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明延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净土宗十三祖

初祖
二祖
三祖
四祖
五祖
六祖
延壽
七祖
八祖
九祖
十祖
十一祖
十二祖
十三祖

永明延壽禪師(904年-975年),俗姓王姓,名延壽,字沖元,號抱一子,錢塘[1]五代禪宗高僧,為法眼宗三祖。又被後世淨土宗推崇為淨土宗六祖。

生平[编辑]

延壽禪師,原是地方官吏,於吳越世宗時,負責軍需[2],他為人正直,經常讀誦《法華經[3]

三十四歲(937年)時,翠巖令參禪師在四明山龍冊寺弘法,吳越文穆王見延壽禪師求道心切,於是准許他在翠巖禪師處出家受戒[4]。他曾在天台山天柱峰禪坐習定九十天,專心的程度,甚至有鳥類在他身上築巢[5]。後參天台山德韶國師,發明心地,為法眼宗傳人[6]。相傳他曾作偈曰:「撲落非他物,縱橫不是塵。山河並大地,全露法王身」[7]

952年,延壽禪師在奉化雪竇寺潛修苦行,並講授禪法,得到吳越國王的信奉[8]

960年,吳越忠懿王錢弘俶請延壽禪師住持杭州靈隱寺

961年,延壽禪師遷慧日山永明寺,授徒兩千餘人,法聲大振,人稱「永明延壽」大師。吳越忠懿王深重大師德行,賜號“智覺禪師”,居永明寺長達十五年。高麗國王見到他所著《宗鏡錄》一書,曾派人送來袈裟,以示尊崇[9]

開寶八年(975年),大師安然圓寂。

宋徽宗諡大師為“宗照禪師”。清世宗雍正帝又加諡為“圓妙正修智覺禪師”。

著作[编辑]

永明延壽禪師著有《宗鏡錄》,綜合了禪宗天台宗華嚴宗法相宗等四家學說,總合佛學,是一部極為重要的佛學著作。他又曾作《萬善同歸集》。

思想及影響[编辑]

與淨土宗的關係[编辑]

後世淨土宗推崇永明延壽大師為其六祖,永明延壽大師與淨土宗的關係,傳統上的說法,可見於清朝彭希涑《淨土聖賢錄》。據說延壽大師在一次禪定中,見觀音菩薩甘露灌入其口,後覺辯才大進[10]。後又見普賢菩薩手持金,於是決意立定修習法門,做「一心禪觀」、「萬善莊嚴淨土」二籤,連抽七次籤,皆是「萬善莊嚴淨土」,故決定修習淨土宗[11]。他並且曾寫作著名的四料簡,宣揚禪淨同修[12]。但是這些事蹟多出於後人偽造。

在最早的記載中,只記載了延壽大師專習《法華經》與精修禪觀。但是至宋神宗元豐六年(西元 1083年)王古撰《新修淨土往生傳》時,開始加入觀音灌頂[13]、誦唸阿彌陀佛[14]、放生授戒[15]等等事蹟。同時期的《東坡志林》也記載了他盜用官錢放生的故事[16]。至此之後,延壽大師在禪宗之外又兼修行淨土宗的故事不徑而走。

至南宋慶元六年(西元1200年),石芝宗曉編著《樂邦文類》時,出現了延壽大師七次抓鬮,決心專修淨土的記載[17],這個故事後又為南宋僧志磬佛祖統記》所引用,延壽大師遂被列為淨土宗六祖。

至元朝天如惟則撰《淨土或問》時,著名的四料簡才第一次出現在文獻上[18],這應該是天如惟則所造的,而偽託於延壽禪師,在名義上雖是宣揚禪淨雙修,禪淨並重,但實質上是主張以淨土宗信仰為依歸主軸的修行方向。

在這些故事的烘託之下,延壽禪師在民間的形象,逐漸由一名禪僧,轉變為專門的淨土宗修持者,於是在清朝時,被認定是淨土宗六祖,他原先在於禪宗方面的修行與佛教思想史上的貢獻反而湮沒不彰。這一方面雖然反映了延壽禪師在佛教信仰中的重要地位,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淨土宗自宋朝之後逐漸取代禪宗成為漢傳佛教主流的趨勢。

外部連結[编辑]

注释[编辑]

  1. ^ 一說丹陽人,《龍舒增廣淨土文》卷5:「名延壽,本丹陽人、後遷餘杭。」
  2. ^ 《宋高僧傳》卷28:「時為吏,督納軍須」。《景德傳燈錄》卷26:「年二十八,為華亭鎮將。」
  3. ^ 《宋高僧傳》卷28:「其性純直,口無二言,誦徹《法華經》,聲不輟響。」《景德傳燈錄》卷26:「總角之歲,歸心佛乘。既冠,不茹葷,日唯一食。持《法華經》,七行俱下。才六旬,悉能誦之,感群羊跪聽。」
  4. ^ 《宋高僧傳》卷28:「屬翠巖參公盛化,壽捨妻孥削染登戒。」《景德傳燈錄》卷26:「屬翠巖永明大師,遷止龍冊寺,大闡玄化。時吳越文穆王,知師慕道,乃從其志,放令出家,禮翠巖為師。」
  5. ^ 《景德傳燈錄》卷26:「尋往天台山天柱峰,九旬習定。有鳥類尺鷃,巢于衣褶中。」
  6. ^ 《景德傳燈錄》卷26:「暨謁韶國師,一見而深器之,密授玄旨。仍謂師曰:汝與元帥有緣,他日大興佛事。密受記。」
  7. ^ 見《虛堂和尚語錄》卷3:「復舉,永明壽禪師,在天台韶國師會中。普請次,聞墮薪有聲,豁然契悟。乃云:撲落非他物,縱橫不是塵。山河并大地,全露法王身。」但依照《天聖廣燈錄》,此詩是洪壽禪師所作,見《天聖廣燈錄》卷27:「杭州與教寺洪壽禪師,俗姓曹氏。......後參天台山韶國師。一日,因普請,般柴墜落。乃成一頌曰:撲落非他物,縱橫不是塵。山河及大地,全露法王身。國師然之。」
  8. ^ 《宋高僧傳》卷28:「遷遁于雪竇山,除誨人外,瀑布前坐諷禪默,衣無繒纊,布襦卒歲。食無重味,野蔬斷中。漢南國王錢氏最所欽尚。」
  9. ^ 《宋高僧傳》卷28:「高麗國王覽其錄,遣使遺金線織成袈裟、紫水精數珠、金澡罐等。」
  10. ^ 《淨土聖賢錄》卷3:「嘗於國清寺行法華懺,禪觀中,見觀音菩薩以甘露灌其口,因是獲大辯才。」彭的說法又可見於南宋《龍舒增廣淨土文》卷5:「於禪觀中見觀音,以甘露灌其口。乃獲觀音辯才,下筆盈卷。」
  11. ^ 《淨土聖賢錄》卷3:「以宿願未決,登智者禪院,作二鬮:一曰一心禪定,一曰萬行莊嚴淨土。冥心精禱,七拈皆得淨土鬮,於是一意修淨業。」
  12. ^ 《淨土聖賢錄》:「又嘗作四料簡云:有禪無淨土,十人九錯路。陰境若現前,瞥爾隨他去。無禪有淨土,萬修萬人去。但得見彌陀,何愁不開悟。有禪有淨土,猶如帶角虎。現世為人師,當來作佛祖。無禪無淨土,鐵床并銅柱。萬劫與千生,沒箇人依怙。」
  13. ^ 《新修淨土往生傳》卷下:「修法華懺經七年。禪觀中,見觀音菩薩,親以甘露灌于口,遂獲觀音辨才。下筆成文,盈卷乃已,志求西方淨土。」
  14. ^ 《新修淨土往生傳》卷下:「住持雪竇山院,朝暮演法,夜則念阿彌陀佛。......總心為宗,以悟為訣。日暮往別峰,行道念佛,自為難繼,不欲強眾。然密相隨者,常及百人。夜靜,四旁行人,聞山中螺唄天樂之聲,伺求之。見師於山腹中平夷處,旋繞行道。忠懿王歎曰:自古求西方者。未有如是。」
  15. ^ 《新修淨土往生傳》卷下:「住永明十五年,度弟子一千七百人。常興七眾,授菩薩戒。夜施鬼神食,晝放生命,不計其數,皆迴向淨土。」
  16. ^ 《東坡志林》卷二:「錢塘壽禪師,本北郭稅務專知官,每見魚蝦,輒買放生,以是破家。後遂盜官錢,為放生之用。事發坐死,領赴市矣。吳越錢王使人視之,若悲懼如常人,即殺之;否,則捨之。禪師淡然無異色,乃捨之。遂出家,得法眼淨。」後此故事被南宋王日休引用,寫入《龍舒增廣淨土文》卷5:「初為縣衙校,多折官錢。勘之止是買放生命,罪當死。引赴市曹,錢王使人探之,若顏色變即斬之,不變來奏。臨斬,顏色不變,乃貸命。」
  17. ^ 《樂邦文類》卷3:「又中夜旋遶,次見普賢前,供養蓮華忽然在手。因思夙有二願,一願終身常誦法華,二願畢生廣利群品。憶此二願,復樂禪寂進退遲疑,莫能自決。遂上智者禪院作二鬮:一曰,一心禪定鬮。二曰,誦經萬善莊嚴淨土鬮。冥心自期曰:儻於此二途,有一功行必成者,須七返拈著為證。遂精禱佛祖,信手拈之,乃至七度,並得誦經萬善生淨土鬮。由此一意,專修淨業。遂振錫金華天柱峰,誦經三載。」
  18. ^ 《淨土或問》:「天如老人,方宴默於臥雲之室,有客排闥而入者,禪上人也。因命坐之,坐久,夕陽在窗,篆煙將滅,客乃整衣起立,從容而問曰:竊聞永明壽和尚,稟單傳之學於天台韶國師,是為法眼的孫,匡徒於杭之淨慈,座下常數千指。其機辯才智,雷厲風飛,海內禪林,推之為大宗匠。柰何說禪之外,自修淨土之業,而且以教人。復撰揀示西方等文,廣傳於世。及作四料揀偈,其略曰:有禪無淨土,十人九蹉路;無禪有淨土,萬修萬人去。看他此等語言,主張淨土,無少寬容。無乃自屈其禪,而過贊淨土耶?此疑非小,師其為我辯之。 」「此名淨土禪,亦名禪淨土也。然則永明所謂:有禪有淨土,猶如帶角虎。現世為人師,來生作佛祖。豈不驗於此哉。勉之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