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上海虹桥国际机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虹桥国际机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海虹桥国际机场
Shanghai Hongqiao International Airport
Shanghai Hongqiao International Airport logo.png
Shanghai Hongqiao Airport Terminal 2.jpg
上海虹桥国际机场2号航站楼前臨停接送區
概览
机场类型民用
所有者上海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
營運者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
服務城市 中国上海市
地理位置上海市长宁区闵行区
啟用日期1929年7月8日 (1929-07-08)[1]
樞紐航空公司中国东方航空
上海航空
吉祥航空
春秋航空
海拔高度3米(10英尺)
经纬度31°11′53″N 121°20′11″E / 31.19806°N 121.33639°E / 31.19806; 121.33639坐标31°11′53″N 121°20′11″E / 31.19806°N 121.33639°E / 31.19806; 121.33639
網址www.shanghaiairport.com
地圖
机场平面图
机场平面图
SHA/ZSSS在上海的位置
SHA/ZSSS
SHA/ZSSS
机场在上海的位置
跑道
方向 长度 表面
英尺
18L/36R 11,154 3,400 沥青
18R/36L 10,824 3,300 混凝土
統計數據(2019年)
旅客吞吐量(万人)4,567.66
货邮吞吐量(万吨)40.80
起降架次(次)263,720
数据来源于上海机场集团[2]
上海空运口岸
国家(地区) 中华人民共和国
位置上海市闵行区
类型国家一类航空口岸
出入境
管理机关
上海出入境邊防檢查總站
虹桥出入境边防检查站[3]
海关上海海关
开通日期1963年11月[4]

上海虹桥国际机场IATA代码SHAICAO代码ZSSS),位于中国上海市长宁区闵行区。在上海两个民航机场中,虹桥机场距离市区较近,但规模较小,只运营中国大陆国内航线及部分港澳台和日韩航线,大部份国际航线则是由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负责。

虹桥机场分为一号航站楼和二号航站楼,跑道在两个航站楼中间。一号航站楼为旧航站楼,位于长宁区;二号航站楼为新航站楼,位于闵行区,大部分航空公司在二号航站楼。2017年,虹桥机场共接待进出港旅客4191.13万人次,实现货邮吞吐40.80万吨,起降航班263720架次,2019年客运吞吐量为4567万人次。[2]。客流量位列中国大陆第7位。

2012年起,虹桥机场被Skytrax评为四星级机场[5]。但同时虹桥机场也在2015年度以54.3%的准点率被FlightStats评为全球188个大中型机场中准点率第6低的机场[6]

历史[编辑]

早期历史[编辑]

虹桥机场始建于1921年3月,该年北洋政府航空事务处拟定京沪航空线时,始筹划航线在上海的机场。最初曾选址吴淞,后选中上海县与青浦县的267亩土地作为上海航空站。1921年3月10日机场动工,并于同年6月底完成。但因经费不足,机场未能通航。1929年5月,交通部沪蓉航空管理处选定虹桥机场作为上海航空站,同年7月开航,并于8月开通上海至南京航线。1934年4月再次征地扩建,1931-34年间为欧亚航空公司樞紐機場

1937年8月9日发生虹桥机场事件,是为淞沪抗战导火线之一。日军占领上海后,将虹桥机场作为军用机场使用并扩建跑道。抗战胜利后曾由中华民国空军接管,后于1946年11月5日由中国航空公司接收复,同年12月被定为国际入境机场。1947年8月行政院决定将虹桥机场定为民用机场。后直属于交通部民用航空局。

1949年5月2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机场,后作为军用机场使用。1950年5月中共中央华东局开始进行虹桥机场重建工程。1963年11月国务院批准虹桥机场扩建为国际民用机场,扩建工程于1964年完工,并于当年5月开通中国-巴基斯坦航线。1972年2月17日,空军撤离虹桥机场[7]

1984年3月,上海虹桥机场候机楼工程再度扩建,同年9月30日扩建工程完工。扩建后的候机楼,使用面积比过去扩大了一倍。1988年,上海民航进行重大体制改革,实行政企分开,机场和航空公司分营,上海虹桥机场从同年6月25日起成为独立的经济实体。1988年12月,上海虹桥机场候机楼第三次扩建,于1991年12月26日完工。

2000年后的改扩建[编辑]

2010年投入的T2航站楼

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建成之前,虹桥机场一直是中国大陆最繁忙的机场。机场扩建前,拥有跑道和滑行道各一条,跑道(现第一跑道)长3400米、宽57.6米,停机坪约48.6万平米,共有66个机位,候机楼占地8.2万平方米,拥有15个候机大厅、18个贵宾室和15条行李传输系统。

浦东国际机场投用后,虹桥机场滑行道于2000年5月28日起实施大修工程,原起降虹桥机场的部分国内外航班自当日起移到浦东机场起降[8]

2002年10月27日,所有在虹桥机场起降的国际、港澳航班迁至浦东机场[9]。由于浦东机场仅凭一条跑道每日却有超过800架次航班起降,接纳的航班数量饱和,因此自2003年11月起,部分飞往山东半岛的航班改回虹桥机场起降直至浦东第二跑道完工[10]

作为虹橋交通樞紐计划的一部分,虹桥机场于2006年实施扩建工程,计划新增一条跑道和一个航站楼[11]。工程按照计划要求的2010年上海世博會前建成的目标[12],第二跑道和第二航站楼分别于2010年3月11日、3月16日建成启用[13]。但需要注意的是,两个航站楼之间不直接连通,乘客在两个航站楼间往返需要借助短程接驳车,地铁10号线或其他公交线路。

2011年6月15日开始,机场对既有东跑道进行道面及助航灯光改造,工程于11月16日完工[14]

2014年11月6日起,虹桥国际机场一号航站楼进行史上最大规模的改造。2017年3月26日一号航站楼A楼及交通中心正式启用后,B楼随之进行封闭改造。一号航站楼所有改造工程于2018年10月15日完成[15]

2020年3月25日起,因应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境外防输入工作需要,虹桥机场暂停国际和地区线运营,临时转场至浦东机场运营,保留虹桥机场航班备降功能[16]

机场设施[编辑]

航站楼[编辑]

自2010年3月16日0时起,除春秋航空和出入境航班在1号航站楼办理登机手续、登机外,其余所有航班的登机手续均在2号航站楼办理。2019年7月中旬起,1號和2號航站樓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內航班實現值机、安检、登机全面無紙化,通過手机二维码或身份证取代原先紙質登機證和安检验讫凭证[17]

1号航站楼[编辑]

上海虹桥机场1号航站楼
A楼值机大厅
B楼值机大厅
到达层休息区
停车场入口

虹桥机场1号航站楼位于机场东侧,分为A、B楼,主要办理两国(日韩)三地(港澳台)航班和春秋航空公司运营的国内航班。T1航站楼始建于1984年,经过1988年以及1994年的扩建,形成了现在T1航站楼A、B楼的基本格局[18]。2014年,T1航站楼开始改造工程:改造涉及对外立面、内部结构的调整,登机口调整为可为宽体客机提供两门上下客的双头登机桥等[19]。改造后T1航站楼出发大厅经历了全方位改造升级,同时新建顶层为公园的地面交通中心,建筑面积提升至20.37万平方米[20][21]。改造分为两部分,第一期先改造A楼,2017年3月16日A楼改造完成后开始对B楼进行改造,全部工程于2018年10月15日竣工投用[22]。1号航站楼的改造工程于2017年第23届联合国气候大会的推荐项目专家组中排名第一并获得“2017年绿色解决方案奖——既有建筑绿色改造解决方案奖”一等奖[23]

机场将原地面停车场改建为面积两万多平方米的绿化植被,同时新建了8万多平方米的地下车库以改善航站区的微环境。1号航站楼在改造工程中拆除了原有出发大厅的混凝土屋顶,改为挑高18米的大型钢结构屋顶,同时沿用原航站楼45°倾斜安置的出发大厅设计。到达层则加装发光天花板、柚木装饰等元素提升空间舒适度,减轻层高过低给旅客带来的不适与焦虑感[24]

虹桥机场1号航站楼改建工程亦注重环保设计,在施工过程中通过尽可能多利用既有结构来降低工程量并控制成本和施工过程中产生的污染。改造后的航站楼将能达到25%的节能效率:首先设计部门在出发大厅设置铝板立面和天窗遮阳隔栅、并将A楼屋面倾斜角度设置为40°以在夏季遮蔽强烈的直射光,同时在冬季可利用光线漫反射来提升市内空间光照效,同时在屋顶部的通风窗可在适当时打开,以改善室内通风效果。联检大厅设置了结合支撑、通风和采光功能为一体的伞形立柱,降低建筑运用能耗并提升空间开阔感[24]

现今,1号航站楼分为A、B两楼。A楼主要负责国际及港澳台航班,设有A、B两个值机岛。A楼空侧商业区域面积5620平方米,为上海石库门建筑风格,其中免税店面积有2080平方米[25]。A楼出入境管制区共新设54条查验通道,其中人工检查通道共34条。另外出境区设有9条自助通道[26],入境区则设有12条[27]

B楼负责春秋航空航班,其值机区位于D岛。改造后的T1B楼成为中国大陆自助流程比例最高的航站楼[15],即使在出入港高峰期间,从值机到登机口也只需花费十余分钟[28]。B楼设有28套自助值机终端、18套自助行李托运终端和6个人工柜台。B楼的安检区位于D岛两侧,通往空侧16号-27号候机口。安检区除了普通的人工验证通道外,还引入8套自助安检验证设备。B楼的到达区则设有3个行李转盘[23]

4F 休息区 休息室(限制区)
3F 休息区 休息室(限制区)
2F 国际、港澳台出发[29] 值机A/B区、海关、检疫、出境、安全检查、登机口T01-02、T09-T15
国内出发 值机D区、安全检查、登机口T20-21、T26-27
1F 国内到达 行李提取07-09、接送区
国内出发 远机位T16-19、T22-25
国际、港澳台出发 远机位T03-08
国际、港澳台到达 入境、行李提取01-04、海关
B1 停车场P1

2号航站楼[编辑]

2号航站楼
值机区
停靠在2号航站楼的兩架中國國際航空飞机
T2主楼西侧的吉祥航空值机区
南指廊(56-75登机口)

虹桥2号航站楼于2010年3月16日投入使用。2号航站楼位于1号航站楼西侧,总面积36.26万平方米,主要为国内航班提供服务。为给西侧的虹桥综合交通枢纽的建设腾出空间,2号航站楼的外观设计较为简洁,但内部通过集中式的布置减小规模,体现了 “节地、节能、节水、节材”的科技创新理念。

2号航站楼由华东建筑设计研究院的郭建祥主导设计。该航站楼与磁悬浮虹桥站、国铁上海虹桥站等合为一体,成为集航空、高速铁路、磁悬浮、地铁、长途大巴、公交车和私家车为一体的巨型综合交通中心,对于进出港旅客而言,有高达56种换乘方式可供选择,大大提高了旅客集散效率。[30]

2号航站楼考虑到主要面向国内航班,采用了成熟的前列式航站楼布局,旅客从值机到步行至登机廊桥的距离不超过300米。航站楼设计则遵循简约大方的原则,主要运用水平直线作为设计元素,以与浦东国际机场形成差异。航站楼共设置43座登机廊桥,[31]以实现70%以上的航班靠桥率;航站楼亦改进了值机和安检区域设计,提供80个值机柜台与47条安检通道,并加长了X光安检仪传送带和开箱台,进一步缩短旅客值机和安检的等候时间。[32]

2号航站楼还提供了充足的机场商业。航站楼内零售总建筑面积达到10773平方米,并执行与上海市内商店“同城同价”原则。在航站楼与磁悬浮站、地铁虹桥2号航站楼站连接的东交通中心,更设置一座4层高的交通商业中心,在减小航站楼面积的情况下集约高效地扩充了机场商业容量。

2号航站楼指示牌设计由曾经负责JR东日本重庆轨道交通车站指示牌设计的GK设计公司设计[33],以绿色指示航站楼信息、橙色指示磁悬浮信息、蓝色指引国铁信息、红色指引地铁信息,通过颜色来实现导视系统的快速分流;机场停车场则采用动物和水果作为停车区域标志,帮助旅客实现快速寻车。楼内还有3块航显大屏、若干信息小屏与平面指示图,这几者构成一个完整的视觉导引体系,提升旅客寻路体验。[34]

4F 休息区 休息室
休息室(限制区)
3F 出发[35] 值机A-D区、安全检查
值机E-H区、往上海虹桥站
M2 出发 登机口21-40、46-50、56-75;商店
2F 到达 到达登机口、转机
1F 到达区 行李提取、转机柜台、接送区
出发 远机位41-45、51-55
东交通中心 虹桥2号航站楼站、公交、上海虹桥站

跑道[编辑]

虹桥机场设有两条南北向的跑道,编号为18L/36R和18R/36L,位于两个航站楼之间。两条跑道在1993年的规划中间隔1700米,为虹桥综合交通枢纽让出建设地块后间隔缩短至365米,是中国内地首个拥有近距离跑道的机场[31]

航点[编辑]

国内航线[编辑]

执行京沪航线中国东方航空波音777-300ER型客机在上海虹桥国际机场起飞
上海航空波音787-9型客机即将降落在上海虹桥国际机场
吉祥航空波音787-9型客机在上海虹桥国际机场起飞
春秋航空空中客车A320neo在上海虹桥国际机场等待起飞
航空公司目的地值机区
中国 中国东方航空 北京/首都北京/大興安庆安顺长沙成都重庆大理大庆迪庆恩施赣州广州贵阳呼和浩特淮安揭阳喀什昆明兰州柳州洛阳南昌南宁青岛深圳石家庄太原腾冲天津铜仁威海温州乌海乌鲁木齐武汉武夷山西安锡林浩特厦门襄阳盐城烟台郑州珠海 T2-B、C、D
中国 上海航空 北京/首都衡陽长沙成都重庆丹东福州阜阳广州桂林贵阳哈尔滨海口海拉尔和田连云港呼和浩特黄山济南济宁鸡西佳木斯揭阳井冈山昆明兰州丽江临沂南昌南宁齐齐哈尔青岛深圳沈阳石家庄太原天津温州乌鲁木齐武汉西安西双版纳厦门徐州烟台宜昌银川郑州 T2-B、C、D
中国 吉祥航空 北京/大興毕节长沙长治成都池州重庆广州贵阳茅台昆明丽江(仅运营出发航班)、连城南宁三亚深圳太原温州乌鲁木齐西安厦门郑州珠海 T2-E、F
中国 春秋航空 常德长沙成都重庆东营广州贵阳呼和浩特怀化揭阳昆明兰州绵阳(仅运营抵达航班)、南宁(仅运营出发航班)、黔江青岛泉州三亚深圳石家庄天津(仅运营出发航班)、乌鲁木齐西安厦门湛江(仅运营抵达航班)、珠海遵义张家口 T1-D
中国 中国国际航空 北京/首都成都重庆广州天津 T2-A
中国 中国联合航空 北京/大興石家庄 T2-B
中国 中国南方航空 北京/大興长沙鄂尔多斯广州桂林贵阳揭阳南宁南阳深圳乌鲁木齐吐鲁番烟台延吉伊宁郑州 T2-D
中国 海南航空 北京/首都阿克苏太原乌鲁木齐 T2-A
中国 河北航空 石家庄 T1-D
中国 山东航空 济南青岛烟台 T2-A
中国 深圳航空 景德镇深圳 T2-A
中国 天津航空 天津 T2-A
中国 西藏航空 成都重庆拉萨 T2-A
中国 厦门航空 福州泉州厦门 T1-D
中国 祥鹏航空 昆明宜春 T2-A

国际及港澳台航线[编辑]

新冠肺炎疫情,國際及港澳台全部暫停營運或轉移至浦東機場

日本航空波音777-200ER型客机滑行至一号航站楼
长荣航空Hello Kitty涂装的空中客车A330-300型客机即将降落在上海虹桥国际机场

周边交通[编辑]

虹桥机场的周边交通主要以地铁、机场巴士、出租车以及公共汽车为主。虹桥机场由于临近市中心,没有自己的机场巴士,但有来往浦东机场的机场巴士一线,联通浦东机场和虹桥机场。

1号航站楼[编辑]

1号航站楼的出租车候车区及公交站台

轨道交通[编辑]

  • 虹桥1号航站楼站位于1号航站楼南侧,有轨道交通10号线经过,站厅、路轨呈东西向排布。其中车站3号口离虹桥机场1号航站楼最近,但3号口没有专用闸机供携带大件行李的乘客出入,携带大件行李乘客应从1号口出入

地面公共交通[编辑]

公交线路
  • 807路(虹桥机场1号航站楼—清涧新村)靠近1号航站楼国内达到3号门
  • 806路(虹桥机场1号航站楼—卢浦大桥)在1号航站楼国际、港澳台到达4号门
  • 1207路(虹桥机场—上海动物园
机场免费摆渡车
  • 虹桥机场航站楼摆渡车(虹桥机场1号航站楼——虹桥机场2号航站楼)

2号航站楼[编辑]

虹桥2号航站楼站直接与东交通中心相连
空港巴士

虹桥机场2号航站楼位于虹桥综合交通枢纽内。虹桥综合交通枢纽是集合民航、铁路、地铁、巴士、长途巴士等交通工具为一体的综合交通枢纽。其“面向全国,服务长三角”的目标使得虹桥2号航站楼的接驳交通十分便利[36]

轨道交通[编辑]

虹桥2号航站楼站位于航站楼西侧的东交通中心的B1F和B2F层,有2号线10号线经过。2号线和10号线各在北南设有独立的站厅,互不联通。2号线列车运行区间为徐泾东广兰路浦东国际机场10号线列车的运行区间为虹桥火车站新江湾城,往航中路站方向的乘客需在龙溪路下车换乘往新江湾城航中路方向的列车。

地面公共交通[编辑]

机场免费摆渡车
  • 虹桥机场航站楼摆渡车(虹桥机场1号航站楼——虹桥机场2号航站楼)
虹桥枢纽东交通中心[37]
候车室 公交车 起点站 终点站
1号候车室 316路[38] 虹桥东交通中心 延安东路中山东一路
虹桥枢纽4路 虹桥枢纽东交通中心 紫竹科学园区
941路 虹桥枢纽东交通中心 上海火车站(南广场)
(经停虹桥机场1、2号航站楼)
2号候车室 虹桥枢纽9路[38] 虹桥枢纽东交通中心 嘉定客运中心
机场一线 虹桥枢纽东交通中心 浦东机场

意外事故[编辑]

1982年9月17日:日本航空由上海虹桥飞往成田机场792号航班在起飛后發生液壓故障,在返航虹橋機場時衝出跑道致使飛機受損,导致27人受傷[39]

1989年8月15日:中国东方航空公司一架注册编号为B-3417的安托諾夫An-24执行由上海飞往南昌的MU5510次航班在虹桥机场起飞时,因引擎故障坠毁于距机场约240米的周家浜中,导致34人遇难,仅6人生还[40]

1993年4月6日:中国东方航空公司一架注册编号为B-2171的麥道MD-11从北京经上海至洛杉矶的MU583次航班在美国阿拉斯加阿留申群岛南约950海里的太平洋上空飞行时,前缘缝翼伸出,飞机急速翻滚、跌落和上升数次,高度下跌了5000英尺。此次事故造成两名乘客死亡,149名乘客和7名机组成员受伤。事故中飞机结构没有受损,但机舱内饰受损严重[41]

1998年9月10日:一架中国东方航空公司飞机注册编号为B-2173、机型MD-11的MU586次航班,原定由上海虹桥国际机场飞到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再到美国洛杉矶机场。起飞后因起落架故障(曲动连杆销子因质量问题折断)返回虹桥机场迫降并成功,此航班是中国民航首宗迫降的例子[42]

1999年4月15日:大韩航空由虹桥飞往金浦机场KE6316次航班起飞后机长贸然推杆使飞机失速坠毁在莘庄镇,导致三名機組人員、地面5人罹難,42人受傷[43]

2000年9月14日:法国航空由上海虹桥飞往巴黎夏尔·戴高乐机场的AF111次航班起飞前滑行时,在跑道末端掉头时滑出跑道,前轮陷入草地中,压断了跑道地下的电缆。事件导致虹桥机场关闭数小时,大量航班备降浦东国际机场。事件中无人受伤[44][45][46]

2002年6月8日:一班由香港飞往上海的港龙航空客机,航班号为KA890的空中巴士A321型,抵达虹桥国际机场后,起落架正常放下后,飞机向跑道降落,左后轮胎突然爆裂,机上没有人员受伤[47]

2013年6月7日:中国东方航空公司一架ERJ-145执行由淮安飞往上海虹桥的MU2947航班,于降落上海虹桥机场跑道时,前起落架先于主起落架触地并折断,飞机冲出跑道[48]

2016年10月11日:中国东方航空公司一架A320(注册号B-2337)执行MU5643航班于上海虹桥机场36L跑道起飞时,和另一架正在穿越跑道的东航A333(B-6506,MU5106航班)发生冲突。由于A320机组的正确处置,飞机在A333上方19米处擦过。事后根据民航总局的调查结果,事件原因是塔台在指挥时失误,在指挥A333穿越时遗忘A320已得到起飞指令,同时A333机组也存在标准作业程序问题[49]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中国民航报》:虹桥机场T1航站楼启动不停航施工. 中国民航报. 2014-11-05 [2015-12-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22) (中文(简体)‎). 
  2. ^ 2.0 2.1 上海浦东机场年旅客量突破7000万 仅次于北京香港. 航空圈. 2018-02-01 [2018-0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5) (中文). 
  3. ^ 总站简介. 上海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 2019-04-30 [2019-06-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7). 
  4. ^ 国家口岸管理办公室; 中国口岸协会. 《中国口岸年鉴2017》. 北京: 中国海关出版社. 2017.12: 200. ISBN 978-7-5175-0240-1. 
  5. ^ Shanghai Hongqiao Airport Quality Rating. SKYTRAX. [2017-09-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19). 
  6. ^ The World's Most Delayed Airports. tripsavvy. 2017-05-10 [2017-09-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5). 
  7. ^ 上海通志 >> 第二十九卷交通运输(下) >> 第三章航空运输 >> 节. [2019-04-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26). 
  8. ^ 起降上海虹桥机场的部分航班5月28日起搬场. 上海青年报 (新浪网). 2000-05-24 [2019-1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9). 
  9. ^ 上海宣布民航航班10月27日零时起部分东移浦东. 新华社. 2002-10-15 [2019-12-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9). 
  10. ^ 上海浦东机场趋于饱和 部分航班回迁虹桥机场. 中国网. 2003-11-13 [2019-1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9). 
  11. ^ 上海虹桥机场扩建工程获批准总投资153亿. 第一财经日报 (新浪网). 2007-02-27 [2019-1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9). 
  12. ^ 虹桥机场扩建工程内容调整环境影响第三次公示 (PDF). 上海市环境热线. 2007-09-19 [2009-11-1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1-03-02). 
  13. ^ 2号线明年3月16日通虹桥机场 将设站点连接京沪高铁(原载《新闻晨报》). xwcb.eastday.com. 2009-12-25 [2009-12-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1-16) (中文). 
  14. ^ 虹桥机场东跑道今日修复. 东方早报 (新浪网). 2011-11-16 [2019-1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9). 
  15. ^ 15.0 15.1 上海虹桥机场1号航站楼改造3年多竣工,本月15日正式运行. 搜狐. 2018-10-09 [2018-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09). 
  16. ^ 上海虹桥机场所有国际港澳台航班转场至浦东机场运营. 新京报网 (新浪网). 2020-03-24 [2020-03-24]. 
  17. ^ 无纸化全面上线!7月中旬起,虹桥机场国内航班值机、安检、登机,一张身份证全搞定. [2019-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4). 
  18. ^ 虹桥机场T1航站楼将启动最大规模改造,历时3年难度超新建. 澎湃新闻. 2014-10-30 [2017-09-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17). 
  19. ^ 上海虹桥机场T1航站楼A楼启用. 新华网. 2017-03-26 [2017-09-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09). 
  20. ^ 虹桥机场T1航站楼开始改造 预计2017年中完工. 民航资源网. 2014-12-20 [2017-09-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09). 
  21. ^ 虹桥机场T1航站楼改造工程启动. 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 2014-10-30 [2017-09-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31). 
  22. ^ 虹桥机场1号航站楼改造完成全面启用. [2018-1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15). 
  23. ^ 23.0 23.1 上海虹桥国际机场1号航站楼改造完成全面启用. 中国民航网. 2018-10-15 [2018-1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15). 
  24. ^ 24.0 24.1 郭建祥; 吕程. “传承”与“提升”——虹桥国际机场T1航站楼改造设计. 建筑学报. 2019, (612): 44-49. 
  25. ^ 上海虹桥机场T1A楼改造完成 多式交通“一站式”换乘. 新华网. 2017-03-20 [2018-1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16). 
  26. ^ 上海边检友情提示——上海边检12月1日起启用出境自助通道. 上海边检. 2017-12-20 [2018-1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15). 
  27. ^ 虹桥机场口岸启用12条边检自助通关通道. 上海边检. 2017-03-27 [2018-1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15). 
  28. ^ 上海虹桥机场T1 B楼启用 早高峰无人误机. 民航资源网. 2018-10-15 [2018-1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15). 
  29. ^ 虹桥机场1号航站楼(T1)设施分布. 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 [2018-1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05). 
  30. ^ 张海盈. 虹桥枢纽总设计师:曾一一研究56种换乘方式. 东方网. 2015-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2) (中文). 
  31. ^ 31.0 31.1 上海虹桥机场2号航站楼今日启用. 中国民用航空局. 2010-03-16 [2017-09-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24). 
  32. ^ 杨芬. 值得借鉴的样板候机楼——虹桥机场T2航站楼. 民航资源网. 2010-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2) (中文). 
  33. ^ 客户案例 环境设计. GK Shanghai上海艺凯设计有限公司. [2018-0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8). 
  34. ^ 虹桥机场2号航站楼八大亮点. 中国民航新闻信息网. 2010-03-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2) (中文). 
  35. ^ 虹桥机场2号航站楼(T2)设施分布. 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 [2017-09-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30). 
  36. ^ 面向全国,服务长三角:专访上海机场吴念祖. 民航资源网. 2010-03-15 [2017-0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02). 
  37. ^ 刘武君. 综合交通枢纽规划. 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5: 43. ISBN 978-7-5478-1306-5. 
  38. ^ 38.0 38.1 新浪网/东方早报: 申城六条公交线路今起驶入虹桥东交通中心. [2011-04-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01). 
  39. ^ 陈义星; 柳祖恩. 日航DC-8 J8048号机高压气瓶爆炸事故分析. 上海钢研. 1984, (5) [2014-01-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11). 
  40. ^ 第二节 航空安全保卫. 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 [2014-03-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27). 
  41. ^ Engineering Problem Or Crew Error Caused Jet to Pitch Violently - The Washington Post. HighBeam Research. [September 11,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21). 
  42. ^ 东航一客机因机械故障紧急迫降成功. 光明日報. 1998-09-12 [2014-04-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4). 
  43. ^ 大韩飞机坠毁前后. 是兆新、周峻 (生活时报). 1999-04-17 [2013-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06). 
  44. ^ 上海专电:法航一架空中客车A340客机台风中滑出跑道 上海虹桥国际机场已经关闭. 人民网. 2000-09-14 [2018-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4-12-09). 
  45. ^ 上海专电:滑出跑道的法航客机已被拖离现场 上海虹桥机场尚未开放. 人民网. 200-09-14 [2018-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08-25). 
  46. ^ 详讯:法航一班机在上海起飞时滑出跑道(附图). 新浪网. 2000-09-14 [2018-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07). 
  47. ^ 上海虹桥机场惊险一幕:客机爆胎乘客经历生死劫. 搜狐网. 2002-06-10 [2017-0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01). 
  48. ^ 网曝东航客机冲出虹桥跑道 前起落架折断. 网易新闻. 2013-06-07 [2017-0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01). 
  49. ^ 民航局对“10.11”事件作出严肃处理. 中国民用航空局. 2016-10-21 [2017-0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23).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