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法輪功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法輪功
Falun Gong Logo.svg
法輪圖形
服務地區
全球
創始人 李洪志
網站 法輪大法 明慧網
法輪功
簡化字 法轮功
正體字 法輪功
漢語別稱
簡化字 法轮大法
正體字 法輪大法

法輪功,又名法輪大法法輪佛法。由李洪志於1992年5月在中國吉林省傳出的氣功修煉法[1][2]。 法輪功以「真、善、忍」作為功法理念,《轉法輪》為其主要書籍;真、善、忍在法輪功體系被認為是造就宇宙萬物的原理和要素,也就是宇宙的特性。[3]法輪功認為,萬物原本符合於真善忍,人類社會也應遵守此原則,堅守者會有善報,背離則會受到宇宙特性的制約。[3][4]《轉法輪》對於心性的解釋為包括德、忍、悟、捨、寡慾、捨棄執著、吃苦等多方面元素。人心性的多方面提高是功法提升的必要路徑和需求。」[5]。 法輪功廣泛傳播於兩岸以及洲等超過70個國家[6]:126,依據中國政府在1999年以前的估計,大約7000萬人到上億人修煉[7][8]

路透社報導說,無神論中國共產黨當局不允許其他意識形態挑戰其統治,所有宗教活動必須經過它的批准,1999年,因修煉法輪功的人數太多,時任中共黨總書記江澤民發起了一場鎮壓法輪功的運動[9]。在425上訪事件後,法輪功被北京當局視作繼六四後在中國參與人數最多的公眾訴求活動,被中共定為非法組織並鎮壓,並把攻擊內容透過教科書、官方媒體及政治宣傳,引發世界對中國政府關於信仰自由及人權政策的相關爭議。[10]

國際特赦組織報告指出,北京當局於1999年7月後對法輪功修煉者,施加包括勞改、意識型態改造(亦有稱"洗腦")、再教育及法律範疇外的威脅措施(拘留、強制勞動及刑求等)。[11]美國國會研究報告指出,在「宣告法輪功非法時」,中共進行了多方面的宣傳戰。[12]美國國會眾議院2010年要求停止鎮壓的605號決議文指「中共當局在過去十年,在世界範圍內以大量資源長期污衊法輪功(false propaganda)」[13] ,中華民國國會2004年決議指出,法輪功在數十國上億人修煉「促使社會道德提升,並使廣大的修煉民眾身心健康」,並指中共「發動全國宣傳機器,全面抹黑、污衊」[14]

BBC及一些觀察家指出,中共高層對法輪功的態度存在分歧[15][16]。在江澤民發動鎮壓前一年,剛退休的前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喬石發起並親自率團獨立調查法輪功數月,做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報告提交中央政治局[17][18]中國政府國家體委則聲明說,他們「確信,修煉法輪功的效果是卓越的,法輪功對中國社會的穩定和道德作出了非凡的貢獻」[19]。加拿大前亞太司長大衛·喬高引用蒙特婁大學教授大衛·歐比對法輪功的詳細研究結論指「法輪功不是邪教」;因報導法輪功獲得普立茲獎的《華爾街日報》前北京分社社長伊恩・約翰遜認為法輪功不符合對邪教的共同定義,並指中共方面說法不被支持、從不允許法輪功受害者單獨受訪[20]。大紀元編譯《南華早報》報導引述法國內政部反邪教小組表示「法輪功從未觸犯法律,僅僅是一個遵守法國法律的自由的協會。我們不能濫用邪教這個詞,並把它用於任何一個宗教運動,無論是老的還是新的。根據法國法律,法輪功不該被稱作邪教。」[21]然而2003年已故臨床心理學家瑪格麗特·桑格英語Margaret Singer在2001年曾表示接到60個美國華人的匿名電話均宣稱家中有年青法輪功學員不與家人溝通;以色列猶太教拉比本亞明·克魯格曾表示反對法輪功,但以色列法輪功學員則表示,克魯格所持理由,其實是「煽動仇恨的虛假宣傳」的一部分,而且多位猶太教拉比簽署了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的請願書[22];知名拉比Shlomo Aviner強調,法輪功「先他後我」且並未脫離社會,「除了從中共那裏之外,我們沒有聽說任何關於法輪功不利言論。」[23]以色列猶太教拉比最高評議會及最高法院,曾經過一年半調查後做出裁判並認為:中共要對謀殺法輪功學員及摘取器官承擔責任[24]

起源與簡介[編輯]

「真善忍」是法輪功修煉的根本

法輪功與氣功[編輯]

法輪功是現代中國的一種常見氣功運動,涉及緩慢運動,冥想和控制呼吸的做法[25]

中國現代氣功運動興起於20世紀50年代初,當時一些幹部開始學習,以此來改善健康[25]。這個新運動的構建,避免了相關宗教習俗,以防止在毛澤東時代被認為是封建迷信而遭到迫害[25][26]。氣功修習者迴避了它的宗教色彩,而主要是把氣功是中國醫學的一個分支。在20世紀70年代末,中國科學家聲稱已經發現了的能量[6]

背景:氣功熱、胡耀邦「三不政策」允許氣功發展

在後毛澤東時代的精神真空,數以千萬計的大部分城市和老年中國公民開始練習氣功[27][28][29]。至1980年代中國進入改革開放時期,中國政府對人民的思想控制相對寬鬆,推動了氣功的發展,因此氣功盛行。中國社會出現了氣功高潮、特異功能熱,氣功研究被稱為人體科學研究。[2]科學家錢學森1981年提出涵蓋特異功能氣功中醫三部份的「人體科學」理論後,該領域受到更多關注[30]

1982年,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指示中宣部:「對特異功能不宣傳,不爭論,不批評。」(或有稱「不打棍子、不爭論、不報導」)[30]。1985年中國官方成立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CQRS),負責監督和管理這項運動,並曾在1989年宣布氣功修練者已佔中國人口5%。1990年代初,氣功繼續流行,氣功科研會支持對氣功中的科學成份進行研究,並讚揚氣功根植於中國傳統、且已被證明有益於健康。[2]有一段時間,超過2,000種氣功正在授課[31]。國營的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CQRS)成立於1985年,負責監督和管理這項運動[32]

加拿大蒙特婁大學史學教授和東亞學術中心王大為(David Ownby)在研究結果中指出,法輪功或法輪大法是李洪志於1992年在氣功高潮的尾聲中自中國長春開始傳出的一個精神修煉法門,該法門把打坐、舒緩氣功動作和倫理哲學相結合。[33]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認為法輪功是一種氣功(吐納)鍛鍊形式,結合打坐的方式,增強人體內的能量流動從而得到生理、心理及精神上的改善,包含流行的佛家和道家的成分,並給予信仰者救贖之路。[2]澳洲國立大學中國歷史教授班傑明·彭尼(Benjamin Penny)在2012年發表的法輪功研究專著中表示,要了解法輪功,人們必須真正理解法輪功的信仰、功法動作、創始人李洪志的著作;他認為,李洪志許多思想是應在數百年來中國自我修煉傳統和20世紀八九十年代的中國文化背景中加以考察[34]。當代西方嚴肅學者們認為法輪功可歸類於一種基於中國古代傳統的精神修煉方法、氣功、新宗教運動或中國現代宗教[35]

圖形與動作[編輯]

法輪功「五套功法」演示

法輪功的法輪圖形由佛家的「」字符和道家太極組成。但在東方文化中,「卍」字符是吉祥的象徵且具有悠久的歷史。法輪修煉是以法輪為中心。法輪是有靈性的旋轉的高能量物質體,存在於另外空間。李洪志給修煉者的法輪每天24小時旋轉不停(真修者讀法輪大法原著,或看李洪志的講法錄影,或聽李洪志的講法錄音,或跟隨大法學員學煉也能獲得法輪),自動幫助修煉者煉功。[36]

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因此需要煉功。法輪大法有五套功法,創始人李洪志所著的《法輪大法大圓滿法》這本書裏,有對法輪大法功法特點的講解、五套功法的動作圖解和動作機理;還包含了四個附錄:1、對法輪大法輔導站的要求;2、法輪大法弟子傳法傳功規定;3、法輪大法輔導員標準;4、法輪大法修煉者須知。[37]

法輪功書籍[編輯]

有關法輪功的書籍有很多,一般都是從講法的錄音再轉錄為文字。其中最早的一本爲1993年4月李洪志透過軍事誼文出版社出版發行的《中國法輪功》。隨後,1993年12月《中國法輪功(修訂本)》出版。1994年12月由國務院廣播電視部下屬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出版發行《轉法輪》後,《中國法輪功(修訂本)》中文版便停止再版發行,並改名為《法輪功》。法輪功背景網站明慧網稱,截止到2005年5月,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已被翻譯成25種語言並在世界各地出版發行。[38]學煉法輪功的學員將《轉法輪》視為整個學習法輪大法的根本,不折頁和不作標記,以茲對書的敬重,也視為對作者的尊重。此外鼓勵讀者在第一次閱讀《轉法輪》時要通讀,不要選讀或略過,以免因先入為主觀念而造成斷章取義的誤解。[39]

1995年8月發表的《法輪大法義解》,內容是1994年至1995年間李洪志向長春北京廣州地區法輪功輔導站負責人的講法[35]。《轉法輪(卷二)》於1995年11月發表。早期發表的《法輪大法 大圓滿法》講解法輪功五套功法。《轉法輪法解》於97年發表,包含1993到1994年李洪志在長春鄭州濟南延吉廣州的講法答疑,以及1995年1月〈在北京《轉法輪》首發式上講法〉。[35]李洪志的短文被收集發表,形成了《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二》,內容按每篇短文寫作的先後次序排列,最早一篇是成文於95年1月。[35]與此類似的,有《法輪大法 導航》,涵蓋了2000年底至2002年7月李洪志在北美的四次講法。[35] 另外還有李洪志在世界各地講法後形成的書籍,書名往往是哪一年於哪國哪地講法,以及李洪志所撰寫的詩集有《洪吟》、《洪吟二》、《洪吟三》。有這些書籍以及五套煉功功法和講法的全部音像資料均用於指導法輪功修煉,法輪大法網站有法輪功全部書籍和音像資料,可免費下載。[35]

學煉人數[編輯]

美國國會2008年的一份報告指出,在1990年代有數千萬人修煉法輪功[40]。《紐約時報》1999年4月報導,北京當局估計中國有在1999七千萬人修煉[7]上海有線電視台SCATV1998年曾報導稱全球約一億人在學法輪大法[41]。中華民國國會、蘋果日報稱有上億人[8]

歷史沿革[編輯]

1992年–1996年[編輯]

1992年-1995年期間的傳法培訓講座
1999年,法輪功學員在哈爾濱雙城區展開修煉活動的場景。

1992年5月,出生於中國東北長春市李洪志創建了法輪功,在中國吉林省長春市勝利公園開始教授人們修煉法輪功,12月,李洪志率弟子參加92年東方健康博覽會。第二年被中國氣功科研會接收法輪功研究會成為其直屬分會[2],法輪功可能是氣功科研會所有分會中最成功的一個。[2]

法輪功在中國的傳授是最初以培訓講座的形式出現的,在各地的培訓班由中國氣功協會的各地分支機構協辦[2]。1993年12月,李洪志再次率弟子參加東方健康博覽會,獲博覽會最高獎「邊緣科學進步獎」和大會「特別金獎」及「受群眾歡迎氣功師」稱號。李洪志和法輪功很快就成了「氣功運動中的明星」[42][43];法輪功被政府認證為一種有效的減少醫療支出,推廣中國傳統文化的功法;並起到了「推廣中國人見義勇為的美德,維持社會秩序和安定」的作用;這使法輪功迅速在中國發展和推廣起來[42][43]。 到1994年底,中國氣功協會、中國氣功科研會和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共同舉辦了56期法輪功培訓班,李洪志宣布結束在中國大陸的傳法,開始向海外傳法[33]

法輪功著作出版暢銷
數位曼哈頓法輪功學員正在煉第五種功法-神通加持法

1995年1月4日,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開始在中國官方出版社發行並成暢銷書。[44][45][10]1995年3月13日李洪志應邀在中國駐法國使館文化處舉行了一場講法報告會,至3月19日,第一個期七天的海外法輪功傳法培訓班在法國巴黎舉辦[35]。自1995年4月起,一系列海外法輪功培訓講座瑞典哥特堡斯德哥爾摩烏德瓦拉Uddevalla)舉辦[35][33]。之後,李洪志結束在中國國內和海外開辦傳法培訓班[35]

與當時的一般氣功相比,法輪功修煉者和其他功法修習者一樣,經常在公園、廣場、風景區等公共場所播放音樂晨煉,並集體或單獨煉功,在煉功點一般懸掛「法輪大法」橫幅;法輪功除功法動作之外,還要求修煉者必須在行為上要求自己做到「真、善、忍」,強調個人心性和思想道德上的修煉,讓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人。美國國會CECC2008年度報告認為在九十年代中國有數千萬人修煉法輪功[40]。在此期間,法輪功曾獲得中國政府機構頒發的多項獎勵和榮譽[42][43]

江澤民當局對氣功政策轉變

在1990年代中期,中共江澤民當局試圖箝制氣功的影響力,對國內的各種氣功團體制定更加嚴格的規定[46][25]。對法輪功的鎮壓早在1995即開始了[10];1996年開始,法輪功受到當局國安機構越來越多的批評與監控[47]

申請退出中國氣功協會

1995年中共執政當局開始尋求強化法輪功的組織構架及與政府的關係。[48]中國政府的國家體委、公共健康部和氣功科研會,訪問李洪志,要求聯合成立法輪功協會,但李洪志表示拒絕。同年,氣功科研會通過一項新規定,命令所有氣功分會必須建立中國共產黨黨支部,但李洪志再次表示拒絕。[25]

李洪志與中國氣功科研會的關係在1996年持續惡化。[10]1996 年3月,法輪功因拒不接受中國氣功協會新負責人在「氣功團體內部收取會員費創收」和「成立中國共產黨黨支部組織」的要求,主動申請退出中國氣功協會和中國 氣功科研會, 以獨立非政府形式運作。自此,李洪志及其法輪功脫離了中國氣功協會中的人脈和利益交換,同時失去了功派在中國政府體制系統的保護[49][25]

法輪功申請退出中國氣功協會,是與中國政府對氣功的態度產生變化相對應的;當時隨氣功激進反對者在政府部門中的影響力增加,中國政府開始控制和影響各氣功組織。[33]90年代中期,中國政府主管的媒體開始發表文章批評氣功。[33][25]法輪功起初並沒有受批評,但在1996年3月退出中國氣功協會後,失去了政府體制的保護。

1996年–1999年[編輯]

傳播至海外與西方

1996年至1999年,李洪志在美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瑞士德國新加坡講法。法輪功學會開始在歐洲澳洲成立,並主要在大學校園開展活動。[50]美國德克薩斯州休斯頓市政府稱表彰李洪志「為人類福利無私的公共服務」,並授予李洪志休斯頓市榮譽公民和親善大使稱號[51]。1999年5月加拿大安大略省省長和多倫多市市長致辭歡迎李洪志到多倫多講法,美國伊利諾州芝加哥市長和加州San Jose市長也隨之表彰李洪志[51]

李洪志1996年以高端人才的名義和妻子、女兒一起移居美國,於1998年獲得美國永久居民身份,定居於美國。[33][52]

1996年光明日報事件,違背胡耀邦「三不政策」

法輪功主要書籍《轉法輪》於1996年1月名列北京市暢銷書排行榜[44],但好景不長,同年6月17日,中國共產黨中央宣傳部機關報《光明日報》發表評論,把《轉法輪》描繪成封建迷信。[33][53][53]羅干令中宣部副部長召集各大媒體開會,命令光明日報等媒體發文批評法輪功[54][55]。而在此事件之前,法輪功成功獲得了在科學和中國傳統之間生存的空間,避免被中國政府定作迷信[56]。《光明日報》發表反法輪功時評後,當時中國全國有至少二十家報社跟進,也發文反法輪功;以發表時事評論來反對法輪功,是中國媒體反氣功運動一部分[57]。不過,法輪功團體並非是媒體唯一的反對目標,也不是唯一參與「抗議媒體反氣功」的團體[58]。1個月後,中宣部7月24日宣布禁止所有法輪功書籍的出版(儘管此禁令並未一直嚴格執行)[53]。此時,中國政府管轄的中國佛教協會,也開始反對法輪功,要求佛教居士不要修煉法輪功。[59]

1996年這一系列事件,構成了對法輪功的嚴重挑戰,法輪功學員開始回應[60]。數千法輪功追隨者給光明日報和中國氣功科研會寫信,聲明光明日報等機構的行為違背了中國前領導人胡耀邦1982年規定『不爭論、不宣傳、不批評』人體科學和氣功研究的「三不」政策[61][53]除了寫信之外,法輪功追隨者有時在媒體和當地政府辦公室前和平示威請願,要求撤回被認為是不公正的報導;許多回法輪功學員對「中國共產黨控媒體負面描繪」的抗議是成功的,曾使媒體撤回了幾份反對法輪功的報導。[62]。法輪功學員總共約在15家媒體前作過抗議。[63]

當局內部調查

1997年中央政法委羅干下令中國公安部發起對法輪功的內部調查,以決定法輪功是否應被定作邪教,調查結論是「目前為止沒有證據」。[64][65][50]1998年,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干再次令公安部向全國公安系統發布555文件內部通知,標題是「對法輪功調查的通知」,再次命令收集證據試圖指稱法輪功屬於邪教。[66]據報導,法輪功學員被電話竊聽、竊取財物和抄家,法輪功煉功點被安全局人員破壞[35][50]丹尼·謝克特認為,有中共高層領導想打壓,但法輪功獲得人民廣泛支持,而且顯然有更高層的保護[67]

在1998年,儘管對氣功和法輪功的批判在升級,仍有許多中國政府體制內的高級官員公開支持法輪功。當時剛退休的中國前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喬石發起並親自率團對法輪功進行獨立調查,經過數月調查,他的調查團隊的結論是「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17]1998年5月,中國國家體委發起對法輪功的調查,基於在廣東對超過12,000名法輪功學員的面談,中國國家體委聲明說,他們「確信,修煉法輪功的效果是卓越的,法輪功對中國社會的穩定和道德作出了非凡的貢獻」。[19]

到1999年,中國國家體委估計中國有6000萬至7000萬法輪功學員。[68][69]1999年初,中國體育總局局長伍紹祖在接受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採訪時,援引了參加在全國範圍調查法輪功的一位官員的話:「法輪功和其他氣功,每人每年可節省醫藥開支1000元;如一億人在修煉法輪功和其他氣功,每年則可節省1000億元」;伍紹祖局長還提到:「朱鎔基總理對此非常高興,政府可立即使用這筆錢」。[70][71]

1998年北京電視台事件

1998年天津教授、反氣功人士何祚庥(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干的親戚[48][72])出現在北京電視台節目訪談中,公開抨擊氣功團體,並特別提到了法輪功。[73]法輪功學員以和平抗議作為回應,遊說電視台撤回了節目;電視台開除了對此事件負有責任的記者,並在數天後播出了重新製作節目正面介紹法輪功。[63][15]:9

鎮壓前,部分中國媒體報導

以下中國報紙截圖,取自法輪功背景網站明慧網(註:原始報導在網路上已消失):

  • 1993年9月2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主辦的《人民公安報》針對該年8月30日李洪志率弟子為全國第三屆見義勇為先進分子表彰大會代表免費提供康復治療,進行了報導。[74]
  • 1997年12月4日,《醫藥健康報》發表文章《祛病健身首選法輪功》,內容介紹法輪功學員學煉功後身體得到了健康,身心靈得到了正面的改善。[75]
  • 1998年7月10日,中國國務院旗下《中國經濟時報》發表文章《百姓廣場-我站起來了!》,內容描述一位河北法輪功學員在修煉法輪功後,癱瘓了16年的身體恢復了健康,原本不良於行的腳能夠站立行走。[76]
  • 1998年11月10日,共產黨創辦的《羊城晚報》發表文章《老少皆煉法輪功》,介紹當月8日廣東省體委武術協會有關領導到廣州烈士陵園等處,觀看了5,000法輪功愛好者的大型晨練活動。煉功者來自各行各業,年齡最大的93歲,最小的僅兩歲。[77]
  • 1998年8月28日,共產黨青年團機關報《中國青年報》刊登文章《生命的節日 --98年中國瀋陽亞洲體育節中華傳統養生健身活動周開幕式巡禮》,對法輪功專題報導:......「觀眾席上 1500人組成的法輪功觀眾隊型令人讚嘆,隊員們頭頂烈曰,端坐6個小時 自始自終整齊威儀。走進法輪功的陣容,學員們熱切地向我介紹煉功的收穫,44歲的劉菊仙,因患骨股頭壞死而臥床不起。痛不欲生。1996年夏由姐姐介紹學煉法輪功後。堅持煉功,至今跑跳自如,入場式上步輕盈。」。[78]
  • 1998年12月31日,《深星時報》發表了《熱點專題--法輪功》,內文首段簡述了法輪功的受歡迎程度,「十二月廿六日上午,深圳體育館前面的廣場上,兩千多名來自各行各業的法輪功愛好者排著整齊的方陣,集體匯煉法輪功,他們中年齡最大的八十多歲、最小的四歲半,當中有企業家、大學教授、警察、大、中、小學生, 都是抱著一個共同的目的而來:健身祛病、提高心性。近年來,在熱心人士的推廣下,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練功的行列,從大鵬灣畔到松崗鎮,都有法輪功的練功 點,法輪功熱潮湧動,已逐漸成為都市人休閒健身的一種時尚。」[79]

1999年四二五大上訪[編輯]

1999 年4月24日,法輪功學員在天津教育學院的請願活動,受到天津市公安局防暴警察在當時未持有任何行政命令的前提之下,對法輪功成員執行驅趕,據稱到場的天 津市公安人員涉嫌毆打、抓捕逾30名法輪功成員。次日因天津抓人事件,上萬名法輪功成員來到了當時緊鄰中南海的國家信訪局上訪,引發「425上訪事件」或當局所稱「中南海事件」[80]

這起因於1999年4月11日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的青少年博覽雜誌上發文指控氣功、特別是法輪功"是對青少年有害的迷信}。[81]原中科院博士生王斌對此表示,羅干想擠進政治局,想方設法要做點「大事」以作為政治資本向江澤民表功,羅干認為整治法輪功可成為自己升遷的資本。因礙著中共中央的「三不」政策,對氣功難以下手,羅干讓其連襟何祚庥寫文章,挑起事端激化矛盾。[82]王 斌說,何祚庥抓住孫為民一事,多次散布謠言:「練法輪功不吃,不喝、不拉,也不睡」,說孫為民「練法輪功得了精神病」,污衊法輪功是「偽科學」、「封建迷 信」等。事實上,與孫為民同在一個研究所的何祚庥清楚孫為民沒得精神病。王斌表示,孫為民同學雖接觸過法輪功,練過動作,但並沒有真正按法輪功的要求去 做,一直未放棄練他以前曾學過的別的功法。法輪功沒有辟穀和不休息的現象。孫為民放不下原來練的東西,造成不吃不喝不睡覺。中科院研究生曾聯名寫信和拜訪 何祚庥,具告實情。[82]法輪功學員等到雜誌社要求撤回該文。[83]這次的抗議被300名防暴警察擊破;一些學員被毆打,45人被捕。[67][83][84]其他天津法輪功學員被告知,如他們想繼續上訪,他們應向中國公安部群求解決而應赴北京上訪。[72][85]


隔天四月二十五日早晨,超過10,000名法輪功學員聚集在北京國務院信訪辦所在的府右街和西安門大街(緊鄰中南海)上訪,要求結束中國公安對法輪功學員正在增強的騷擾,並釋放天津被捕的學員。據學者Penny表示,參加這次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非常安靜、有禮,以防被施加暴力[86]

據記者Gutmann報導,公安在等待法輪功學員的來臨,把學員們帶到了府右街的中南海前邊。[72]10,000多法輪功學員在中南海周圍人行道上安靜坐著或看書,[47]:5舉行了一整天的和平請願,要求當局給予他們合法練功的權利;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鎔基會見法輪功代表,妥善處理天津公安局涉嫌非法抓捕一案,並釋放被捕的逾40名法輪功學員[10][80]

共有五名法輪功學員代表會見了朱鎔基總理和其他高級官員,雙方達成了一個協議;在協議中,法輪功代表得到中國政府高級官員的保證,稱中國政府支持群眾健身運動,並沒有把法輪功視作反政府組織。[47]:5在達成協議之後,法輪功學員散去。[72]

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干通知了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這一事件,[87]據報導,這次法輪功學員上訪是自一九八九年六四天安門事件十年來,中國政府遭遇到的最大規模的示威,江澤民對此震怒,要求對法輪功開展鐵腕鎮壓,[47]並且指責朱鎔基的處理措施太過軟弱[88]

有西方研究者認為,時任國務委員羅干可 能因為謀求個人晉升,自1996年就著手調查和準備鎮壓法輪功,但一直找不到任何證據來發動鎮壓,何祚庥是羅乾的親屬,兩人可能策劃1999年鎮壓之前的 一系列相關事件剌激法輪功學員,並指引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並在4月25日指揮警察引導法輪功學員環繞中南海圍牆,從而震動整個領導階層,為發動鎮壓制 造口實。1999年,羅干被任命為權力巨大的610辦公室負責人,何作庥則擔任610辦公室學術顧問,如果說兩人有計劃的話,可以說計謀完全成功。[89][82]

鎮壓與迫害[編輯]

江澤民強制下令鎮壓法輪功後,許多針對法輪功的批判活動迅速展開。各類針對法輪功的政治海報被張貼在各地,對法輪功展開猛烈的攻勢。

公安人員自1999年6月6日即開始訊問上百名參加北京425上訪的法輪功學員。[80]6月10日,江澤民下令成立610辦公室,稱「統一研究解決「法輪功」問題的具體步驟、方法和措施」;[90]在鎮壓前就派出逾3000名安全局特務在國內外調查法輪功。[91]

7月20日凌晨,公安在全國各地綁架和拘留了「被公安認定是負責人」的法輪功學員 [47]。7月22日,江當局正式發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關於取締法輪大法研究會的決定》開始全面鎮壓[92];公安部22日發布〈六禁止〉通告,(1)禁止民眾懸掛、張帖法輪功橫幅、圖象、標徽記和其它標識;(2)禁止散發法輪功相關材料;(3)禁止弘法等法輪功活動、(4)禁止靜坐、上訪等方式維護和宣揚法輪功的集會、遊行、示威;(5)禁止以謠言或其它方式煽動擾亂社會秩序;(6)禁止組織、串聯、指揮對抗政府決定的抗議。[15]

公安在幾天內收繳、毀掉1.5萬冊法輪功書籍、錄影帶和光碟,關閉了中國大陸所有法輪功相關網站。[91]鎮壓開始的最初一周內,至少有5000名法輪功學員被捕和抄家,另有1200名政府官員被拘留、被要求學習共產黨文件並宣布脫離法輪功。 [93]7月27日美國國務院發表聲明,呼籲中國政府在對待法輪功應採取克制態度。[80]

西方學者Daniel Wright和Joseph Fewsmith提到,在法輪功於7月22日被宣布為非法後,中國中央電視台每晚半小時的新聞聯播,從頭至尾渲染反法輪功,在節目中專家、前法輪功練習者、普通居民紛紛發言指控法輪功欺騙信徒、分離家庭、損害健康、影響社會穩定;除此之外,晚間新聞幾乎沒有其他內容;對此,這兩位學者認為:「這種政府操作完全是在妖魔化的分析」[93]

中共當局的手段目的在於通過政治宣傳、監禁、強制思想改造等手段「滅絕、根除」法輪功群體,有些法輪功學員因此死亡。[94][11]報導法輪功遭鎮壓情況而獲普利茲獎的記者伊恩・約翰遜描述610辦公室"動員順從國家的社會組織(mobilize the country's pliant social organizations)";在公安機關的指令下,教堂、寺廟、清真寺、報紙、媒體、法院和警察都迅速整隊配合執行當局"粉碎法輪功"的計畫,以任何手段都不為過。幾天之內一波逮捕席捲全中國。到1999年底,法輪功學員們在關押中於死亡線上掙扎(dying in custody)[95]

2004年聯合國報告顯示,數以十萬計的法輪功學員據信未經合法程序而遭關押,被拘禁的學員遭到中國政府強迫勞動、被濫用精神病藥物、酷刑,以及強制思想改造等[96][97][98]。2008年美國國務院、美國國會CECC報告引述外國觀察家的估計,中國勞改營被關押者一半以上是法輪功學員[99];2009年研究員伊森·葛特曼估計,法輪功學員大約占全中國「勞改總人數」的15%至20%[100]人權觀察2005年12月引述一些曾遭勞改系統關押者的說法,在中國的勞改營及監獄設施里,法輪功學員是最大量的被關押群體,而且往往遭受最長的關押期、最糟糕的對待[101][102]

英國《衛報》2009年報導說,儘管國際社會抗議,中共迫害法輪功長達十年後,唯一的變化是迫害更加隱秘,迫害"由公開轉入地下"。[103]

自由之家資深專家庫克2012年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發表證詞說,「修煉法輪功的中國公民,目前依然生活在不斷遭受綁架和酷刑的威脅當中。法輪功及其創始人 李洪志先生,以及各種同音字,一直是中國網際網路上被新聞檢查(censor)最嚴厲的字詞,而由任何(中共)國營媒體或由其外交官所提及的都是妖魔化標籤了的措辭。」[104]

鎮壓原因探討[編輯]

國際觀察家嘗試從多個角度來解釋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的原因,包括法輪功的流行、法輪功獨立於政府(組織控制)並拒絕聽中國政府的話、中國政府內部權力鬥爭、以及法輪功的道德和精神內涵與無神論的馬克思主義不相容。例如有西方學者提出,江澤民個人對於法輪功和李洪志廣受歡迎感到妒忌和憤怒,以及江澤民決心要以馬克思主義與法輪功作意識形態鬥爭的需要,是隨後發生的鎮壓運動的原因所在。[65][105]

新華社聲明:「法輪功反對中國共產黨和中央政府,追求理想主義、有神論和封建迷信」;[106]新華社斷言,法輪功的真善忍原理與中國共產黨努力實現的社會主義道德理念和文化進步沒有絲毫共同點,因此有必要摧毀法輪功,以維護共產黨的先進地位和純潔性。[107]在鎮壓起初,其他發表在中國國家級媒體上的評論也聲稱法輪功必須被打敗,因為法輪功的有神論哲學與馬列唯物主義不相容。[107]

華盛頓郵報》報導,江澤民主張「法輪功必須被消滅」,但並非所有政治局常委就與總書記江澤民有共識[108],但政治局並未有力地抵制江的鎮壓決定。[109]CNN》分析稱,江澤民可能希望透過文革式運動迫使高級官員效忠以增強江個人權威,從而在接下來的中共十六大換屆,能占據支配高級官員[110]

加拿大環球郵報報導,任何未在中國政府控制之下的團體均被視作一個威脅[111]。;當局僅保護五個政府許可的"愛國"宗教,而未登記的宗教,即是在政府許可的宗教之外,容易受到鎮壓。[112]

知名記者Craig S. Smith英語克雷格·史密斯在《紐約時報》稱,共產黨當局沒有精神信仰,欠缺在道德上戰勝精神對手的信譽,因此對於任何挑戰共黨意識形態、且有能力組織自己的信仰體系,當局會感到威脅。[113]

David Ownby 也同意法輪功構成了共產黨對中華民族統治地位的挑戰,法輪功喚起了一種與共產黨不同的中國傳統和當代價值觀,令共黨感受到威脅,因為法輪功否定了共產黨「對中國民族主義和中國人作定義」的唯一權力。[114]Julia Ching在《American Asian Review》表示,法輪功信仰體系代表了中國傳統宗教的復興,被眾多中共黨員和軍隊成員所奉行,這一事實特別令江澤民感到困擾;江澤民把法輪功視作,在意識形態領域對「中國共產黨崇尚鬥爭的無神論歷史唯物主義」構成威脅的精神信仰,希望在政府和軍隊消滅之。[54]趙月枝認為,法輪功學員已經建立了一種「抗拒性的身份認同」(resistance identity),與中國社會盛行的對金錢、權力、科學的追求以及中國現代化的整個價值體系相對立。[115]Sumner B Twiss認為,法輪功是中國本土的精神和道德傳統的一個文化復興運動,與中國共產黨的中國特色馬克思主義完全對立。[116]Vivienne Shue認為,法輪功展現了對共產黨合法性的全面挑戰。[117]

李洪志在2004年1月中國新年曾受訪談中共鎮壓原因:「那就是出於妒嫉,因為掌權者的妒嫉造成了這場迫害,儘管法輪功是為社會好,是為民眾好,學功的人數很多,在一些人眼裏看到的就是他們自己的權力,他是不管民眾疾苦的,那麼他就不能容忍法輪功有這麼多人來學。」著名記者丹尼·謝克特指這段表述具重要意義,丹尼認為「似乎與其說他(李)對中國領導人感到氣憤,不如說他憐憫他們」,中國領導人已認識到自己處於意識形態的死胡同,人民無法再相信共產主義,而妒嫉法輪功能激勵並吸引眾多民眾[118]:18

中國政府高層內部立場分歧[編輯]

法輪功把江澤民個人視作對作出鎮壓決定負責。[65]CNN報導提到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決定鎮壓法輪功,可能與其希望在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中加強自己的權力有關;並指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李鵬朱鎔基李瑞環胡錦濤認為江澤民使用了錯誤的戰略。[110]人權觀察也表示,中國共產黨高層內部,最初對於是否支持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鎮壓有嚴重分歧。[15]

2000年4月一家中國官方直屬雜誌公開批評鎮壓政策,引起國際媒體關注,該文稱「法輪功之所以在中國出現爆炸性增長,就是因為它能滿足普通人的需要」。前總書記胡耀邦的政治秘書林牧指中共高層對是否鎮壓的態度歧異,他抨擊江澤民的鎮壓、強制放棄信仰是「荒謬」,而當時李瑞環朱鎔基胡錦濤等人都和江持不同意見,且高層幹部及家屬煉法輪功的不在少數,並指出425中南海上訪和平合法[119][120],遭軟禁的前總書記趙紫陽也煉過法輪功,並兩次寫信給江澤民反對鎮壓,但江沒有回答[121]。中共退休大校軍官辛子陵大紀元時報間接證實,中共1999年鎮壓時,政治局7名常委中有6位不贊成,江澤民在常委通不過鎮壓決定,江又另外開會貫徹其鎮壓主張;前總理溫家寶曾與周永康在2011年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問題在政治局激烈爭執,溫家寶斥責周「你活摘人體器官連麻藥都不打,這是人幹的事情嗎?我們到現在這個問題還不能面對、還不能解決,你對人民怎麼交待?」並指黨內包括上層,很多人都主張解決此錯誤,不能把鎮壓法輪功問題做為江澤民的遺產一代一代傳下去[122]。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亦透過大紀元公開指責鎮壓者「荒唐」[123]

2012年4月,英國廣播公司BBC國際媒體觀察部分析稱,中共內部高層在法輪功問題上的歧異及權力鬥爭,「正變得日益激烈而不再那麼隱蔽」;BBC舉例,在王立軍出逃薄熙來事件後,中國的網絡監控不尋常地解禁「六四事件趙紫陽、法輪功、活摘器官、轉法輪」等關鍵字,等到胡錦濤出訪國外期間,「親薄熙來勢力反擊」又嚴加控制、刪除敏感訊息。[16]

2013年4月,BBC國際媒體觀察部分析稱「中共領導層內部在勞教制度和法輪功問題上可能存在分歧」。因為,中國媒體對馬三家勞教所酷刑虐待勞教人員做出「突破性報道」《走出馬三家》,記者描述符合法輪功十年前對中共的控訴,異於中國政府往昔一貫否認使用酷刑;而且一些中國媒體和記者公開挑戰中宣部禁令、遼寧官方調查結論[124]

610辦公室[編輯]

在1999年鎮壓後,610辦公室焚毀法輪功書籍。

1999年6月10日,中國共產黨「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成立,歷任組長李嵐清羅幹周永康,下設常設機構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即中央610辦公室。 據美國國會及行政部門中國問題委員會報告及美國智庫報告資料顯示,該辦公室是中國共產黨管理的國家安全「法外機構」,其主要職責是協調各機關鎮壓法輪功[125][126][127][128],2003年以來,610辦公室的任務已擴大到包括針對被視為異端或有害中國共產黨統治的其他宗教、氣功團體,但法輪功仍然是其首要任務[128]。報導法輪功遭鎮壓情況而獲普利茲獎的記者伊恩·約翰遜描 述610辦公室的工作是"動員國家的順從的社會組織(mobilize the country's pliant social organizations)"。在公安機關的指令下,教堂、寺廟、清真寺、報紙、媒體、法院和警察都迅速整隊配合執行當局「粉碎法輪功」的計畫,以任何 手段都不為過。幾天之內一波逮捕席捲全中國。到1999年底,法輪功學員們在關押中於死亡線上掙扎(dying in custody)[95]
著名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在與北大學者焦國標親 自調查後,於2005年在給胡錦濤、溫家寶公開信中形容610辦公室是「國家政權內且高於政權力量的黑社會組織,它是可以操縱、調控一切政權資源的黑社會 組織。一個國家憲法及國家的權力結構安排規範中沒有的組織,卻「行使」著本只能由國家機關才能行使的權力及許多連國家機關都根本不能行使的「權力」。它 「行使」著在這個星球上,人類有國家文明以來,作為國家從不能擁有的權力。」「以「610」為符號化的的權力,正在持續地以殺戮人的肉體及精神、以鐐銬和 鎖鏈、電刑、老虎凳等形式與我們的人民「打交道」,這種已完全黑社會化了的權力正在持續地折磨著我們的母親、我們的姐妹、我們的孩子及我們的整個民族。」 並描述了610人員及警察對法輪功學員(不分男女)性器官的「極其下流」攻擊[129][130]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要求中國政府立刻撤銷610辦公室之類組織、勞教所,以落實法治承諾,並停止拘禁、誹謗、消滅法輪功學員,停止強摘法輪功學員等囚犯器官。[131]

"轉化"計畫[編輯]

當局為了逼迫覃永潔放棄法輪功,覃的兩腿被施加燒紅的鐵條火烙13回。

加州大學教授湯維強說, 當局同時採取"強制解散"法輪功信仰,並"轉化"法輪功學員[47]:105在2000年之前,共黨升級了對法輪功的戰爭,對"慣犯"學員處以"勞動教養",力圖使他們放棄信仰並「轉化(改造)」其想法;[15]勞教關押期間被警察恣意延長,而一些學員還被扣上「擾亂社會秩序」,「危害國家安全「或」顛覆社會主義制度「等模稜兩可的罪名。[132]大多數被長期拘留的法輪功學員,是被透過行政系統的勞教處理,而非透過刑事司法系統。一旦當他們的"再教育"的勞教期滿後,仍拒絕放棄信仰的學員會接續被關押在省政府設立的"法制教育中心"進行"轉化思想"。[132][133]

大部分的轉化方案,依靠毛澤東式的灌輸技術和思想改造,法輪功學員被組織觀看"反法輪功"的電視節目,並參與馬克思主義和唯物主義的學習班。[47]:109

遼寧省的法輪功學員高蓉蓉英語Gao Rongrong,據報導在被關押期間(2005年)死於酷刑。[134]

關於"轉化過程",湯維強指出當局所營造的形象,是強調心理勸說及各種"soft-sell"技術,這是當局報告的"理想標準";另一方面,法輪功方面報告呈現的是,對拒絕放棄信仰的學員「煩擾不安和險惡」的各種脅迫方式。[47]:122-12814,474件個案被依不同種類酷刑所分類(法輪功方面紀錄了超過63,000起酷刑案件)。[135]

其中包括毒打、心理煎熬、體罰、密集而高負荷的強制勞動、壓力姿勢、在惡劣環境關禁閉; "heat treatment"包括燒燙與冰凍;電擊身體敏感部位導致噁心、抽搐或昏厥; "devastative" 強迫灌食;竹籤刺入指甲;剝奪食物與睡眠、不讓上廁所;強姦輪姦;窒息;威脅、敲詐勒索,以及剝奪工作與學籍。[47]:122-128

這些個案是可驗證的,且絕大多數已確認了(1)學員個人資料,通常有年齡、職業、居住地,(2)虐行發生的時間地點,細至區、鄉、村,而且往往指明特定的監獄機構,(3)加害者的姓名、職級。許多這樣的報告,都列出了目擊者姓名、受傷情況描述。湯維強說,「持續性虐待,經常是殘忍行為,有姓名有職銜、有酷刑發生的時間地點」的公開揭露,表明了沒有官員會停止並動念終止這類作法。[47]:122-128

活體器官摘取[編輯]

美國醫學權威亞瑟·卡普蘭教授2012年12月,在美國白宮網頁發起請願連署,要求白宮進行調查並公開譴責中國政府。

中華人民共和國當局,特別是中國共產黨政法委系統(包括武警[136]中國解放軍系統[137],被指控大規模系統性活體摘取良心犯的器官,供商業性移植給中國人或外國人謀利[138][139][140],被害者因此死亡,主要對象是遭關押的法輪功修煉者[141][142][143],還包括後來增加的 家庭教會基督徒西藏人、維吾爾族人、持不同政見者,這些良心犯被關押在監獄、「勞動教養所」(亦即「勞動改造」、Labor Camp)等地。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否認這項指控,也同時拒絕了外國組織獨立調查的請求、拒絕公布相關數據。[144]

指控的源起:蘇家屯事件

2006年3月9日《大紀元時報》刊登的蘇家屯事件是這項大規模系統性活摘器官指控的第一起大型案件,提出指控證詞者,是中國籍的前日本媒體記者[145]及中國瀋陽的護士安妮,護士前夫是中國籍醫生,據稱任職瀋陽市蘇家屯血栓醫院時,他親手活體摘取2000名法輪功學員的眼角膜。[146]美國駐華大使館曾在2006年3月22日(事件曝光13天後)前往該醫院查看。而在新聞曝光後20天,中國政府首度對外回應以「證據不足」否認指控。大紀元時報刊登一位匿名軍醫來信指控,蘇家屯只是全國36個類似集中營之一,去查蘇家屯已經查無證據,因「轉移5000人只需一天,用封閉的鐵路 貨車運送」。[147]在美國大使館查看後,美國國務院國際資訊局(IIP)網站2006年4月16日文章《美國國務院談中國法輪功問題》稱:「國務院表示,對於中國東北某地有一處集中營監禁法輪功學員並摘取其人體器官的報道,美國經派員實地查看沒有發現任何證據可以支援上述報道」,「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和駐瀋陽領事館官員工作人員曾兩度前往該地和特定場所。在赴該地查看期間,美國官員得到允許進入整個設施和場地,沒有發現任何證據表明這個場所除作為正常的公共醫院發揮作用外被用作其他用途。」[148]但國務院同份文件強調「儘管美國對上述問題有這樣的看法,但美國仍繼續關注中國鎮壓法輪功學員的問題和有關摘取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的報導。 美國在與中國政府會談時以及在年度各國人權報告中都提到了這兩個問題。[148]

不過,在2006年蘇家屯事件之後,相關的指控及報導仍持續出現,例如美國國會2011年人權報告指出,海外和國內媒體及人權團體持續不斷報告有關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的案例[149];例如以色列最大報紙Yediot Achronot報導,以色列政府逮捕承認販售中國死刑犯及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仲介[150],外國醫生證實他們的病患在中國移植到法輪功學員的器官。[151][152]因此,相關的國際獨立調查仍持續進行,呼籲開放進中國調查的要求仍遭拒絕,聯合國、美國政府後來也將這項指控 陸續正式收錄進官方人權報告書。

國際獨立調查簡況

這項指控受到多國主流媒體報導關注,由大衛·喬高大衛·麥塔斯組成的加拿大獨立調查團2006年發布了第一版(在中國境外進行的)喬高-麥塔斯調查報告聯合國酷刑問題特派專員曼弗瑞德·諾瓦克認為指控「可信度極高」[153],該指控內容被列入聯合國美國國務院[154]美國國會[155]等多份人權報告書[156]。但是由於中國政府並未開放他國組織組織獨立調查的請求、也未公布相關數據,因此這些報告中亦沒有經過實地調查取得直接證據,而是以醫生證詞、 證人證詞、中國政府說法、電話調查等共52種間接證據方法推論驗證。中國政府則嚴詞否認這些指控[157][158],僅承認國內器官捐贈制度混亂、大部分器官來源係來自於死 刑犯,並表示將自2013年起改採新制度,逐步終止這些現象。目前,聯合國、自由之家國際特赦組織、國際醫學界,仍持續要求中國政府公布相關數據,並同意進 入中國進行不受中國政府干預的獨立調查,以釐清真相。

美國富比士雜誌(Forbes)網站在10月22日總統大選辯論前夕,推薦專家證人短片給兩黨候選人[159],強調美國需要加以關注。據傳2012年2月王立軍向美國駐中國大使館提交相關證據,美國國會106位會議員聯名要求美國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要求美國國務院公開所掌握中國政府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證據及資料[160]。美國醫學權威亞瑟·卡普蘭教授2012年12月,在美國白宮網頁發起連署,要求白宮進行調查並公開譴責中國正在發生的法輪功信仰者遭摘取器官[161][162][163]。白宮在2015年1月30日正式對這一請願作出回應,指出美國反對非法或違反倫理的器官摘取及販賣,稱美國政府已多次敦促中國停止對死刑犯的器官摘取;並表示關注法輪功學員的人權,自1999年始,美國國務卿已指定中國為侵犯宗教自由的「特別關注國」[164]。中華民國立法院(2012年12月)[165]、歐洲議會(2013年12月、2016年7月第二度)[166]、澳洲參議院(2013年4月)[167]、義大利參議院人權委員會、愛爾蘭議會外交事務及貿易聯合委員會、美國國會外交委員會(2014年7月底281號決議案)[168][169]、美國眾議院343號決議案(2016年6月)、加拿大國會國際人權委員會(2014年12月)[170],陸續通過決議譴責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強摘法輪功等良心犯器官。

澳州外交部長畢曉普2014年3月回復國會議員丹尼斯 •金森的信中稱,對於指控中共當局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一事,「目前沒有足夠的可信證據,來支撐法輪功這一特定的指控,但幾乎無疑的是,中共摘取死囚器官。」[171]。然而2008年6月,澳洲外長史蒂芬·史密斯表示,在與官員在閱讀加拿大獨立調查報告後,認為「指控可信」、「我們要求中國解釋活摘器官的指控,並建議允許獨立可信的調查人不受拘束的進行調查。」大紀元報道,澳洲官員在北京2007年7月「澳中人權對話」提出此議題。[172]澳媒指出,澳洲政府對此問題過去一直保持沉默,顯然是害怕得罪中共政權,參議院決議是施加更大壓力要求澳洲政府就這項道德議題表達明確立場[167]

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2015年12月9日發布報告,要求對中共當局強摘包括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控進行獨立調查[173]聯合國宗教信仰自由問題特別報告員英語United Nations Special Rapporteur on Freedom of Religion or Belief海納‧比勒費爾特英語Heiner_Bielefeldt教授向媒體公開譴責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在內的良心犯器官是「慘無人道」。

CNN報導,加拿大獨立調查團與伊森·葛特曼2016年6月22日發布共同更新版調查報告,發現中共及其控制的醫療系統仍繼續大規模從良心犯政治犯摘取器官。中共宣稱大陸有169家移植醫院,每年移植手術約1萬例;但實際調查收集幾百家醫院公開數據,分析得出真實數字:每年移植手術高達6萬到10萬例;有諸多證據顯示,中國每年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政治犯被因此殺害。[174][175]

2016年6月1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全票通過343決議,關注和譴責中共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要求美國國務院每年向國會匯報,禁止中共活摘參與人員進入美國的2003年國務院授權法案(8 U.S.C. 1182f)的執行狀況。[176]。同年7月,歐洲議會以絕大多數票通過〈48/2016書面聲明〉決議,稱「有持續可靠的報導表明,在中國存在政府批準的系統性對良心犯器官的活摘,未經當事人同意。其中主要受害者是那些和平的法輪功修煉者,以及維吾爾族、藏族人和基督徒。」諸此不法行為的嚴重性「迫切需要立即對中共持續的人體器官貿易進行獨立調查。」議員稱死亡人數涉及150萬人。[177]

媒體宣傳戰[編輯]

中共當局對法輪功的戰爭,是以大規模宣傳來驅動,包括電視、報紙、廣播與網路。[47][94]在鎮壓發生的一個月內,中國國內的每一家主要官方媒體都發表了300-400篇文章攻擊法輪功,中國的電視台在黃金時間節目重播對法輪功的指控,其沒有任何不同於當局的看法觀點。[178]這場宣傳戰(propaganda campaign),集中指控法輪功影響社會穩定、具欺騙性和危險性、威脅社會進步,並稱法輪功的倫理哲學不相容於馬克思主義的社會倫理觀。[33]其他官員稱將是一個「長期,複雜和嚴重的」鬥爭「剷除」法輪功。[198] other officials said it would be a "long-term, complex and serious" struggle to "eradicate" Falun Gong.[179]

當局舉國性的宣傳,最初訴諸於科學理性唯理,稱法輪功的世界觀是「完全反科學和反共產主義」[180]。 例如,黨媒《人民日報》1999年7月27日聲稱,對法輪功的鬥爭「是一個有神論無神論、迷信和科學、唯心主義和唯物主義之爭「。其他社論則宣稱法輪功的「唯心論(idealism)和有神論」都是與「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原則的絕對矛盾」,並稱法輪功真、善、忍的原則」與我們努力實現的社會主義倫理及文化的進步沒有任何共同之處」。鎮壓法輪功,被呈現為是一項必要步驟,藉以維護共產黨在中國社會的「排頭兵(vanguard role)」角色。[181]

儘管江澤民政府竭力鎮壓,但最初提出對法輪功的指控,未能激發廣大民眾來支持鎮壓。在1999年7月後的幾個月裡,國營新聞的詞彙升級,包括指控法輪功與國外「反華」勢力勾結。1999年10月,迫害開始三個月後,《人民日報》聲稱法輪功是」邪教」。[182][51] 這個詞彙的直接翻譯是「異端學說」,但在(當局)反法輪功宣傳戰當中,此詞在(中共的)英文中被呈現為」邪惡教派」。[11]在中國歷朝帝國的文化脈絡下,「邪教」被用來指」非儒教的宗教」,雖然在共產中國的脈絡中,這術語已被用於指向不服從共產黨權威的宗教組織。[183][184]《華爾街日報》前北京分社社長伊恩・約翰遜認為,「當局最有效迫害法輪功的方法,就是宣布這團體是邪教,這一招置法輪功於守勢、迫使法輪功需辯護證明其清白無辜,更讓當局鎮壓之舉帶有西方反邪教運動的合法假象。當局迅速學會反邪教運動的語言,設立網站,推出"一夜成名"的專家....為證明其論點,中共當局羅織一系列駭人聽聞的故事,諸如有人剖開肚子尋找應在腹部旋轉的法輪,或有人的親戚以煉法輪功代替吃藥醫療而死亡...。」但伊恩強調「問題是,這些說法是站不住腳的。當局從不允許所謂的"法輪功受害者"單獨受訪,以致於當局這些指控幾乎無法獲得證實。即使我們從表面上去相信當局所有指控,中共杜撰的案例數量也僅佔法輪功修煉者總數中的極小比例...。」「更根本的是,這團體根本不符合對邪教的許多共同定義:其學員與修煉群體外的人結婚、有群體外的朋友、有正常工作執業、不離群獨居、不相信世界末日逼近,沒有給組織大量的錢。最重要的是,法輪功絕不接受自殺、肢體暴力行為。」[20]大衛Ownby同樣認為, 法輪功被稱」所謂的邪教本質」整個問題,從一開始就是 個「被中共當局巧妙地利用以轉移注意力的事,藉此來鈍化法輪功的訴求。」 [6]約翰·鮑爾斯和梅格、Meg Y. M. Lee認為,在普遍觀點的認知中,法輪功被歸類為「非政治性的氣功社團」而不被視為對政府構成威脅。因此,當局在鎮壓法輪功活動中最關鍵的策略,是要說服人們將法輪功重新歸類到一些「被負面指控的宗教標籤」[185], 諸如」邪教(Evil Cult)」、」(sect)」、或」迷信」。這一群體安靜的抗議活動,被重新歸類為製造」社會動盪(social disturbances)」。在這一」重貼標籤化」的過程中,當局試圖挖掘一個」深層儲藏的負面感受,關於類似宗教異派在中國政治史中曾作為一項不穩定因素的歷史作用。」 [185]

轉折點:天安門自焚事件

2001 年1月22日,法新社發表〈中共因鎮壓法輪功失敗而驚恐〉報導,稱18個月來的鎮壓中,法輪功學員未屈服、而變得更堅定;並提及中共領導層對江澤民的鎮壓有很大分歧,許多領導人表態反對鎮壓。香港學者劉蘇凱說: 「江應為下令鎮壓負主要責任,鎮壓運動毫無結果,江將政府逼入死角。事後看來,鎮壓非常魯莽和輕率,尤其是在中國正努力在世界上重塑形象的時候。江騎虎難下。這涉及到它個人權力的問題。它擔心如果給他們一點呼吸的空間,他就會被黨內看做軟弱,而無法保持最高領導地位」。[186]

宣傳戰的轉折點,是2001年中國除夕1月23日,新華社通報有五人在天安門廣場試圖自焚。新華社等官媒宣稱,自焚者是法輪功學員,法輪大法信息中心反駁,稱法輪功書籍明確禁止暴力行為與自殺[187],並稱整起事件為中共江澤民當局自導自演,藉此引起群眾對法輪功的負面印象,以確立鎮壓合理性[188][189][190]

國際媒體報道了此事件,焚燒的錄像後來在中國境內由中國中央電視台(CCTV)播出。一個12歲女孩形象,劉思影,與其他參與者接受採訪,說他們相信自焚會引導他們到天堂。[188][191]但是,一名在現場目擊的CNN製片人說她在現場沒有看到自焚者有兒童。[192]CNN報道指5名自焚者中至少2名男性、沒有小孩;但新華社卻稱自焚者只1名男性,而4名女性包括1名12歲女童劉思影,後來更改稱自焚者共有7人,其中2人「自焚未遂」。[8]

法輪功人士和其他評論家指出,主要參與自焚者的陳述及其他方面的行為,都不符合法輪功的教導。[193] 一些媒體和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同意,所謂自焚事件是由中共導演以「證明」法輪功洗腦了其追隨者去自殺,因此應被視為對國家的威脅而被禁止。IED代表在第53屆聯合國會議上發言說,描述了當局以國家恐怖主義行為對待法輪功學員,自焚事件「是由當局策劃導演的」。[192] [194]《華盛頓郵報》記者菲利普·潘寫道,兩名自焚死亡者實際上不是法輪功學員。[195]2001年3月21日,當劉思影很有活力地被以為將出醫院回家時,卻突然死亡。[192]

中國政府在之後隨即通過加大宣傳力度來削弱公眾對法輪功的親和度。《時代》雜誌指出,許多中國人在以前並不覺得法輪功造成真正的威脅,認為當局的鎮壓與事實不符、反對當局的鎮壓政策;但在自焚事件後,隨著當局官方媒體集中報導並批判法輪功後[196][8],民眾開始對法輪功具有負面想法,各種批評法輪功的海報、傳單和視頻不斷被製作出來,各級學校定期安排「反法輪功」課程[191][15][197]。CNN指出,政府在此次事件中的宣傳措施,和以往的政治運動,諸如韓戰文化大革命等非常相像[198]。《紐約時報》形容中共「用電視、報紙等媒體圖像轟炸」,《華盛頓郵報》指當局藉此事件「系統地暴力鎮壓」法輪功[8]。後來,隨著公眾支持和輿論導向遠離法輪功,中國當局也使用更加暴力的手段對待法輪功學員[199] ,更為嚴厲的監禁和酷刑,法輪功學員在被拘押期間的死亡人數明顯上升。[200]中華民國國會2004年的決議中提及,中共「發動全國宣傳機器,全面抹黑、污衊李洪志先生,故外界亦一再質疑,大陸當局一手炮製天安門自焚案..等事件,意圖挑起一般人民對法輪功的仇恨。」[14]

2001年2月-天安門自焚事件一個月後,江澤民召開了一次罕見的中央工作會議,強調持續反法輪功運動的重要性、黨高層的團結。在江的領導下,對法輪功的鎮壓成為中國政治風氣「維穩」的一部分—跟黨在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期間所採用的說詞(rhetoric)非常雷同。江的指示在2001年度全國人大會議中被呼應,」滅絕法輪功」被與中國經濟發展連結(tie)在一起。[15]儘管在全國性議程(agenda)上不太突出,對法輪功的迫害在江澤民退休後仍然持續,2008、2009年仍發生對法功持續而高度的「嚴打」。當局於2010年發動為期三年的一波行動,試圖再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201]

法輪功對迫害的回應[編輯]

法輪功學員在一場請願活動中靜坐,以抗議中共當局的迫害,美國華盛頓。

法輪功學員對中共迫害的回應,先是向地方、省、中央各級政府持續依法上訪請願[202]。這很快地發展擴大,每天都有數以百計的學員前往北京天安門廣場展示功法、舉起橫幅以捍衛信仰;相關的學員很快遭到中共國安人員抓捕、有時被暴力地關押,截至2000年4月25日(425上訪一週年)就有逾30,000名學員遭抓捕[203]。 2001年7月1日一天就有700名學員在天安門廣場被抓捕 [204],這樣的公開抗議一直持續到2001年。普立茲獎得主記者張彥(Ian Johnson)表示,(在受到鎮壓後)法輪功學員維護自己信仰的努力可能形成了50年來對共產黨統治的最大挑戰。[205]

2001年底,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的公開呼籲不再頻繁,轉向在民間向民眾「講真相」。他們建立了較隱蔽的「資料點」製作傳單和DVD等反擊官方媒體對法輪功的描繪,然後向民眾挨家挨戶發送這些材料。[206]法輪功消息來源估計,至2009年,在中國有超過20萬這種資料點的存在。[207] 製作、持有或發送這些資料,經常是公安對法輪功學員監禁或判刑的理由。[208]

2002年,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發掘了「有線電視插播」作法,以其他內容替換官方媒體的節目。其中的著例,發生在2002年3月的吉林省長春(法輪功發源地),八個頻道播出了《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影片,長達五十分鐘,當地民眾因此誤以為鎮壓法輪功已經停止而聚集在廣場慶祝。事發後三天內,被上級嚴厲警告的長春當局,在全城搜捕了約2000-5000名當地學員,參與插播的劉成軍等6人被先後暴打、酷刑折磨至死。由於正逢2001年初官營電視長時間渲染恐怖的天安門自焚事件,導致中國民眾自鎮壓初期「對法輪功學員的普遍同情正在消失」,6名插播者希望民眾能從不一樣的角度來看自焚事件[209][210]

北京當局運用中國境內的一切官方媒體抵製法輪功。打壓初期,國際媒體也大量轉載了中國大陸媒體的報導,導致部分國家對法輪功的了解可能出現偏差。鑑於此,中國以外的法輪功學員創辦國際媒體,以「揭露真相」,如世界各地發行的《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台希望之聲廣播電台等。中共在鎮壓後,也將法輪功設為敏感詞並在中國大陸境內屏蔽包含其內容的諸多網站。[211][212][6]法輪功學員在全球華語媒體世界有組織有媒體地動員對中國官方媒體的反制與挑戰, 學者趙月枝認為是最具戲劇張力媒體力量的展現 [213]

2004年,大紀元時報發表《九評共產黨》社論,對共產主義和共產黨的政治觀及宇宙觀的評價、對中共歷史的回顧與解讀[214][215]。這引發了退出中共黨組織(三退)運動,鼓勵中國公民以化名宣布退出、放棄他們與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的隸屬關係[216],2011年被俄羅斯智庫評為全球三大重要事件[217]。退黨運動並不訴求要建構何種政治制度,而是從道德基點,剖析共產黨問題。[218]外媒報導稱,2015年時三退人數逼近2億人[219];但外媒於2009年說,退黨網站的數據尚未被獨立核實[220]

美國的法輪功學員,還開發了多款避開中共網路防火牆審查的翻牆軟體,例如自由門無界瀏覽,以協助中國及極權國家的民眾瀏覽網路[221]

根據國際司法正義協會(IAFJ)資料,法輪功已經針對最嚴重的國際刑法罪行指控,提出了21世紀最大規模的人權訴訟[222],截至2006年,有54個民事、刑事訴訟正在33個國家進行[6]。中國以外的法輪功學員,對迫害主要責任人,以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等指控,提出幾十起國際人權訴訟,包括江澤民、羅幹薄熙來及其他中國官員[223]。儘管其中許多案件,有些法院以主權豁免(sovereign immunity)為理由拒絕裁決;然而,2009年底,西班牙國家法院、阿根廷法庭以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起訴了江澤民、羅幹等高官,並要求逮捕他們;不過這裁決很大程度上是象徵性的,難以被實現。西班牙法院還起訴了薄熙來、賈慶林和吳官正。[224][225][226][227]

法輪功學員也在中國控告江澤民。2015年5月起,2個月內逾20萬名中國受害法輪功學員或家屬,陸續各自郵寄控訴狀向北京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提告,罪名指控包括非法拘禁強迫勞動酷刑謀殺等。[228][229][230]中國法院受理了案件,並將回條寄給原告[231]。法輪功學員在世界各地舉辦聲援中國人控告江的集會,希望透過史無前例的「告江大潮」,幫助更多公眾瞭解實情,並形成對中國執政當局壓力而法辦江澤民。[232]。習近平出訪國外時,多次都遇到法輪功學員公開訴求數十萬人向北京法院控告江澤民[233],並呼籲習近平逮捕江澤民並送審判、制止由江澤民發起的對法輪功的迫害、停止強摘器官[234][235][236]

法輪功學員及其支持者,2011年5月也對思科(Cisco)公司提起訴訟,指控該公司協助設計並實施監控系統以幫助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思科則否認其客製化技術用於這一目的[237]

法輪功在中國大陸以外[編輯]

為那些在中國被折磨和殺害的法輪功學員舉行燭光守夜活動的台灣民眾。

1995年,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在海外傳授功法,最初是應中國駐法國大使邀請在巴黎的中國大使館以及在瑞典開設一系列法輪功培訓班。[71]同年在紐約中國領事館,法輪功與中國絲綢工藝、烹調一樣,被作為「中國文化向西方傳播的一部分」被教授。[71]紐約領事館當時也在麻省理工哥倫比亞大學建立法輪功俱樂部,這些俱樂部至今還在活動。[71]1996年8月和10月,李洪志分別在澳洲和在北美講法。

法輪功在中國以外的成長情況,很大程度上跟1990年代中期以前的中國留學生的遷移相關。法輪功的協會和社團,伴隨著集中在大學校園裡的各種活動,開始出現在歐洲、北美、澳大利亞[50]:38-39。法輪功書籍的翻譯,始於1990年代末。由於這一功法在中國以外增長擴散,李洪志也在美國等西方世界獲得認可。[238]

華盛頓紀念碑前舉行活動的法輪功學員。

儘管法輪功在1990年代開始吸引海了外許多人,但在中國大陸以外仍相對不被人廣為認識。直到1999年春天,當法輪功與中國共產黨當局的緊張關係成為國際媒體報道的主要對象。隨著越來越多的關注,法輪功在中國以外獲得了龐大的追隨者。在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後,法輪功及修煉者在海外的存在,對於法輪功存續、抵抗中共迫害而言至關重要[6]。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回應中共迫害的方式,包括透過抗議、遊行、創辦新聞媒體及藝術團體,研發反網路審查的翻牆軟體,將訊息送往中國社會[221]

中國以外超過80個國家的法輪功義工教員以及法輪大法學會的聯繫方式,目前在法輪功網站有公布。[239]

相關爭議[編輯]

宗教自由範疇[編輯]

中國共產黨執政政府於中國境內的打壓政策反而造成自1989天安門抗議以來歷時最久,最著名的人權抗議活動。

路透社報導,聯合國人權專員為法輪功辯護,在2010年在聯合國大會上報告指出,法輪功等社會弱勢信仰團體經常遭誣衊為「邪教」,因此常受社會歧視、甚至升級為針對「顛覆陰謀」的打擊[240]。但一名與會的北京當局代表對此提出抗議,稱「中國所有宗教都在和諧並存」,並強調法輪功是邪教而非宗教,因此當局「根絕」法輪功是合理的。[241](但中國政府公安部歷年認定邪教名單,法輪功都不在其內[242])聯合國大會連續五年通過了「譴責誹謗宗教行為」的無約束力決議,一些西方國家認為,這類行為對言論自由構成威脅。比勒費爾特在其發言中沒有直接提及誹謗宗教一詞,但他說,宗教自由並不代表任何教派都不應被批評。[241]

諾貝爾和平獎被提名人、加拿大前內閣亞太司長、前檢察官大衛·喬高,引用蒙特婁大學教授大衛·歐比對法輪功的詳細研究結論指「法輪功不是邪教」。因報導法輪功獲得普立茲獎的《華爾街日報》前北京分社社長伊恩・約翰遜在《野草:苛稅、胡同和法輪功--底 層中國的緩慢革命》一書中指出「宣布法輪功為邪教是中共政權最聰明的舉動之一,因為它置法輪功於守勢、需辯護其清白,並以西方反邪教運動的合法性來掩蓋當 局的鎮壓....為證明其問點,中共政府提出一系列聳人聽聞的故事,諸如人們剖開自己的肚子尋找被認為在肚子裡面旋轉的法輪。另一些被呈現的是,他們的親 屬以煉法輪功代替吃藥之後死亡...。」但伊恩強調「問題是,這些說法是不被支持的。中共當局從不允許法輪功受害者單獨受訪,以致於幾乎不可能查證當局的 這些指控。即使一個人從表面上去相信當局的所有指控,他們杜撰的案例數量也僅佔法輪功修煉者總數中的極小比例...。」「更根本的是,這團體根本不符合對 邪教的許多共同定義:其學員與修煉群體外的人結婚、有群體外的朋友、有正常工作執業、不離群獨居、不相信世界末日逼近,沒有給組織大量的錢。最重要的是, 自殺」、肢體暴力都是不被其接受的。」[20]

前中共610警 官郝鳳軍說,「作為普通老百姓,他們是看不到法輪功的真實情況的,他們只能看到政府的媒體編造的法輪功如何害人的假話 或中共炮製的謊言。如天安門自焚,殺乞丐等連篇累牘的報導,就是要向人民被灌輸:法輪功就是邪教。他們把所有的社會醜惡狀態,都歸結到法輪功的頭上,他們 甚至還可以無中生有。」[243]

維基百科創始人之一吉米·威爾斯多次受訪談網際網路自由時,在討論中幾次以法輪功、天安門六四事件為例子。而在其中一次訪問,網路媒體vice寫吉米說「甚至連天安門事件(the Tiananmen Square riots)或「Religious Cults教派"例如法輪功,都無法在中國的網際網路上公開討論」[244]

不過,也有西方學者對法輪功持質疑態度,例如2003年過世的臨床心理學家瑪格麗特·桑格英語Margaret Singer[245][246];以色列猶太教拉比本亞明·克魯格曾表示反對法輪功,但法輪功學員則表示,克魯格所聲稱的,是「煽動仇恨的虛假宣傳」的一部分,而且多位猶太教拉比簽署了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的請願書[22];知名拉比Shlomo Aviner強調,法輪功「先他後我」且並未脫離社會,「除了從中共那裏之外,我們沒有聽說任何關於法輪功不利言論。」[23]以色列猶太教拉比最高評議會及最高法院,曾經過一年半調查後做出裁判,認為中共要對謀殺法輪功學員及摘取器官承擔責任,且若中共不停止鎮壓,參與北京奧運將等同支持鎮壓[24]

學者Michael Langone於2003年曾稱,由於兩位學者曾有實證資料,認為有些傷害可能與一般靜坐(meditation)有關聯;而法輪功動作包括了靜坐,由於法輪功學員人數龐大,若以「千分之一」機率來計算,他因此估計可能有「2千~10萬人」出現不良反應[247]。 Langone所擔任執行主席的ICSA協會於2004年發布聲明說,「中國媒體報導說『ICSA稱法輪功是邪教』」這是假的,因為已有報告 (reports)表明「ICSA已說明法輪功不是邪教」,ICSA並敦促中共當局及學者建設性回應「國際人權組織所報告的中共當局對『法輪功等其他宗教 (Religions)』的系統性暴力。」[248]。此外,一名熱衷反法輪功活動人士Samuel Luo 2003年曾投書該期刊,稱法輪功對異議的不容忍,同性戀恐懼,阻礙病人就醫,盲目服從於李洪志的權威[249]但其實,同性戀者可以修煉法輪功,不過同性戀行為被認為會產生業力,因此該行為與修煉目標是不相容的[250] 。丹尼·謝克特則指出,李洪志否認他教導學員拒絕看病吃藥,李說「我所做的是告訴人們修煉和吃藥之間的關係。」並引述一名學員說,看了所有法輪功的書籍,從來沒發現李說不 能吃藥,很容易證明指控禁止吃藥是毫無根據的。且中國的官方電視台起初讚揚法輪功減輕國家的昂貴醫療負擔,如北京電視台報導「自從法輪功在中國漸獲認同,人們湧入公園煉功」,有助個人健康及社會生機[118]:101

法律法規[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關於認定和取締邪教組織若干問題的通知》(公通字[2000]39號)中關於「現已認定的邪教組織情況」表明,到目前為止共認定和明確的邪教組織有14種。其中,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文件明確的有7種,公安部認定和明確的有7種。這是到目前為止關於邪教認定最新的一個正式文件。公安部在認定邪教組織時,明確是根據《刑法》和一系列處理邪教組織的文件精神,參考了兩高司法解釋的定義,然後重新定義。其中沒有法輪功。[251]公安部2014年公布的名單亦不包括法輪功[242]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300條規定:組織和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或者利用迷信破壞國家法律、行政法規實施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而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對邪教的定義,《中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一文中指出:刑法第三百條中的「邪教組織」,是指冒用宗教、氣功或者其他名義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製造、散布迷信邪說等手段蠱惑、矇騙他人,發展、控制成員,危害社會的非法組織。

北京維權律師莫少平表示:「無論從刑法的三百條還是全國人大的決定,以及兩高的解釋裡面都沒有明確說法輪功是邪教,只有兩高頒布司法解釋的通知裡面才確認說法輪功是邪教,兩高的這個通知本身是不符合中國立法的規定。」[252]另一位國內律師針對兩高司法解釋的通知,表示:這文件是內部通知,不是公開的法律文件,法律文件必須公之於眾才生效,否則就是不教而誅;兩高在公開的文件中不認定法輪功是邪教,在內部通知中又說成邪教,是很不嚴肅的,而且最高法院只能就司法審判如何適用法律進行解釋,不能超越這個職權去認定什麼社會組織是邪教組織或者非法組織,這是行政權力而非司法權力的範圍;這文件是對刑法300條的越權解釋。[253]

紐約時報》報導稱[254]中國政府將法輪功學員未經律師辯護甚至未經任何審判就投入獄中,即使辯護權是中國刑法授予的。此外,香港人權監察2000年稱[255]至1999年7月以來,中國政府至少將5000名法輪功學員未經審判而直接監押

法拉盛事件[編輯]

2008年5月17日,法輪功在美國紐約華埠法拉盛遊行時「受到暴力攻擊」,其中有暴徒遭到美國警方當被場逮捕並隨後起訴,是為「法拉盛事件」。[256][257]2008年9月14日《紐約郵報》報導,美國國務院考慮驅逐中國駐紐約總領事彭克玉,彭克玉『承認』秘密會見暴徒,在法拉盛激起對法輪功學員的暴力襲擊[258]

參見[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Penny, Benjamin, "The Falun Gong, Buddhism and 'Buddhist qigong'", Asian Studies Review (March 2005) Vol 29, pp.35-46.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II. WHAT IS FALUNGONG?. hrw.org. 
  3. ^ 3.0 3.1 Benjamin Penny. 4. The Religion of Falun Gong.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12-03-01: 124 [23 December 2012]. ISBN 978-0-226-65502-4. 
  4. ^ Benjamin Penny. 4=>. The Religion of Falun Gong.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12-03-01: 124 [23 December 2012]. ISBN 978-0-226-65502-4. 
  5. ^ Porter, Noah (Masters thesis for the University of South FloridaFalun Gong in the United States: An Ethnographic Study ),2003, p 30
  6. ^ 6.0 6.1 6.2 6.3 6.4 6.5 David Ownby, Falun Gong and the Future of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8), ISBN 978-0-19-532905-6.
  7. ^ 7.0 7.1 JOSEPH KAHN. Notoriety Now for Movement's Leader. New York Times. 1999-04-27 [2013-02-26] (英文). 
  8. ^ 8.0 8.1 8.2 8.3 8.4 【蘋話當年】2001年法輪功學員被指自焚 疑中共抹黑. 香港蘋果日報. 2015-01-23. 
  9. ^ Rights protesters, China supporters greet President Xi in Seattle. 《The Fiscal Times》. Reuters路透社. 2015-09-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0-04).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見 p.214,原文為"The "Falung gong" movement led to the largest public demonstrations in China since the Tiananmen Square demonstrations for democracy in 1989. On April 25, 1999, an estimated 10,000 to 30,000 adherents assembled in front of Zhongnanhai,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leadership compound, and participated in a silent protest against state repression of their activities"丹尼·謝克特. Falun Gong's Challenge to China: Spiritual Practice Or "Evil Cult"?. Akashic Books. 2001 [20 December 2012]. ISBN 978-1-888451-27-6.  引用錯誤:帶有name屬性「Schechter2001」的<ref>標籤用不同內容定義了多次
  11. ^ 11.0 11.1 11.2 China: The crackdown on Falun Gong and other so-called "heretical organizations". Amnesty International國際特赦組織. 2000-03-23 [17 March 2010]. 
  12. ^ Thomas Lum. CRS Report for Congress: China and Falun Gong (PDF). 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2006-05-25. 
  13. ^ H. RES. 605. 美國國會. 2010-03-16. ...Chinese authorities have devoted extensive time and resources over the past decade worldwide to distributing false propaganda... 
  14. ^ 14.0 14.1 立法院公報 93卷33期 院會記錄(2004年決議全文-要求停止打壓法輪功). 立法院國會圖書館. 2004年6月. 
  15. ^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Spiegel, Mickey; Joseph Saunders, Sidney Jones, Malcolm Smart, Jim Ross. Dangerous Meditation: China's Campaign Against Falungong (PDF). Human Rights Watch. 2002年1月 [17 March 2010] (英文). 另連結、isbn:1-56432-270-X 
  16. ^ 16.0 16.1 BBC國際媒體觀察部. 網絡封殺與解禁暴露中共權斗激烈. BBC英國廣播公司. 2012-04-06. 
  17. ^ 17.0 17.1 Benjamin Penny, "The Religion of Falun Gong," p 56.
    『Falun Gong has hundreds of benefits for the Chinese people and China, and does not have one single bad effect.』
  18. ^ 丹尼·謝克特Danny Schechter. 《Falun Gong's Challenge to China》. New York: Akashic Books/ 中文版 博大出版. : 63~67. 
  19. ^ 19.0 19.1 David Palmer, 「Qigong Fever:Body, Science and Utopia in China,」
    『convinced the exercises and effects of Falun Gong are excellent. It has done an extraordinary amount to improve society's stability and ethics.』
  20. ^ 20.0 20.1 20.2 《前所未有的邪惡迫害-滅絕人類的善性》. 台北市(台灣): 博大出版社. 2015-07-01. ISBN 9789868897687. 頁52-54 
  21. ^ 南華早報:法國頒布的反邪教法不是針對法輪功的. 大紀元時報. 南華早報. 2001-06-19. 
  22. ^ 22.0 22.1 Councilman Urges Complaints Over Falun Gong Demo - Inside Israel - News - Arutz Sheva. Arutz Sheva. 
  23. ^ 23.0 23.1 Aryeh Savir. Rabbi calls for protests in behalf of Falun Gong. 《San Diego Jewish World》. 2014-04-09. 
  24. ^ 24.0 24.1 Israeli Rabbinical Council Finds Chinese Regime Liable for Falun Gong Deaths. Canada Free Press. 2008-04-02. 
  25. ^ 25.0 25.1 25.2 25.3 25.4 25.5 25.6 David Palmer. Qigong Fever: Body, Science and Utopia in China.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7. ISBN 978-0231140669 <span style="font-family: sans-serif; cursor: default; color:#555; font-size: 0.8em; bottom: 0.1em; font-weight: bold;" title="連接到(英文)網頁">((英文). 
  26. ^ David Ownby, "Falungong as a Cultural Revitalization Movement: An Historian Looks at Contemporary China", Talk Given at Rice University, 20 October 2000.
  27. ^ Benjamin Penny, "Qigong, Daoism and Science: some contexts for the qigong boom," in M. Lee and A.D. Syrokomla-Stefanowska (eds.), Modernisation of the Chinese Past (Sydney: Wild Peopy, 1993), pp 166–179
  28. ^ Richard Gunde,"Culture and Customs of China," (Westport, CT: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2).
  29. ^ Nancy Chen. "Breathing spaces: qigong, psychiatry, and healing in China",(New York, NY: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03)
  30. ^ 30.0 30.1 伍紹祖主任1985年斡旋成立人體科學三人領導小組(文摘). 健康長壽幸福快樂網. [2013-04-05]. 
  31. ^ Zhu Xiaoyang and Benjamin Penny, "The Qigong Boom," Chinese Sociology and Anthropology, Vol. 27, No. 1 (1994)
  32. ^ Benjamin Penny, "The Religion of Falun Gong,"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12), ISBN 978-0-226-65501-7.
  33. ^ 33.0 33.1 33.2 33.3 33.4 33.5 33.6 33.7 David Ownby, Falun Gong and the Future of China. Falun Gong and the future of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US,). 2008: 80-90 [11 October 2009]. ISBN 0-19-532905-8. 
  34. ^ The Religion of Falun Gong.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15-07-06. 
  35. ^ 35.0 35.1 35.2 35.3 35.4 35.5 35.6 35.7 35.8 35.9 Benjamin Penny, 「The Religion of Falun Gong,」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12.
  36. ^ 法輪功(法輪大法)簡介及有關問答
  37. ^ 法輪功入門簡介(圖). minghui.org. 
  38. ^ 李洪志師父傳法傳功階段的一些重要史實(圖). minghui.org. 
  39. ^ 法輪大法的書籍
  40. ^ 40.0 40.1 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2008 annual report(美國國會2008年度人權報告) (PDF). 美國眾議院CECC委員會. 2008-10-31. 
  41. ^ YouTube上的1998年上海電視台報導法輪功的新聞片段
  42. ^ 42.0 42.1 42.2 Ownby, David.(加拿大蒙特婁大學歷史學教授和東亞研究中心主任David Ownb)"Falungong and Canada's China Policy," International Journal, Spring 2001, pp. 190-191
  43. ^ 43.0 43.1 43.2 David Ownby, "The Falun Gong in the New World," European Journal of East Asian Studies, Sep 2003, Vol. 2 Issue 2, p 306
  44. ^ 44.0 44.1 Scott Lowe, Chinese and International Contexts for the Rise of Falun Gong, Nova Religio April 2003, Vol. 6, No. 2
  45. ^ Thomas Lum,Research Report #RL33437, 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11 August 2006
  46. ^ Ownby, David. Falun Gong and the future of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8: P.218. ISBN 0-19-532905-8 (英文). 
  47. ^ 47.00 47.01 47.02 47.03 47.04 47.05 47.06 47.07 47.08 47.09 47.10 Tong(湯維強,資深政治教授), James. Revenge of the Forbidden City: The Suppression of the Falungong in China, 1999-2005.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ISBN 0195377281 (英文). 
  48. ^ 48.0 48.1 Noah Porter, 「Falun Gong in the United States: An Ethnographic Study". University of South Florida, 2003
  49. ^ Falun Gong's Challenge to China. Asia Society. 
  50. ^ 50.0 50.1 50.2 50.3 Porter, Noah (Masters thesis for the University of South FloridaGong in the United States: An Ethnographic Study ),2003, p 26, archived from 15 April 2005
  51. ^ 51.0 51.1 51.2 Chan, Cheris Shun-ching (2004). "The Falun Gong in China: A Sociological Perspective". The China Quarterly, 179 , pp 665–683
  52. ^ Melinda Liu, of '89', Newsweek, 1 August 1999.
  53. ^ 53.0 53.1 53.2 53.3 David Palmer, 「Qigong Fever:Body, Science and Utopia in China,」 p 249.
  54. ^ 54.0 54.1 Julia Ching, "The Falun Gong: Religious and Political Implications", American Asian Review, Vol. XIX, no. 4, Winter 2001, p. 12
    Jiang accepts the threat of Falun Gong as an ideological one: spiritual beliefs against militant atheism and historical materialism. He [wished] to purge the government and the military of such beliefs.
  55. ^ 前常委羅干與痞子何祚庥升官術
  56. ^ Edward L. Davis, Encyclopedia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culture, Falun Gong (by Lionel M. Jensen), pp. 251–263
  57. ^ Benjamin Penny, "The Religion of Falun Gong," p 53.
  58. ^ Dr Nick Couldry; James Curran. Contesting Media Power: Alternative Media in a Networked World. Rowman & Littlefield. 2003: 209–223 [24 December 2012]. ISBN 978-0-7425-2385-2. 
  59. ^ David Palmer, 「Qigong Fever:Body, Science and Utopia in China.」 p 263.
  60. ^ David Ownby, Falun Gong and the Future of China, p 168.
  61. ^ Sumner B. Twiss, "Religious Intolerance in Contemporary China, Including the Curious Case of Falun Gong," The World's Religions After 11 September, by Arvind Sharma (ed.) (Greenwood Publishing, 2009), pp. 227-240.
  62. ^ David Ownby, Falun Gong and the Future of China, p 170.
  63. ^ 63.0 63.1 Østergaard, Clemens Stubbe. Jude Howell, 編. Governance and the Political Challenge of Falun Gong. Governance in China (Lanham, Md.: Rowman & Littlefield Publishers). 2003: 214–223. ISBN 0-7425-1988-0. 
  64. ^ David Palmer, 「Qigong Fever:Body, Science and Utopia in China,」 p 265.
  65. ^ 65.0 65.1 65.2 Dean Peerman,China syndrom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Christian Century, 10 August 2004
  66. ^ David Palmer, 「Qigong Fever:Body, Science and Utopia in China,」 p 267.
  67. ^ 67.0 67.1 Danny Schechter, 在此之前法輪功學員的訪問媒體,往往獲得成功;但這一回不象過去,Gong's Challenge to China: Spiritual Practice of 『Evil Cult』?, (New York, NY:Akashic Books, 2000). Hardback ISBN 1-888451-13-0, paperback ISBN 1-888451-27-0
  68. ^ Seth Faison,"In Beijing: A Roar of Silent Protestors", New York Times, 27 April 1999. Quote: "Buddhist Law, led by a qigong master named Li Hongzhi, claims to have more than 100 million followers. Even if that is an exaggeration, the government's estimate of 70 million adherents represents a large group in a nation of 1.2 billion."
  69. ^ Renee Schoff, "Growing group poses a dilemma for China", Associated Press, 26 April 1999.
  70. ^ Bay Fang,"An opiate of the masses?" U.S. News and World Report,page 2, February 22, 1999.
  71. ^ 71.0 71.1 71.2 71.3 Phillip Adams, Media and Internet Censorship in China, Late Night Live, Radio National Australia
  72. ^ 72.0 72.1 72.2 72.3 Ethan Gutmann, An Occurrence on Fuyou Street, National Review, 13 July 2009
  73. ^ David Palmer, 「Qigong Fever:Body, Science and Utopia in China,」 pp 252-256
  74. ^ 人民公安報的報導,《人民公安報》,1993-09-21
  75. ^ 《醫藥保健報》1997年12月4日-祛病健身首選法輪功,(中國)《醫藥健康報》,1997-12-04
  76. ^ 《中國經濟時報》 1998年7月10日 百姓廣場-我站起來了!,(國務院旗下機關報)《中國經濟時報》,1998-07-10
  77. ^ 《羊城晚報》-老少皆煉法輪功,中國廣東《羊城晚報》,1998-11-10
  78. ^ 《中國青年報》-生命的節日 ,《中國青年報》,1998-08-28
  79. ^ 《深星時報》-《熱點專題--法輪功》,(香港與中國合資)《深星時報》,1998-12-31
  80. ^ 80.0 80.1 80.2 80.3 BBC Chinese. 法輪功示威周年回顧. BBC. 2000-04-25 [2011-12-31] (zh-uk). 
  81. ^ He Zuoxiu. I do not agree with Youth Practicing Qigong (我不贊成青少年鍊氣功). 1999 (Chinese). 
  82. ^ 82.0 82.1 82.2 迫害良善
  83. ^ 83.0 83.1 David Palmer, 「Qigong Fever:Body, Science and Utopia in China,」 p 267.
  84. ^ David Ownby, Falun Gong and the Future of China, p 171
  85. ^ Danny Schechter, 「Falun Gong’s Challenge to China,」 p 69.
  86. ^ Benjamin Penny,The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of Falun Gong, Lecture given at the National Library of Australia, 2001.
  87. ^ Zong Hairen, 「Zhu Rongji zai 1999」 (Zhu Rongji in 1999) (Carle Place, N.Y.: Mirror Books, 2001).
  88. ^ Schechter 2001, p. 66.
  89. ^ N PORTER, FALUN GONG IN THE UNITED STATES: AN ETHNOGRAPHIC STUDY: 97-99 
  90. ^ Jiang Zemin, Letter to Party cadres on the evening of April 25, 北京之春,no. 97 (June 2001)
  91. ^ 91.0 91.1 Michael J. Greenlee(University of Idaho College of Law). A King Who Devours His People: Jiang Zemin and the Falun Gong Crackdown: A Bibliograph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egal Information]. [2012-12-25]. page 561-562, Volume 34,Issue 3, Winter 2006
    In all, more than 3,000 public security agents investigated Falun Gong activities in China and abroad prior to the official ban on July 22, 1999
  92. ^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關於取締法輪大法研究會的決定(1999年7月22日). 人民網. 1999-07-22 [2012-08-16]. 
  93. ^ 93.0 93.1 Daniel B. Wright. The Promise of Revolution: Stories of Fulfillment and Struggle in China's Hinterland. Rowman & Littlefield. 2003: 156 [26 December 2012]. ISBN 978-0-7425-1916-9. 
  94. ^ 94.0 94.1 Leung, Beatrice (2002) 'China and Falun Gong: Party and society relations in the modern era中國與法輪功-現代的政黨與社會關係,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當代中國期刊, 11:33, 761 –784
  95. ^ 95.0 95.1 Johnson, Ian. Wild Grass: Three Portraits of Change in Modern China(中譯本:苛稅、胡同和法輪功:底層中國的緩慢革命). New York, NY: Vintage. 2004: 251–252; 283–287. ISBN 0375719199. 
  96. ^ US press release (4 February 2004)Press Release HR/CN/1073. United Nations Retrieved 12 September 2006.
  97. ^ Sunny Y. Lu, MD, PhD, and Viviana B. Galli, MD, "Psychiatric Abuse of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in China", J Am Acad Psychiatry Law, 30:126–30, 2002
  98. ^ Robin J. Munro, "Judicial Psychiatry in China and its Political Abuses", Columbia Journal of Asian Law, Columbia University, Volume 14, Number 1, Fall 2000, p 114
  99. ^ US Department of State, 2008 Country Report on Human Rights: China (includes Hong Kong and Macao), Oct 2008
  100. ^ Ethan Gutmann, 「How many harvested?」, in State Organs: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 (Woodstock, ON: Seraphim editions, 2009), pages=49 - 67.
  101. ^ Human Rights Watch, "We Could Disappear at Any Time," 7 December 2005
  102. ^ 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edu/facweb/dclarke/public/CHRD_RTL_Report.pdf Re-education through Labor Abuses Continue Unabated: Overhaul Long Overdue, 4 February 2009
  103. ^ Peter Beaumont. China's Falun Gong crackdown: 'The persecution is almost underground'. The Guardian英國衛報. 2009-07-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1-12) (英文). 
  104. ^ Sarah Cook(自由之家資深專家). The Origins and Long-Term Consequences of the Communist Party’s Campaign against Falun Gong 收錄於《FALUN GONG IN CHINA: REVIEW AND UPDATE》 (PDF).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 2012-12-20. 
  105. ^ Tony Saich, Governance and Politics in China, Palgrave Macmillan; 2nd Ed edition (27 February 2004)
  106. ^ Commentary on Political Nature of Falun Gong, People's Daily, 2 August 1999
  107. ^ 107.0 107.1 Gayle M.B. Hanson, Shaken by Mass Meditation – meditation movement Falun Gong, Insight on the News, 23 August 1999
  108. ^ Reid, Graham (29 April-5 May 2006)"Nothing left to lose", New Zealand Listener. Retrieved 6 July 2006.
  109. ^ Tong, James. An Organizational Analysis of the Falun Gong: Structure, Communications, Financing. The China Quarterly. 2002年9月, 171: 636–660. doi:10.1017/S0009443902000402. 
  110. ^ 110.0 110.1 Lam, Willy Wo-Lap.CNN, 5 February 2001"China's sect suppression carries a high price"
  111. ^ The Globe and Mail, Beijing v. falun gong, Metro A14, 26 January 2001
  112. ^ Congressional 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Annual Report 2010', 10 October 2010, p 19.
  113. ^ Smith, Craig S. Rooting Out Falun Gong; China Makes War on Mysticism. New York Times. 2000-04-30. 
  114. ^ David Ownby, "China's War Against Itself". New York Times, 15 February 2001.
    [Falun Gong's] evocation of a different vision of Chinese tradition and its contemporary value is now so threatening to the state and party because it denies them the sole right to define the meaning of Chinese nationalism, and perhaps of Chineseness."
  115. ^ Zhao Yuezhi, Gong, Identity, and the Struggle over Meaning Inside and Outside China, in 「Contesting Media Power: Alternative Media in a Networked World,」 Nick Couldry and James Curran (ed.), (Lanham, MD: Rowman & Littlefield, 2003). ISBN 978-0-7425-2385-2
  116. ^ Twiss, Sumner B. "Religious Intolerance in Contemporary China, Including the Curious Case of Falun Gong" in The World's Religions After September 11. Arvind Sharma (ed), Greenwood Publishing, 2009 pp. 227–240
  117. ^ Vivienne Shue, "Legitimacy Crisis in China?" In Peter Hays Gries and Stanley Rosen (eds.), State and Society in 21st-century China. Crisis, Contention, and Legitimation, (New York: RoutledgeCurzon, 2004
  118. ^ 118.0 118.1 丹尼·謝克特. Falun Gong's Challenge To China《法輪功給中國帶來的挑戰》中譯版. 譯者:李明輝、陳文. Akashic Books(中譯:博大出版). 2004-04-07. ISBN 1932674012 (中文(香港)‎). 
  119. ^ 中國官方雜誌批評鎮壓法輪功. RFA自由亞洲電台. 2000-04-14. 
  120. ^ 訪林牧:中共高層對待法輪功內幕. 大紀元時報. 2006-05-14. 
  121. ^ 申淵. 趙紫陽與法輪功. 開放雜誌. 2015-0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6-21). 
  122. ^ 新唐人記者秦雪採訪. 專訪辛子陵:江澤民一定會受到歷史審判. 大紀元時報. 2015-04-21. 
  123. ^ 專訪鮑彤:修煉法輪功沒有錯 鎮壓者喪心病狂. 大紀元時報. 2015-04-24. 
  124. ^ BBC國際媒體觀察部. 分析:馬三家酷刑報道顯示中共內部分歧. BBC英國廣播公司. 2013-05-12. 
  125. ^ Communist Party Calls for Increased Efforts To "Transform"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as Part of Three-Year Campaign. cecc.gov. 
  126. ^ 『Annual Report 2008』. 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31 October 2008. Retrieved 24 December 2013.
  127. ^ CECC Annual Report 2009. 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2009-10-10 [24 December 2013]. 
  128. ^ 128.0 128.1 Sarah Cook, Leeshai Lemish. The 610 Office: Policing the Chinese Spirit(610辦公室-禁錮中國精神). 中國簡報 China Brief. 2011-09-16, 11 (17): 6–9. 
  129. ^ 高智晟揭露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情況. 自由亞洲電台RFA. 2005-12-13. 
  130. ^ 高智晟. 必須立即停止滅絕我們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蠻行徑----高智晟致胡錦濤 溫家寶及中國同胞的公開信. 自由亞洲電台RFA. 2005-12-12. 
  131. ^ 劉新. 美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敦促停止迫害法輪功. 德國之聲DW.DE. 2013-07-29. 
  132. ^ 132.0 132.1 Robert Bejesky, "Falun Gong & reeducation through labor", Columbia Journal of Asian Law, 17:2, Spring 2004, pp. 147–189
  133. ^ Congressional 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Annual Report 2006, p. 59; note 224, p.201
  134. ^ http://www.amnesty.org/en/library/asset/ASA17/014/2005/ar/fe14b992-d4f5-11dd-8a23-d58a49c0d652/asa170142005en.html
  135. ^ Falun Dafa Information Center, Persecution FAQ. Retrieved 24 November 2010
  136. ^ Ethan Gutmann. 〈Bitter Harvest: China’s 『Organ Donation』 Nightmare〉(苦痛的摘取:中國器官「捐獻」的夢魘. 《Word Affairs》(全球事務). 2012-08-07. 
  137. ^ 加拿大報告:中國軍方摘取法輪功囚犯器官. (台灣)中央通訊社. 法新社. 2007-01-31. 
  138. ^ Worthington, Peter. China's Grim Human Harvests(中國發生的殘忍的器官摘取). 美國赫芬頓郵報 The Huffington Post. 2012-08-03 (English). 
  139. ^ 香港蘋果日報:薄谷夫婦涉活摘法輪功器官撈巨資. (大紀元引述)香港蘋果日報. 2012-10-04. 
  140. ^ Ethan Gutmann. China-Experte: Gestürzter KP-Politiker Bo Xilai in Organhandel verwickelt(中國專家:垮台的薄熙來參與器官交易). Der Standard奧地利《標準報》、國家新聞社APA. 2012-08-16. 
  141. ^ Chinese massacres:China Implicated in Organ Harvesting(影音新聞--中國的屠殺:中國涉及活摘法輪功器官). Toronto Sun 多倫多太陽報(加拿大). 2012-05-03. 
  142. ^ 英譯Falun Gong organ traders evade tax in Israel (以色列逃稅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器官仲介者)-希伯來文. Yediot Aharonot(以色列最大報紙). 2006-11-17. 
  143. ^ 黎珍珍. 法輪功學員成活體器官供應庫 王文怡舉實證 批中共暴政. (台灣)中國時報 (台北). 2006-10-13 [2012-11-08]. 
  144. ^ 中國否認買賣法輪功成員器官. BBC中文網. 2006-04-12. 
  145. ^ 瀋陽集中營設焚屍爐 售法輪功學員器官. 大紀元時報. 2006-03-09. 
  146. ^ 季達. 證人現身指證蘇家屯集中營 摘活體器官. 大紀元時報. 2006-03-17. 
  147. ^ 瀋陽軍區老軍醫指證蘇家屯集中營內幕. 大紀元時報. 2006-03-31. 
  148. ^ 148.0 148.1 美國國務院談中國法輪功問題. usembassy.gov. 
  149. ^ 2011 Country Reports on Human Rights Practices(2011年度美國國務院各國人權報告) (PDF). 美國國務院: 頁6. 2012-05-24. 中文編譯報導-「器官活摘」首現美國政府報告 
  150. ^ 英譯Falun Gong organ traders evade tax in Israel (以色列逃稅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器官中介者)(附報紙掃描檔). Yediot Aharonot(以色列最大報紙). 2006-11-17. 
  151. ^ 「中國共產黨對宗教信仰者和持不同政見者活摘器官」聽證會【OVERSIGHT HEARING】 Organ Harvesting of Religious and Political Dissidents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美國國會外交委員會 The House Committee on Foreign Affairs. 2012-11-05. 
  152. ^ Damon Noto, M.D., 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 美國國會聽證會-證詞文件(反對強制器官摘取醫生組織) (PDF). 美國國會聽證會. 華盛頓: 美國國會外交委員會官網. 2012-12-09. 
  153. ^ 項程鎮. 前聯合國官員:中國官員殘害人群 台可逮捕. 台灣自由時報. 2012-01-27. 諾瓦克是首位獲准進入中國調查酷刑的聯合國官員,六年前他發表赴中國實地調查報告,指出「酷刑在中國普遍存在,其中六十六%是法輪功學員」;外傳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他強調:「可信度(credible)極高」。 
  154. ^ 2011 Country Reports on Human Rights Practices(2011年度美國國務院各國人權報告) (PDF). 美國國務院: 頁6. 2012-05-24. 
  155. ^ 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ANNUAL REPORT 2012(美國國會2012年度人權報告) (PDF). 美國國會: 113, 81–82, 13. 2012-10-12. ON CHINA
  156. ^ Manfred Nowak(Special Rapporteur on torture and other cruel,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 Summary of cases transmitted to Governments and replies received (Page36~) (PDF).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 36~. 2008-02-19. 
  157. ^ (2006第二次聲明)Chinese Embassy's Statement on the Issue of Falun Gong (新聞稿). 中華人民共和國駐加拿大大使館. 2006-07-06. 
  158. ^ Herz auf Bestellung《(中譯)下單訂購心臟》. Die Zeit(德國時代雜誌). 2013-03-07. 
  159. ^ America's China Problem: Two Must-See Videos for the Candidates. 美國Forbes福布斯雜誌. 2012-10-22.  Authors list列表中的|first1=缺少|last1= (幫助)
  160. ^ James Inhofe. 參議員James Inhofe致國務院信函-英文原檔 (PDF). 2012-11-13. 
  161. ^ WE PETITION THE OBAMA ADMINISTRATION TO: Investigate and publicly condemn organ harvesting from Falun Gong believers in China. 美國白宮官網_We People請願網站. 2012-12-02 [2013-01-26]. 
  162. ^ Arthur Caplan. 【美國費城醫學院演講視頻】卡普蘭:中國的器官移植與「按需殺人」(演講原題:使用囚犯遺體做器官來源的道德倫理問題The Ethics of Using Prisoners as Sources of Cadaver Organs)(中文字幕). 2012-03-23. 
  163. ^ Arthur Caplan. The Ethics of Using Prisoners as Sources of Cadaver Organs(醫學論文:使用囚犯遺體做器官來源的道德倫理問題-談及中國「按需殺人」現象) (PDF).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Bioethics(美國生物倫理學雜誌). 2011年10月, 11(10): 1–5. doi:10.1080/15265161.2011.607397. 
  164. ^ Response to We the People Petition on 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 美國白宮. 2015-01-30. 
  165. ^ 立法院公報 第101卷 第81期 院會紀錄(2012年決議全文-營救中國良心犯,譴責中共活摘器官). 立法院國會圖書館. 2012年12月 [2013-03-27]. 
  166. ^ 歐洲議會決議譴責中共活摘器官全文_23種官方語言版本全文. 歐洲議會網站. 2013年12月. 中文報導 
  167. ^ 167.0 167.1 Peter Westmore. HUMAN RIGHTS: Senate urges government action on China organ-harvesting. 國家新聞週刊英語News_Weekly. 2013-04-23. 
  168. ^ H. RES. 281(美國國會281號決議案)全文(英文) (PDF). 美國國會外交委員會. 2014-07-30 (英文). 
  169. ^ New organ donor bill to stop 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美提281號決議案阻中共活摘器官). Voice of Russia俄羅斯之聲VOR(國家媒體). 2013-08-20. 全文中譯 
  170. ^ 加拿大國會動議譴責案全文及聽證證據. PARLIAMENT of CANADA(加拿大國會官網). 2014-12-06. 中文報導-國會現場影像 
  171. ^ Australian Officer:Insufficient Credible Evidence to Support Falun Gong’s Organ Harvesting Claim, Julie Bishop, 24 March 2014
  172. ^ 澳外長:中共對法輪功違背國際人權標準. 大紀元時報. 2008-07-09 (Chinese). 
  173. ^ 2015《Concluding observations on the fifth periodic report of China》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委員會審議中國的結論性意見 (PDF). 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 Committee against Torture. 2015-12-09. Page14,中文編譯報導聯合國官網下載 
  174. ^ James Griffiths. Report: China still harvesting organs from prisoners at a massive scale. CNN. 2016-06-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6-24). 
  175. ^ Nathan VanderKlippe. Report alleges China killing thousands to harvest organs. TheGlobeandMail加拿大環球郵報. 2016-06-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6-26). 
  176. ^ H.Res.343 - Expressing concern regarding persistent and credible reports of systematic, state-sanctioned organ harvesting from non-consenting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cluding from large numbers of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and members of other religious and ethnic minority groups.. 美國國會. 2016-06-13 (ENGLISH). 
  177. ^ Geschäfte des Grauens Im Europaparlament wurde erneut eine Resolution gegen Organraub in China initiiert. 每日郵報_德國德語Die_Tagespost. 2016-07-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8-18). 
  178. ^ Leeshai Lemish, "Media and New Religious Movements: The Case of Falun Gong", A paper presented at The 2009 CESNUR Conference, Salt Lake City, Utah, 11–13 June 2009
  179. ^ Plafker, Ted. "Falun Gong Stays Locked In Struggle With Beijing," The Washington Post, 26 April 2000
  180. ^ Lu, Xing, Rhetoric of the Chinese Cultural Revolution: the impact on Chinese thought,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Press (2004).
  181. ^ Chen, Chiung Hwang. "Framing Falun Gong: Xinhua News Agency's Coverage of the New Religious Movement in China", Asian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Vol. 15 No. 1 (2005), pp. 16–36.
  182. ^ Irons, Edward. Falun Gong and the Sectarian Religion Paradigm. Nova Religio. 2003, 6 (2). 
  183. ^ Maria Hsia Chang, "Falun Gong:The End of Days,"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4).
  184. ^ Freedom House, "Report Analyzing Seven Secret Chinese Government Documents", 11 February 2002.
  185. ^ 185.0 185.1 Powers, John and Meg Y. M. Lee. "Dueling Media: Symbolic Conflict in China's Falun Gong Suppression Campaign" in Chinese Conflict Management and Resolution, by Guo-Ming Chen and Ringo Ma (2001),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186. ^ China Spooked by Failure to Crush Falungong. AFP. 2000-01-22 (英文). 
  187. ^ Page; Jeremy. Survivors say China Falungong inmmolations real. Reuters. 2002-04-04. 
  188. ^ 188.0 188.1 Falun Dafa Information Center. PRESS STATEMENT. 2001-01-31 [2013-02-24] (英文). 
  189. ^ On Ten Year Anniversary, Tiananmen Square Self-Immolation Continues to Be Deadly Frame-up. Falun Dafa Information Center. 2001-01-23 [2013-02-24] (英文). 
  190. ^ Anne-Marie Brady, Marketing dictatorship: propaganda and thought work in contemporary China, Rowman & Littlefield, 2008
  191. ^ 191.0 191.1 Pan, Philip P. One-Way Trip to the End in Beijing.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5 February 2001. 
  192. ^ 192.0 192.1 192.2 The Perfect Example of Political Propaganda: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Persecution against Falun Gong. Global Media Journal (Volume 4, Issue 7). Fall 2005 [30 April 2014]. 
  193. ^ New Evidence Confirms Alleged Falun Gong "Tiananmen Square Self-Immolation" Was a State Conspiracy. World Organiza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August 2004 [22 July 2013]. 
  194. ^ Terrorism, Transnational Corporations, Traditional Practices Discussed. UNITED NATIONS(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網站). 2001-08-14 [2013-03-01] (英文). 
    KAREN PARKER,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al Development, said State terrorism in the form of Government terror against its own people produced far more gross violations of human rights than any other form of terrorism; an example was China's treatment of the Falun Gong. The Government had sought to justify its terrorism against Falun Gong by calling it an evil cult that had caused deaths and the break-up of families, but the organization's investigation showed that the only deaths and resulting family breakups had been at the hands of Chinese authorities, who had resorted to extreme torture and unacceptable detention of thousands of people. International Educational Development had discovered that a self-immolation cited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s proof that the Falun Gong was an evil cult in fact had been staged.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and the Subcommission should urgently address this situation.
  195. ^ Pan, Philip P. (5 February 2001). "One-Way Trip to the End in Beijing".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196. ^ Forney, Matthew. The Breaking Point. Time. 2001-06-25. 
  197. ^ Smith, Chrandra D. Chines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PDF). Rutgers Journal of Law and Religion (Rutgers School of Law). October 2004 [2013-02-24] (英文). 
  198. ^ Tiananmen tense after fiery protests. CNN. 2001-01-24 [2013-02-24] (英文). 
  199. ^ Philip Pan and John Pomfret. Torture is Breaking Falun Gong. Washington Post. 2001-08-05 [2013-02-24] (英文). 
  200. ^ Sarah Cook, Sarah (4 November 2013) "Be Skeptical of the Official Story on the Tiananmen Car Crash" Freedom House.
  201. ^ Congressional 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Communist Party Calls for Increased Efforts To "Transform"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as Part of Three-Year Campaign", 22 March 2011.
  202. ^ Elisabeth Rosenthal and Erik Eckholm, "Vast Numbers of Sect Members Keep Pressure on Beijing" New York Times, 28 October 1999.
  203. ^ Johnson, Ian. Defiant Falun Dafa Members Converge on Tiananmen.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Pulitzer.org: A21. 25 April 2000. 
  204. ^ Selden, Elizabeth J.; Perry, Mark. Chinese Society: Change, Conflict and Resistance. Routledge. 2003. ISBN 0-415-30170-X. 
  205. ^ Johnson, Ian. "A Deadly Exercise: Practicing Falun Gong was a right, Ms. Chen said, to her last day", Wall Street Journal, 20 April 2000.
  206. ^ Liao Yiwu. "The Corpse Walker: Real Life Stories: China from the Bottom Up." p 230.
  207. ^ Falun Dafa Information Center, "2010 Annual Report: Falun Gong Beliefs and Demography of Practitioners". 26 April 2010
  208. ^ Congressional 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2009 Annual Report,CECC report
  209. ^ Gutmann, Ethan. Into Thin Airwaves. The Weekly Standard. 6 December 2010. 
  210. ^ [[何清漣He Qinglian|He Qinglian]]. The Fog of Censorship: Media Control in China (PDF). Human Rights in China. 2008: xii. ISBN 978-0-9717356-2-0.  請檢查|author-link1=值 (幫助)
  211. ^ 哈佛大學法學院:中國過濾網際網路的經驗研究
  212. ^ 人權觀察:跨國公司如何協助中國政府的網際網路審查
  213. ^ 趙月枝; Dr Nick Couldry/ James Curran. Contesting Media Power: Alternative Media in a Networked World. Rowman & Littlefield. 2003 [20 December 2012]. ISBN 978-0-7425-2385-2. 
  214. ^ Hu Ping, "The Falun Gong Phenomenon", in Challenging China: Struggle and Hope in an Era of Change, Sharon Hom and Stacy Mosher (ed) (New York: The New Press, 2007).
  215. ^ Steel, Kevin. 'Revolution number nine', The Western Standard, 11 July 2005.
  216. ^ Gutmann, Ethan. The Chinese Internet: A dream deferred?. Testimony given at the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panel discussion "Tiananmen 20 years on", 2 June 2009.
  217. ^ 安德烈·伊賴利奧諾夫(Андрей Илларионов). 「不開玩笑」節目-(公布俄羅斯經濟分析研究院-2011全球十大事件). 莫斯科迴聲電台. 2012-01-01 (俄文). 
  218. ^ Китайські опозиціонери позитивно оцінюють процес декомунізації в Україні Детальніше читайте на УНІАН(中國異議人士正面評價烏克蘭去共運動). Unian(烏克蘭獨立新聞社). 2015-06-11. 
  219. ^ Why over 1.5 million people a month have been renouncing affiliation with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he Speaker《言者》(德國媒體). 2015-03-15. 全文中文編譯 
  220. ^ Gutmann, Ethan. The Chinese Internet: A dream deferred?. Testimony given at the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panel discussion "Tiananmen 20 years on", 2 June 2009.
  221. ^ 221.0 221.1 Beiser, Vince. "Digital Weapons Help Dissidents Punch Holes in China's Great Firewall," Wired, 1 November 2010.
  222. ^ David Ownby, Falun Gong and the Future of China, 2008
  223. ^ Human Rights Law Foundation, Direct Litigation. Retrieved 19 March 2011
  224. ^ La Audiencia pide interrogar al ex presidente chino Jiang por genocidio, 14 November 2009, El Mundo
  225. ^ Charlotte Cuthbertson, (15 Nov 2009) "Spanish Judge Calls Top Chinese Officials to Account for Genocide", The Epoch Times
  226. ^ Luis Andres Henao, Argentine judge asks China arrests over Falun Gong, 22 December 2009
  227. ^ Argentine Judge Orders Arrest of Top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Officials for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20 December 2009
  228. ^ James Haleavy. Human rights complaints against former Chinese head of state rise to 35,000. (德國)《The Speaker言者》. 2015-07-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1-26) (英文). 
  229. ^ Maria Galinovic. UN asked to pressure China: Organ trade is focus of Falun Gong protest. The LEADER(澳洲). 2015-07-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7-08). 
  230. ^ 舊金山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運動自由亞洲電台,2015年7月2日
  231. ^ 台法輪功學員告江澤民迫害 中國法院受理了!. (臺灣)自由時報. 2016-01-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26). 
  232. ^ Claire Theobald. Falun Gong followers call for an end to persecution at rally in Edmonton. 加拿大《埃德蒙頓太陽報英語Edmonton Sun》(Edmonton Sun). 2015-07-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1-27) (英文). 中文編譯 
  233. ^ Jane. MANCHESTER GETS A WHIFF OF CHINA DURING CAMERON AND XI JINPING VISIT. Salford Star. 2015-10-23. 
  234. ^ Evan Bush. Falun Gong protesters: an explainer. 《The Seattle Times》. 2015-09-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0-04). 
  235. ^ Sydney Brownstone. Voices from the Protest Lines: Falun Gong Supporters Speak Out Near President Xi Jinping's Seattle Hotel. The Stranger. 2015-09-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0-04). 
  236. ^ Jane. MANCHESTER GETS A WHIFF OF CHINA DURING CAMERON AND XI JINPING VISIT. Salford Star. 2015-10-23. 
  237. ^ Terry Baynes, 'Suit claims Cisco helped China repress religious group', Reuters, 20 May 2011.
  238. ^ Chan, Cheris Shun-ching (2004). "The Falun Gong in China: A Sociological Perspective". The China Quarterly, 179 , pp 665–683
  239. ^ Falundafa.org,「Find your local contacts. Retrieved 10-22-2012.
  240. ^ LOUIS CHARBONNEAU. U.N. envoy defends Falun Gong, "evil cult" for China. REUTERS路透社. 2010-10-22 (英文). "Small communities, such as.. Falun Gong and others are sometimes stigmatized as 'cults' and frequently meet with societal prejudices which may escalate into fully fledged conspiracy theories," Heiner Bielefeldt told the U.N. General Assembly's human rights committee. 
  241. ^ 241.0 241.1 BBC中文網. 聯合國委員會因法輪功議題起爭議. BBC. 2010-10-22 [2011-03-26] (中文(香港)‎). 
  242. ^ 242.0 242.1 中國公布官方「邪教名單」引發網友關注. BBC. 2014-06-03. 
  243. ^ 大紀元. 專訪郝鳳軍:610辦公室黑幕大揭底. 看中國. 2005-06-14 (中文(中國大陸)‎). 
  244. ^ Wikipedia's Co-Founder Explains Why We Need a Free Internet | VICE | United States. VICE. [2016-06-16] (美式英文). 
  245. ^ ABC Radio National - Background Briefing: 22 April  2001  - Falun Gong: Cult or Culture?. abc.net.au. 
  246. ^ Don Lattin, Chronicle Religion Writer. Falun Gong Derided as Authoritarian Sect by Anti-Cult Experts in Seattle. SFGate. 2000-04-29. 
  247. ^ Langone, Michael D. "Reflections on Falun Gong and the Chinese Government." Cultic Studies Review 2.2 (2003): 2003.
  248. ^ ICSA Board of Directors. Statement on China and Falun Gong. ICSA. 2004-04-23. 
    Second, ICSA urge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nd Chinese scholars and professionals to respond constructively to reports by well-respected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organizations that the human rights of members of Falun Gong and other religions in China have been systematically violated. The physical brutality and other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described in these reports should not be tolerated. Third, reports in the Chinese press and elsewhere that ICSA has branded Falun Gong a cult are false, as are reports that ICSA has said Falun Gong is not a cult.
  249. ^ Luo, Samuel. "What Falun Gong Really Teaches." Cultic Studies Review 2.2 (2003).
  250. ^ Falun Dafa Information Center, Misconceptions: "Intolerant"?, 16 June 2008. Retrieved 27 November 2010. See also Robyn Lebron, "Searching for Spiritual Unity," p. 349.
  251. ^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 通 知 )公通字[2000]39號. www.china21.org. 2000-04-30 [2012-04-12] (中文(中國大陸)‎). 
  252. ^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中國更多律師不畏壓力為法輪功學員辯護
  253. ^ 再談中國政府從來沒有把法輪功認定為邪教組織
  254. ^ China: Many in Jails Without Trial
  255. ^ Template file. religioustolerance.org. 
  256. ^ LISA L. COLANGELO. Falun Gong supporters in Flushing say they're targets. 《New York Daily News》. 2008-05-29. 
  257. ^ 孔強:法拉盛事件周永康行偷雞摸狗之事,博訊新聞網,2008-6-11,中華申正網站負責人孔強
  258. ^ BRAD HAMILTON. DIPLO 'GONG' BUSTER--CHINA CONSUL 'ADMITS' INCITING NY ATTACKS. New York Post. 2008-09-14. 

外部連結[編輯]

論文
報告
  •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Report of the Special Rapporteur on torture and other cruel,inhuman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
  • David Palmer, "「Qigong Fever: Body, Science and Utopia in China",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7), isbn=0-231-14066-5
  • Tony Saich, Governance and Politics in China, Palgrave Macmillan; 2nd Ed edition (27 February 2004).
  • 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2008 annual report Human Rights Watch: what is Falun Gong?
  • Thomas Lum, CRS Report for Congress: China and Falun Gong (PDF). 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25 May 2006.
  • Thomas Lum, Research Report #RL33437, 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11 August 2006
  • 哈佛大學法學院:中國過濾網際網路的經驗研究
書籍
網站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