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法蒂瑪聖母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法蒂瑪聖母聖像

法蒂瑪聖母天主教徒給1917年在葡萄牙法蒂瑪連續六個月於當月的13日顯現給三個牧童而後被天主教會所認為是「聖母瑪利亞」者的稱號。由於該三名牧童稱她自稱為「玫瑰瑪利亞」,因此這個稱號也有使用,往往這兩個稱號也被合用,比如「玫瑰法蒂瑪聖母」(葡萄牙語Nossa Senhora do Rosário de Fátima)。

歷史[編輯]

葡萄牙花地瑪的地理位置

1917年從5月至10月,露希亞·桑托斯(Lúcia dos Santos)和她的表兄弟哈辛塔·瑪爾托(Jacinta Marto)以及弗朗希斯科·瑪爾托(Francisco Marto)三名牧童稱在葡萄牙花地瑪附近爾賈斯特外的空地上看到聖母瑪利亞。他們總是在每個月的13日約在同一時辰看到她[1]。露希亞稱瑪利亞「比太陽還要明亮,發射的光束比充滿了閃爍的和被陽光刺目的光束穿透的水晶杯還要明亮和強烈。」[1]

葡萄牙報紙Ilustração Portugueza1917年10月29日版的複製,顯示期待法蒂瑪顯現時「太陽奇蹟」的人群

露希亞稱瑪利亞向他們透露了三個秘密(法蒂瑪的三個秘密[1]。她規勸牧童們通過懺悔和犧牲來拯救罪人[1]。因此牧童們在腰上繫很緊的繩子來導致痛苦、在熱天裡不喝水、以及其它贖罪行為[1]。更重要的是露希亞稱瑪利亞叫他們每天頌《玫瑰經》,多次重申《玫瑰經》是獲得個人和世界和平的關鍵。當時許多葡萄牙年輕人,包括這些牧童的親戚,正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打仗。

這個奇蹟的消息傳出後,此後數月裡上千人湧到法蒂瑪和賈斯特外[1]。1917年8月13日,當地省長亞瑟·桑托斯(Artur Santos[2]認為這個事件會導致政治動亂,因此在牧童到達空地前將他們關押了[1]。當時省的監獄裡被關押的犯人說牧童們雖然非常憤怒,但是他們堅固了其他犯人,並領導其他犯人一起誦《玫瑰經》[1]。省長桑托斯審問牧童,主要是想知道所謂的秘密是什麼,但是未能獲得結果[1]。桑托斯甚至假裝準備一鍋燒滾的油,然後一個接一個將牧童們押出審訊室,說他們將被在油裡被燒死,然後逼迫剩下的牧童來泄露秘密,以防遭到同樣的結局,但是牧童拒絕了,露希亞答應會詢問聖母是否可將秘密告知省長[1]。這個月裡牧童稱他們沒有在13日和以往的Cova da Iria看到,而是在8月15日在Valinhos看到了瑪利亞[1]

1917年10月13日是1917年顯現系列的最後一次。約7萬人[註 1],包括報紙記者和攝影師,聚集在牧地,因為牧童們此前稱當日會發生奇蹟「讓所有人相信」[1]。當天下大雨,但是許多當時在場的人稱雲突然列開,顯露出形似一個在天上旋轉的盤子的太陽,向周圍發射各種顏色的光,然後這個太陽突然從天上落下,蛇行沖向地面,最後又回到它原來的位置,而人們本來濕的衣服完全乾了。這個事件被稱為「太陽奇蹟」[4]

報紙O Século(葡萄牙當時最有影響的報紙,它比較傾向政府政策,反對僧侶[1])記者阿維利諾報導說:「聚集的人群按照聖經的教訓光著頭,不戴帽子,熱切地搜索天空,他們驚訝地看到太陽開始發抖,它違反者所有宇宙規則突然開始不可思議地運動—按照眾人典型的印象它『跳舞』。」[5]給報紙Ordem寫作的眼科專家多明哥·平托·科埃爾和(Domingos Pinto Coelho)報導說:「太陽一會被紅色的火焰圍繞,一會被黃色和深紫色的火焰圍繞。似乎在迅速旋轉,突然它好像從天空中脫落,迅速向地面靠近,發出強烈的熱。」[6]里斯本日報O Dia關於1917年10月17日的特殊報導說:「……銀色的太陽被同樣刺眼灰色的光包圍,好像在旋轉,在裂開的雲裡轉動……光轉化成美麗的藍色,好像是通過大教堂裡著色的玻璃窗,照向跪下,伸出手的人群……人群哭泣,光頭祈禱,面向著他們等候的奇蹟。秒好像成為小時,它是如此生動。」[7]

當時其他科學家沒有記錄到任何太陽的運動或者其它現象[1]。據其它報導直到40千米以外可以看到這個太陽的異常現象[1]。那三個牧童除了看到這些現象外[8]還說看到了一個巨大的顯聖,包括耶穌、聖母瑪利亞和聖若瑟祝福人群[1]。本篤會科學史學家斯坦利·傑基(Stanley Jaki)神父認為人群看到的太陽運動是大氣逆轉造成的幻覺,但是牧童會預知這個現象顯然是奇蹟的跡象。

前兩個秘密[編輯]

露琪亞·桑托斯()和她的表兄弟哈辛塔·瑪爾托、弗朗希斯科·瑪爾托,攝於1917年。

第一個秘密是關於地獄的顯示。露希亞在她1942年寫的第三部回憶錄中寫道:

「聖母向我們展示似乎是地下的一個巨大的火海。魔鬼和人形的靈魂在火中,如同透明的,燃燒的灰燼,全部黑色或者燒焦的青銅色,浮在大火中。有時被隨著煙雲從他們中間跳起的火焰投入空中,然後像大火的火星一樣在各處落回火中。完全沒有重量或平衡。因為疼痛和絕望他們尖叫和呻吟。這使我們非常害怕,我們因此發抖。魔鬼可以通過它們可怕的和與可怕的或者未知的動物類似的可憎的形象與靈魂區別開來,它們全部是黑色和透明的。這個顯示只持續了片刻。我們無法感激我們慈祥的天上聖母,她在第一次顯現時就已經答應我們帶我們入天堂。否則的話我相信我們會因為恐怖和懼怕而死去。」[9]

經考證後,教宗宣布特別在每年的5月13日向法蒂瑪聖母敬禮,並設為一級瞻禮(大禮)作紀念。在葡萄牙的法蒂瑪、澳門以及一些天主教地區均會對法蒂瑪聖母作大敬禮。

第二個秘密包括瑪利亞教誨的拯救地獄中的靈魂以及使得整個世界基督化的方法:

「你們看到了那些可憐的罪人去的地獄。要拯救他們,天主希望整個世界奉獻給我聖潔的心。假如我對你們說的達到了,那麼許多靈魂會得到拯救,和平會來到。戰爭即將結束:但是假如人們不停止惱怒天主,一個更壞的戰爭會在庇護十一世任期內爆發。假如你有一夜看到天空被一個不明的光照亮,那麼你就會知道這是天主給你的大跡象,他要通過戰爭、飢餓和對教會和聖父的迫害來懲罰整個世界的罪惡。要防止這發生,我要求將俄羅斯皈依到我純潔的心和修復第一個周六的交流。假如我的要求被遵守,俄羅斯會被皈依,那麼就會有和平。不然的話她的錯誤會傳播到整個世界,導致戰爭和對教會的迫害。好人會殉教;聖父會蒙受痛苦;許多國家會被占領。最後我純潔的心會勝利。聖父會將俄羅斯奉獻給我,她會皈依,整個世界會獲得和平。」[10]

牧童的命運[編輯]

真福哈辛塔與弗朗希斯科

露希亞稱於1925年在西班牙加利西亞蓬特韋德拉的修道院裡又看到聖母。這次她說她被授予傳遞第一個周六的信息。後來她自稱她又看到耶穌再次傳遞這個要求。

1928年她轉到加利西亞圖伊的另一個修道院。1929年她稱聖母又回來了,重複了將俄羅斯奉獻給她純潔的心的要求。

在她一生中露希亞多次稱在個人顯聖中看到瑪利亞,其中最重要的是1931年的顯聖,她說耶穌召見了她,教了她兩端祈禱,並傳達了一個給教會上級的信息。

1947年露希亞離開了加利西亞,加入葡萄牙科英布拉加爾默羅會的一個修道院。她於2005年2月13日逝世,享年97歲。她死後羅馬教廷,尤其是樞機若瑟·拉青格(當時任信理聖部首領)下令封存她的房間。一般認為這是因為露希亞將會被認可為聖人,教廷會在這個過程中檢查起保存的證據。

露希亞的表兄弟弗朗希斯科(1908年—1919年)和哈辛塔·瑪爾托(1910年—1920年)死於1919年西班牙型流行性感冒

1989年5月13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花地瑪將弗朗希斯科和哈辛塔封為可敬者,2000年5月13日若望·保祿二世又來到花地瑪為兩人奉列真福品。哈辛塔是天主教最年輕的、不是因為殉教而被封為真福品的人。

1917年6月13日,在第二次顯現過程中聖母瑪利亞預言了三個牧童中兩個的早逝,不過在1941年前露希亞沒有對任何人提到過這件事。一些人,比如瑪爾托兄弟的母親說她的孩子沒有將這件事保密。他們多次強烈地對她和好奇的朝聖者提到他們的死。1941年露希亞回憶說在6月13日她問聖母他們死後會不會進天堂。瑪利亞回答說:「是的,我不久就會帶走蒂耶果和胡奧,但你還會再待一段時間,因為耶穌希望你使別人知道我,被地上人愛。他也希望你讓世界奉獻給我純潔的心。」[11]據露希亞和醫院人員報導胡奧精確地預言了她死的時間和精確的情況。

兩人的遺體於1935年和1951年被檢查。哈辛塔的遺體被認為是沒有腐爛[12],弗朗希斯科的則已經分解了。

奉獻俄羅斯[編輯]

露希亞稱聖母答應奉獻俄羅斯會導致俄羅斯的皈依和一個和平時期[1]

教宗庇護十二世在他1952年7月7日的教宗詔書中寫道:「……一些年前我們將整個人類奉獻給聖母瑪麗亞純潔的心。今天我們特別將所有俄羅斯人民交給和奉獻給純潔的心……」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1984年3月25日聯合全世界的主教把全世界奉獻給聖母瑪利亞,[13]沒有特別提到俄羅斯。對於露希亞·桑托斯是否證實了這個儀式滿足了聖母瑪利亞的要求,存在不一致的說法。

一份教會雜誌《Sol de Fatima》的1985年9月號稱露希亞說這個儀式沒有滿足聖母瑪利亞的要求,因為其中沒有專門提到俄羅斯,以及「許多主教沒有認識到其重要性」。

2001年,聖座教義部秘書長塔爾奇西奧·貝爾托內總主教(Tarcisio Bertone)與露希亞會晤,露希亞對他說:「我已經說過了聖母要求的奉獻在1984年完成了,而且已經被上天接受。」[14]2005年2月13日露希亞逝世前她本人就這個問題沒有發表過任何公開評論[來源請求]

露希亞在1989年8月29日及1990年7月3日的信件中表示1984年的奉獻已按照聖母的要求完成。[15]教廷在官方網站表明露希亞已經確認聖母要求的奉獻已在1984年完成。[16]

第三個秘密[編輯]

2000年6月26日上午,聖座教義部部長拉青格樞機主教、書長貝爾托內總主教、聖座新聞室主任納瓦羅博士,在梵蒂岡新聞室聯合舉行記者招待會,透過電視向全世界公布八十三年前聖母在葡萄牙法蒂瑪向三個小牧童透露的秘密的第三部分內容:[17]

「耶穌,瑪利亞,若瑟。
一九一七年七月十三日在法蒂瑪科瓦-伊里亞所啟示的秘密的第三部分。
我寫下以示聽從您我的天主,您借著萊里亞主教和您的及我的至聖聖母吩咐我這樣作。
在我已經陳述過的兩部分之後,我們看見聖母右側較高的地方有位天使,左手持著一把火劍;這把火劍射出閃耀的火焰,似乎要燒毀世界;可是當火焰一接觸到聖母右手向天使發出的光芒便熄滅:天使用右手指著大地,高聲喊說:補贖,補贖,補贖!接著我們看到巨大的光,那是天主:'有個類似在鏡子中看到的在鏡前走過的人影',一位身穿白衣的主教,'我們預感到他是教宗'。其他許多主教、神父會士、修女都登上一座陡峭的山,山頂上有一支巨大粗糙的木干十字架,好像是軟木和樹皮作的;教宗在抵達山頂之前,顛仆地走過一座半成廢墟、尚在抖動的城市,他痛苦哀傷,為在路上所遇到的屍體的靈魂祈禱;抵達了山頂,匍匐跪在大十字架腳下時,被一群士兵用槍和箭殺死,其他的主教神父,會士和修女以及各種在俗的人,不同階層和地位的男男女女,也都接二連三同樣地死去。在十字架雙臂下有兩位天使,每位手中都有一個水晶的澆水桶,水桶盛著致命者的血,他們又用這些血來澆灌接近天主的靈魂。一九四四年一月三日於圖伊」。[18]

爭論[編輯]

整個事件並非沒有爭議。它發生的時間是共濟會在葡萄牙不斷獲得勢力,而1910年10月5日共和國革命後天主教會的勢力不斷受到限制。許多天主教徒覺得受到迫害,這使得整個葡萄牙社會極端化,一邊是城市自由主義者,另一邊是農村、保守的天主教徒。現世主義者認為這個事件是教會試圖重獲政治控制。牧童們被捕反映出了當時政府的這個顧慮。

卡爾莫納發動1926年5月28日政變後新成立的政府,尤其是薩拉查執政期間信奉法蒂瑪聖母不再被半禁止,相反地,它成為葡萄牙民間民族主義的三個元素之一:「法朵音樂、法蒂瑪、足球」。

有人指責教會內部有人掩蓋法蒂瑪的信息,包括禁止露希亞發言。但是作為一名加爾默羅會的修女露希亞不獲得允許是不能公開發表言論和進行採訪的。而且露希亞本人到她逝世為止一直在寫日記以及私人書信,因此這個指責好像沒有根據。

2000年第三個秘密被發表前一年有許多小報發表文章說第三個秘密是世界末日的一個顯聖,或者在不久的將來地球會像埃德加·凱西預言的那樣變化。有人問露希亞這些報導時她否認第三個秘密與此有關。不過在一份天主教發表物[哪個/哪些?]中她提到《啟示錄》第8至13章。

1992年,到那時為止沒有被發表的關於顯現的文獻被公開了。

1940年代有人問教宗庇護十二世義大利學校裡的女教師應該穿什麼樣的衣服來顯示其謙遜時他回答說:「長於膝蓋,半臂長,鎖骨下兩指。」據說這是法蒂瑪聖母顯現時的衣著[19]

政治因素[編輯]

保守天主教徒對法蒂瑪聖母的信息中反共產主義的內容非常熱心。聖母藍軍(Blue Army of Our Lady)是一個由天主教徒和非天主教徒組成的組織,其成員認為通過摯誠的每日的祈禱可以達到世界和平和結束共產主義的錯誤。批評家[誰?]認為1952年拍攝的電影《天使顯靈英語The Miracle of Our Lady of Fatima》(The Miracle of Our Lady of Fatima)過分地將當時葡萄牙政府中的社會主義者和其他左派邊線為顯現的「對手」。他們認為由於當時的政府主要是受共濟會的影響,而不是受社會主義者的影響,政府對顯現的反對主要是為了使得政教分家,而不是出於無神論或者共產主義思想。其他批評家[誰?]說只有顯現的反對者才會相信這樣的。

教會的官方態度[編輯]

花地瑪聖母的聖像

私人顯現不是羅馬天主教教會的信仰的部分,其成員可以相信它們,也可以不必相信它們。但是作為信仰的一部分,天主教教會會去驗證這些顯現,來確定它們是否值得被相信[20][21]。教宗庇護十二世若望二十三世保祿六世若望·保祿二世均表示接受法蒂瑪事件的超自然性。若望·保祿二世甚至表示法蒂瑪聖母在1981年法蒂瑪聖母節上他遭刺殺時救了他的命。1930年10月13日羅馬天主教廷正式宣布法蒂瑪聖母的奇蹟和超自然性值得相信[22]

軼事[編輯]

  • 雖然法蒂瑪這個名字在此前也有使用,但是1917年後它成為一個非常常見的葡萄牙婦女名字。傳說這個地名起源於一個來自阿爾卡塞爾杜薩爾的叫法蒂瑪的摩爾人公主,在葡萄牙基督教葡萄牙人重新收復的過程中她被基督教軍隊俘虜,皈依為基督徒在受洗禮後於1158年與基督教軍隊的首領結婚。
  • 法蒂瑪本來是一個阿拉伯名字,穆斯林給他們的女兒起這個名字來紀念先知穆罕默德的同名女兒法蒂瑪
  • 1917年5月13日,法蒂瑪聖母第一次顯現的同日,後來的教宗庇護十二世在羅馬被教宗本篤十五世提升為主教。
  •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相信法蒂瑪聖母在他1981年5月13日被刺後救了他的命。此後他三次訪問法蒂瑪,並且將從他體內取出的子彈和他的第一枚樞機指環奉獻給了法蒂瑪聖母,現在這枚子彈嵌在法蒂瑪聖母像的王冠中[23]

命名事物[編輯]

注釋[編輯]

  1. ^ 為葡萄牙報紙O Século做報導的阿維利諾·德爾·阿爾梅達(Avelino de Almeida)估計人群的數目在「三萬至四萬」間[3]哥倫比亞大學自然科學教授約瑟夫·加萊特博士(Joseph Garrett)估計的人數為上百萬([3]:177頁),兩人當時均在場([3]:185至187頁),官方數據為7萬。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John De Marchi The Immaculate Heart (1952) Farrar, Straus and Young, New York
  2. ^ Stanley Jaki God and the Sun at Fatima (1999) Real View Books, Michigan, p15
  3. ^ 3.0 3.1 3.2 De Marchi, John. The True Story of Fatima. St. Paul, Minnesota: Catechetical Guild Entertainment Society. 1952年. 
  4. ^ Journal of Meteorology,14卷,142號,1988年10月,以及其它所有關於這個事件的文章
  5. ^ John de Marchi(1952年)The Immaculate Heart Farrar, Straus and Young,紐約,144頁
  6. ^ John De Marchi(1952年)The Immaculate Heart Farrar, Straus and Young,紐約,147頁
  7. ^ John De Marchi(1952年)The Immaculate Heart Farrar, Straus and Young,紐約,143頁
  8. ^ John De Marchi(1952年)The True Story of Fatima Catechetical Guild Educational Society, St. Paul Minnesota,207至210頁
  9. ^ Fatima In Lucia's Own words, Lucia de Jesus(1995年)The Ravengate Press,101至104頁
  10. ^ Fatima In Lucia's Own words, Lucia de Jesus(1995年), The Ravengate Press,104頁
  11. ^ John De Marchi(1952年)The Immaculate Heart Farrar, Straus and Young,紐約,62頁
  12. ^ John De Marchi(1952年)The Immaculate Heart Farrar, Straus and Young,紐約,219頁
  13. ^ 《花地瑪聖母》,fatimacc.catholic.org.hk。
  14. ^ 《聖座教義部祕書長貝爾托內總主教拜訪路濟亞修女,澄清法蒂瑪聖母第三秘密》,載於www.catholic.org.tw,2001年11月21日。
  15. ^ Fátima - 1984 Consecration, EWTN Expert Answers.
  16. ^ The Message of Fatima,www.vatican.va,原文:"Sister Lucia personally confirmed that this solemn and universal act of consecration corresponded to what Our Lady wished (“Sim, està feita, tal como Nossa Senhora a pediu, desde o dia 25 de Março de 1984”: “Yes it has been done just as Our Lady asked, on 25 March 1984”: Letter of 8 November 1989)."
  17. ^ 《聖座向全球公布法蒂瑪聖母秘密第三部分預言教宗遇刺,教會遭迫害》,梵蒂岡廣播電台,2000年6月27日。
  18. ^ 澄清法蒂瑪聖母第三個秘密
  19. ^ Modesty and beauty — the lost connection by Regina Schmiedicke
  20. ^ 教宗本篤十四世,De Serv. Dei Beatif
  21. ^ EWTN Apparitions [1]
  22. ^ Joseph Pelletier "The Sun Danced at Fatima", Doubleday,紐約(1983年),147頁
  23. ^ 天主教世界新聞:Fatima statue in Rome on anniversary of papal-assassination attempt, 2006年5月10日

來源[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