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理查德·費曼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理查德·費曼Nobel prize medal.svg
(Richard Feynman)
Feynman at Los Alamos.jpg
理查德·費曼。
出生 理查德·菲利普斯·費曼
(Richard Phillips Feynman)
(1918-05-11)1918年5月11日
美國紐約皇后區
逝世 1988年2月15日(1988-02-15)(69歲)
美國加利福尼亞洛杉磯
居住地 美國
國籍  美國
研究領域 理論物理量子電動力學
機構 曼哈頓計劃
康奈爾大學
加州理工學院
母校 麻省理工學院
普林斯頓大學
博士導師 約翰·惠勒
博士生 阿爾伯特·希布斯英語Albert Hibbs
喬治·茨威格
其他著名學生 下村努
知名於 重正化方法
路徑積分表述
費曼圖
費曼-海爾曼定理
費曼-卡茨公式
惠勒-費曼吸收子理論英語Wheeler–Feynman absorber theory
部分子英語Parton (particle physics)夸克/膠子理論)
納米技術
單電子宇宙英語One-electron universe假想
費曼物理學講義
《QED:光和物質的奇妙理論》
受影響於 恩斯特·馬赫
馮·諾依曼[1]
影響於 弗里曼·戴森
朱棣文Nobel prize medal.svg[2][3]
比爾·蓋茨[4][5]
謝爾蓋·布林[6][7][8]
勞倫斯·克勞斯英語Lawrence M. Krauss
比爾·布萊森
托尼·黑英語Tony Hey
里昂納德·曼羅迪諾
著名獎項 Nobel prize medal.svg諾貝爾物理學獎(1965)
奧斯特獎章英語Oersted Medal(1972)
配偶

阿琳·格林堡
(Arline Greenbaum)
(1941–45,病故)
瑪麗·路易斯·貝爾
(Mary Louise Bell)
(1952–56)

格溫妮絲·霍沃思
(Gweneth Howarth)
(1960–88)
兒女 卡爾·費曼
(Carl Feynman,兒子)
米歇爾·費曼
(Michelle Feynman,養女)
簽名

理查德·菲利普斯·費曼英語:Richard Phillips Feynman,1918年5月11日-1988年2月15日),美國理論物理學家量子電動力學創始人之一,納米技術之父。由費曼提出或完善的費曼圖費曼規則重整化計算方法是研究量子電動力學和粒子物理學的重要工具。費曼個性十足,愛出風頭,平易近人且喜愛搞怪,有很多逸聞流傳於世。在1999年英國雜誌《物理世界》對全球130名領先物理學家的民意調查中,他被評為有史以來十位最偉大的物理學家之一。[9]

費曼業餘愛好廣泛,如打邦哥鼓、破譯瑪雅文明象形文字、研究如何撬開保險櫃的鎖及逛脫衣舞廳等。他自己搜羅了不少這類故事,整理成了自傳《別鬧了,費曼先生!》。該書後來成為暢銷大眾讀物。費曼是少數幾個在大眾心目中形象生動鮮活的前沿科學家之一。

生平經歷[編輯]

家庭背景[編輯]

理查德·費曼1918年出生於美國紐約市皇后區的小鎮法洛克衛英語Far Rockaway, Queens。父親是對科學有業餘興趣的商人,也是費曼的科學啟蒙老師。親妹妹喬安·費曼(也常譯為「瓊·費曼」)則受理查德的影響成為一名天體物理學家

費曼(Feynman)是一個少見的姓氏,意為「fine man」(好人)。

早年經歷[編輯]

費曼從小就有自覺超前學習的習慣,並抱怨傳統的中學課程沒有讓他學到感興趣的科學內容。[10]在小學畢業後的假期里,他就開始了初等微積分的學習。[10]他中學時就自學了狹義相對論。[11]

費曼就讀於法洛克衛高中英語Far Rockaway High School。該校諾貝爾獎得主還有伯頓·里克特巴魯克·布隆伯格。師從名家伊西多·拉比的青年物理博士艾布拉姆·巴德(Abram Bader)因經濟不濟,被迫來到費曼所在的中學教書。[10]巴德發現費曼因自學過初等微積分而沾沾自喜,而且上課時話太多,就給他一本麻省理工學院教授伍茲(Frederick Shenstone Woods)為大學二三年級學生寫的《高等微積分》看。[12]讓費曼在完全吃透《高等微積分》前,不要在課堂上影響其他同學。[12]當時的費曼花了不少心思研讀這本書,從中掌握了傅立葉級數貝塞爾函數積分符號內取微分[註 1]橢圓函數等知識[註 2]。巴德經常在課後與費曼討論科學,是費曼的還原論思想的啟蒙者。[10]巴德向費曼介紹了引人入勝的「最小作用量原理」,說它沒有辦法得到解釋或證明,卻在物理學中無處不在。[10]「最小作用量」這個話題巴德只與費曼討論過一次,卻深深地印在了費曼的腦海中。[10]費曼說:「他只是解說,他並沒有證明任何東西。沒有任何複雜的事情,他只是說明有這樣一個原理存在。我隨即為之傾倒,能以這樣不尋常的方式來表達一個法則,簡直是個不可思議的奇蹟。」[10]除「最小作用量」外,還有一個事實也令費曼感到非常好奇,即各種電路公式中為什麼經常會出現圓周率π(注意一般電路的形狀並不是圓形的)。[13]

在剛接觸到立體幾何時,費曼並沒有弄明白三維的立體是可以用平面化的透視圖形來表示的,因此學得稀里糊塗。[14]雖然他模仿老師教授的計算步驟,能夠算出答案,但他並不理解其中的緣由,處於似懂非懂的狀態。[14]他直到幾個星期以後才想通了自己是哪裡理解錯了。這是他在學習上遇到的第一次打擊,使他印象很深。[14]他多年後感嘆說:「那是我唯一一次體驗普通人的(學習)感受。」[14]

費曼是阿里斯塔榮譽學會一員。他在考試中經常取得好成績,但他並不喜歡學校和教育體制。[11]在他高中的最後一年,費曼獲得了紐約大學數學錦標賽的冠軍,他的得分與那些名次接近的競爭者差異頗大,此事震驚裁判。[來源請求]

在經濟大蕭條的日子裡,身為中學生的費曼也常去打零工掙錢。[15]1935年左右時,許多學生迫於經濟壓力,放棄報考大學,但費曼的父母仍然堅持要為聰明的兒子提供最好的教育條件。[16]中學時代的費曼對數學和女孩子尤其感興趣,但認為語文和哲學浮於表面,所以不喜歡。[15]

高等教育經歷[編輯]

他申請哥倫比亞大學時,因為「猶太配額」(一種歧視性限制,僅提供有限名額給有猶太背景的學生)已滿而不被接受[16],所以他轉而申請麻省理工學院。除成績要求外,入讀當時的麻省理工學院還必須要求有校友推薦。[16]為此,父親找到一個不認識兒子理查德的熟人打通了關係。[16]這個托關係讀書的經歷令費曼很不愉快。[16]1935年末,費曼進入麻省理工學院就讀。[16]費曼本來想申請全額獎學金,但只得到了每年100美元的部分獎學金。[16]1939年,被任命為普特南會員。在他大學二年級時,費曼得到物理課程補助,包括其畢業課程-理論物理。

當就讀數學系的費曼發現數學的實用性不強時,產生了轉到電機工程專業的想法。[17]但後來他又覺得電機工程與數學差距過大,又決定選擇折衷的物理學,這樣既可以動手做實驗,又可以學到很多高深的理論。[17]在大學就讀期間,他仍然努力要求自己學習比課程要求更廣的知識。[17]當時的麻省理工學院也不限制有興趣的聰明學生選修任何高深的課程。[17]在選修一門高級課程的過程中,自學完《量子力學原理》的費曼與另一名自學了廣義相對論的神童維爾頓(Ted Welton)相識相知。[18]他們是唯一選修此課的低年級學生。[18]特拉斯頓(Julius Stratton)教授有時候備課不仔細,講不下去時,就會問費曼下一步該怎麼做。[18]費曼和維爾頓,還選修了另一位名叫莫爾斯(Philip Morse)的教授的課,並在學完後請教他如何才能學透量子力學的本質。[18]莫爾斯給他們出了一些貼近實際的計算問題,使他們體會抽象的量子力學知識在實際中是如何具體應用的。[18]

費曼的科研能力在大二時就已得到認可。[19]他在大學期間曾在《物理學評論》上發表過2篇論文。[19]除物理學外,費曼還涉獵了化學和冶金學課程。[20]他此前對在大學階段被迫選修的文科課程一直只滿足於低分掠過的要求。

斯萊特(John Slater)建議想留在麻省理工的費曼去普林斯頓大學讀研究生,換一個環境,多見見世面。[19]他在普林斯頓大學的數學和物理的研究生入學考試獲得滿分,這是前所未有的[來源請求],但是歷史和英語文學部分卻相當差。因種族歧視的影響,普林斯頓大學物理系主任在考慮是否錄取費曼時曾有所猶豫,並向麻省理工學院詢問費曼的情況。[21]斯萊特和莫爾斯極力推薦費曼,莫爾斯還說:「只要給他幾個提示,他就能一直研究下去;他的能力足以使他在很短的時間內涉獵很多領域。」[21]身患高血壓的父親麥維爾(Melville)曾拜訪莫爾斯,詢問兒子的表現是否足夠好,還有猶太物理學家找工作時是否會受到歧視。[21]莫爾斯安慰費曼的父親,說為費曼的教育投資是絕對值得的。[21]

1939年,費曼本科畢業,進入普林斯頓大學念研究生,成為青年學者約翰·惠勒的學生。在他讀研期間,同學們就一直傳說有一個很厲害的新生在專業方面上積累的知識已經多到完全不用參加任何課程。[22]一位名叫H. H. Barschall的同學有一次碰到一道難題,問了幾個教授後也還是算不明白,最後抱着試試看的心態去問了費曼,然後得到了費曼給出的又快又完整的解答。[22]Barschall甚至為此一度自卑,懷疑自己是不是選錯了專業。[22]

1942年6月16日,費曼在普林斯頓獲得了理論物理學博士學位,論文導師仍是約翰·惠勒。費曼的論文採用的原則是量子力學的穩定作用的問題,靈感是由對於電動力學的惠勒-費曼吸收體理論的量子化的渴望,奠定基礎的「路徑積分」方法和費曼圖,並命名為「量子力學最小作用原則」。在不久後的6月29日,費曼與阿琳·格林堡(Arline Greenbaum)結婚。[23]

參與曼哈頓計劃[編輯]

在普林斯頓,物理學家羅伯特·威爾遜英語Robert R. Wilson鼓勵費曼參與美軍用於製造原子彈的曼哈頓計劃。費曼本來對武器研究沒有興趣,但他也擔心德國人比美國人先製造出威力巨大的炸彈,於是決定為己方技術陣營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24]當時他還是個青年科學家,被分配到漢斯·貝特手下。他給貝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並被授予小組長的職務。他和貝特共同開發的貝特-費曼公式用於計算收益率裂變彈,是建立在羅伯特先前研究的基礎上。費曼在洛斯阿拉莫斯有幸見到了尼爾斯·玻爾恩里科·費米愛德華·泰勒等眾多著名物理學家。玻爾是哥本哈根學派的領袖,影響了一整代量子論發展早期的物理學家,在當時的原子物理學界擁有無人能及的地位。與許多青年工作者不同,初出茅廬的費曼並不畏懼玻爾的名氣,因而受到玻爾的注意和賞識。費曼在玻爾面前無所拘束,遇到聽起來覺得差勁的想法就會當面指出。[25]

費曼在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的其他工作包括計算中子方程的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開水器」,一個小的核反應堆,以測量裂變材料的組裝有多近是關鍵性。在完成這項工作,他被轉移到橡樹嶺工廠,在那裡,他在制定安全規程儲料輔助工程,使臨界事故(例​​如,由於不慎儲存在鄰近上的兩側裂變材料的亞臨界量壁)可以被避免。他還做過關於擬議的理論工作和計算氫化鈾彈,但後來的事實表明這並非可行。

原子彈首次試爆(即「三位一體試驗」)時,費曼決定不帶護目鏡,成為當時第一個用肉眼觀察全過程的人。得知原子彈試驗成功後,費曼和其它參與的科技人員們一樣,非常的開心。事後,費曼才開始警覺發明原子彈的嚴重後果,並為此煩惱。[24]

當時因為新舊觀念衝突很多,不同學派的量子論專家在開會時經常會針鋒相對地展開激烈爭論。而費曼習慣用自己獨特的方法解釋事物,有自己的一套主見,而不會太在意別人是否習慣他的思考方式。當費曼在1948年的一場會議上提到自己發展出的說不清證明方法的圖示方法時,就曾遭到玻爾、愛德華·泰勒和狄拉克等人的嚴厲抨擊。[26]他在《物理評論》上陸續發表了一些帶有這種「費曼圖」的論文,但一開始並沒有得到很多人的接受。當同行們發現用費曼圖可以說明的問題越來越多時,大家的觀念逐漸發生了改變。到了20世紀80年,這種已在《物理評論》中無處不在的圖使他成為了物理圈內最有名的科學家。[27]

1945年,費曼謝絕了當時名家雲集的普林斯頓大學的邀請,轉而隨漢斯·貝特前往康奈爾大學任教。1951年轉入加州理工學院,擔任「理查德·托爾曼理論物理學教授」一職,並在此執教一生。

費曼曾加入到「θ-τ衰變之謎」的研究大潮中,並因相信宇稱必定守恆而與楊振寧打賭[28][29][30][31],結果不得不服輸[32]

成為名家[編輯]

費曼任職加州理工學院期間,因其風格幽默生動、不拘一格,深受學生歡迎。[來源請求]1964年,他出版了《費曼物理學講義》。

20世紀60年代至80年代中期,費曼成為當時美國影響力最大的理論物理學家,與蘇聯的朗道並稱。此前,另一位知名青年物理學家默里·蓋爾曼曾慕費曼之名前往加州理工學院與費曼共事,這2個風格迥異的學界超級明星的坐鎮成了當時加州理工一道亮麗的風景線。蓋爾曼是一位舉世罕見的博學家,而且很喜歡顯露自己的才華,尤其喜歡見縫插針、糾正費曼的失誤。費曼着裝樸素簡約,也與講究衣着得體的蓋爾曼形成鮮明對比。蓋爾曼與費曼針鋒相對、彼此抬槓的軼事流傳很廣。

1965年,費曼因在量子電動力學方面的貢獻與施溫格朝永振一郎共同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費曼的眾多故友都給他寫信發去了祝賀,其中包括老同行漢斯·貝特[33]和愛德華·泰勒[34],費曼當年的中學物理老師巴德[12],甚至還有巴德以前的博士導師伊西多·拉比[35]。巴德感謝費曼在《費曼物理學講義》第2卷的專題講座《最小作用量原理》中提到了師生兩人當年的那一段對話。[12]

因重整化方法獲獎後,費曼曾在CERN作過一次演講。當時聽眾中有斯蒂克爾堡在座。斯蒂克爾堡也曾發展出過與重整化方法及費曼圖相似的方法,但均未得到同行的普遍重視。Jagdish Mehra曾寫道:「講座完畢後,斯蒂克爾堡一個人默默地離開了CERN劇場,而被崇拜者們圍繞簇擁的費曼則作了如下一句評論:『他(斯蒂克爾堡)做了這件工作而現在一個人孤零零地走向了夕陽!然而,我在這裡,收穫了所有的榮譽,但這本該屬於他!』('He [Stueckelberg] did the work and walks alone toward the sunset; and, here I [Feynman] am, covered in all the glory, which rightfully should be his!')」[36]

他之後跟蓋爾曼一起研究弱交互作用。費曼提出了部分子英語Parton (particle physics)的理論,但不承認自己的部分子和蓋爾曼提出的夸克是同一種東西,這讓希望夸克理論得到同行支持的蓋爾曼非常鬱悶。

晚年[編輯]

80年代時,每一期的《物理評論》雜誌上都能見到許多的「費曼圖」。晚年的費曼逐漸改變了對弦理論的成見,並師從老對手蓋爾曼,學習弦理論[37]

1986年,費曼受委託加入了調查挑戰者號太空梭失事事件羅傑斯委員會[38]費曼討厭官方為調查環節設置的繁複手續,於是決定一個人單獨調查,最後在電視鏡頭前只用了一個簡單的橡膠圈零件做冰水冷卻實驗,就給出了自己對事故原因的調查結果,由此揚名國際。在《你管別人怎麼想?》中提到了這一次的調查。

費曼晚年罹患兩種罕見的癌症,分別是脂肪肉瘤和巨球蛋白血症。1988年2月15日,費曼與癌症搏鬥十年後於加州洛杉磯與世長辭,享年69歲。他留下的最後一句話為「我討厭死去兩次。這太無聊了。」費曼先生是美國家喻戶曉的人物,更是二十世紀最傑出、也最具影響力的科學家之一。[39]費曼是繼愛因斯坦和玻爾之後,在全球學術界影響力最大的理論物理學家。費曼過世後,其影響力地位由愛德華·威滕取代。[40]而加州理工學院物理學研究實力全球排名第一的輝煌一直延續至今。

學術成就[編輯]

納米技術[編輯]

在1959年的一次名為《底部還有大量空間》("There's Plenty of Room at the Bottom")的演講中,費曼提出了納米技術,並樂觀地分析了其技術實現的可行性。他向學生們懸賞攻克相關技術難題,並在幾年後向完成挑戰的學生們兌現了獎勵。在這次演講中,他還預言了納米醫學的前景。[41]在另一次於日本召開的仁科芳雄紀念會上,費曼在題為《未來的計算機》的演講中討論了並行計算量子計算機的可行性。[42]

哲學觀[編輯]

在洛斯阿拉莫斯工作期間,費曼周末常與漢斯·貝特及馮·諾依曼等人在峽谷中散步。馮·諾依曼教會了費曼做一個「無社會責任感」的人。[1]

個人生活[編輯]

感情與婚姻[編輯]

費曼在約13歲時認識了阿琳。[43]阿琳也和其他男學生約會過。[43]費曼比較靦腆,雖然經常接觸阿琳,但也擔心其他競爭者。[43]直到阿琳在高中畢業之際,公開承認自己喜歡費曼時,費曼才鬆了一口氣。[43]父親麥維爾擔心戀愛會使兒子學習分心,因此曾在某年暑假限制了兒子與阿琳的接觸次數。[17]

費曼後來不顧父母和朋友們的反對,堅持與當時已患有肺結核的阿琳結婚。[44]費曼回憶說:「我把自己的觀點和理性跟她分享,因而改變了她。她也改變了我,對我幫助很大。她教我,人有時也要不理性。這並不代表愚蠢,而是說在一些場合或情況中,你要思考,但有時你不應該思考。女人向來對我有很大的影響,是她們讓我成為今天這個比較好的人。她們代表生活中的情感層面,我知道情感層面也非常重要... 我娶她的時候,就已經知道她有肺結核。我的朋友都說既然她有肺結核,我就不再需要娶她。但我娶她不是出於責任感,而是因為我愛她。他們真正擔心的是我會被傳染,但我沒有。我們一直很小心,我們知道那些細菌是從哪裡來的,所以我們非常小心。那是真實的危險,但我沒有被感染... 人都會死,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但是跟艾琳在一起的時候,我真的很快樂,這就夠了。在艾琳過世後,我的餘生不必那麼好,因為我已經嘗過那種滋味了。」[45]阿琳在費曼從事原子彈研究期間去世。費曼為避免影響工作,極力壓制了自己的悲傷。幾個月後,當費曼路過一家百貨公司的櫥窗,看到一件漂亮的洋裝。費曼想到如果阿琳穿上一定會很漂亮時,頓時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悲傷。費曼與阿琳的愛情故事後被拍成電影《情深我心英語Infinity (film)》。

因為忙於工作的關係,他的第2段婚姻並不長久。[46]

業餘愛好[編輯]

費曼常去的脫衣舞酒吧因群眾舉報有傷風化而遭到打擊。警方還逮捕了幾個脫衣舞女郎。酒吧里的不少其它常客都礙於面子,不願意在法庭上為酒吧老闆辯護。費曼則以物理學教授的身份坦然出庭,幫酒吧說話,認為健康發展的色情表演行業不應該受到打擊,還自曝一周要去五六次。該案後來上訴到更高一級法院。老闆為感謝費曼,每次都向前來光顧的費曼提供免費的七喜飲料。[47]

逸聞[編輯]

費曼曾常在酒吧里與一個當地的老大談笑風生,還體驗過被人催眠與「靈魂出竅」的感覺(或者說是幻覺),並把經歷記錄在《別鬧了,費曼先生!》一書中。

雖然費曼對語文沒什麼興趣,但是這不影響他對其它語言和文字的興趣。例如他研究過瑪雅文字,向日本同行學習過日語。在生命的最後幾年,他還自學了冷門的圖瓦語

費曼曾在研究2個特殊狀態的氫原子能量差(今稱「蘭姆位移」)時發生了錯誤,算出來等於0,並發表了出去。碰巧的是,施溫格也算出了同樣的錯誤答案,和費曼錯到一塊兒去了。這使得本來得到了正確結果的維克托·魏斯科普夫在發表論文時(約在1947年)一度望而卻步。魏斯科普夫得到的結果是一個很小的但又不等於零的值。費曼事後聲明說是自己弄錯了。[48]值得一提的是,魏斯科普夫正是蓋爾曼的博士論文導師。

費曼曾在打鼓時認識了作派瘋狂的藝術家左賜恩(Jirayr Zorthian)。費曼後來跟左賜恩學畫畫。費曼也想讓不了解科學的左賜恩學一點物理,於是向他演示了一個電磁鐵實驗,但結果是對牛彈琴。[49]

費曼很欣賞[50]量子電動力學的先驅狄拉克,費曼有一部分工作也是建立在狄拉克早年成果之上的。[51]費曼一直很想找狄拉克專門討教問題,但是狄拉克是一個沉默寡言出了名的人,很難打開話匣子。為此,費曼不止一次找話題和狄拉克套近乎,但多數情況都吃了閉門羹。[51]平時口若懸河的費曼對惜字如金的狄拉克幾乎無計可施。[51]據說狄拉克有一次見到費曼時,直接用了一句「我有一個方程(指狄拉克方程),你有嗎?」打發了他。[52]

費曼本人對費曼圖非常得意,曾把它畫在自家的汽車上。[53]蓋爾曼則把「夸克」一詞寫在自己車上,和費曼對着幹。

風格與評價[編輯]

費曼以驚人的物理直覺而聞名,常能避免複雜的計算而洞察問題本質。楊振寧認為費曼確實有不同於常人的物理直覺,而費曼圖與費曼路徑積分的提出也少不了其物理直覺的幫助。[54]Mathematica的發明者斯蒂芬·沃爾夫勒姆曾點評說與包括自己在內的許多科學家不同,費曼的科研動機最純粹,完全是出於發現奧妙的樂趣。而費曼的物理直覺也不完全是靠天才,可能他隨口說的一個看似奇妙而有效的方法,往往都是自己曾經通過大量思考和複雜計算才得出的實用經驗。[55]

費曼是一位傑出的教育家,主張教育應注重興趣與方法的引導,而非直接羅列和灌輸實用的知識。1972年獲得了為物理教育者頒發的厄司特獎章英語Oersted Medal。他受邀在加州州政府課程委員會擔任教材評審委員時曾對許多其它評審員對待工作的敷衍態度表示不滿,在巴西作訪問學者時還曾抨擊過當地的應試教育風氣。他認為平庸而沉悶的傳統課程難以使學生真正接觸到物理的引人入勝之處,他為此雄心勃勃地籌劃了《費曼物理學講義》,決心用全新、有趣而統一的觀點展現出整個物理學基礎。加州理工大學後來專門設立了一個「理查德·費曼傑出教育獎」(Richard P. Feynman Prize For Excellence In Teaching)。

費曼從不迷信權威,是個典型的經驗主義者。費曼非常討厭心理學(尤其是精神分析學)和純哲學,因為這些學科容易矇混過關,而且缺乏可證偽性和嚴密的邏輯依據,主觀解釋成分過多。在《費曼物理學講義》中談到物理學與心理學的關係時,他直接把心理學和巫術劃為同一類事物。費曼也反對「人文科學」的叫法,認為文科根本不是科學。費曼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認可完全缺乏實驗基礎的弦理論,對研究弦論的同事約翰·施瓦茨也很不待見。雖然在生活中愛出風頭,但是費曼在治學時是一個低調務實的人,不喜歡當研究團隊的領導者,更願意讓自己的研究來說明一切;而老對手蓋爾曼則很崇尚秩序和領導能力,但影響力沒有走出學術圈以外,這與費曼剛好相反。[57]

費曼個性鮮明,是一個一反傳統的特立獨行的科學頑童。楊振寧評價費曼是一個「一個幾乎任何事情都與眾不同的人」。[58]楊振寧除充分肯定費曼的天賦和成就外,也認為過於忽視傳統學習方法是費曼的短處。[54]里昂納德·曼羅迪諾在《費曼的彩虹》一書中認為「對費曼而言,物理學和生活都是由本能與靈感主宰,因此他對規則和社會慣例才會不屑一顧。他忽視物理學的傳統方法,發明自己的方法、自己的路徑積分、以及自己的費曼圖。他也忽視學術文化,發明自己的文化,和學生在「油膩」用餐,或在脫衣舞俱樂部研究他的物理學,他之所以做研究是出於熱愛、而非抱負。如果他的行為不受認可,他根本也不會在乎別人怎麼想。」[59]理論物理學家李奧納特·蘇士侃也曾在一次題為《我的好友理查德·費曼》的TED演講上評價費曼是一個非常非常偉大的科學家、很棒的演員和超群的教師。蘇士侃認為費曼善於引人注目、性情急躁、無禮、不服輸、愛攀比智力、自負但又有趣,還厭惡在學術研究中故弄玄虛、賣弄術語、做作和假大空的行為。[60]美國認知心理學家史迪芬·平克在《Quantum Man: Richard Feynman's Life in Science》一書的推薦辭中說費曼是上世紀最偉大的科學家;理論物理學家布萊恩·葛林也在同一本書的推薦辭中稱讚費曼的成就是「具有穿透力的突破」(「突破」一詞用的是複數)。[61]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認為,費曼的生動講解使科學充滿了趣味,而且絕無其他人能夠比他做得更好。[4][5]Google創始人謝爾蓋·布林從青年時代起就一直喜歡費曼,認為費曼對自己的人生軌跡影響很大,對他讚不絕口。[6][7][8]實驗物理學家朱棣文受邀並見到自己的崇拜對象[2][3]費曼時,費曼想藉助了解朱棣文的研究方向的機會,趁機跟他比一下誰更聰明[62]。朱棣文感嘆很少有科學家在獲得大獎後還能擁有費曼一樣輕鬆和愛玩的生活態度。[62]

實驗物理學家埃米利奧·塞格雷曾在1980年出版的《從X射線到夸克》(From X-rays to Quarks: Modern Physicists and Their Discoveries)一書中,把朗道與費曼以及楊振寧三人並列為近一二十年來少數能在許多不同領域都有傑出成就的全才物理學家。數學專業出身的理論物理學家弗里曼·戴森評價說:「在遇到費曼之前,我已經發表過許多數學論文,這些論文充滿了小聰明,但總的來說缺乏重要性。當我遇到費曼時,我立即知道我已經進入另一個世界。他對發表漂亮的論文毫無興趣。他在為理解大自然的作品而奮鬥,試圖徹底重建物理學,我還從未見誰有過如此高昂的奮鬥熱情... 施溫格和朝永振一郎已經各自獨立地取得了成功,在計算相同的物理量時,他們使用了更為費力、更為複雜的方法,而費曼則可以從他的圖表直接得出那些量。施溫格和朝永振一郎沒有重建物理學,他們在撞見物理學時也拿它來用,但是他們僅僅是介紹新的數學方法從物理學中析取數字... 我寫了一篇為《朝永振一郎、施溫格和費曼的放射理論》的論文,闡釋為什麼說這三個理論看起來不同而實質上一樣。在我的文章中,我謹慎地待三個主角,給予他們同等的尊嚴和崇敬;但我心裡知道,費曼是這三人中最偉大的一個... 這些重要的東西是誠實,獨立,承認自己的無知。他憎惡等級制度,一生享受着人們的友誼。他像莎士比亞一樣,是個有喜劇天賦的演員。」[63][64]費曼的老對手蓋爾曼在費曼葬禮的訃聞中寫了一些不服氣的話;「在理查的風格中,我向來喜歡他不浮誇的表達方式。有些理論學家以華麗的數學語言或刻意虛飾的結構,裝飾有時其實相當平庸的作品,令人生厭。但理查總是以直接的方式,表達強而有力、富有巧思與原創性的構想,令人激賞。但我對理查廣為人知的另一個風格則不是那麼欣賞。他總是把自己圍在神話色彩中,花許多時間與精力創造有關自己的逸事……當然,許多逸事是經由理查自己所說的故事構成,在這些故事中他通常是英雄,而且只要有機會,他總是顯得比其他人聰明。我得坦陳這些年來,身為他一直想超越的競爭對手,我一直感到不自在;而且我發現和他共事並不那麼意氣相投,因為他似乎比較喜歡把我們視為『你』和『我』,而不是『我們』。或許對他來說,要跟一個不只是襯托他那些構想的人合作很難……」[65]據蘇聯理論物理學家和核武器專家維塔利·金茲堡回憶,在朗道的物理學家實力排名中,費曼被排在了「1.0」級(高於朗道本人,且和玻爾維爾納·海森堡保羅·狄拉克等人齊平)。[66]金茲堡對於朗道把費曼列入「1.0」級比較意外。[66]金茲堡雖然稱讚費曼是無可爭議的擁有過人智慧的物理學家,但他還是認為費曼相比之下遜於被列入同一級別的其他人。[66]金茲堡猜測朗道可能是特別鍾愛費曼圖,而且覺得自己(朗道)沒有能力創造出這樣直觀易懂的表示方法。[66]

大眾影響[編輯]

位於CERN的「費曼路」。
  • 比爾·蓋茨在微軟官方網站上專門為費曼設立了圖瓦計劃英語Project Tuva,以讓更多的人可以通過免費觀看視頻感受到費曼的教學魅力。[4][5][67]影片的版權是他自己掏錢買下的。
  • 演員艾倫·阿爾達委託劇作家彼得·帕內爾寫了兩個角色的劇,描述費曼死亡兩年前虛構的一天。這個叫做《量子電動力學》的劇,基於20世紀90年代理查德·費曼的著作,於2001年首演於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的馬克錐論壇。這部劇之後在百老匯的維維安博蒙特劇院上演,阿爾達均主演了理查德·費曼。
  • 2005年5月4日,美國郵政以多種配置發行了一套美國科學家紀念郵票,每套由四枚37美分自粘郵票組成。郵票上的科學家包括理查德·費曼,約翰·馮·諾伊曼,芭芭拉·麥克林托克和約西亞·威拉德吉布斯。費曼的郵票,棕褐色調,上有一張30多歲的費曼和八個小費曼圖的照片。
  • 費米實驗室的計算部門大樓被命名爲「費曼計算中心」以紀念他。
  • 他是托馬斯·麥克馬洪在1970創作的小說《美國核化學原理》一個主角的原型。
  • Real Time Opera的歌劇《費曼》於2005年6月在諾福克(CT)的室內樂音樂節首演。
  • 2008年2月洛杉磯戲劇作品發布的「移動體」有記錄飾演理查德·費曼的阿爾弗雷德·莫利納。這部劇作家亞瑟吉隆寫的廣播劇解釋了費曼如何成為標誌性的美國科學家之一,基於從口述回憶錄「你一定是在開玩笑,費曼先生!」和「你在乎什麼其他人的想法?」中的材料。
  • 費曼去世二十週年時,作曲家愛德華·馬努基揚寫了一首單簧管獨奏來紀念他。它的首演是由馬里洛交響樂的首席單簧管Doug Storey演出。
  • 2009年至2011年,與費曼的採訪片段,被約翰·博斯韋爾在《科學交響樂》影片中的第二,第五,第七和第十一篇章被使用。
  • 1998年,理查德·費曼演講的照片被用在了蘋果公司的一個海報系列裡,作為他們的「不同凡想」的廣告攻勢的一部分。
  • 2011年,費曼是一部傳記的圖畫小說《費曼》的主題,它的作者是吉姆奧塔維亞尼,由利蘭邁里克配圖。
  • 在2013年,英國廣播公司電視劇《挑戰者》中描繪了費曼的角色。

著作[編輯]

費曼物理學講義》是費曼最有意思的一部物理學作品。這些講義是1962年費曼為大學生講授的。原是費曼的課堂即興演講集,錄音後又整理成冊出版。羅伯·雷頓負責編輯成冊。這套書觀點現代,內容循序漸進,用統一的思路梳理了基礎物理學的方方面面。因費曼是前沿科學家中的佼佼者,所以他可以把許多看似平淡無奇的知識點與許多驚人的最新成果聯繫起來,向學生展示基礎課中介紹的物理學原理並沒有陳舊過時,其中的許多原理也在高深的研究中體現出令人讚嘆的魅力與威力。書中許多有趣的類比都是作者信手拈來的。在第三卷量子力學部分,他獨闢蹊徑地將容易嚇退初學者的薛定諤方程放在最後再講,而把通常教材中視為高階知識的「自旋」等新奇有趣的內容反而放到前面講。在全部3卷書中,他一直在重複構建着這樣的教學理念,即學習物理並不需要先急着討論怎麼求解方程或者知道如何套公式,而是先在頭腦里構建一個整體性的框架,把大方向摸清楚,再慢慢補全各個技術細節。在講到能量守恆定律時,他還引用卡通人物淘氣阿丹英語Dennis the Menace (U.S. comics)作主角來舉例,拉近與學生的距離。在講到「疊加原理」和「張量」等抽象名詞時,其講解緊扣其由來和物理背景,故比其它直接給出一堆形式化定義的教材更加直觀易懂。在提到為什麼不能用淺顯的知識解釋不同類型的微觀粒子服從不同的統計分布規律時,他直白地向學生承認是自己對這個知識點的理解還不夠透徹。曼羅迪諾認為「書中呈現的世界觀不是任何物理學家看世界的方式,而是他這位物理學家的獨特方式」。[68]這套教材經過時間的考驗,直到今天還十分適用。不過這套書沒有很配套的習題,也不適應於應試教育。

與所有理論物理學家一樣,費曼也是還原論者,而且非常推崇最小作用量原理。但因為《費曼物理學講義》是為本科生寫的基礎讀物,所以費曼沒有系統介紹晦澀而深刻的變分原理(第2卷中有名為《最小作用量原理》的專題講座,雖然淺顯易懂,但篇幅很少,講得不夠系統),但在書中總是不時地提到用變分原理能得到更簡潔漂亮的結果。與他人不同的是,費曼並不滿足於從數學角度了解和發展這個原理,他還試圖找出它的直觀解釋。費曼曾辦了4場大眾專題講座,並將講座內容寫成《QED:光和物質的奇妙理論》一書,另有講座現場視頻保存至今。這本書也是少見的專門介紹量子電動力學的通俗讀物,其中就介紹了由路徑積分的視角給出的對最小作用量原理的新理解。

物理學著作[編輯]

關於費曼和費曼執筆的大眾作品[編輯]

費曼自著
本書曾由牛頓雜誌社於1988年末期以《科學家,你在開玩笑吧!》為書名出版上下兩冊,列入《牛頓文庫》,譯者為許美齡、林永愛,無ISBN碼。
本書由費曼在與同事的兒子一起玩鼓的過程中斷斷續續的敘述完成(長達7年),內容包括費曼身上發生的各種有趣故事,本書是費曼最重要的自傳,大部分生平事跡在本書中(除了和第1任妻子的詳細故事在《你管別人怎麼想》中)
  • 《你管別人怎麼想?》What Do You Care What Other People Think?(主要含和第一任妻子,同時也是初戀女友的故事,以及調查挑戰者號太空梭災難的主要故事。)
  • 《這個不科學的年代》The Meaning of It All: Thought of a Citizen Scientist! ISBN 978-0-7382-0166-5,Perseus出版社,平裝本。
  • 《發現事理的樂趣》The pleasure of finding things out: the best short works of Richard P.Feynman(內容與《別鬧了!費曼先生》有大量重複,大陸譯本:Carl Feynman, Michelle Feynman. The Pleasure of Finding Things Out [發現的快樂]. 走進費曼叢書. 張郁乎 (譯者), 吳煒 (責任編輯), 賈平靜 (責任編輯) 第1版. 湖南科學技術出版社. 2005. ISBN 7-5357-4415-X. ), 台譯本:《費曼的主張》[70])
他人所著
  • John Gribbin英語John Gribbin, Mary Gribbin, 江向東 (譯者). Richard Feynman: A Life in Science [迷人的科學風采——費恩曼傳]. 世紀出版集團,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2005年. ISBN 9787542859013. 
  • 《天才:理查德·費曼的人生與科學》Genius: The Life and Science of Richard Feynman (James Gleick)
  • 《滿載美好:對理查德·費曼的回憶》Most of the Good Stuff: Memories of Richard Feynman (Laurie M. Brown and John S. Rigden)
  • 《Tuva Or Bust!》 (Ralph Leighton)
  • 《QED和創造它的人:戴森,費曼,施溫格,朝永振一郎》普林斯頓物理學系列. (Silvan S. Schweber)
  • 《量子電動力學被選論文》費米,Jordan,海森堡,戴森,Weisskopf,,Lamb,迪拉克,歐本海默,Retherford,泡利,Bethe,Bloch,Klein,施溫格,Tomonaga,費曼,Wigner等. (Julian Schwinger 編)
  • 《The Beat of a Different Drum: The Life and Science of Richard Feynman》 (Jagdish Mehra)
  • Michelle Feynman, Carl Feynman. Perfectly Reasonable Deviations from the Beaten Track: The Letters of Richard P. Feynman [費曼手札:不休止的鼓聲]. 2005年. ISBN 978-0-7382-0636-3. 
  • Leonard Mlodinow. Feynman's Rainbow [費曼的彩虹]. ISBN 978-0-446-69251-9. (中譯版:里昂納德·曼羅迪諾. 第23章. Feynman's Rainbow: A Search For Beauty In Physics And In Life [費曼的彩虹:物理大師的最後24堂課]. 陳雅雲 (翻譯), 周宏 (責任編輯), 辛艷 (特約編輯) 第1版. 陝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2007年. ISBN 978-7-5613-3712-7 (中文(中國大陸)‎). )

音頻錄音[編輯]

  • "費曼6堂Easy相對論"
  • "費曼6堂相對論"
  • 費曼物理學講義:完整錄音
    • 量子力學,第一卷
    • 高等量子力學,第二卷
    • 從晶體結構到磁,第三卷
    • 電磁性能,第四卷
    • 費曼物理學講義:能量和運動, 第五卷
    • 費曼物理學講義:動力學和熱, 第六卷
    • 費曼講義:Science and Vision,第七卷
    • 費曼講義:重力 相對論和電磁,第八卷
    • 經典物理學基本概念,第九卷
    • 量子物理學基本概念,第十卷
  • The Douglas Robb Memorial Lectures

人氣作品[編輯]

  • 費曼,理查德·P.(1985)。拉爾夫頓(編輯),你一定是在開玩笑,費曼先生!:一個奇怪的字符的冒險。諾頓和公司ISBN 0-393-01921-7。OCLC 10925248。
  • 費曼,理查德·P.(1988)。拉爾夫頓(編輯),你在乎別人怎麼看?:一個奇怪的字符的進一步冒險。諾頓出版社有限公司ISBN 0-393-02659-0。
  • 《超凡天才:頭腦靈光的理查德·費曼》(No Ordinary Genius: The Illustrated Richard Feynman) 克里斯托弗·賽克斯(Christopher Sykes),諾頓公司,1996年,ISBN 978-0-393-31393-2
  • 六個簡單的事物:物理學精要通過其最輝煌的老師會解釋,珀爾修斯圖書,1994年,ISBN 978-0-201-40955-0
  • 六個不那麼容易的事物: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對稱性和時空,Addison Wesley出版,1997年,ISBN 978-0-201-15026-1
  • 這一切的意義:公民科學家的思想,英仙座出版社,1999年,ISBN 978-0-7382-0166-5
  • 最佳短篇作品費曼的:對查找的東西出來的快感[何意?],由傑弗裡·羅賓斯,珀爾修斯圖書,1999年,主編 ISBN 978-0-7382-0108-5
  • 《經典費曼:一個奇怪的字符的所有的冒險》,由Ralph頓,諾頓公司[何意?],2005年,主編ISBN 978-0-393-06132-1。《你一定是在開玩笑,費曼先生!》和《你在乎別人怎麼看?》,包含了費曼的招牌講課一個附帶的CD。
  • 量子先生,阿特拉斯書,2011年,勞倫斯M.克勞斯,ISBN 978-0-393-06471-1
  • 「費曼:圖畫小說」,吉姆Ottaviani和利蘭邁里克,ISBN 978-1-59643-259-8

電影和戲劇[編輯]

  • 情深我心英語Infinity (film)》,1996年。這部電影講述了費曼與他的第一任妻子的戀情,還有費曼參與三位一體核試驗的經歷。
  • 帕內爾,彼得(2002)「QED」掌聲圖書,書號978-1-55783-592-5,(劇目)。
  • Whittell,克里斯平(2006)「聰明的迪克」奧伯龍書,(劇目)
  • 理查德·費曼,「發現的快樂」。1982年,英國廣播公司電視台「地平線」和PBS「新星」(50分鐘的電影)。克里斯托弗·賽克斯製作。
  • 「追尋在唐努烏梁海的圖瓦」,YouTube上有視頻,作者為理查德·費曼和拉爾夫頓。1987年,英國廣播公司電視'地平線'和PBS'新星'(題為《一個天才的最後旅程》)(50分鐘的電影)
  • 「非凡天才」關於費曼的生活和工作的兩方面的紀錄片,有採訪同事,朋友和家人。1993年,英國廣播公司電視'地平線'和PBS'新星'(一個小時的版本,題目是「最好的心靈自愛因斯坦」)(2×50分鐘片)
  • 挑戰者(2013年),英國廣播公司的兩個事實劇主演威廉·赫特,講述美國物理學家理查德·費曼調查1986年挑戰者號航天飛機災難背後真相的故事。

傳記[編輯]

腳註參考文獻[編輯]

注釋[編輯]

  1. ^ 「積分符號內取微分」的技巧常見於基礎數學分析教材有關「含參變元的積分」的章節中,可細分為「在積分限不變的積分符號內取微分」和「在積分限變動的積分符號內取微分」。這個技巧屬於萊布尼茲積分規則(Leibniz integral rule)。現在的數學教材一般採用純分析學方法(不畫圖)證明此技巧;但伍茲的書更強調幾何直觀,所以伍茲用的是半圖解的證明方法。這個技巧還可利用控制收斂定理(如勒貝格控制收斂定理)在積分限無界的黎曼積分含瑕點的勒貝格積分中推廣;控制收斂定理本身也給出了一種在積分號下求極限(不是求導數)的方法。
  2. ^ 這本書還包括辛普森數值積分公式向量微積分、經典微分幾何、高階微分方程伽馬函數貝塔函數復值函數變分法偏微分方程等眾多內容。此書閱讀門檻低,內容很雜,每個主題都沒有講太深。

引用與參考資料[編輯]

  1. ^ 1.0 1.1 見《別鬧了,費曼先生!》(吳程遠譯本)第118-119頁。摘錄如下:「還有就是偉大的數學家馮諾曼。我們經常在星期天一起散步——通常在附近的峽谷中,同行的還有貝特及巴查,那是很愉快的經驗。馮·諾依曼教會了我一個很有趣的想法:你不需要為身處的世界負任何責任。因此我就形成了強烈的『社會不負責任感』,從此成為一個快活逍遙的人。大家聽好了,我的不負責任感全都是由於馮諾曼在我思想上撒下的種子而起的!」
  2. ^ 2.0 2.1 楊瀅 (《中華兒女》實習記者). 朱棣文的平凡與偉大. 楊媚 (網站責任編輯). 中華兒女 (期刊),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10年3月10日 [2016年12月31日] (中文(中國大陸)‎). 進入大學,朱棣文的求知慾爆發,而費曼的《物理學講義》開始向他施展魔法,他的科學激情被點燃了,「費曼讓物理看起來如此美麗,他對物理的愛貫穿在書上的每一頁。如果不是他的演講,我肯定會放棄物理。」 
  3. ^ 3.0 3.1 朱氏感言:別把大腦當容器. 人民網, 海南日報 (轉載自人民網). 2008年12月17日: 013版 [2016年12月31日] (中文(中國大陸)‎). 有兩個重要人物影響了他,一個是高中物理老師托馬斯·米勒,另一個是理查德·費曼。「直到今天,我仍然記得米勒先生怎樣介紹物理這門課,怎樣處理一個簡單的問題,比如物體由於重力而以加速度下落。物理要解決的問題不如人文學科來得宏大,但從推測到實驗到觀察,想法可以變成理論,即你可以通過最終的仲裁人――實驗來獲得智慧。」","進入大學,朱棣文的求知慾爆發,而費曼的《物理學講義》開始向他施展魔法。「費曼讓物理看起來如此美麗,他對物理的愛貫穿在書上的每一頁。如果不是他的演講,我肯定會放棄物理。」因為朱棣文的數學也非常出色,物理和數學最後折中成一個理論物理的方向。這時候,他的英雄是牛頓、麥克斯韋、愛因斯坦,以及當代偉人費曼、蓋爾曼、楊振寧和李政道。 
  4. ^ 4.0 4.1 4.2 Timothy Prickett Morgan. Microsoft hosts Feynman lecture series --Actual fun with physics. The Register. 2009年7月15日 [2015年11月4日] (英語). The BBC filmed the Cornell lectures, known as the Messenger Series, and Gates recently bought the rights to them with the intent of making them available free to the public, as a means of making science interesting. 'No one was more adept at making science fun and interesting than Richard Feynman,' Gates said in a statement announcing that the lectures are now available for free. 'More than 20 years after first seeing them, these are still some of the best science lectures I've heard. Feynman worked hard during his life to popularize science, so I'm sure he'd be thrilled that now anyone, anywhere in the world, can just click a button and experience his lectures.' 
  5. ^ 5.0 5.1 5.2 Celebrating Richard Feynman --Are you the next big thinker?. 微軟. [2015年11月4日] (英語). 'I think someone who can make science interesting is magical. And the person who did that better than anybody was Richard Feynman,' says Bill Gates, chairman, Microsoft Corporation. 'He took the mystery of science, the importance of science, the strangeness of science, and made it fun and interesting and approachable. And I think these Messenger Series lectures he gives are the best science lectures I』ve ever seen.' Through the technology of the Microsoft Research Project Tuva enhanced video player, you can view these historic lectures with searchable video, speaker transcripts, user notes, and interactive extras that provide related information. 
  6. ^ 6.0 6.1 Richard Feloni. Google cofounder Sergey Brin says these 2 books changed his life. businessinsider.com. 2015年7月21日 [2015年11月8日] (英語). ...Brin revealed some of the books that inspired him to dedicate his career to blending technology and creativity... 'Aside from making really big contributions in his own field, he was pretty broad-minded,' Brin told the Academy of Achievement. 'I remember he had an excerpt where he was explaining how he really wanted to be a Leonardo [da Vinci], an artist and a scientist. I found that pretty inspiring. I think that leads to having a fulfilling life.' 
  7. ^ 7.0 7.1 Stephanie Sammartino McPherson. Sergey Brin and Larry Page: Founders of Google. Twenty-First Century Books. 2010. ISBN 978-07-6136-369-9. 
  8. ^ 8.0 8.1 George Beahm. The Google Boys: Sergey Brin and Larry Page In Their Own Words.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India. 2015. ISBN 978-93-5177-006-0. 
  9. ^ McKie, Robin. The 10 best physicists. the Guardian. 2013-05-11 [2016-09-17].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Gribbin 2005,第15-17頁。
  11. ^ 11.0 11.1 Gribbin 2005,第20頁。
  12. ^ 12.0 12.1 12.2 12.3 Michelle_F 2005,第175-177頁。
  13. ^ Gribbin 2005,第19頁。
  14. ^ 14.0 14.1 14.2 14.3 Gribbin 2005,第16頁。
  15. ^ 15.0 15.1 Gribbin 2005,第21頁。
  16. ^ 16.0 16.1 16.2 16.3 16.4 16.5 16.6 Gribbin 2005,第23-24頁。
  17. ^ 17.0 17.1 17.2 17.3 17.4 Gribbin 2005,第47頁。
  18. ^ 18.0 18.1 18.2 18.3 18.4 Gribbin 2005,第48-49頁
  19. ^ 19.0 19.1 19.2 Gribbin 2005,第54頁。
  20. ^ Gribbin 2005,第50頁。
  21. ^ 21.0 21.1 21.2 21.3 Gribbin 2005,第55頁。
  22. ^ 22.0 22.1 22.2 Michelle_F 2005,第164-165頁。
  23. ^ 米歇爾·費曼. "Perfectly Reasonable Deviations from the Beaten Track: The Letters of Richard P. Feynman". "Basic Books". 2005年. ISBN 0738206369. 
  24. ^ 24.0 24.1 見《發現的快樂》(張郁乎譯本)第1章「發現的樂趣」第9-11頁。摘錄如下:「這是和我原來的研究完全不一樣的工作。也就是說,為了做這個工作,我不得不放棄自己的研究——那是我生命的動力——不過我想,為了保護人類的文明,我應該去做... 關於道德問題,我確實有些想說的話。開展這項研究計劃的最初理由是,德國是個威脅。」「我記得,當時唯一的反應——也許我自己的反應已經讓我喪失了理智——是十分得意和興奮。有許多集會,人們都舉杯慶祝,酩酊大醉。你可以想象,洛斯-阿拉莫斯的景象和當時廣島的景象形成了多麼巨大而意味深長的反差!我捲入了那個狂歡,也喝酒而且喝醉了,坐在吉普車的蓬頂敲鼓,興奮地敲着鼓,在洛斯-阿拉莫斯滿城跑。而同時,廣島的人們正在死亡、掙扎。」「這場性質奇特的戰爭結束後,我有了個強烈的本能反應——這反應也許是來心理因素,因為那時我剛失去了我的妻子。我記得廣島原子彈爆炸後不久,有一天我和母親在紐約的一家餐館裡——不記得了,大概在第 59 大街——我想到了紐約這個城……我知道投在廣島的那顆原子彈有多大,它能覆蓋多大的地區……我意識到,假如在紐約的 34 大街上扔一顆那樣的炸彈,巨大的爆炸會一路捲來,這些人都將死去,這裡的一切都會被殺死。而且不會是僅此一顆,繼續造原子彈是很容易的。這是一種可怕的宿命,因為我已經看到觀主義者早早就看到——現在、以後的國際關係行為方式與他們曾經的做法不會有什麼差別,像其他事情一樣,這也會重演。而且我相信,人們很快就會適應這一切。因此我感到很不安……我真的陷入了一種壓抑的狀態。」
  25. ^ 見《發現的樂趣》(張郁乎譯本)第86頁和《別鬧了,費曼先生!》(吳程遠譯本)第119-120頁。
  26. ^ Mlodinow 2007,第24頁。
  27. ^ Mlodinow 2007,第1-2頁。
  28. ^ 著名理論物理學家楊振寧教授講演同濟講壇. 同濟大學新聞網. 2008年5月20日 [2016年8月16日]. 楊教授回憶道,他和李政道的這篇論文在1956年發表之後,包括費曼在內的大理論物理學家都不相信。如何為他們提出的這一新理論提供有說服力的實驗證明,成為關鍵。楊教授說,當時大部分物理學家都認為這些實驗不值得去做,而「吳健雄獨具慧眼」。兩次實驗,均成功證明了「弱相互作用下,宇稱不守恆」。從此,三位中國物理學家的名字,舉世皆知。 
  29. ^ 楊振寧攜夫人翁帆汕頭大學演講吸引數千學子. 陳怡 (責任編輯). 新華網, 金華新聞網. 2008年5月7日 [2016年8月16日]. 楊振寧說,在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中,一九四五年得獎人泡利表示「我不相信上帝是個弱的左撇子」,並準備投入很多賭注。一九六五年的得獎人費曼提出了五十對一的賠率,賭宇稱必定守恆。一九五一年得獎人布洛赫則說,如果真的宇稱不守恆,他會把自己的帽子吃掉。 
  30. ^ 今晚報:楊振寧緬懷「中國居里夫人」. 今晚報, 南開大學新聞網. 2007年12月3日 [2016年8月16日]. 1956年6月22日,楊振寧與李政道寄出論文,當時的題目是《在弱相互作用里,宇稱是守恆嗎?》但文章正式發表後,題目被改為《在弱相互作用中宇稱守恆的問題》。「因為當時《物理評論》的編輯說,一個文章的題目裡頭不可以有問號。但我還是覺得我們原來的題目更傳神」。「預印本發出去後,大家都不相信。」楊振寧說,在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中,1945年得獎人泡利看到預印本以後表示「我不相信上帝是個弱的左撇子」,並準備投入很多賭注。1965年的得獎人費曼提出了50對1的賠率。1951年得獎人布洛赫則說,如果真的宇稱不守恆,他會把自己的帽子吃掉。","在這種情況下,「大部分物理學家都不想進行我們這個實驗。他們覺得非常困難,不值得去做,因為結果一定會證明前人的觀點,但是吳健雄有更深入的戰略性眼光。她獨具慧眼」。 
  31. ^ 李怡青, 李瑞丹. 楊振寧汕大演講:宇稱不守恆在物理界所引起的震盪. 中新網, 科學網新聞中心. 2008年5月7日 [2016年8月16日]. 諾獎得主泡利、費曼、布洛赫當年均堅稱宇稱必定守恆","一九四五年得獎人泡利表示「我不相信上帝是個弱的左撇子」,並準備投入很多賭注。一九六五年的得獎人費曼提出了五十對一的賠率,賭宇稱必定守恆。一九五一年得獎人布洛赫則說,如果真的宇稱不守恆,他會把自己的帽子吃掉。 
  32. ^ 張天蓉. 上帝是個左撇子?. 科學網, 網易科技. 2015年6月4日 [2016年8月16日]. 泡利強烈地表示,絕不相信上帝會是個弱左撇子,並準備投入大賭注與人打賭,不過幸虧只是口說無憑,沒真正投賭注。費曼也堅信宇稱守恆而與人打賭,一年後只好認輸付錢,還好賭金只是50美元而已。另外一位著名的物理學家就更有意思了,研究晶體的布洛赫曾經說,如果宇稱不守恆,他就把自己的帽子吃掉!後來宇稱不守恆被證實之後,布洛赫便耍賴皮說自己根本沒有帽子。 
  33. ^ Michelle_F 2005,第156頁。
  34. ^ Michelle_F 2005,第157頁。
  35. ^ Michelle_F 2005,第159頁。
  36. ^ J. J. O'Connor, E. F. Robertson. Ernst Carl Gerlach Stueckelberg. 聖安德魯斯大學. 2008年7月 [2016年12月31日] (英語). A big advance in theoretical physics was the renormalization programme in quantum field theory. At the 1948 Solvay congress, Oppenheimer insisted on preserving covariance in all steps of the calculation if one wants to eliminate the infinities which otherwise occur. He then quoted Stueckelberg's 1934 paper as giving an example of such a covariant theory. This was not Stueckelberg's only contribution to the renormalization programme, however, for in the early 1940s he wrote a long paper outlining a complete and correct description of the renormalization procedure for quantum electrodynamics. He sent it to the Physical Review, but it was rejected.","He then set about filling in all the details but Schwinger and Feynman published their version first and Stueckelberg received no recognition for his remarkable contributions.","After receiving the Nobel Prize, Feynman lectured at CERN to an audience which included Stueckelberg. Jagdish Mehra writes: After the lecture, Stueckelberg was making his way out alone ... from the CERN ampitheatre, when Feynman - surrounded by admirers - made the remark: 'He [Stueckelberg] did the work and walks alone toward the sunset; and, here I [Feynman] am, covered in all the glory, which rightfully should be his!' 
  37. ^ Mlodinow 2007,第134頁。
  38. ^ Silverman 2012,第44-46頁。
  39. ^ Gribbin 2005,第1頁(前言部分)。
  40. ^ Mlodinow 2007,第25頁。
  41. ^ 見《發現的樂趣》(張郁乎譯本)第5章「肯定還有大量的空間」。
  42. ^ 見《發現的樂趣》(張郁乎譯本)第2章「未來的計算機」。
  43. ^ 43.0 43.1 43.2 43.3 Gribbin 2005,第22頁。
  44. ^ Mlodinow 2007,第128頁。
  45. ^ Mlodinow 2007,第138頁。
  46. ^ Silverman 2012,第19頁。
  47. ^ 見《別鬧了,費曼先生!》(吳程遠譯本)第5部分「笑鬧中的真智慧」第260-261頁。
  48. ^ David Kaiser. Viki Weisskopf: Searching for Simplicity in a Complicated World (pdf). 麻省理工大學官方網站,MIT Physics Annual: 51–52. 2007年 [2015-01-11] (英語). 
  49. ^ 見《別鬧了,費曼先生!》(吳程遠譯本)第249頁。摘錄如下:「我試着教他電磁學,但當我一提『電力』,他就告訴我他有個馬達壞掉了,問怎樣才能把它修好。我想讓他實際看看電磁鐵怎麼發生作用,便造了個小線圈,然後把一根釘子懸在半空中,一通電,釘子就自動盪圈中。他居然說:『噢!這就跟做愛一樣嘛!』我只好死了心,物理課就此結束。」
  50. ^ Feynman&Weinberg 1987,第1頁 (位於第1章第1頁)。摘錄相關文字如下:「到這裡來我感到非常榮幸。我應該接受這個邀請,畢竟他始終都是我心目中的英雄,而且我自己能來這兒作紀念他的報告是一件再好不過的事。」
  51. ^ 51.0 51.1 51.2 Physicist Paul Dirac Is 'The Strangest Man'. The Rakyat Post. 2009年10月4日 [2016年10月2日] (英語). Dr. FARMELO: 'I mean, as I said, people like, you know, Richard Feynman and - these have gone on the records saying he was their hero. He was the person they looked up to.'","Dr. FARMELO: 'Yeah. Well, I think the picture you're talking about is - was taken in Poland. And that was one of the times where Feynman tried to pin Dirac down, something he often wanted to do, because as I said earlier, Dirac was a hero to Feynman. Feynman was working on a theory in photons, electrons, building on Dirac's great work in the mid-1920s. But he found as he - Feynman often said to friends - extremely difficult to get anything out of Dirac. He was a person of such - he was so inward, so to speak...' FLATOW: 'Yeah.' Dr. FARMELO: '...so unwilling to open up that Feynman found it virtually hopeless.' 
  52. ^ Koh Aik Khoon. Dirac vs Feynman: Two different physicists. 2014年11月11日 [2016年10月1日] (英語). Dirac asked Feynman point blank: 「I have an equation, do you have one, too?」 
  53. ^ Silverman 2012,第20頁。
  54. ^ 54.0 54.1 陳宗周. 愛因斯坦世紀. 環球科學 (北京市朝陽區秀水街1號建外外交公寓4-1-21 (Office 4-1-21, Jiangguomen Diplomatic Resi-dence Compound, No. 1, Xiu Shui Street,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環球科學》雜誌社有限公司 (Global Science Magazines Co. Ltd)). 10月, (118期) [2016年8月7日]. ISSN 1673-5153 (中文(中國大陸)‎). 楊振寧:「我注意到了。費曼有許多不同尋常的直覺物理觀,他的路徑積分與費曼圖都是世紀級的、直覺的大貢獻...至於我們兩人當時對未來看法如此不同,我想還有文化背景的原因。我是中國傳統的儒家『吾日三省吾身』的教訓訓練出來的,而他是美國的產物。」","楊振寧:「1961年費曼和我的兩篇發言對待科學的態度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對比是不是也反映了文化傳統的分別?而且,這兩種態度對於科學的發展,哪個更好?我想這都是非常有意思的問題。」","楊振寧:「...我還要補充一點:費曼對物理的了解有十分深入的地方。他的路徑積分我認為是物理學史上的重大貢獻。可是他似乎太藐視傳統研究方法,是他的短處。」 
  55. ^ 斯蒂芬·沃爾夫勒姆. A Short Talk about Richard Feynman (2005). 沃爾夫勒姆研究公司. 2005 [2015-11-04] (英語). Some scientists (myself probably included) are driven by the ambition to build grand intellectual edifices. I think Feynman—at least in the years I knew him—was much more driven by the pure pleasure of actually doing the science. He seemed to like best to spend his time figuring things out, and calculating... And often he'd come up with one of those classic Feynman straightforward-sounding explanations. And he'd never tell people about all the calculations behind it. Sometimes it was kind of a game for him: having people be flabbergasted by his seemingly instant physical intuition. Not knowing that really it was based on some long, hard calculation he'd done. 
  56. ^ Hey 2005的序言部分。
  57. ^ Mlodinow 2007,第24頁。
  58. ^ 啟君. 費曼:一個科學頑童的精彩一生. 羊城晚報. 2010年2月27日 [2016年8月9日] (中文(中國大陸)‎). 楊振寧這樣評價費曼:「他是一個幾乎任何事情都與眾不同的人。」 
  59. ^ Mlodinow 2007,第131頁。
  60. ^ 李奧納特·蘇士侃. 我的好友理查德·費曼. Lily Yichen Shi (翻譯), Alison Xiaoqiao Xie (審譯). TED大會, 網易. 
  61. ^ Lawrence M. Krauss. Quantum Man: Richard Feynman's Life in Science (Great Discoveries). amazon.com. [2016-10-01] (英語). 「A lively and engrossing biography of a lively and engrossing man. Krauss recounts the life and ideas of one of the century’s greatest scientist with a deep understanding of both the physics and the man, presented with great lucidity and charm.」 (Steven Pinker, Harvard College Professor of Psychology, Harvard University, and author of How the Mind Works)","「Seamlessly entwining colorful episodes of physics』 most 『curious character』 with wonderfully clear descriptions of Feynman’s penetrating breakthroughs in quantum theory, Krauss’s account is both entertaining and masterly. A great read.」 (Brian Greene, author of The Hidden Reality and The Elegant Universe) 
  62. ^ 62.0 62.1 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朱棣文:我不想成為領導者. 外灘畫報, 新浪新聞中心. 2007年7月25日 [2016年12月31日] (中文(中國大陸)‎). 諾貝爾獎獲得者也可能沒有經費... 朱棣文用費曼的遊戲方式和他遊戲,他覺得這很有趣。朱棣文的所有開心的回憶似乎都存在於獲得諾貝爾獎之前。在他獲得諾貝爾獎之後,他立刻意識到,不是每一個諾貝爾獎獲得者都能夠做到像費曼一樣「遊戲」一生。 
  63. ^ 見弗里曼·戴森為《發現的樂趣》一書所作的序。文字取自張郁乎的譯本。
  64. ^ 沒有保留的奉獻 楊振寧入美國籍的心路. 科學出版社, 人民網. 2007年1月19日. 吳健雄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念書時的老師傑出物理學家塞格瑞(E.Segre),在他所寫的一本談論近世物理髮展和物理人物的名著《從X射線到夸克》中,就認為研究超流體性質而獲得1962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的蘇聯物理學家朗道(L.D.Landau)與研究量子電動力學得到1965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的美國物理學家費曼(R.P.Feynman)以及楊振寧三人,是近一二十年來,少數能在許多不同領域都有傑出成就的全才物理學家。 
  65. ^ Mlodinow 2007,第135頁。
  66. ^ 66.0 66.1 66.2 66.3 維塔利·金茲堡. Vitaly L. Ginzburg - Biographical. 諾貝爾獎官方網站. 2009年11月8日 [2016年10月1日] (英語). Put into class 1 were Bohr, Dirac, Heisenberg, Schrödinger, de Broglie, Feynman.","By the way, I am surprised that Landau put Feynman higher than himself and in general put him into the 1st class. There is no doubt that Feynman was a brilliant physicist and lecturer but it seems to me that his accomplishments cannot be compared with those of other "first-class" physicists. Probably, Landau especially valued the diagrammatic technique, thinking that he himself would not have been able to hit upon it. 
  67. ^ Microsoft Research and Bill Gates bring historic physics lectures to Web. Microsoft Research. 2009年7月15日 [2015年11月4日] (英語). 
  68. ^ Mlodinow 2007,第138頁。
  69. ^ John Preskill英語John Preskill, Kip S. Thorne. Foreword to Feynman Lectureson Gravitation [《費曼重力講義》前言] (pdf). 加州理工學院官方網站. 1995-05-15 [2016-09-28] (英語). 
  70. ^ 理查·費曼. 費曼的主張. 尹萍 (譯者), 王碧 (譯者), 吳程遠 (譯者). 天下文化. 2005年. ISBN 986-417-431-2. 

其它引用資料[編輯]

拓展閱讀[編輯]

另見[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