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信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韓信)
前往: 導覽搜尋
韓信
韓信
韓信(想像圖)
刊於1921年出版的《晩笑堂竹荘畫傳》
主君 項梁項羽劉邦
韓姓
官職 守門官治粟都尉大將軍
封爵 假齊王齊王楚王淮陰侯
籍貫 淮陰(今江蘇淮安
出生 前230年
逝世 前196年
長安長樂宮

韓信(前230年-前196年),淮陰(今江蘇淮安)人,軍事家,是西漢開國名將,漢初三傑之一,留下許多著名戰例和策略。韓信是公元前三世紀的軍事家、戰略家、戰術家、統帥和軍事理論家。是中國軍事思想「謀戰」派代表人物。「王侯將相」韓信一人全任。「國士無雙」、「功高無二,略不出世」是楚漢之時人們對其的評價。韓信在中國歷史上以其卓絕的用兵才能著稱,後世評價為「言兵莫過孫武,用兵莫過韓信」。 韓信為西漢立下汗馬功勞,歷任齊王、楚王、淮陰侯等,卻也因其軍事才能引起猜忌。劉邦戰勝主要對手項羽後,韓信的勢力被一再削弱;最後韓信被呂雉(即呂后)及蕭何騙入宮內,處死於長樂宮鐘室。

生平[編輯]

早期[編輯]

韓信還是平民時,既當不了官,也無法經商過活,經常寄食於他人,為眾人所厭。因背著一把劍卻不出鞘,經常遭受人們的鄙視侮辱。可是因為韓信從不輕易出手,遑論動劍,導致一些無賴不斷的譏諷他。甚至在大街上,某群無賴甚至在眾人面前譏嘲韓信:「你雖然人高馬大,喜歡帶著刀劍,內心卻是個膽小鬼罷了。你不怕死就拔劍刺我,怕死的話,就從我胯下爬過去!」韓信不但沒有動怒,還真的爬過那無賴的跨下,眾人見之,更加的鄙視韓信,是為「胯下之辱」。

後來韓信加入了楚營項梁的起義軍。前208年項梁死後便成為項羽部下,曾經數次向其獻策,但項羽沒有採納。韓信在項軍內僅任炊事兵與守門官,認為沒有前途,於是在前206年,漢王劉邦進入漢中郡武都郡巴郡蜀郡時,韓信逃離楚營,投奔漢王劉邦

韓信最初未被漢營重用,後因為涉嫌犯軍法被判斬首之刑,行刑時,已有十三人被斬,臨到韓信,他見到夏侯嬰,便說:「君上不是想要取得天下的嗎?為何要斬壯士呢?」夏侯嬰感驚奇,釋放韓信,再向劉邦推薦韓信。劉邦任韓信為治粟都尉,但韓信並不滿足於此。

登台拜將[編輯]

韓信與蕭何談話數次,蕭何對他印象深刻。在南鄭過了一段時間,韓信估計蕭何已向劉邦推薦自己,卻沒音訊,感到不受重用,於是離開漢營,準備另投明主。蕭何聞訊,認為韓信如此將才不能輕易失去,於是不及通知劉邦便策馬於月下追韓信,終於勸得韓信留下。

起初,劉邦聽說蕭何逃出,十分驚恐,後來聽說他是為了追韓信,於是問他:「這麼多人逃回東方,你都不追,為何卻追韓信?」蕭何於是向劉邦再薦韓信:「那些逃走的將軍們是很容易隨手得到的,至於韓信這樣的英才,天底下的人群中絕對找不到第二個!」(原文:「諸將易得耳。至如信者,國士無雙。」)劉邦接納建議,模仿古代築壇拜將,封韓信為大將,即漢軍總司令。拜將後,韓信立刻向劉邦剖析天下大勢,並提出其戰略。劉邦同意,並依其計劃部署。

《史記.淮陰侯列傳》:信數與蕭何語,何奇之。至南鄭,諸將行道亡者數十人,信度何等已數言上,上不我用,即亡。何聞信亡,不及以聞,自追之。人有言上曰:「丞相何亡。」上大怒,如失左右手。居一二日,何來謁上,上且怒且喜,罵何曰:「若亡,何也?」何曰:「臣不敢亡也,臣追亡者。」上曰:「若所追者誰何?」曰:「韓信也。」

暗渡陳倉[編輯]

項羽分封諸侯,不足一年,齊國已生內亂,項羽於是親率楚軍北上鎮壓。前206年八月[1],劉邦出兵進攻關中,由韓信領軍「暗渡陳倉」,突襲雍王章邯;漢軍大勝,旋即攻佔咸陽,關中大部份歸順漢王劉邦。 (須注意:《史記》等正史均沒有提及「明修棧道」一事。)

諸侯大敗[編輯]

當章邯還堅守廢丘時,劉邦留下韓信圍攻廢丘,自己則聯合其他項羽十八諸侯,趁項羽還在齊國時,於前205年領聯軍五十六萬人[2]攻佔項羽首都彭城。項羽領兵三萬回師彭城,劉邦這時還在沉迷享樂,結果在彭城之戰慘敗,退至滎陽。蕭何即動員關中老弱和未傅者,讓韓信帶往滎陽前線救援劉邦。之後,韓信率兵在京城和索城(都在滎陽附近)之間擊退楚軍,使楚軍不能西越滎陽。

魏王魏豹附楚反漢,劉邦派韓信領兵攻魏,韓信突襲魏國都城安邑,擒魏豹。隨後韓信率軍擊敗代國,這時漢營調走他旗下的精兵到滎陽抵抗楚軍。韓信繼續進軍,在井陘背水一戰,以少數兵力擊敗號稱二十萬人的趙軍,擒趙王趙歇。韓信聽從廣武君李左車建議,派人出使燕國,成功遊說燕王歸附漢王。

自立齊王[編輯]

前204年,劉邦派酈食其遊說齊國結盟,齊王田廣答應,留下酈食其加以款待。此前韓信已奉劉邦命攻齊,在得知酈食其成功說服齊國以後,原本打算退軍,但蒯通以劉邦並未發詔退軍為由,說服韓信不要把功勞讓給酈食其,韓信聽從,攻擊未作防備的齊國。田廣得知消息後極為憤怒,烹殺酈食其。韓信擊敗齊軍,田廣引兵向東撤退,並向項羽求援。韓信在濰水以水計擊敗田廣和楚將龍且的聯軍,龍且戰死,韓信陸續攻佔齊地。

前203年,韓信以齊地未穩為由,自請為齊王(假,有代理的意思),以便治理。當時劉邦正受困於楚軍的包圍下,不得不聽從張良陳平的勸諫,但直封韓信為「真齊王」,而非代理。

項羽自知形勢不妙,派武涉遊說韓信叛漢,韓信以漢對他有恩為由拒絕。蒯通認為劉邦日後必對韓信不利,多次聳恿韓信把握時機,脫離漢王自立,形成鼎足之勢。而韓信自認為勞苦功高,「漢終不奪我齊」;蒯通則以「勇略震主者身危,而功蓋天下者不賞」相勸。但韓信始終抱著「漢終不負我」的幻想,而不忍叛漢。

助漢滅楚[編輯]

前203年,劉邦與項羽議和,停戰,以鴻溝為界。不久劉邦聽從陳平之計毀約,出兵追擊東歸的項羽,但韓信及彭越沒有派兵助戰,漢軍在固陵被項羽大敗。劉邦一方面固守,另一方面答應韓信及彭越事成後封地為王。韓信及彭越終於帶兵會合劉邦,韓信以四面楚歌之計大破楚軍,最後迫使項羽撤退到垓下,項羽突圍到烏江,自覺無顏見江東父老,不肯渡江,遂自刎而亡。

鳥盡弓藏[編輯]

項羽死後,劉邦迅速奪取韓信的兵權,並改封齊王為楚王,移都下邳

劉邦打算捉拿項羽的部將鍾離昧,但鍾離昧素與韓信交好,韓信便將其收留藏匿。劉邦得知鍾離眛逃到楚國後,要求韓信追捕,韓信則派兵保護鍾離眛的出入。前201年,有人告發楚王謀反,劉邦採用陳平計策,打算以出遊為由偷襲韓信。

韓信聽從門客建議,決定討好劉邦,把鍾離昧賜死伐取首級,到了陳縣(今河南淮陽)向劉邦說明原委,劉邦見了鍾離昧首級並不領情,令人擒拿韓信,韓信大喊「果真像人們說的:狡兔已經被殺死了,就可以把獵狗煮來喫了;飛鳥都射殺完了,就可以把良弓收藏起來了;敵國消滅了以後,出力的謀臣也可以殺了。現在天下已經平定了,我本來就應該被烹殺了。」後來劉邦赦免韓信,降為淮陰侯。韓信自覺功高震主,常稱病不出。

(史記.淮陰侯列傳: 上令武士縛信,載後車。信曰:「果若人言,『狡兔死,良狗亨;高鳥盡,良弓藏;敵國破,謀臣亡。』天下已定,我固當亨!」上曰:「人告公反。」遂械繫信。至雒陽,赦信罪,以為淮陰侯。)

漢高祖十年,陳豨[3]起兵造反,呂后與蕭何密謀,偽報陳豨已死,在韓信前來祝賀時趁機擒獲,聲稱有人密告他與陳豨共謀,將韓信於長樂宮處以「五刑」處死(「先黥、劓,斬左右趾,笞之,梟其首,菹其骨肉於市,其誹謗罪詈詛者,又先斷舌」),並誅連三族,後世人稱:「生死一知己(蕭何),存亡二婦人(漂母、呂后)」。

劉邦平定陳豨,班師回朝之後,得知韓信已死,「亦喜且憐之」。劉邦問韓信死前說了甚麼,呂后回答韓信後悔當初不聽蒯通之計。於是劉邦下令逮捕蒯通。蒯通辯稱「當時只知韓信,不知陛下」,而被赦免

評價[編輯]

  • 司馬遷對此評價為:「……假令韓信學道謙讓,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則庶幾哉,於漢家勳可以比太公之徒,後世血食矣。不務出此,而天下已集,乃謀畔逆。夷滅宗族,不亦宜乎!」[4]
  • 明代茅坤論韓信:「予覽觀古兵家流,當以韓信為最,破魏以木罌,破趙以立漢赤幟,破齊以囊沙,彼皆從天而下,而未嘗與敵人血戰者。予故曰:古今來,太史公,文仙也;李白,詩仙也;屈原,辭賦仙也;,酒仙也;而韓信,兵仙也,然哉!」[5]

軼事[編輯]

胯下之辱,歌川國芳
  • 今天在淮安還有漢韓侯祠、胯下橋和漂母祠,紀念韓信及其事蹟。
  • 民間傳說韓信發明賭具,可帶給民眾偏財運。
  • 「韓信點兵,多多益善。」是以韓信的典故為名的成語。劉邦曾問他:「你覺得我可帶兵多少?」韓信:「最多十萬。」劉:「那你呢?」韓:「多多益善,越多越好」劉:「那我不是打不過你?」韓:「不,主公是駕馭將軍的人才,不是駕馭士兵的。」
  • 「漂母進飯」一詞說的是韓信早年窮困潦倒,在淮陰曾受過一個替人洗衣為生的婦人(漂母)的餐飯接濟。韓信曾表示將來必定報答。漂母怒道:「大丈夫自己都不能維生,我是可憐你才幫你,哪裡是為了報答!」韓信被封為楚王後,回到淮陰,找到了漂母給了一千兩黃金。
  • 韓信在淮陰時,被一個無賴羞辱,韓信被迫爬過無賴的胯下。韓信封楚王後,找到了這人,封他為中尉,並對眾人說:「這是一個壯士。當年他侮辱我時,難道我不能殺他?殺了他也不會揚名,所以就忍了下來,是為了做大事啊。」
  •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一語,指韓信一生成敗,從被劉邦重用到最終被處死都源於蕭何的影響。「生死一知己(蕭何),存亡二婦人(漂母、呂后)」,則又指當年漂母施捨救了他一命,最終還是死在另一個婦人呂后手中。
  • 韓信從楚王被貶為侯爵以後,自知功高震主,更看不起原本地位比他低的周勃灌嬰等人。一次曾經到了樊噲家裏,樊噲非常有禮,跪拜送迎,稱已經被貶為列侯的韓為「大王」,自稱「臣」。對韓信說:「大王竟然肯駕臨臣家裏!」韓信出門,笑著說:「我這一生,竟然與樊噲等人為伍了。」

參考文獻[編輯]

  1. ^ 史記》卷八·高祖本紀
  2. ^ 《史記》卷七·項羽本紀
  3. ^ 《史記·淮陰侯列傳》:陳豨拜為巨鹿守,辭於淮陰侯。淮陰侯挈其手,辟左右與之步於庭,仰天嘆曰:「子可與言乎?欲與子有言也。」豨曰:「唯將軍令之!」淮陰侯曰:「公所居, 天下精兵處也;而公,陛下之信幸臣也。人言公之畔,陛下必不信;再至,陛下乃疑矣;三至,必怒而自將。吾為公從中起,天下可圖也。」陳豨素知其能也,信 之,曰:「謹奉教!」漢十一年,陳豨果反。上自將而往,信病不從。陰使人至豨所曰:「弟舉兵,吾從此助公。」信乃謀與家臣夜詐詔赦諸官徒奴,欲發以襲呂 後、太子。部署已定,待豨報。其舍人得罪於信,信囚,欲殺之。舍人弟上變,告信欲反狀於呂后。呂后欲召,恐其黨不就,乃與蕭相國謀,詐令人從上所來,言豨 已得死,列侯群臣皆賀。相國紿信曰:「雖疾,強入賀。」信入,呂后使武士縛信,斬之長樂鍾室。信方斬,曰:「吾悔不用蒯通之計,乃為兒女子所詐,豈非天 哉!」遂夷信三族。
  4. ^ 《資治通鑒‧第十一卷》
  5. ^ 《史記鈔》

參考[編輯]

  • 史記·淮陰侯列傳
  • 韓信出生年份參考自:《韓信生平事迹研究》《淮安社會科學》2005年第1期
前任:
首任
西漢齊王
前203年前202年
繼任:
劉肥
前任:
首任
西漢楚王
前202年前201年
繼任:
劉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