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第一次世界大戰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第一次世界大戰
第一次馬恩河戰役凡爾登戰役索姆河戰役馬爾梅松戰役第二次馬恩河戰役聖米耶勒戰役Western Front (World War I)
關於該圖像

點擊圖片連結至戰鬥
由左至右,由上至下為

第一次馬恩河戰役的德軍步兵衝鋒、凡爾登戰役的法軍衝出戰壕、索姆河戰役Mark I 坦克馬爾梅松戰役被法軍俘虜的德軍戰俘、第二次馬恩河戰役的法軍機槍部隊、聖米耶勒戰役的法國雷諾FT-17坦克
日期1914年7月28日-1918年11月11日
(4年3個月又2周)
地點
歐洲、非洲、中東、太平洋群島、中國山東及南北美洲海岸
結果

協約國勝利

參戰方
協約國:
同盟國:
指揮官與領導者

協約國指揮官
法蘭西第三共和國 喬治·克列孟梭
法蘭西第三共和國 雷蒙·普恩加萊
大英帝國 喬治五世
大英帝國 赫伯特·亨利·阿斯奎斯
大英帝國 大衛·勞合·喬治
意大利王國 (1861年-1946年) 維托里奧·埃馬努埃萊三世
意大利王國 (1861年-1946年) 維托里奧·奧蘭多
美國 伍德羅·威爾遜
大日本帝國 嘉仁
泰國 拉瑪六世
比利時 阿爾貝一世
俄羅斯帝國 尼古拉二世
塞爾維亞王國 (近代) 彼得一世
塞爾維亞王國 (近代) 尼古拉·帕希奇
羅馬尼亞王國 斐迪南一世

羅馬尼亞王國 揚·約內爾·布勒蒂亞努

同盟國指揮官
德意志帝國 威廉二世
德意志帝國 保羅·馮·興登堡
德意志帝國 埃里希·魯登道夫
奧匈帝國 弗朗茨·約瑟夫一世
奧匈帝國 卡爾一世
鄂圖曼帝國 穆罕默德五世
鄂圖曼帝國 穆罕默德六世
鄂圖曼帝國 三帕夏

保加利亞王國 斐迪南一世
兵力
  • 12,000,000
  • 法蘭西第三共和國 8,660,000[註 9]
  • 大英帝國 5,839,000[註 10]
  • 意大利王國 (1861年-1946年) 5,093,000
  • 美國 4,744,000
  • 英屬印度 1,680,000
  • 羅馬尼亞王國 1,234,000
  • 大日本帝國 800,000
  • 塞爾維亞王國 (近代) 707,000
  • 加拿大 629,000
  • 澳洲 417,000
  • 比利時 380,000
  • 希臘王國 230,000
  • 葡萄牙第一共和國 200,000
  • 南非聯邦 136,000
  • 新西蘭自治領 129,000
  • 黑山王國 50,000
  • 漢志王國 50,000
總計:42,928,000[參 1]

德意志帝國 13,250,000
奧匈帝國 7,800,000
鄂圖曼帝國 2,998,321
保加利亞王國 1,200,000

總計:25,248,321[參 1]
傷亡與損失
士兵陣亡:
5,525,000
士兵受傷:
12,831,500
士兵失蹤:
4,121,000
總計:
22,477,500人陣亡、受傷或失蹤
詳情
士兵陣亡
4,386,000
士兵受傷:
8,388,000
士兵失蹤:
3,629,000
總計:
16,403,000人陣亡、受傷或失蹤
詳情
1915年時,同盟國與協約國的勢力分佈圖,圖裏同盟國標示為紅色,協約國標示為綠色,中立國標示為黃色

第一次世界大戰(簡稱一戰一次大戰,或稱歐戰;英語:World War I;法語:Première guerre mondiale;德語:Erster Weltkrieg;俄語:Первая война)是一場於1914年7月28日至1918年11月11日主要發生在歐洲的大戰。然而當時的歐洲列強互相牽扯下,戰火最終延燒至全球,當時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被捲入這場戰爭中。1939年9月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前,這場戰爭被直接稱為世界大戰。由於主要戰場於歐洲大陸,故此20世紀早期的中文文獻經常稱為「歐戰」[參 2]

戰爭過程主要是同盟國協約國之間的戰鬥。德意志帝國奧匈帝國鄂圖曼帝國保加利亞屬於同盟國陣營。法國英國俄羅斯意大利比利時塞爾維亞美國希臘等國則屬於協約國陣營。戰爭的導火線為發生於1914年6月28日的薩拉熱窩事件,奧匈帝國皇儲斐迪南及其妻子索菲亞被塞爾維亞激進青年普林西普刺殺身亡。

面對來自兩個戰線的敵人,以德國為首的同盟國的計劃為,在1914年擊敗法國後,將部隊調至東線後擊敗俄羅斯,此計劃被稱為施里芬計劃[1] 然而,德國擊敗法國的設想失敗了,到了1914年底,法國為首的協約國德國西線對峙,從比利時到南法的戰線在三年的時間變化不大,直到1917年。相比之下東線的機動性較高,俄羅斯帝國奧匈帝國在數場交戰中迅速變換領土。其他戰線包含意大利和奧匈帝國交戰的意大利戰線,法國和塞爾維亞與保加利亞王國奧匈帝國交戰的巴爾幹戰線,以及各海外戰區。

因為協約國的海上封鎖,使得德軍於1917年發起無限制潛艇戰,導致了原本是中立國的美國於1917年4月6日參戰。而俄羅斯則於1918年3月3日被德國擊敗,使得原先東線的士兵可以調派至西方戰線。補充了大量部隊後,德國總參謀部希望能夠徹底擊敗法國和其盟國,發起了春季攻勢。儘管在初期取得了成功,但德軍於第四次香檳戰役中失敗,攻勢停止。該年8月,法國元帥斐迪南·福煦發起百日攻勢,徹底擊敗德國。[2]

這場戰爭是歐洲歷史上破壞性最強的戰爭之一,約6,500萬人參戰,約2,000萬人受傷,超過1,600萬人喪生(約900萬士兵和700萬平民),造成嚴重的人口及經濟損失,估計損失約1,700億美元(當時幣值),除美洲亞洲外,歐洲各國均受到重創,特別是戰敗國如奧匈帝國鄂圖曼帝國等等還要面對巨額賠款,埋下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種子。


背景[編輯]

極端民族主義[編輯]

15世紀以來,居住着許多塞爾維亞人的波斯尼亞省一直是鄂圖曼帝國的領土,塞爾維亞在十九世紀初從鄂圖曼帝國取得自治,成立塞爾維亞公國後,一直希望將波斯尼亞省併入塞爾維亞公國之內。

1875年,發生波斯尼亞內戰,最後內亂蔓延至保加利亞及引起俄羅斯介入奧匈帝國亦趁機佔領波斯尼亞。至1878年討論巴爾幹半島危機的柏林會議中,雖正式承認塞爾維亞脫離鄂圖曼帝國獨立,但卻同時承認奧地利擁有對波斯尼亞的管治權。至1908年,奧匈帝國趁鄂圖曼帝國發生內亂正式吞併波斯尼亞,這引起塞爾維亞人強烈的仇奧情緒。

1914年6月28日塞爾維亞族學生普林西普在波斯尼亞首府塞拉耶佛,開槍打死奧匈帝國皇儲斐迪南大公。普林西普是青年波斯尼亞成員,這個組織目標是南斯拉夫的統一和從奧匈帝國統治下獨立出來。塞拉耶佛暗殺事件引起一系列強烈反應,最終演變成全面戰爭。奧匈帝國發出通牒,要求塞爾維亞採取行動懲罰肇事者,當奧匈帝國認為塞爾維亞沒有做到時,就進而對塞爾維亞宣戰。在泛斯拉夫主義泛日耳曼主義所造成的敵對結盟關係以及種種集體協定防禦條約和複雜性的國際結盟關係,使得數週內主要的歐洲列強紛紛加入戰爭。一戰最本質的原因不是斐迪南大公被刺殺,但是這是一個戰爭正當性的藉口,最終就像火柴點燃了穀倉般不可收拾。

在一次大戰前英國壟斷原材料市場,當時的印度、澳洲甚至世界1/4的人口都在大英帝國殖民地貿易體系之內。而美國有一個龐大的內需市場,而實行貿易保護主義。當時德國和日本國內市場狹小而無法發展,最終便選擇擴張。

自由貿易理論的觀點認為,如果在一次世界大戰前,就實行無條件的開放市場和自由貿易,取消管制和關稅,就不會有第一次世界大戰。而一戰前使用古典金本位制,英鎊是當時的世界貨幣,直到一戰結束後英國因為巨大戰爭開支而黃金外流,最終英鎊遭到擠兌,使得美元逐漸取代英鎊的霸權。

普法戰爭[編輯]

直至十九世紀中葉,德意志地區仍不是一個統一的國家,而是由數十個大小不一的日耳曼人小邦國組成的「日耳曼邦聯」,分裂造成德國國內市場經濟無法發展(因為各邦關卡、課稅重重,商品無法自由流通),在歐洲大陸也無法與其他列強鼎立,故其中的最具實力的第二大邦普魯士為了建立統一的德意志帝國進而與奧地利、法國等列強爭奪歐洲大陸霸權,便領導日耳曼邦聯,於公元1870年奧托·馮·俾斯麥誘發德國開戰並擊敗法國。在這場戰爭中法國大敗,御駕親征的法皇拿破崙三世被俘。普魯士大獲全勝,後乘勢率各邦國聯合建立統一的國家—德意志帝國

法國戰敗後,被逼簽下普魯士首相奧托·馮·俾斯麥所開出條件非常苛刻的和約:《法蘭克福條約》規定法國割讓阿爾薩斯-洛林予德國,並賠款50億法郎,普軍在收齊賠款前,可駐軍於法國。此外,德意志帝國皇帝威廉一世的登基大典於法國的凡爾賽宮舉行,這大大羞辱了法國,挑起德法兩國之仇恨。戰後法國復仇主義盛行,亦成為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另一主因。

巴爾幹半島[編輯]

自十五世紀以來,巴爾幹半島向來一直由鄂圖曼帝國統治,但自十八世紀末鄂圖曼帝國開始衰落,在巴爾幹半島內各個民族紛紛爭取獨立,加上巴爾幹半島位處歐亞交界,其重要的戰略位置引起歐洲各國介入半島內的事務,故被稱為「歐洲火藥庫」。1878年柏林會議後,多個巴爾幹半島國家取得獨立,各新興小國為了各自的利益而發生兩次巴爾幹戰爭,並使得奧匈和俄羅斯的衝突加深,為第一次世界大戰埋下伏筆。

奧匈和俄羅斯向來友好,但因巴爾幹半島的利益衝突令至關係惡化,在1877年,俄羅斯因支持保加利亞獨立而向鄂圖曼帝國開戰,協助保加利亞獨立,但戰後召開討論巴爾幹問題的柏林會議,親俄的保加利亞版圖大大被削;而奧匈帝國則從鄂圖曼帝國手中取得黑塞哥維那、波斯尼亞的管理權,這令俄羅斯大為驚慌,俄羅斯之後試圖以支持塞爾維亞來對抗奧匈帝國的擴張。此後,奧俄的衝突加深,亦為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原因之一。

同盟對立[編輯]

德國(藍色)和奧匈(紅色)組成的德奧同盟同盟國的前身

普法戰爭後,德國總理奧托·馮·俾斯麥擔心法國報復引至德國兩面受敵,因此採取結盟政策,以孤立法國。他本來讓德意志帝國、奧匈帝國及沙俄帝國結成三帝同盟,可是後來在1878年柏林會議上,俄羅斯因巴爾幹半島問題,而與奧匈帝國發生利益衝突。在奧俄無法相容的情況下,1879年10月德國選擇與奧匈在維也納締結秘密的德奧同盟。此外意大利王國在爭奪北非突尼西亞失敗,讓法國在1881年兼併該地。為了爭取支援,意大利、德國和奧匈帝國於1882年5月在維也納簽訂了《同盟條約》,是為三國同盟

俄羅斯得知德奧兩國簽訂德奧同盟後,十分不滿。但俾斯麥是一個老練的政治家,為了保持與俄羅斯的良好關係,於1887年與俄國簽訂《再保險條約》,德國保證除非俄羅斯主動攻擊奧匈,否則德國在任何情況下都在俄羅斯與第三國的戰爭中保持中立。可是俾斯麥在1890年下臺後,新任德皇威廉二世不想維持俾斯麥定下的再保險條約,任由條約終止,而選擇只與奧匈為盟。法國為打破外交上的孤立,趁德俄關係惡化時向俄羅斯提供資本,實現其工業化後,在1894年與俄國結下軍事同盟,是為法俄同盟,於是歐陸出現德奧與法俄兩個敵對陣營。

英國拿破崙戰爭勝利後,恢復其稱為「光榮孤立」的外交政策,不與歐陸國家建立長期的聯盟關係。至十九世紀末,英國鑑於法國在埃及、俄國在巴爾幹日益擴張,威脅英帝國前往遠東的貿易航道,故在1887年2月12日和意大利組成《地中海協定》,互相保證維持地中海亞德里亞海黑海的現狀,而意大利則支持英國在埃及的行動。在德國首相俾斯麥支持下,奧匈及西班牙均加入協定,是為《第一次地中海協定》,同年十二月,英、奧、意三國商定共同維持近東現狀,對抗俄羅斯對鄂圖曼土耳其帝國之影響,是為《第二次地中海協定》,不過兩次協定沒有明確規定英國承擔具體的軍事義務,故英國並未放棄其光榮孤立,威脅英國的制海權,英國才着手在歐陸尋求盟友。1904年英國終與法國簽訂《英法協約》,但此協定並非軍事同盟,而是一項解決兩國有關殖民地糾紛的協定;相對於德奧同盟或法俄同盟,其合作無疑較為鬆散。不過在第一次摩洛哥危機中,此協定充分反映出英法堅定的合作夥伴關係。此後法國鼓勵英國與俄羅斯結盟,但英國對俄羅斯戒心不亞於德國,直至日俄戰爭俄羅斯被日本打敗,英國才放下對俄的戒心,雙方終於在1907年結束其殖民地糾紛,簽訂《英俄協約》。同年,法國、英國和俄國有感德國在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擴張,是以組成三國協約

歐洲從此分為兩大帝國主義軍事集團陣營,因此只要有任何風吹草動,都有演變為世界大戰的可能,第一次世界大戰就是因為奧匈帝國皇儲斐迪南大公遇刺而引起的。

爭奪殖民地[編輯]

自十八世紀起,工業革命引起經濟及工業化發展,並催促着當時各國政府爭奪殖民地以取得原料供應地及市場。20世紀初,帝國主義逐漸興起。在俾斯麥時代,鑒於統一德意志帝國初立,故對殖民地的爭奪較少參與。後來,國內商人勢力興起,便要求德國政府爭取海外資源和市場。威廉二世即位,俾斯麥被罷後,德皇認為德國殖民地太少,原料產地及商品市場不足,實行世界政策,要求重新劃分全球勢力範圍。此舉觸犯老牌殖民大國英國法國的利益。而第一次和第二次摩洛哥危機,和法國的既得利益有所衝突,這亦使得兩大陣營的衝突加劇,戰爭爆發的可能性越發加大。

軍備競賽[編輯]

兩大軍事集團在戰前進行激烈的軍備競賽:德國於1900年制訂海軍法,將海軍規模加大擴充,英國為保持海上力量優勢以維持安全,在1905年開始建造無畏艦,並在1907年德國開始建造無畏艦時以二對一海軍政策,即保持自身無畏艦數為德方之兩倍以相應付。在第二次摩洛哥危機後,更聯同法俄兩國實施三國海軍聯防,即英國在北海、法國在地中海、俄國在波羅的海分別對付德奧兩國海軍。

而在陸軍方面,由1880年到1913年,德國常備軍由42萬擴充至87萬;法國則由50萬擴充至81萬;俄羅斯也準備由80萬增加到230萬,最後雖未達標,唯其陸軍已有140萬,乃全歐之冠,不過其素質甚為低下,無法和德法兩國之陸軍相比;奧匈的軍隊由47萬擴張至85萬,步兵素質一般,但重炮部隊素質全球第一;意大利由20萬擴張至35萬,而無論步兵和炮兵素質皆不及德法;最後美國也響應歐洲緊張局勢而把軍隊數由34,000人擴張至16萬。

世界列強在1914年的海軍力量
國家 人員 戰列艦 噸位
俄羅斯 54,000 18 589,490
法國 68,000 32 941,525
英國 209,000 62 2,346,613
意大利 不詳 17 401,283
美國 不詳 37 1,009,184
日本 不詳 17 679,438
合計 >331,000 183 5,967,553
德國 79,000 44 1,149,863
奧匈 16,000 8 266,598
土耳其 不詳 5 103,309
合計 >95,000 57 1,519,770
來源:Ferguson 1999 p 85

戰前危機[編輯]

塞拉耶佛暗殺事件[編輯]

1914年6月28日為塞爾維亞之國慶日。奧匈帝國皇太子弗朗茨·斐迪南大公夫婦在波斯尼亞首都塞拉耶佛視察時,六名南斯拉夫主義組織青年波斯尼亞的刺客(分別是茨維特科·波波維奇加夫里洛·普林西普穆罕默德·穆罕默德巴希奇英語Muhamed Mehmedbašić內德利科·查布林諾維奇英語Nedeljko Čabrinović特里夫科·格拉貝日英語Trifko Grabež瓦索·丘布里洛維奇英語Vaso Čubrilović)試圖使用「塞爾維亞黑手黨英語Black Hand (Serbia)」提供的武器暗殺斐迪南大公。六名刺客埋伏在大公的必經之路上,暗殺開始後首先查布林諾維奇向大公投擲了一枚手榴彈,但是沒能砸中大公的車輛,爆炸的手榴彈傷到了不少路邊的群眾,也讓其他五人暫時失去了對大公動手的機會。

一個小時後,在大公去醫院看望前一次襲擊中受傷者的路上,馬車轉錯了方向,走到了普林西普面前,普林西普槍殺了斐迪南大公和大公的妻子蘇菲。大公的伯父,奧匈帝國的皇帝弗朗茨·約瑟夫一世對暗殺又震驚又憤怒。雖然奧國的調查顯示,並未有塞爾維亞的政府官員涉入其中[參 3]。暗殺約一個月後,奧匈帝國對塞爾維亞發出最後通牒並列出一些違反其憲法,干涉其主權的要求(塞爾維亞政府要和奧匈政府合作,壓制一切的反奧行動及檢控塞拉耶佛事件的涉案人士)。儘管塞爾維亞表示,除了兩條違反憲法及影響主權的條款,將接受其他所有條款。然而,奧匈帝國執意開戰,在得到德國的支援後,7月23日發出最後通牒,並在未回覆塞國的回應後[參 4],於1914年7月28日出兵塞爾維亞,這件事成為第一次世界大戰的主要導火線。

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的暴亂擴大[編輯]

奧匈帝國當局鼓勵隨後在薩拉熱窩的反塞爾維亞暴亂,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的克羅地亞人殺了兩名塞爾維亞人和砸毀許多塞爾維亞人的房屋,[3][4]塞拉耶佛外的許多由奧匈帝國控制的城市也爆發了數場反塞爾維亞暴亂,在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的奧匈帝國當局逮補了5,500多名塞族人,其中約有700至2,200人死於獄中,另有460人被判處死刑。一個由奧匈帝國支持的波斯尼亞民兵組織開始對塞族人進行迫害。[5][6][7][8]

七月危機[編輯]

奧匈帝國認為這次刺殺是南斯拉夫民族領土收復主義作祟,並將其視為對帝國的重要威脅。歐洲列強曾於刺殺事件後整整一個月作出調停,但最終奧匈帝國於1914年7月23日向塞爾維亞王國發出的最後通牒英國外長愛德華·格雷指出,此項最後通牒是「有史以來一個國家對他國發出之最可怕的文件」。一般認為,該文件的條款難以實現,因此它實際上是奧匈帝國用以懲罰塞爾維亞的開戰藉口。但對塞爾維亞來說,奧匈帝國畢竟不能招惹也惹不起,所以在最後通牒中開出的10個條件,塞爾維亞竟然也願意接受其中8個條件,但奧匈還是在7月28日,即塞拉耶佛事件發生後一個月,向塞爾維亞宣戰。塞拉耶佛事件引起的一連串國際危機,終於引致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

戰事爆發[編輯]

1914年7月28日奧匈向塞爾維亞宣戰,但在7月31日才下達軍事總動員的命令,實際執行則是第二天(該電報的發佈日期在戰爭爆發後的橙皮書中修改為7月26日,且內容也被修改成[全軍總動員令已簽署],而法國的黃皮書則插入一段虛構的公報,公報發佈於7月31日,稱俄國的命令是[奧匈帝國進行全面動員的結果],同時[也是德國在六天內持續暗中進行動員措施的結果.........])。7月24日,俄國開始進行軍事準備,7月29日俄國參謀部長簽署局部動員令,並在同日午夜時分在俄皇認可下發出,但由於參謀部表明執行局部動員在技術上的困難,於7月30日下午六點又修改為全軍總動員,以確保俄國在巴爾幹地區的影響力。7月25日,德國開始注意到俄國軍事動員的跡象並開始招回休假中的情報局Ⅲ b(負責軍事情報與反間諜工作)的情報人員,同時開始對法國、俄國派出[旅行者]以進行情報收集,7月28日,德軍參謀本部在統整[旅行者]發回的資料後確認俄國開始局部動員,但規模不明,德威納伊等其他軍區,動員令尚未下達。但可以確定的是,德國邊境地區的邊防部隊也正在備戰。也許關於[戰前準備期]的聲明,是針對整座帝國而發出。[參 5],7月31日德國發出最後通牒要求俄國在12小時內取消總動員,俄國對此通牒置之不理,8月1日德國進而向俄國宣戰;並向法國提出最後通牒,要求其在德俄發生戰爭時保持中立,但法國並沒有回覆。8月3日德國向法國宣戰,即日德軍攻佔了中立國盧森堡,準備入侵比利時和法國。8月2日,德國為避開德法邊境的法國守軍,向比利時發出最後通牒[參 6],並於8月4日入侵已保持永久中立的比利時施里芬計劃),取道比利時進攻法國;同日英國考慮到比利時對自己國土安全的重要,又為了維護1839年簽署的《倫敦條約》確保比利時的中立,於是向德國宣戰[9][參 7][10][參 8]。8月6日奧匈帝國向俄國宣戰。8月12日英國向奧匈帝國宣戰。

西方戰線[編輯]

戰壕裏作戰的士兵
第一次馬恩河戰役中的法國士兵
1914年10月5日空戰發生於法國蘭斯,為歷史上的第一次空戰

在戰爭爆發之前幾年,德國總參謀長阿爾弗雷德·馮·施里芬已制定以速戰速決為主要特徵的施里芬計劃:先利用德國發達的鐵路網,集中優勢兵力在6星期內打敗法國,然後將部隊調往東線進攻俄國。與此相對應,法國也制訂以兩個集團軍齊頭並進,一舉收復普法戰爭後被割讓給德國的阿爾薩斯洛林兩省的第十七號計劃。但戰事的發展卻出乎這些軍事家意料,使得這兩個計劃皆不可行。

德軍進攻[編輯]

為迅速取得西線勝利,德國總參謀長小毛奇決定採取施里芬計劃,西線德軍不強攻駐有重兵防衛的德法邊境,反而欲取道盧森堡及比利時攻擊法國後方。1914年8月2日德國出兵中立國盧森堡,以取得盧森堡的鐵路網,盧森堡在德軍開入國境時瞬間投降。8月4日清晨德軍對比利時不宣而戰。然而,比利時的抵抗出乎德軍預期,比軍在早期的抵抗延遲了德軍的進度表,至8月20日時,德軍才成功大致攻佔比利時全境(安特衛普要到10月10日才投降)、並開進布魯塞爾、同時驅逐在比利時境內的法軍回法國境內[參 9]。8月21日德軍分兵五路攻向法國北部,法軍失守,被逼後撤。9月3日德軍已進逼巴黎。9月5-12日德軍與法軍在巴黎近郊馬恩河一線爆發馬恩河戰役,由於德軍進展過快、大量部隊被牽制於遠郊戰役、法軍又及時重整戰力,使得結果是法國獲勝,被稱為「馬恩河奇蹟」[參 10]。德軍只得轉入戰略防禦,固守安納河一線,戰鬥開始演變為陣地戰。接着,雙方爆發奔向海邊的運動戰(向海岸競走(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果受限於運輸等因素,雙方平分秋色[參 11]。德軍奪取法國東北部的廣闊領土,卻始終不能包圍法國的戰線。隨後雙方再爆發第一次伊珀爾戰役,由於英軍強烈抵抗和法國快速馳援,成功擋下德軍的重擊,德軍無法取得重大成果、英法聯軍亦也缺乏力量推進[參 12],結果戰事進入膠着對峙狀態。

戰事僵持[編輯]

1915年春季,法國和英國聯軍趁德軍主力集中在東方戰線,發動香巴尼阿杜瓦兩輪攻勢。但因為沿用舊戰術,而且欠缺強大火力掩護,結果被德軍成功抵擋,己方反而傷亡慘重。該年4月德軍反擊,並首次使用毒氣,使雙方的損失更為慘重。結果1915年的西面戰線,雙方大量死亡,但戰事仍然膠着。當中,俄羅斯曾應許至少派遣50萬人到法國,但直到1916年只派了一萬六千名應留在國內先受訓的人。[參 13]導致雙方戰事僵持局面未能改變。

1916年2月,德軍主力在凡爾登戰役中襲擊了法國的防禦陣地,一直持續到1916年12月。德軍在戰役初期取得了進展,但隨後法國的反擊使得德軍最後失敗。雙方的傷亡人數從70萬人[11]到97.5萬[12]不等。凡爾登戰役成為法國決心和自我犧牲的象徵。[13]

而英法聯軍為了制衡德軍,在該年7月初向索姆河一線與德軍爆發索姆河戰役,戰況更為慘烈。英軍雖然在這場戰爭裏首次使用坦克,但雙方在傷亡共約120萬人後,戰事仍未有重大突破,並持續至該年11月,西線再次變為膠着對峙狀態,不過協約國開始掌握戰爭的主動權。

美國參戰[編輯]

1917年4月6日,美國總統威爾遜在國會宣佈與德國斷交的情景

1915年5月1日,英國郵輪盧西塔尼亞號美國出發到英國,儘管德國已經宣佈會發動無限制潛艇戰把所有英國的船隻都擊沉,然而由於盧西塔尼亞號的航速較高,沒有人認為它能被德國的潛艇追上。在5月7日,德國潛艇發現了盧西塔尼亞號並利用魚雷把其擊沉,由於郵輪上有一大部分的乘客為美國人,美國人民的反德情緒被激起。

1917年2月3日因德國使用無限制潛艇戰,使美國多艘船隻被擊沉,美國與德國斷交。2月24日美國駐英大使佩奇收到破獲的齊默曼電報,電報稱如果墨西哥對美國宣戰,德國將協助墨西哥取回美墨戰爭後割讓給美國的失地,於是美國以此為根據,於4月6日向德國宣戰。

1917年的法英攻勢[編輯]

法軍於馬爾梅松戰役中取勝,此戰為一戰火砲密集強度最高的戰役,其紀錄直到二戰庫斯克會戰才被超越。

1917年4月法軍於西線開展春季攻勢,與德軍在蘭斯蘇瓦松之間進行會戰,歷時共一個月,但法軍在傷亡10萬人後卻除了香檳山戰役以外並無進展,引起法國士兵的騷動,並導致該次戰役的策劃者、上任不足半年的法軍總司令羅貝爾·尼維勒將軍被革職。戰事再度膠着,而法軍因內部騷動,無力防禦,只得由英軍負責西線防禦。在該年下半年,美國提供的裝備到達歐洲,法軍再次發起第二次凡爾登戰役馬爾梅松戰役兩場攻勢並取勝。而英軍則發起帕斯尚爾戰役康布雷戰役,但傷亡慘重並無取得任何大進展,仍然無法改變戰事的膠着狀態。

12月,同盟國與俄羅斯簽署了停戰協議,從而使得西線獲得了大量的德軍部隊。隨着東方戰線的瓦解,戰爭的結果將在西線決定。同盟國知道他們無法進行持久戰,但他們對最終的攻勢寄予厚望。此外,雙方都越來越害怕歐洲的社會動盪和革命,雙方都急切地尋求決定性的勝利。[14]

1917年,奧匈帝國皇帝卡爾一世在德國不知情的情況下,通過他妻子在比利時的兄弟作為中間人,秘密嘗試與喬治·克列孟梭進行單獨的和平談判。當談判失敗時,他的企圖被德國發現,導致了一場外交災難。[15][16]

德國最後進攻[編輯]

魯登道夫與興登堡認為德軍在戰爭中的勝利機會為在1918年春季發動一個決定性的攻勢。1918年3月3日,東線因為《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條約》的簽訂而停戰,俄羅斯退出了戰爭,這使德軍可騰出33個師佈署到西線。德軍在西線上有了兵力的優勢,以192個師來對抗聯軍178個師,其調來的部隊也因為長時間的休息而實力較為完整。魯登道夫從部隊中選出各個戰鬥經驗較豐富的單位重新訓練,組成一個個素質較高的突擊部隊[17],作為此攻勢的攻擊主力。聯軍方面,依舊缺少一個統一指揮機關,英法兩軍也因為歷經長期的耗損,無論是士氣還是人力皆不足,而進入戰爭不久的美軍也尚未具有戰鬥的能力。

魯登道夫的進攻戰略為將英軍與法軍分離,突破聯軍防線後逼使前者退卻到海峽港口,將其殲滅。這場攻勢將結合新式的突擊戰術、地面攻擊機、戰車和仔細策劃過的砲擊行動,其中後者還包括使用毒氣攻擊。3月21日,德軍發動5次主要進攻的第1次。德軍春季攻勢的第一階段—麥克爾作戰非常成功[18],幾乎要將聯軍部隊分離,並在頭8天內挺進了65公里,戰線也西移了100公里,是自1914年馬恩河戰役失敗後以來,第一次讓巴黎再度暴露在德軍砲擊距離內。因於這次的攻勢,聯軍終於整合出一個統一的指揮系統,斐迪南·福煦將軍被任命為法境內全部聯軍之總指揮,整合過的聯軍現已更能應對德軍的進攻,將局勢逐漸轉為消耗戰。

第二次馬恩河戰役初期的第四次香檳戰役德軍進攻,此戰徹底摧毀了德軍的進攻力量

協約國反攻[編輯]

7月,法軍在第二次馬恩河戰役初期的第四次香檳戰役決定性的擋住德軍進攻,接着福煦對馬恩河突出部上的德軍發動攻勢,並在8月將其消除。兩天後,再發動了第二波攻勢,一路挺進到亞眠北部。此次攻擊由加拿大和澳洲軍作先鋒,以英法為主力[19],再加上600輛戰車與800架飛機的支援,最終聯軍獲得決定性的成功,興登堡因此說8月8日是「德國陸軍最黑暗的日子」[20]

德軍人力已因為四年長期的戰爭而枯竭,國家本身也累積巨大的社會與經濟壓力。聯軍以216個師對付德軍兵員不足的197個師[21],8月開始的百日攻勢為德軍崩潰的最後一根稻草,其開始大批向聯軍投降。在聯軍突破德軍防線的不久,馬克斯·馮·巴登親王於10月被任命為德國總理以進行和平談判。由於魯登道夫拒絕和談,他被迫下台並逃到了瑞典[22]。戰鬥仍在繼續,當德軍撤退時,德國已發生革命,成立了新政府。很快地,德國政府與聯軍簽署了停戰協定,並在11月11日全面停火(國殤紀念日[23]。德意志帝國君主制政府崩潰,而魯登道夫的繼任者威廉·格勒納將軍認為,為了防止如前年俄羅斯發生的革命,必須支持溫和派的社民黨領袖弗里德里希·艾伯特,而非霍亨索倫皇室人員[24]

東方戰線[編輯]

俄國動員[編輯]

1914年7月28日奧匈帝國因為德國向其開出空白支票而自信心大增,與塞爾維亞斷交並對其宣戰。俄國則宣佈全國總動員,以支援塞爾維亞奧匈帝國戰鬥,這引起德國的不滿,而兩國之間的互相敵視關係也埋下伏線。8月1日德國以俄國拒絕停止全國總動員為藉口向俄國宣戰,並同時在西線進侵比利時。8月4日英國因比利時為其自身安全的關鍵,因此對德國宣戰。8月6日奧匈帝國向俄國宣戰。

德俄交戰[編輯]

俄軍乘德軍在開戰之初,集中兵力在西線之際,在東線向德軍發起進攻。8月17日,俄軍第一集團軍進入東普魯士,並於8月21日跨過東普魯士南方邊境,逼向德國首都柏林[參 14],德軍被迫從西線調兵回援。德國援軍行動迅速,很快便抵達東線,並於科穆辛森林附近消滅數萬名俄軍,使得東線戰局發展受到德軍控制。9月11日俄國的第1集團軍再度被擊敗,德軍進逼至俄國境內,俄軍損失共25萬餘人及大量的軍需物資,史稱坦能堡會戰[參 15]。在南線方面,俄軍開始時在加里西亞布科維納屢次擊敗奧匈帝國的軍隊,但德國隨後對奧匈提供支援,結果到12月中旬,東線戰事亦進入膠着狀態。

1915年德軍因為西線的馬恩河會戰失敗,決定先集中兵力擊潰俄國,逼使俄國停戰,從而結束東線戰事,並且避免繼續陷入兩線作戰的困局,東線於是變成主要戰場。同年5月德奧聯軍以18個師和2,000餘門大炮,分兵兩路進擊俄軍,並計劃將俄軍逼至「波蘭口袋」內殲滅。雙方交戰8個多月,德軍攻佔普熱梅希爾萊姆堡伊萬哥羅德華沙布列斯特維爾諾里加,並逼使俄軍撤退至從里加灣德涅斯特河一線,俄軍共損失170多萬人。此役,德軍雖然大勝,但己方損失亦極大,且未消滅俄軍主力,而俄羅斯皇帝尼古拉二世亦乘機罷免皇叔尼古拉大公的俄軍總司令職位。之後,由皇帝順從其太后之一只取總司令而自為之,卻一無所成;即使如次,德國將領尤倫堡(Eulenburg)伯爵在該年12月派人媾和,尼古拉二世拒之不理。[參 16]

俄軍反擊[編輯]

1916年春季,俄國調集3個方面軍共200萬人向德奧聯軍發動反攻,在激戰一輪後,雙方各損失百萬兵力,但俄軍兵力較多,因此逼退德奧聯軍,並乘勝攻進加里西亞東部地區,史稱勃魯洛西夫攻勢(勃魯洛西夫為當時的俄軍總參謀長)。此戰令奧匈帝國損失慘重,超過40萬人被俘,德軍亦傷亡數十萬。南佛羅里達大學教授格雷登·湯斯多(Graydon Tunstall)將1916年的布魯西洛夫攻勢稱為一次大戰以來奧匈帝國最大的危機及協約國陣營最大的勝仗。

俄國退出[編輯]

俄國本身為農奴制的經濟體系,經不起東線持續的戰事,結果其國內經濟崩潰,工廠倒閉,失業率驟增,軍火補給困難,士兵極度厭戰。1916年冬季,俄國內部各種矛盾加劇,莫斯科的罷工人數更達至百萬人以上,結果俄國二月革命在1917年3月8日爆發,令皇帝尼古拉二世退位,亞歷山大·克倫斯基領導的臨時政府仍然繼續戰爭。雖在1917年7月3日波洛夫(Zboroff)之役,捷克與俄國聯軍攻襲甚猛;[參 17]但最終又被德奧聯軍擊敗。德奧兩國在1917年10月14日在原俄國所佔領的波蘭地方設立一個攝政院,言明波蘭不隸屬兩國以弭平兩國原本對該地的野心。[參 18]

俄國工人及農民忍受不了無止盡的戰爭和貧困,在1917年11月(儒略曆10月),由布爾什維克領袖列寧承諾再次舉行全國大選,並領導十月革命武裝起義,推翻臨時政府,然後在大選失利之後,使用暴力手段決議建立蘇維埃政府和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即蘇維埃俄國。列寧其後與德國簽署《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條約》,蘇俄並宣佈退出第一次世界大戰。

此後,德軍繼續推進俄國所放棄的領土。於1918年4月2日擊潰不承認芬蘭獨立宣言的共產黨人;同年,也陸續承認波羅的海國家獨立並迫使烏克蘭議和。[參 19]直到德國停戰為止,波羅的海國家、白俄羅斯西部及烏克蘭為德國勢力範圍,有德軍駐守在這些國家。

南方戰線[編輯]

多布羅峰戰役戰死的法軍公墓,該戰役最終導致保加利亞的崩潰

巴爾幹戰場[編輯]

黑河灣戰役法-塞聯軍大勝保加利亞

奧匈帝國在戰爭初期對塞爾維亞發起三次入侵,但皆失敗。而後保加利亞參戰,聯合奧匈帝國和德國從三路進攻,並很快擊敗塞爾維亞,而塞爾維亞抵抗力量經海路到達阿爾巴尼亞和希臘,並在法國的幫助下繼續抵抗。

隨後法國為首的協約國遠征軍與保加利亞在馬其頓戰線僵持,直到1918年法國將軍德斯佩雷將軍發起瓦爾達爾攻勢,於多布羅峰戰役決定性的擊敗保加利亞,直攻至匈牙利,同盟國的南部戰線徹底崩潰。

鄂圖曼土耳其戰場[編輯]

俄羅斯一向是鄂圖曼土耳其傳統敵人,過去鄂圖曼土耳其採取聯英抗俄的外交政策。但1907年英俄修好及結盟後,鄂圖曼土耳其開始懷疑英國會否繼續協助自己抗俄。此時,德國為了在近東牽制俄國,於是答應向鄂圖曼土耳其提供一億法郎的貸款,以換取其參戰。於是鄂圖曼土耳其於1914年10月29日正式參戰(對協約國的聖戰),並與俄國在高加索發生戰鬥。俄軍初時作戰不利,但於1915年1月發動反攻,鄂圖曼土耳其的第9集團軍被殲滅,共損失約70,000多人。

1914年鄂圖曼土耳其在德國的幫助下進攻波斯卡扎爾王朝(現伊朗),試圖切斷俄國和英屬印度的聯繫。該戰役一直持續到1918年,以土耳其的失敗告終。

協約國軍隊為了解除俄羅斯在高加索被鄂圖曼土耳其牽制的困局,以及打通黑海補給線,決定聯合進攻鄂圖曼土耳其的首都伊斯坦堡所在的黑海海峽。1915年初加里波利之戰爆發。協約國先後有50萬士兵遠渡重洋登陸黑海海峽南端的加里波利半島。雙方在加里波利半島交戰11個月,共約13.1萬人死亡,26.2萬人受傷,結果協約國軍隊無法攻破同盟國的防線,被逼撤退。這場戰役是一戰中最著名的戰役之一,也是當時最大的一次海上登陸作戰。在土耳其帝國東部的美索不達米亞(今天的伊拉克),英軍的進展則順利許多。雖然在庫特戰役(1915年底到1916年春)中英軍受挫,但在1917年3月英軍攻克巴格達

中東伊拉克敘利亞巴勒斯坦等阿拉伯人為主要人口的地區,早在十五世紀被鄂圖曼帝國征服及統治,雖然土耳其人也信奉伊斯蘭教,但是與阿拉伯人並非是同一民族。1916年6月阿拉伯發生反抗土耳其的民族起義,英國少校勞倫斯協助阿拉伯人組織游擊戰,配合英國從埃及派遣的東征軍隊,最終攻克大馬士革

阿拉伯半島雖盛產石油,不過油田在一戰時期尚未被發現,因此未成為重要的戰略據點。

意大利轉投協約國[編輯]

1915年5月23日,意大利因為英法答應在戰後分得阜姆達爾馬提亞,於是投向協約國一方,對同盟國宣戰。同時聖馬力諾亦派志願軍協助意大利,以及聖馬力諾戰地醫療隊。意大利軍雖然實力較弱,交戰初期即損失近30萬人,但卻成功拖住奧匈帝國40個師的兵力,緩減俄法的壓力。1915年9月保加利亞加入同盟國,並出兵30萬,配合德奧聯軍攻擊塞爾維亞,結果同盟國很快便佔領塞爾維亞全境,塞爾維亞政府及軍隊被逼撤退至希臘科孚島

羅馬尼亞參戰[編輯]

1916年8月,羅馬尼亞向同盟國宣戰。德奧和保加利亞聯軍於是決定攻取羅馬尼亞,以奪取石油和糧食補給。結果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很快便失陷,德奧保軍隊佔領大部分的羅馬尼亞國土。

海上戰爭[編輯]

雖然英德兩國在戰前爭建無畏艦,但在整個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卻只有一次大規模的艦隊主力決戰,德軍少數部署在海外殖民地的巡洋艦隊在開戰的頭一年即遭數量上佔有優勢的英國海軍的肅清(雖然其中不乏如輕巡洋艦恩登號這樣成功的通商破壞艦),德國公海艦隊也被英國海軍封鎖在波羅的海內。1916年德國海軍意圖突破封鎖,隨爆發英德海軍間唯一的艦隊決戰日德蘭海戰。這場戰役的結果比較特別:一方面,舍爾海軍上將率領的德國大洋艦隊以相對較少噸位的艦隻損失,擊沉更多的英國艦隻,從而取得戰術上的勝利;另一方面,傑利科海軍上將指揮的英國主力艦隊成功地將德國海軍封鎖在德國港口,使得後者在戰爭後期幾乎毫無作為,從而取得戰略上的勝利。

而另一方面,德國在戰爭初期主要依靠潛艇戰阻止他國對英國的物資援助,但因為美國抗議而一度中止。但當德國海軍情勢越來越差,國內的經濟亦日趨惡化時,德國在1917年1月決定恢復無限制潛艇戰,即凡是在英國水域的船隻,不論是敵方或是中立國的,都有可能被德國潛艇擊沉,這大大影響美國商船的航行,而且亦有美國商船被擊沉的紀錄,因此德美關係惡化,美國開始有對德國宣戰的意圖,在齊默曼電報事件後,美國正式對德國宣戰。結果德國的無限制潛艇戰反而招致強大的美國參戰。

世界大戰[編輯]

亞洲和太平洋戰場[編輯]

青島戰役中一隊德國守軍

1914年8月30日,新西蘭佔領德屬薩摩亞英語Occupation of German Samoa。9月11日,澳洲海軍和軍事遠征軍英語Australian Naval and Military Expeditionary Force德屬新畿內亞新不列顛登陸。10月28日,德國巡洋艦SMS Emden在檳城海戰英語Battle of Penang中擊沉了俄羅斯巡洋艦 Zhemchug。日本參戰後,發動青島戰役,11月攻佔德國在亞洲最大軍港青島。在奧匈帝國拒絕從青島撤回其巡洋艦SMS Kaiserin Elisabeth後,日本也向奧匈帝國宣戰,該船於1914年11月在青島沉沒。[25] 幾個月內,同盟國在太平洋的勢力只留下一些抵抗軍。[26][27]

非洲戰場[編輯]

多哥是德國於非洲中最小的一塊殖民地,亦是第一塊被協約國佔領的德國殖民地。協約國只消17日,在接近零抵抗的情況下便於1914年8月26日佔領該地。[28]

喀麥隆戰役早於1914年8月6日便爆發,喀麥隆戰役同樣是以德軍戰敗為結果。喀麥隆的守軍受到法屬赤道非洲、英國尼日利亞、和比屬剛果圍攻。但守軍頑強抵抗,戰爭延續到1916年3月10日,德軍才宣佈投降。英法最後決定瓜分喀麥隆。

德屬西南非,德軍面對的敵人是有英國支持的南非聯盟軍隊和葡萄牙的安哥拉,戰爭於1914年9月爆發,隨着戰爭持續,孤立的西南非被南非軍隊入侵,而南非軍隊亦迅速地推進,德軍雖然設法阻止,可惜仍無法減緩熟悉沙漠地形的南非軍隊。直至1915年5月5日,西南非的首都溫得和克已被南非佔領。[29] 7月,西南非的德軍投降。

德屬東非戰役是非洲戰場中最大規模和持續最長的戰事,雙方亦投入了比其他殖民地戰爭更多的兵力。以英國為首的協約國軍在東非遭到了由保羅·馮·萊托-福爾貝克指揮的德國殖民地駐軍與土著部隊頑強而持續的抵抗,英國在戰役期間不得不以平均20,000人、總投入人數300,000人的龐大部隊[30],進行對約17,000人的德軍[31]的清勦。戰爭始於1914年8月3日,終於1918年11月23日,橫跨整個一戰。於戰爭開始時,德軍和英軍在德屬東非和肯尼亞邊疆進行零星的攻擊,並佔領了一兩個城市。但到了1916年,形勢開始扭轉:英軍和比利時軍隊大舉入侵德屬東非,到了年底時,德屬東非的大部份已被佔領。剩下來的德軍一部份決定投降,而另一部份卻於1917年11月23日硬闖葡萄牙莫桑比克,試圖佔領一些城鎮以重整旗鼓。[32]但事與願違,該批德軍無法尋得據點,更被英軍追趕,致使不能長駐於據點。最後,該批德軍於1918年8月決定返回德屬東非。但他們在德屬東非亦無希望可尋,因此只能寄託於進軍贊比亞。當進入贊比亞不久,便收到德國投降的消息。因此,他們最終於1918年11月23日向協約國投降。

中華民國對協約國的支持[編輯]

段祺瑞統治下的中華民國北洋政府為了收回失去的領土和主權,投向比較有利的協約國一方,於1917年3月14日與德國斷交,於8月14日對德奧宣戰[參 20]。北洋政府趁機派軍警收回了天津德租界天津奧租界漢口德租界。雖然中華民國並未直接派兵參與,北洋政府還是通過官方與非官方渠道組織數十萬華工前往歐洲戰場為協約國擔負後勤任務。在西線的華工被英法聯軍編成正規的中國勞工旅,總人數超過14萬;在東線為俄國服務的華工在組織上則相對更為鬆散,但總人數也至少有20萬。十月革命爆發後,很大一部分華工受困於動盪政局無法回國,一些人甚至加入布爾什維克參加俄國內戰[參 21]協約國決定干涉俄國內戰後,北洋政府亦出兵加入干涉內戰的協約國部隊。除此之外,北洋政府在一戰尾聲佔領了外蒙古


大戰結束[編輯]

德國盟友停戰[編輯]

雖然俄羅斯在1917年11月退出戰爭,德國再不用東西兩面受敵,但德國的各盟國鄂圖曼土耳其、保加利亞王國及奧匈帝國卻因持續作戰,致使經濟崩潰或國內各民族發生起義,結果無力再戰,在1918年9月開始相繼向協約國求和。

保加利亞王國[編輯]

最初與協約國達成停戰協議的是保加利亞,在協約國於瓦爾達爾攻勢英語Vardar Offensive的成功推進入保加利亞佔領下的瓦爾達爾馬其頓後,保加利亞沙皇斐迪南一世被迫退位,保國政府於1918年9月29日簽訂薩羅尼卡停戰協定

鄂圖曼帝國[編輯]

鄂圖曼土耳其儘管受英國及其阿拉伯盟友在巴勒斯坦和敘利亞的勝利,但鄂圖曼土耳其剛從俄國內戰中趁機控制了南高加索令軍方高層仍認為戰爭仍可取勝。直至保加利亞停戰,首都伊斯坦堡頓時沒了掩護,最終鄂圖曼蘇丹穆罕默德六世亦於1918年10月30日簽訂了穆茲羅斯停戰協定。

奧匈帝國[編輯]

B&W newspapers
1918年11月4日美國媒體報導奧匈帝國戰敗解體

11月首周,奧皇卡爾一世接受美國的十四點協議讓境內的民族自立國家並建立聯邦制帝國,不料各民族自行獨立建國導致奧匈帝國解體。西烏克蘭人民共和國於10月19日率先獨立、之後捷克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亞人、克羅地亞人和塞爾維亞人國巴納特共和國匈牙利民主共和國和波斯尼亞獨立,其間意大利趁機反攻佔領了屬奧地利本土的特倫蒂諾-上阿迪傑和和伊斯特拉半島奧匈帝國和意大利簽訂了維拉朱斯蒂停戰協定後隨即崩潰。

德國停戰[編輯]

1918年8月至11月間,協約國發動「百日攻勢」,德軍再損失15萬人、大炮2,000餘門及機槍13,000餘挺。連續的軍事失利使德國國內動盪加劇。1918年9月興登堡元帥建議在德國議會提出要「結束戰爭」。但德軍的最高統帥部卻仍不死心,意圖利用剩餘的海軍艦隻與英國海軍進行最後決戰。結果德國水兵因不願送死,在基爾港發生譁變,並迅速蔓延到整個海軍及全國。11月9日德國首都柏林發生德國十一月革命社會民主黨領袖菲利普·謝德曼宣佈建立共和國、宰相巴登親王馬克西米利安為了維持國內穩定,宣佈廢除威廉二世的德意志皇帝與普魯士國王封號,威廉二世本人退位後則於11月10日流亡荷蘭

由於國內情勢混亂,德軍在11月11日與法國求和,與法國簽訂康邊停戰協定,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

巴黎和會[編輯]

戰後各國於巴黎凡爾賽宮召開和議,稱為「巴黎和平會議」(簡稱巴黎和會)。會議的重大決定由美國總統托馬斯·伍德羅·威爾遜英國首相大衛·勞合·喬治和法國總理喬治·克列孟梭主持。威爾遜總統主張寬大對待德國,在英國立場方面,他亦主張公平和不太苛刻的對待德國。原因是德國和英國之間有不少經濟活動交流,站在利益方面,英美都主張不嚴懲德國。受創最重的法國則急於復仇,主張嚴懲德國。最後諸國與德簽訂的議和條約《凡爾賽和約》,因應法國的要求而加入極其苛刻的條款,向德國強加巨大的割地賠款及限制軍備條款。但同時間,並未處置德皇威廉二世、興登堡元帥、魯登道夫將軍等決策者。 而賠款過重的凡爾賽合約反而為20年後規模更大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埋下火種。

其他和約[編輯]

戰勝國與其他戰敗國亦分別簽署條件苛刻的和約,戰勝國與奧匈帝國的奧地利部分簽署《聖日耳曼條約》,奧匈帝國被劃分為多個民族國家;與保加利亞簽署《納伊條約》,保加利亞失去愛琴海出海口,並須賠款4億4,500萬美元;與匈牙利簽署《特里亞農條約》,匈牙利領土大幅減少;與鄂圖曼土耳其簽署《色佛爾條約》,徹底瓜分鄂圖曼土耳其的領土。後來的土耳其共和國只剩下伊斯坦堡、其附近小部分領土及安那托利亞的部分。

以《凡爾賽和約》及其他各個和約所構成的戰後歐洲及國際關係的新體系,後稱凡爾賽體系,對戰後歐洲及國際關係的發展有着重要影響。

影響[編輯]

一次大戰戰場上開始出現坦克和機槍的實用化,影響20世紀戰爭機械化的潮流。

英鎊霸權遭到美元削弱[編輯]

一戰最本質的原因不是表面上的奧匈帝國皇儲斐迪南遇刺,但這是一個戰爭正當性的藉口,一次大戰前英國壟斷原材料市場,當時的印度、澳洲甚至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都在大英帝國殖民地貿易體系之內,而美國有一個龐大的內需市場而實行貿易保護主義,當時德國和日本國內市場狹小而無法發展,最終選擇擴張。自由貿易理論的觀點認為如果在一次世界大戰前就實行無條件的開放市場和自由貿易取消管制和關稅就不會有第一次世界大戰。而一戰前當時處於古典金本位制,英鎊是當時世界貨幣到一戰結束後英國因為巨大戰爭開支而黃金外流,最終英鎊遭到擠兌而無法兌換黃金,而美元逐漸取代英鎊的霸權。1922年熱那亞協議英國試圖建立外匯儲備,進入虛金本位制也就是金閱匯本位,紙幣的數量遠遠高過黃金,最終引發的信貸擴張引發1929年大蕭條,而在這之前美國透過道威斯計劃楊計劃將德國央行資產轉換成美元。

民族國家[編輯]

俄羅斯帝國德意志帝國奧匈帝國土耳其鄂圖曼帝國這四個大帝國覆滅。而巴爾幹半島與中東地區的民族國家則隨之而起,如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匈牙利伊拉克[參 22]等。

歐洲衰退,美日興起[編輯]

原來為世界金融中心及世界霸主的英國,在戰後雖然領土有所增加,但其對領土的控制力卻因戰爭的巨大傷亡與物資損失而大大削減,而其經濟亦因戰爭而大受影響,出現嚴重衰退,從此其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讓給美國。這場大戰也削弱了法、意、德;美國成為世界第一經濟強國,世界金融中心也由倫敦轉移到紐約日本也由債務國變成債權國,並佔領原屬德國勢力範圍的中國膠州灣山東半島[參 23]

共產主義興起[編輯]

大戰期間,俄國發生無產階級革命,使世界上出現第一個無產階級專政社會主義國家,即俄羅斯蘇維埃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簡稱蘇維埃俄國。從此共產主義世界各國擴展勢力范圍,至1922年蘇俄收復西烏克蘭,由俄羅斯白俄羅斯烏克蘭外高加索聯邦簽署《蘇聯成立條約》建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世界各地相繼建立共產主義政黨共產主義政權,直至冷戰結束為止告一段落。

德國復仇[編輯]

凡爾賽條約》將發動戰爭的責任悉數推給德國,從而對德國實行條件極為嚴厲的經濟與軍事制裁,德國失去13%的國土和12%的人口,還被解除武裝,德國陸軍被控制在10萬人以下,且不許擁有空軍。但德國雖然在一戰中最後戰敗,其元氣並未受到過大的傷害,工業體系依然保存完整,本土也並未受到戰火的波及。《凡爾賽條約》過多考慮戰勝國的利益分配,完全沒有考慮戰敗國自身的利益,加上條約的空前苛刻性和掠奪本質,造成德國貨幣瘋狂貶值,使得德國國民對強加給他們的條約有極強的抵觸和反感情緒,因而引發德國民眾強烈的民族復仇主義情緒。德國人為擺脫《凡爾賽條約》桎梏,各派政治勢力、各種政治思想在德國你爭我奪,顯得尤為激烈。種種因素配合以及德國在希特拉納粹黨的領導下,終於爆發規模空前的第二次世界大戰

中國五四運動[編輯]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中華民國是戰勝國。北洋政府雖然因此停止對戰敗的德國奧匈帝國庚子賠款,並在巴黎和會中提出廢除外國在華勢力範圍、撤退外國在華駐軍等七項希望取消日本強加的《二十一條》及換文的陳述書,但遭受列強拒絕。《凡爾賽和約》將德國在山東的權益轉讓給日本。在巴黎和會中,中華民國政府的外交失敗,直接引發民眾的強烈不滿,從而引發五四運動。1919年5月4日由於山東問題,北京的青年學生及廣大群眾、市民、工商人士等中下階層廣泛參與一次示威遊行、請願、罷課、罷工、暴力對抗政府等多形式的愛國運動,並使得之後中華民國政府在6月28日沒有簽署凡爾賽條約。此運動對近代中國迄今之政治、社會、文化、思想影響甚大,此後北洋軍閥政府失去民心而垮台[參 24]。此外也因為五四運動而使中國共產黨崛起,某種程度上也半直接與半間接地埋下日後的兩次國共內戰的種子。

軍人待遇[編輯]

一戰美軍士兵每人每日薪金為1美元,另加海外生活補助金0.25元(25)。後來由於1930年代的大蕭條,退伍軍人、家屬與其他有關團體,向美國政府要求即時索取補助金不果,而導致1932年美國軍方介入的流血補助金進軍事件

國際聯盟[編輯]

鑑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傷亡與物資損失巨大,英法等戰勝國於是在1920年1月發起一個用以減少武器數目、平息國際糾紛及維持民眾的生活水平的組織,是為國際聯盟(簡稱國聯)。由於美國沒有參加,國聯被英法操控。然而,國聯卻不能有效阻止法西斯主義的侵略行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被聯合國取代。

女性地位[編輯]

在大戰期間參戰國內大量男性均直接參與前線戰爭,導致國內勞動力大減,生產軍需品、武器、後勤支援等的職位大部份皆由女性接替,使婦女的重要性提高。在戰後1920年代日本的婦女運動、1920年美國給予婦女選舉權,至1928年英國亦給予婦女選舉權等事件顯示婦女的地位得以重視,女權運動亦在此時興起。

文學藝術[編輯]

第一次世界大戰顛覆、摧毀了舊有歐洲社會和文化秩序, 人們開始懷疑邏輯、理性以及浪漫主義美學等資產階級價值觀,達達主義就此誕生。 達達主義的精神內核在於反對舊世界的秩序,追求非理性,無意義,偶然和混亂。其影響力遍及藝術,文學,政治主張和社會運動。

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殘酷造就以海明威T·S·艾略特為代表的「迷惘的一代」文學家,他們的文學作品及個人結局(海明威最終選擇自殺)都反映出這場戰爭給人類所造成無法癒合的心靈創傷。以戰爭為主題的文學作品也在此時問世,主要表達對戰爭的厭惡,如海明威的《戰地春夢》和雷馬克的《西線無戰事》。

相關電影[編輯]

相關遊戲[編輯]

統計資料[編輯]

第一次世界大戰裏交戰雙方軍民的死亡人數的比例,協約國士兵佔36%,協約國平民佔20%;同盟國士兵與平民各佔22%。請注意戰爭裏平民大多是死於西班牙型流行性感冒

注釋[編輯]

  1. ^ 美國未批准巴黎和會的任何條約。
  2. ^ 保加利亞於1915年10月14日加入同盟國。
  3. ^ 美國於1917年12月7日對奧匈帝國宣戰。
  4. ^ 奧地利被認為是奧匈帝國的繼承國之一。
  5. ^ 美國於1917年4月6日對德國宣戰。
  6. ^ 匈牙利被認為是奧匈帝國的繼承國之一。
  7. ^ 鄂圖曼帝國於1914年8月2日同德國達成秘密同盟協定,並於1914年10月29日作為同盟國一方參戰。
  8. ^ 原先計劃通過色佛爾條約結束協約國與鄂圖曼帝國戰事,但鄂圖曼帝國從未批准之。在土耳其獨立戰爭後,協約國同鄂圖曼帝國繼承國土耳其共和國就洛桑條約達成協議。
  9. ^ 包含法國本土和殖民地
  10. ^ 包含英國本土和殖民地;不包含印度和自治領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1.0 1.1 Tucker & Roberts 2005,第273
  2. ^ 1915年1月20日《大中華》月刊創刊號上,梁啓超發表專欄文章《歐戰㿷測之一:歐戰勝利的一面銅牌、之動因》,講評第一次世界大戰。1936年中華書局將梁啟超「歐戰蠡測專欄文章」合為《歐洲戰役史論》。
  3. ^ Liddell, Hart. 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史. 麥田出版. 2014: 57. ISBN 978-986-344-118-2. 
  4. ^ Liddell, Hart. 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史. 麥田出版. 2014: 60–61. ISBN 978-986-344-118-2. 
  5. ^ 夢遊者:1914年歐洲如何邁向戰爭之路(The Sleepwalkers: How Europe Went to War in 1914). Penguin. 2012 年 9 月 27 日. ISBN 9780061146664. 
  6. ^ Liddell, Hart. 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史. 麥田出版. 2014: 70–71. ISBN 978-986-344-118-2. 
  7. ^ Dell, Pamela. A World War I Timeline (Smithsonian War Timelines Series). Capstone. 2013: 10–12. ISBN 978-1-4765-4159-4. 
  8. ^ Daily Mirror Headlines: The Declaration of War, Published 4 August 1914. BBC. [2010-02-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5-24). 
  9. ^ Liddell, Hart. 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史. 麥田出版. 2014: 114–115. ISBN 978-986-344-118-2. 
  10. ^ Liddell, Hart. 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史. 麥田出版. 2014: 124–127. ISBN 978-986-344-118-2. 
  11. ^ Liddell, Hart. 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史. 麥田出版. 2014: 130–134. ISBN 978-986-344-118-2. 
  12. ^ Liddell, Hart. 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史. 麥田出版. 2014: 135–136. ISBN 978-986-344-118-2. 
  13. ^ 馬薩里克著、郎醒石譯. 馬塞克建國史. 河南人民出版社. 2018年06月: 158. ISBN 978-7-215-11475-3. 
  14. ^ Liddell, Hart. 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史. 麥田出版. 2014: 137. ISBN 978-986-344-118-2. 
  15. ^ Liddell, Hart. 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史. 麥田出版. 2014: 139–141. ISBN 978-986-344-118-2. 
  16. ^ 馬薩里克著、郎醒石譯. 馬塞克建國史. 河南人民出版社. 2018年06月: 159~160. ISBN 978-7-215-11475-3. 
  17. ^ 馬薩里克著、郎醒石譯. 馬塞克建國史. 河南人民出版社. 2018年06月: 182. ISBN 978-7-215-11475-3. 
  18. ^ 馬薩里克著、郎醒石譯. 馬塞克建國史. 河南人民出版社. 2018年06月: 182、283~4. ISBN 978-7-215-11475-3. 
  19. ^ 馬薩里克著、郎醒石譯. 馬塞克建國史. 河南人民出版社. 2018年06月: 236. ISBN 978-7-215-11475-3. 
  20. ^ 徐國琦:《中國與大戰:尋求新的國家認同》,上海三聯書店
  21. ^ The Chinese Labour Corps in Russia During World War 1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第一次世界大戰在俄國的中國勞工),The Great War
  22. ^ 中東在戰後為英法所分別佔領,但在不久後便讓各國獨立。
  23. ^ 因此誘發不滿巴黎和會列強私相授受的把山東的權益由德國轉交給日本的五四運動,反對北洋政府,要求徐世昌下台。爆發大規模罷課、罷工運動等。
  24. ^ http://54.china1840-1949.net.cn/wsjj.html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五四運動紀念館,也可參閱各相關書籍

來源[編輯]

書籍

外部連結[編輯]

動圖及視頻[編輯]

參見[編輯]


  1. ^ Zuber 2011,第46–49頁.
  2. ^ Sheffield 2002,第251頁.
  3. ^ Djordjević, Dimitrije; Spence, Richard B. Scholar, patriot, mentor: historical essays in honor of Dimitrije Djordjević. East European Monographs. 1992: 313. ISBN 978-0-88033-217-0. Following the assassination of Franz Ferdinand in June 1914, Croats and Muslims in Sarajevo joined forces in an anti-Serb pogrom. 
  4. ^ Reports Service: Southeast Europe series. American Universities Field Staff. 1964: 44 [7 December 2013]. ... the assassination was followed by officially encouraged anti-Serb riots in Sarajevo ... 
  5. ^ Kröll, Herbert. Austrian-Greek encounters over the centuries: history, diplomacy, politics, arts, economics. Studienverlag. 2008: 55 [1 September 2013]. ISBN 978-3-7065-4526-6. ... arrested and interned some 5.500 prominent Serbs and sentenced to death some 460 persons, a new Schutzkorps, an auxiliary militia, widened the anti-Serb repression. 
  6. ^ Tomasevich 2001,第485頁.
  7. ^ Schindler, John R. Unholy Terror: Bosnia, Al-Qa'ida, and the Rise of Global Jihad. Zenith Imprint. 2007: 29. ISBN 978-1-61673-964-5. 
  8. ^ Velikonja 2003,第141頁.
  9. ^ Crowe 2001,第4–5頁.
  10. ^ Willmott 2003,第29頁.
  11. ^ Dupuy 1993,第1042頁.
  12. ^ Grant 2005,第276頁.
  13. ^ Lichfield, John. Verdun: myths and memories of the 'lost villages' of France. The Independent. 21 February 2006 [23 July 20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2 October 2017). 
  14. ^ Heyman 1997,第146–147頁.
  15. ^ Kurlander 2006.
  16. ^ Shanafelt 1985,第125–130頁.
  17. ^ Herwig 1997,第393-397,400-401頁德軍共有40個步兵師和3個騎兵師留在東方的佔領區。
  18. ^ Marshall 1964,第353-7頁
  19. ^ Ekins 2010,第24頁
  20. ^ Griess 1986,第155-156頁
  21. ^ Kennedy 1989,第266-302頁其中102個法國師、60個英帝國師、42個美國師(其相當於其他師規模的兩倍)和12個比利時師。
  22. ^ Herwig 1997,第426-428頁
  23. ^ Griess 1986,第163頁
  24. ^ Herwig 1997,第446頁
  25. ^ Donko 2012,第79頁.
  26. ^ Keegan 1998,第224–232頁.
  27. ^ Falls 1960,第79–80頁.
  28. ^ 德軍(計算警察在內)只有693人。 Strachan, 2004. pg. 13
  29. ^ Crafford 2005,第102頁.
  30. ^ Holmes 2001, p. 359.
  31. ^ Contey, F. (2002). Zeppelin Mission to East Africa. Aviation History, 13(1), 46. http://search.ebscohost.com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32. ^ [Miller, p. 297; unknown to Lettow and Tafel, they were only one day’s march ap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