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台灣電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台湾电影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臺灣
玉山
Taiwan-icon.svg臺灣主題首頁

臺灣電影是指臺灣生產、製造的電影,始於日治時期,並與各時代的社會發展息息相關。當代的台灣社會具多元文化底蘊、自由且富有創作力,因此能給予電影工作者良好的伸展舞台,並在華語電影版圖上有一定的影響力[1][2]

台灣將自產電影稱為「國片」,即國產片之意,但此用法僅用來指1945年國民政府接收臺灣後、或1949年兩岸分治後的台灣電影。

台灣電影史[编辑]

第一部在台灣拍攝的電影是1907年2月高松豐次郎等一行人拍摄的《台灣實況紹介[3]。高松豐次郎定居台灣后,開始在台灣七大都會建戲院放映電影。1925年,台灣映畫研究會制作的《誰之過》为第一部台灣人製作的劇情片。1938年,第一映畫製作所出品的《望春風》,口碑賣座俱佳,堪称日治时期最具代表性的台灣電影[4]國民政府來台初期的大部分電影都是由政府主導的宣傳片,例如公賣局拍摄的《良心與罪惡》、農教公司推出的《美麗寶島》等。1949年,張徹主導的《阿里山風雲》是战后第一部由中國人拍攝的電影,其插曲「高山青」廣為人知。1954年農教公司台影合併成立中影,以反共與農村經濟成功為主題拍摄了《梅崗春回》等十餘部电影或短片[5]。从1955年第一齣臺語片《薛平貴與王寶釧》[6]一直到1981年最後一齣臺語片《陳三五娘》為止,台湾歷經了二十多年的台語電影時代。根據統計,臺語片的總產量將近兩千部,產量最多時一年高達120齣作品問世。

1960年代,中央電影公司聘請李行拍攝的《蚵女》與《養鴨人家》兩片,白景瑞的《家在台北》,均頗叫好叫座[3]。60年代末期,香港知名導演李翰祥來台發展,並香港電影技術帶進台灣。期间有黃梅調電影、鄉土寫實片《冬暖》、歷史宮闈片西施》及文藝片,其中以瓊瑤原著改编的佔了8部。1967年,香港导演胡金銓聯邦電影公司編導武俠片《龍門客棧》締造了絕佳的票房紀錄[7],從此武俠、功夫武打電影成為台灣電影的主流,直到80年代才沒落。1970年代中期,因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等種種不利因素,拍摄了一些列愛國政宣片,以穩定民心。

1982年,中央電影公司拍成了四段式集錦電影《光陰的故事》,被認為是台灣新浪潮電影的首部作品[8]。而另一部具有「現代主義」的原著改編的電影《兒子的大玩偶》,突破保守勢力的抵制,促成了台灣電影的新風貌[3]。1980年代中葉起台湾電影开始涉及禁忌題材,回顧與探討台灣近現代社會、歷史與個人記憶,其中侯孝賢的《悲情城市》最令人震撼。1980年代起,中華民國政府成立電影發展基金會電影圖書館,設置了金穗獎,主管電影業務的新聞局透過電影輔導金來支持藝術電影的製作。80年代晚期,台湾電影產業开始没落,1989年開放外國電影进口,台湾製片量一路下滑。1996年起,國片每年產量仅15至20部,票房市占率僅为1~2%。2000年後,台灣的國產電影偶有佳作,面对好萊塢電影,國片整體上處於弱勢。

2007年起的全球金融危機,美商影視企業受到影響给台灣電影提供了機遇。2007年周杰倫自編自導自演的電影《不能說的秘密》大获成功。2008年,魏德聖執導的電影《海角七號》成為戰後以來最賣座的華語片。2008年台灣電影總產量36部,總票房約1,085萬元,市占率12.09%。2009年為48部,總票房約1億2,499萬元,市占率2.3%;2010年國產電影片總產量為50部,總票房約4億5,117萬元,市占率7.31%[9]

2011年《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在兩岸四地、馬星取得不錯的成績,是台灣電影成功的海外輸出例子。2013年《看見台灣》是台灣史上票房最高的紀錄片。2015年《我的少女時代》在全球24億票房;由《紅衣小女孩》開始興起台灣恐佈片類型票房風潮[10]

電影文化[编辑]

台湾电影的特色,在于强调导演风格、愛選用非明星演員、注重台湾历史、喜愛實況拍攝,以緊貼社會真實風貌、故事內容多圍繞台灣本土民生、拍攝手法力求唯美,并崇尚以电影做为宣传工作,很有藝術風格[11]。这种特色让侯孝贤杨德昌蔡明亮等导演,于国际影坛备受好评。

但另一方面,因为此类型艺术电影娱乐性较差,于台湾并不叫座,1990年代以來,台製電影市場景氣一片低迷,許多人都不願意進電影院觀賞國片,電影市場大多由好萊塢等外國片把持,不過近年來,新秀導演以不同方式拍攝出台灣人的故事,讓觀眾在電影院裡感動、開懷大笑,觀眾對國片市場信心提升,使國片市場重新燃起新希望高。2008年是低迷已久的台灣電影出現戲劇性發展的一年,台製電影總觀影人次卻創下近五年來的新高。《囧男孩》、《海角七號》、《九降風》、《一八九五》均履創口碑和票房佳績,而《海角七號》票房更達5.3億元。

台灣導演[编辑]

現今的台灣電影是以一群默默努力的電影工作者所支撐,也成為台灣電影的驕傲,除了侯孝賢楊德昌已在國際影壇建立作者導演的地位外,馬來西亞來台的僑生蔡明亮也已成為世界矚目的台灣導演。

除了李安侯孝賢外,蔡明亮則一反新導演普遍探索懷舊或歷史記憶的題材,並將觸角深入都會男女生活中,其中,早期作品《青少年哪吒》觀察都會青少年虛無而沒出路的生命、得獎作品《愛情萬歲》探觸寂寞的都市男女互舔傷口、另外,幾年後的作品如《河流》及《》更是赤裸描寫黑暗都市的情景。相對的,蔡明亮電影雖給人一種現代寓言的感覺,但也因為十分灰澀難懂而曲高和寡。除此,其他在1990年代出現的新新導演,如陳國富徐小明王小棣易智言陳玉勳林正盛張作驥,以及獨立製作的黃明川賴聲川等,也屢有佳作。

而2008年以來的國片復興浪潮中,也有許多新銳導演脫穎而出,其中代表者為執導《海角七號》一炮而紅的魏德聖;但事實上,這些新銳導演並非電影業界的新手,而是在國片低迷的時候琢磨出底子,在適當的機會得以大展身手[12]

紀錄片[编辑]

除了知名導演與所其執導的片子外,今台灣電影尚有紀錄片的蓬勃發展。該發展主要是受惠於1987年的解嚴小型電子攝錄影機的普及化,另一方面的成功因素,乃是台灣文建會(今文化部的支持與推廣教育。事實上,其他政府與民間單位也積極資助,並設立各種影展與獎項以鼓勵優良紀錄片等激勵,也是紀錄片蓬勃的主因。

今台灣有一批年輕紀錄片導演。來自台灣社會各階層的他們,其影片題材也五花八門。題材從探索嚴肅社會或政治議題到有的以自己或家人、朋友為拍攝對象皆有。其紀錄片主軸,也從探索社會到探索個人的生活與問題。因為配合得當,整體成績已漸受國際矚目,並有不少的國際重要紀錄片影展獲獎紀錄。另外也有如《無米樂》、《看見台灣》的叫好叫座影片[13]

台灣影展[编辑]

台灣最早創立的金馬國際影展為現今最大的電影節,地方政府也相繼成立台北電影節高雄電影節等,進行電影文化推廣。隨台灣電影文化發展出亞洲第一個以女权主义电影英语feminist film theory台灣國際女性影展紀錄片為主的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動畫片為主的台灣國際動畫影展酷兒為主的台灣國際酷兒影展

政府政策[编辑]

台灣自日治時期後期至解嚴前,電影產業的發展一直受到官營製片廠所主導。當時台灣電影的製作基本上也是以官營製片廠(台灣電影公司中央電影公司中國電影製片廠)所拍攝的新聞片與政治宣傳片之製作為主[14]

1962年,政府為促進本國電影事業的發展,由新聞局舉辦金馬獎,頒發電影獎項鼓勵優良國語影片及優秀電影工作者,也曾改由教育部文化局來主辦,直到1991年,新聞局宣佈決定將金馬獎由官方全部轉交給民間團體中華民國電影事業發展基金會主辦。

自1970年代以來,金馬獎一直是華語電影界最受矚目的電影盛會之一。

官方的主導色彩在1980年代以後逐漸消退,但隨著西方好萊塢影片的開放及風行,台灣的電影產業逐漸萎縮低迷。

1989年,政府推出「國片輔導金制度」,由政府出資及主導的「電影輔導金」成為一個鼓勵台灣電影產業及發掘台灣電影人才的重要方式,由行政院新聞局主管[15]。然而「國片輔導金制度」是以創作者為導向,不以娛樂大眾市場為導向。在國片低潮期,民間減少拍片,僅能靠輔導金政策拍片。

1991年,新聞局提出國片振興方案,並併入當年的六年國家建設計畫。然而雖然讓

1993年,政府舉辦「電影年」的活動 ,公開宣示籌劃設立「電影工業園區」。

1998年,好萊塢電影在配額和拷貝限制的全面開放。

2001年,因應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立法院通過「電影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刪除了「國片映演比率」和「對外片徵收輔導金」的條文,從此對外幾乎沒有任何限制[16]

2010年,電影片配額列入ECFA早期收穫清單,使得台灣電影片進入中國大陸市場得不受外片進口配額限制,台灣電影片因此有更多機會進入中國大陸市場[17]

「國片輔導金」制度的政策發展偏向「重美學、輕產業」的情形,使得雖然台灣電影可在國際各大影展獲獎,本土票房卻不高,無法與支出平衡。

雖此電影輔導金帶來許多批評,但若以「創作來活絡台灣電影產業的角度」來看,仍多受肯定,事實上,許多人認為輔導金實為台灣文化的輔導架構[18]

電影輔導金平均佔新聞局總預算的8%~12%,而執行率皆在82%~97%之間,輔導金雖然有逐漸增加的趨勢,但與其他國家的政府補助費用相比之下,還是非常不足[19]

過去《電影法》中規定,中華民國國民中華民國國內設立公司製作、編、導、主演,以本國語言發音之電影片為國產電影;而中華民國國民在國外製作、主演,並以本國語言發音之電影片為本國電影[20]。現在的標準則改由行政院新聞局依照拍攝與製作地點、導演與主要演員,以及資金來源在一部電影中所佔比例來認定[21]

未來展望[编辑]

導演、製片分立制度的確立[编辑]

隨著《海角七號》、《艋舺》的票房奪冠,以往在台灣並不受重視的製片人制度開始被台灣影壇採用。製片制在台灣電影業的確立,改變以往導演必須自理籌資、設備調控等拍片庶務的窘境,而製片人制度的導入,也促使台灣的電影開始走向商業操作,讓電影作品在好看之外也能賣座[22]

走向國際[编辑]

進入21世紀,台灣電影人在選角、攝製等方面更多的走向國際,與兩岸三地等地的電影同業共同製作,例如2007年,電影輔導金補助《刺青》的拍攝工作,以刺青為象徵,探討愛情親情友情女同性戀。而《刺青》一片亦加入出生於葡屬澳門但以香港為演藝基地的女演員梁洛施作為其中一位主角。同年的《生日快樂》是香港電影,改編自台灣女演員劉若英的書籍《我想跟你走》的其中一篇短篇小說《Happy Birthday》,劉若英本人並擔任主角。

2008年的《海角七號》一片除了開啟台灣電影新局面外,也延攬日本歌手中孝介以及模特兒田中千繪等日籍人士參與演出,進一步將合作觸角突破華人圈而跟更廣闊的國際電影界接軌。之後,尚有《痞子英雄首部曲:全面開戰》(台灣第一部好萊塢商業片)及《賽德克·巴萊》的產銷也都試圖邁向國際化。

帶動觀光業[编辑]

台灣商業電影的拍攝地點大多選在台灣各地的景點,如《海角七號》在恆春拍攝、《不能說的秘密》在淡水拍攝、《艋舺》在台北萬華剝皮寮拍攝等。2008年國片復甦後,這些拍攝點都造就了當地觀光業的發展,因此部分縣市政府提供各項補助及優惠,盼吸引更多業者前來取景拍攝,希望帶來的長期觀光效益。高雄市政府觀光局也推出《痞子英雄》景點導覽,以遊覽該熱門警匪電視劇的拍攝景點作為號召[23]

困境與突破[编辑]

對於台灣電影的復甦,前臺北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秘書長胡幼鳳指出,「電影還有置入性行銷、促進觀光、提升品牌形象等周邊效應,加上中國電影內需市場票房高達100億人民幣,但電影屬於藝術,成功模式不易大量複製,投資者應有長遠想法與配套」,胡幼鳳認為,「電影和企業遊戲規則不同,電影的投資報酬率,不能單以票房論斷」[24]。台灣多數電影工作者均寄望2008年以來的這股「國片復興浪潮」,不再只是曇花一現的榮景,而是讓台灣電影產業能夠就此站穩腳步、並持續發展[25]


台灣電影票房透明化[编辑]

台灣電影沒有非常完整詳細的票房資料, 早期全台票房有「台北票房乘以2倍」之說 。不過近期倍率異動 ,例如2016年的國片大尾鱸鰻(台北票房3775萬,全台票房1.7億,為4.5倍),2017年的玩命關頭8(台北票房1.83億 ,全台票房6.48億, 為3.5倍) ,原因可能是其他縣市的電影消費人數比率提高,電影院增加等。目前台北市首輪戲院有29家,其他縣市(不含離島地區)有60家(截止於2015年)[26]

2017年1月,國家電影中心開始每月公告上映30天以上的電影票房資訊。經過兩個多月蒐集各方回饋意見後,將提出票房公告作業的改進方案,包括以每週公告規畫、研議縮短上映後票房資訊的間隔天數[27]

電影獎項[编辑]

台灣舉辦[编辑]

國外舉辦[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腳註[编辑]

  1. ^ 台灣電影簡史
  2. ^ 行政院新聞局,《振興台灣電影之策略與計畫-台灣電影如何面對韓國、大陸等國之競爭壓力》
  3. ^ 3.0 3.1 3.2 暮然回首----台灣電影一百年
  4. ^ 台灣電影史
  5. ^ 首頁 > 電影大事記 > 1950 ~ 1959 年
  6. ^ 陳澄三
  7. ^ 林文淇,《大醉俠與龍門客棧的電影敘事比較》
  8. ^ [1]
  9. ^ 行政院新聞局近三年施政績效 - 中華民國行政院新聞局. 
  10. ^ 鬼片回魂?回顧台灣鬼片起落,2015.11.30 娛樂重擊
  11. ^ 《光陰的故事 – 台灣新電影》概覽台灣電影史
  12. ^ 《熱血》 - 商業周刊 第1232期
  13. ^ cheers,打破框框,創造奇蹟
  14. ^ 李道明,《台灣電影一百年
  15. ^ 行政院新聞局,《改進電影輔導機制》
  16. ^ 臺灣電影政策的發展與分析
  17. ^ 將電影片配額列入ECFA早期收穫清單,對我國電影產業有何助益?
  18. ^ 行政院新聞局,《點燃台灣電影的復甦之火》
  19. ^ 台灣電影輔導政策的檢討與建議
  20. ^ 電影法,1983年
  21. ^ 國產電影片本國電影片及外國電影片之認定基準,2007年
  22. ^ 《導演只是廚師,製片才是餐廳老闆——透視賣座電影幕後推手》 - 商業周刊 第1232期
  23. ^ 台灣電影現況與展望
  24. ^ 蔡沛琪. 企業投資電影熱 成功規模難複製. 台灣醒報. 2011-02-23 [2011-02-24] (中文(台灣)‎). 
  25. ^ - 商業周刊 第1232期
  26. ^ 拆帳不公變混帳──揭開台灣票房的黑箱之謎 2015.09.18 娛樂重擊
  27. ^ 全國電影票房公告上路3個月 未來擬改為每週公告 2017.03.9 風傳媒

相關史料以及學術文獻[编辑]

(按照作者姓氏漢語拼音順序排列,只列出專書,期刊論文及書籍篇章不收入)

  • 陳飛寶編,1988,台灣電影史話。北京:中國電影出版社。
  • 台灣電影導演協會,2000,台灣電影導演藝術。台北:亞太圖書出版社。
  • 陳儒修,1993,台灣新電影的歷史文化經驗,羅頗誠譯。台北:萬象圖書
  • Chen, Ru-shou Robert. 1993. Dispersion, Ambivalence and Hybridity: A Cultural-historical Investigation of Film Experience in Taiwan in the 1980s. Ph.D. diss.,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 川瀨健一,2002,台灣電影饗宴:百年導覽,李常傳譯。臺北:南天書局
  • 電影資料館口述電影小組,1994,台語片時代(一)。台北:國家電影資料館
  • 電影資料館本國電影史研究小組編,1996,歷史的腳蹤:台影五十年。台北:國家電影資料館。
  • 國家電影資料館口述電影史研究計劃,1994,電影歲月縱橫談,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委託。台北:國家電影資料館。
  • 黃仁,1994,悲情台語片。台北:萬象書局。
  • 黃仁,1994,電影與政治宣傳:政策電影研究。台北:萬象書局。
  • 黃仁、王唯編著,2004,台灣電影百年史話。台北:中華影評人協會
  • 黃秀如,1991,台語片的興衰起落。國立台灣大學政治研究所碩士論文。
  • 焦雄屏編著,1990,台灣新電影。台北:時報文化
  • 焦雄屏,1991,台港電影中的作者與類型。台北:遠流
  • 焦雄屏,1993,改變歷史的五年:國聯電影研究。台北:萬象圖書。
  • 焦雄屏編著,2002,臺灣電影90新新浪潮。台北:麥田出版
  • 李天鐸,1997,台灣電影、社會與歷史。台北:亞太書局出版社。
  • 李泳泉,1998,台灣電影閱覽。台北:玉山社
  • 林贊庭編著,2003,台灣電影攝影技術發展概述1945-1970。台北:文建會。
  • 劉現成,1994,一九六○年代國家機器介入台灣電影事業之研究。輔仁大學大眾傳播學系碩士論文。
  • 盧非易,1998,台灣電影:政治、經濟、美學,1949-1994。台北:遠流。
  • 呂訴上,1961,臺灣電影戲劇史。台北:銀華出版部。
  • 歐淑敏,2004,日治時期臺灣電影的政教功能。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在職進修碩士班碩士論文。
  • Rodriguez, Hector. 1995. The Cinema in Taiwan: National Identity and Political Legitimacy. Ph.D. diss., New York University.
  • 三澤真美惠,1999,殖民地下的「新天堂樂園」:日據時期台灣電影政策之研究(1895-1942)。臺北:前衛
  • Wu, I-fen. 2002. Taiwanese New Wave Cinema: Historical Representation and Cultural Landscape. Ph.D. diss., University of Essex.
  • 葉龍彥,1995,光復初期台灣電影史。台北:國家電影資料館。
  • 葉龍彥,1997,台北西門町電影史1896-1997。台北: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財團法人國家電影資料館。
  • 葉龍彥,1998,日治時期臺灣電影史。臺北:玉山社
  • 葉龍彥,2003,八十年代台灣電影史。新竹:新竹市立影像博物館
  • Yeh, Yueh-yu. 1996. A National Score: Popular Music and Taiwanese Cinema. Ph.D. diss.,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 張世倫,2001,台灣「新電影」論述形構之歷史分析(1965~2000)。台北: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論文。
  • 張昌彥、李道明主編,2000,紀錄台灣:台灣紀錄片研究書目與文獻選集。台北: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財團法人國家電影資料館。
  • 中華民國電影年國際推廣組策劃,1993,台灣電影精選,區桂芝執行編輯。台北:萬象圖書公司。
  • 蘇致亨,2015,《重寫臺語電影史:黑白底片、彩色技術轉型和黨國文化治理》。國立台灣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相關條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