託物擬況」,是打個比方,用一件事物比喻另一件事物(比喻法),如《鄘風.相鼠》、《魏風.碩鼠》用可惡的老鼠的譬喻統治者的貪婪。「興」是指「託物起興」,是從一件事物聯想到另外一件事物;也可以說是:先言他物,再興起聯想(聯想法),如《周南.桃夭》以「桃之夭夭,灼灼其華」聯想到新娘出嫁時的美貌有如桃花盛放。

政治作用[編輯]

古代認為《詩經》是群眾的心聲,反映政治的得失,有「陳古刺今」的效用。在交際的場合,可以「賦詩言志」,借詩句來表示想講的意思。朝廷音樂機構中的樂官,可以諷詠詩句,暗示民心對施政的反應。[15]春秋時期,各國之間的外交,經常用歌詩或奏詩的方法來表達一些不想說或難以言喻的話,類似於現在的外交辭令。

後人解說[編輯]

西漢初年,傳授詩經的主要有齊、魯、韓、毛四家,前三家分別出自魯人申培、齊人轅固、燕人韓嬰。三家覺得《詩經》中的情詩不太雅觀,加以各種附會的解釋,以為是歌頌或諷刺之意。[16]這三家著作除《韓詩外傳》10卷,皆不存。《齊詩》亡於曹魏,《魯詩》亡於西晉,《韓詩內傳》亡於北宋。

現今僅《毛詩》一家獨傳於世。即大毛公毛亨、小毛公毛萇所傳。現存的《毛詩》每篇都有一個題解,叫做「小序」,其作者大部分已不可考。毛詩推翻齊、魯、韓三家之說,往往根據史書《左傳》的史事作解釋。[17]現在一般都認為解說文字除少數幾篇可信以外,大部分都不可信。但是毛詩序對後人的影響非常大。古人作詩、寫文章用典都愛用裡面的解釋。《毛詩序》最大的壞處在於穿鑿附會[18]

南宋朱熹鄭樵打破毛詩的附會,另作新解。清朝考據學力主恢復毛、鄭之學,閻若璩作《毛朱詩說》,毛奇齡作《白鷺洲主客說詩》,陳啓源作《毛詩稽古編》,用意在否定朱熹之《詩集傳》。段玉裁寫《毛詩故訓傳》,孫燾寫《毛詩說》,用意則在否定鄭玄之說。再者,皮錫瑞作《詩經通論》,王先謙作《詩三家集疏》又進一步否定毛詩之說,要回復到齊、魯、韓三家詩義。

清代姚際恆《詩經通論》、崔述《讀風偶識》和方玉潤《詩經原始》,都大膽推翻前人陳腐之說,見識較為高明。而王念孫王引之父子訓詁《詩經》,方法周密,亦見解深刻。[19]

現在對詩經的研究更多用來考察古今音韻的不同,或者用來研究上古時期的歷史。而古今研究《詩經》的著述更是汗牛充棟。

注疏[編輯]

《詩經》古代最重要的註疏是《毛詩正義》70卷,西漢毛公作傳,東漢鄭玄作箋,唐孔穎達作疏,是五經正義十三經註疏之一。其次有南宋朱熹的《詩集傳》。

評價與影響[編輯]

《詩經》為中國第一部純文學的專著,它開啟了中國詩敘事、抒情的內涵,稱「純文學之祖」。是中國最早的詩歌總集,它確定了中國詩的修辭原則及押韻原則,稱「總集之祖」、「詩歌(韻文)之祖」。也是北方文學的代表,他所代表的區域是黃河流域,稱「北方文學之代表」。

孔子對《詩經》有很高的評價。對於《詩經》的思想內容,他說「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思無邪」。對於它的特點,則「溫柔敦厚,詩教也」(即以為詩經使人讀後有澄清心靈的功效,作為教化的工具實為最佳良策)。孔子甚至說「不學詩,無以言」,顯示出《詩經》對中國古代文學的深刻影響。孔子認為,研究詩經可以培養聯想力,提高觀察力,學習諷刺方法,可以運用其中的道理侍奉父母,服侍君主,從而達成齊家、治國、平天下的理想,即《論語》中所謂「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20]

詩經開啟了中國數千年來文學的先河,亦開創了中國多年以現實主義為主的文學作品。胡適認為《詩經》「確實是一部古代歌謠的總集,可以做社會史的材料,可以做政治史的材料,可以做文化史的材料。萬不可說它是一部神聖經典」[21]。胡適強調訓詁,「如戴震、胡承珙、陳奐、馬瑞辰等等,凡他們關於《詩經》的訓詁著作,我們都應該看的。」例如:「黃鳥于飛」之句,「於」字不是「往」,而是「焉」,指「在那兒飛」。胡適還認為《嘒彼小星》一詩是描寫妓女送鋪蓋上店陪客人的情形。李敖認為《詩經》中《蹇裳》一文中最後一句是「狂童之狂也且」,是指「狂童之狂也,且」的意思,白話為「你這小子神氣什麼!」[22]

王得臣《麈史》稱:「《詩》多識鳥、獸、草、木之名者也,然花不及杏,果不及梨、橘,草不及蕙,木不及槐。《易》之象近取諸身,《爻辭》說卦,罔不該矣,而獨不言眉與領。以余觀之,若花之桂、楝、鞠,果之菠芰,草之蘅、芷、蔥、蒜、苔,木之楓、楠等,《詩》皆未之見。至《易》所不載者,如須、唇、肩、乳、臍等,亦未可悉數。又《爾雅·釋鳥》不及鶴,《釋蟲》不及蝶。物類至繁,偶有遺焉,無足異也。」[23]

「四始」「五際」說[編輯]

今文學派緯書認為,詩經中蘊含著天道,配以天干地支五行,便可從中可窺見歷史運行的規律。 其中歷史的節點表現在「四始」「五際」:

  • 「四始」
    • <大明>在亥,水始也。
    • <四牡>在寅,木始也。
    • <嘉魚>在巳,火始也。
    • <鴻雁>在申,金始也。
  • 「五際」
    • 亥為革命,一際也。<大明>也。
    • 亥又為天門出入候聽,二際也。<大明>也。
    • 卯為陰陽交際,三際。<天保>也。
    • 午為陽謝陰興,四際也。<采芑>也。
    • 酉為陰盛陽微,五際也。<祈父>也。

卯酉之際為革政,午亥之際為革命。戊午革運,辛酉革命,甲子革政。

以上皆為歷史、政治發生重要變革的時機。這幾首詩則暗示了發生的事件。

簡帛本[編輯]

20世紀以來考古發掘出許多載有詩經文字的竹簡、木牘、帛書。1977 年在安徽阜陽雙古堆發掘出的漢代竹簡本詩經是現存的年代最早的詩經古本。

注釋[編輯]

  1. ^ 孫立, 師飈. 先秦兩漢文學史. 中山大學出版社. 1999年. 
  2. ^ 高等教育自學考試漢語言文學專業輔導叢書編委會. 中國古代文學(上). 貴州人民出版社. 1985年. 
  3. ^ 中國圖書評論學會. 中國圖書評論學會, 編 (編). 書評的學問. 遼寧人民出版社. 1991年. 
  4. ^ 胡適:《胡適文存》第四集(上海:商務印書館,1936),〈談談詩經〉,頁557-558。
  5. ^ 清華簡整理研究初見突破性成果 [1],中國高校人文社會科學信息網,2010-10-09
  6. ^ 清華簡中發現周代詩篇 學術史疑點獲澄清 [2],中國日報網,2011-01-06
  7. ^ 《漢書·食貨志》:「孟春之月,群居者將散,行人震木鐸徇於路以采詩,獻之太師,比其音律,以聞於天子。故曰:王者不窺牖戶而知天下。」
  8. ^ 《史記·孔子世家》:「古者《詩》三千餘篇,及至孔子,去其重,取可施於禮儀者……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
  9. ^ 《詩集傳·序》:「孔子生於其時,既不得位,無以行勸懲黜陟之政,於是特舉其籍而討論之。去其重複,正其紛亂,而其善之不足以為法,惡之不足以為戒者,則亦刊而去之,以從簡約,示久遠,使夫學者即是而有以考其得失,善者師之而惡者改焉」
  10. ^ 《毛詩正義·〈詩譜序〉疏》:「孔子所錄,不容十去其九。馬遷言古詩三千餘篇,未可信也。」
  11. ^ 《詩經原始·自序》:「樂傳既久,未免殘缺失次,不能不與樂官師摯輩審其音而定之,又何嘗有刪《詩》說哉?」
  12. ^ 「季札觀樂」見《左傳·襄公二十九年》,對此記載,皮錫瑞據《周禮·春官·太師》賈公彥疏引鄭眾《左氏春秋注》雲「傳家據已定錄之」,認為「傳者從後序其序,則據孔子定次追錄之,故得同正樂後之次第也」(《詩經通論》)
  13. ^ 論語‧子罕》記載孔子曾說:「吾自衛返魯,然後樂正,雅、頌各得其所。」
  14. ^ 胡適:〈談談詩經〉,頁556。
  15. ^ 饒宗頤:《新出土文獻論証》(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頁230。
  16. ^ 胡適:〈談談詩經〉,頁558。
  17. ^ 胡適:〈談談詩經〉,頁558。
  18. ^ 鄭振鐸引用《朱子語類》卷八十之說:「大率古人作詩,與今人作詩一般。其間亦自有感物道情,吟詠情性。幾時盡是譏刺他人。衹緣序者立例,篇篇要作美刺說,將詩人意思穿鑿壞了。」
  19. ^ 胡適:〈談談詩經〉,頁559-560。
  20. ^ 《論語·陽貨》:「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草木鳥獸之名。』」
  21. ^ 胡適:《談談〈詩經〉》
  22. ^ 李敖:《狂童之狂也,雞巴》,《中國性研究》;朱熹在《詩集傳》里亦說:「狂童之狂也且,亦謔之之詞。」
  23. ^ 《冷廬雜識》卷六

參考文獻[編輯]

  • 胡適:《胡適文存》第四集(上海:商務印書館,1936),〈談談詩經〉,頁556-566。
  • 楊伯峻,淺談《詩經》,中國古代文化史講座,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3年,ISBN 7-5633-3938-8
  • 錢念孫,《中國文學史演義》,正中書局

研究書目[編輯]

  • 陳致著,吳仰湘等譯:《從禮儀化到世俗化:《詩經》的形成》(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
  • 白川靜著,杜正勝譯:《詩經的世界》(台北:東大圖書股份有限公司,2009)。
  • Marcel Granet(葛蘭言)著,趙丙祥等譯:《古代中國的節慶與歌謠》(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5)。
  • 王靖獻著,謝謙譯:《鐘與鼓——詩經的套語及其創作方式》(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0)。
  • 周策縱:《古巫醫與六詩考》(台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86)。
  • 家井真著,陸越譯:《《詩經》原意研究》(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2011)。
  • 蔡宗齊:〈古典詩歌的現代詮釋──節奏、句式、詩境(理論研究和《詩經》研究部分)〉。
  • 陳致:〈說「南」──再論《詩經》的分類〉。

外部連結[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中國文學流變
時代 先秦 兩漢 魏晉南北朝 近代
韻文 詩經楚辭 辭賦古體詩樂府 古體詩駢賦 近體詩律賦 近體詩戲曲 新詩現代歌詞
非韻文 散文 駢文 傳奇駢文 古文 章回小說 白話文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