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尔开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吾爾開希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吾尔开希
Wu'erkaixi from VOA (1).jpg
出生 1968年2月17日 (1968-02-17)(46岁)
 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
国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68年2月17日-1989年6月4日)
因学生关系而申请的美国绿卡(?-?)
 中华民国 (?-今)
职业 政治评论家、金融业[来源请求]
配偶 陈慧玲
维吾尔语姓名
老维文UEY ئۆركەش دۆلەت
新维文UPNY Ɵrkəx Dɵlət
西里尔维文USY Өркәш Дөләт
拉丁维文ULY Örkesh Dölet
汉语姓名
简体中文 吾尔开希·多莱提
繁体中文 吾爾開希·多萊提
汉语拼音 Wú’ěrkāixī Duōláití

吾尔开希,原名吴尔凯西·多莱提维吾尔语ئۆركەش دۆلەت拉丁维文Örkesh Dölet中华民国户籍姓名为吾尔开希多莱特;1968年2月17日),是中国民运人士,维吾尔族,出生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新疆伊宁人,是八九学运的领导成员,与王丹柴玲等同为当时学生领袖之一。于北京成长,亦曾在新疆接受三年教育。现为中华民国国民,定居于台湾台中市,并从事金融业[1]。至今仍遭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通缉。

六四事件[编辑]

吾尔开希原是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教育管理专业88级学生。父母曾在北京中央民族出版社任职。

1989年4月21日,吾尔开希宣布成立“北京师范大学学生自治会”及“北京市临时学联”并自任主席。当晚,在北大筹委会及清华学生的推动下,在北京师范大学举办“誓师大会”,有超过六万人参与[2]。当夜,上述数万学生前往天安门广场,在人民大会堂会场外参与次日的胡耀邦追悼会。25日,与刘刚、王丹、王超华、熊焱等人将北京临时学联改名为“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简称“北高联”。北高联随即成为继北大筹委会之后的八九学生运动的主要组织。吾尔开希担任该组织第二任主席。自此,吾尔开希成为天安门学生运动主要学生领袖。4月29日,中国政府当局组织的与学生代表的对话中,吾尔开希要求以北高联主席身份参与,在进入会场之前被当局阻止,当晚与王丹在香格里拉饭店召开记者招待会,自称被中共便衣跟踪,不再参与北高联会议,二人便被学运组织边缘化。因此,在5月13日,吾尔开希便与王丹等6人发起绝食

发动绝食占领天安门广场[编辑]

吾尔开希在当时的学生中有较大的影响力。5月18日,他身穿医院的病号服与国务院总理李鹏的会面时说:“时间很紧,我们在这里坐得舒服,但外边的同学在挨饿,所以我很抱歉打断你的话……”打断其冗长发言。当大规模学生游行示威,面对军警封锁线时,吾尔开希一般总是走在北师大学生队伍的最前端[来源请求],受到在北京采访的各国的媒体瞩目。但吾尔开希这时也犯了大错,他一再强调学生领袖与学运组织的无能为力,甚至说广场学生背离民主程序。吾尔开希当时对总理李鹏说“现在的问题,不在于要说服我们这些人。我们很想让同学们离开广场,广场上现在并不是少数服从多数,而是99.9%服从0.1%;如果有一个绝食同学不离开广场,广场上的其他几千个绝食同学也不会离开。”会谈结束前,吾尔开希又强调一遍。这无疑中了李鹏的圈套,李鹏等中共官员立即表示既然学生领袖无能为力,政府就必须尽快结束这种“无政府状态”。[3]

当时在学生组织内部,主要有三大势力[来源请求],分别是:吾尔开希、王丹柴玲。在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来到北京访问之时,吾尔开希主张从天安门广场东移,供政府举行仪式以维持学生爱国立场而受质疑[来源请求]。这个行动导致广场学生的布局开始混乱,于是柴玲、李禄等人组成新的学运组织中心“绝食指挥部”。随后,本来已经被北高联除名的吾尔开希与王丹二人,便进一步与柴玲等人产生争执,而被学运组织进一步边缘化,但在媒体中却一直保持学生领袖的形象。

六四事件发生后,吾尔开希在录像中提到:

“广场死亡至少数以千计,北京,我想数以万计,丝毫不过分,我这是比较保守的估计。”[4][5]

“我的很多同学被坦克车压死了,被坦克车完全扁平地压死在天安门广场。很多他们的尸体到最后用铁锹铲起来。我的一个朋友是师大的纠察队员,负责纠察的。他就亲眼看见了把我们同学的尸体用塑料袋装起来,然后堆在一起放火烧了。”[6]

另外,吾尔开希在被通缉期间,官方曾经发表了一段吾尔开希与其他人吃饭的录像。录像的旁白指出,吾尔开希是用别人的捐款来大吃大喝。在另一段的录像中,吾尔开希说,当时他是和香港的同学们吃饭:

很多朋友可能看了那篇他们通缉我的时候放的录像,说我大吃大喝。事实是,那是在北京饭店和香港的同学一起吃的一顿饭。如果这算大吃大喝的话,那么我想问问他们这一群法西斯们,他们每天的那些用公款堆积起来,国宴、欢迎宴等等各种各种的宴席,他们每天用人民的血汗来养肥自己的肚子,他们算什么呢?我算大吃大喝的话,他们算什么吃、什么喝?这个政府虚弱到了连一个学生吃饭都要放到电视上来告诉人民,这个人是反革命。[7]

事后香港媒体询问当时北上跟吾尔开希会面的香港学生代表,他们也直言是他们付款,而不是吾尔开希或其他人动用捐款来吃喝的。

流亡[编辑]

1989年6月4日六四事件发生后,吾尔开希位列被通缉的学生运动21位领袖名单的第二位。他经香港逃离中国大陆[8]开始其漫长的流亡生涯。他与严家其等人共同创立“民主中国阵线”,并担任副主席。离开中国后,他曾在美国哈佛大学和圣拉斐尔市加州多明尼克大学(Dominican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进修。[9]流亡美国期间,他认识了赴美留学的台湾女子陈慧玲。之后为了躲避海外民运人士内斗,吾尔开希决定离开美国前往台湾。他在台中市定居,并与陈慧玲结婚生子,2012年离婚。在台湾,他曾担任过电台主持人与政治评论家,后投身IT和金融界。台湾2004年立法委员选举时,据称吾尔开希有意争取成为泛蓝阵营的候选人,但最后未成功。他亦曾批评陈水扁总统“宛如共产党”而引发政治风波,也曾批评马英九帮共党说话。

2004年1月吾尔开希曾到香港出席梅艳芳的葬礼。他是继柴玲之后第二个到香港的天安门事件的学生领袖。他在机场发表了一个公开声明,表示希望中国新领导层能够让当年的学运领袖回国。

2009年6月3日晚上,澳门治安警察局根据《内部保安纲要法》拒绝吾尔开希入境[10];他表示回来目的是向中共自首,并要求中共“中央驻澳门联络办公室”协助他返乡探亲[11]

2009年乌鲁木齐七·五暴力事件发生后,吾尔开希在他的个人网站上发表声明,认为是政府镇压维族人和平示威,呼吁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施行民主。[12]

2010年6月4日,吾尔开希再次透过自首的方式,要求与中国大使对话,因不得其门而入,而想硬闯入中国驻东京都港区大使馆,随即被日本警方逮捕[13]。当月6日下午由于没有逃亡之虞获释,他的刑事处分尚未决定,将在日本停留并接受日本警方的调查[14]

2011年1月初,支联会元老司徒华病逝,吾尔开希及王丹等民运人士希望出席司徒华的丧礼,但港府在没有解释的情况下,拒绝两人的入境申请[15][16]。王丹及吾尔开希认为是北京施压所致,二人对特区政府做法感到愤怒,认为事件显示“一国两制”已死,对香港未来感到非常担忧。

2013年11月25日,吾尔开希乘坐往曼谷在香港转机期间向香港入境处表明是中国的通缉犯并要求自首,冀香港方面能拘捕他予中央政府,以换取与家人见面的机会,但最终入境处把他遣返台湾。[17]

2014年3月20日,318太阳花学运期间,吾尔开希到场勉励学生们说,“在关键的历史时刻站出来是光荣的!”他说,六四事件至今廿五年,学生关心国家的心没有死,在台湾继续发挥,议场学生的表现合乎民主规范,令全世界敬佩。而马总统也号称是学运出身的人,如今却破坏民主,应到场向学生道歉。

针对监察院长王建煊质疑学生占领立院,国家还有希望吗?吾尔开希批评,像这样腐朽的头脑才是让台湾没希望的原因,而学生与公民挺身而出承担责任,是台湾有希望的重要体现,并当场向王建煊喊话“请你辞职!”他也呼吁民众,应让国民党内政召委张庆忠再也选不上立委。

电影引用[编辑]

在电影《赌神2》中,赌神与台南东湖帮少主偷渡到台湾,偷渡船上称吾尔开希曾搭乘同一艘船到美国。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