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益主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效益主义(Utilitarianism),即功利主義,是伦理学中的一个理论。提倡追求「最大幸福」(Maximum Happiness),認為實用即至善的理論,相信決定行為適當與否的標準在於其結果的實用程度[1]。主要哲学家有傑瑞米·邊沁約翰·斯圖爾特·密爾等。

發展歷史[编辑]

早在效益主義正式成為哲學理論之前,就有效益主義思想雛型的出現。西元前5世紀亞里斯提卜(Aristippus)、前4世紀的伊比鳩魯、中國古代的墨子及其追隨者的倫理學中都存在著如何促使最大快樂的思維,他們是古人中的效益主義先驅。近代英國哲學家與倫理學家如坎伯蘭(Richard Cumberland)、法蘭西斯·哈奇森大衛·休謨都有功利主義的傾向。據邊沁指出,他在英國化學家約瑟夫·普利斯特裡、法國哲學家愛爾維修(Claude-Adrien Helvetius)、義大法學家貝卡里亞(Cesare Beccaria)以及休謨等的著作中都發現了效益主义的身影。
效益主义正式成為哲學系統是在18世紀末與19世紀初期,由英國哲學家兼經濟學家邊沁米爾提出。其基本理论是:一種行為如有助於增進幸福,則為正確的;若導致產生和幸福相反的東西,則為錯誤的。幸福不僅涉及行為的當事人,也涉及受該行為影響的每一個人。
19世紀末期的效益主義代表人物亨利·西奇威克(Henry Sidgwick)認為效益主義來自對「常識」的道德系統的反省。他論證多數的常識道德被要求建立在效益主義基礎上。他也認為效益主義能解決常識學說的模糊和前後矛盾而產生的困難和困惑之處。在20世紀效益主義雖然經過摩爾(G.E. Moore)的批判,但英美哲學家與英國自然科學家兼倫理學家圖爾明(Stephen Edelston Toulmin)、牛津大學諾埃爾-史密斯(Patrick Nowell-Smith)、厄姆森(J.O. Urmson)以及澳大利亞斯馬特(J. J. C. Smart)等人仍為效益主義辯護。

主要概念[编辑]

效益主義認為人應該做出能「達到最大善」的行為,所謂最大善的計算則必須依靠此行為所涉及的每個個體之苦樂感覺的總和,其中每個個體都被視為具相同份量,且快樂與痛苦是能夠換算的,痛苦僅是「負的快樂」。不同於一般的倫理學說,效益主義不考慮一個人行為的動機與手段,僅考慮一個行為的結果對最大快樂值的影響。能增加最大快樂值的即是善;反之即為惡。邊沁和米爾都認為:人類的行為以快樂和痛苦為動機。米爾認為:人類行為的唯一目的是求得幸福,所以對幸福的促進就成為判斷人的一切行為的標準。

效益主義派別[编辑]

效益主義根據應用的方式可分為以下幾種:

行為效益主義在探討一個行為的對或錯時,會以「當下該行為」是否能產生最大效益來進行判斷。 而規則效益主義則認為人們若能因為遵循某種規則而達到最大效益,則遵守規則就會是對的行為,違反規則則是錯的。

單就闖紅燈為例,行為效益主義可能會認為「當下」闖了紅燈可以節省時間並減低怠速排放的廢氣,故在遇到紅燈且保證不發生交通事故時應該闖紅燈,如此才能達到最大效益;但若以規則效益主義來看,如果每個人能夠遵守交通規則則能大大降低交通事故的發生機率,因此遵守交通規則才是合乎倫理規範的行為,我們不應該闖紅燈。

再以說謊為例,行為效益主義會先計算說謊後所帶來的結果是否達到最大效益,如果說了謊可以達成最大效益,則當下的說謊行為是可以接受的,例如:對歹徒說謊最後使他被捕。但若以規則效益主義來分析,如果人們都無法誠實的據實以告,則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會充滿猜疑,最終人們會不信任彼此,故無法達到最大效益,因此誠實是我們應該遵守的規則,說謊是不符合倫理規範的。

有人[谁?]認為,普遍功利主義和規則功利主義本質上都屬於情境功利主義的一種。

應用[编辑]

效益主義的影響甚為廣泛。它在法律、政治學經濟學方面更有特別顯著的重要性。例如在懲罰方面,效益主義反對「一報還一報」的「應報論」。效益主義者認為懲罰的基本原理是通過改造罪犯或保護社會不受罪犯破壞,從而避免發生更多的犯罪行為,同時也使其他人因懼怕受到懲罰而不敢犯罪。在政治哲學上,效益主義者贊成將民主作為使政府利益與公眾利益取得一致的一種方法。他們認為每個人的最大自由和其他人的同等自由是一致的。不過也有人因為強調政府利益的一面,而走向保守主義、甚至獨裁主義。另一方面,也有人因相信人性本善,認為最大的幸福是來自社會的根本變革,從而走向無政府主義共產主義,如威廉·戈德溫。在經濟學上,所謂邊際效用分析學派如威廉姆·斯坦利·傑文斯,則是從邊沁那裡吸取了許多思想,所謂「福利經濟學」是以「比較愛好」代替「比較效用」,也表現了效益主義的基本精神。在經濟政策上,早期的效益主義者傾向自由貿易,反對政府干涉。後期的效益主義者由於對私人企業的社會效率失去信心,又希望政府出面干涉來糾正私人企業的弊病。在當代的討論中,人們對倫理學語言的分析,以及對邊沁的「快樂計算」均已失去興趣;效益主義出現了種種修正的和複雜的形式。

正名[编辑]

效益主義(Utilitarianism)過去稱作「功利主義」,是透過計算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幸福來規範倫理。然而「功利」二字在中文含義裡帶有貶意,為避免舊有的刻板印象與先入為主的觀念,倫理學家近年來逐漸稱呼功利主義為效益主義。

批判[编辑]

效益主義的中心思想,即每個人都應該在任何可能的情況下促進幸福,並避免不幸,這看來是應予肯定的。但關鍵性的問題是:整個規範倫理學是否都可以根據這個簡單的公式來分析。是否有超乎快樂與痛苦之外的價值值得重視。 如何衡量一个人吃了巧克力之后得到的快乐比别人多、少或者一样?没有方法来计算得到利益,也就没有方法确定什么行为是道德允许的。所以快乐利己主义在某种程度上行不通。

參考資料[编辑]

  1. ^ 藝術與建築索引典—效益主義於2011年3月14日查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