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液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人類精液

精液英語:Semen)是一種可能含有精子的有機流質。它是由雄性雌雄同體動物生殖腺等器官所分泌的,並能跟雌性卵子受精結合。人類的精液除了精子以外,還含有其他不同的成分:像蛋白水解酶般的酶以及果糖皆能使精子在體外存活一段時間,此外精液亦提供一個介質予精子移動。

精液源於位於骨盆的精囊。令精液射出的過程稱之為射精。

精液也是遺傳物質的一種。人類已對其他動物的精液進行冷凍保存,用以使某一特定品種得到保育。

發展[編輯]

青春期[編輯]

第一次射精通常發生在男性青春期的開始之後一年左右,一般是通過自慰夢遺。第一次射精(以下簡稱「初精」)量通常很少,在接下來的3個月生產不到1毫升精液,通常是清澈的顏色。

性成熟初期的精液呈現果凍狀,不像成熟男性精液能液化。精液的發展概要如下表。

約九成的初精內容物並不含精子。初精中,少數人的精液中含有精子,但是這些人精液中的精子絕大多數(97%)沒有運動力,剩餘的精子(3%)有異常的動作[1]

青春期中,正常型態的精子數量會增加。初精12~14個月後,精液會出現液化性質。初精過後的24個月內,精液量、精液內含精子數、與精子的健康度就會達到成熟男性的程度。[1]

青春期精液的發展
第一次
射精時間(月)
平均精液量
(毫升)
液化 平均精子濃度
(百萬個精子/毫升)
0 0.5 Nos 0
6 1.0 Nos 20
12 2.5 No/Yesb 50
18 3.0 Yesc 70
24 3.5 Yesc 300

s精液為果凍狀,且不會液化。
b大部分精液檢體會液化,有些仍然維持果凍狀。
c精液在一個小時內液化。

生物學與醫學[編輯]

生物學[編輯]

受精[編輯]

精子可以跟卵子受精結合,而體內受精還是體外受精這點則依據物種的習性生態來決定。在體外受精的情況下,精子和卵子會在雌性體外受精結合。以這種方式繁衍下一代的包括許多生活在水中的動物[2][3],它們的雄性和雌性可能會分別將卵子和精子排出至水生環境中,讓其在當中結合受精。

而在體內受精的情況下,受精則會發生於雌性的性器官內。雄性通過交配,把精子授予雌性後方可進行體內受精。許多脊椎動物(爬行動物、一些魚類,以及大多數鳥類)的體內受精都是以泄殖腔交配的形式進行。而哺乳動物的交配則以陰莖跟陰道互相接合的方式進行[2][3]

人的精液[編輯]

成分[編輯]

在射精的過程中,精子會通過射精管並與精囊前列腺尿道球腺的分泌物混合,形成精液。精囊所產生的淡黃色粘稠液體構成人類精液的7成左右,並富含果糖等物質[4]。受雙氫睾酮影響的前列腺分泌物是一種呈白色的淡液(有時會呈無色透明),含有蛋白水解酶、檸檬酸、酸性磷酸酶和脂質[4]。球囊尿道腺分泌液則主要負責潤滑尿道內腔[5]

醫學[編輯]

精液和疾病傳播[編輯]

健康人的精液對於皮膚無害。但是,精液可能傳播許多性病,比如HIV能引發愛滋病。另外,精液中的成分,不論是精子還是精漿,可能會在接觸淋巴腺血液時產生免疫反應。最早的證據來自1898年的試驗,Elie Metchnikoff分別將豚鼠自己的和其他豚鼠的精液注射進體內,發現了由此而產生的抗體,但是抗體沒有活性,表明免疫系統有抑制作用。S.Mathur和J.M.Goust等人進一步的研究證明,精液可以使人產生後天性的抗體,它們會把自身的T型淋巴細胞當成外來抗原。這些T型淋巴細胞通常會受到體內B型淋巴細胞的攻擊。

其他的精液成分,比如精漿和精液中的淋巴細胞,可以提高免疫力。注意在性交和其他皮膚接觸行為中,不要接觸HIV患者的精液,這會帶來嚴重後果。

症候群[編輯]

性高潮後病情症候群:男性對精液產生過敏,於性高潮及射精後出現類似感冒的症狀,包括發燒、流鼻水、極度疲倦和眼睛刺痛等,時間維持數分鐘至一周不等。該症候群自2002年已然獲醫學文獻所記載,但其後一直久缺詳細研究,只認為與心理因素有關。直至2011年荷蘭烏得勒支大學的精神病藥物學教授瓦爾丁格的研究指出,以稀釋了的精液,向45名荷蘭白人男性患者進行皮膚敏感測試,結果29人出現過敏反應。

文化層面[編輯]

精液與「氣」[編輯]

古代稱精液為「精」、「精華」、「元陽」,將其視為男性生命力之源。中國諺語「一滴精,十滴血」便闡述了此概念。因而反對男性手淫,強調男性應儘量減少射精,避免精盡人亡。在《金瓶梅》(西門慶縱慾而亡)和《紅樓夢》(賈瑞精盡人亡)中都有表現。氣功界也強調一種名為「」的能量形體[6][7],一種需要人去發展及積累的能量。氣功界認為,「精」屬於一種性能量,由此,射精是一種能量自耗最大的行為。根據氣功理論,在受到性刺激時,身體上的能量會遁各種途徑轉向並移至性器官內,而接着發生的性高潮及射精作用便會終究把處於性器內的能量完全釋出。

文化及宗教[編輯]

在一些文化中,精液被認為具有男性化的特殊功用。比如,在巴布亞新幾內亞艾托羅人相信:年輕男子為長輩口交,並咽下長輩的精液,才能夠達到性成熟。這種行為,有可能促使該族及其他部落的同性性行為文化。[8]

在一些宗教圈子中,精液被認為是男性力量的源泉。所以有時候在一些宗教中,女祭司會同時從多個男人性交以獲得他們的精液,他們相信這麼做可以使力量從男人身體轉移到女人(女祭司)身上。收集男人射出的精液及隨後混合着女性體液的液體可以提高女性能力。(Garrot-1998)

根據一些道教、波利尼西亞人的宗教概念及現代諾斯底教派大師薩麥爾·恩·沃爾(Samael Aun Weor)提出之「性魔術」概念,精液之溢出與男性剛陽力量之散失有着密切關係。薩麥爾·恩·沃爾對此撰寫了超過60本的有關書籍。在包括The Perfect Matrimony等著作中,他主張男子應該永不讓自身之精液流出,是以有效控制自身的靈量kundalini energy,又譯作拙火)及使之維持活躍狀態(性力派)。[9]

精液的宗教性[編輯]

一些前工業社會主張精液與其他體液都應被保留在體內,因為當地的人民相信這些液體具有魔力。血液就是其中一個例子。而精液亦被廣泛地認為是超自然力量的起源及效應。由此,精液被他們認定為該獲得尊敬的神聖之物。

道教及印度教思想均認為精液是生理學上構成人體的重要組成部分,直至現在,仍主張精液應被保留於人體內。

芭芭拉·G·沃克(Barbara G. Walker)在The Woman’s Dictionary of Symbols and Sacred Objects一書中敘述了一些有關「精液是神聖」的例子,其中包括一些神話及民間傳說,展示了一些屬於前族長制時期而後來被男性主導文化所取代的規則。

流行文化[編輯]

藝術層面及普及文化中,精液長久以來都被視為禁忌題材。

安德里斯·塞拉諾(Andres Serrano)在1990年發表的"Blood and Semen II"(血與精II)包含了有關體液的相片,因其中一些涉及精液而引起爭議。一些人批評他創作具冒犯性的藝術作品,但一些人則替他辯護,認為這正好體現了藝術自由[10]他的照片被加載於兩張金屬樂隊音樂專輯封面,分別是LoadReLoad。照片中,強光透過明膠片照射著四散的精液、血液和尿液。

最近,講及精液的電影(儘管具有爭議)只有諸如情迷索瑪莉(1998)、[11]Happiness(1998)、美國派(1999)、驚聲尖笑(2000)、驚聲尖笑2(2001)和猛鬼範-懷爾德(National Lampoon's Van Wilder)(2002)。無厘取鬧(2006)中有一幕克里斯·龐蒂斯(Chris Pontius)飲下馬的精液之片段。

委婉語[編輯]

在世界各種語言,「精液」都有各種各樣的委婉語粗直語。徽州:[a]

參考[編輯]

注釋[編輯]

  1. ^ 常訛寫作「慫」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1.0 1.1 Janczewski, Z. and Bablok, L. Semen Characteristics in Pubertal Boys. Archives of Andrology. 1985, 15 (2-3): 199–205. PMID 3833078. doi:10.3109/01485018508986912. 
  2. ^ 2.0 2.1 Cecie Starr; Christine Evers; Lisa Starr. Cengage Advantage Books: Biology: A Human Emphasis. Cengage Learning. 2010: 630–631 [2010-12-09]. ISBN 1133170056. 
  3. ^ 3.0 3.1 Edward J. Denecke Jr. New York State Grade 8 Intermediate Level Science Test. Barron's Educational Series. 2006: 105 [2014-12-09]. ISBN 0764134337. 
  4. ^ 4.0 4.1 Mann, T. The Biochemistry of Semen. London: Methuen & Co; New York: John Wiley & Sons. 1954 [November 9, 2013]. 
  5. ^ Guyton, Arthur C. Textbook of Medical Physiology 8th. Philadelphia: W.B. Saunders. 1991: 890–891. ISBN 0-7216-3994-1. 
  6. ^ Gary J. Clyman. The Chi Kung Bible: Mastering Personal Power (PDF). [2013-11-08]. 
  7. ^ Kee Hong. On Qigong (Chi Kung).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11-02). 
  8. ^ Herdt, Gilbert (editor). Ritualized Homosexuality in Melanesi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January 28, 1993. ISBN 978-0-520-08096-6. 
  9. ^ Weor, Samael Aun. The Perfect Matrimony: Tantra - the Door to Enter into Initiation. Thelema Press. November 1, 2001. ISBN 978-0-9742755-0-5. 
  10. ^ Student BMJ: Andres Serrano
  11. ^ Review in Rolling Stone

書籍[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